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77章 天地之桥被压扁了
  同一时间。

  距离两人数百里的地方。

  李寒松喘着粗气,小声道:“好像走了!”

  “嗯。”

  秦凤青摸着下巴,喘息道:“奇怪了,这就走了?我还准备继续遛他们几天呢。”

  王金洋沉吟道:“好像是有急事……咱们的人杀来了?”

  如果是南江通道那边继续来人了,这些人撤离也情有可原。

  “这么快?”

  秦凤青狐疑道:“通道今天还没恢复吧?”

  “那可能是吴镇守他们给对方带来了压力。”

  秦凤青继续保持怀疑,咕哝道:“老子倒是觉得,可能是去追杀方平了。”

  王金洋两人同时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想的?

  秦凤青咕哝道:“别不信,直觉!那小子肯定混进城了,说不定就偷了城主府,现在人家杀回去了。”

  李寒松忍不住帮着方平辩解道:“胡说八道,方平再傻,也不会干这种事,打探情报还差不多。”

  就算能混进城,他也不觉得方平会干这种傻事。

  偷城主府?不要命了?

  “不信算了,反正我觉得肯定方平干了坏事,被人追杀了。”

  说罢,秦凤青吐气道:“别管那么多了,既然他们走了,那咱们继续。”

  “继续?”

  李寒松愣了一下。

  “对啊,人走了,那当然继续,趁着现在他们麻烦不断,咱们继续抢,继续杀,杀一个中品,就能挽救无数人类,我们是人类的英雄!

  抢走一块能源石,那就是削弱敌人的实力,让胜利的天平倾向人类!

  我们是伟大的先驱者……”

  秦凤青自夸了一阵,李寒松忍不住道:“我真的受伤挺重的……”

  “没事,多吸收点能源石就好了,走,快点的。”

  “我想疗伤……”

  “你不是耽误事吗?走了走了,快点的,疗伤有的是时间,兵贵神速,等人家反应过来了,咱们就没机会了。”

  李寒松求救似的看向王金洋,我真的想疗伤。

  王金洋若有所思道:“还能撑住吗?”

  “能是能,可是……”

  “那就好,走吧,我之前跑的时候,看到南边40多里的地方,好像有个镇子,现在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会杀回去,老规矩,武者灭杀,抢了东西马上走人!”

  “好!”

  “二位……”

  李寒松都快哭了!

  你们真的没感受的吗?

  这俩家伙也受伤了啊,秦凤青屁股上还被人射了一箭,菊花都快爆了,这都能忍?

  “弱鸡!”

  秦凤青瞥了他一眼,鄙视道:“京武越来越弱了,你这种人到了魔武,当个副社长都是累赘!’

  “我……”

  我只是想疗伤而已啊!

  李寒松欲哭无泪,我没怯战,没避战,也没说不杀人,我就是想疗个伤,疗伤!

  从昨天前天进来,到现在,48个小时了!

  一直在逃跑中度过!

  被追杀,反杀,抢东西,逃跑,继续被追杀……我真的好累,好困,好像休息一下,好像疗伤。

  王金洋微微皱眉道:“再撑一会吧,没事的,习惯就好。”

  在地窟,当然要习惯被追杀。

  杀人,那是少数时候,大部分时候,要习惯被人追杀,被人追杀,才意味着有收获。

  不去找强者麻烦,不惹得强者追杀你,哪来的收获可言。

  没人追杀的武者,不是好武者。

  被人追杀,越强的人追杀,也意味着你收获越大。

  老是灭杀弱者,那只会越来越弱的。

  “习惯就好……”

  李寒松喃喃一声,他真的没这个意识。

  在京都地窟,人类其实是占据优势的。

  当年一战,虽然京都损失惨重,可也杀了大量的京都地窟强者,甚至灭了两城,这也让京都地窟,距离他们的敌对城市极远,千里之遥!

  中间区域,也是京都的人类占据优势,逼迫的对面处于防守地步。

  而且京都地窟,还有九品中的强者镇守,安全性更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李寒松在京都地窟待了不少时间,很少会被人追杀,或者说,几乎没有过。

  在那里,人类追杀地窟武者的情况倒是时常发生。

  李寒松还在说着,秦凤青已经扭着屁股往前跑了,边跑边道:“不能被方平落下了,那小子现在不知道抢了多少好东西,咱们小打小闹的不行。

  我看抢了这镇子,趁着南江第二批人来援,咱们去端了对方的老巢!”

  “太危险了,一旦有高品留守,那就等死吧。”王金洋的声音传来,又道:“不过南江第二批人来了,打起来的时候,咱们可以在中途埋伏,看看能不能伏杀一些五六品武者,杀了也有好处。”

  “要不绕过这座城,咱们摸到后面去,越往后一般越富裕,我有经验的,后面的城镇,能量更丰厚,强者更多,抢的能源石都更大!”

  “看看再说,先去前面那个镇子。”

  “好,先干了这笔再说。”

  “……”

  两人聊的旁若无人,李寒松一脸悲伤地跟了上去,太刺激了,刺激的有些受不了。

  别的武大,都是这么疯狂的吗?

  ……

  与此同时。

  地窟通道口。

  周定国一掌将周围的那些甲士全部拍死,微微挑眉道:“奇怪了,不是陷阱!”

  大早上的,那位九品忽然走了。

  原以为是陷阱,这边居然连一个高品都没留下。

  可通道是必争之地,周定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对方居然留下了这么多饵,那就吃了,大不了继续跑,和吴镇守汇合。

  可现在,杀了这些甲士,对方依旧没回来。

  这下子,周定国奇怪了。

  没考虑那么多,杀了所有人,一位六品武者从远处跑了过来,周定国见状马上道:“你先进入,等待通道稳固,马上回去报信!”

  说罢,周定国轻吐一口气道:“此地有两城之力,两位九品,八品五到六人,七品20人左右,不过另外一城没有全力以赴,只有城主带领几位八品追杀吴镇守。

  等通道稳固,你们明天早上再进,我去找吴镇守,里应外合,突破防守,在此地打下据点!”

  “好!”

  这位六品也不是优柔寡断之辈,说着,微微有些悲伤道:“周司令小心,如今只剩下我们几人了!”

  “你也小心,通道没稳固,一旦地窟这边的人进入,你会被发现……到时候冒险一搏,看看能不能回去吧!”

  地窟通道不稳,乱闯很容易被暴动的能量流冲击成碎末。

  只有等到能量不再暴动,才能通行。

  此刻进入通道,也是要冒极大风险的,能不能在能量稳固的时候返回地面,要看运气,也是九死一生的任务。

  不过这位六品武者,也没怨言。

  此刻,六品强者,只有他一人了。

  另外一人,上次并未逃脱,在逃离之后,还是被愤怒的七品强者追上了,六品遇到七品,很少有人能逃脱的。

  如今,几位年轻人不知所踪,是否活着不知道。

  六品武者,只有他一人存活。

  九品的吴川,正在被人围杀,现在还不知生死。

  八品的周定国,伤势到现在都没好。

  七品的强者,两人战死,两人重伤,剩下一人正在照料,也不敢冒然行动,如今还能回去报信的,也只有他了。

  “那我去了!”

  “小心!”

  等待这人进入通道,周定国心中轻叹一声,能否活着回去,看运气吧。

  通道内部一旦能量暴动,震碎了对方的概率很大。

  再次侧头看向后方,后方发生了什么?居然让那位九品强者不顾一切,放弃了镇守通道?

  是吴镇守吗?

  周定国不知道,也不在此地久留,此刻的他,还得去和吴镇守汇合,争取里应外合,拿下通道口再说。

  ……

  荒原中。

  方平没急着突破,而是恢复伤势。

  他的伤势不轻,看起来活蹦乱跳的,换个人,恐怕早就死了。

  之前的他,一直靠着恢复气血在蕴养内腑,后来吞食了大量的能量精华,这些精华一边破坏内腑,也一边在修补内腑伤势。

  此刻,随着方平疗伤,屁股下方的草木也开始疯狂生长起来。

  大量的能量精华,开始溢散,让周围能量浓度不断上升。

  李老头没有什么精神威压,气势却是极强,周边数百米,没有一只妖兽敢越界。

  镇住了这些妖兽,李老头扫了方平片刻。

  这小子,是真的命大。

  哪怕此刻,李老头还有些后怕。

  他都差点死在那了,方平在城内和人纠缠了大半天,居然没死,还夺走了被九品守护的能量精华,不但命硬到了极致,运气也好到了极致。

  扪心自问,现在的他能做到吗?

  未必!

  就算他抢到了能量精华,九成九是跑不掉的,他没方平那么多底牌。

  别的不说,大量的能量精华溢散能量,他就是一盏明灯,那些七八品的强者,会一直缀着不放的,哪怕他速度快到了极致。

  等到九品回返,沿着能量源找过来,必死无疑。

  别说他,吴川可以做到吗?

  吴川刚入城,恐怕就被柳树妖发现了,一旦进入内城,被缠住,再引来几位九品,恐怕也是被围杀的下场。

  真正能做到的,也就李司令那些人,可以用强大的力量去镇压一切。

  没有这个力量的,恐怕也就方平能做到了。

  换言之,这次方平不救他,他早就死的找不到骨头了。

  李老头心情复杂,欠了这小子几条命了,通道口一次,救活了他算一次,让他恢复了实力还治好了顽疾也算一次。

  对武者而言,实力停滞,无法进步,生不如死。

  他能忍受十年,这次冒死一斩,那是带着必死的信念。

  如今,自己没死,实力再进一步,精神力也可以蕴养了,李老头此刻心情复杂到了极致。

  当日,在后勤部看到这小子的第一次,他可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那时候的他,也是抱着为魔武培养一位天才的心思,稍微照顾了一下方平而已。

  方平天赋惊人,三次淬骨,出身平凡,所以稍微占点小便宜,李老头也没在意。

  反正他也用不上,这些年来,他修炼到六品巅峰后,几乎没用过魔武的资源,那些资源,其实都被他补贴给了学生,不过大部分学生不知道罢了。

  没想到,最终他会因此受益,这可不是一点补贴可比的。

  那么多能量精华,九品强者都会心动。

  人类武者,其实本就比地窟武者穷,一般的九品,可没那些绝顶强者自在,收获也远不如他们。

  当时方平要是不回客栈,是不是可以带着这些能量精华遁去?

  以这小子的精明,跑掉的概率还是极大的。

  有了那么多能量精华,他可以迅速修炼到五品,六品,宗师的壁垒对他并不存在,七品八品也不难。

  也许九品会存在一些壁垒,可最少也是八品巅峰。

  而花费的时间,也许只有两三年。

  放弃了成为八品巅峰强者的机会,成就了自己,这小子现在大概心疼的要滴血了吧?

  李老头笑了笑,轻轻吐气,没再多想。

  有些事,没必要挂在口头上。

  就如方平,从不在嘴上说什么,你补贴我,我感激你,迟早报答你,他甚至没开过这口。

  就在李老头想着这些的时候,方平咳出了一口污血,血液渗透到地面,让那些草木再次疯狂生长起来。

  “太奢侈了!”

  方平还有闲心开口,现在的他,放个屁都是带能量的,真的太奢侈了。

  李老头有些无语,开口道:“怎么样了?”

  “五脏彻底改造完成了!”方平说着又道:“这些能量不对劲!”

  “嗯。”

  李老头也不意外,点头道:“这些能量,不单纯的是天地能量,夹杂着不少……怎么说呢,生命力?”

  “大柳树!”

  方平见过柳树妖收集能量的方法,天空中汇聚能量,大柳树吸收了之后,再转换存储,这不是简单的收集,而是被转换过一次。

  “难怪可以给高品疗伤!”方平说着,眼神微动道:“老李头,这棵大柳树,可是个真正的好东西!

  转换能量的事不说,它的根须,坚韧无比!

  它的树干,恐怕可以打造神兵!

  它的筋骨皮,那都是好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柳树,要是可以长果子,那就不得了了,圣果!

  这比家里有矿还牛,能源矿毕竟是消耗品,它可是活的!

  还有,王城的能源矿可再生,也许也是它的功劳。

  要是抓活的放到魔武,那魔武就是武者的天堂……李司令他们就没抓过?”

  “不知道,不过体型那么大,抓到了也带不回去。”

  李老头听的也有些眼热,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喝道:“你不寻思着突破,在想什么呢!”

  “不急。”

  方平不慌不忙,淡定自若道:“柳树可是插枝可活,你说……”

  “你家得有矿!”

  李老头打击了一句,人类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守护妖植他们没打注意,可一些可以聚集能量的妖植,有的也不是太强,他们还是打过主意的。

  关键是,这些妖植,没有能量供养,在地球,很快就会死亡枯萎。

  不同于地窟,能量本就丰裕,不说能源矿,就是天上的能源太阳,其实都是时时刻刻散发能量出来。

  地窟的能量来源,主要就是这颗大太阳。

  除非,把这颗太阳也弄到地球去。

  李老头刚产生这样的想法,方平也想到了这点,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此刻天色已亮。

  以前觉得丑陋的太阳,现在却是显得格外可爱。

  “迟早有一天……”

  方平没说下去,李老头却是一脸无语。

  迟早有一天你要干嘛?

  你要摘了这颗太阳?

  这颗太阳到底在哪,现在都不好说,有九品强者御空数万米,结果太阳还是太阳,毫无变化,大小一样。

  方平没再说,深吸一口气,体表浮现出五座晶莹剔透的天地之桥。

  头顶上方,三扇门户虚浮于空。

  此刻,天地之桥中,大量的能量泛现,而不用和上次姚成军他们突破那般,还要靠宗师聚拢能量给他们突破。

  “天地之桥合一!合一我就是五品了!”

  此刻,09年12月底,还没到10年。

  08年4月接触武道,20个月,方平踏入五品,天上地下,舍他其谁?

  “大二下学期,也许我就要踏入六品!”

  “大三,宗师!”

  “我将成为人类的传奇!”

  “古往今来,还有谁比我突破的更快?”

  方平喃喃自语,李老头淡淡道:“古籍记载,有人一日登仙,可以看做一日成宗师。”

  “扯淡的古籍!”

  方平骂了一句,古籍你也信,你怎么不信那些神话,盘古还能开宇宙呢!

  没再理会李老头,方平暴喝一声,五座天地之桥,瞬间开始融合!

  别人融合,都是形成一个圆形。

  方平融合……李老头看了一会,忍不住喝道:“别乱来,武道路不可胡乱篡改!”

  方平此刻还有余力开口,看着面前那张……大饼,一脸崩溃道:“没改,能量太多,天地之桥被压扁了!”

  李老头一脸呆滞!

  还有这情况?

  天地之桥被压扁了,压成了大饼,会出现啥情况?

  古籍没记载啊!

  今人也是按部就班的修炼,哪怕有人用能源石修炼,也没到能量压扁了天地之桥的地步。

  要知道,人体吸收都是有极限的。

  方平……啥情况?

  “老李头,别看着了,帮我压,我压不住了,压不住要爆的!”

  “压成饼?”

  李老头咽了咽口水,我活了这么大,真没干过这活!

  PS: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兄弟们再投点月票,继续干一个月前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