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66章 还是方平更靠谱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距离入口处数百里之地。

    一处小山谷中。

    方平一刀将一头野狼一般的怪兽斩杀,也不废话,捡起尸体就往一旁的另一具“尸体”上淋血。

    “尸体”好像是有感受的,此刻微微颤动一下,显得有些抗拒。

    方平可不管他,哼道:“找不到你脑袋在哪,随便吸点血吧,挺好的。”

    此刻的李长生,跟肉团似的,还是剥了皮的那种肉团,看着都恶心。

    “逞能,装十三,装死了吧?”

    “吆,我李长生今日剑斩八品,看把你能的!”

    “玛德,老子带着一团肉回去,你猜,别人能不能认出你来?”

    方平破口大骂,接着又烦躁道:“你说怎么办!骨头都碎完了,该爆的都爆了,啥都没了,你还活着干吗!”

    “你说,现在我怎么救你?”

    “你说话啊!是不是找不到嘴巴,说不出口了?”

    方平说着,有些颓然,揉了揉额头,无奈道:“你就不能留点后手?骨骼几乎都碎了,你现在就是一团烂肉,这还怎么救啊,你还留着口气,我都意外了,是不是有什么遗愿没完成的?”

    “要不你尝试一下,写下来,我帮你完成,然后你咽气算了?”

    这话,仿佛刺激到了李老头。

    那团血肉模糊的肉,动啊动的……不知道是不是手指所在的部位,在地上磨啊磨的……

    很快,方平低头看了一眼。

    半晌才摸着下巴道:“哟,被我感动的能写字了?不容易啊,这写的啥玩意……滚?

    你个老家伙,不念情就算了,还让我滚?

    我要是滚了,你就成了妖兽的大便了,你确定让我滚?”

    地下,肉团继续蠕动,血淋淋的“滚”字,愈加清晰起来。

    方平拍了一下肉团,没好气道:“别乱动,你这要是把鼻子塞进了嘴巴里,我还找不到地方,拿不出来怎么办?”

    没再理会李老头,方平沉吟片刻道:“你这伤也伤的太重了,回命丹都给你吃完了,我现在这日子也难过,入口那边,也不知道张总督他们怎么样了。

    哎,你杀了一个又怎么样,还有俩呢!

    七品的还有7个,咱们这边才几个?

    周馆长死了,刘老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张定南那家伙我临走的时候,看他也活不长,陈校长我看也悬了……”

    方平说罢,朝远处看了一眼,又道:“也许还有机会吧,老吴好像没死,打的挺热闹的。

    老吴也挺废的,好歹也是九品前十,打一个九品打的那么难!

    早知道如此,还不如找个九品第一进来,让军部李司令上啊!

    李司令要是来了,还用死这么多人?

    这些强者想什么呢?不会是邪教的吧,故意让咱们来送死?”

    这话,仿佛把“肉团”气到了,再次磨啊磨的,磨出了一个“滚”字。

    “滚个毛啊,往哪滚?我还是滚不了的,你倒是行,你滚滚看!”

    方平吐槽了一句,叹道:“知道你又要说,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李司令根本无法出手。

    也许李司令一来,就变成两界全面交战了,是这样吧?

    两界交战,那死伤更惨重,所以咱们这些人死一点没事,为人类,为国家嘛。”

    方平说着,摇头道:“说来说去,还是弱!你别太崇拜李司令他们,也是弱鸡,真要强大,直接平了地窟,哪用得着妥协!

    他为什么妥协?

    还不是打不过!

    所以,地窟说怎么打,他只能怎么打。

    地窟说咱们九品顶级强者不许进来,他就不敢进来!

    吴师兄排在九品第九,我看啊,扯淡的玩意,九品第九这么弱,咱们华国早不就被打没了!

    反正觉得吴师兄实力一般,打一个城主这么难,还能打一个地窟?

    咱们前十的九品一起上,难道连一个地窟都平不了?

    那还打什么玩意!

    所以,我断定,肯定还有强者,当然,跟你无关,倒是跟我有关,我以后平定地窟,也许还得和他们商量商量。”

    方平自言自语道:“我要是当了军部总司令,或者干脆人类的领袖,那我肯定比李司令他们强。

    这些人,在地窟面前抬不起头。

    我当了领袖,那就得地窟强者跟我低头。

    我想打哪个地窟就打哪个地窟,那才叫痛快。”

    絮叨了一阵,方平有些无力道:“好了,话归正题,你还能恢复吗?”

    肉团再次磨了起来,很快,出现两个字——气血。

    “气血之力?”

    方平沉吟道:“我给你输入过,结果你不行,虚不受补,你那个伪金身炸裂了,你现在体质比普通人还差……不,稍微好点,你这肉团本质上还是不弱的。

    你能吊住一口气,大概也和金身有关。

    老家伙还不教我,教我,我说不定也能成,金身不灭,多爽。

    不过……那个金身给你斩了一剑,不也灭了?什么不灭也是空的,关键还是惜命。”

    “我的气血强度太高了,对你而言,你受不起。”方平说着忽然笑道:“曾经何时,你想过,你连我的气血之力都承受不起吗?啧啧,以前不是嚣张的不动让我砍你吗?现在再这么叫嚣一下试试?”

    肉团仿佛被气的不想动弹了,纹丝不动。

    方平乐滋滋的,又笑道:“好了,要气血是吧,我找点弱鸡妖兽砍死了,给你喝点血。

    哎,秦凤青他们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要不然,好歹有个跑腿的。”

    方平有些遗憾,可惜了。

    要不然,现在自己也不用干苦力活。

    ……

    同一时间。

    地窟出口处。

    大批的军队将旋涡封锁住。

    此刻,军队前方,数位强者目光凝重地看向旋涡口。

    最前方一人,头戴金色王冠。

    许久,佩戴王冠的强者才沉重道:“复生之地……很强!”

    这一战,结果出乎的他预料!

    尊者战死一人!

    统领战死了四人!

    战将强者……全军覆没!

    除了留守巨柳城的二十几位战将,带来的那些战将,全部战死!

    而对方那位王境,逃了。

    尊者境的那人,也带着重伤,和三位统领强者一起跑了。

    而这,按照禁区的信息,并非对方的全部实力,很快,对方的第二批援军会到来。

    到时候,里应外合之下,自己就算可以逃脱,可巨柳城其他人呢?

    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复生之地……复生之种……

    没再多想,看向旋涡口,王冠强者轻声道:“是战是退?”

    战,那就继续封锁通道口,复生之地的人绝不会放弃。

    退,那就等他们建城,和其他区域一样,形成拉锯战。

    王冠强者问完,身旁一人低沉道:“我巨柳城实力不足,柳王,除非再联络妖植一脉的其他几城,要不然,只能退去!”

    “怕就怕……我们杀的死伤惨重,妖命一脉会对我们出手!”柳王叹气。

    “那就让禁区来人!”

    柳王微微摇头道:“禁区现在不肯露面,复生之地,也有绝顶王者!”

    “绝顶王者……”身旁那人脸色微变,沉声道:“那我们进入复生之地,根本打不下复生之地!”

    “不,我们真要杀入了复生之地,禁区就会出手了!”

    柳王说着,转移了话题,沉声道:“木尊者真被战将杀死的?”

    “是战将……不过……”身旁这人说着,沉吟道:“感觉也不像战将,更像是伪尊境!”

    “伪尊?”柳王略显诧异道:“怎么说?”

    “不灭身好像锻造大半了……不过不灭神好像……好像破碎了……”

    “嗯?”

    柳王微微蹙眉,片刻后又释然道:“杀了木尊者,他也该死了,你们所说的带着他的尸身逃离的那人,找到了吗?”

    “还没有。”

    说罢,这人低声道:“柳王……也许是白垩城的人捣乱!”

    柳王脸色微变。

    “带走尸身的那人,没有复生之地的气息,之前也一直隐藏在我们的人中……”

    “白垩城!”

    柳王眼神冷厉,冷冷道:“此次我们损失惨重,白垩城知道了,恐怕不会光看着,你带几位统领,去盯紧了白垩城!”

    “那这边……”

    “这边本王亲自看守!另外,派人向巨松城求援,就说是禁区之令!”

    “可是……”

    “没有可是,本王会亲自向禁区解说,要不然……巨柳城只能退回,无法再看守复生通道!”

    “遵命!”

    这人不再多说,带着几位统领强者迅速离去。

    ……

    另一处,距离漩涡处五六百里的地界。

    秦凤青拔了一棵草,嘎吱嘎吱就给嚼了下去,满脸喜色道:“果然随便捡捡就有好东西,爽!”

    王金洋瞥了他一眼,沉声道:“还不知道方平和镇守他们怎么样了。”

    秦凤青没心没肺道:“操心有用吗?自己废材,帮不上忙,光会操心这些,有个屁用!

    只有变强了,才有资格操心这些。

    不,真要变强了,局势掌控在自己手上!

    这次,我们要是能一夜到六品,到宗师,那才有资格管这些,自己现在把握好自己的小命,才是最主要的。

    躲在这唉声叹气?他们就能赢了?

    老王,你别傻了!

    我算是早就看透了,你实力不够,那只能当孙子,哭哭滴滴的,还准备要奶吃?

    别人不好说,就方平那贱人,他死了,我现在就敢去杀高品,扯淡呢!”

    说罢,秦凤青一口将草根咬碎,也不在乎那些泥土,看向前方隐隐约约的建筑群,咬牙道:“甭废话了,先去探探情况,要是实力不弱,那就灭了村镇,抢一笔就跑!

    太弱的话,那就不打草惊蛇,咱们找别的地方寻宝去!”

    李寒松见他斗志昂扬,忍不住颓然道:“你不是刚受了重伤吗?好了?”

    我有金骨啊!

    为什么感觉我最弱!

    这俩家伙,现在都有闲工夫想这些,为何就他想着先养伤再说?

    秦凤青鄙夷道:“傻不傻,在乎伤势干嘛!地窟好东西无数,说不定抢到了什么圣泉,喝一口就伤势痊愈了,养伤不是耽误时间?”

    李寒松目瞪口呆!

    还有这说法?

    什么时候伤势变的无足轻重了?只要抢到好东西就能疗伤,那抢不到怎么办?

    养伤……居然成了耽误时间了!

    而这话,居然得到了别人的认同!

    下一刻,王金洋也点头道:“对,养伤太耽误时间了,走,先去捞一笔!”

    三观尽毁!

    李寒松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这样的啊,学校也不是这么教的!

    有伤在身,当然要先养伤,要不然伤势发作,那更耽误事,而且伤势留久了,会伤根基的……

    李寒松还想反驳,秦凤青已经扛着刀站了起来,喜滋滋道:“走走走,这次干一笔大的,你们说,附近的那个城池还有强者坐镇吗?这次可是出来一大推,可惜了。

    当时我们要是进了城池,说不定真能端了他们的老巢!”

    王金洋摇头道:“太危险了,起码要等我们到六品,现在未必可以端掉。”

    “我们是不行,可方平行啊!”

    秦凤青羡慕的眼睛都发红了,咽着口水道:“他能混进去啊!下次遇到他,我就是叫爷爷,也得把这招学会,这他么太好用了!”

    地窟武者和人类武者,最大的区别就在这!

    气息的不同!

    这要是能隐藏,那混进城池中,还不爽歪了。

    王金洋比他清醒,打击道:“真要人人能用,你以为他真的会藏着掩着,一点不说?”

    方平该小气的时候小气,可这种秘术,真要学会了,那对人类好处太大了,方平不会藏着掩着的。

    秦凤青了然道:“知道,要天赋嘛,我天赋足够,没问题的!”

    两人说的热闹,也不管李寒松,迈步就往远处走去。

    李寒松很是心累,我真的受伤了啊!

    这俩家伙不是也受伤了吗?

    这时候,就该疗伤恢复的!

    可惜,自己说了不算,要是方平还在这,方平大概会劝阻的吧?

    别人压不下秦凤青,方平是可以的。

    可惜,方平和他们分开了,现在跟着这俩疯子,总觉得不太保险!

    有那么一刻,李寒松有些想念方平了。

    ……

    与此同时。

    方平看向肉团,叹气道:“不好办啊,好像还有人在搜索咱们,老李,要不我带你进城吧?我现在可以隐藏气息,你……你都没气息,说我打猎打到的野物别人都信。

    要不,咱俩进城去?”

    肉团震动!

    玛德,这小子要找死,哪怕我是肉团,我也有求生欲望的!

    “别激动,我知道,城池内好处无数,可不是咱们的。我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草药之类的,可以治好你,治好了你,我就走,老李,那咱俩就进城了?你不说话,说明你没意见,我当你同意了。”

    方平说罢,拿起一张兽皮,裹起肉团,背在身后,迈步出山,自说自话道:“地窟城池会不会有什么身份验证的手续?”

    “城池和城池之间,串门吗?”

    “我一个陌生武者,去了那里,被人注意到了怎么办?”

    “不知道城主府在哪,守卫强不强?”

    “算了,我先去探探情况,弄清楚了再去,说不定可以端了他们老巢。”

    “老李,这次咱俩真要干笔大的了,你那个剑斩八品,真的不算啥。”

    “……”

    肉团继续颤动!

    你他么才四品,为什么听你说话的语气,总觉得你九品了!

    入城啊!

    九品强者都不敢这么干,疯了吧!

    肯定疯了!

    此刻的李长生,真的后悔了,老子也许自己没把自己折腾死,不过被这小子折腾死的概率不低!

    PS:更新结束,昨天的补回来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