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07章 刺头你也敢惹?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当靠近希望城的时候,方平已经看到了城门口大批强者悬空而立。

    显然,远方两大高品强者交战,已经引起了希望城的注意。

    七八品强者交战,方平这些人也许距离远了察觉不到,可宗师强者还是能察觉的。

    宗师强者,精神力外放,覆盖范围并不太大,真要交战,七品强者的精神力也许只能覆盖三五十米。

    可能量的波动,这些强者却是可以感应的极为遥远。

    两大高品交战,能量波动剧烈,坐镇希望城的强者已经感应到。

    ……

    距离希望城三五百米。

    方平忽然大吼道:“捷报!魔武武道社方平、秦凤青,引诱地窟强者攻入狡王林,计杀高品!”

    “……”

    全城皆寂。

    ……

    希望城半空。

    许莫负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位胖脸老头,半晌才道:“魔武果然是人才辈出……”

    “人才”这两个字,说的格外重。

    胖脸老头笑呵呵道:“是人才,这么说,前方是狡和敌方高品交战了?”

    许莫负还没出声,一道人影一闪而逝,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狡的气息……更强大了!”

    说话的也是老人,头发花白,脸色微沉,“八品境,狡突破了,难怪最近狡王林有扩张的迹象,八品的狡……”

    八品金身境,兽类金身境,那是真的强大无比。

    人类的八品,真要和兽类八品交手,败多胜少。

    说罢,老者又微微皱眉道:“可惜了。”

    可惜狡不是人类这一方的,要不然,此刻老者都有心前去参战,绞杀被狡缠住的那位地窟强者。

    然而,兽类和地窟强者交战,人类强者也不敢贸然闯入。

    一旦闯入,也许会引起双方的敌意,最终不但没能击杀地窟强者,反而被狡和对方联手给杀了。

    老人遗憾了片刻,也看向胖脸老头道:“这俩小子怎么搅合到一起了?”

    秦凤青的大名,地窟常驻强者一般都有所耳闻。

    方平也不例外,上次第一次来,就引起六品强者追杀,带回了东葵城出兵的消息。

    作为地窟的坐镇强者,对这两人还是知道的。

    胖脸老头是魔武坐镇地窟的六品巅峰强者,闻言笑呵呵道:“寇老,都是魔武的学生,一起外出不是很正常吗?怎么能叫搅合到了一起?”

    老人失笑,旁边的许莫负也有些头疼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这两人三品境就唯恐天下不乱,如今踏入四品境,这才进来一天……怎么就招惹到两大高品了?”

    昨天才进的地窟而已!

    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

    结果呢?

    结果前方有两大高品交手了!

    胖脸老头不以为然,笑道:“这难道不是好事?说明我魔武的学生有能耐,看看,这次不管是狡杀了那人,还是那人击杀了狡,对我们而言,有损失吗?

    真要死了一个,或者都死了,那才是好事。”

    狡的存在,对希望城也是个威胁。

    双方距离太近。

    狡王林距离希望城,直线距离只有百里,对于高品强者而言,十多分钟也许就能赶到。

    这样的存在,是疥癣之患。

    不过狡一直不出狡王林,希望城这边也不愿意因为一点潜在的威胁,就贸然和一位高品兽王作战,这样很容易被天门城趁虚而入。

    寇姓老人轻笑道:“是好事……不过还是悠着点,还这么年轻。”

    两人祸害地窟武者和妖兽,对人类而言是好事。

    可这两人,都是好苗子。

    不出意外,两人踏入宗师境的概率都有一半以上,这种好苗子,中品境就折损了,那也是人类的损失。

    胖老头闻言也点头道:“他俩进入中品境,学校其实对他们也没要求……可俩人非要外出,总不能拦着,至于让人护道……”

    胖老头摇摇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两人实力都不弱,谁护道?

    那起码要宗师强者了。

    宗师都是人类的战略武器,不说抽不出人,就是真能抽出,也得防着宗师陨落。

    方平两人还好,就如这次,高品交战,没他们的事。

    可一旦有人类宗师跟着,那反而是个麻烦,狡遇到了他们,恐怕第一时间就和人类宗师开战了。

    寇姓老者闻言也轻叹一声,人类天骄,还得靠自己去磨练。

    不过这样也好,真正从腥风血雨中走出的强者,才是至强者。

    俯瞰下方两人,希望这俩小子可以走的更长远一些。

    ……

    希望城门前。

    方平还在吼着:“捷报!魔武方平,计杀高品……”

    秦凤青黑着脸,为何,没有再说我了?

    城墙上。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半晌,有人无奈道:“真的假的?”

    “杀高品听听就是……这俩小子恐怕是在外面闯了祸了,别不是……被高品强者追杀,祸水东引,引到了狡王林吧?”

    这话一出,众人倒是有些信了。

    不少人哭笑不得,有人轻声道:“这俩家伙难不成抢了高品的老巢?看看,背了多少东西回来。”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两人都背着巨大的包裹。

    “开城门吧……”

    城墙上一位军部强者刚说开城门,有人轻咳一声道:“咳咳,那个……这俩家伙穿着地窟武者的衣服,咱们……要不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人群中,有人有些意动道:“这不好吧?”

    “怕什么,揍他们一顿,揍完了就说没认出来……”

    “那个……秦凤青去年把我儿子打的半个月没起床……”

    “方平这小子,非要我家老二出3000万,不然送我那个二品的侄子进地窟……”

    “诸位,都冷静点,魔武的那位还在这呢。”

    “咳咳,别担心,张老有个侄女,也被摊派了2000万,没事的。”

    “真的?”

    “当然。”

    “那……”

    ……

    城门外。

    方平喊了一阵,喘了口气,小声道:“你说,这次会不会奖励我们一些东西?计杀高品,这可是大功绩……”

    “你想太多。”

    秦凤青撇嘴,回应道:“军部抠门抠到死,除非那位真被杀了,也许会考虑着奖励我们一点,要不然,别想!”

    “哎,真小气。”

    “是小气。”

    秦凤青再次和方平达成了共识,两人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引诱了一位高品和狡作战,军部也不给点奖励,真说不过去,以后谁还敢冒险出力?

    正聊着,城门开了。

    七八位中品强者走了出来,领头一人仿佛才看到方平他们,忽然惊呼道:“地窟武者都杀到城下了,兄弟们,擒敌!”

    这话一出,方平和秦凤青都愣了一下。

    再看看那些一脸不怀好意,摩拳擦掌的强者,方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侧头看了一眼秦凤青,咬牙道:“你的仇家?”

    秦凤青茫然,糊涂道:“不记得了。”

    谁知道是不是,我秦凤青这辈子得罪的人太多了,谁还记得这个。

    见他们都没携带兵器,方平也猜到这些家伙想干什么,顿时喝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和秦凤青不是一伙的!”

    说罢,方平就拉开了和秦凤青的距离,侧身要越过那群人进城。

    结果,众人当中,有三人走了过来,笑眯眯地盯着方平看。

    方平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也有仇家!

    就在对面三人不怀好意地发笑的时候,方平忽然口吐鲜血,瞬间倒地,手指着几人,艰难道:“你……你们……居然……对人类的功臣下毒手……”

    说罢,方平脑袋一歪,口中鲜血直流。

    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么的,这哪到哪?

    你好歹等我们动手再倒地啊!

    半空中,胖老头瞬间落地,看了一眼还在装死的方平,嘴角抽搐了一下,半晌才道:“起来。”

    “1亿,养伤费!”方平瞬间复活,开始碰瓷。

    “起来!”

    胖老头都快崩溃了,你他么明目张胆地敲诈啊!

    “5000万,不然我告到军部去,说他们谋杀同胞,打劫战友,勾结邪教和地窟……”

    刚刚走出城的几位中品强者都傻眼了。

    方平这时候也不起来了,喘气道:“最少3000万,不然这事没完,你们揍秦凤青就算了,还想对我下毒手,我受到了惊吓,本就被高品强者追杀了一路,精气神耗空,你们差点震碎了我的五脏六腑。

    大家都看到了,我吐了这么多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们居然诬陷我是地窟武者。

    名誉受损不说,还暗下毒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回头我就能查出来,查出来,我喊上魔武三大宗师和我老师他们上门去讨个说法……”

    众人脸色发紫,胖老头也头大如牛。

    半晌,胖老头侧头道:“赔吧!”

    “啊?”

    几人发愣。

    “啊什么,赔吧,要不然还能怎么办?你们脑子进水了吧,想什么呢,这俩小子你们也敢忽悠?”

    几位中品强者面面相觑,过了一会,领头那人无力道:“赔。”

    其他几人都无语望天,他么的,这什么人啊!

    而被众人遗忘的秦凤青,这时候仿佛才反应过来,顿时喝道:“我也要5000万……不,最少3000万!”

    众人一脸鄙夷,也没人搭理他,纷纷回城。

    秦凤青傻眼了,破口大骂道:“凭什么赔他,我的呢?我好欺负一些?”

    一旁的方平此刻灵活地一跃而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鄙夷道:“白痴,你又不吐血,又不倒地,跟风都跟的不敬业,谁搭理你。

    对了,你上次被人追杀,查查看,说不定是你仇家故意的。

    二百五,活该你被人打。”

    秦凤青彻底无言,半晌才喃喃道:“你赚了3000万?”

    “嗯。”

    “就倒地这么一会工夫?”

    “对。”

    “现在赚钱这么容易了?”

    “七八个中品武者,一个人500万不到,这算什么,这次要是有宗师来,那才能敲一笔大的,没有5个亿,我躺到九品来做主才行。”

    “下次我也这么干。”

    “那你小心点,人多的时候再干,人少了小心被杀人灭口。”

    “废话,我当然知道。”

    “……”

    这两人说的旁若无人,没一会工夫,一套敲诈中高品强者的方案就出炉了。

    胖老头听的是满脸黑线,魔武这是怎么了?

    ……

    半空中。

    那位寇姓宗师,此刻也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好一会才道:“待会让他们去会议厅,说说这次的情况,还有……下次别没事招惹他们,现在的年轻人……不好惹。”

    寇姓老者说的是满脸无奈,许莫负这些人则是哭笑不得。

    不是年轻人不好惹,是这俩家伙……不,方平这家伙不太好惹。

    换一个人,哪好意思干这种事。

    可这家伙偏偏就干了,当着数百人的面装受伤,你能奈他何?

    那几个家伙也是自找的,知道这俩是刺头,还敢去招惹,就算没现在这茬,回头这俩家伙实力强了,保不准得收拾他们。

    ……

    希望城内。

    街道上众人看着秦凤青和方平两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显然,之前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方平旁若无人,有时候声音大了,方平便喝道:“嚷什么,我现在受伤极重,被你们声音震伤了,医药费你们赔不起!”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熄声。

    秦凤青这次是真有些佩服了,小声道:“下次我也跟你学,他么的,好几次受伤了没钱买丹药,下次有经验了,找几个有钱的碰碰瓷。”

    方平低声道:“碰成功了,分我一半。”

    “想的美。”

    方平也不在意,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他的大包裹,笑眯眯道:“按照之前的约定,现在,你的刀包括所有收获都是我的,秦凤青,该付账了。”

    秦凤青装傻道:“什么?”

    说着又想起了什么,马上道:“之前在狡王林,你拿的药材狡没吃,你自己塞包里了,还我!”

    “还有,能量石我不占你便宜,对半平摊,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出?”

    方平反驳道:“你的东西都是我的,现在你好意思跟我说这个?”

    “没你我也没事。”

    “那你现在去狡王林,我看你死不死。”

    “我就不去!”

    “那说明你的狗命还是我救的……”

    “……”

    两人吵吵闹闹的,走到哪,哪里为之一空,这俩大爷现在就是希望城一霸,走远点再说。

    碰瓷不碰瓷的另说,这俩家伙实力都不弱。

    进入四品境的两人,都是当代的天骄,一般的五品强者还真未必能压的住他俩。

    至于六品境……六品也算一个分水岭。

    哪个六品敢找他俩麻烦,真以为魔武的人是死人?

    之前出城想揍人的那些人,也没有六品的,你六品,他俩四品,你揍人,回头吕凤柔就能揍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你。

    看着两位净街虎走过。

    街道一侧,一位刚进地窟的年轻武者,满脸羡慕,轻声道:“武者当如是!”

    话音刚落,一位稍微年长一些的青年就一巴掌拍到了他脑门上!

    “想什么呢!你一个三品中段武者,学他们,早就死的找不到骨头了,这俩家伙嚣张,那是实力强!”

    青年训斥了一声,把这两人当榜样,迟早给你收尸。

    这俩家伙,下三品就敢招惹五六品武者,到了中三品,连高品都敢招惹了,换一个人,早就成烂泥了。

    青年都在想着,这俩家伙进了宗师境,会不会直接把地窟的老巢都给掀了。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