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52章 早就说了你最弱
  12月18号。

  京武VS第一军校。

  这也是半决赛,谁赢谁进决赛。

  至于其他六家武大,此刻名次已经定了,没再继续比赛。

  九州军校,排名第五。

  华国武大因为和京南战平一局,排名第六,实际上京南和华国武大积分相同,不过华国武大实力比京南强,排名定下来之后,京南可以选择和华国再次交手确定六七,不过刘世杰伤势恢复了许多,最终京南选择了放弃。

  京南武大,排名第七。

  东南武大,排名第八。

  泰山武大,排名第九。

  华师,排名第十。

  这样的排名,和之前外界猜测的有些落差。

  最大的黑马就是南武,杀到了半决赛,最少名列第四。

  第二个让人意外的就是云梦军校,未能进入前十。

  八校联盟中,实力不弱的华南科技也被淘汰,也是让人唏嘘。

  反而是华师,实力在八校联盟中一般,最终反而进了前十,哪怕排名最后。

  ……

  后六名的排名公布,交流赛也差不多进入了尾声。

  12月18号,陈云曦也再次抵达了京武。

  体育场。

  陈云曦激动道:“方平,我突破了!”

  “嗯。”

  方平靠在椅子上,懒洋洋道:“不错,三品高段了,比赵磊还快一点,武大第二位进入三品高段的大二学生,不错不错。”

  “第三位吧?”

  陈云曦忍不住说了一句,韩旭比她更快一些。

  “我不算。”

  方平懒洋洋道:“自从当了社长,我就觉得我不是学生了。”

  “是,你是扒皮鬼!”

  这话自然不是陈云曦说的,秦凤青鄙夷了一声,看向陈云曦道:“云曦啊,方平这人坏到脚底流脓,别跟他废话,来,到凤青师兄这里坐,师兄指点指点你武道修炼的问题。”

  陈云曦看了他一眼,也不拒绝,却是下意识地挪了挪位置,离他远一点。

  秦凤青无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和颜悦色地笑道:“云曦,我听说你缺兵器?师兄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刚好有一柄适合你的长剑,师兄不占你便宜,8000万卖你了,当初有人出价1亿,我都没卖。”

  “秦学长,我不缺兵器。”

  陈云曦摇头拒绝。

  秦凤青有些焦躁道:“怎么会不缺呢?你现在用的还是C级合金,你很快就要四品了,这时候起码也要买一柄B级合金剑备用……”

  “我爷爷给我准备好了。”

  秦凤青被噎了一下,又道:“那丹药总是缺的,师兄这刚好多了几十颗三品气血丹,200万一颗卖给你……”

  陈云曦一脸的郁闷,我真的那么像傻子吗?

  学校40学分一颗,如今学分好挣,说是价值120万,真要私底下和人交易,100万说不定都能买到。

  秦凤青张口就是200万,我有那么傻吗?

  “秦师兄,我不用的。”

  “怎么能不用呢?对了,云曦师妹,你欠我500万的事,你还记得吗?师兄现在虽然不缺钱,可亲兄弟明算账……”

  “秦师兄!”

  陈云曦有些不愉快了,略显气恼道:“我没欠你钱!”

  “这话说的……”

  一旁的方平打着哈欠,秦凤青疯了吧?

  怎么好端端的想起来要敲诈陈云曦了?

  秦凤青当然想敲诈一笔,大富豪啊!

  他昨晚才听人说,陈云曦带着一颗鸡蛋大小的能源石去学校修炼了,如今修炼结束,突破到了三品高段,可能源石没用完,还剩下一半呢。

  这才是土豪啊!

  方平敲诈他这穷鬼有什么用,要找就该找陈云曦这种土豪。

  而且他也听说了,方平之前也卖给过陈云曦丹药的。

  方平能卖,他自然也能卖。

  大不了,去贷款买一批,反正现在学分不难挣。

  秦凤青孜孜不倦,方平眼看着京武两家都上台了,有些不耐烦了,你以为都跟你这二货似的,那么好骗?

  见他还在废话,方平精神力细若游丝,朝远处的陈耀庭撩拨了一下。

  陈耀庭侧头,脸色漆黑。

  方平急忙谄笑,指了指秦凤青。

  陈耀庭见状倾听了片刻,脸色渐渐黑了下来。

  这边秦凤青还在兜售自己的丹药,结果眼前一黑,下一刻,秦凤青就发现自己好像不在原地了。

  至于在哪,他暂时没察觉出来,四周都漆黑的。

  方平看了一眼旁边直接被钉入地底的秦凤青,有些幸灾乐祸,笑道:“总算清静了。”

  这家伙话特多。

  忽悠人能这么忽悠?

  真把人当傻子了。

  忽悠人那是技术活,哪有那么简单的事,秦凤青太粗暴了。

  陈云曦也松了口气,接着不好意思道:“秦师兄没事吧?”

  “没事,让他休息一会。”

  方平不是太在意,随意用手敲了敲头顶还在外面的秦凤青,笑了笑道:“精神力屏障不厚,半个小时就出来了。”

  见他敲西瓜似的敲着秦凤青的脑袋,周围几人都憋着笑,秦凤青待会出来还不得找他拼命。

  方平根本不在意,一群人知道个屁,精神力屏障一出,秦凤青晕乎乎的,哪还能感受到外界的事,现在在他脑袋上撒尿,他都不知道谁干的。

  没再管秦凤青,方平看着台上的姚成军和李寒松,沉吟道:“两人这才突破一晚上而已,气息强大了不少,等到决赛,看来还会更强大,五品境的突破,的确让他们实力增长了一截。”

  张语几人有些羡慕,五品,他们也想,可惜现在还早着。

  陈文龙想了想问道:“你觉得谁能赢?”

  “姚成军吧。”

  “姚成军?”

  众人有些意外,姚成军昨日被方平击溃,表现的不是太出色。

  反倒是李寒松,和王金洋交手虽然败了,可也重创了王金洋。

  真比起伤势,李寒松未必有王金洋重。

  只是他颅骨受创,最强点被击破,这才承认了失败,并非真的比王金洋差多少。

  方平点头道:“李寒松虽然颅骨天成,气血、肉身都极为强大,可他突破到五品,实力增加的不是太明显,反而是姚成军……突破之后,精神力暴涨一截,现在恐怕不比我弱,也许还要稍微强一些。

  实力上的增加,他更明显一些。

  如果一开始两人不相伯仲,那现在姚成军就占了先机。

  所以我觉得姚成军胜率更大一些,不过就算如此,战胜了李寒松,第一军校能赢的机会也不大,京武整体实力更强,姚成军战胜了他,精神力起码要耗空,说不定还会受重伤,无法打穿秦泽的。”

  方平如此判断,并非没有依据。

  如果李寒松精神力也强大一些,哪怕看看外放,他觉得李寒松胜率更大。

  可李寒松没有达到这个标准,这就造成了短板。

  两人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败阵的概率很高。

  ……

  方平这边说着,台上两人已经开始交手。

  不得不说,突破到五品之后,这两人交手的声势比昨日更加浩大。

  李寒松的金身,愈加的灿烂了。

  方平甚至怀疑,这家伙到了六品境,也许能凝聚出和李老头一样的半步金身。

  不,也许更进一步!

  他的颅骨更强!

  姚成军的精神力,也更加强大了,方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精神力波动明显,昨日的一些微弱伤势,此刻也恢复了,突破境界,看来对精神力的恢复也是极为有效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姚成军昨天突破,说不定还包含了一些疗伤的心思。

  而且作为五品强者,两人恢复速度更快,五座天地之桥贯通,周边的能量粒子不断往战场中央涌去,被二人吸纳入体。

  方平微微蹙眉,这两人恢复速度不慢,一个靠精神力可以加速恢复,一个颅骨淬炼恢复速度也极快。

  以后遇上他们,靠消耗战,就很难起到作用了。

  两人交战,声势极为浩荡,异象纷呈。

  天空被映射成一半金色,一半透明色。

  体育场除了擂台所在,这两人所过之处,地面纷纷塌陷下去。

  眼看着这两人打到了自己这边,方平看了看头顶在外的秦凤青,这要是打到了这边,秦凤青会不会成为第一个交流赛阵亡的选手?

  好在,这边属于观众区,有宗师出手,布置了精神力屏障,两人并未继续往这边迁移。

  体育场内,能量纵横,气血之力密布。

  化身金色战神的李寒松,打起来声势浩大,看着极猛。

  姚成军倒是没那么耀眼,不过比起昨日多了不少从容,精神力随心而动,普通人看不见,方平倒是能感受到,姚成军精神力化为长枪,不断攻击李寒松的头颅。

  “的确是超过我了,可能达到了700赫以上……这家伙,也许比李寒松更容易突破宗师。”

  “不过进入宗师后,他速度就比李寒松慢了,李寒松会更快踏入金身境。”

  “王金洋也差不多,进入宗师未必有姚成军快,不过七品成八品,会快一些,或者也不是,而是八品更容易到巅峰?”

  方平心里猜测了一阵,暂时也难以判断。

  正看着比赛,陈浩然忽然走了过来,这家伙看到自己妹妹在这,顺便过来看看。

  见方平身边没人,陈浩然直接坐下,笑道:“方平,这两人越来越强了,你有把握吗?”

  方平诡异地看着他,陈浩然不太自在,这么看我干吗?

  之前方平打残了刘世杰,他打平了华国武大,对方平还是多了几分好感的,所以才会过来。

  现在这么看他,让陈浩然有些不自在。

  方平幽幽道:“你就没觉得脚有些硌得慌?”

  一旁的陈云曦一脸震惊,这时候才哭丧着脸道:“哥,你踩秦学长,他肯定会报复你的!”

  陈浩然一脸懵,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等看到脚下踩着几根头发,喃喃道:“这……这是秦凤青?”

  方平几人纷纷点头,同情地看着他。

  你死定了!

  秦凤青原本就是被你爷爷钉了进去,他不敢找宗师算账,也不好意思找陈云曦算账,可你这家伙,那还是等死吧!

  当然,大家都是四品高段,陈浩然未必会比秦凤青弱……不过方平还是看好秦凤青一些,陈浩然迟早要倒大霉。

  至于隐瞒,方平是不会帮着隐瞒的,刚好让秦凤青有点事做,免得他没事干就想着添乱。

  陈浩然如坐针毡,迅速站起,接着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迈步就走。

  爷爷让自己别和魔武的人勾搭,说自己不是魔武这边的对手,他想着妹妹在这,也没多考虑。

  现在看来,的确不能来。

  魔武的人好猥琐,秦凤青居然把自己埋在土里坑人!

  ……

  秦凤青被踩的事,方平没工夫继续在意了。

  体育场内,已经到了决胜负的阶段!

  姚成军看起来极为凄惨,肉体强度不如李寒松的他,和李寒松硬拼多招,双臂血肉都炸裂开了,血玉一般的血液,不断往地下滚落。

  从外观来看,姚成军凄惨的多,对面的李寒松要好的多。

  可李寒松头颅上的金色光芒,这时候暗淡了许多,没有一开始那么鲜亮。

  两人都大口喘息,下一刻,两人同时动了!

  姚成军精神力瞬间爆发到最大强度,持枪杀向李寒松。

  李寒松被攻击多次,早就有些撑不住了,身体微微一震,出现了刹那的卡顿。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姚成军暴喝一声,一枪洞穿他的腹部!

  受到攻击,李寒松也顷刻间清醒,怒吼一声,金色拳头一拳将姚成军击飞。

  姚成军跌落在地,挣扎着站了起来。

  李寒松却是难受无比,姚成军一枪扎透他的腹部,大量的气血之力在体内爆开,这让昨日刚形成的环状天地之桥有分散的趋势,一旦分散开,他也许要跌落境界。

  第二次冲击五品,可没那么简单的。

  有些无奈,李寒松哼了一声,闷声道:“认输!”

  他一认输,姚成军也泄了口气,腿部都有些发软。

  当秦泽迈步而来,姚成军吞服了几粒丹药,勉强和秦泽战了一场,可此刻精神力耗空的他,失去了最大的优势,加上受伤不轻,最终,勉强和秦泽打了个平手。

  就这,其实已经出乎第一军校的预期了。

  京武这边的人,彻底沉默了下来。

  难道要败给第一军校,再和南武交手争夺三四?

  南武败给魔武,几乎是一定的,哪怕王金洋战胜了方平。

  可京武争夺三四,那真的丢人现眼到家了!

  好在,接下来的京武第三人,没有继续给京武丢人,击败了白旭之后,又击败了对方唯一的四品高段武者,这才负伤下台。

  二对二,京武两位四品高段,对方两位四品中段。

  打到这,大家都知道结果如何了。

  大家都是天才,第一军校的两人,在外界也许能击败四品高段武者,可京武的天才,岂是那么容易被人越级的。

  结果也不出所料,两人爆发之下,带走了京武第四人。

  等到第五人上台,第一军校的那人,连出手之力都没了。

  “京都武大胜!”

  当裁判的声音响起,方平听到了很多放松的喘息声。

  京武的学生们,总算是松了口气。

  差一点,差一点就被击败了!

  昨天也是!

  今天又是!

  被视为本校战神的李寒松,连战连败!

  败给了王金洋,败给了姚成军,这要是决赛遇到方平,再败给方平……

  不,方平击败了姚成军,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李寒松本就不如方平。

  四大天骄,如今看来反而是李寒松最弱,而之前京武众人可是觉得,李寒松铁定最强的!

  从战绩来看,现在李寒松垫底,姚成军稍强一截,王金洋比姚岑军强一些,一位昨日王金洋击穿了三位四品巅峰。

  至于方平和王金洋比,暂时不好判断,可王金洋战胜李寒松受伤不轻,方平战胜姚成军可没受太重的伤。……

  看台。

  方平笑道:“之前我说李寒松最弱,他不信,还跟我犟嘴,这下信了吧?不过……真到了六品巅峰,他精神力达到外放的地步,其他人未必如他。”

  这点方平看的出来,强者们也都知道。

  可未来的事,那是未来。

  目前阶段,李寒松被人压制是不争的事实。

  京武的几位宗师,都显得有些无奈。

  这次京武哪怕最后胜了,拿到了第一,也显得有些缺乏说服力。

  五品的李寒松,击败四品的方平,这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当然,京武实力强大是事实,可外界未必会这么看,起码在很多人看来,京武打交流赛,打的极为艰难。

  反而是魔武,轻松击溃了第一军校。

  要是……五品的李寒松败给了方平……

  算了,京武的宗师们都不敢想了,那时候,京武哪怕宣称自己第一,谁信啊!

  遇到魔武,从一品打到五品,都是吃败仗,你宗师比魔武多又如何?

  京武这边头疼,黄景倒是心情不错。

  不过等看到方平腰间佩刀,又想到昨日学校传来的讯息,黄景笑容渐渐敛去。

  李长生去南江了!

  ……

  “走吧,明天打南武,后天打京武,第一拿到手,咱们回校庆功,然后等待过年……”

  方平乐呵呵地说了一句,显得极为自信。

  众人也都很乐观,纷纷起身离去。

  走了一截,陈云曦好像想起了什么,尴尬道:“秦学长还在那呢。”

  方平脚步一滞,这时候,众人听到身后传来的暴怒吼声。

  “哪个王八蛋偷袭老子,老子捏死你!”

  秦凤青都快气疯了,半小时的黑暗空间,太可怕了,差点没憋死他。

  当然,他未必不知道是宗师干的好事。

  可这口气,真的太难忍下去了!

  他秦凤青何时这么凄惨过,想当初,他在地窟,可是抢七品,跑八品的!

  秦凤青也不傻,骂完了就冲向黄景,找个靠山再说。

  见他生龙活虎的,方平也懒得再管,笑道:“走吧,别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