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17章 撑腰的来了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王金洋头很疼,也不理会方平。

    他不想问,也觉得不该去问。

    问多了,可能真要当真。

    如今不管当年如何,他王金洋就是王金洋!

    而方平,也没多说。

    随口说说,管他信不信,要是真当真了,以后认自己当老大,感觉也不错。

    “算了,下次别胡说了。”

    方平忽然摇摇头,跟老王扯扯没关系,要是吴川这些人也当真了,指不定要对他干嘛。

    ……

    很快,方平几人回到了观湖苑。

    车不是方平开的,而是方名荣。

    方名荣虽然没买车,也没驾照,不过好歹也当官了,车还是学了几天的,开车没问题。

    小区大门口……也许都不能算大门了,原本的大门,此刻早已倒塌。

    李玉英一直在等着,当看到方平下车,李玉英泪流如注,上来就抱着方平不松手。

    方平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这一次,自己终究还是有些大意了。

    他其实没料到邪教武者会来阳城袭杀他。

    他曾经想过,有人会杀他,比如两大公司……进入地窟之后,有这个可能。

    邪教方面,前不久才死了几位高品强者。

    而且最关键的是,瑞安就在阳城附近!

    如今,瑞安可是有宗师坐镇的,而且不知白司令一人,之前邪教还被赵兴武斩杀过一位高品,其他宗师,也时常会巡视南江地界的。

    这种情况下,阳城甚至不比魔都安全性弱。

    邪教武者居然猖狂到除夕夜来阳城袭杀他,方平没想到,很多人都没料到。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如今说这些也没用,方平没再多想,笑着安慰了母亲几句。

    见小区内还有不少武者在巡查,居民们有些已经回家,有些还在外徘徊等待。

    方平忽然朗声道:“邪教武者已经被斩杀!今日一切损失,由我方平来承担,小区设施,很快都会重建,今日之后,我方家搬离此地!”

    “平平……”

    李玉英还没说话,方平轻声道:“该搬走了,妈,过了今天,你以为大家还能继续和我们平静相处?

    不管是巴结逢迎也好,还是恐惧害怕,都会打扰你们的平静生活。

    至于接下来怎么安排,我再想想。”

    一旁的方名荣轻叹道:“不行就搬去魔都吧。”

    儿子现在仇家都追上门了,再在阳城,会让儿子分心的。

    之前没遭遇这些,他们舍不得离开故土。

    可现在,留在阳城,只会让儿子担忧。

    方平笑道:“再看吧,现在不急,起码最近不会再有事了。邪教真要敢再来,来多少死多少!”

    对公众,方平还是要说是邪教中人的。

    想收拾两大公司,那也不能影响大局。

    起码今日这话一出,接下来政府也不会说他方平没大局观了,不会出现偏帮的迹象。

    我都顾全大局了,也该给我伸张正义了,是吧?

    “爸妈,你们回家吃饭吧,就是窗户破了,先吃了年夜饭再说。我让人在这守着……”

    说着,方平朝旁边的一位胖胖的武者招了招手。

    胖中年马上走了过来,一脸敬畏道:“方提督。”

    如今的方平,还挂着阳城副提督的职衔。

    方平笑了笑,开口道:“多安抚一下大家,损失我全部赔偿,对了,有伤亡吗?”

    胖中年马上道:“方提督念及大众,避开了人群。除了房屋、基建有些损失,其他人,除了一些摔伤的群众,并没有出现死亡案例。”

    “那就好。”

    方平点点头,受伤,肯定是有的。

    不止摔伤那么简单,当时能量波动剧烈,有些人恐怕内腑也被震伤了。

    方平想了想道:“还是要做一些检查,距离交战地带近的住户,都去检查一下,让武者来查,内腑受创的,现在感觉不明显,发现就迟了。

    产生的一些治疗费用,我全部承担。”

    方平此刻也大气,也花不了多少钱。

    别的不说,那位被他击杀的六品中段武者,不管有没有别的,还有一把刀呢。

    那把刀卖了,赔偿是足够的了。

    方平也看不上这点小钱,他准备赚的更大一点。

    胖中年是侦缉局的局长,此刻却是极为恭敬,急忙道:“方提督,这是我们的失职,还是阳城政府来……”

    “没必要。”

    方平摆摆手,这点钱谁在乎。

    至于胖子说他们失职,方平也懒得多说什么。

    整个阳城,三品最强。

    难道让白锦山守在家门口?

    就算守着也没用,六品强者,隔空一拳就可以打的他四分五裂。

    六品强者隐藏气息,也就方平这种人可以迅速察觉,其他人,站在白锦山面前,他都分辨不出来。

    有些事,防是很难防住的。

    邪教真有有心杀普通人,不怕被政府全力以赴赶尽杀绝,那在哪都没用。

    就算在魔都,那都防不住。

    强者们都有自己的事,谁也没这工夫去守护谁的家人。

    别说方平,大批的宗师强者,家里有普通人的话,也在过普通人的生活,邪教一般也不敢干祸及家人的事。

    很多人,未必有心理会这些邪教武者。

    大家守地窟都来不及,事情多的不行,除非真的危害到一方安危,要不然,对付邪教是军部和侦缉局的责任。

    邪教敢大肆祸及普通人,等着被满世界追杀吧。

    至于几次屠城的说法……方平根本懒得理会。

    除非对方面临生死存亡,要不然,谁敢干这事!

    那位六品巅峰的中年,之前还威胁方平,屠了阳城,方平根本懒得理会他。

    真要干了这事,别人不说,邪教高层都要直接杀了他,丢出来平息政府怒火,防止政府无穷无尽的搜索追杀,到时候,那就不是一个六品的事了。

    有些争斗,还是局限于在武者之间的。

    和胖中年说了几句,方平让父母和方圆先回家,这个年夜饭,方平是吃不上了。

    因为,方平已经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从远处升腾而起。

    方平也气血勃发,很快,几道熟悉的气息迅速朝这边赶来。

    ……

    这一次,魔武来的人不少。

    李老头气势升腾,不再是气血之力,而是天地之力在半空浮现,闪烁不定。

    他还没到精神力具现的地步,可精神力最近涨的很快,已经接近方平,此刻爆发之下,也能融合成天地之力。

    吴奎山也来了,金身气息展露无疑,震慑四方。

    唐峰头顶上方,血气贯穿天地,甚至不比一旁的黄景弱多少!

    除了吕凤柔和刘破虏,魔武的几位高层,都来了。

    吕凤柔还在闭关中,没有收到消息,吴奎山几人亲自来了,也不用半途把她喊出来。

    “人呢?”

    李老头气势爆发,威慑的附近的一些阳城武者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方平见几人赶路赶的匆忙不已,头顶都有热气蒸腾,连忙道:“几位老师辛苦了,人已经被我杀了!”

    说着,方平一脸傲然道:“六品巅峰一人,六品中段一人,六品初段一人,我皆一刀斩之!”

    众人脸色变了!

    李老头喝道:“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

    方平傲然道:“我已凝聚金骨!”

    直到这时,几人才有时间关注这个,吴奎山探测了一下,顿时面露纠结之色!

    玛德,好熟悉的感觉。

    八品强者,没人对这个不熟悉的。

    真的凝聚金骨了!

    上次,方平虽然金光灿灿的,可那时候,不算是完全体的金骨。

    现在……还是稍微差了点味道。

    可是……吴奎山看了一眼李老头,沉声道:“好像比李长生的更强!”

    李老头脸色漆黑!

    开什么玩笑!

    方平却是理所当然道:“那当然,李老师只是骨骼金身化,骨髓还没淬炼到,我不一样,我除了颅骨骨髓,其他地方彻底完成了金身化!”

    “我……”

    李老头气的想砍人,怒道:“你知道老子跑这一趟,差点累成死狗吗?王八犊子,你现在还跟老子说风凉话?”

    李老头暴怒,又他么打击老子!

    你小子金骨怎么了,老子三焦之门封闭了,你呢?

    你一个五品中段,有金骨又怎么样,不服来单挑啊!

    方平连忙谄笑道:“哪有,我可没讽刺老师您,您不是让我说实话吗?我实话实说,真是我杀的……当然,王哥帮我挡了片刻,我酝酿了一阵,杀了对方。”

    一旁的王金洋,这时候才微微躬身,算是问候。

    心里,却是有些羡慕。

    魔武,果然比南武强的多。

    真的羡慕不来!

    方平遇袭,一个招呼,魔武金身强者来了两人,七品来了一人,半宗师的唐峰也来了。

    这样的实力,难怪方平有底气嚣张。

    反观南武,这一次,他也参战了,南武不是不想来人,而是……两位六品的强者还在路上呢!

    王金洋也通知了,不用来了。

    两位精血合一都没到的六品巅峰,来了效果也不大,王金洋也不想让南武参与接下来的事,魔武有底气,他们可没有,方平在前面顶着就行。

    李老头骂骂咧咧几句,接着脸色微变,低沉道:“伤势如何?”

    方平看向吴奎山,可怜巴巴道:“校长,支援我一点不灭物质吧,我都快成骷髅了。”

    李老头太弱了,不灭物质都没诞生呢。

    吴奎山嘴角一抽,这小子说这话,怎么感觉这么欠抽呢?

    跟借钱似的,这玩意能说支援就支援的?

    方平要是快死了,那没话说。

    可这小子,活蹦乱跳的,可没有要死的迹象,这时候消耗不灭物质帮他疗伤……他才不干!

    见吴奎山不理自己,方平无奈,很快恢复了斗志,咬牙道:“老师们,走,去提督府!这次,不敲个几千亿,不罢休!”

    吴奎山顿时皱眉,沉声道:“你要干嘛?”

    “找茬!”

    方平边走边道:“放心,不是无缘无故的找茬,这次有理有据!”

    说着,方平忽然脱下衣服,露出残破的肉体,看的几人心中一颤,这可不是轻伤。

    “我就这样过去,让他们看看,这都杀不了我方平,反而被我杀了三个六品,等我实力再进一步,我看有没有九品来杀我!”

    示威的概率不大,卖惨的概率更高。

    几人自然知道他的目的,李老头依旧皱眉道:“找谁的茬?”

    “两大公司!”

    “这次是他们干的?”

    “不知道。”方平摇头,又补充道:“有证据,那个六品巅峰,临死的时候,供出了两个人。算了,现在不说,待会去了提督府,当着大家的面我再说,当场擒拿那两人!”

    那二人现在都在江城,江城那边,现在还有一位商会宗师坐镇,外加受伤的张定南。

    方平准备让吴奎山再跑一趟,不管是不是,先拿下再说。

    反正这两人,都不算政府机构的人,也不是位高权重,换成军部或者别的地方的人,单是怀疑,还真未必能拿下对方。

    到时候,在这么多宗师的眼皮子底下再查,冤枉了对方,那方平道个歉,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冤枉的……那最好不过。

    说着,方平又看向黄景道:“咱们的股份可以出手了。”

    黄景眉头一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不要胡乱攀陷!”

    这事,不是闹着玩的。

    方平笑道:“真不算胡乱冤枉人,王哥可以作证,当时对方是不是供出了那两人?就算这人是邪教的,一位邪教六品巅峰的强者,供出了同谋,哪怕真的是假的,也要查一查吧?”

    一旁的王金洋点头道:“的确,我当时也听到了。”

    这话一出,黄景就不再说了。

    只要不是方平胡诌的,有理有据,那找茬是必然要找的。

    这事不能当做没听见,既然对方供出了同谋,不管真假,必然要查下去,哪怕最后证实是冤枉的,那也只能说抱歉。

    ……

    阳城,提督府。

    当感受到外界传来的几道气息,吴川微微揉了揉额头,居然来了这么多人,这事但凡处理的不慎,就要出大事了。

    “两大公司的人来了吗?”

    一旁实力最弱的白锦山,话都不敢说,接话的还是瑞阳的提督,恭声道:“镇守使,两大公司的人已经在路上了,不过从京都赶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另外,军部周司令、教育部王部长、侦缉部胡部长……都在路上了。

    几位部长说,等他们到了,再一起处理。”

    吴川微微点头,大过年的,闹出这档子事,恐怕大家这个年都不太好过。

    另外……还有方平和王金洋两人,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重视的事。

    一个五品金骨,一个五品诞生不灭物质。

    这事,也要重视。

    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姚成军,李寒松……还有多少没被发现的?

    或者发现了,被隐藏的?

    如果都有这样的特征……那是不是意味着,有些东西,会出现巨大的变化!

    这些人,真的是八品以上的强者吗?

    那又会不会出现迅速恢复实力的情况?

    有时候,陌生的强者多了,未必就是好事。

    谁知道,这些人是好是坏,或者有没有别的心思。

    对待这些人,又该是什么样的态度?

    目前看来,都是一些年轻武者,实力也都不强,华国几乎可以无视他们的存在,毕竟绝巅强者可以镇压一切。

    可这些人,都是当代的天骄,一旦处理不当,也容易引起连锁反应的。

    魔武的方平,京武的李寒松,第一军校的姚成军,谁背后还没几个宗师撑腰?

    越是想下去,吴川越是头疼。

    早知道,自己不来了,这事丢给别人处理多好。

    现在,他是唯一到场的九品,事情发生在南方,他这个南方镇守使,名义上还是南方几省的最高领袖呢。

    吴川还在想着事,屋外,已经可以感受到几股气息的临近。

    片刻后,半骷髅方平耀武扬威地进门了。

    吴川一看方平这样子,就知道这小子不怀好意,皱眉道:“衣服穿上!”

    方平摇头道:“受伤太重,穿衣服容易阻碍伤势恢复。”

    “你……”

    吴川很想揍他一顿,又怕把这下子打死。

    而且他怀疑,现在打了这小子,方平能继续让自己用不灭物质给他疗伤。

    其他人都没吭声,等魔武的几位高层进入,这些人才互相打起了招呼。

    看到吴奎山进门,吴川倒是没再坐着不起,起身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作为魔武的毕业生,对魔武校长,哪怕他九品,适当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吴奎山也寒暄了几句,各自找位置坐下。

    吴川等他们坐下,这才道:“再等等吧,其他人也快来了。”

    “好。”

    吴奎山话不多,李老头几人根本不开口。

    见到这副情形,吴川知道,事情不好解决了。

    而方平,刚准备打破沉寂,和几位宗师套套近乎,忽然脸色一变,急忙小跑着出门,老远就道:“陈校长,您怎么来了?”

    从天而落的陈耀庭,见一个半骷髅跑出来,先是一愣,接着就脸色一变道:“还能恢复吗?”

    “应该……能吧?”

    方平不太确定地回了一句,感觉是能的,可消耗肯定不小。

    “那就好……”

    陈耀庭松了口气,你小子不能恢复,老子的孙女,难道找个半骷髅当男人?

    想到这,陈耀庭忽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玛德,年夜饭吃的好好的,出了这档子事,他差不多是被孙女赶出门的。

    要不是带人不太方便,孙女自己都跑来了。

    早就说了,他在京南,去了也迟了,附近也有强者赶过去了,结果非要大半夜的狂奔一趟。

    没再搭理方平,陈耀庭也进了屋。

    他来,吴川其实感应到了,看到陈耀庭来了,吴川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这事和京南武大无关吧?

    陈耀庭华国七品第一,金身在即,可不能当成一般的七品来看。

    陈耀庭见吴川有些疑惑,闷闷道:“只是为了救援而来。”

    吴川微微点头,瞥了一眼方平,这小子……人脉不浅啊。

    方平也不看他,这事不好说。

    陈耀庭来,他是没准备的,之前发的信息是给魔武的几位强者,可没给陈耀庭发信息,京南距离南江也挺远。

    见众人都在等待,方平忽然道:“要不还是趁这空隙,抓两个人过来吧。”

    众人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方平开口道:“之前那位六品巅峰武者被我击杀之前,被我套出了两位同谋的信息,地位都不低,实力也不低!”

    吴川瞬间喝道:“之前怎么不说?”

    方平平静道:“我是怕出意外,这样,这次劳烦吴镇守和校长跑一趟江城,把人先抓了……”

    吴川轻哼一声,这小子疑心病重到无以复加了。

    抓人,用得着一位九品和八品一起出动?

    不过方平既然这么想,他也不多说,开口道:“谁?”

    “正阳武馆的代理馆长刘贺,南江丹药公司的赵宇……当然,可能是赵宇×什么的,反正都抓来就对了。

    二位辛苦一趟,跑一趟江城。

    至于其他人……不是学生冒犯诸位宗师,暂且都在这里等待片刻。”

    白司令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不是针对方平,而是那两个人名。

    “方平,你所言属实?”

    “千真万确!王社长可以作证,我没必要针对两个我都不认识的人。”

    “刘贺……赵宇……”白司令脸色极其难看,半晌才道:“好,我们都不离开,麻烦镇守和吴校长走一趟。”

    至于有没有权力抓人,吴川就是南方的最高领袖,他亲自出手,没有这说法。

    吴川看了一眼吴奎山,也不废话,起身就往外走。

    吴奎山也起身跟上,正阳武馆还好说,赵宇……那是丹药公司在南江的最高负责人!

    方平不认识,他们可不是不熟悉。

    六品巅峰,不是弱者了。

    而南江省,六品本就不多,巅峰就更少了,加上几家武大,以及军部、教育厅,10人左右。

    一下子,就被供出了两个,这可是大事。

    虽然这二人,并非核心部门的高层,可也不容小视。

    两位强者,很快离去,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可以抵达江城。

    大厅众人,都陷入了沉寂,此刻没有任何人离开,这时候也不能离开,要不然,那就得引火烧身了。

    而方平,也不再管这些,朝王金洋示意了一眼,指了指胸口。

    王金洋微微皱眉,这小子让他弄的惨一点?

    有必要吗?

    好吧……可能有点作用……王金洋无奈,想了想,胸口伤痕微微崩裂,血液流出不少。

    这下子,不少宗师脸色都变的极为诡异。

    别的不说,赵宇一旦被确认有问题……丹药公司这次不大出血,解决不了这麻烦。

    哪怕和两大公司高层无关,可现在被这两小子盯上了……几位宗师觉得有必要为两大公司担心一下。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