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21章 打哭你们!
  深夜时分。

  方平和李老头总算回到了魔武。

  至于南江那边,方平是不去了,要不然张定南开口,他也不太好拒绝。

  现在正好,事情到此为止,张定南也不好意思再跟他提家乡情什么的。

  “还行,这次出去一趟杀了一位八品金身,两大七品,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李老头充耳不闻,习惯就好。

  他么的,你好意思说你杀的?

  “八品是我杀的。”李老头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

  方平了然道:“理解,您杀的八品,我杀了俩七品。”

  两人自娱自乐,旁若无人。

  方平说完,补充道:“所以俩七品的战利品是我的,您说对吗?”

  八品的被人带走了,李老头说他杀的八品,那就是吧,反正没债务纠纷。

  李老头脸色发黑,原来在这等着呢!

  “回头给人送过去。”

  “老师,这没必要吧?几位宗师看不上这些,要不然早拿走了,真要有好东西,您觉得他们会问都不问?”

  几位宗师,明摆着没打算要。

  邪教的武者,其实都是穷鬼。

  哪怕对方真的掌握了一个地窟入口,也是穷鬼,一群偷偷摸摸的人,能有多少财富?

  反而这次参战的宗师,都有势力供养,还真未必看得上这点东西。

  李老头沉吟片刻道:“那也要做个样子,让人送过去,不要的话……”

  “老师,要了呢?送上门了,顺手就给接了,还能退回来?”

  “也是……那……”李老头再次沉吟道:“别人穿过的靴子,大概是不会要的了,心髓还是送过去吧,刘老好说,关键陈校长那边……”

  方平二话不说,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陈云曦有些迷糊道:“方平?”

  “嗯,是我,你在家吗?”

  “嗯。”

  “你爷爷回来了吗?”

  “爷爷?爷爷出去了吗?”

  “你和陈校长说一声,我搜到了一粒心髓,要不要切一半给他送过去……”

  一旁的李老头翻着白眼,你小子行!

  陈耀庭要是好意思要,那才真的见鬼了。

  切一半送过去,你切的开吗?

  这边李老头正想着,电话那边有人淡笑道:“要,你切一半送过来,没有的话,我会亲自找你讨要的!”

  “……”

  方平拿着手机半晌没说出话。

  陈云曦显然是在睡觉,陈校长这老头子就这么闯孙女闺房偷听电话,好意思吗?

  偷听就算了,居然还回话了!

  李老头也憋的脸色有些发紫,这下栽了吧。

  “这……那个……算了,我不要了,都给您送过去。”

  方平无奈,我认栽。

  “不,我只要我的半粒,你要是拿不出半粒,这事不算完!”

  陈耀庭轻哼一声!

  老头子以前还挺看好你的,当初在京都第一次看到方平,觉得方平是个可造之材,当代天骄。

  谁知道,这小王八蛋,居然敢勒索自己!

  陈耀庭当初是很懵的!

  自己孙女去魔武,孙女是天才,那是魔武赚了。

  结果倒好,方平居然逼着自己给赞助费。

  没给赞助费,这混蛋玩意,居然让自己孙女带队来打京南武大,京南武大的学生们都头疼欲裂。

  谁不知道,老校长就这么一个孙女。

  打他孙子都没事,你打他孙女,校长可是会记仇的。

  赞助费的事不说了,孙女带队来京南的事不说了,就说战利品的事,不给就算了,陈耀庭还真没准备要,可方平偏要显得自己高大上,不贪墨丝毫,不给自己打电话,故意给孙女打电话,这小子奸滑似鬼,就没准备给。

  现在,不是战利品的事了,听方平的语气,没少欺负自己孙女!

  陈耀庭决定了,得给孙女撑腰!

  方平无奈道:“好,那我给您送半粒过去。”

  “你说的,好,我挂了!”

  陈耀庭直接挂断了电话。

  方平无语,叹气道:“真是的,一粒不要非要半粒……”

  李老头翻了个白眼,半晌才斟酌道:“心髓是九品强者提炼出来的,看着像丹药,实际上不是,当然,也是服用的,入口即化。

  记住,是入口即化,但是,不入口,想分开,只有九品强者可以做到。

  换句话说,你想送半粒过去,记得找个九品帮忙。”

  “……”

  方平瞬间闭嘴,忽然有些心累的感觉,陈老头好小气,我都认栽了,全给你,你还不乐意,干啥呢。

  “哎!”

  方平叹气,没了兴致,无奈道:“回头再说吧,在魔武,我不出去了,他也来不了,应该不会上门要账吧?”

  “那可不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真要来要账,魔武也不会拦着。”

  “老师……”

  “别找我,我才六品。”

  “可您说您能杀八品……”

  “我说了吗?”

  “您刚说你杀了八品。”

  “你幻听了,我先走了,东西先放我这,回头再说!”

  “……”

  李老头走了,走的飞快。

  ……

  10月17日夜,建安郊外发生大战。

  这是第一次发生在普通人跟前的顶级强者大战。

  之前,哪怕有强者大战,地点也多是深山老林,之前围剿邪教强者,也都会考虑普通人的安危,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且前些年,网络不发达。

  如今,已经是09年10月份,智能手机都已经开始出现。

  夜间,几大强者之战太过显眼,不少人拍到了视频和照片。

  而那些邪教强者说的屠城一言,也被公布于众。

  一时间,邪教人人喊打!

  而普通人,也多了很多危机感,这种顶级强者,动辄说出屠城之言,以当日双方交战的威势,很多人毫不怀疑,对方真能做到。

  而且那种情况下,除了强者可以抗衡,现代化武器用处不大。

  对方就在建安附近,难道靠发射导弹制裁对方?

  武道强者,强大到这个地步,也让无数人再次震撼。

  尤其是当一些胆大包天的家伙,趁着封锁松懈,闯进了战场遗留地,拍摄了一些照片,更是令人震撼和向往。

  三大金身强者还好,可几位七品强者战斗起来,顾及不到许多,生死之战之下,大地龟裂,建筑倒塌,方圆数百米地界,此刻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湖泊。

  强者可改天换地!

  一日间,无数人下定了决心,无论结果如何,也要走一次武道路。

  哪怕人到中年,也有不少人打定了主意,报名武道培训班。

  太强大了!

  而此刻,刚刚结束的一品百强战,也愈加吸引人关注。

  10月17号,一品百强赛结束,一品百强名单出炉。

  ……

  网络上议论纷纷,政府也趁机引导,将邪教的恶行扩大化,公布于众。

  将邪教,树立为人类的第一大敌,是政府的暂行策略。

  既能让普通人知道,我们有敌人,也能让大家适应武道的血腥,更不会造成大的恐慌。

  邪教武者毕竟是少数,实力也不算太强,还在人类的控制之中。

  不同于地窟,那是人类不可敌的存在。

  公布这种敌人的存在,现在时机还不到,容易引起大范围的恐慌,民众无心工作,无心上班,经济崩溃,那如何供养这么多武者和军队?

  不到万不得已,这种可以灭绝人类的敌人存在,都最好被隐瞒下去。

  ……

  正邪之战,作为参与者,方平没太在意。

  他真正感兴趣的还是张定南和南湖总督的事。

  多番打听之下,方平也知道了一些经过。

  宿舍中。

  方平笑呵呵道:“张总督没被揍?”

  电话,是打给王金洋的。

  作为南江年轻一代的头面人物,有些事,王金洋还是知道的。

  “怎么可能。”王金洋失笑道:“南湖总督就算有心想要揍人,也不会真的动手,不过还是上报了中央,张总督这次怎么说呢……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事。

  毕竟建安没出事,反而斩杀了三大邪教高品。

  不过,的确有些犯忌讳,可能会被口头警告几句。”

  “无趣,那还不是相当于没事。”

  “必然的,如今南江地窟开启在即,说实话,真的打烂了建安,也不会如何,南江这边还等着张总督出力呢。”

  王金洋轻叹道:“别怨他,也许你觉得他算计了你,虽然没强制你如何,也算用大义胁迫了你。

  可换位思考,换成我,也许我也会这么做。

  张总督现在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知道我说的意思吗?”

  方平沉声道:“不至于吧,地窟就算开启,他作为总督……”

  “他准备第一批进去,算了,这事多说无益。”

  王金洋没再说这个,不过也算为张定南解释了一句。

  地窟开启,第一批进入的武者,最危险,极其危险!

  越是强者,越是危险。

  因为第一批进入的强者,是必然要被地窟强者针对的,一旦里面强者过多,也许撑不到第二批人员进入,就会战死。

  每次地窟开启,第一批进去的人,活着的没几个。

  不是不想一起进入,可地窟开启,通道并不是太稳定,强者多了,引起通道连锁反应,可能会崩溃。

  永久性的崩溃就算了,可通道会继续开启,这也造成强者们不得不分批进入。

  方平闻言也没再说什么,张定南这位宗师总督,抱着必死之心参战。

  现在得罪一些人算什么?

  他知道方平未必舒服,可他不在乎,方平现在还没资格找他麻烦,等有资格了,他活着再说。

  就如这次,在南湖地面上发生了大战。

  南湖总督肯定不爽,可不爽也没办法。

  方平吐了口气,将这事放到了一边,笑了笑道:“王哥,最近修炼进度如何?快五品了吧?”

  “还没有,不急。”

  “还是四品巅峰?”方平明知故问,笑了笑道:“王哥,四品境也有一年了,觉得你有些懈怠了,是没压力了?”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前几天突破到了四品高段,我寻思着我还有一两个月应该就能到四品巅峰了,到时候和王哥同境界,咱哥俩有机会切磋切磋?”

  “……”

  对面大概沉默了一两秒,王金洋缓缓道:“不错,切磋不急,年底的交流赛,地窟不开,我一定来,放心。”

  方平跃跃欲试,嘿嘿笑道:“王哥,开了也没事,延迟一些日子就是了,魔武会建议延期的。”

  “那样最好。”

  “王哥,真要开了,咱俩去地窟兜一圈,看看谁杀强者更强?”

  “很自信。”

  “没办法,哎,我现在在魔武,学生当中无敌,挺寂寞的。”

  “放心,你很快就不会寂寞了,方平,悠着点,作为你的武道启蒙者,我觉得我应该再教你点什么。”

  方平笑容依旧,应声道:“王哥应该知道我的心思,你是我半个师父,可我们俩是同龄人。

  一代人,武无第二,超越别人,其实我真没什么好得意的。

  唯有王哥,我可是期待已久,比起李寒松这些人,王哥才是我的目标,他们不算什么。”

  “那就拭目以待!”

  王金洋笑了起来,很快挂断了电话。

  等挂断了电话,王金洋轻笑道:“这小子很膨胀啊。”

  “四品高段……”

  轻轻敲了敲桌子,王金洋喃喃道:“真要阴沟里翻了船,栽在了他头上,也没脸见人了。”

  方平武道启蒙是他开启的!

  他三品的时候,方平刚接触武道没几天。

  他四品了,方平也才一品。

  一转眼,方平四品高段,他四品巅峰。

  没脸啊!

  品级方面就不说了,他一年时间从初入四品到四品巅峰,这个速度谁也没办法说一个慢字。

  可是……真要被方平击败了,那还能有脸见人?

  “气血无限,骨髓变异,精神强大……无懈可击?不,他一直有个缺陷,因为缺少时间,无法弥补。”

  王金洋微微挑眉,方平是有缺陷的。

  最大的缺陷,在于他单体爆发强度不够大。

  他在三品巅峰境,勉强弥补了这个缺陷,却因为进入四品太快,如今更是进入四品高段,这个缺陷再次呈现了出来。

  而王金洋在四品境停留了一年,尽管也不是太长,却比方平长的多。

  “对付他,持久战拖垮的只会是自己。”

  王金洋呓语几声,最后有些失笑,曾几何时,自己会想过,有一天,会考虑着如何击败方平?

  之前很多人都说,方平和谢磊会有宿命中的一战。

  两位三次淬骨的武者,肯定会交手。

  而交手的结果是,方平轻取谢磊,几乎毫无难度。

  而实际上,真正和方平必有一战的,是他王金洋。

  这次不战,下次也会。

  他是方平的武道启蒙老师,实际上也是方平的一个心理屏障,正如方平所言,大家都是同龄人。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方平赶超了其他人,一日不赶超他王金洋,就称不上当代第一。

  方平想成为无敌强者,他王金洋也想。

  “何止你我,李寒松也想,姚成军也想,一旦年底,军校也能加入,那就更有意思了!”

  王金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如今还在校的学生中,就属他们四个最强。

  也许还有其他四品高段甚至巅峰的强者,可那些人,注定不是他们的目标。

  “有意思了。”

  自言自语一阵,王金洋活动了一下筋骨,起身朝外走去,该做点准备了。

  ……

  同一时间。

  魔武。

  方平翘着二郎腿,眯眼笑道:“恐怕都想着秒杀我,单招爆发不够强是吧?老李头的一剑秒八品……学会了,还怕你们秒我,砍哭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