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29章 悲哀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魔武南区。

    那两位已经逃跑的同学,显然小看了秦凤青。

    他们以为秦凤青只是想去嘲讽方平……

    而实际上,此刻的方平,脸色黑的吓人,轻声道:“校长,您猜他想干什么?”

    黄景轻叹道:“我猜他想找死。”

    两人说话的时候,早就察觉到了秦凤青的到来。

    可那家伙,没有现身,而是猫着腰,动作矫捷地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就在方平他们前方。

    方平和黄景精神力释放出去,发现那家伙一脸的跃跃欲试,秦凤青还握着拳头对着空气捶了几下,脸上满是猥琐笑容。

    黄景扫了一会,叹气道:“这是想捶你的大光头?”

    方平脸色难看,咬牙低声道:“他是不是中邪了?我精神力外放,会察觉不到他存在?”

    “所以说他想找死,他大概以为在学校,我们不会主动释放精神力……不过这小子没这个经验,大概不明白所谓的应激反应……”

    黄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秦凤青是真的要找死。

    看他那架势,黄景都能猜到接下来他想干什么,无外乎忽然跳出来,掀了方平的帽子,给他脑袋来一拳。

    然后……也许会来一句,认错人了!

    这小子,真以为方平那么好说话?

    别说不是认错人,就算真的认错了,方平也能打的这家伙吃土。

    黄景也懒得提醒秦凤青,脚步却是稍微放慢了一些,轻声道:“过几天要是下地窟,别太冒险,稍微照顾一下凤青。”

    方平侧头看了他一眼,黄景呓语般道:“这孩子也苦,他父亲当年天赋惊人,早早突破到了五品境,可在一次突袭战中陨落,那时候他还小。

    他父亲的骨灰……是我和老师一起送过去的。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这小子没哭没闹,他母亲骂老师害死了她的丈夫,害死了她孩子的父亲……

    那时候,老师很悲伤,还是这孩子后来追上来了,说长大了也要上魔武。

    你不知道,离开的时候,老师笑的有多开心。

    后来,他真的来了魔武,可惜因为天赋比别人差,他修炼其实很慢,可这小子性子倔,要强的很,别人修炼几个小时,他能修炼几天,没了气血,他就练战法,没日没夜的修炼。

    老师怜惜他,教了他几套战法,可惜那时候老师也有伤在身,大多数时间都在养伤中,也没有太过照顾。

    就算如此,这小子也念情的很,等老师走了,哎……”

    黄景轻轻摇头,有些唏嘘。

    这些年,见的太多,有些事都快麻木了。

    秦凤青的父亲,是老校长最后一批亲自带的学员,秦凤青的父亲年纪不大,哪怕活到现在也不到50岁。

    可早在十多年前,他父亲就战死在了地窟。

    如果秦凤青父亲不死,现在的成就不会比唐峰差,也许会更高。

    方平对秦凤青的事情有些了解,也知道他父亲战死在了地窟,不过,方平还是笑道:“照顾,那是肯定要照顾的,您放心好了!”

    “照顾”这俩字,方平说的格外重。

    这家伙放浪形骸,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方平觉得有必要教教他如何做人。

    至于同情……秦凤青不需要别人同情他。

    这家伙只会越挫越勇,永不服输,也是秦凤青的一大优点,或者说,他不想落后太多,被人打死。

    当初他和王金洋交手一次,重伤败落。

    结果别的人或颓废,或沮丧,唯有这家伙,以一次淬骨武者的身份,奋起直追,短短时间内跨入了三品,可见秦凤青需要的不是别的,而是压力,无比大的压力。

    这家伙,也很难被压垮。

    方平觉得,有必要给他一点压力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秦凤青的藏身地。

    秦凤青一脸期待,拳头紧握,方平仿佛没看到一般,自顾自地往前走着。

    黄景落后了一步,心里叹息,秦凤青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方平,自寻死路,挡都挡不住。

    下一刻,秦凤青忽然跳出,大笑道:“老陈,新年好啊!”

    这家伙嘴上喊着,手上不停,跳出来就挥起拳头要往方平脑袋上砸。

    “砰!”

    就在这时,方平陡然回头,早就蓄势待发的拳头,一拳轰了出去!

    一声巨响传出!

    秦凤青倒飞数十米,跌落在地,满脸的茫然。

    方平懒洋洋地收回拳头,啧啧笑道:“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邪教的人潜伏到学校了,要偷袭我呢。”

    方平说着,叹气道:“老秦啊,下次这种恶作剧就别来了,你以为演电视呢?这次我是挥拳打你,下次我要是一刀劈出去,你不是被我劈成两半了?”

    秦凤青没理他,掀开自己的衣服看了看,等看到胸口一个深深的拳印,一脸的呆滞,接着就是愤怒,跳起来就骂道:“混蛋,你要打死我吗?”

    在南区啊,哪有那么多邪教的人,这混蛋下手太黑了!

    方平顿时皱眉道:“好好说话,我只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量,就是发现是你,才特意留手了。”

    “百分之一?”

    秦凤青气的半死,你骗鬼呢?

    百分之一,能把他这四品巅峰打的飞出去几十米?

    你以为你是六品呢?

    方平瞥了他一眼,忽然笑道:“最近没看新闻?”

    “干嘛?”

    秦凤青还是有些不忿,盯着他脑袋看了看,可惜了,刚刚没敲到。

    “这么说,我前几天杀了几个六品,包括六品巅峰的事,你不知道?”

    “啥?”

    秦凤青先是茫然,接着嗤笑道:“哦,我也杀过六品,六品也没什么。”

    方平淡笑道:“是吗?我可是单对单杀了那个六品巅峰……对了,五品榜单看了吗?我五品第一了。”

    “咳咳……”

    秦凤青咳嗽起来,我不信!

    “还有,我五品巅峰了。”

    “咳咳咳!”

    “对了,我凝聚了金骨和半金身,算起来,应该不比一般的六品巅峰弱多少,真要拼命,对方还真未必是我对手。”

    “哈哈,今天天气真好……”

    秦凤青想不相信,也觉得不该去相信,你觉得我会信你?

    年前他四品巅峰,方平五品中段,这才几天啊?

    你现在告诉我你五品第一,五品巅峰,斩杀六品巅峰,你觉得我会当真?

    方平轻笑道:“别太自卑,没关系的。还有,这几天你大概一直没关注别的消息,王金洋昨天进入五品中段了。”

    “哈?”

    “张语四品巅峰了。”

    “呵呵……”

    “谢磊快四品高段了。”

    “哦。”

    “唐院长快入宗师境了。”

    “跟我有啥关系!”

    秦凤青咬牙切齿,你说这些跟老子有啥关系!

    方平却是不在乎他说什么,继续道:“就连陈浩然都进四品巅峰了。”

    “怎么可能!”

    秦凤青牙都快崩碎了,你骗我,肯定的!

    京南的陈浩然,12月份才进的四品高段,怎么可能那么快四品巅峰,扯淡呢!

    想想他,为了进入四品巅峰,可是在地窟被追杀的上天无门入地无路。

    方平轻笑道:“人家爷爷快八品了啊,眼看着孙子跟不上,人头大的能源石,那是当饭喂。”

    “不可能!”

    秦凤青觉得这不是真的,陈耀庭再有钱,也不会这么浪费。

    方平打击道:“然而这都是真的,不信你问黄校长,秦凤青,认清现实吧。你一个大四学生,才四品巅峰,真觉得自己很牛了?”

    “京武那边我都没问,不过我听说,年前的时候,韩旭就进入四品境了。凌依依那小个子都进四品高段了,还有,李铁头现在不是五品中段,大概也差不多了。”

    “秦凤青啊秦凤青,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都弄不明白,你一个大四学生,四品境,有啥好骄傲的?”

    “别校的不说了,就说咱们学校的,大二的陈云曦、赵磊、傅昌鼎他们都快进四品了,才大二啊!等到了大三,说不定就五品了,大四……算了,不想再打击你了。”

    方平摇头不已,嘴上说着不想打击,却是又继续打击道:“我呢,现在五品巅峰,校长他们建议我先不要突破六品,其实我也不着急,花个半年一年的,稳固一下,直接进八品,那时候我应该还没毕业。”

    “你呢,一个快毕业的学生,直接跟我差了一倍的距离!武道品级的一倍,那时候,我一口气吹死你,问题应该不大吧?”

    “……”

    秦凤青脸色一变再变,忽然看向黄景。

    黄景抚额,见他看来,有些哭笑不得,无奈道:“他是到五品巅峰了。”

    秦凤青脸色变了,咬牙道:“他……他真的五品第一了?”

    方平接话道:“忘了说了,杀六品巅峰的时候,我才五品中段。”

    秦凤青再次看向黄景,黄景微微点头。

    “怎么会这样……”

    秦凤青喃喃一声,我才回去几天啊?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不是这样的!

    难道我的时间线弄错了?

    其实我不是回去几天,而是与世隔绝了好几年?

    此时此刻,秦凤青哪还记得光头的事!

    变秃头要是能变强,老子也干!

    他从来不在乎这些,只要变强,管他三七二十一!

    方平好像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淡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剃光头吗?”

    “啊?”

    “削发明志!”

    方平眼神坚毅,冷冷道:“如今,地窟全面入侵,杀我同胞,扰我山河!我辈武者,岂能坐视!我们实力还低,可我们也是有血性的,地窟之患不平,要头发何用?剃了这一头烦恼丝,下次入地窟,戴头套都方便一点。”

    “还有,留着头发,每天还要浪费时间去洗头,麻烦不麻烦?武者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我们没到高品,可做不到尘土不沾。”

    “剃了头发,方便简洁,人变丑一些,都能少害一些无辜少女!你自己说,你剃了个大光头,魔都女子学院那个母老虎,还会继续缠着你?”

    “你现在弄一头中长发,搞的跟文艺青年似的,不知道这样会引起这些女武者的关注吗?”

    “你留着一头中长发,在地窟钻个洞,都得考虑头发不是弄脏了,说不定这一点顾虑,小命就丢了!”

    “居然还有人嘲笑我为什么要剃光头,那些都是不知局势有多危急的浅见之辈!你秦凤青难道也是这种无知之辈?”

    方平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阵,又摇头道:“算了,我是我,你是你,你一个四品武者,也没必要考虑这些。你们这些人,在后方安心结婚生子,为我们人类传宗接代就行。

    也许,未来还在你们身上,前线的事,交给我们就行。”

    秦凤青脸色一变再变,咬牙道:“你说我秦凤青是懦夫?”

    “我没这个意思。”

    “你话里就是这个意思!”

    方平摇头道:“真的没这意思,可你实力的确落伍了,我只是说明一个事实,如今连我都觉得我如蝼蚁,你一个四品武者,难道比我还要有用?”

    “削发明志是吗?”

    秦凤青咬牙,方平一脸期待,快,快自己剃了头发!

    眼看着这家伙还差一点火候,方平忽然低声道:“长头发,其实浪费气血的,而且还不少。之前一直没在意,剃了头才发现真的浪费不少。”

    “对了,你知道八品金身,为何在锻造金身的时候,头发汗毛都脱落吗?封闭全身毛孔,你到了四品,应该也有所察觉,咱们的汗毛孔都开始收缩了。

    我现在想做的是主动封闭头发的毛孔,你看看我,光头是不是和别人有些不同?”

    方平忽然拿下了帽子,主动伸头过去,小声道:“这几天,我把发桩都给排出去了,完全密封毛孔!”

    秦凤青盯着他脑袋看了一会,想要伸手摸摸看,方平忽然缩回了脑袋,戴上帽子,笑道:“干嘛,别动手动脚的,这过程其实很痛苦的,也许以后毛发都无法长出来了,可为了实力,这些算什么?”

    “真的连发桩都没了……”

    秦凤青喃喃一声,方平为了实力,居然真的这么干。

    这小子,无利不起早,要是没好处,他会干这种事?

    “封闭全身毛孔?六品封三焦,八品金身化……一切都在于封!”

    “封锁一切能量外泄的通道……”

    秦凤青呓语,原来中品境就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了吗?

    一旁,方平身上肉身淡金色光芒一闪而逝,脑袋上都闪现一抹金光。

    “封闭毛孔,半金身凝练速度更快了,可惜,我跟一些人说了,这些家伙,居然为了好看,死活不愿意剃头,也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有些人看来,头发比修为更重要,还能怎么说。”

    方平摇摇头,又笑道:“其实也就有那么一点点提升效果,也无所谓了。”

    “一点点是多少?”秦凤青急忙问了一句。

    “没多少,封闭了头发的毛孔,修炼速度大概增加1%吧,很微弱。”

    “1%!”

    秦凤青忽然不问了,转头就走。

    方平连忙道:“你去哪?”

    “你管我!”

    “别剃头,直接气血震出来更好,连发茬都给震出来!然后封闭毛孔,还有,最好全身所有毛发都给震出来,封闭全身毛孔!”

    “全部?”

    “最好那样,当然,看个人意愿。”

    “哦……老子才不信你!”

    秦凤青骂了一句,嘴上说着不信,却是跑的飞快。

    他一走,黄景一脸无语地看着方平,半晌才道:“听你这么说,我都想剃光头了。”

    方平笑道:“我又没骗他,校长,封闭毛孔本就有利于能量的封锁,我没说错吧?”

    黄景头疼不已,没好气道:“那点流逝算什么?少扯这些没用的!”

    你他么当我是秦凤青?

    毛孔就算再多,扩张到最大,一天流逝一两卡气血也撑死了。

    按照方平的说法,干脆把浑身上下的洞都给堵起来算了。

    一两卡气血,到了他们这境界,随随便便一次呼吸都能给吸回来。

    方平这小子,也就忽悠老实人了。

    秦凤青那蠢货,被方平打了一拳,到后来根本完全忘了这茬,连自己的初衷都忘了,黄景怀疑,这小子现在回去拔毛了。

    一想到这一幕,黄景就有些替秦凤青悲哀,你傻不傻,方平的话你也信,跟头还没栽够吗?

    方平可不管他怎么想,笑道:“校长,那我去威压室一趟,输入点天地之力,另外这几天我要潜修,学校现在就您这位宗师比较闲,过几天,帮我杀一头妖兽,您能行吗?”

    黄景瞪了他一眼,看不起老子还是咋的?

    不过想了想,黄景还是慎重道:“别乱来,高品妖兽实力都极强,哪有那么好杀,好好谋划谋划再说。”

    方平笑道:“我知道,杀一头妖兽,弄一把神兵出来,您和刘老可都没呢。回头找机会,把狡王林的那头狡给干掉,那就发大财了,我觉得可以造好几把……”

    黄景翻了个白眼,那是八品金身妖兽,一般的八品都干不掉对方,还得小心被它给干掉了。

    方平说的倒是简单,何况狡王林距离天门城、妖葵城都极近,一旦爆发大战,小心被两边偷袭。

    “再说,警告你,我命可没李长生那么大,我跟你下地窟,总觉得有些不安。”

    黄景这位七品强者,此刻都觉得有些不太妥,按照之前方平下地窟的几次经历,他觉得真的有必要好好掂量掂量。

    第一次,招惹了八品的狡。

    第二次,招惹了一位七品强者和狡。

    第三次,干脆连九品的都招惹了。

    一次比一次凶险,这次……黄景觉得,有必要把李长生弄出来,那家伙骨头比他硬,更抗打一些。

    他觉得自己这个七品,跟方平下去,真的很脆弱的。

    等到方平离去,黄景忽然有些悲哀起来,为什么自己这个七品强者,感觉还没他们这些四五品活的滋润?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