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53章 魔武VS南武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再次见到秦凤青,是晚上众人在酒店用餐的时候。

    满头的大包!

    方平很难想象,秦凤青到底经受了何等的磨难,差点把自己变成了如来。

    秦凤青沉默了许多,一言不发,上桌就狂吃。

    他不会告诉方平,自己因为骂了宗师,然后被宗师打了闷棍!

    是的!

    陈耀庭没当面找他麻烦,那老头子半道上打了他闷棍!

    秦凤青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他以为在体育场骂了一句,找了靠山,事情算了过去了。

    谁知道……他刚出体育场,就被人敲晕了!

    能把他这个四品强者无声无息的敲晕的,不是宗师还能有谁?

    可宗师竟然……竟然打闷棍!

    秦凤青知道,自己哪怕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这是事实,在大家眼中,宗师是崇高的,是无敌的,是荣耀,也是威严。

    他说一位宗师敲他这个四品的闷棍,鬼才信他,这亏吃也吃,不吃也得吃!

    秦凤青闷不吭声地吃着饭,方平有些手痒,在他脑袋上摸了一下,接着啧啧有声道:“这控制力,牛!肿而不破,均匀分布,大小适中,关键还让你自己消不掉,服了!”

    就这控制力,非宗师还真难以做到。

    四品的武者,脑袋上肿几个包,很容易消掉,秦凤青没消掉,不是他不愿,而是做不到。

    秦凤青脸色漆黑,狠狠瞪着他,咬牙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十有八九你陷害我的!”

    虽然方平撩拨陈耀庭告黑状他没感受到,可本能的反应告诉他,就是方平干的好事!

    方平轻笑道:“少来,我不是那种人。”

    见他还要废话,方平马上转移话题道:“少废话了,你被埋在土里,陈浩然踩了你脑袋,找机会去碰碰瓷,别成天在学校窝里横,都是四品高段,也没谁欺负谁,陈校长这次肯定不会插手。”

    秦凤青眼睛顿时雪亮,连忙道:“真的?”

    “真的。”

    “好的很!”秦凤青咬牙切齿道:“踩我脑袋……而且还是……”

    关键还是宗师的孙子,还是欺负自己的宗师的孙子,有钱人啊!

    陈浩然这王八蛋,这次没有5000万,自己不放过他!

    秦凤青摩拳擦掌,已经遗忘了陈耀庭的事,宗师,惹不起,换个能惹得起的再说。

    方平没再管他,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政策差不多出来了,名校第一,下一年度,财政拨款350亿,第二是300亿。”

    众人微微一怔,方平继续道:“诸位都明白其中的意思,去年,魔武财政拨款260亿,上下差距90亿之巨!

    90亿是什么概念?

    可以供养学校现在所有导师了!

    多了90亿,我们可以加大对学生的投入,以及导师们的薪资待遇提升。

    魔武很多导师,每年拿的钱,其实极少,很多导师,都是顾念当年老校长的情分,这才留在了魔武。

    可我们不是老校长,也不能把情分挥霍光。

    适当的增加导师们的福利待遇,有利于魔武人心的凝聚。

    自从老校长离去,吴校长虽然尽心竭力想让魔武崛起,可吴校长没有老校长那么大的威望,学校的人心,其实还是散了一些。

    这次我们拿到第一,多了近百亿的拨款,重点补贴一些导师,也许会出现几位宗师也未必不可能。”

    宗师,自然不是靠砸钱就能成的。

    可六品境的强者多了,成为宗师的概率也大一些。

    魔武,如今只有三位宗师强者。

    京武……有五位!

    而且老校长战死之后,魔武只有一位八品金身境强者,京武之前也就一位,前不久一位七品巅峰强者跨入了八品,如今京武两位金身强者,三位七品强者。

    对比一下,魔武在高端力量上和京武差距不小。

    当然,也只是相对于京武,第一军校的宗师强者只有两人,还不是专职的,其中一人常驻军部。

    其他武大或者军校,有的学校有宗师,有的没有。

    像南江那边,三所武大,只有南江武大有宗师强者,其他两家只是兼收武科学生,并无宗师强者坐镇。

    99所武大和3所军校,宗师多少,方平并未统计过。

    不过粗略估算,大概在6070人之间。

    华国宗师,属教育部最多,加上一些强力地区的省教育厅长、教育部正副部长、武大宗师,恐怕近百人。

    高端战力方面,恐怕教育部最强,不过武大和教育部说是统属关系,实际上类似于魔武这样的强力武大,很多时候只听中央调遣,包括校长和学校领导的任命,很多时候也是学校自主决定。

    魔武想真正成为武大第一,在校宗师不能低于五人,这才能保证一直具有威慑力。

    张语点头道:“的确,多近百亿的财政拨款,这不是小事,京武以前每年财政拨款大概就在350亿左右,他们这次要是拿了第二,那就少了50亿,所以京武不会轻易认输的。”

    不像魔武,哪怕拿到了第二,其实也多了几十亿的拨款,魔武拿第二,学校也能接受,而且心情大概还会不错。

    可京武一旦拿了第二,恐怕就要糟心了。

    拨款少了几十亿!

    这还是一年,来年无法夺回第一,还得继续少,几年下来,此消彼长,那真就被魔武给超越了。

    而魔武方平……这才大二呢!

    今年拿不到第一,明后两年恐怕希望不大,怎么也要保住今年的第一,然后再重点投资培养一些天才学员才行。

    这一点,方平他们都看得懂,京武的人自然也明白。

    第一和第二之争,恐怕会格外的激烈。

    至于南武……不说王金洋一个人希望不大,就算有希望夺第一,明年恐怕也坐不稳,除非王金洋明年还能继续盖压当代。

    方平笑道:“我说这些的意思,大家也都明白,南武这边,其实我没太当回事,只是想和王金洋一战罢了,真正被我当成对手的,还是京武。”

    “那你的意思是……”

    “明天如果我真的不敌王金洋,我会把他拖到差不多的地步认输,留着余力打京武,陈师兄一定要击溃王金洋,哪怕受伤也在所不惜!”

    方平说罢,又道:“我得留着大招收拾李寒松!”

    方平爱名,可他爱名,也只是为了利益而服务,并非真的多在乎名气的大小。

    他想击败王金洋,方平确信,自己拔刀之后,王金洋必定不是自己对手。

    可这一刀,他想留给李寒松。

    一刀,那就是50亿的差距,这一刀不能送给王金洋,成就他个人四品无敌的名声。

    一个四品无敌武者的名声,还不值这个价。

    这话一出,众人欲言又止,半晌,张语才轻叹道:“我们明白了,放心,哪怕你认输,我们也不会败给南武!”

    “那就好,当然,我只是说特例,王金洋要是只有之前的水平,不是我对手,只是让大家提前有个心理准备罢了。”

    方平笑了一声,并非自认不敌对方,只是一路猖狂到现在,忽然败了,他怕明天大家无法接受这现实,情绪受到波动,会出现意外。

    提前招呼一声,好歹让大家知道,他哪怕输了,也是自己的算计。

    这样一来,南武别想胜过魔武。

    这时候,秦凤青也从敲诈陈浩然的心思中回神,瞟了一眼方平的佩刀,好奇道:“你的大招,就是这把刀?”

    “干嘛,你还想偷了?”

    “滚蛋,我是那种人吗?”

    秦凤青一脸鄙夷,我偷你的刀……那也得等我比起强再说。

    ……

    同一时间。

    南武下榻的酒店。

    南武的校长看了一眼王金洋,沉吟道:“不选择突破吗?”

    王金洋轻笑道:“校长,让我任性一次,同阶和他战一次,这一天,他等了快两年了,我也等了很久。

    而且就算我突破了……也未必能赢魔武。

    这一次,南武的目标是拿到第三。”

    南武校长微微点头,第三甚至第四,都已经超出预期了,财政拨款最少也有200亿之巨!

    对比前些年,每年几十亿的拨款,南武不管怎么样,这次都赚大了。

    王金洋既然不选择突破,他也不劝什么,贪得无厌,想拿第一,南武也要坐得稳才行,昙花一现,南武最好的苗子伤了根基,反而得不偿失。

    说了一会交流赛的事,南武校长又轻声道:“地窟……恐怕要开了。”

    王金洋脸色微变,低声道:“还有多久?”

    “随时。”

    南武校长沉吟道:“瑞阳那边,能量粒子已经开始大幅度溢散,这是通道稳固的迹象,最后的爆发。

    如今,张定南已经和军部赶赴瑞阳,日夜驻扎。

    我这边……看看能不能等到交流赛结束,如果不能,我就提前赶回去。

    你不用急,先期你们不用进入,等我们清扫了通道对面的敌人,后期你们再进。”

    王金洋皱眉不已,半晌才道:“这一次您和张总督都要第一批进入……校长,多加小心。”

    一旦这两人陨落在地窟,南江恐怕也要出乱子了。

    可南江地窟开启,南江的宗师不打头,难道指望外援的宗师们打头?

    每一次地窟开启,当地宗师都会身先士卒,第一批进入。

    而每一次……都有可能出现宗师陨落。

    王金洋心中轻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南武校长也不多说,看了他片刻,半晌才道:“毕业后,未必要留在南武,担任总督,比南武校长更管用。”

    王金洋轻笑道:“校长太高看我了,我管管自己还行,管理整个南江……我不是那块料,比起张总督,我还差了一大截,各个方面的。”

    “人都是会成长的。”

    南武校长笑了一声,起身道:“交流赛打到这个地步,不用太过强求,哪怕败给第一军校也没关系,今年不行,明年再来,明年不行,我们以后再来……”

    “我知道了。”

    ……

    12月19号,周六。

    随着时间推移,京都的天气,也愈发寒冷了起来。

    交流赛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穿着单衣。

    如今过去不到20天,观众们已经有人穿起了棉袄。

    武者们一如既往,仿佛无四季之差,单薄的武道服,衬托的武者们愈加风姿卓越。

    体育场。

    当魔武队和南武队进场,引起一阵欢呼。

    时至今日,打到这个地步,各队都有自己的粉丝。

    主席台旁,解说大声道:“魔武和南武这一战,我是格外期待,甚至比决赛还要期待!

    众所周知,魔武方平和南武王金洋,同样来自南江,来自阳城,甚至毕业于一所中学!

    而据我了解,方平和王金洋还有更深的渊源。

    方平正式习武,是在08年高考前夕,方平家境普通,并未报考武道辅导班,他的武道基础,桩功、淬炼法甚至基础战法,都来源于王金洋。

    当然,这其中好像还有一段故事,当初两人,一人是非武者,一人是二品武者。

    根据我的信息来源,两人结缘并非完全是因为同乡的缘故,非武者阶段的方平,已经崭露头角,曾经协助王金洋缉拿过一位二品巅峰武者,我想这才是两人日后相交的一个基础。

    不得不说,年轻的方平,很有魄力,也很有勇气,这恐怕也是当初已经名动南武的王金洋对他刮目相看的重要原因。”

    男解说说完,女解说笑道:“天骄之所以是天骄,就在于他们的与众不同,诸位不用学方平,普通人对上武者,极其危险,那时候我们首要考虑的是避开武者的交锋。

    随着各项赛事的开展,我想诸位也看到了武者和普通人的巨大差距。

    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方平能在非武者阶段对阵二品巅峰武者,是何等的卓越!”

    “如今,这两人境界持平,方平击败了姚成军,王金洋击败了李寒松,都是当代数一数二的绝代天骄。

    而且都出身于普通家庭,更让人高看一眼。”

    “如今我们都很期待这一战结果如何?是方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是王金洋一黑到底,继续领先?”

    “……”

    伴随着两位解说的话语,大屏幕上,公布了两边的出战顺序。

    没有意外,方平和王金洋各自首发。

    两人同样都用刀,刀的样式都差不多,方平再次借来了秦凤青的长刀。

    不过这一次,王金洋多带了一样兵器,背负长弓和箭筒!

    这还是第一次在交流赛上出现远程兵器!

    众人都有些惊讶,解说也有些意外,急忙道:“王金洋和以前好像有些不同,此次佩戴了长弓,王金洋擅长弓箭这还是第一次听闻,到了这阶段,没有必要的话,武者是不会携带无用的兵器的。”

    “这是王金洋的杀手锏吗?之前多次出战,他并未佩弓。”

    “可能是为了克制方平的长处,方平擅长精神力的运用,而且体质气血都极其强大,近战,王金洋未必是他对手。”

    “不过……对方平而言,一般的攻击,效果未必会有多强。”

    “……”

    两位解说很快判断出了王金洋的用意,台下的方平,一边往擂台之上走着,一边笑道:“王哥,箭头记得用a级合金,要不然,未必可以穿透我的防御。”

    王金洋轻轻点头,笑道:“如你所愿,南武虽穷,一点a级合金还是拿的出的。”

    方平脸色微僵,行啊,对我够重视,还真用上a级合金箭头了。

    轻轻吐了口气,方平没再废话,一跃而起,跨上了擂台。

    另一侧,王金洋也不慌不忙,迈步登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