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66章 非人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轰!”

    巨响声不断传来,外围的那些武道馆学生,个个脸色惨白,急忙后退。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三品武者交手。

    方平《金刚拳》虽然还没到大成的地步,可拳力合一,气血深厚,打出来威力也是极大。

    他战法修炼进度不深,可精神力强大,反应速度也快于常人。

    张振华力量虽强,可比起方平,也不占优势。

    方平几次避开张振华的攻击,以速度的优势疯狂攻击他的要害,张振华反而比他更要忙于应付!

    “你以为我还是之前的我!”

    方平心中轻哼,达到三品巅峰的自己,体质、气血都远强于一般的三品巅峰武者,骨髓的淬炼,让他骨骼强度都要强大三分,同等气血爆发的战法威力也比别人更大。

    张振华天生巨力对别人而言是很大的优势,在方平这却是没作用。

    此刻的方平,唯一的缺点在于战法修炼时间不长,熟练度差一点,爆发大招的威力差一点。

    其他的,同品武者没人比他更强。

    对战张振华,方平依旧以熟练战法为主!

    张振华速度比方平差一些,打着打着,也有些不耐烦和不甘。

    就在方平再次一拳袭来,张振华忽然暴吼一声,双锏打出巨大的呼啸声,直奔方平的双肩而去。

    方平脸色一变,想要避退,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气势在压制自己!

    “当我没杀过人吗!”

    方平身上也渗出丝丝血气,精神力瞬间爆发,压下了对面!

    趁着这机会,方平通体气血劲力凝聚于一点,刹那之间爆发!

    外人只看到方平脚尖踏地,将脚下石面踩的瞬间蹦碎,紧接着方平拔地而起,凶猛飞出!

    对面的张振华也狠厉低吼,双锏死死下压,迅猛砸落。

    就在众人以为两人要碰撞之际,方平忽然凌空踏步,身体猛地拔高一大截,这一下,却是避开了张振华的双锏。

    ……

    外围。

    枯瘦老者皱眉,沉声道:“振华怎么回事!”

    张振华速度就算比方平慢,也不至于在方平踏空之后,还没反应过来,继续朝下发大招,这不是找死吗?

    就在这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踏空而来,轻笑道:“精神力干扰!”

    “嗯?”

    枯瘦老者愣了一些,白发老者解释道:“精神力!”

    “他?”

    “对。”

    枯瘦老者脸色变了!

    五品巅峰的他,距离那个地步还远着呢

    白发老者则是常阳村最强者,他这么说,那应该没意外了。

    ……

    就在两人谈话的功夫。

    方平一步踏空,拔高身形,直接避开了对方的大招爆发,张振华这一招气血爆发极大。

    双锏还没打落,地面碎石已经四溅而出,外围的武者们纷纷出手格挡,防止碎石伤人。

    而踏空的方平,趁着张振华一招打空,气血难平的间歇,双拳合拢,居高临下,猛地砸落下去!

    “轰!”

    巨大的闷响声,如同打中了牛皮鼓。

    方平一拳砸中了张振华的背脊,张振华怒吼一声,背脊肌肉和骨头咯吱作响,双脚深陷地面,整个人都差点被方平砸入地面。

    一拳砸中,方平丝毫没停,“轰”的一声,再次一拳砸落!

    “噗!”

    张振华口中鲜血直喷,直接跪地无法站起,口中传出野兽般的嘶吼声!

    武者交战,一招便能分生死。

    他爆发大招,想要一招定胜负,结果方平突发奇想,用精神力配合气势,压制了他,同时也干扰了他片刻,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方平找到了机会,两拳打的他跪地无法站起。

    “振华!”

    “混账!”

    “……”

    外围的一些中老年武者,纷纷大怒!

    谁也没想到,两人交战片刻,在张振华爆发大招的时候,反而被方平抓住了机会,两拳打中背脊,跪地不起。

    “闭嘴!”

    白发老者冷喝一声,出声道:“切磋到此为止,小友可以收手了!”

    此刻的方平,正在装腔作势蓄势第三拳,对准的是张振华的脑袋。

    听到这话,方平收手,踏空倒退一步,落在原地,潇洒无比,笑道:“侥幸,诸位前辈勿怪。”

    此刻的方平,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

    又学到了一招!

    精神力的运用,只有宗师才懂,哪怕吕凤柔都是一知半解。

    方平其实也没想到,他刚刚气势勃发,配合精神力对张振华进行压制,居然能压的张振华思维出现瞬间停滞,方平看到他卡顿了一下,哪还不知道机会来了,若不是不想杀人,他一拳就能打爆张振华的脑袋。

    尽管如此,张振华此刻也受伤不轻,几个青年急忙上前查看他的情况。

    张振光眼神复杂地看着方平,小心翼翼将双脚陷入坑洞的张振华拔出,看了方平一眼,欲言又止。

    方平打赢张振华,显得格外轻松。

    可张振光知道,自己大哥没那么弱,方平难道强到了这个地步?

    张振光还没出声,刚赶来的白发老者就淡笑道:“魔武和京武这些武大,发掘天才比我们要简单的多,小友倒是有些出乎我预料了。”

    三品武者,打出了精神震慑,虽然不是太强,可这也算是宗师手段了。

    当然,此刻的方平只能做一些轻微的干扰。

    不像他见过的狡,直接压的四五品武者变成肉酱。

    那才是真正的精神震慑压制!

    可方平依旧很满足,精神力这是他自己有的,可不是和气血无限那样的纯粹外力。

    三品境动用精神力压制对手,这也是他的实力体现。

    至于精神力为何比别人强……方平反正不承认是系统的功劳,他没怎么用系统强行加精神力。

    只能说天赋异禀!

    哪怕没有财富值,方平也是可以动用精神力的,等精神力自行恢复便可。

    “大师过誉了,也是侥幸。”

    方平谦虚了一句,不谦虚不行,对方感受到了自己的精神力,十有八九是六品巅峰,这种武者惹不起。

    自己才打了张振华,可不想被人暴揍。

    “侥幸?”白发老者轻轻摇头。

    三品能动用精神力,这要是侥幸,那也是天大的运气,恐怕找不到第二个,这事没法说理去。

    不过白发老者还是善意提醒道:“精神力的消耗,过多会造成精神疲惫,甚至是一睡不醒,小友还是要注意一些……”

    方平连忙点头!

    难怪吕凤柔经常睡不醒的样子,应该是在锻炼精神力。

    可我……那就没必要提醒了。

    大不了,花点财富值补充好了。

    “谢谢大师提醒……”

    方平刚道完谢,刚刚还慈眉善目的老者忽然道:“小友可以离开了!”

    方平脸色一僵,这赶人也太快了!

    不过打了人家的宝贝疙瘩,人家没发火,算是不错了。

    方平哪敢久留,拔出一旁的长刀,迅速离去。

    ……

    方平走了一会,白发老头身上忽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势,低哼道:“滚出去,再来我常阳村,我宰了你!”

    “切,怕你不成?”

    半空中,一道人影时隐时现,隐约听到有人嗤笑道:“别这么快死,迟早跟你较量较量!”

    “滚!”

    白发老头气势狂暴,附近的一些武者纷纷倒退,满眼惊悸。

    “无趣,小气,打了你孙子,又不是打了你……”

    “你滚不滚!”

    白发老者火气很大,忽然直射天空,接着众人就听到一阵雷鸣声响起,不一会,白发老者落地,一脚将地面踏的四分五裂,裂纹遍布广场。

    旁边的枯瘦老者凝神道:“谁?”

    “魔武的长生剑!”

    白发老者轻哼一声,闷声道:“目中无人的混蛋,未经允许就御空窥视,若不是不想大动干戈,让他好看!”

    “长生剑客李长生!”

    枯瘦老者微微吸了口气凉气,“这老家伙怎么出魔武了?”

    “魔武张校长战死,三大宗师不在,其他人都在地窟守卫,魔武天才磨砺,除了他,其他人也撑不起场子。”

    “长生剑……可惜了。”

    枯瘦老者忽然摇头,轻轻叹气。

    如今,魔武六品巅峰的强者当中,吕凤柔自号“武无敌”,号称打遍宗师之下无敌手。

    “狂狮”唐峰,也名声斐然,号称宗师之下前三甲。

    当然,这些有吹捧的成分在里面。

    可在这两人未崛起之前,魔武“长生剑客”才是最有望宗师的顶级强者,一柄长生剑,五品伐六品,踏入六品境,所有人都觉得他宗师在即。

    不过当年地窟一行之后,长生剑这个名头就彻底消失在了武道界。

    白发老者轻哼道:“有什么好可惜的,这些年,谁家无人战死!宗师战死何止一人!”

    “他李长生不过是精神力被重创,没死就是运气!”

    枯瘦老者还是惋惜道:“少了一位宗师……不,可能是两位。

    那一战之后,魔武吕凤柔差点疯了,长生剑一蹶不振,要不然,魔武如今也许就是六大宗师,坐稳了第一名校的位置,哪至于此,张宗师不得不屡次出战,重伤在身,最后更是金身覆灭。”

    白发老者不再多说,长生剑客再强,也是当年。

    如今的李长生,也不过是普通的六品巅峰,精神力重创,无法愈合,宗师无望,迟早地窟走一遭,世间再无长生剑。

    ……

    已经匆匆离开的方平,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幕的。

    击败了张振华,方平心情极为不错。

    没在常阳村久留,方平连夜驾车前往万山寺,这也是此行以来,最强的一位对手。

    三品榜第七!

    万山寺,传闻有宗师坐镇,方平不知道真假。

    因为万山寺的宗师,并未进入宗师榜。

    方平之前和李老头打听了一下,李老头给他的解释是,万山寺的老和尚进入中州地窟6年了,6年未归,死亡的概率极大极大!

    不过中州地窟,宗师一旦爆发大战,或者陨落,坐镇中州的赵兴武大宗师应该可以察觉到。

    现在没发现宗师陨落的情况,那万山寺的老和尚可能没死,深入了地窟。

    不过6年未出,活下来的希望真的不大,宗师榜没再录入这位老和尚的姓名。

    是否活着,只能看以后。

    ……

    13号晚,方平抵达万山寺所在的云台山。

    14号,方平刚进山,入山口,一位年纪轻轻,剃着光头,身着僧袍的小和尚就双手合十作揖,笑如弥勒。

    “方施主,小僧恭候多时了!”

    “花和尚?”

    小和尚面色一僵,淡笑道:“施主对小僧好像有所误解?”

    方平握着长刀,调侃道:“不是我说的,三品榜单出来的时候,别人都没外号,就你有,花和尚戒色,你是第一个被爆出八卦的榜单武者,听说你经常下山寻花问柳……”

    戒色和尚白嫩的脸颊微微泛红,轻笑道:“施主误会了,传闻当不得真,譬如说,方施主传言专打女人胸,这事能当真吗?”

    方平笑道:“我打过啊,所以传闻也是真的。”

    戒色和尚脸色发僵,半晌才道:“话不投机,你不来,我也准备挑战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动手吧!”

    “这?”

    方平看了一眼四周,四周可是有不少游客的。

    “就这,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人人都该崇武!”

    “你不该当和尚!”

    “你倒是该当和尚!”

    戒色和尚一声说完,身上僧袍瞬间崩开,四分五裂,露出精壮的上身,大笑道:“碍事,张振华败于你手,中州三品无人能敌我,你来了正好!”

    “花和尚身材倒是不错!”

    这一次,方平没再弃刀不用,周围好多游客,打的要帅,赢的要干脆!

    两人话音刚落,已经跃上半空,禅杖和长刀瞬间相撞,轰鸣声在山间回荡不绝。

    ……

    半山腰。

    李老头撇嘴,身旁一位穿着袈裟的老和尚也露出笑脸,微微笑道:“年轻真好……”

    “俩小犊子,打表演赛呢?”

    李老头骂了一句,俩三品的武者,不在地面交战,踏空交战,脑袋进水了吧!

    不过踏空交战……看起来的确帅的多。

    “年轻人嘛……”

    老和尚脸都笑开花了,不知为何而乐。

    ……

    山脚。

    半空中。

    方平长刀挥舞的密不透风,时而斩击的空气轰隆爆炸。

    戒色和尚面色凝重,不过排名三品第七,岂是浪得虚名。

    禅杖,那是用来装门面的。

    戒色和尚随手一抛,禅杖笔直插入一堵石壁当中,下一刻,戒色和尚浑身肌肉鼓胀,白皙的皮肤,瞬间泛现金黄色!

    在远处外人惊呼声中,戒色和尚双手变掌,上演了一手空手夺白刃的戏码。

    方平的B级长刀,爆发出五连斩,气势惊人,戒色和尚却是双手合十,直接夹住了刀刃。

    半空中,方平怒发冲冠,双臂鼓胀,直接将外套炸裂,手持长刀,一路将小和尚推着撞向不远处的石壁。“不跟你玩了!”

    戒色和尚忽然大笑一声,松开长刀,瞬间笔直下坠。

    方平也不意外,踏空而战,帅是帅,发力却是艰难,气血消耗巨大,和尚不下去,他也得下去了。

    居高临下,方平双手持刀,刀刃上血芒一闪而逝,瞬间朝下斩落!

    戒色和尚脚尖踏地,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石壁前。

    而方平刀势不减,依旧斩向石壁。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石壁上留下一道数米长,几十公分深的刀痕。

    方平丝毫不停留,持刀转身向袭来的戒色和尚再次斩去。

    ……

    半山腰。

    有人低声怒吼道:“拆山吗?两个王八蛋,下次遇到你们,一巴掌拍死你们!”

    说着,一脸忌惮地看着笑而不语的李长生两人,哼了一声,踏空离去。

    这么大的山,可不是万山寺一家的。

    ……

    山脚处。

    方平和戒色和尚两人交战的地方,早已一片狼藉。

    昔日,方平看过两大八品宗师的交战遗留场地。

    那时候,方平觉得八品宗师很强,非人类。

    直到今日,方平早已明白,人类的八品强者交战,就是一个意思,掂量一下对方的实力而已。

    更多的还是精神力的交战,而不是现实。

    当日遗留下的交战场面,恐怕只是精神力溢散,造成的破坏。

    小马哥和泰姆宗师,未必用金身交过手。

    此刻,他和小和尚完全无所顾忌之下,打出的交战场地遗留,恐怕不比当日八品留下的差多少。

    非人类,他们现在就算是!

    轻易捏断钢铁,这都不算非人,那什么才算非人?

    三品巅峰武者,全力交手,无所顾忌之下,破坏力超乎想象!

    ……

    这一战,围观的人很多。

    很多普通人震撼的无以复加!

    踏空而行,开山劈石,这就是武者?

    几品?

    宗师?

    他们不敢想的太低,可宗师,可能吗?

    两个这么年轻的人!

    现在两人交手,大家不敢近观,可之前和尚在山脚等待,方平持刀上山,还是有不少人看到了的。

    两个年轻人,很年轻!

    “武者……这才是武者……”

    说一千,道一万,也没有真正看到来的震撼。

    人群中,一位笑起来贱贱的男子,单手提着摄像机,手舞足蹈,吐沫横飞道:“看到了吗?

    这只是三品武者交手!

    我也是三品,不都是质疑我刘大力徒手劈断钢筋的真实性吗?

    现在还质疑吗?

    我刘大力只是不屑于解释而已!”

    刘大力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哀怨,老子才三品中段,跟他们不是一个等级的,千万别让我再证明一下自己,我可打不出这样的破坏力。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