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87章 该找下家了
  趁着人还没到,方平迅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财富值增长情况:

  财富:119亿8000万

  气血:1800卡(3999卡)

  精神:560赫(729赫+)

  淬骨:177块(100%),6块(90%),23块(30%+)

  储物空间:1立方米

  能量屏障:1万财富值/分钟

  “这么少?”

  方平忽然闷哼一声,一脸的不满!

  “啥?”

  秦凤青马上接了一句,方平懒得理会他,心里却是狂骂!

  老子带回来不少能源石好不好!

  少说,三四百斤还是有的。

  当然,兽皮袋里没这么多。

  要是有400斤的话,那就是20万克,如今只涨了百亿的财富值,岂不是意味着,也就5万1克左右?

  这代表,他带回来的能源石,纯度真的很低。

  这么多,价值才百亿,更别说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高品的能源石了。

  而方平原本打算的是,起码带会几百亿价值的能源石。

  现在,少了一大半。

  “我累死累活的,冒着被九品追杀的风险,结果就这么点收获……”

  方平心中哀叹,至于眼前的数字瞬间变黑,他也没在意了。

  黑就黑吧,不黑怎么升级。

  这一次升级,速度快了不少。

  方平原本觉得,系统想升级,起码要等以后公司做大,完成融资了。

  现在看来,倒是不用这么麻烦了。

  方平这边还在说着话,后方的金身强者已经彻底退去,两道身影也从天而落,瞬间降下。

  “长生!”

  吴川看到李长生,心情瞬间好了不少,李长生还活着。

  等看到方平几人,吴川是真的有些惊讶了,四个都活着!

  要知道,当日来的人,这四个小家伙是最弱的,没想到全都没事。

  此刻,吴川满肚子疑惑,比如李长生为何还活着,活着,那又为何突破到了八品……不对,吴川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李长生,真的是八品吗?

  不过此刻不是问话的时候,赵兴武迅速道:“走,先回通道口!”

  几人也不耽搁,迅速朝通道口飞去。

  看到方平四个人树袋熊似的缠着李长生,吴川飞着飞着,忍不住道:“自己御空,对方没追来!”

  几人仿佛没听到一般,自己飞,岂不是要耗费气血,而且飞的慢了,落在了后面,被人追杀了怎么办。

  就连李寒松,这时候都不想御空了,太累。

  这几天,他真的跑的精疲力尽。

  ……

  几分钟后,众人抵达了通道口。

  正在此地防守的周定国微微松了口气,接着忍不住看向李长生。

  这家伙,真没死!

  没死就算了,那金光灿灿的肉身是什么情况!

  此刻的李长生,浑身金光闪烁,显得格外耀眼。

  李老头一脸矜持,笑着落地,也不多说。

  方平见几人都露出询问的表情,轻笑道:“李老师还没到八品,不过提前铸就了金身,另外精神力的伤势也恢复了。”

  吴川算是最了解李长生的人了,当初为李老头诊断的九品,就是吴川。

  此刻,听到这话,吴川忍不住道:“精神力的伤势恢复了?长生,到底怎么回事?”

  李老头见自己这位便宜师兄问话,刚想开口,方平就接话道:“其实恢复起来也不难,破而后立,当日李老师斩出一剑,肉身破碎,精神力都差点泯灭。

  后来,我看老师情况不太好,带着他到王城地下的生命之泉洗了一次澡,然后就没问题了。”

  “……”

  两位九品瞬间沉默。

  半晌,赵兴武轻咳一声道:“生命之泉?你是说,那些液化的能量精华?”

  方平瞳孔微缩,眼神变化了一下,笑道:“赵前辈,您也见过?咱们政府,是不是存了不少?”

  赵兴武笑而不语,吴川却是摇头道:“能量精华难得,政府也不多。

  这些年来,也获得过一些,不过不多。

  一般情况下,只有九品的守护妖植才能聚合,而一旦大战开启,这些能量精华要不被吸收了,要不就是被消耗了,到了最后关头,拿来自爆都正常。

  军部这边有一点,不过极少,能量精华可以恢复精神力伤势吗?”

  这点,吴川还真不知道。

  方平笑道:“那我就不清楚了,喝个几百斤,应该可以恢复吧……”

  “多少?”

  “几百斤差不多可以吧。”

  吴川眼角好像有些抽搐,没再搭理方平,魔武的方平,向来喜欢夸大自己的战功,他门清,我信了你的邪!

  吴川看向李长生,李老头这时候一脸矜持道:“没有那么多,一两百斤应该就可以了,而且也浪费了不少,我看真要治疗,也许三五十斤就够了。”

  吴川这时候忽然想宰了这俩家伙!

  你俩确定不是来唱双簧的?

  就连赵兴武,此刻也轻咳一声道:“长生,玩笑开不得,如果真的可以治疗精神损伤……”

  李老头诧异道:“谁开玩笑了?”

  说罢,李老头身体外涌现一股浓郁的能量,随意道:“真要上百斤,而且也别轻易尝试,未必可以治好。”

  接着又道:“还真别说,能量精华泡澡的滋味真不错,有空再去泡泡。”

  吴川和赵兴武瞬间无语。

  两人,也感受到了能量精华的气息,李长生体内好像还蕴藏着不少能量。

  李老头没理他们,看向方平笑道:“方平,再给我来一壶,我回去泡酒喝。”

  说着,朝方平挤了挤眼,我给你充门面呢,别小气,给我来一壶!

  来一壶,才显得你真牛!

  方平没吭声,就当没看见,你当我傻呢?

  趁着两位九品都在,方平继续邀功道:“李老师恢复的事,那是魔武的私事,不过这次,我可是为平定南江地窟立下大功了!

  吴师兄,赵前辈,咱们杀敌是有奖励的吧?

  这次我杀了上万的地窟武者,炸平了大半个巨柳城,挖断了他们的地下矿脉……

  就连那个大柳树,差一点就被我给炸死了……”

  他还没说完,秦凤青也马上道:“我们也立功了,我杀了好几千武者,平了七八个镇子,灭了好几个小城,能奖励我几十亿吗?”

  两位大宗师默默无言。

  你们别说话,让我们捋一捋思路。

  这俩中品武者,告诉他们,他们炸了巨柳城,挖了人家的矿脉,差点炸死了守护妖植,顺带着带着李长生去泡了一会生命之泉。

  然后,李长生的伤势恢复了……

  这听起来,怎么听怎么假!

  一旁的周定国,此刻是一脸懵逼,啥情况?

  可是……可是赵兴武知道,巨柳城好像真的被人炸了一半。

  那棵大柳树,也真的发疯了。

  李长生,也的确恢复了!

  有点乱!

  赵兴武揉了揉太阳穴,头有点痛。

  吴川也差不多,轻轻吐了口气,沉声道:“从头到尾仔细说一遍!”

  到现在,他还满头雾水来着,到底啥情况?

  方平也不含糊,很快,就开始叙述起来。

  这一说,自然免不了要说一些混入城内的事,敛息的事,方平也没瞒着。

  这事,其实也很难瞒过去。

  方平一边说着,一边解释道:“可能是我中品境,骨髓淬炼,精神力外放导致的。

  其他人,可能也行,王哥要是精神力达到外放的地步,可能也可以做到。

  姚成军要是骨髓能淬炼,也许也可以……”

  至于到底可不可以,那先让他们做到再说,等他们做到了,方平可能都到宗师了,也不在乎这个。

  方平说这些的时候,两位九品也没打断,这事瞒着没好处,中品境骨髓和精神力都变异的,他们也没见过。至于到底行不行,感觉上是不行的。

  毕竟八品强者,骨髓也淬炼了,精神力比方平更强。

  方平可以,为何八品不行?

  两人心中是如何想的,方平也无法判断,起码明面上,这二位应该不会有出格的举动。

  等方平说了一阵,吴川开口道:“也就是说,你借着收敛气息的本事,混进了城内,夺走了一部分能量精华,医好了长生,之后又想去偷矿……”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挖矿!”

  方平否认了“偷”的说法。

  吴川一脸无语,顿了顿才道:“然后因为能量浓度过高,你炸掉了矿脉?”

  方平笑道:“我是故意的,之前我故意抛洒能量精华,就是为今天做算计,我知道能量没那么快散去,所以去炸了对方的城池!”

  这话,难辨真假,机缘巧合的概率高达99%。

  不过方平非要这么说,几人也不辩驳。

  吴川听了片刻,略显玩味道:“小子,你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能活着,不容易。炸王城地下的矿脉,其实我们想过,不过必须要进入核心区,然而进入核心区,其实也就意味着正面攻入了王城。

  你误打误撞,忽然炸断了外围的矿脉……”

  真的是难以复制的奇迹!

  方平可不在乎他说什么,马上道:“吴师兄,您看,我都毁了一半的王城了,政府是不是起码奖励我几十亿上百亿的?”

  吴川瞬间闭嘴。

  赵兴武好笑道:“恐怕难了,不过几百上千万……”

  方平也不废话,兽皮口袋往身前一放,打开兽皮口袋,随意揉了揉肩膀,咕哝道:“背着挺累的,也就几十亿的东西,居然还挺重。”

  一旁的李寒松觉得有些脸红,没必要这么明显吧。

  显然是说,看不上那点奖励嘛。

  吴川和赵兴武也有些老脸僵硬,小子,你真觉得咱们不会抢你?

  这俩人还没吭声,方平一拳砸了下去,将那只偷偷伸来的爪子砸入了地底,脸色漆黑,秦凤青没病吧,我说说而已,难道还真嫌重了?

  秦凤青默不作声地收回了手,我就看看而已,你他么说打人就打人,太小气了。

  借着这机会,吴川也撇过了这话题,沉吟道:“这么说来,巨柳城一时半会的,未必会出击了。

  这样吧,通道明后天会第三次稳固,方平,你们这些人先回去吧。”

  方平连忙笑道:“师兄别担心我们,我们没事的,还可以继续征战。”

  吴川轻咳一声,一旁的周定国闷闷道:“那个……你们还是先回去吧,现在巨柳城未必会继续出击,可你们在这……那个……那个容易引起对方的敌对情绪……”

  你都炸了别人半个王城了,你们在这,说不定那几个九品,气不顺,拼了命也要来杀人,那不是增加麻烦嘛。

  当然,这话说出来,有些打击人。

  方平一脸无语,这就要赶人了?

  秦凤青也一脸不甘,马上道:“这和我无关,方平回去就行。”

  “你不是说,你灭了好几座小城吗?”

  吴川哭笑不得,想了想道:“还是先回去吧,并非否定你们的功劳,可留在这,的确不安全。

  一旦九品来袭,我们交手之下,很难护住你们。

  刚好,张总督和刘校长二人也受伤颇重,这次你们一起回去。

  南江地窟的局势,比我们预料的要稍微好一些,如果能维持现在的局面,也可以给我们更多的准备时间。”

  吴川脸色有些郑重道:“不能真的把地窟强者惹到搏命的地步,其实真要灭了巨柳城,华国自然是有这份实力的,可一旦如此,兔死狐悲之下,南江地窟其他城池必然会悍然反击!”

  方平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轻哼道:“知道了,总之,地窟可以杀我们的人,屠杀我们的强者,我们只能憋着,忍着。

  哪怕能灭了对方,也不能全力以赴,大局为重!

  大局,大局就是牺牲个别人,成全全人类!

  这种大局,有时候能憋的人发狂!

  这一次,咱们死了这么多人……”

  吴川沉默不语,赵兴武眼神黯然,周定国握着拳头,低沉道:“你说的一切,我们可以理解,也感同身受!

  可大形势如此,我们只能按照规则来!

  是,现在灭了几座城,甚至灭了一两个地窟,我们可以做到,也可以出口气!

  可出了这口气之后呢?

  我们只能忍,只能等待,而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们这些新生代强者,正在崛起!

  七品以上的武者数量正在增多,越来越多的天才涌现,人类,需要时间!

  方平,你是魔都武大的武道社社长,并非只是普通的社会武者,有时候,你说厌恶的大局,恰好也是你该考虑的!

  今日,死的只是一些人,一些老辈的武者。

  可一旦爆发全面战争,魔武的数千学子,恐怕要全部入地窟作战,无数人会死去。

  你说,让你来选择,你会如何选择?”

  方平没再说话。

  其他几人也都没再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金洋轻声道:“周司令,总督他们……”

  周定国看了王金洋一眼,沉声道:“陈校长和周馆长已经战死……自爆,尸骨无存,抱歉。张总督和刘校长伤势不轻,如今正在休养,等通道稳定,你们一起回去。”

  王金洋拳头握紧,片刻后,闷声道:“明白了。”

  众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不知过了多久,秦凤青懒洋洋道:“还没说奖励的事呢,周司令,就我这功劳,立了这么大的功,奖励什么的不说,军部功勋,当个将军难度不高吧?”

  我都快毕业了,也该找个下家了。

  周定国深深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挂职的话,都统是可以的……”

  “挂职?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全职……”

  周定国深吸一口气,许久才道:“军部暂时不缺人。”

  这话,假到没边了!

  军部,从来就没有不缺人的时候!

  可秦凤青这小子居然要当个全职的将军,这也意味着,他想带兵!

  开什么玩笑!

  给你一个军衔,你自己闯荡,军部没意见。

  可让你带兵甚至镇守一地,周定国有些胆战心惊,他怕到时候秦凤青的兵,几天就没了。

  秦凤青脸色瞬间发黑,咬牙切齿,又看向吴川,恢复笑脸道:“吴师兄,镇守府还缺人吗?”

  吴川轻笑道:“你要是想来镇守府,我随时欢迎,不过……镇守府目前只缺驻城使……”

  秦凤青顿时扬眉,诚意不足啊!

  所谓的驻城使,就是类似于魔武驻地窟的那位六品武者,驻扎在某一个地窟据点中的存在。

  不带兵,没实权,充当打手的角色。

  他秦凤青,就干这种事?

  不过……也不是不能考虑。

  秦凤青微微沉吟起来,吴川又道:“当然,不可擅离职守,这可不是玩笑,擅离职守,镇守府也是施行军法的。

  不过,你可以选择挂职镇守府,独自行动也可以。”

  秦凤青实在憋不住了,忍不住道:“之前毕业的那些家伙,去了军部或者镇守府,都是统兵的将领,我不比他们差吧,我为什么只能挂职?”

  他不是非要带兵才行,可起码给自己点受到重视的感觉吧。

  现在,没感受到好不好!

  一旁的方平淡淡道:“别害人害己了,要我看,挂职就行了,你还真要带兵驻守一地?”

  “可实职和挂职,待遇差很多的好不好!”

  秦凤青一脸的不乐意,谁在意是不是带兵,关键两者待遇真的差好多。

  挂职,也就是个意思,只给一点基本补贴。

  方平笑道:“那倒也是,你要是能进入六品,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留在魔武。”

  “哼!”

  秦凤青冷哼一声,老子打死也不留在魔武,哪怕去挂职!

  “魔武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这次回去,导师待遇会有提升的,我考虑好了,以后能源室免费对外开放,没钱了,下地窟去挖矿,反正能源石到处都是。”

  秦凤青充耳不闻,老子不信。

  “能量精华,这种好东西,以后也会出现在魔武的,可惜太少了,只能对自己人开放。”

  “……”

  伴随着方平的话语不断说出,秦凤青面露挣扎,就不信,故意诱惑我,想我留下,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