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44章 陈浩然,别哭
  京武体育馆。

  败者组的决赛,来看的人不少。

  不过二楼的宗师强者,少了一批,除了第一天多一点,这几天一些宗师已经离开。

  西山武大被淘汰后,冯校长也离开了京都。

  此刻,方平再上二楼,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

  上了二楼,秦凤青还在恍惚中。

  也是巧了,二楼这边,魔都女子学院的周琦月也在。

  此刻的周琦月,一脸冷漠,盯着楼下看,也没和秦凤青打招呼,实际上双方本来就不熟,也没打招呼的必要。

  方平见状推了推秦凤青,压低了声音,微不可闻道:“看看,都不理你了。”

  秦凤青闻言抬头看了周琦月一眼,周琦月却是盯着楼下,没看他。

  “伤心了。”

  方平摇头,轻叹道:“你秦凤青还真以为自己多帅,多受欢迎?好不容易有个女人喜欢你,你就这样对她……”

  秦凤青没吭声。

  “算了,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吧,毕竟真要打,你未必是人家对手。”

  “少激将我!”秦凤青冷哼道:“他才四品中段,我一刀劈死他!”

  方平随意道:“那你犹豫什么?”

  “你在忽悠我!”秦凤青此刻格外清新,我不是大狮子那傻帽。

  方平瞥了他一眼,淡笑道:“你这么以为,那就这么去想吧。你是不是怀疑我说的是假的,周琦月根本不喜欢你?”

  “废话,我没察觉到什么爱意,你就是在胡诌!”

  “你谈过恋爱吗?”

  秦凤青脸色微微有些涨红,输人不输阵道:“当然。”

  “那你知道,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会有哪些特征吗?”

  秦凤青撇嘴道:“告诉你干嘛,你就是个雏,说了你也不懂。”

  方平轻声道:“最起码一点我还是知道的,说她喜欢的男人不好,她肯定不高兴。”

  说罢,方平低声道:“我现在大声骂你,你猜周琦月会不会怒视我?”

  “怎么可能……”

  “那咱们打个赌?”

  秦凤青这下有点怀疑了,盯着他道:“你就是想骂我对不对?”

  “扯淡,我真要骂你,还用找机会?”

  “我不信。”

  方平也不管他,忽然喝道:“秦凤青,你就是个猪脑子,白痴,二百五!”

  他刚骂完,刚刚还盯着楼下的周琦月忽然侧头看了过来,眼中怒火闪现,狠狠瞪着方平!

  “你别欺人太甚!”

  周琦月不但瞪了,还火气冲天地盯着方平骂!

  方平干笑道:“抱歉,抱歉,下次不会了。”

  “哼!”

  周琦月哼了一声,扭头不再看他。

  秦凤青彻底惊呆了!

  方平……说的是真的?

  方平此刻不再说话,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拉着有些魂不守舍的秦凤青坐下道:“好了,别多想了,看比赛吧。”

  “方平……她……可是我……不太喜欢这种,我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

  “你没逗我?武者有几个那样的?”

  “可是……”

  “算了,你别跟我说,我没兴趣,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甭管你喜欢不喜欢,她喜欢你事实,你不否认吧?”

  秦凤青轻叹道:“习惯了,人长的帅都这样。”

  “华师的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不再理他,开始盯着楼下等待比赛开启。

  ……

  与此同时。

  不远处的几位宗师低声说着话。

  “方平的精神力,运用的好像比之前纯熟不少,长进不小。”

  黄景微微点头道:“是有些长进,不过有些失分寸,无端端的骚扰周琦月……这小子,不会是……”

  说着,黄景看了魔都女子学院的女校长一眼,方平看上你们家那姑娘了?

  刚刚方平开始说话声较小,宗师们也不会闲着一直偷听别人说话。

  直到方平精神力波动被发现,几人才注意到方平。

  方平好端端的用精神力骚扰周琦月,黄景理所当然地多想了一些。

  魔都女子学院的女宗师微微蹙眉,淡淡道:“天赋不错,不过琦月不会喜欢这种不稳重的人!”

  喜欢就说出来,武者之间没必要如此。

  方平用精神力故意骚扰周琦月,小家子气十足,尽管他天赋很好,女宗师也觉得有些不入眼。

  黄景也不在意,笑了笑道:“年轻人的事,交给他们自己吧。对了,这次华东师大和北疆武大,你们觉得北疆武大有机会吗?”

  “北疆武大机会还是有的。”女宗师点点头,巴不得华师输了,昨天两校差点打了起来。

  ……

  几位宗师议论,方平自然没想过去窃听。

  他耳力不错,不过窃听宗师说话,他可没这个兴趣,被发觉了,少不得挨揍。

  台下的解说,此刻已经开始在解说这次的双方阵容。

  华师这边,接连出战,受创不轻,这次出战的武者,只有3位四品,一人中段,两人初段。

  北疆这边,也接连出战,虽然轮空一场,不过此刻也只有两位四品出场,一人中段,一人初段。

  从实力上看,华师强一些,北疆甚至三品巅峰都凑不齐了,剩下的3人都是三品高段。

  只要中段的北疆社长被击败,几乎可以结束交流赛了。

  方平看了一会,摇头道:“北疆希望不大,华师的胡勇四品中段,没有什么伤势在身,北疆这边的章涛伤势却是不轻。”

  秦凤青轻哼道:“胡勇就是个卑鄙小人,打京武的时候,出工不出力,毫发无伤。

  之前打女子学院,也是用卑鄙手段……”

  “小人不小人不说,胡勇实力还是不弱的,这次赢了北疆,挑战云梦军校,也有赢的希望,华师就可以进入十大行列了。”

  秦凤青没吭声,方平的判断还是有把握的。

  云梦军校这边,真要和华师对上,华师的人只要不是受伤太重,5位四品齐出,击败云梦的概率不低。

  而为了夺得十大的位置,华师这边肯定不吝丹药,帮助他们恢复伤势。

  今天两位没出战的四品,都在养伤,大概也是在等挑战赛。

  两人交谈间。

  台下,裁判大声道:“开始!”

  话音一落,华师的胡勇打起了消耗战,速度极快,围绕着章涛不断出手,一触即收。

  他没什么伤势,章涛伤势却是没恢复,拖下去,他赢的概率极大,而且消耗也不会太大。

  对于华师而言,此刻稳为主,也不用打的太激烈,受伤的话不好挑战。

  在方平看来,这样的战术是正确的,为了夺取前十,猥琐一点很正常。

  不过秦凤青好像不太喜欢,哼道:“果然猥琐,卑鄙的家伙!”

  方平瞥了他一眼,这家伙,真上心了?

  没再管他,随便这家伙,自己刚刚的不爽,现在也发泄的差不多了,华师这种弱鸡队伍,方平也不太看重。

  至于背锅,他方平又没干这种事,华师怎么说和他无关。

  台下。

  第一战时间拖的比较长,四品武者,恢复速度不慢,胡勇没伤势在身,恢复的更快。

  一点点的,硬是把章涛给拖垮了。

  章涛速度未必不如他,可惜此刻气血不畅,几次想要致命一击,都被胡勇躲了过去。

  躲过了他几次攻击,胡勇见他气血消耗不小,又磨了十多分钟,生生将章涛磨下了擂台。

  方平微微点头道:“消耗虽然不小,可恢复速度不慢,现在恢复了一大半,再打完这个四品,北疆武大没戏了。”

  秦凤青撇嘴,没接话。

  事实,也不出方平所料。

  这次,胡勇没有再打消耗战,对方只是四品初段,和他差距不小,胡勇该刚的时候也不猥琐,直接爆发大招,和对方硬拼几记,很快就战胜了对方。

  “打法风格……感觉有些熟悉……”

  方平喃喃一声,秦凤青翻着白眼道:“这不是你的打法吗?所以人家说的也不算冤枉你。”

  “少来。”方平嗤笑道:“他能跟我比?我打法可不猥琐,他是躲避为主,我可很少躲避。”

  没别的,他气血多,气血强,打不过别人,他就无限开大,生生耗死对方。

  当然,大家都是耗,形式上有点差别而已。

  较真起来,胡勇比方平更精通气血的运用,因为别人没方平这个条件。

  “反正都差不多。”

  方平也不反驳,差不多就差不多吧,反正自己看起来很猛就行,不至于被人骂猥琐,起码观众看起来很燃,因为方平一直在爆发。

  打完了两位四品,剩下的三位三品高段武者,也没认输,北疆的武者还是很有勇气的。

  三位三品高段武者,上台就爆发大招,终究还是差距太大,被胡勇迅速击败。

  至此,败者组比赛,告一段落,华师取得了败者组第一的位置。

  “华东师大选择挑战学校!”

  二楼,教育部的金身强者飞身下楼,作为败者组第一,华师有权利在胜者组当中选择一队交手,争夺前十的席位。

  华师这边早有盘算,胡勇马上道:“选择云梦军校!”

  胜者组这边,唯一没有四品高段强者的,也只有云梦军校。

  京武、魔武、第一军校、九州军校、华国武大、京南、南武、泰山、东南,都不是此刻交战多场的华师可以比的,挑战云梦军校,机会还是极大的。

  对于这样的选择,大家都不是太意外。

  明日,这两校会交战,确定十强名单,之后才会开启十强排名战。

  ……

  看完了比赛,方平也不逗留。

  秦凤青跟他一起离去,方平倒是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忽悠到了,看来秦凤青不傻啊。

  秦凤青可没他想象的那么傻,明天十强战名额确定,极为重要。

  他可不傻,现在去揍人,华师的宗师能打死他。

  不过等十强名单确定,他再去揍人,反正华师打后面的比赛也没胜利的希望,揍了就揍了,华师说不定还有个借口不比赛了,华师的宗师也许还得夸他秦凤青打的好,心里暗乐,败给魔武的人,比败给其他人强。

  这些小九九,秦凤青自然不会告诉方平。

  方平这家伙,不太靠谱,居然怂恿他今天打人,自己会被宗师打死的,这家伙巴不得自己被人打死,他才不会上当!

  带着智商碾压方平的自豪感,秦凤青昂首阔步,狠狠鄙视了方平一阵。

  ……

  12月12号,十强战最后一战开启。

  华师5位四品齐出,胡勇无愧于猥琐流大师的称号,身着六品巅峰生物皮甲参战,故意引诱云梦军校强者攻击他腹部,以两败俱伤的姿态和对方硬拼了一招!

  胡勇一剑穿透对方的肩胛骨,对方一枪却是没能扎透他的腹腔,结果棋差一招,被胡勇击败。

  这下子,引起了云梦军校的不满。

  并非不能穿戴这些,可一般情况下,大家默认都是学员自己自备装备,六品巅峰的皮甲,显然超出了这个范畴,明显不是胡勇自己的东西。

  皮甲的防御力其实也有限,对中品武者而言,帮助并不是太大,中品武者修炼高品战法,气血穿透力极强,可同等条件下,自然比不穿要强。

  这下子,两家学校打起了口水仗。

  可惜比赛规则没规定不允许穿戴这些,云梦军校不满也没用,最终因为胡勇的缘故,双方打到第五人,华师以微弱的优势获胜,夺下了十强最后一个名额。

  ……

  十强战结束,方平长吐一口气,接下来该到他们了。

  十强的比赛规则,和之前不同。

  抽签,分两组,五队一组。

  每队打满四场,赢一局2分,平局1分,输了0分。

  最终按照积分排名,小组第一第二出线,a组第一打b组第二,b组第一打a组第一,胜者进入决赛,分出第一第二。

  败者,进行第三第四争夺战。

  这个规则,和之前微有一些不同。

  之前给方平他们看的规则,是两组第一进行决赛就行,可现在,却是多了两个名额。

  显然,因为局势的变化,或者说方平和王金洋相继展露实力,让政府这边改变了规则,多给大家一点机会。

  之前,两组第一出线,恐怕政府想的是京武和第一军校。

  新规则一出来,方平心里就暗骂不已,临时改规则,也亏政府干的出来!

  难怪之前一直没对外公布十强的比赛规则,合着在这等着呢!

  教育部的金身强者宣布完规则,可不管他们答不答应,很快又道:“抽签决定分组,实力强的队伍,不管分在哪组,都能晋级!”

  华师这些学校都快骂娘了!

  有本事别作弊!

  把京武、魔武、第一军校、南江武大、九州军校、华国武大这六家中的五家分到一组,那才算你们厉害!也只有这样,其他四家才有出线的机会。

  要不然,也就抢抢后面的排名罢了。

  不出意外,两组恐怕会平分这六家,而且魔武和京武九成九不会在一组。

  甚至大家都能猜到一点,京武第一是公认的,哪怕姚成军实力不弱。

  而魔武和第一军校谁强谁弱,暂时不好判断,方平实力还没暴露,暂时不好分个高低,所以魔武和第一军校可能会分在一组。

  如果这样,那为了平衡,展露实力的南武因为有王金洋,大概率被分到京武那一组。

  九州军校和华国武大,让两大军校交手的概率也不大,所以九州军校大概也在魔武这一组。

  这下子,魔武这组三队就确定了。

  至于剩下的,那无所谓了,可能是真的随机抽签。

  参赛的武者也没人傻,还没开始抽签,方平就笑道:“王哥,这么看来,咱们是必有一战了。”

  京武和南武分到一起,哪怕塞一个九州军校过去,九州军校的社长也不是王金洋的对手。

  如果南武败给了京武,那方平他们出线第一战就会和南江交战。

  如果爆冷门,南武击败了京武,那方平觉得决赛就是魔武和南武了。

  至于魔武拿小组第二,败给了第一军校,方平干脆没考虑。

  王金洋笑道:“我更希望我们在决赛见。”

  李寒松淡淡道:“那恐怕没希望了。”

  说着,看向姚成军和方平两人道:“你们俩,就看谁先和我交手了,不过这样也好,都能打一遍,谁强谁弱,一目了然,免得有人说没交手,不服输。”

  这样的赛制,前四都有机会交手。

  前提是两组的第一都能赢。

  几人说的热闹,一旁的教育部强者脸色漆黑!

  你们很牛啊,信不信我真给你们分到一组去!

  还没抽签呢,都开始讨论起来接下来对战情况了,这是在秀智商?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不懂老一辈的呵护。

  为了让你们少内耗,多点交手的机会,我们容易吗?

  几位八九品的强者商量了半天,最后才采取了这样的赛制,也安排好了两组的成员,你们就一点不知道感激?

  见几人说的热闹,金身强者不得不打断道:“好了,开始抽签!”

  方平几人满脸的无所谓,方平一边随意抽着签,一边笑道:“姚成军,我还想着谁给我当第一个对手,没想到是你,你要是败了,这四品第三我就先拿走了,可惜,你当时没去挑战第一。”

  姚成军淡淡道:“有本事就来拿好了!”

  一旁的华国武大社长刘世杰轻笑道:“二位很自信,不过也要问问我华国武大答不答应!”

  方平撇嘴,不是太看得上你。

  “抽签!”

  金身强者语气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再说下去,我真给你们安排到一组了,哪怕结果很糟糕,回去会被部长吊打那也认了!

  几人仿佛这才记起这茬,纷纷干咳一声,开始老实抽签。

  方平都懒得看,不出意外,魔武、第一军校、华国武大会在一起。

  事实证明,方平几人猜的一点没错。

  魔武、第一军校、华国武大、京南武大、泰山武大五家分到了一组。

  而对面,除了京武三家,华师和东南武大被塞了进去打酱油。

  方平直接无视了其他人,抽完签就道:“部长,小组赛也抽签打吗?要不先把我们和第一军校的交战安排了……”

  这话方平说的很小,金身强者瞪了他一眼,想了想却是也低声道:“你们最后交手!”

  “咳咳咳……”

  不少听到的人纷纷咳嗽起来,卧槽,这作弊作成这样,还抽签干嘛,干脆你们定好了顺序直接安排算了。显然,为了不让两家一开始碰面造成强者受伤无法参赛的局面,所以上面直接干预,让这两家最后碰撞。

  关键是,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安排顺序好了,现在弄个抽签决定,大家总觉得多此一举。

  方平也没想到对方会回应,干笑一声没再问。

  算了,随便吧,其他几家,打谁都一样,没区别。

  结果真等抽签比赛顺序出来,方平还是有些头疼,魔武小组第一战,对战京南武大!

  这个……要不让陈文龙来打穿算了?

  方平想着这事,朝二楼看了看,虽然没看到陈耀庭,可方平知道,这老头子在二楼,指不定现在怎么凶神恶煞地瞪着他呢。

  而且更糟糕的是,京南明天上午打魔武,下午打第一军校,这是要被狂虐的节奏,不过被打的崩溃吧?

  对面的陈浩然,脸色好像有些发白,方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可怜,不过也是迟早的事,一天承受完噩梦打击更小一点。”

  方平毫无诚意地为京南祈祷了一句,希望陈浩然可以坚强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