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70章 太小,打不到
  7月25号。

  周六。

  京都欢乐谷。

  恰逢暑假,又是周六,加上之前交战地点公布,此刻京都欢乐谷人山人海。

  欢乐谷的负责人,脸都快笑肿了。

  1500万,让方平把交战地点定在这,不算亏。

  1500万,也就够在京都地区投放一些户外广告,哪有现在这么火爆,全国都在关注。

  ……

  欢乐谷的负责人开心。

  方平开心。

  京武的一群人却是不开心了!

  当看到人山人海的欢乐谷,李寒松众人纷纷皱眉!

  “这么多人!”

  凌依依一脸的不满,恼火道:“看猴戏吗?”

  韩旭也跟来了,闻言道:“也许是一种磨练吧,在大庭广众之下,带着压力出战,这也是一种对武道之心的磨练,方平进步如此快,也许也是因为他对武道的无惧。”

  李寒松原本不太满意,此刻却是若有所思道:“也对,依依,这的确是一种磨练。

  武者需要的就是无畏!

  在这交战,万众瞩目之下,本就是一种考验,武者无惧,任何环境下,都能发挥到最佳,那才是强者!”

  凌依依听到这话,眼神雪亮道:“难怪他一直把地点选择在这些景区,原来如此!”

  几人对视一眼,凌依依郑重了起来,“既然如此,那还真不能小看了他!”

  方平无惧无畏,自信在万众瞩目之下也能发挥最佳实力,甚至考虑到战败的影响,也许方平也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情挑选了人流极多的欢乐谷。

  ……

  同一时间。

  半空中,一位头发乌黑的老者,腰杆挺直,左手拉着低头下望的陈云曦,淡笑道:“你们魔武的这小子,还不错,武者就当无畏无惧!”

  李老头含糊地糊弄了一句!

  老子要说他收了上千万的广告费,你还这么认为吗?

  无畏无惧?

  你们真会自己脑补!

  李老头也不多说,说了更丢人。

  老者也不继续说,而是脸色微微变的有些沉重,出声道:“魔都地窟的情况如何了?”

  “还在僵持,天门城这些天,和希望城交锋十多回,死伤无数。

  我们这边也损失惨重,军部那边具体如何我不清楚,魔武又战死了6位导师……

  今年前前后后,魔武导师战死了42人了!”

  李老头眼神变的格外冷漠,阴沉道:“魔武中品境的导师,经过60年的积累,年初是428人,一年不到,战损十分之一,再这么下去,教学都不够了!

  等到新生入学,学生接近7000人,除去驻守地窟的,外出做任务的,每位导师要带20多学生才够用。

  天门城……迟早杀他个干干净净!”

  魔武导师不少,可一些文科导师,都是下三品实力。

  400多位中品导师,这个实力不可谓不强大。

  整个南江,未必能凑出这么多中品强者。

  一个魔武,堪比南江!

  可如今,中品导师大量战死,一年不到,战损10%,已经都快影响到魔武的教学了。

  学生们是未来,武道教学,大班制缺陷极多。

  小班制,才能因材施教。

  按照一般情况,一位导师,带10位学生就差不多了,再多,肯定会影响教学。

  之前,魔武的中品导师不少,可这几年,接连战死。

  而战死之后,补充就难了。

  中品武者,魔武每年毕业的学生,也就几十人。

  这些人不可能都留在魔武,一部分人留下就不错了,加上一些三品的导师突破,以前还能堪堪保持突破和战损的持平。

  现在,已经打破了这个比例,战损率是新进的中品导师的两倍。

  加上新生扩招,再这么下去,魔武只能继续缩减招生规模。

  黑发老者轻叹一声,“多事之秋啊,南江地窟将开,一年前,天南地窟也造成了大量损失,其他地窟也异动不断。

  如今一方面需要增加武者的数量,一方面又面临师资力量短缺的麻烦,还要加大投入在地窟的武者数量……

  再这么下去,麻烦大了。”

  叹息了一声,老者又看向李老头道:“你……真的一点希望都没了?”

  李老头腰杆忽然有些佝偻起来,闷声道:“没戏,要是能成,我早就成了,还用等到现在?

  如今吕凤柔那边,她成宗师希望倒是不小……”

  老者微微蹙眉道:“她成宗师是有希望,可吕凤柔一旦成了宗师,她必然要去找天门城城主,几乎是送死,大宗师不会一直为她拦住九品强者的,稍有不慎,就是一个死。

  与其让她送死,还不如不突破!”

  正在往下张望的陈云曦,忽然小声道:“爷爷,那击杀天门城城主不行吗?”

  老者苦笑道:“不是不行,李司令他们出手,还是有把握击杀对方的。

  可一旦九品爆发大战,李司令这样的人物出手,地窟深处是百分百,必然会有九品强力的高手出现。

  到时候,就不是单纯的灭杀天门城城主的事了。

  李司令这些人加入战局,也意味着地窟九品会齐出,可能是十多人,可能是二十多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还是一个地窟,华国大宗师全部上阵,自然能赢,可也是惨胜!

  剩下的地窟通道怎么守?”

  “那他们的九品,就是不死之身了?”陈云曦有些愤愤。

  老者笑着摇头道:“那也不至于,李司令这些人太强,一旦进入地窟,气势撼天动地,所以会引发地窟强者反击。

  不过一般的九品宗师进入,交手,击杀了对方,那地窟也不会乱起来。

  可九品境的强者,哪有那么容易被击杀。

  大家都是旗鼓相当,哪怕四大镇守使之一的南方镇守使吴镇守,之前对上东葵城城主,也没能占到上风。

  吴镇守也是九品境排名前十的大宗师,他都无法击杀对方,你说,其他人怎么杀?”

  陈云曦失落道:“华国大宗师打不过他们吗?”

  老者叹息,有几个李司令那样的顶级强者?

  地窟强者不敢肆无忌惮地围杀人类,实际上也和这些顶级的九品有关。

  军部的李司令,四大镇守使当中的北方镇守使,教育部的部长,包括中央政府一些多年未出手的顶级强者。

  这些人,才是威慑地窟的超级战力。

  九品和九品,也是有差距的。

  李司令一对三,斩杀过对方的九品,其他人能做到吗?

  可惜,如今李司令也不会贸然出手,一旦他出手斩杀了对方的九品,那地窟马上就要暴动,围杀人类强者。

  打到那时候,那就到了真正的亡国灭种的关头了。

  这些强者,只能当成震慑性的力量存在,而不能当成常规力量出战。

  除非……除非现在就开始决战,那这些强者,都会出手,一个天门城城主,在九品中不算强,乱战之下,被击杀谁会在乎。

  老者想着这些,眯眼道:“所以人类才会培养这些顶级的中下品武者,为什么要让他们强中更强?

  这些人,才是我们的未来!

  他们三品无敌,四品无敌,一直到七八品无敌,到了九品,一进入九品,就是顶级的存在。

  他们第一次出手,也许可以多斩杀一些九品强者,在地窟深处强者反应过来之前。

  这时候,就算反应了过来,我们也不用怕他们!

  是他们自己没反应过来,那怪不得别人,真要战,那就战!

  又不是围杀了他们的顶级强者,打到那个份上,人类也不怕灭亡!

  这也是人类和地窟的潜规则之一。”

  陈云曦听到这话,小声道:“那我也要当这种强者……”

  老者轻笑一声,没有说什么。

  说是这么说而已,有几个人能做到的?

  这种人真要多,人类也不怕地窟了,干脆直接的开战,杀他个翻天覆地再说!

  陈云曦又问道:“那天门城的城主为什么可以杀老师的女儿……”

  老者叹息道:“强者不肆意屠杀弱者,不代表不能击杀弱者!我们如此,对方也是如此。

  我们的一些宗师强者,路过对方的地界,随意击杀一些中低品武者,只要不是太过分,没人会说什么。

  而且,宗师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哪怕七品被九品遇到,也不会瞬间被杀。

  这时候,双方的九品都会反映过来,所以九品强者斩杀七八品强者,会被拦住。

  可九品强者,随意击杀几个中低品武者,根本反应不过来。

  当年,吴校长是宗师,也是运气差,刚好遇到了对方,严格说起来,吴校长的女儿并非战死,而是战斗的余波,导致她死亡……”

  李老头在一旁哼道:“那畜生是故意的!他想斩杀吴校长,故意埋伏我们!

  说是余波导致的,实际上也是故意的,想击杀我们影响吴校长的情绪。

  当初吴校长刚成宗师不久,只能勉强接战,根本无力顾忌我们,我们这些中品武者虽然受创,可也不会马上被击杀,可惜朵朵她……”

  李老头一脸的黯然,他们护不住别人。

  能护住她的,只有吴奎山。

  可吴奎山自己都快撑不住了,七品武者,再爆种,也不是九品的对手。

  交战只是片刻,希望城就有九品来救援。

  然而,这片刻的工夫,改变了许多人的一生。

  朵朵死了,吕凤柔崩溃了,他李长生废了,还有一些低品武者也死了,一些中品武者受伤严重,大部分都精神遭受重创……

  吕凤柔责怪吴奎山,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怪不得吴奎山。

  他一个七品武者,能勉强挡住对方,已经不易,那时候根本无法分心他顾。

  可惜,吕凤柔不会去思考这些,也许是不想思考,也许是觉得吴奎山真要死战,拖着对方离开这些人所在的战场,她女儿就可以活下去。

  在吕凤柔眼中,吴奎山战死,也比女儿战死强,她怪的也许只是吴奎山不肯冒死。

  而到底是吴奎山不愿冒死,还是无法脱身,如今也无人能辨别。

  可他们的女儿,死在了地窟是事实。

  ……

  李老头轻轻叹息,如今再想起这事,除了愤怒,仇恨,也只剩下了无奈和不甘。

  不成九品,哪有报仇的希望。

  吕凤柔一心想着报仇,哪怕她成了宗师,是对方的对手吗?

  去了一次,人类强者可以救她。

  两次,也可以救她。

  三次四次,不断的挑衅对方九品,难道次次都要九品护道?

  大宗师级别的战力,更多的还是震慑性力量。

  经常爆发九品之战,那全面大战也就快了。

  不管,那吕凤柔战死,也是损失,包括她的父亲,甚至包括吴校长。

  对于吕凤柔,众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一方面希望她能突破,人类增加一位宗师级强者。

  一方面,担心她突破,没人可以随意限制一位宗师级强者的行动。

  三人都没再言语,地面上,也传出了一阵呼声。

  ……

  方平手持长刀,身穿印着远方公司字样的外套,阔步前行。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通道,也没人敢往前拥挤。

  另一侧,凌依依手持长斧,斧头不比她个头小,甚至更大。

  韩旭喊她暴力狂,和兵器也有关。

  人群,也自动让开了通道。

  凌依依瞥了方平一眼,等看到方平回头,忽然极为挑衅地挺了挺胸,“往这打!”

  魔武方平的臭名声,她都知道,可见不是好人。

  方平眼角跳动了一下,张了张嘴。

  没发出太大的声音,凌依依却是勃然大怒!

  武者这点耳力还是有的!

  “太小,打不到!”

  这是方平说的!

  “方平!”

  凌依依咬着银牙,死死瞪着方平,就凭这句话,今天不把方平打的跪地求饶,决不罢休!

  一旁的韩旭下意识地瞥了她胸口一眼……

  “啪!”

  一声闷响,凌依依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哼哼道:“我下学期也才大三,还有两年时间,没把握赢我,就老实点!”

  韩旭差点吐血,是老子说的吗?

  老子就是看看,何况的确是小,你用得着不打自招吗?

  李寒松头大,轻声呵斥道:“都闭嘴!”

  韩旭再次吐血,没好气道:“我没开口!”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话了?

  凌依依打老子,你怎么不开口!

  京武是越来越不好混了,早知道还不如去魔武,傅昌鼎那家伙都能在魔武混的风生水起……

  也不行!

  魔武的刺头也多,听说秦凤青天天要砍人,方平也不是善茬,还有之前打自己的那些疯狂女生……

  老实人就该被欺负?

  我是不是也该当刺头?

  韩旭开始怀疑人生,这年头老实人都混的不太好,自己一个三次淬骨的武者,在京武混的越来越怂,也许要变变风格了。

  方平那家伙,打女生打的风生水起,自己要不也试试?

  ……

  而前方的方平,也走到了早就预留好的空地上,大声道:“凌依依,来了就出战,躲什么躲!”

  “我躲?”

  凌依依大怒,瞬间踏空而出,长斧重重砸地,地面瞬间裂开!

  “方平,你根本不值得我挑战,我的对手不是你!不过你主动送上门,待会打死打残了,别怪我无情!”

  “个头不大,口气不小!”

  “你是在激怒我!”

  凌依依脸色瞬间冷漠了下来,我最讨厌别人说我个头不大,加上之前的胸太小,这次不打的方平叫姑奶奶,她都不叫凌依依!

  对面的方平也格外自信!

  除了颅骨,全身骨骼大成,骨髓淬炼。

  打不赢你凌依依,白瞎了我这强大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