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34章 魔武的祸害们
  11月29号,各大学校赴京。

  其中,魔武最为张狂。

  魔武参赛队在机场挑衅第一军校,魔武助威队在高铁站直接打出“魔武第一”的横幅,豪车开道,挂着横幅,一路穿街过巷,在京武面前绕了一圈才回了酒店。

  这一刻,仿佛魔武才是京都主场的队伍。

  京武的人肺都气炸了!

  ……

  酒店中。

  方平笑眯眯道:“挑衅也挑衅完了,回头大家不给点力,那就麻烦了,被打死都活该。”

  秦凤青不以为意道:“反正要死你和陈文龙先死。”

  方平干的这事,说是破釜沉舟,实际上就是没事找事。

  众人正在餐厅中吃着饭,方平忽然脸色一变,马上低下头,不复刚刚的嚣张跋扈。

  餐厅外,此刻陈云曦挽着陈耀庭的胳膊,喜悦道:“爷爷,您不是住别的酒店吗?怎么到这边来了?”

  “我让人换了一下,京南这次也住这边,主要是来看看你,我陈家的小公主,什么时候成拉拉队长了?”

  “爷爷,别这么说嘛,我们不能参赛,那就给方平他们助威,挺好的啊。”

  “怎么没见你给京南武大助威?”

  “爷爷,我是魔武的啊……”

  “爷爷有些后悔了。”

  陈耀庭叹息,后悔送孙女去魔武了,该留在京南的。

  说着话,爷孙俩也踏入了餐厅。

  “方平!”

  陈云曦喊了一声,方平低着脑袋,没有回应,埋头大口大口吃饭。

  不止方平,秦凤青这个刺头这时候也低着脑袋大口大口吃饭,一声不发。

  还是张语笑着回应了一声,等到陈耀庭过来,几人连忙起身行礼。

  方平和秦凤青仿佛没看见似的,继续低着头吃饭。

  “方平,秦师兄……”

  方平仿佛刚听到,茫然地抬头,接着忽然道:“云曦,算了,秦凤青就是嘴巴坏一点,说了你几句而已,你用不着把陈校长喊来报复他吧?”

  陈云曦一脸茫然,秦凤青剧烈咳嗽!

  玛德,我就知道没好事。

  陈耀庭眼神有些不善,扫了一眼秦凤青,又看了看方平。

  方平连忙道:“云曦,陈校长,我们还得回去修炼,备战,不能陪你们了,我们先走了,回头再聊!”

  话音一落,方平和秦凤青两人跑的飞快,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语几人哭笑不得,还是老老实实行完礼,这才离开餐厅。

  他们一走,陈云曦才鼓了鼓嘴,看了自己爷爷一眼,小声道:“爷爷,你吓跑他们了。”

  陈耀庭心累,老子说话了吗?

  这俩小兔崽子,自己心虚,这也怪得到我?

  没回应孙女,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陈耀庭开口道:“待会去看看你哥,你哥最近压力挺大,安慰几句。”

  “嗯,知道了。”说着,陈云曦有些头疼道:“爷爷,京南武大要是第一轮遇到了魔武怎么办啊?”

  陈耀庭脸色有些难看,轻哼道:“那就打!”

  “打不过啊。”

  “云曦!”

  陈耀庭火气上涌,胳膊肘往哪拐呢?

  你就知道打不过?

  你爷爷是校长,你哥是武道社社长,你说这话扎心不扎心?

  陈云曦见爷爷好像不高兴,小声道:“要是真遇到了,要不……我去找他们说说,让京南两轮,不然被一串五打穿了……”

  “你……你在魔武,学的真好!”

  陈耀庭痛心疾首,我这宝贝孙女,都被带成什么样子了!

  早知道魔武是这风气,打死他也不送孙女去魔武。

  陈云曦不吭声了,爷爷最近好容易发火,我说的实话嘛,真的会被打穿的。

  自己二哥才刚进入四品高段,京南武大其他人,都是初中段,高段的就自己二哥一人。

  这要是遇到了陈文龙或者方平,甚至秦凤青,都可能被打穿的。

  陈耀庭痛心归痛心,也微微有些压力。

  魔武的实力,不弱。

  两位四品巅峰,两位四品高段,一个四品中段。

  真遇到了京南,京南就悬了。

  “十大名校,怎么也要保住,希望第一轮不要遭遇到。”

  陈耀庭微微叹息,天骄人杰,都被几大名校抢去了,京南虽然不算弱,可比起魔武这些学校,底蕴还是差了不少。

  魔武今年外界报道式微,可现在这情况,哪是式微,实力依旧极为强大。

  “方平那小子,进步好快。”

  老爷子再次感慨,这才几天?

  四品巅峰了!

  ……

  对于餐厅内发生的后续,方平自然不知道。

  他只知道,京南这边居然换到了他们下榻的酒店。

  一想到可能还要住一段时间,然后天天遇到陈耀庭这个债主,方平就头疼。

  老爷子打死自己不至于。

  比赛期间,对自己下手的可能性也不大。

  怕就怕……上门来要债!

  他方平也是要脸的人,可关键这债不好还,到哪弄半颗心髓还债去。

  ……

  整个酒店,此刻总共有三家武大下榻。

  魔武,京南,魔都女子学院。

  下午,方平几人转了一圈,京南队伍方平看到了,实力一般。

  最强的陈浩然,也只是四品高段,而且刚进入不久,气息有些虚浮,听说是之前姚成军挑战京南导师之后,陈浩然才进入地窟,在地窟内突破的。

  一个四品高段,两个中段,两个初段。

  这样的实力,对其他人而言,很强。

  在方平众人眼中,不足为虑。

  至于魔都女子学院,三大四品武者,都是初中段,没有高段武者。

  另外几人,都是三品巅峰武者。

  这样的实力,还是那句话,对别人而言不弱,对魔武真的不够看。

  不过遇到魔都女子学院队伍的时候,倒是有些小插曲。

  秦凤青,好像遇到麻烦了。

  外界名气不太好的方平,倒是没遭遇到麻烦。

  反而是秦凤青,被对面几个女生用杀人的目光瞪着。

  方平一时间联想到了很多,始乱终弃,爱恨缠绵,旧情难了……

  结果,方平发现自己都猜错了。

  魔都女子学院的领队女武者,愤怒至极,看到秦凤青,瞪着他怒道:“秦凤青,你还敢露面!”

  秦凤青其实是茫然的,很意外,一点不显得做作,惊讶道:“你认识我?我名气这么大了?”

  “你!”

  几个女武者差点气吐血!

  谁不认识你这王八蛋!

  其中一位年纪看起来小一些的女生气恼道:“你继续装!上次在地窟,我们没招惹你,你居然引了几十头妖兽来追杀我们,你还算男人吗?”

  秦凤青纳闷了,无语道:“别污蔑我,我从不干这种事。”

  “你还装!”

  领头的女生气急败坏道:“就是今年1月份,我们差点就死了,就在绞肉场附近,几十头妖兽,要不是我们导师赶过来,早就死了!”

  秦凤青挠头,真的假的?

  带着妖兽跑路……他又不是第一次干了。

  他干了很多次,和方平那次也不是偶然,这事他有经验的。

  不过一般情况下,他跑的都很远,也遇不到人类武者。

  绞肉场附近,他没怎么去过吧?

  回想了一阵,秦凤青真不记得了,也懒得去想,随意道:“没死就好了,在意那么多干嘛。”

  这话,气的对面几人真想当场砍死他。

  你说的倒是轻松!

  秦凤青笑呵呵道:“也算磨砺嘛,甭管真假,人没死就行,说实话,你们应该感谢我,你们经历过这场面吗?

  是不是很刺激?

  激发你们的潜能!

  几十头妖兽,真要是我引过去的,那你们肯定没见过,第一次经历。

  绞肉场附近可没什么妖兽,你们见识了这样的大场面,才奋发图强,现在进入四品,闯入了二十强,我说的对不对?”

  秦凤青狡辩,却不想对面几个女生忽然没再骂了。

  方平一脸懵逼,合着还是真这样?

  秦凤青行啊!

  现在忽悠人的本事见涨!

  秦凤青说完又道:“要是第一轮遇到你们,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我跟方平不一样,我不打胸……”

  方平翻了个白眼,直接拖着他走人。

  跟这家伙一起,总觉得丢人。

  ……

  回到房间,方平几人再次聚了聚,简单聊了几句。

  不过还没抽签,第一轮遇到哪支队伍也不知道,暂时不用做什么战术安排,情报分析。

  几人简单说了几句,就各自散去,回房休息。

  比赛在即,大家也没心思出去转悠。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众人起了个大早。

  这一次的抽签,包括接下来的比赛,都在京武。

  原本说是在京都鸟笼举办。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京武发力了,改在了京武举办,这让方平心中腹诽不已。

  交流赛打扰魔武师生修炼,就不干扰京武的修炼了?

  政府明显是想一碗水端平……不对,这都不算端平,明显是偏袒京武。

  上了车,还是不见黄景众人。

  这些人,从昨天来,就没了踪影,不知道是去了京武,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这次,凌依依没来,韩旭也没来,来的是一位不太熟悉的京武学生接的人。

  其他人不太熟悉,方平可熟悉了。

  一看到来人,方平都震惊了!

  “阿翔,你居然敢来!”

  方文翔一声不吭,韩旭告诉他,这是一次炼心之旅。

  强者,心也要强!

  连方平的讥讽、挖苦、扎心都受不了,那武道之心就不够纯粹。

  昨晚,武道社连夜开会,谁来接人。

  韩旭大义凛然,说了很多,方文翔自告奋勇,举手表示他来接。

  炼心之旅!

  “阿翔,欠我的债,还记得吗?”

  方平拍着方文翔的肩膀,没想到啊,方文翔居然敢单独出现在这。

  方文翔不回话,示意几人上车。

  见方平按住他不给他上车,方文翔平静道:“我不是交流赛成员,你对我动手,京都现在有巡查宗师。”

  方平似笑非笑道:“动手是不会动手的,打坏了你,你能还债吗?

  不过就是提醒你一下,你可是第一个欠我债的人。”

  想当初,交流赛上,自己吃了丹药,方文翔居然认输了,跑路了,没和他继续打,害的方平浪费了一颗一品气血丹。

  这笔账,他当时可是说好了,见到方文翔一次就要一次的。

  方文翔充耳不闻,你说欠就欠吧,我是来炼心的。

  至于打我……我家也有宗师的。

  方平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眯眯道:“我老师快突破了,到时候,师徒一起上门要账去,方老爷子有我老师来对付,我就专门对付你。”

  方老爷子,那可是吕凤柔的宿敌。

  因何结仇,方平不太清楚。

  总之,遇到了,吕凤柔就要追杀他,打不过就搬前夫来吓唬他,方老爷子也很憋屈,去个魔都都得趁着吕凤柔不在。

  方文翔脸色一垮,炼心不太顺利。

  心里暗骂一阵,这师徒俩都不是什么好人。

  自己爷爷提起吕凤柔,那是破口大骂,老爷子觉得自己很冤枉,也没说什么吧,就被人追杀多年。

  不过严格说起来,还是有些理亏。

  其实在方老爷子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其实都习惯了。

  吕凤柔女儿死在了地窟,吕凤柔疯疯癫癫的,老爷子就顺嘴说了那么一句,死个女儿算什么……好了,这下子惹怒吕凤柔了。

  其实这话,在方老爷子看来,也没啥,上次田牧还骂教育部部长张涛来着,死个儿子算什么,也没见张涛怎么样。

  只能说,男武者和女武者不同。

  这事,也只能认栽。

  吕凤柔为了女儿和吴奎山都闹的不可开交,他一个外人说这话,被追杀好像也不意外。

  现在方平无中生有,非要说自己欠他丹药,方文翔也觉得自己挺冤的。

  你大爷的,你嗑药砍人没砍到,这账怎么就算自己头上了?

  难道非要站着给你砍?

  完全不讲道理嘛!

  方平也不在乎,搭着他的肩膀一起上了车,笑呵呵道:“阿翔,进步有些慢了啊,刚入三品中段,比赵磊他们好像慢了一点,比韩旭差了一截,看来京武教育一般,考虑一下,转投魔武如何?”

  方文翔沉默。

  “你有个宗师爷爷,居然混成这样,连陈云曦都不如,不觉得有问题?”

  “京武的环境,不太好,采取的是个人培养制,你看看,韩旭进步为什么比你快?是因为他三次淬骨?

  事实是……的确如此,因为他三次,你二次,京武就放弃了你。

  可魔武不同,你来魔武,我们不会放弃你的。

  你要是在魔武,现在可能就是三品高段了。

  而且你我同姓,五百年前也是一家人,我现在是武道社社长,可我一旦在毕业前突破到宗师,我不会继续担任社长的,我看好你,你来了魔武,我让你接班!”

  方文翔嘴巴张了张,很想骂人!

  你他么的逗我?

  “别这么看我,我认真的,我五品在即,最多半年,六品!进入六品,我封闭三焦之门,接着直接进入巅峰,而且还是精血合一的六品巅峰强者,三五个月,我成宗师,前后一年而已!

  那时候,才刚进入大三不久,你大三就担任武道社社长,难道还不满意?

  说实话,京武那么多人,我就看好你,你看我找韩旭吗?找凌依依吗?

  为什么独独找你?

  你在京武被人打压,你自己心里没数?

  而且我老师和你爷爷,现在闹的不和睦,这也不是好事,作为小辈,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出面,化干戈为玉帛。

  你成了武道社社长,那就是魔武的一份子,高层,大家都是一家人。

  到时候,我老师还会和自己人作对?

  阿翔,自己考虑考虑,在京武,韩旭必然要接李寒松的班,你呢?

  你来了魔武,除非你不自信,觉得没办法胜过赵磊他们,要不然,我这个人没有门户之见,你当社长没问题。

  男子汉大丈夫,难道真的甘心一辈子屈居人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文翔闷闷道:“你成宗师,你没逗我?”

  “怎么?不信?我要是毕业前成了宗师,不要多,你方家的产业,一半给我如何?”

  方文翔闭嘴不言。

  “自己想想吧,是在京武当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还是来魔武执掌大权,自己考虑清楚了。

  现在我还劝你,等我赢了这次交流赛,我就不劝你了,爱来不来,反正以后不缺天才武者。”

  方文翔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秦凤青几人盯着车顶看,这白痴,难道还真相信了?

  你敢转投魔武,京武的人打死你,你信不信?

  就算打不死你,来了魔武,你可就生活在方平的羽翼之下了,搓圆搓扁,还不是方平说了算。

  不过……真要把京武的天才忽悠来了,那就好玩了。

  魔武是肯定会收的!

  众人都不用多想,方文翔真要来了,接下来方平肯定会借机大肆宣传,京武等着吃大亏吧。

  自己的天才武者转投他校……问题很严重的。

  车,还在继续行驶。

  车上,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开车的也是京武的人,此刻,开车的司机呼吸都停滞了,要出大事了!

  魔武的祸害,现在都不是单纯的挑衅了,居然挖墙脚!

  偏偏……自家的天才好像有些动心了。

  司机想说话,可感受到身后无数股锋利的气机,身上冷汗直冒,没敢开口。

  PS:中秋佳节,容我水几章,无心码字,过完节好好写剧情,感谢大家理解,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