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72章 伤自尊了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砰!”

    一脚将凌依依踢飞,看到这女人口中血液四溢,还在冲击,方平喝道:“够了啊!”

    凌依依满脸的不甘和不忿!

    可她肉体强度不如方平,硬碰硬地打下去,根本不是方平的对手。

    之前方平的七连斩也让她受伤不轻,内腑震荡,打到现在早已是强弩之末。

    可就是不甘心啊!

    这混蛋太欺负人了!

    从见面开始,骂自己胸小,个头小,还要和自己肉搏……现在又打了她胸口十多拳。

    凌依依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依依,可以了!”

    此刻,李寒松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方平,李寒松按住了还要拼命的方平,淡笑道:“方学弟很厉害,不过想打出个三品无敌出来,还是差了点,生死搏杀的经验还是差了点……”

    他有为京武正名的意思,生死搏杀,方平未必是凌依依对手。

    也是在说事实,比起军部中人,比起凌依依,方平的确欠缺了一些生死搏杀的经验。

    方平则是笑道:“真要生死搏杀,我觉得我可以杀她十个。”

    说话间,方平气血瞬间恢复,气势猛烈至极,淡淡道:“只是不想占这个便宜而已,并非不能杀人!”

    李寒松瞬间语塞。

    凌依依不甘的眼神也渐渐黯然,生死搏杀之中,方平要是如此速度恢复气血,还怎么打?

    她再强,绝招搏杀不了方平,那就等着被方平击杀吧。

    对付方平,唯一的手段就是强势击杀,让他气血恢复的本事体现不出来。

    方平也不继续炫耀,笑道:“凌学姐承让了!”

    “哼!”

    凌依依哼了一声,咕哝道:“等着瞧,七品之前,我不找你麻烦,等我迈入宗师境,你等着!”

    七品境之前,方平恢复气血简直就是同阶的噩梦。

    可到了宗师境之后,气血的作用就不是现在这么重要了。

    方平不以为意,依旧笑道:“被我超越的人,还真没人能赶上我的,凌学姐要是觉得有希望,那我在宗师境等你。”

    “迟早的事!”

    凌依依揉了揉胸口,再度吐了口血。

    韩旭刚下意识地望过去,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转头。

    再看,再看还得被迁怒!

    凌依依此刻正用危险的眼神看着韩旭,见他转头,再次哼了一声,看向方平道:“你战法修炼到了绝招地步,《爆血狂刀》七连斩也不弱,但是你缺点也很大。

    你如果不是气血的优势,未必能胜我!

    你现在斩杀一般的四品武者没问题,可一旦遇到四品中的强者,你连斩很有可能被破。

    一旦被破,就是你的死期!

    甚至不用四品,三品境的陈秋峯和郭轩都是军中强者,身经百战,一旦抓住了空隙,你败阵的概率极大!”

    方平微微点头道:“我知道,《爆血狂刀》毕竟是将绝招简化,有缺陷,比如时间和爆发的速度。

    不过只要等我七斩合一,那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七斩合一?”凌依依凝眉道:“你确定你能做到?”

    方平笑道:“6月底,我掌握了五连斩,和戒色一战,我掌握了六连斩,和你一战,我掌握了七连斩。

    如今我三品巅峰,气力合一,其实七斩合一的思路我已经有了。

    再等等,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做到。

    真要做到了,我速度比你快,气血比你高,体质比你强……

    凌学姐,再遇到你,你觉得我们还会打到这个地步?”

    “等你成了再说!”

    凌依依丢下这话,扛起自己的大斧就往外走,吓得周边的围观群众纷纷后退。

    之前看这女学生娇小可人,现在一战打下来,再看看被破坏的如同炮弹轰炸过的现场,谁还敢把这女人当女人看。

    ……

    京武的人离去,方平也捡起长刀,迈步欲走。

    此刻,傅昌鼎几人也围了上来。

    唐松廷语气复杂道:“没想到你连凌依依都战胜了。”

    方平语气轻松道:“同阶有人是我的对手吗?只是不想欺负她而已,要不然,早就爆大招打爆她了!”

    一旁的傅昌鼎咕哝道:“你也差不多打爆她了,胸都大了……”

    “咳咳!”

    方平轻咳一声,怎么说话的,我那是故意的吗?

    这边正聊着,不知何时,陈云曦和一位老者出现在几人跟前,方平丝毫没有察觉到。

    等看到人,方平连忙躬身表示敬意。

    傅昌鼎两人也是如此,包括不远处的一些京武导师,纷纷躬身致意。

    京南武大校长,陈耀庭宗师,这可不是一般人,七品巅峰的宗师,差一步迈入八品境。

    陈耀庭微微带笑,没有说话。

    陈云曦则是笑着走了过来,开口道:“方平,恭喜。”

    “谢谢,不过也没什么值得恭喜的。”方平偷瞄了一眼陈耀庭,摇头道:“正如凌依依说的,我还有些欠缺,三品境并不圆满。

    等我七斩合一,我才能算是真正的三品无敌。”

    “那你还要挑战下去?”

    方平一边走着,一边沉吟道:“郭轩我不准备挑战了,陈秋峯我想挑战他一次。

    军部的武者,说实话,我没交过手,也许对我有帮助。

    战法和战斗经验,都需要战斗中磨砺,在……别的地方,除了杀弱者,就是躲强者,很少有机会给我时间去揣摩去消化,这种旗鼓相当的对手,对我帮助很大。”

    这时候,李老头也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忽然单手提了提方平。

    方平先是懵了一下,接着忽然脸色通红,羞恼至极道:“老师,这是在景区!”

    人还没走呢!

    没走啊!

    恐怕都有上万人了!

    好多人在摄像的!

    李老头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方平这时候只恨自己不是六品武者,要不然,这时候绝对要把李老头打成熊猫眼!

    李老头也不管他,喃喃道:“真的淬炼到躯干骨了,又重了……”

    “老师,放下我!”

    方平气的想吐血,一旁的刘大力却是急忙朝这边挤了过来,连忙拿着摄影机对着方平面部拍摄!

    这素材,太好了!

    方平眼神危险地瞪着刘大力,忽然开口道:“刘大力,下次别胡乱在网上造谣谁和谁关系暧昧……”

    这话一出,刘大力还没反应过来,一直笑而不语的陈耀庭,忽然手一招,刘大力迷茫中,人就出现在了陈耀庭身边。

    陈耀庭笑的温和,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温和道:“小友,作为媒体记者,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不要胡乱报道,有失公允,下次记住了。”

    老头也没暴跳如雷,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他几下。

    刘大力却仿佛木桩似的,直接被钉进了地底,等陈耀庭说完,刘大力半个身子都在地底埋着,死活拔不出来。

    此刻的刘大力还处于懵逼状态。

    啥情况?

    怎么了?

    我就拍拍视频,整理一下素材,现在什么情况?

    周围的人好高大!

    个头都比自己高的多!

    连旁边一位一脸好奇的小朋友……好像都比自己高啊!

    刘大力整个人都懵了,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

    方平这时候也从李老头的手中挣脱了下来,扫了刘大力一眼,这家伙,自己作死。

    原本还准备保他一命,居然还非要往前挤,还要拍摄自己的面部特写,他不死谁死。

    方平见他开始挣扎,却是拔不出脚,小声道:“云曦,陈校长……没准备把他固定在这一辈子吧?”

    一旁的陈耀庭笑而不语。

    李老头则是不以为意道:“天黑就差不多拔出来了,少废话,回头跟我去一趟研究所!”

    方平咽了咽口水,急忙摇头道:“我要去军部挑战陈秋峯!”

    “那小子做任务去了,不在。”

    “那就挑战郭轩!”

    “也去做任务了。”

    “那我……那我……”

    “你现在要消化收获,七斩合一是难,可七连斩你也用的不熟练,得掌握纯熟了,再去挑战,尝试着七斩合一,这才是你挑战的目的所在,而不是一味的只为挑战而战。”

    “那我要回家!”

    方平死活不愿意去研究所,李老头居心不良,一来就给自己测重,现在又要带自己去研究所。

    方平严重怀疑,他要把自己当小白鼠研究。

    李老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一旁的陈耀庭难得开口笑道:“适当的了解一些自身情况,对自己还是有帮助的,方平同学,不要讳疾忌医……”

    方平苦着脸,我又没病!

    我自己什么情况,我能不知道吗?

    李老头则是撇嘴道:“去查查,好歹给人一个交代,现在很多人没找你,那是因为没这个脸,可等咱们这些老东西都死了,谁还在乎你怎么想?

    现在查清楚了,堵住他们的嘴,免得以后出麻烦。”

    方平叹了口气,小声道:“那不会要切了我吧?”

    “想什么呢!”

    李老头没好气道:“大不了切点骨头,抽点骨髓,有个样本就行了,还能真抽了你脑髓?”

    方平嘴角直抽,你越这么说,我越害怕的好不好!

    明明战胜了凌依依,我高兴着,你们就一点不知道和我分享一下喜悦之情?

    李老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哼道:“低调点,人家的地盘,一群老鬼都在附近,要不是陈老在这,说不定就有不要脸的找老头子我算账了……”

    他刚说完,忽然脸色一变,地面崩裂,下一刻,半个身子陷入了地面中。

    方平目瞪口呆!

    陈耀庭也失笑不已,无奈道:“祸从口出,自找的。”

    知道人家在附近,还说闲话,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李老头脸色涨红,闷哼一声,过了片刻才从地面跃起,哼了一声,咕哝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当年……”

    他这边刚说着,再次被压入了地面!

    陈耀庭都头疼了,魔武现在都这样吗?

    当着几位宗师的面,说自己是虎,对方是犬,没打死你李长生,都算对得起你了。

    再看看自己的孙女,陈耀庭忽然有些担心了,自己让孙女去魔武,真的是正确的选择?

    一旁的方平大气不敢喘,会被压趴下的。

    傅昌鼎几人也左顾右盼,装着没看到李老头的窘境,都快被压进地底了。

    过了片刻,李老头再次从地面跃起,这次没说话了。

    周围的一些游客还没走,个个满脸的莫名其妙。

    这些武者都在干嘛呢?

    前面一个记者把自己埋进了土里,打死也不出来。

    现在又来一个,走着走着,忽然把地面踩出大坑,还一连踩两次,干啥呢?

    ……

    直到离开了欢乐谷,李老头忽然自嘲道:“宗师啊!”

    虽然京武的宗师没怎么样他,他也的确是说了惹人发火的话。

    可……他要是还是当年的长生剑,说了又如何!

    压他的那位宗师,当年被自己打的跟孙子似的,现在倒是抖起来了。

    “小人得志,方平,以后进了七品,给老子报仇,把他打成猪头,脱光了丢在京武大门口!”

    李老头哼了一声,我是没戏了,魔武还有人呢。

    方平沉默无声。

    陈耀庭轻笑道:“都老了,还计较这些做什么,别找茬了,这么多年,脾气还没变。”

    李老头懒洋洋道:“怕他们干嘛,魔武就是踩着京武上位的,不踩他们,我们怎么冒头?

    陈老,不是我说你,京南武大实力也不弱,结果年年都被京武抢走了一些好苗子,换成我,早就去京武踢门了,京南武大连本地的天才都留不住,难怪越来越弱。”

    陈耀庭再次失笑,也不多说,提起陈云曦,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虚空中,陈云曦还在急忙道别:“老师,方平,我先回去了!”

    地下的傅昌鼎撇嘴,我和松狮犬成透明人了?

    等他们走了,方平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阵,这才小声道:“老师放心,等我成了宗师,把京武的宗师都给打趴下,让他们个个顶着猪头去学校……”

    “啪!”

    李老头一巴掌拍的他脑袋发晕,“没胆的混蛋,还观察一阵再说,丢不丢人!”

    方平叫屈道:“宗师啊,我才三品。”

    李老头失笑,也不废话,迈步离去,边走边道:“早点回魔武,回来了记得去检查,军部的挑战我就不去了,在军部出不了事,出了事军部关门算了,走了!”

    李老头速度极快,眨眼间消失在了原地。

    直到李老头走了,方平才嘀咕道:“伤自尊了?”

    李老头刚刚被压趴下,看起来没太在意,可方平觉得李老头挺失落的。

    傅昌鼎则是略显疑惑道:“李老是六品武者吧?”

    “六品巅峰。”

    傅昌鼎更加疑惑了,小声道:“六品巅峰……面对宗师,不至于这么……这么弱的……连精神力压制都挡不住……”

    方平脸色微变,是啊,六品巅峰的强者,面对宗师,不至于一点还手之力都没吧?

    真要如此,宗师遇到了宗师以下的强者,岂不是一压死一片?

    他记得狡用精神力压制那位五品,那位五品都爆种差点挣脱了,虽然没成功。

    李老头六品巅峰,就这么被压制了?

    心中疑惑,方平嘴上却是说道:“也许是闹着玩吧,一群老小孩……”

    傅昌鼎也没多说,涉及到宗师级的事,也不是他们能掺和的。

    方平也没说话,刚刚的喜悦之情消散了不少,不成宗师,其实也没什么好欢喜的。

    至于京武的宗师……虽然不知道谁用精神力压制的李老头,不过有机会,揍人一顿给李老头出口气还是可行的。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