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94章 前路难
  张定南几人,很快便离去了。

  他们一走,唐峰几人也不久留,很快离开。

  这时候,吕凤柔才皱眉开口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校长了?这些事,让别人出头,你当什么出头鸟?”

  “魔武是我家,发展靠大家。”

  “少跟我扯淡!”

  吕凤柔骂了一句,一肚子的不满。

  闲的!

  自找麻烦!

  方平笑眯眯道:“魔武这边,我觉得现在实力还是太弱了,不管是武道实力还是经济实力,包括影响力!”

  “那和你无关!”

  “怎么无关?”方平反驳道:“我是武道社社长,和校领导共治魔武!”

  “你考虑过其中的危险吗?”吕凤柔正色道:“不要把人心看的太伟岸,是,如今人类有大敌存在,武者也都在前线舍生忘死奋战!”

  “可是,不要把所有人都当英雄,英雄也未必就没有污点,没有私心!谁敢说自己没私心?谁也不敢!”

  “你有吗?我有吗?战死的那些宗师有吗?都有!”

  方平点头道:“我当然没这么傻,私心肯定是有的,可明面上,没人会动我的,冒不起这个险。

  至于进入地窟……说实话,真进了地窟,还不知道谁坑谁呢。

  除非他们和地窟武者联合,要不然,真对我有想法,我坑死他们全部!

  我也没那么大意,进了地窟,除了熟人,我谁也不会轻易相信。

  哪怕熟人,我也不会真的毫无芥蒂,完全相信。”

  吕凤柔哼道:“自己多考虑,死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老师放心,我都五品的人了,下次进地窟,可能就是六品了,或者干脆成了宗师。

  真要成了宗师,除非九品,要不然,谁能杀我?”

  “哼!”

  吕凤柔再次重哼!

  五品……听着挺难受的。

  老娘现在还是六品呢!

  方平这进度,真让人难受,都欣慰不起来,你好歹等我成了七品,再突破行不行?

  这要是自己再不突破,过些天,师徒俩六品……外人夸一句,吕凤柔教导有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有人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吗?

  太悲伤了!

  没再想这些,越想越难受,吕凤柔眼神不善道:“生命精华还有没有了?”

  方平干咳一声,刚想开口,吕凤柔打断道:“给我来个百八十斤!”

  方平瞬间呆滞,真敢开口啊!

  百八十斤!

  真当白开水了?

  “没了!”

  “少废话,我花钱买,不,用丹药公司的股份换,如何?”

  “真没了……”

  吕凤柔眼神不善,好小子,你行,给李长生吃了几百斤,老娘买你都不卖!

  方平苦着脸道:“老师,您想想啊,这东西哪有那么容易留下来,当时您是不知道,被好多人追杀呢,没办法之下,我才给李老师吞了那么多。

  不吞了,那也带不走。

  要不这样,下次我再给您抢点……”

  吕凤柔黑着脸,没理会他,真当我傻,哪有那么容易拿到的。

  方平见状有些头疼,沉吟片刻道:“老师,您想突破,应该也要不了那么多吧?”

  生命精华的能量极其浓郁,吕凤柔如今突破的难点是没办法精血合一,而不是别的。

  她想要生命精华,也是为了用大量的能量冲击一下,看看能否强行融合。

  吕凤柔盯着他看了一会,半晌才道:“不知道,试试看。你有多少?”

  “10克不到……”

  吕凤柔不吭声,就这么看着他。

  10克,你以为我信?

  方平一脸肉疼,无奈道:“好吧,我说实话,我还有点,大概30克的样子,老师,真不少了,生命精华的能量浓度极其充裕,30克,起码相当于300克修炼能源石的效果,而且只会更好……”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少了!”

  “真没了……”

  吕凤柔继续看着他,过了一会才道:“给我500克试试看……”

  方平脸色发僵,我真没有!

  “老师,真没有那么多……”

  “你有多少?”

  “50克……好吧好吧,我老实交代,100克,真的,就这么多了。”

  吕凤柔沉吟道:“生命精华的效果我没尝试过,到底如何,目前难说,这样吧,先回魔武,去能源室试试看,要是不够的话,你继续加……”

  方平差点吐血,这话听着,合着你还没信啊!

  我真的不多了!

  方平现在剩下的生命精华,撑死了也就200克的样子,真的没多少。

  师徒俩正说着,又来人了!

  这次,是周定国司令带人一起来的。

  “方平。”

  周定国招呼了一声,笑着介绍道:“地窟情报部的薛部长,来了解一下情况。”

  方平瞬间头大。

  麻烦!

  就知道,敛息的事一出,肯定会被注意到。

  不过使用之前,方平就知道要面对这一关,这事的确挺重要的。

  和周定国一起来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多岁的样子,女的三十来岁。

  两人话都不多,进门先是看了看方平,又朝吕凤柔点了点头。

  等周定国介绍完了,被称为薛部长的中年开口道:“方平同学,我们来了解一下关于这次南九域内部的具体情况……”

  他一说话,方平眉头微微跳动起来。

  南九域!

  方平敢保证,这次进入地窟的人当中,就自己知道这些。

  其他人不是被追杀就是在杀人,谁有时间去了解这些。

  当然,不排除周定国这些人汇报了消息,他们也有可能抓捕了一些地窟武者询问。

  方平吐了口气,也没多问,迟早会知道内幕。

  薛部长说着,又看向吕凤柔道:“吕老师,可以回避一下吗?”

  吕凤柔还没出声,方平就道:“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我也和我导师汇报过,就一起听听吧。”

  薛部长微微挑眉,也没多说,一旁的那位女武者也皱了皱眉,最终没开口。

  ……

  几人各自落座。

  薛部长开口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薛霸,这位是地窟情报部的南域处长王颖……”

  介绍了几句,薛霸又道:“方同学可以具体说说这次在南九域发生的一切了。”

  方平闻言也不含糊,很快,将地窟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对方也没打断,一直记录着,也开启了录音设备。

  等方平说完了,薛霸开口道:“你说你潜入了巨柳城,瞒过了所有人,包括九品的妖植?”

  “对。”

  “方便的话,方同学可以施展一下你的敛息秘术吗?”

  方平沉吟片刻,开口道:“付出的代价不小……”

  薛霸微微皱眉,接着笑道:“方同学尝试一下,如果有何不妥,可以及时终止。”

  “那好吧。”

  方平也不多说,很快天地之桥浮现,这下子,除了周定国,其他人都不由皱眉。

  太丑了!

  这是天地之桥?

  吕凤柔都一脸惊讶,什么情况?

  方平也不管他们,大量的精神力和气血之力涌入天地之桥,接着,大量的天地之力浮现。

  在几人目瞪口呆中,方平咬牙,将天地之力忽然打入体内,口中溢出鲜血。

  再接着,又涌现出大量的精神之力,开始涌入体内,然后,体内的骨髓之力涌现,如此三番五次……

  方平开启了能量屏障!

  气息,消失了。

  薛霸和其他人都看的满头雾水!

  这……这就是他的方法?

  精神力,气血之力,天地之力,骨髓之力……

  方平这时候才开口道:“我其实也是胡乱尝试一下,才发现这样的特征的。

  各种力量融合,收敛入体,然后就发生了气息消失的事。

  至于到底什么原理,我也不清楚。

  吴镇守曾经判断过,可能是我提前产生了脑核,然后脑核的变异,诱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见对方要说话,方平又马上道:“我已经上报了南方镇守府、军部、南江总督府、魔都武大,这次回魔都,我会去研究所做一次详细的检查。

  其实之前就做过,不过也没查出什么。

  如果政府需要的话,我可以为国捐躯,切开脑袋看看……”

  这话说出口,对面几人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了。

  薛霸一脸的无语,半晌才道:“方平同学,敛息的方法,事关重大,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人类的战局……”

  方平配合至极道:“我知道,所以我也很想弄明白,这次先去研究所做检查,要是还查不出来,我就切了我脑袋,不管能不能有效,大不了一个死,我辈武者,为人类为国家而战。

  无论是死在地窟,还是死在地面,都是为国做贡献!”

  王颖忍不住道:“方平,这不是玩笑,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去京都做一次详细的调查……”

  方平诧异道:“魔都不行吗?”

  “难道是魔都的研究所太低级了?”

  “我可以去魔都政府和军部报备的,可以让政府和军部的人随同,应该没问题吧?”

  “要不这样,我现在切开我脑袋给两位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也许可以发现点什么。”

  说着,方平拿起一旁的平乱刀,就要对着自己脑袋砍下去。

  薛霸和王颖一声不吭,你以为我们真信你?

  一旁的吕凤柔见方平对自己使眼色,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开口道:“胡闹什么!等回了魔都,去好好查查,别真出了问题还不自知。”

  “好的,肯定会详细检查的。”

  方平从善如流,马上收刀。

  这两人唱的双簧,太过敷衍,薛霸不动声色,王颖却是面露不满之意。

  “方平,这不是玩笑!”

  方平笑道:“当然不是玩笑,我知道不是玩笑,也从不当玩笑。可身为变异武者,有些事,我自己也搞不懂。

  我并非不配合,我回魔都会进行检查配合,由政府和军部监督,这难道还有问题?

  二位,难道你们不相信魔都政府和军部?

  中央让二位来这,难道还真要切开我研究一下?

  对待变异武者,我想,应该不是这个态度吧。

  我很配合大家,也很希望为人类做出贡献,要不然,我根本不会暴露这些,我只是不希望人类死伤太多人。

  这一次,我在南江地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为了国家,为了所有人!

  我没推诿吧?

  没有说不配合吧?

  在这之前,我就做过配合性的调查研究,你们也许都拿到了那些研究资料。

  难道以后非要逼着所有的变异武者掩藏自己的实力?

  不是这样的!

  在这个时候,大敌当前,我们为何要隐藏?

  为何要造成人人自危的现象?

  变异,也不是我们可控的事,我们越强,对人类帮助越大,这难道不是事实?”

  对面两人都没吭声,一旁的周定国也没开口。

  方平笑着坐了下来,继续道:“你们问什么,我都如实回答了,绝无隐瞒。

  接下来,我也会去做检查,研究有了成果,那我会欣喜,没有结果,那我也没办法。

  瞒着这些,对我没好处。”

  薛霸轻轻吸了口气,沉吟道:“也就是说,方平同学并不愿意去京都做配合性的调查?”

  方平笑道:“魔都就可以了。”

  “这事很重要。”

  “不需要薛部长多次提醒,我知道很重要,魔都难道不是华国的领土?”

  “你在担心什么?”

  方平幽幽道:“我不担心什么,可我这个人太优秀了,如今,我又志在改变一些东西,我怕去了京都,难以活着回来。

  打开天窗说亮话,二位非要我去京都,我有理由怀疑,你们和人勾结,当然,这话有些严重了。

  二位真要我去也可以,这样吧,我喊上魔武的四位宗师,再喊上其他几位宗师,在他们的陪同下,我可以去。

  我这个人,不吝把自己的怀疑表现出来。

  如果真的是配合性的调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事无不可对人言。

  公开的情况下,一切都可以。

  如果还不够,我甚至可以召集魔武老学员回归,凑足十几二十位宗师,一起陪同过去,这都是没问题的。”

  对面两人脸色微微变幻起来。

  方平又笑道:“当然,我觉得没必要这么麻烦,要不这样,二位干脆陪我一起去魔都,在你们的监督下,我进行检查,可以吧?”

  吕凤柔一声不吭,周定国仰头看着屋顶。

  这事,不能说方平有错。

  他答应配合,只是选择在魔都,这个是可以的。

  何况,有军部、镇守府包括魔都政府监督,方平也不是无名之辈,自身也是五品的天骄武者,再有魔武支持,谁也没办法说个不是。

  薛霸还在沉吟中,王颖面露愤色,不满道:“方平,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方平一脸震撼,惊讶道:“此话从何说起?我这么配合,你说我威胁,王处长,别以为你是女人,就可以胡说八道,污蔑我!”

  说着,方平忽然笑道:“对了,我听说王处长和丹药公司的某某有点关系,真的假的?不会是要去京都诱杀我吧?

  不过得多找点人,你才五品,我单手反杀你,你信不信?

  我在地窟杀的五六品武者,比你见过的多!

  别拿我当犯人对待!

  你问问周司令,我方平是犯人吗?

  我为人类流血,难道还要我流泪?

  你问问,魔武答不答应,魔都答不答应,南江答不答应!”

  方平嗤之以鼻,哼道:“别跟我摆架子,也少来这套,我早就咨询过吴镇守和赵盟主,这二位九品大宗师,都说可以在魔都做一次配合性检查,真以为我一点不懂?

  七八九品的强者我见多了,你们非要我去京都,我就有理由怀疑你们是邪教的奸细!”

  “方平!”

  薛霸沉声道:“慎言,此话可不能乱说。”

  方平连忙道歉道:“薛部长见谅,一时愤慨之言,别的不说,我方平勉强也算是英雄吧?这次我在南江地窟,毁了半个王城,难道一点功劳都没有?

  薛部长觉得我说的有毛病?”

  薛霸微微沉吟片刻,半晌才道:“好,你可以去魔都检查。”

  “那就多谢了。”

  “部长……”王颖面露不忿之色,这家伙太嚣张了!

  薛霸按了按手,起身道:“那这次多谢方同学配合我们工作,就不打扰了。”

  “薛部长慢走。”

  方平一脸热情,送着几人离去。

  等他们走了一截,还没多远,方平就大大咧咧道:“我就知道要来人,没想到还真是丹药公司和兵器公司指使来的,那什么王颖,她姐夫不是丹药公司的副总吗?

  啧啧,我魔武的情报就是够强大,居然都判断出对方要来人了。

  唉,人心不古啊,真以为我方平吓大的?

  那么多九品都没杀死我,这点小事想弄死我?开玩笑呢!

  呸!

  别说五品,真的九品来了,还能杀了我?

  九品的要是都这样,华国早灭了,人类早灭了!

  坐在后方,他么的,什么鸟事都不干,靠着姐姐姐夫五品了,老子这些上战场杀敌的也才五品,真他么不公平!

  改革,势在必行!

  大势所趋之下,个别人想阻拦?

  九品也要被碾碎在这股大势中!

  我方平可不是吓大的,九品,吴师兄和赵老也是,动我试试!”

  前方,几人脚步微滞。

  很快,再次迈步离开。

  他们一走,吕凤柔就轻哼道:“麻烦来了吧!”

  说着,又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有问题?”

  方平笑眯眯道:“老师,我又不傻,其实早就猜到要来人了,至于情报嘛,咳咳……老张说的。”

  “老张?”

  “张总督。”

  方平笑呵呵道:“投桃报李啊,老张还指望我帮他守南江呢,这些人刚动身,老张就让人告诉我了,顺便查了查资料,未必想弄死我,大概也不会。

  不过真要去了京都,麻烦不会少,说不定故意折腾我,我才不傻。”

  “王颖真是丹药公司那边的?”

  方平笑呵呵道:“京都牵扯太多,其实就是胡乱猜猜,好像是有个远房表姐还是什么的,和丹药公司有点关系吧,随便说说罢了,鬼知道有没有关系。

  懒得理会她,这女人一进门就瞪着我,气血虚浮,看她不爽,故意刺激刺激她。”

  吕凤柔彻底无语,你真行。

  不过被方平这么骂,对方都没说什么,方平也未必是胡乱猜测,这小子惜命的要死,恐怕没点把握,也不会故意说那番话。

  “和南江谈判的事刚结束,之前都没开始,他们怎么知道的?”

  方平摇头道:“未必和现在有关,可能还是上次的余波,十大宗师威逼,现在大概也知道是我怂恿的,给我个下马威呢。”

  吕凤柔略显头疼,过了片刻才道:“走,回魔都,少惹事,你现在惹的麻烦不少了!”

  方平这次没否认,点头道:“我知道,所以魔武要变强,我自己也要变强。有些事,我没办法瞒着,您说,我这次真要瞒着敛息的事,李老师能活下来吗?

  不说李老师,说句不客气的,没我发挥作用,通道口有的打,哪有现在这么轻松。

  我不全力以赴,那就要死人,死很多人。

  而魔武要是不改革,那就要继续承受剥削,怎么变强?

  怎么完成一校镇一窟的梦想?

  您有我这么个学生,赚到了,多伟大……”

  “滚蛋!”

  吕凤柔骂了一句,不给自己找麻烦就算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