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14章 如何抉择?
  8号别墅。

  吕凤柔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方平有样学样,也懒洋洋地靠在另一张组合式沙发上。

  吕凤柔盯着他看了一阵,半晌才道:“回头让人给我送一套新沙发过来。”

  方平懵了一下,我谈正事呢,怎么就转到沙发上了?

  “你多少天没洗澡了?”

  吕凤柔有些嫌弃地问了一句,不用问,最少也有六七天。

  “老师,现在不是洗澡不洗澡的问题……”

  方平有些幽怨,您话题都偏到哪去了。

  吕凤柔嗤笑一声,淡淡道:“两个选择,第一,拒绝,第二,接下来。”

  “无非是二选一,有什么难的?”

  “拒绝了,那就当没这回事,你是魔武武道社社长,不是南武武道社社长,南江没权力让你做什么。

  你以为张定南那么好说话?为何没有强制让你上阵?

  因为他没这个权力。

  所以,拒绝了,也不用在意什么,若是担心家人,那就接来魔都,邪教武者也不是白痴,你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他们敢招惹你?

  真以为他们吃饱了撑的,要灭杀个别天才?”

  “第二,接下任务,那必有高品袭杀!”

  方平愣了一下,“一定有高品?”

  “废话,你在三品阶段,战绩是从六品手中逃生,邪教武者是白痴吗?如今你进入四品境,他们会冒着给你逃跑报复的风险去袭击你?所以,要不不做,要做,必有高品出手!”

  吕凤柔淡漠道:“张定南不止是想找出内奸,还想趁机引出邪教高品,一位高品的破坏力,其实比内奸更可怕!

  邪教如果要对你出手,百分百,必有高品!”

  方平瞳孔微缩,之前他还觉得,邪教未必会出动高品战力,毕竟对于龟缩的邪教而言,高品战力很珍贵。

  可现在吕凤柔这么一说,方平才明白,不是未必,是一定会有高品出手。

  见方平沉默,吕凤柔继续道:“遇到高品,远距离,以你的精神力强度,未必会死。但是,被对方近身到30米之内,两秒内,你必死无疑!

  这是说的七品武者,当然,对方出动八品金身强者的概率极低。”

  “你若是接下了这任务,七品武者保不住你,距离远了,来不及救援,你就死了。

  所以,必须要让八品甚至九品暗中潜伏,关键时刻保你一命。”

  说着,吕凤柔又道:“而且想确保一定安全……起码两位八品!”

  “两位?”

  方平再次愣住了,仿佛想到了什么,凝神道:“您是说,如果只有一人……也许……会坐视我死亡?”

  “我只是说有可能,谁也不知道这些宗师强者心里如何去想的,让两人互为牵制,那无论心里是否有别的盘算,都会及时救你,可一人,未必会。”

  “两位八品金身强者?”

  方平苦涩道:“南江无八品。”

  南江有宗师,不止张定南一人,可南江的宗师,都是七品境。

  “张定南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方平吐槽了一句。

  吕凤柔嗤笑道:“那倒未必,也许,他张定南就是让你明白,很危险,极其危险,看看你方平能否拉到一位八品金身强者出手,比如吴奎山。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旦此次吴奎山出手,接下来,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南江地窟一开,吴奎山都会出手。”

  方平听到这忽然不急着说这事了,而是笑眯眯道:“老师,校长和张总督认识吧?”

  “认识。”

  “我觉得应该认识不少年了。”

  “30多年了。”

  “这么多年的老交情了,张总督找魔武帮忙,居然不找校长,而是找我……啧啧,别有……”

  他话音未落,沙发砰地一声炸裂!

  方平本人也趴在了地上,被吕凤柔的精神力和气势压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吕凤柔精神力也许不算太强,起码相对来说,方平还是能挡住的。

  可关键两人距离太近,方平也没丝毫防备,一下子就给压趴下了。

  “祸从口出,这话学过吗?”

  吕凤柔一脸淡然,仿佛没看到方平的窘境,继续道:“和私交无关,吴奎山考虑的是魔武,张定南考虑的是南江,我说过,不要把魔武当成学校,可以看成一方势力。

  吴奎山和张定南分别是两方势力的领袖,大家虽然有共同的敌人,可魔都地窟的问题还没解决。

  如果……我说如果,在南江折损过多,接下来,魔武如何自处?

  魔武有现在的地位,也是无数人厮杀奋斗,用鲜血和生命拼出来的。

  张定南和吴奎山私交只是一般,别说一般,就是亲兄弟,此刻吴奎山也不会冒然答应援助南江的事。”

  方平默默从地上爬起,看了看炸成块状的沙发,无奈叹息,干脆坐在地上,开口道:“那张总督还找我干嘛?

  校长不会答应援助南江的事……”

  “那可未必。”

  吕凤柔淡笑道:“你还是不理解,武大号称武道社和校领导共治,武道社社长也可以看做魔武的领袖之一。这个和实力无关,而是武道社代表的意义和学生群体。

  你一旦答应援助南江,那学校的好战派,会选择支持你。

  到了那时候,魔武就会被架在火堆上,作为名校之一,学校内部既然有很多人想要出战,此刻不战,不符合武大的精神。

  敢战,必战,从不避战!

  没人提出来,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有魔都地窟要守,可提出来了,还不是一般人提出来的,这时候,不战也得战!”

  方平此前还没太反应过来,此刻一听,顿时皱眉道:“张定南在算计我?”

  他一旦提出来援助的事,把魔武推到了风口浪尖,也许会引出很大的麻烦!

  “也不算算计。”吕凤柔淡笑道:“张定南如今已经到了有一线希望,都想尝试一下的地步。

  他是南江人,土生土长的南江人,而且一辈子都扎根南江。

  自从上任南江总督一职,他的理念就是此生只为南江而活。

  而你,也是南江人,也许在他看来,南江人为南江抛头颅洒热血,是天经地义的事,明白吗?

  当然,他还没到这么极端的地步,可冒一些风险,为南江出力,还是应该的。

  其实张定南对南江看的过于重了。”

  吕凤柔微微摇头道:“南江现在准备的其实已经极为充足,中央政府,军部,都做好了准备,其他地方都是这么准备的,对南江,并无任何区别。

  可张定南还在广邀四方武者,参与守卫之战,就在于他把南江看的太重,不希望出现任何纰漏。

  张定南是个好总督,这点无法否认,但是要加上前缀,他只是南江的好总督……”

  “好了,话题有些扯远了。”

  吕凤柔没再说这个,不过想了想,却又补了一句,“老一辈武者,都有局限性,地域意识都很重,反而是年轻一代武者,看的没那么重。”

  像张定南这代人,对乡土情,看的比现在的人要重很多。

  不止张定南,如今很多老辈武者都是如此。

  在家乡的地窟,他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死而无憾,从不惜命。

  可一旦要外援,这些人都会推脱,或者干脆出工不出力。

  无法说他们是坏人,他们在家乡的地窟,浴血奋战,父子兵,爷孙三代兵,全家入地窟,屡见不鲜。

  战死地窟,稀松平常。

  这种人,能说他们是坏人?

  包括东林武大陈家声的爷爷和陈家人,其实也是如此,为东林死战,战死无憾。

  换成别的地方,陈家老宗师未必会死战不退。

  你觉得他有局限性,觉得他顽固,那也只是你个人的想法,他们依旧是英雄。

  方平吐了口气道:“那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你自己选择,我只是你的武道导师,无权决定你的生死。

  武者为公也为私,武者公心最大,私心也最大。

  从大义上来说,我希望你去,但是从私心而言,我希望你不要接,高品强者出手,你赌的只有运气。”

  “如果有两位八品保护,我安全有保障吗?”

  “有是有,当然,有时候运气差,那也没办法。”

  吕凤柔摇摇头,运气差,九品保护,你都得死,这个不好说。

  “校长会答应保护我吗?”

  “未必。”

  吕凤柔说着,又道:“魔武的宗师未必会答应,因为这会把魔武陷入到泥潭中,当然,你真要提出来,哪怕心中不愿,他们也未必会拒绝,可你想好了,你死了,魔武就不用卷入南江的泥潭了。”

  方平嘴角一抽,得,现在让我请,我都不敢请了。

  “那一位八品金身和一位七品,可以吗?”

  “也可行,两人的存在,主要就是一个牵制,让安全获得最大的保障,关键时刻,那位八品愿意出手,情况就可以得到控制。”

  说着,吕凤柔开口道:“张定南也许可以请动八品出手,你没问这个?”

  方平苦笑道:“政客的话,我不敢信,我真要接了任务,那肯定是我自己找人,我怕张总督到时候来一句,一人事小,南江事大,我哭都找不到脑袋哭。”

  吕凤柔失笑道:“还不算傻到家,张定南虽然未必会这么做,不过真要遇到二选一的情况,是杀了邪教的高品,还是救你,不好说。”

  “能想到。”

  方平轻轻摇头,也没什么怨言,还是那句话,各自所处的角度不同。

  换言之,两个人遇难,是救自己妹妹,还是救一个天才武者,方平自然也有所选择。

  “老师,那我先走了。”

  方平也没再说什么,起身便往外走。

  刚走几步,吕凤柔开口道:“记得让人给我送沙发。”

  “知道了。”

  方平没在意,沙发才几个钱,自己在外面踩碎了一块地板都得被罚几十万。

  ……

  直到方平离去,吕凤柔才喃喃道:“这小子,会怎么选?”

  ……

  从能源室出来是8号,武道社的人明明收到了方平出关的消息,却是依旧找不到方平。

  不止8号,9号也没看到方平。

  直到9号深夜,武道社的人都急了。

  明日,就是武道大赛开幕式,方平不出现,这事不好办。

  好在,夜深时刻,方平现身了。

  武道社内。

  看到方平,众人都松了口气。

  梁峰华也松气道:“你总算来了,你不来,这些家伙都要赶鸭子上架,让我出席开幕式了,我可不知道该怎么说。”

  “谢磊和秦凤青他们呢?”

  “都没找到人。”

  方平轻哼道:“挂着副社长的位置,光拿福利不干活吗?陈文龙是因为在军部,我们的一些学生会进入军部历练,这俩家伙,吃干饭的!”

  人群中,张紫薇咬了咬嘴唇,开口道:“谢磊去地窟了。”

  “魔都地窟?”

  “不是,东林地窟。”

  方平再次皱眉道:“下地窟,为何不报备武道社?算了,不管这俩家伙了,明天忙完了开幕式,把下一年的福利统一发下去,这几个家伙的先扣下来,没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不许发放!”

  说着,方平也不管众人如何去想,继续道:“明天的开幕式,让武道社在校成员,全部出动,统一着装,佩戴兵器,不许坠了魔武和武道社的名头!

  对了,还有那些非武道社成员,入品的,明日全部去后勤部领取制式兵器和服装,全部去市体育馆集合,壮壮声势,也让外界知道,我魔武强兵悍将无数,一校堪比一省!”

  众人也不在意,方平要面子,壮声势,那就给他这个面子,小事而已。

  傅昌鼎倒是问了一句,“那非武道社成员的兵器……”

  “武道社花钱买的,白送他们了,让他们好好干,别辜负我的一片苦心。”

  众人纷纷侧目,这么大气?

  方平无所谓道:“这几天,把武道社的钱都给花了,免得学校的领导惦记,也就存了五十多亿,一个个的眼红个啥,当时让学校办校庆募捐,学校不同意,现在我们募捐到了,学校又想要,不给学校,咱们二一添作五都给分了……”

  众人哭笑不得,却又欣喜至极。

  真要发了一年的福利,钱可是不少的。

  “对了,回头留一笔现金,我这还有一批学分,用学分去学校那边付账。”

  众人也没在意,这是小事,学分和钱,在学校的用处差不多,没区别。

  方平也没再说,眼看时间不早了,便让众人散去,自己也回到了多日未回的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