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95章 魔武迟早改姓方
  半路上,方平便将老专家说的那些抛在了脑后。

  等自己成了宗师,有机会深入了解一番再说,现在知道了这些,屁用都没有。

  天塌了,那些宗师撑着。

  ……

  武道社。

  秦凤青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使唤着陈云曦。

  “去,给我换杯茶,茶凉了!”

  “我说,方平怎么找了个花瓶当办公室主任,我记得周妍干活挺利索的……”

  今日的课程,陈云曦没有去参加。

  此刻听到秦凤青鄙视自己,陈云曦脸色微红,手忙脚乱地帮着收拾茶杯,也没好意思反驳。

  方平进门听到这话,笑眯眯道:“云曦,你爷爷在外面找你,听说宗师可以听到几百米外蚂蚁的跑动声……”

  秦凤青脸色一变,勉强道:“唬我?”

  方平仿佛刚看到他,诧异道:“什么?”

  “你……你说陈校长来了,故意吓唬我?”

  “毛病!”

  方平没好气道:“我吓唬你有什么用?云曦,你先去吧,好好招待你爷爷。”

  陈云曦信以为真,连忙道:“那我先去了,真是的,爷爷来怎么没提前通知我。”

  说罢,陈云曦匆匆往外走去。

  方平想了想忽然道:“待会别说秦凤青使唤你的事,说你花瓶,你也别当真,他家的花瓶有三品实力?

  毕竟是魔武武道社的副社长,你爷爷是京南的校长,真要闹大了,不是好事。”

  陈云曦连忙点头,“我不会说的。”

  “陈校长要是听到了,你劝劝他,让他别在意,秦凤青就这么张破嘴,宗师风度还是要保持的,实在不行,出了魔武再动手,在魔武校内可不行。”

  陈云曦一脸着急,连连点头道:“那我先去了,肯定不让我爷爷进武道社!”

  说完,陈云曦匆匆跑了出去。

  秦凤青欲言又止,忽然道:“云曦妹子,刚刚开个玩笑,师兄也是为了激励你,你做的挺好的……”

  陈云曦也没回话,人已经走了出去。

  秦凤青有些如坐针毡,轻咳一声道:“方平,你知道我的,我这人就是嘴巴毒,心是好的,我也是为了陈云曦着想……”

  方平说的跟真的似的,陈云曦跑出去了,他都没拦,这让秦凤青有些相信了,陈宗师真的来了!

  一想到刚刚自己骂人家花瓶……

  再想到陈家就这么一个女三代!

  秦凤青脸都有些白了,欺负陈家的孙子还没事,欺负陈老爷子的孙女,那才是大事!

  保不齐,他出了魔武,真要被宗师揍!

  挨揍,他不怕。

  怕就怕,经常挨揍!

  “我嘴巴真贱!”

  秦凤青心里暗骂一句,老子闲着没事干,骂谁不行,好好的找陈云曦麻烦干嘛。

  方平轻笑道:“秦师兄说什么呢,没事的,陈校长为人很好的,不会在意这些的。

  好了,说正题,这次拉赞助,拉的怎么样了?”

  秦凤青哪有心思谈这个,一旁一直当木头人的谢磊,轻哼道:“白痴!”

  这话一出口,秦凤青和方平都眼神危险地盯着他。

  你小子,骂谁呢?

  谢磊脸色有些难看,接着就不再吭声,老子就不说骂谁!

  秦凤青这时候也有些狐疑了,没等一会,门外,陈云曦就喊道:“方平,我爷爷没来啊!”

  “老子弄死你!”

  秦凤青大怒!

  起身就要拿刀砍方平,方平顿时喝道:“秦凤青,你有钱赔偿吗?打坏了东西,几千万,你确定你要动手,你主动挑事,你全赔!”

  这话一出,秦凤青蔫了。

  “方平,你行!”

  秦凤青哼了一声,眼神不善道:“等着,咱俩没完!”

  “废话,肯定没完,你欠我的几千万,趁早还我,不然你大四这一年,等着我收拾你吧!”

  “欺人太甚!”

  秦凤青怒了,在魔武,向来只有老子欺负别人,结果现在被人欺负了,太可恨了!

  想想当初的张语,被自己搓圆搓扁,方平这小子忒嚣张了,明目张胆地要给自己穿小鞋。

  两人都眼神犀利地瞪着对方,谢磊心里再次暗骂,俩白痴!

  懒得和他们耽误工夫,谢磊径直道:“这次我跑了27家,总共募集了4亿6000万……”

  方平没等他说完,就训道:“你白痴吗?”

  “4家宗师开的大集团,23家中品武者开的集团,你跟我说,你拉了4亿6000万?”

  谢磊几乎是咬牙切齿,怒道:“你说宗师不低于5000万,中品1000万,我做到了,方平,你别欺人太甚!”

  “我说的最低标准,你还真按最低标准来?

  我给你们挑的都是赚钱的企业,魔武毕业生这么多,我挑出来的这些,子女买辆车都要几百上千万。

  你们白痴吗?

  除非以后子孙后代都别上魔武了,要不然,这点钱塞牙缝?

  对了,其中一些人子孙现在就在魔武上学,待会你把名单和募集的资金给我。

  出钱少了的,三品的都送地窟去!”

  谢磊脸色抽搐,闷声道:“你这么做,人都得罪光了!”

  “怕他个球!”

  方平不以为然道:“老子又不是自己中饱私囊了,魔武今年大量导师和学员战死,他们的子孙后代还活着,自己心里没点数?

  危险的任务,顾忌他们的颜面,没让那些人上!

  真要心存魔武,心存人类,但凡念一点情分,也该出血。

  老子的妹妹要是在魔武,说句难听的,我再抠,魔武的人找上门了,我多少要出点血。

  几千万算什么?

  有本事,让他们后代都回家去,别来魔武,要不然,以后安排任务,这些人都上最前线!

  凭什么他们有特权!

  包括陈云曦,我回头找陈校长沟通,不赞助个一两亿,我把陈云曦现在就安排到绞肉场!

  绞肉场能绞别人,也能绞杀他们的子女!”

  方平大骂了一阵,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站在门口的陈云曦咬了咬嘴唇,没插话。

  方平也不在意这个,哼了一声,看向秦凤青道:“你这边多少?”

  “5亿。”

  “废物!”

  秦凤青没好气道:“你说的简单,人家不给,你还能强行要?”

  “一点脑子都不会动,跟你们一起去的几个家伙也是白痴,还文学院最优秀的商学生,白痴一群!”

  方平骂骂咧咧的,两边加起来,不到10亿。

  而这,是多位宗师,近百位中品武者总共募集来的资金。

  这次他都不要脸了,几乎是强行摊派,结果就这么点,真以为魔武缺这十亿八亿的?

  吐了口气,方平开口道:“把名单给我!”

  秦凤青和谢磊各自拿出了一张名单,方平扫了一眼,拿起手机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张师兄,您好您好!”

  “……”

  “我是魔武的方平,抱歉,打扰您了,今天谢社长回来了,说您慷慨解囊,赞助了学校1200万,太感谢您了!

  实在是太感谢了,我替所有魔武在校生和导师向您表示感谢。”

  “……”

  “对了,为了表示对您的谢意,学校决定,以后每年学校的兵工厂加工原材料,不再从您那边进口了,毕竟您一直都在亏本经营,学校这边也过意不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

  在几人目瞪口呆中,方平笑着推辞道:“5000万太多了,真不用,张师兄何必呢。”

  “那行,我替学校的所有人感谢师兄支持。”

  “……”

  挂断了电话,方平瞥了谢磊一眼,谢磊闷闷道:“5000万?”

  “对,额外追加5000万!”

  “张师兄他……他没有子女在学校上学。”

  “学校的兵工厂,大部分原材料都是从他那边进口的。”

  “可我查了,他的确没赚钱,每年都以成本价供应给学校,要不然,学校也不会从他那采购……”

  方平没好气道:“谁跟你说他在学校赚钱了?关键是,他借着魔武的名头,以及魔武毕业生的身份,加上对魔武供应原材料,所以在兵器制造公司那边也掺和了一腿,每年赚的,少说也有几个亿。

  这么多年下来,他赚了多少?

  都是魔武给他的!

  你真以为我随便给你们材料,让你们上门就去要钱?

  那些军部的师兄师姐,没有靠魔武发家的师兄师姐,我让你们去了吗?

  现在找的,都是关系户!

  包括那几位宗师,你以为怎么成宗师的?

  老校长在的时候,手把手的当儿子教导,现在跟我来这套!

  也别一个个找了,把姓张的这事传出去,追加1亿的捐赠说清楚,大书特书,我看那些人脸往哪搁!

  继续追加就算了,没有的,名单记下来,还真以为毕业了,就和魔武无关了!

  这些年魔武的导师们不管事,老校长这人最念情,什么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人借着魔武的名头才赚了大钱,发家致富,结果今年魔武战死了这么多导师和学员,就没几个想着回报学校的!”

  方平骂了几句,最后又道:“另外,告诉那些关系户,魔武准备把所有学校产业收回!”

  魔武的产业,其实极多。

  丹药公司和兵器公司有股份,其实就是一笔巨大的资金来源。

  不过魔武只参与分红,并不参与实际管理,可一些魔武的学生,却是借机拿到了一些好处。

  比如丹药公司的渠道代理。

  丹药制造公司和兵器制造公司,除了在一些重要城市设立了直营门店,剩下的都是代理商。

  华国这么大,如今全民向武,尤其是丹药的需要越来越大。

  掺和到这种生意的,就没有不赚大钱的。

  除此之外,一些挂着魔武名头的武道馆,其实也没权力用魔武的招牌去唬人,不过念在是学校的毕业生,以前学校也不追究而已。

  “魔武就是华国的金字招牌,哪能随意让其他人动用这块招牌,我开个公司都没敢用,他们用了就算了,情分都不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按照方平的打算,这次募集资金,脸都不要了,没个30亿说不过去。

  结果现实和差距太大,让他大为恼火。

  武者开公司,尤其是名校武者开公司,真的极少有不赚大钱的。

  60年来,本就处于商业化氛围极其浓烈的魔都,魔武毕业的学生,从商是最多的。

  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沾过魔武的便宜。

  秦凤青和谢磊面面相觑,秦凤青微微凝眉道:“小子……”

  “叫社长!”

  秦凤青翻着白眼,无语道:“先不说这个,你确定要收回学校的产业?这事牵扯极大,我虽然不太关心这些,也知道现在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利益链。

  你这么干,不但是校外的毕业生,校内的一些人,也未必会支持你!”

  “怕什么?魔武缺钱吗?其实不缺!”

  方平摇头道:“魔武其实很有钱,别看我们每年消耗巨大,可我们也在产生利益,政府也在拨款,丹药公司和兵器公司也在分红,丹药公司和兵器公司,利润有多高,你们知道吗?

  这两大公司,尤其是丹药公司,他们的材料来源,就是来源于武者。

  武者下地窟,弄到的材料,最后都归了他们,他们收购的价格只有售出价格的20%都不到。

  其他的,除了不低的税收,都是利润!

  武者为什么这么穷?

  钱到哪去了?

  武者这么能挣钱,动辄几个亿,为什么社会上没出现金融危机和通货膨胀的情况?

  因为钱,最后还是去了丹药公司和兵器公司。

  武者本身,除了经营企业的,有余钱的极少。

  你秦凤青有钱吗?

  你谢磊有钱吗?

  钱呢?

  你说你修炼花了,买了丹药和兵器,可这些丹药和兵器,原材料其实都是你自己提供的,而且还是几倍的提供,才换来了你修炼的资源。”

  方平说着轻咳一声道:“话题有些扯远了,总之,一二品武者可能还需要学校补贴一些,三四品武者,其实都是靠自己挣来的资源,学校所谓的补贴,也只是学校的想法,真实情况是,哪怕补贴,我们还是亏了的。

  而我们,在这两大公司有股份,居然还要为钱担心,为何?

  因为我们没能合理地利用,也不知道为自己去争取权利。

  当然,魔武天才这么多,就没人想到?

  当然有!

  可这些人,自己钻了学校的空子,把钱搂到自己怀里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属于魔武的拿回来。

  几位宗师不管他们,中下品的武者敢质疑试试!

  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他们?

  魔武还有三大宗师呢!”

  秦凤青幽幽道:“三大宗师,要是也有人参与了呢?”

  方平平静道:“参与了又如何,收归学校,他们获得的更多。

  不愿意,那就找愿意的配合。

  谁不愿意,我就召集老学员回归,十多位宗师在外,执掌魔武,而且还是执掌收归所有权利的魔武,你说,有人愿意吗?

  会的,肯定有!

  八品金身的强者,也不是没有。”

  秦凤青眼神深邃了许多,轻声道:“宗师,收拾一位四品,真的不难。”

  “目前只是你的猜测,不说有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信3人都参与了。”

  说着,方平忽然话题一转,干咳一声道:“当然,这事不急,再等等,等我六品巅峰了,或者宗师了,我肯定要做!

  一切权利,都要收回来!

  至于刚刚说过的话,我出了这间办公室,我就不会承认的。

  你们谁想告密,尽管去,我提前告诉我的导师,我要是出了事,就是你俩干的,我出事,你们也得陪葬。”

  谢磊哼了一声,秦凤青无语道:“这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吕老师自己也是既得利益者,别忘了,她在丹药公司还有单独的分红。”

  “白痴,就因为有单独的,才不会是,我查了,我导师的股份来源于她的父亲。

  当初,她父亲是华国丹药、兵器这些产业商业垄断化的开创人之一。

  也是支持收归国有,态度最为坚决的宗师之一,所以才有了这些股份分红。

  而且只是分红,老爷子一去……就不再是他的了。

  这和魔武的股份不一样。”

  方平说着,摆摆手道:“好了,不谈这些了,这事现在为时尚早,不过你们瞧好吧,再过不久,魔武是武大最有钱的,实力最强的,京武都比不了。

  京武的情况,比我们还复杂,没有强有力的人站出来改变一切,京武还得继续走下坡路。

  另外,我考虑了一下,情况允许的话,魔武要在希望城开一个回收站。

  以后,魔武师生在地窟的一切收获,都归于魔武……”

  “你是在作死!”

  秦凤青不由开始吐槽起来,“真正的作死,你这么干,丹药公司和兵器制造公司,包括能源公司,三大集团,能把你切成碎片!”

  魔武在这些公司的股份,从何而来?

  就是在于魔武师生实力强大,源源不断地为他们提供原材料来源。

  方平现在这么干,就是动他们的底线。

  真以为强者不杀人类?

  方平笑道:“那就不是全部,但是我要扩充魔武内部丹药制造生产线的规模,起码要做到自给自足。”

  此刻的魔武,做不到这点。

  一部分丹药和兵器,来源于两大公司。

  “未必可行。”

  “试试,讨价还价,反正我不出面,回头去找校长出面,好歹也是八品的金身强者,这点小事办不好,那还执掌什么魔武。

  回头把事情公开,逼校长去干。”

  “你会被吴校长砍死的!”

  “不怕。”方平不以为意,侧头看向陈云曦道:“云曦,回头跟你爷爷商量商量,魔武待不下去了,让我去京南当武道社社长有没有问题?

  我一去,京南武大三年追魔武,五年超京武……”

  陈云曦脸色涨红,这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方平说着跟开玩笑似的,临走的时候,却是咕哝道:“魔武弊端很多,不改革哪行!都看在眼里,却是没人动弹,我非要吃吃螃蟹!”

  无他,利益既得者没他!

  这年头,想要混的好,就得踢走一批利益既得者才行,要不然,哪有年轻人的机会。

  今日说这么多,还是为了勾起秦凤青这些人的兴趣。

  再过些年,大家成了宗师,世界是他们的。

  至于地窟危机,强了才有资格去谈解决危机的办法,弱者有什么资格操心这些?

  ……

  方平一走,办公室内,秦凤青和谢磊陷入了死寂。

  方平这家伙,当了社长,和张语完全不同。

  什么事都要掺和一手,这么干,赢了,那就赚大了,输了,可是会很惨的。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也各自起身默默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