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13章 来自南江的麻烦
  回去的路上,方平给南江总督办回了个电话。

  在修炼室内,为了不受干扰,手机这些东西是不会带进去的。

  结果电话接通,张定南没和他说什么,而是告诉他,总督府的张雨强部长到了魔都,希望方平可以接待一下。

  方平无语,就为这事?

  南江总督府的部长,好歹也是地方大员,来了魔都,还怕没人接待?

  可张定南都开口了,而且方平猜测,应该还有别的事,没多考虑便答应了下来。

  ……

  半小时后。

  魔武外的一家咖啡厅。

  方平见过张雨强几次,对方应该是张定南的心腹,实力虽然还没进入六品,不过也是五品巅峰的强者。

  看到方平,张雨强有些唏嘘道:“一转眼,方同学都成魔武的武道社社长了,英雄出少年。”

  “张部长过誉了。”

  方平客套了一句,坐下来看看,就张雨强一人,并无别人。

  周边,人也极少。

  张雨强也不急着说正事,轻笑道:“这几天魔都可是很热闹,听说全国一品武道赛是方社长主持的?”

  “张部长别叫我社长,叫我方平就行。”

  “哈哈哈,那好,你也别跟我客气,不见外的话,叫一声张大哥,强哥也行,显得我年轻点。”

  张雨强笑着应了一声,方平也不客气,张雨强是南江的大员,套套近乎没坏处。

  “张大哥这次来魔都是……”

  “一方面是因为南江这次也有不少一品武者来参加武道赛,一部分还是政府人员,所以我带队来看看。

  另一方面……”

  张雨强顿了顿,轻声道:“南江地窟将开,你知道了吧?”

  “嗯。”

  方平脸色郑重了不少,开口道:“具体时间现在能判断吗?”

  “无法太过具体,按照经验,应该在12月份或者来年1月份左右,短则两个月,长则三个月。”

  张雨强说了一句,又道:“之前清剿邪教的事,你也参与过,知道内幕。

  地窟将开,也是邪教最为活跃的时候。

  不过自从上次围剿,邪教如今活动更为谨慎,如今南江肯定还潜藏着一些邪教强者。

  可南江现在事情很多,宗师们也不可能一直逗留在南江,也没办法四处寻找,费时费力,也没有太大的收获。”

  方平看着他没说话。

  “而且……而且南江总督府内部,也许也有邪教的人。”

  张雨强说话声极小,微不可闻。

  方平却是听的清楚,微微皱眉。

  “总督一直想清剿这些人,可惜一直没机会,也难以抓住把柄,所以这次,我来魔都,也有请方老弟帮忙的意思……”

  “我?”

  方平苦笑道:“张大哥,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宗师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

  “方老弟过谦了。”张雨强正色道:“你现在是魔武武道社的社长,而且还是南江人,可以说,你是南江和魔武的一个纽带。

  南江地窟开启,魔武是否增援,和方老弟关系极大。

  而且你也是华国年轻一代,目前最为出色的天骄武者,进度极快。

  在外界,你名气也极大,王社长这些人比起你,也差了许多。

  你曾经在三品阶段,就击杀过四品,甚至计杀过五品,如今以最快的速度踏入中品境,我们知道,邪教武者也知道。

  南江地窟一开,你方平的存在,也是一个变数。

  邪教真要有所动作,不可能不注意到你。”

  方平皱眉道:“他们还敢对我出手不成?我人在魔武,宗师几位,六品强者一大批,魔都宗师无数,邪教武者除非派出几位九品,要不然就是找死……”

  “对,所以你在魔都,他们肯定不敢出手。”

  方平瞳孔微缩,轻声道:“张大哥什么意思?”

  张雨强轻声道:“总督希望方老弟可以出魔都一趟。”

  “出魔都?”

  “秘密前往南江,和总督商量地窟开启后,魔武增援之事。”

  “你是让我当诱饵?”

  方平脸色微变。

  张雨强沉声道:“目的其实不是为了邪教的那些人,而是总督府的那些人,你回南江的消息,会被故意泄露出去,就那几个人知道。

  到时候,你的行踪被泄露,谁泄露的,我们会知道,从而清理内部的潜藏者。

  有些人,身居高位,现在不处理掉,一旦地窟开启,很容易出现大问题。

  你放心,沿途会有人保护你的……”

  方平脸色再变,干巴巴道:“我不合适吧?我一个四品武者,他们会冒险来杀我?”

  “方老弟,我之前说了,你是南江和魔武的纽带,以前也许还不够,现在作为武道社社长,你是有这个资格的,武道社社长的地位,我想邪教的人也清楚。

  而且你还不是一般的武道社社长,在魔武,几次改制,都和你有很大关系。

  包括上次十大宗师赴京,其实也有人说,是你出的主意。

  你是魔武在校生第一天骄……”

  张雨强的话,不吝吹捧之意,方平却是干巴巴道:“张大哥真的高看我了,我在魔武其实就是个打酱油的,重大的决策,我是没资格参与的,包括援助南江的事……”

  换成平时,方平肯定要给自己吹嘘一番。

  可现在,不能吹啊,不但不能吹,还得把自己说的无关紧要。

  让我当诱饵,这是要人命的事。

  一旦邪教那边当真了,派出高品来伏杀他,他死了,到哪说理去。

  至于保护……就算真有,也不会在附近,那会被人察觉的。

  等到南江的宗师来援,方平人都死了,还救援个屁。

  邪教武者会来伏击他吗?

  方平觉得,真要按照张定南他们说的来办,可能性很大。

  天才,活着才是天才。

  方平要是死了,哪怕魔武的宗师愤怒,会找邪教的麻烦,可未必会继续援助南江,毕竟大规模援助,那是要死人的。

  魔武只负责魔都地窟的清剿,去其他地方援助,那是出于人道主义,不去也没人说什么。

  见方平推脱,张雨强叹息道:“方老弟,我们也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了,原本,南武的王社长有心要出面,可说句实在话,王社长出面,未必会起到效果。”

  王金洋所在的南武,那是必须要出战的。

  击杀王金洋,起不到太大的效果,王金洋是天才不错,可这时候没成长起来,天才的作用也就一般。

  撑死了,当一个六品来用,算是看得起他了。

  方平不同,关联的人很多,必要时刻,甚至能请得动那些毕业的魔武宗师。

  这些宗师,张定南都未必能请来。

  方平头疼,继续保持沉默。

  “万里长堤毁于蚁穴,外界敌人再强,我们也不怕,怕就怕,内部出问题。”

  张雨强继续叹息,“尤其是,现在怀疑的人当中……还有南江军部的一位高层。

  方平,一旦这样的高层叛变,那就出大麻烦了。

  我们的人进入地窟之后,通道刚开启,被人破坏了,那所有进入的人都会陷入地窟,包括宗师强者。

  可无凭无据的,我们也没办法随意处理和限制一位为国赴力的高层强者。

  没有证据的怀疑,软禁,会造成更大的麻烦,甚至人人自危,在这个时候,南江需要万众一心,而不是人心惶惶……”

  “张大哥。”

  方平打断了他的话,苦笑道:“我才四品,遇到了五品强者,我还可以拖延一会,遇到了六品,我就危险了。

  要是来了高品,也许一个照面,我就被精神力压爆了。

  张大哥,不是我推脱,可这真的太危险了,要不……你们找六品的强者试试?

  也不一定要魔武的人,比如京武的,其他武大的。

  对,京武的李寒松就比较合适……”

  “他不是南江人。”张雨强无奈道:“武者的地域意识还是比较强的,而且京武属于北方,南江属于南方,京武也不会大规模的援助南江,大家都有各自的任务。

  找到你,也是经过我们多方面的考虑,也能让人相信。

  真要找李寒松,反而要被人怀疑,是否是诱饵,加深敌人的警惕。”

  方平头大如牛,吐了口气道:“那我再考虑考虑吧。”

  “方老弟,希望能尽快给我们一个回复,当然,不强求。”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张雨强笑道:“这事的确要冒很大的风险,总督也不敢保证百分百安全,方老弟有所顾虑,也是应该的。

  不过总督说了,方老弟如果答应,他在六品境用的那柄血刀可以送给方老弟。

  那可是A级合金的长刀,是总督当初修炼几大刀法特意打造的,更适合总督创建的刀法使用。

  方老弟学的就是总督的刀法,有了A级特制血刀,实力更强三分,遇到兵器不如你的强者,一刀便可斩断对方的兵器,到时候,哪怕五品强者,方老弟也可以击杀。

  这把刀,也花了总督多年的积蓄和心血……”

  “多重?”

  方平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接着干咳一声,仿佛刚刚不是他问的。

  “40斤。”

  张雨强回的干脆,想要马儿跑,那也得给他吃点草。

  B级合金,100学分/KG,A级的则是翻倍。

  换言之,这把刀价值4000学分。

  张雨强又道:“这是特制的,不仅仅是合金等级的问题,当年为了打造这柄刀,总督请了兵器公司几位擅长锻造的顶级强者,亲自出手打造而成。

  不仅如此,总督气血蕴养数十年,可不是那些生产线上制造的兵器可比的。

  成为宗师后,总督也一直没有放下蕴养,甚至用精神力开始蕴养。

  如今这把刀,在A级的兵器中,也是顶级的那种。

  你在宗师之前,可以一直用到六品巅峰,也不会过时,不要常常换兵器。”

  方平没说话,那也得有命拿才行。

  “张大哥,我再想想,后天武道赛要开幕,近期我恐怕也没时间去做别的……”

  张雨强略显失望,不过还是点头道:“那方老弟去忙,考虑好了,可以联系我,不过不用在电话里说的太详细,如今科技进步,消息泄露的风险也大。”

  “嗯,明白了。”

  说着,方平想了想道:“可以告诉我老师他们吗?”

  “尽量不要……当然,如果要告知的话,希望只局限于吕导师,吕导师和总督关系莫逆……”

  方平挑眉,啥意思?

  这俩真有一腿?

  当初吕凤柔就说,张定南以前死乞白赖的追求她,难道是真的?

  没再多问,方平很快离去。

  ……

  魔武。

  方平揉了揉额头,这事不好回复。

  拒绝?

  拒绝的话,要是南江那边真有高层是邪教潜伏的暗子,一旦在南江地窟开启,大量人员进入,对方叛变,那就麻烦了。

  初次开辟的通道,可不是太稳定,很容易出事的。

  一旦被封锁,那陷入里面的人,几乎十死无生。

  虽说这种事,轮不到方平来操心,他也相信,张定南这些人肯定有防备,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遗漏怎么办?

  答应?

  答应的话,自己的风险就大了。

  邪教不太重视还好,来个五品的伏杀自己,自己打不过也跑的过。

  哪怕六品的,也未必可以瞬杀他。

  怕就怕,来个高品,那真是瞬杀了。

  而且,真要答应了,为了引出内奸,恐怕还得造点势,扩大方平的影响力和重要性。

  到时候,风险就更大了。

  “不好办啊。”

  “张雨强虽然没拿什么民族大义来压我,可越是如此,越不好办。”

  方平头疼,张雨强真要拿民族大义,南江存亡这些话来压他,方平还真不见得理会他。

  你们自己出了问题,让邪教的人混了进去,还做到了高位,又不是他方平的责任。

  出了事,也该怪你们自己。

  可现在,张雨强闭口不提这些,和他谈的是家乡情,谈的是利益。

  一副你答应也行,不答应也无所谓的态度。

  这么一来,反而不好拒绝了。

  “南江……”

  方平呢喃一声,南江对抗地窟的主力,其实还是南江自己人。

  一旦地窟真的出了问题,恐怕南江家家恸哭。

  “我也怕死啊……”

  方平轻声呓语,又自语道:“地窟强者的老巢我也敢抄,八品兽王也能撩拨一下,邪教的高品我还真没遇到过,要不……找秦凤青试试?”

  方平叹息,摇头不语。

  秦凤青没用,真要随便找个人就行,王金洋自己就上了。

  张雨强说王金洋想接过这个任务,方平还是信的。

  那家伙,公心私心都分明,这种事,他还是当仁不让的。

  想着这些,方平再次摇头。

  一些魔武的学生看到方魔王心情好像不佳,纷纷避退,最近都快被折腾死了,这时候还是别撞枪口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