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19章 唬人我是专业的!
  提督府。

  片刻后,郑明宏收手了。

  方平刚想继续崩裂内腑,一旁的李老头不动声色地踢了他一脚。

  差不多得了!

  你就是再崩碎了内腑,不,崩碎了脑袋,人家都不会再干了。

  这么一会功夫,郑明宏输入的不灭物质可不少,堪比上次吴奎山救吕凤柔输入的了,没有一年半载的修炼,补不回来。

  当然,郑明宏近些年下地窟的次数少,李老头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见状也不耽误,很快,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恭敬道:“谢谢二位部长救命之恩,谢谢郑总不计前嫌护持之恩,我华国正因为有诸位宗师的无私奉献,才能让武道繁荣昌盛,我们年轻一辈武者才有动力一直前行……”

  他感谢,还不如干脆别谢。

  两位部长都笑着微微点头,郑明宏是越听越不是滋味,都懒得理会他。

  刚刚,你怎么不说这话?

  郑明宏一言不发,直接走到一旁坐下,就当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了。

  现在的方平,再客气,他也不会当真。

  走到没了屋顶的大厅坐下,郑明宏开口道:“吴镇守不在吗?”

  白司令看了他一眼,见双方不再继续争斗,沉声道:“镇守使去江城了,诸位稍等片刻。”

  “江城……”

  郑明宏若有所思,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他在思考,方平却是布下了精神力屏障,小声和魔武几人商量着。

  “老师,待会要是赵宇真有问题,那咱们就死死盯着两大公司不放!最少,要把股份卖出去!”

  黄景微微蹙眉道:“如果赵宇没问题呢?”

  没问题,那也不是胡乱栽赃就行的。

  黄景也不赞成这个,基本的底线还是要守的。

  方平笑道:“我自然也希望是假的,真要是假的,那也没什么,事情说清楚了比不说清楚了好。

  可要是真的,那就不能几句话就打发了我们。

  到时候轻飘飘来一句,个别人的事……几位老师千万别就这么算了。

  我们手上的那些股份,再不卖出去,这次又把人得罪狠了,想靠这些股份谋好处,那是彻底没戏。

  反正他们也知道我们的目的,总之,赵宇有问题,那就拉两大公司下水。

  这是他们的问题,肯定要为这事负责。”

  黄景轻轻吸了口气,沉吟道:“如果赵宇真有问题,那自然不会就此罢休,不过我提醒你,如果没有,那这事就到此为止,你要明白,两大公司牵扯的东西很多。”

  “我知道的。”

  方平点头,接着散开了精神力屏障,对面的郑明宏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可很快,郑明宏有些受不了了。

  不再说话的方平,正在安心恢复伤势。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小子金色骨骼中忽然冒出不少金色光辉,开始滋生血肉。

  郑明宏气的想吐血,这些不灭物质,他的!

  方平这混蛋,刚刚果然没有用这些恢复,而是储存到了他的金骨中。

  一般武者,其实是无法保存这个的。

  可方平有金骨……金骨……

  郑明宏都快被气糊涂了,这时候才关心到了重点。

  这小子居然有八品金骨!

  郑明宏脸色愈加难看了,这小子还不是金身呢,这要是成了金身,还不得掀翻了丹药公司。

  正想着这些,大厅众人,忽然齐齐看向屋外。

  吴川几人,从天而落……直接落入了大厅。

  吴川扫了一眼被掀翻的屋顶,微微蹙眉,瞥了众人一眼。

  李老头就当没看到,当时他可没管那些。

  吴川也不多说,猜都能猜到怎么回事。

  此刻,吴川手中拉着两人,一人脸色惨白,伤势极重,一人却是一脸平静,并无异样。

  身后,吴奎山随之落下,他也带着人一起来的,张定南。

  事情发生在南江,张定南早就想来了,可惜受伤不轻,无力赶来。

  这两人去江城抓人,自然要知会他一声,让南江配合调查。

  张定南顺便蹭了个免费顺风车,跟着一起过来了。

  他们一落地,方平连忙低声问王金洋道:“受伤的是谁?”

  “刘贺。”

  方平微微挑眉,这时候受伤,其实意味着很多东西。

  不过赵宇一脸平静……虽然方平觉得六品巅峰的强者,对南江很重要,最好不是邪教徒。

  可对比两人,如果真要出一位邪教徒,方平觉得赵宇更符合自己的利益。

  可目前看来,赵宇平安无事,吴川也并未对他出手,这意味着,暂时还没确定对方的身份。

  方平觉得不太妥,郑明宏也不由皱眉。

  吴川带来了两人,一人受伤,作为镇守使的吴川,不会毫无证据就对人出手。

  而一人出事,意味着同样被带来的另外一人,出事的概率也不低。

  而赵宇,他不可能不认识。

  那是丹药公司的南江负责人,六品巅峰,在丹药公司也是高层了。

  这要是真有问题……郑明宏心中有些不安了,赵宇出了问题,问题可就严重了。

  赵宇主管南江丹药公司的一切事务,虽然没有掌握一些核心丹药制造技术,包括最核心的丹药秘方,可对方知道的东西也不少。

  一旦被赵宇泄露出去……

  郑明宏脸色不变,心中却是有些紧张。

  一旁的兵器公司老总,脸色稍微好看一些,还好,没看到自己公司的人。

  可丹药和兵器公司,其实可以看做一体的。

  丹药公司出事,兵器公司绝对会受牵连的。

  两者,很多高层,其实也都在两大公司轮流任过职。

  ……

  众人怎么想,吴川不管,落地便道:“正阳武道馆刘贺,在南江这边要求协助调查的时候,欲要反抗逃跑,被我击伤。”

  他没有一去南江就出手抓人,而是通过南江总督府去邀请这两人协助调查。

  结果,南江侦缉厅的正副两位厅长,带人去让刘贺配合调查,刘贺开始反击。

  这下子,吴川觉得没跑了。

  这家伙,真的有问题。

  而需要调查的两人,一人有问题,方平的话就不再是臆测,也不再是假话。

  现在,关键在赵宇身上。

  赵宇有问题的话,情况比刘贺要严重不少。

  受伤的刘贺,气息微弱,闻言辩解道:“镇守使,刘某并无反抗执法之意,当时刘某只是想交代一声,如今正阳武道馆因为周馆长陨落,本就诸事混乱……谁知道肖厅长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强行要羁押我……”

  吴川充耳不闻,这一路,刘贺没少解释,可他就当没听见。

  事情过程如何,他在暗中早就观察的一清二楚。

  赵宇则是保持冷静,看了一眼郑明宏,微微躬身道:“郑总。”

  郑明宏看着他,赵宇沉声道:“是非黑白,自有公断,赵宇是不是邪教徒,经得起查验,一定会水落石出……”

  郑明宏没有多说,有些时候,没有结果之前,不要轻易打包票。

  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

  现在说的信心满满,一旦真有问题,他自己得打自己的脸。

  张定南开口道:“侦缉厅和南江总督府正在彻查,郑总,南江丹药分公司的账目,销售记录都有人在查,希望您能理解。”

  郑明宏微微点头道:“张总督按照章程来办便是。”

  这事,现在不查不行,涉及高层叛变,可能被邪教徒渗透,不得不慎重。

  听到张定南的话,方平微微皱眉,这么说来,还得继续查下去了?

  那得等多久?

  想了想,方平开口道:“总督,邪教徒就没有什么特征吗?”

  张定南有些无语,不过还是解释道:“都是武者,难不成你觉得他们还会在自己脸上印着邪教徒几个大字?”

  方平问的,有些让人无语。

  这可不是电视,邪教徒本就隐藏身份都来不及,谁会傻到在自己身上弄点标志出来。

  方平闻言看向吴川,吴川开口道:“等等便是,是真是假,总有蛛丝马迹。”

  吴川不急,赵宇要是真的是邪教徒,会查出来的。

  政府的力量,比方平想象的更强大。

  有了目标,人都抓到了,彻查下去,会有结果的。

  方平吐了口气,想了想道:“吴镇守,这太耽误时间了,我觉得,可以简单一点。”

  吴川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说。”

  “刘贺,应该是有问题的……”

  受伤的刘贺,顿时急促道:“诸位宗师相信我……”

  话还没说完,吴川精神力一动,直接压的对方无法开口。

  “赵总如果是邪教徒……我说如果,赵总不介意我做个假设吧?”

  赵宇沉声道:“自然不会,如今既然我有嫌疑,别说假设,就是真的羁押我,也是应该的。”

  “赵总大义!”

  方平捧了一句,又道:“赵总要是邪教中人,那无非两种可能,第一,邪教的狂信徒,从小培养,故意打入丹药公司的那种,笃信邪教的理念,不惜为此潜伏进入丹药公司。

  第二,半道上加入的,被邪教蛊惑收买了。”

  众人点头,不过这是废话。

  方平又道:“如果是第二种,收买赵总这种人物,真的不容易,六品巅峰!当然,一开始赵总未必有这个实力,可能弱小时就被收买了。

  郑总,赵总有过武道境界突飞猛进,有异常的时候吗?

  比如超出他能力范围内,武道境界进步极快的那种……”

  郑明宏皱眉,半晌才道:“应该没有。”

  “郑总确定?”

  郑明宏哼道:“赵宇是六品巅峰的武者,哪怕在丹药公司也不是太多,我自然了解!”

  “那就是按部就班的修炼了。”

  方平摸着下巴道:“按部就班的修炼到这个地步……那可没什么好处可言,既然半道上加入邪教,那是肯定有所图的,既然不是在其他时候……那就是为了突破到高品境?”

  方平笑道:“之前被我击杀的那位,对赵总恨之入骨,我觉得双方不是过节那么简单,可能是涉及到高品培养名额的争锋。

  换言之,赵总也很希望突破到高品境。

  也唯有突破到高品的诱惑,才会让一位六品巅峰的强者,堕入邪道。”

  赵宇沉声道:“没人不希望突破到宗师境,我自然也希望,可我有自己的底线,方社长,不能因为我是六品巅峰武者,你就作出这样武断的判断。”

  方平笑道:“那是必然的,这不算什么,我其实也希望突破到宗师境。”

  方平说着又道:“那先说第一种可能吧,赵总是从小被培养出来的狂信徒。”

  “其实这种狂信徒,是最好判别的!”

  方平乐滋滋道:“我听说,狂信徒对邪教的理念极其认同,把教宗和真神当祖宗对待,那是言听计从。”

  吴川点头道:“确有其事。”

  “那简单了,诸位宗师不介意的话,小子现在狠狠骂一顿邪教的教宗和真神,诸位宗师精神力释放,观察赵总的心理波动,我想,真要是邪教徒,哪怕武者心理强大到极致。

  面对这种情况,多多少少会有些波动的。”

  这话一出,众人微微愣了一下。

  说实话,这些年来,抓住的邪教徒也不在少数,可要不就是被抓了现行,要不就是怀疑之下,暗中调查找证据,很少会有方平这么干的。

  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类似于赵宇这种人,也不会被抓。

  这一次,也是方平言之凿凿,事情闹的不小,这才没有证据就抓了对方过来。

  吴川微微沉吟起来,方平说的不太着调……可还真未必没用。

  侦缉局和军部,之前没考虑过这种审讯方式。

  也许……也许可以采纳。

  “好,你试试。”

  方平一听这话,那就不客气了,马上开口骂道:“你们那什么狗屁神教教宗就是坨屎,什么狗瘠薄玩意……@#¥%……”

  方平开口就骂,国骂持续了很久,都不带重复的。

  骂完了教宗骂真神,骂完了真神骂他们的狗屁理念。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接近二十位宗师强者的面前,进行长达十多分钟的国骂。

  所有宗师的精神力都释放了出来,观察大厅两人的情绪波动。

  在这么多宗师的观察下,中低品武者很难隐藏住自己的情绪变化的。

  地面上,刘贺脸色涨红。

  却是无法开口。

  众人也能感受到他的那种愤怒,怨恨,怨毒……

  到了这地步,刘贺其实也不太隐藏了。

  吴川都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逃过这劫的机会几乎没有。

  感受到这种变化,吴川微微凝眉,虽然听方平骂人让他耳朵根子都痒,可效果……还是有一些的。

  十多分钟过去了,方平也骂累了。

  郑明宏微微松了口气,开口道:“赵宇并未情绪波动。”

  方平笑道:“这只能证明赵总不是狂信徒,有些人,利己主义者,只相信自己,谁会管什么教宗不教宗的,不过由此可以排除赵总是从小培养的那种狂信徒的可能。

  而第二种,中途加入的可能,还没排除。”

  方平说着又道:“如果中途加入,赵总就不会是弱小时期加入的,要不然,多多少少有些痕迹留下。

  赵总进入了丹药公司,为了让他尽快打入高层,我觉得邪教会投资赵总的。

  郑总,赵总在丹药公司工作多少年了?”

  郑明宏想了想,忽然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片刻后挂断电话道:“34年。”

  “这么长时间,才混到丹药公司省老总的地步……我觉得弱小时期加入邪教的概率不高。

  更大的可能,还是近期,进入六品甚至六品巅峰后,因为无法再进一步,赵总被诱惑了。

  要不然,以赵总的地位和身份,满足日常修炼所需,还是足够的。”

  郑明宏点头道:“那当然,以赵宇的身份,又是丹药公司的人,绝不会连自身修炼都无法满足。”

  方平笑道:“这话郑总倒是自信,我们武大的很多人,可是不够自身所需的。”

  郑明宏脸色发黑,老子只是在解释,赵宇背叛的可能不高。

  想引诱赵宇投靠邪教,除非,邪教答应帮他成为七品,要不然,不可能的。

  方平又道:“赵总进入六品巅峰多久了?”

  “八年。”

  这个郑明宏很了解。

  “八年,连精血合一的地步都没到,意味着跨入七品境,很难很难,还不知道要多少个八年。这时候,为了成为高品强者,作出一些什么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方平,说话要有证据,难不成所有六品巅峰都会被引诱?”

  方平笑道:“那倒不是,我想问赵总一句,您气血圆满了吗?”

  赵宇微微凝眉,点头道:“圆满了。”

  “精神力呢?”

  “一般。”

  “那就是说,赵总需要的不是气血资源,而是增长精神力的宝物,这些东西,太难获得了!”

  方平感慨道:“想让你成为高品,甚至精血合一,那必须要拿这些东西来诱惑你。

  一位六品强者,可不是拿几句空话就能诱惑的,必须要有切实的利益,看得见的利益才行。

  赵总,我再问您一句,您这些年来,获得过一些增长精神力的宝物吗?

  如果获得过,在哪得到的,您能详细说说吗?”

  赵宇摇头道:“没有。”

  这玩意不是大白菜,哪有那么简单获得。

  方平闻言忽然笑道:“在场的诸位,有谁获得过这种宝物,或者服用过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半晌,都摇了摇头。

  这玩意,大家还真没用过。

  “那诸位知不知道,类似于这种宝物,哪怕服用消化了,其实会一直残留一些气息在体内的吗?”

  这话一出,赵宇眼神微动。

  方平不以为意,看向李长生笑道:“李院长,您服用过能量精华,到现在还有生命之力的气息残存……”

  李老头想了想还是道:“我服用的时间太短。”

  方平摇头道:“哪怕时间再长,都会有的,这一点,其实很容易察觉到,只是大家平时没太在意罢了。

  赵总说自己没服用过增加精神力的宝物,而根据我的判断,他如果是为了突破到高品,才投靠了邪教。

  那邪教方面,必然拿出了让他心动的宝物!

  对赵总而言,什么东西才难以得到?

  唯有增加精神力的宝物,这种东西,对于一位渴求突破到七品境的强者而言,没人能忍住不服用吧?

  空口无凭的,赵总不会相信对方的。

  最少,对方也要抛出一点诱饵,让赵总上钩。

  一旦赵总服用过,那一定会有气息残留,精神力上残留的气息,他感应不到,宗师们还是可以的。

  现在,我想让所有宗师,以这点为目标,开始仔细探查。

  如果没有特殊气息残留,那意味着我之前的判断有误,只能等待接下来的查验……

  如果有……”

  这话还没说完,赵宇忽然道:“这些年我进地窟也有多次,服用的药材和不知名能量果很多,不知是否有增长精神力的宝物,毕竟我精神力无法外放,对自身的精神力增强,感应不是太明显。”

  说着,赵宇又道:“这一点,我觉得无法当成你猜测的佐证。”

  方平忽然笑了起来,玩味道:“啧啧,我一说,赵总就说可能吃过这个,这增长精神力的东西,成了大白菜了?随处都是?

  而且真要有这种宝物,我想,哪怕感受不明显,武者对自身的变化,也会有清晰的感知吧。”

  赵宇沉声道:“我只是猜测,并未确定我是否服用过。”

  方平笑道:“有道理,当然,我是相信赵总的,其他人信不信,我就不好说了。”

  方平笑呵呵地看着郑明宏道:“郑总,您信吗?”

  郑明宏板着脸没吭声。

  赵宇的嫌疑,越来越大了!

  而方平,又忽然笑道:“其实还有很多方法去证明的,邪教既然给了好处,那肯定有所求。

  比如,丹药公司的一些丹药秘方,技术。

  邪教近期有过这种情况发生吗?

  比如,身上携带的丹药变多了?

  尤其是南江这一带,可以通过侦缉局和军部查探一下,近期剿灭的邪教徒,是否有变化。

  当然,这也无法明确证明什么。

  没关系,这个可以慢慢查,是真是假,迟早会有结果的。

  包括赵总说他吞服过不少不知名药材和能量果,一一描述出来,我们按图索骥,看看有没有能增长精神力的。

  还有,在哪获得的,有些东西,可不是任何一个地窟都有。

  赵总进入哪个地窟,待了多久,都是有记录的。

  邪教如果提供了一些增长精神力的东西,赵总是可以描述清楚,可赵总小心了,别说错了产地。

  这玩意,很稀有的,真不是到处都有。

  您才六品,知道的不多,可九品强者,见多识广,我想吴镇守就大体上知道一些地窟的特产,尤其是这种增加精神力的东西,吴镇守是吗?”

  吴川瞥了他一眼,轻轻点头,他没撒谎,这玩意,有些人不了解,可九品心里有数。

  赵宇脸色不变,可吴川一直盯着他,有些情绪变化,可以感受到的。

  心中轻叹一声,吴川没有说什么。

  查下去,迟早会有结果的。

  这事,也不会这么含糊过去。

  至于方平说的气息残留……好吧,吴川可以老实告诉众人,假的。

  什么狗屁逻辑!

  时间一长,早就消散了,哪来的残留。

  可一般人,对这个了解不多,别说赵宇,就是八品武者,知道的都不是太多。

  因为大家没服用过!

  而服用过的,尤其是增加精神力的宝物,赵宇没达到精神力外放,其实是不知道的,也感应不到。

  方平明显就是在唬人!

  可方平唬的还有些像真的,吴川敢断定,在场相信他说的宗师都不在少数,恐怕也就少数几人有些怀疑。

  至于赵宇,被收买的概率现在极大。

  吴川也不揭穿方平,用这一套,也许还能多忽悠出一点东西出来。

  赵宇的一些变化,郑明宏也察觉到了。

  此刻,郑明宏脸色微微有些变化,显得很难看。

  真的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