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74章 应该没人知道我的黑历史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南江总督府。

    张定南尽管忙碌不堪,可知道方平来拜访,还是抽出了一些时间,接见了方平。

    ……

    总督办公室。

    张定南微微挑眉,淡笑道:“有点意思,精气神合一了!”

    三品的势,在张定南看来,不算什么。

    所谓的无敌之势,他们这些宗师更喜欢称为精气神合一状态。

    方平这种三品武者,无法主动去控制自身的精气神,哪怕六品强者也难。

    所以他们要靠打,靠众人认可,靠自身信念,最终出现这种状态。

    打到同阶都觉得你是第一了,打到所有人都认可了,那你就是同阶无敌。

    方平打完了凌依依,就做到了?

    “方平,宗师路,对你敞开了。”

    张定南笑了起来,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方平没直视他,也没看到他笑的不怀好意,而是疑惑道:“三品无敌,宗师路就敞开了?”

    “三品无敌不能说明什么,无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精气神合一,明白吗?

    追求无敌的状态,就是为了追求自身的圆满。

    你的老师,也在追求这种状态,她想打遍六品,真正做到无敌,克服心中的障碍。

    她有心理障碍,很大的障碍。

    所以,她靠自身去做到合一,难,极难!

    唯有所有人去认可,她自己也认可,才能走捷径,达到这个巅峰,成为宗师。

    当然,路有千万条,这不是唯一的一条路,宗师也不是全都要走一遍无敌路。

    你的老师,想打遍六品无敌,恐怕是没戏了,就看她能否克服障碍,摒弃杂念,自身合一进入宗师境。

    至于你,不是说宗师就一定能行,可保持这种势,一直保持到六品巅峰,你就自然而然地可以进入宗师境,这也是为何三品武者走上挑战路,各地都在配合的原因了。

    你自己也清楚,无论去挑战谁,几乎没人给你设置障碍。

    因为不仅仅是你想无敌,其他人也想,你成就了无敌路,那你踏入宗师就容易的多。

    其他人,也一样。

    三品排行榜前十的武者,其实都想走这个捷径,然而真正能走的,也就一两人……”

    方平连忙道:“我都无敌了,他们还怎么走?”

    张定南失笑道:“你无敌,那你去战过军部那两人吗?没有吧。

    他们未和你交手,未败给你,本就自认无敌,为何不能走?

    而且哪怕败了,只要自身信念足够,也能保持住这种状态。”

    “哦,自我催眠嘛,明白。”

    方平了然,这个我懂,我刚刚才看到了一个家伙,才四品高段,就在自我催眠四品无敌了。

    张定南失笑,也没多说,开玩笑,自我催眠就行?

    没有绝强的实力,没有无敌的信念,你空口无凭的,说一声无敌就真无敌了?

    小家伙还是见识太少!

    方平自然不知道他的心思,要不然也许会冒死嘲讽几句,见识真少,打脸啪啪的!

    没纠结这个,方平请教道:“总督,那我老师她有希望突破到宗师吗?”

    吕凤柔的心理障碍,方平知道。

    可克服障碍……难!

    张定南沉吟道:“希望还是有的,而且不小。

    其实对你老师突破到宗师,有些人支持,有些人不支持。

    当然,也有中立的。

    不过魔武的一些人,其实还是希望她可以突破的,比如说……”

    张定南略显玩味道:“黄景。”

    方平一脸好奇,黄景希望吕凤柔可以突破?

    可吕凤柔跟他说过,魔武的宗师恐怕都不希望她突破吧?

    “白若溪知道吗?”

    “知道。”

    “知道她为什么要把陈校长的孙女送到吕凤柔那吗?”

    张定南仿佛对魔武的情况很清楚,轻笑道:“因为陈云曦和吕凤柔的女儿很像,包括性格,家境,背景。

    白若溪把陈云曦送过去,其实是希望吕凤柔可以直面正视自己女儿死亡的事实。

    从而克服心理障碍!

    而陈云曦是陈耀庭的孙女,白若溪敢随意安排这种事?

    不出意外,黄景示意的。

    方平,你出自我南江,所以我才对你说这么多,多了解一些魔武的情况,对你有好处。

    魔武四大宗师,如今张老陨落,还剩下吴奎山、黄景包括留守在南江的刘破虏前辈。

    刘老在魔武,向来保持中立。

    吴奎山和黄景,其实是两个派别,别看大家对外一致,内部还是有纷争的,理念不同。

    至于如何不同,我就不说了。

    反正其中很复杂,你也没必要清楚,你要是想在魔武混的更好一些,如鱼得水,那就不要过早的暴露什么倾向问题。

    不要想着吴奎山是吕凤柔的丈夫,就要和他站一边。

    也不要想着,黄景是你的院长,就和他站一边。

    你呢,之前也许不算什么,可当你三品无敌,即将踏入四品,气血无限,骨髓如汞,说实话,宗师大门朝你打开了。

    这时候,你就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包括一些人,也会在你身上押注。

    吕凤柔、李长生这些六品巅峰的强者,包括一些四五品的导师,甚至包括宗师都会押注。”

    方平忽然道:“总督,您呢,也在押注吗?”

    张定南顿时笑道:“也算吧,我希望你可以在魔武过的更好,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权利。

    比如说,你要是执掌了魔武武道社,那就不同了。

    执掌一校的武道社,其中的含义极多。

    武道社,学生的代表,包括一部分来自武道社的导师,也会向武道社靠拢。

    一旦南江发生大战,别人不援助南江,你呢?

    你可以动用你的权柄,号召一些强者来支援南江!”

    方平微微挑眉,笑道:“总督,我倒是觉得,直接成为校长更好,等我成了宗师,您说,我执掌了魔武,会不会更好一点?”

    张定南哑然失笑!

    “那得多久……”

    “多则十年,短则三五年……”

    张定南再次失笑道:“校长,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要能服众,要有实力,也要带领魔武走向更强。

    其实,也不只是权利,还有义务和责任。

    张老宗师,一生都奉献给了魔武,直至最后战死异乡。”

    “既然说到这了,那我就多说几句,魔武的路线之争,其实也和这些有一定的关系。

    吴奎山的理念的是,养蛊!”

    方平心中微惊,连忙道:“养蛊?”

    “对,招收大量的学员,一届五六千甚至上万!都培养到一品,丢进地窟,去厮杀,去磨砺,去搏,强者生存,活着出来的就是强者,就是未来的希望!”

    “黄景的理念,算是继承了你们校长的理念,强者先战,弱者在后方慢慢成长。

    他想要吕凤柔突破到宗师,其实也是抱着强者先战的理念,但是吕凤柔是把双刃剑,黄景恐怕也在犹豫。总之,这是魔武自己内部的事,政府现在也处于两难中。

    吴奎山错了吗?未必。

    黄景错了?那也不是。

    总而言之,你想执掌魔武,还嫩了点,还是先考虑好,黄景和吴奎山的争执,会对你有何影响。

    当然,站在你的角度,即将四品的你,其实更应该支持吴奎山,反正丢进地窟的也不是你……”

    张定南说的随意,方平却是无语道:“那我妹妹以后上大学怎么办?”

    张定南差点笑出声,这小子考虑的还真多!

    “随你怎么想,怎么选,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让你对魔武认知的更清晰一些,等这次魔都地窟的事结束,魔武就该出现一些纷争了,甚至会影响到学生,你们这些学生中的强者,也许也会被迫站队。”

    方平不以为然道:“看情况吧,他们也不会逼我们,要不然……”

    方平忽然住嘴,干咳一声没继续。

    要不然就改投他门,这事差点说漏了嘴,低调,低调为妙。

    被张定南泄露了他的心思,吕凤柔、李老头这些人都能满世界追杀方平,就算要改投他校,也得站在道德制高点……比如被迫无奈,万般不舍,不得不离开……

    张定南深深看了他一眼,也不纠结这个,又道:“毕业后,其实留校的意义不大,方平,有兴趣的话,还是回南江。

    毕业要是能成为五品甚至六品武者,南江副总督,未必不能!”

    方平连忙笑道:“总督太抬爱了,我现在才三品,也才大一,暂时不考虑这么长远。

    总督,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和您请教一下,关于《爆血狂刀》的修炼……”

    张定南也不意外,对于方平的推脱也不在意,闻言笑道:“战法的修炼,不是三言两语说说就行的,我稍微跟你说一些,主要还是给你一个借鉴的思路。“

    “……”

    张定南简单说了一些,方平却是觉得获益匪浅。

    战法的开创者,对战法自然是最了解的。

    说完了,张定南也不抽刀,忽然探手直劈方平。

    那一刻,方平只觉得自己无处可逃,必死无疑!

    “这就是合一之法。”

    张定南抽手,淡笑道:“有何感受?”

    “无处可逃!”

    “这就对了,绝招是什么?绝招就是绝杀之招,被人逃了,还叫绝招?如今的你们,下三品武者,修炼的绝招,缺陷很大。

    真正的中三品强者,我是说强者,他们的绝招修炼,那就不同了。

    一招之下,非死即生!

    包括气势的锁定,力量的聚合,都达到了一个极限。

    现在的你,斩杀过四品中段地窟武者,甚至高段的也未必不能斩杀……

    可是,那些都是弱者,地窟的弱者,类似于我们这边的社会武者。

    等你遇到了真正的地窟强者,你就明白,所谓的越级斩杀……太难了,难如登天!

    三品武者遇到四品的顶级强者,他气势锁定你,绝招一出,一招斩之,任你手段再多,使不出来也是白搭。”

    方平闻言想了想道:“这种强者,很少吧?”

    他在地窟,几乎没遇到过这种。

    真要遇到了,早就死了。

    包括当初那位六品武者,当然,不排除对方不屑对方平动用这种招式,可概率不大。

    “是少……”张定南轻笑道:“而且,他们也很少在外围。其实,地窟的强者也在历练,往深处历练,往大荒处历练,往无人处历练,人类的据点,对他们而言,缺少这种机会。

    等你哪天深入地窟,也许就会遇到,自己多加小心吧。”

    “谢谢总督提醒。”

    “不客气,这点魔武的导师都知道,你哪天深入,他们也会提醒你的。”

    “深入地窟……”

    方平低语一声,如今的他,最深入,也不过是到了狡王林,距离希望城不过百里。

    而魔都的地窟有多大?

    东西纵横5000公里,万里之遥!

    南北纵横2000里,这还只是十三城的位置。

    半个华夏大小的地界,方平如今只是在一市之内活动,距离深入还远的很。

    而就在这么一小片地方,他就见到了九品强者,见到了狡。

    说着,方平也该告辞了,不过方平又想起了什么,忽然道:“总督,地窟语‘那亚古卡里’是什么意思?”

    张定南轻笑道:“你遇到了?”

    方平懵逼,遇到什么了?

    “大致意思就是:我很弱,强者不杀弱者,请不要杀我。”

    方平愣了一下,咽了咽口水,小声道:“其实也是求饶的意思?”

    张定南笑着点头道:“也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一般情况下,同阶之间不会说的,除非你遇到了一二品的地窟武者,他们可能会说出这话,因为在地窟武者的理念中,向强者认输不丢人。”

    地窟武者虽然和人类武者遇到了就是生死搏杀,可也不是真的完全不怕死。

    三品遇到了七品,不怕死有用吗?

    遵循古老的规则,他们也会求饶的,强者不杀弱者。

    方平脸色僵硬道:“是不是也能理解为,我就是个屁,你放了我吧?”

    张定南失笑道:“你要是愿意这么想,也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不用去管,杀了便是,地窟武者都可杀!

    至于宗师遇到了,看心情,有时候宗师强者也不会故意去屠杀一些地窟平民。”

    方平没再说话,李老头,你行!

    怪不得自己被鄙视了好几次!

    不过……自己遇到的都是四五品武者,咳咳……也不算太丢人。

    何况,也没人看到,没人听到,听到的地窟武者都死了。

    “毁尸灭迹……没人知道。”

    方平心里有些安慰,要不然这耻辱洗刷不了了。

    ……

    临走的时候,张定南又告诉方平,军部和语言研究院那边有了些突破,有空可以去学学一些常见的地窟用语,魔武应该很快也会开展这方面的学习。

    方平道了一阵谢,说起来人类武者还是很幸运的。

    或者说,天才都很幸运。

    他来求宗师指点,宗师没藏私,几乎有问必答。

    他自己的导师,也是六品巅峰即将迈入宗师的强者。

    李老头也是六品巅峰,包括大狮子,有些武道疑惑询问,也会一一告知。

    还有魔武的黄景院长,这些人也都是如此。

    人类武者,相对比地窟的一些武者,要幸运的多。

    至于李老头教自己的地窟唯一一句用语……方平知道李老头的意思,可还是感觉到羞耻!

    “这事地窟的人都被我杀人灭口了,李老头那边,打死也不能我说过这话,要不然……丢不起这人!”

    方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和李老头说过,自己和地窟人类说过这话了。

    不过……就当没说吧。

    PS:推本书,幼儿园一把手大佬的《黑夜玩家》,书荒的可以去看看。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