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38章 被抓了
  猬狗兽的凄厉嘶吼声不断响起。

  狡正在吞噬对方的不灭物质。

  一旁的黄景警惕万分,见状陡然收回了短剑,接着御空便跑!

  没了神兵的压制,猬狗兽开始垂死挣扎起来。

  狡的眼神中露出无比的愤怒!

  可此刻,来不及追杀对方了,比起黄景,吞噬守卫者更重要。

  可对方也是它接下来应对禁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人走了没事,反正希望城和禁地没有关联,可带着傻木头气息的短剑不能带走!

  还没用剑砍自己呢!

  狡一边疯狂吞噬起来,一边巨眼瞪着逃跑的黄景,愈加愤怒起来。

  要是就这么走了,它怎么办?

  可守卫者还没彻底死去,这时候不彻底绞杀了,被禁地知道了就完蛋了。

  黄景是越跑越远,狡也急了。

  难不成真要去妖木城大战一场,可去了,未必能回来。

  有心想追过去,可守卫者还在挣扎着,不灭物质正在大量溢散,恢复自身。

  狡的眼中露出一抹愤色,没再管黄景,开始专心吞噬。

  先吞了守卫者,再去找这家伙。

  就算找不到……禁地之门那边还有个熟悉的家伙在!

  找到他,也许可以找到逃跑的这家伙。

  狡没再看黄景,不断吞噬着。

  片刻后,猬狗兽的挣扎变的无力起来。

  又过了一会,猬狗兽彻底没了动静。

  金色的不灭光辉,也渐渐散去,妖兽尸体却是留了下来。

  狡这次没有浪费,一口吞了下去,血肉,骨骼,全都吞噬到了肚子中。

  最后,只留下一点破碎的金色颅骨。

  而颅骨上的破碎伤痕,正是短剑造成的,带着浓郁的妖木气息。

  狡一巴掌将破碎的金色颅骨拍进了地面,此刻,黄景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狡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意,对方跑了这么久,未必可以追上了。

  远处,禁地那边也有了一些动静,一旦再爆发大战,也许会引来禁地的王者。

  不知想到了什么,狡迅速往猬狗岭方向飞去。

  ……

  猬狗岭。

  依旧死寂的让人不安。

  山底下,方平小心翼翼动了动,没感受到精神力的扫描。

  这时候,方平也不敢冒头出去查看情况,小心翼翼地开始挖掘起来,挖了一会,方平一咬牙,这么安静,挖洞声音大的很,还不如干脆钻出去偷偷的跑。

  想到这,方平没再继续挖洞,而是往回走去,刚走了一会,方平脸色一变,前面的坑洞坍塌了!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是妖兽?”

  “不不不……那么大的体型,一点气息没有……这是什么妖兽?”

  方平只是惊鸿一瞥,没敢细看,藏在了坍塌的坑洞边。

  可他的确看到了一头妖兽趴伏在坑洞外!

  毫无生命气息!

  “这到底什么情况?”

  方平茫然了,外面,怎么会又多了一具妖兽尸体?

  妖兽体型往往和实力有关,这头妖兽,体格不比之前的那头猬狗兽小,岂不是说……

  “也是高品?”

  “死了?”

  方平惴惴不安,小心翼翼地开始探测起来,很快,方平确定了,的确死了!

  “又一头高品妖兽的尸体,今天是什么日子?”

  “谁杀的?”

  “对了……之前那头很像狡的妖兽,身边好像也跟着一头妖兽,难道就是这头?”

  “难不成……是狡杀了它?”

  方平感觉自己大脑都快成浆糊了!

  这他么到底什么情况?

  今天这意外接连不断,他都快懵了。

  先是猬狗岭还有一头八品妖兽,接着好像看到了几百里外的狡,再接着,又忽然发现跟着狡的妖兽死了,狡去哪了?

  这头妖兽是狡杀的吗?

  可之前,这俩好像一伙的,怎么忽然就内讧了?

  “感觉智商都不够用了!”

  “我要不要出去?狡走了吗?”

  方平陷入了挣扎,他现在真的懵了。

  片刻后,方平一咬牙,就在面前的好处,自己不拿,傻不傻。

  想杀一头七品妖兽,有多难,他现在很清楚,哪怕八九品强者,都未必可以轻易做到。

  不是杀不了,而是杀了,如何保持完整的尸身?

  让对方不自爆?

  又如何能不引起更强者的注意?

  这些,都是难点。

  想到这些,方平小心翼翼地从坍塌的通道走了出去。

  等看到面前那副浑身是伤的妖兽,方平微微凝眉,心核和脑核还在吗?

  还有,这头妖兽块头也不小,可不好带走。

  储物空间,现在是很难再扩张了。

  关键是没钱!

  系统到现在没给自己结算财富值,之前为了扩充空间,已经消耗了130亿的财富值,现在只剩下40亿不到了。

  再扩充,全部花完了也扩充不了8个立方,装不下的。

  “可惜了,看来只能挖一些有用的东西带回去了。”

  方平有些遗憾,也极为警惕。

  系统没给自己增加财富值,这算什么?

  没有脱离危险!

  现在,还得万分小心才行。

  方平轻吸一口气,小心翼翼朝前面的妖兽走了过去,四处看了看,猬狗岭此刻真的安静到了极致,有些吓人。

  “不管了,先挖了心核和脑核再说!”

  很快,方平拿着铲子走上前,开始准备给死去的妖兽进行解剖。

  结果刚要动铲子,方平脸色狂变!

  卧槽,居然回来了!

  此刻,远方一道金光飞速朝这边降临。

  方平哪敢犹豫,急忙遁入地底,他都懵了,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就在方平遁入地底不久,狡的身影落下。

  巨大的眼眸,朝四周看了看。

  接着,狡的鼻子开始耸动,一点点分辨气息。

  那个厨师,实力一般,跑也跑不了多远。

  不过……没感应到对方的具体所在,其实还是让狡有些意外的。

  很快,狡对着方平刚刚钻出的坑洞闻了闻,这里的气息,好像更浓郁一些。

  狡一爪子拍下,整个地面坍塌了下去。

  猬狗岭,依旧安静无声,坍塌的地面,露出了一些地下坑洞。

  狡继续闻着,一边闻,一边拍地,一条条通道塌陷,裂开。

  不远处,山底下,方平脸都绿了。

  这是要干嘛?

  这是翻遍整片大山都要找到自己吗?

  自己炸塌了巨柳城,巨柳城的强者追杀自己,也没到这地步吧?

  自己和那头狡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这么干?

  一般情况下,妖兽就算杀人,可你只要不是抄了它老家,或者夺走了它的宝贝,真要找不到,妖兽也不会特意追杀的。

  就如前几次,他跑了,狡也没追杀他,没那么必要。

  可今天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跑了两次,彻底惹怒了对方?必杀自己?

  还是自己上次给它带去了一个七品,狡不爽了?

  眼看着对方沿着地下通道一点点往前拍击,方平觉得再这么下去,被抓住那是肯定的,那就完犊子了。

  此刻,方平顾不得什么了,猬狗岭情况不对劲,太安静了!

  连妖兽的嘶吼声都没,仿佛整座大山都没了生命,这么下去,他很难躲避追杀的。

  方平咬牙,拿出铲子,继续往前挖去,有点微弱的声音,那也没办法。

  此刻的方平,已经用精神力在附近覆盖了屏障,声音其实也不大,未必可以传出去,怕就怕……那微弱的震动感被狡察觉到。

  好在对方还在拍击地面,这种坍塌的动静,掩盖了自己的挖地震动感。

  方平迅速挖掘,挖了一会,又开始换条道继续挖。

  “自从学会了挖地道,我好像一直就在干这事……”

  方平心里说不出的悲哀,真的成挖洞专家了。

  上次在南江那边,他第一次开始挖洞。

  如今,挖着挖着,成习惯了。

  现在的他,经验真的挺丰富的,他都知道哪里可能会出水源,哪里可能会出现坍塌,地质学方面,方平觉得自己应该勉强当个半吊子专家了。

  “地面上的方向感薄弱,没有标志物,容易迷路。可地底,我觉得方向感很强,见了鬼了!”

  方平心里不断吐槽,也祈祷狡别再继续了。

  闲的吧?

  一个八品妖兽,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干嘛?

  有这闲工夫,你去找八品的妖兽厮杀啊!

  方平不满,狡也很不满。

  跑哪去了?

  明明察觉就在附近,地面都快被拍塌了,再这么下去,一旦引起禁地注意,再来使者,那就来不及了!

  它得尽快找到跑掉的那个家伙,让他用短剑劈自己才行。

  狡有些焦躁,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停下了拍击。

  一停下,远处地面微微震动了一下,也迅速停了下来。

  狡的大眼露出一抹讥嘲之色,果然在这附近。

  下一秒,狡出现在了刚刚那片大地的上空,一掌拍了下去!

  下方,出现一个小小的坑洞,没人!

  狡彻底愤怒了,又不见了!

  疯狂破坏了一阵,四周全部坍塌。

  狡再次想到了什么,忽然不再破坏,金色巨角上,一丝丝血色的气血之力正在不断被剥离出来。

  对待一个喜欢逃跑的厨子,它还是有准备的。

  下一刻,一缕微弱的气血之力悬浮在了半空中。

  这缕气血之力,仿佛有了活力,在半空中微微摇摆,接着,开始朝前方漂浮。

  ……

  地底。

  方平心脏砰砰直跳,他怀疑,自己上次是不是把狡的祖坟给挖了,要不然,哪至于一直找寻?

  换成他自己,要是遇到了一个三品地窟武者,对方跑了,或者藏了起来,找不到了,他不会一直追杀下去的。

  有那功夫,他都能杀几个四五品武者了。

  高品的妖兽,真的很少会干这种事的!

  为什么自己遇到的妖兽都这么不靠谱?

  “别找我啊!非要找我干嘛?”

  方平欲哭无泪,黄景也不见了,此刻还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要不然,有人吸引狡的注意力,自己可以找机会离去。

  现在,偌大的猬狗岭好像就自己一个活人了,跑都难跑。

  就在方平如同石头般把自己镶嵌在一个小洞中的时候,忽然,方平眼珠子动了动。

  “这是什么?”

  他看到一缕淡淡的血色东西,从泥土中渗透出来,正在往他身上钻!

  “这是什么玩意?”

  方平脸色变了,当那缕血色丝线钻入体内,方平脸色剧变!

  气血之力!

  熟悉的气血之力!

  “我自己的气血之力!”

  就在方平产生这个意识的同时,他眼前忽然一亮,上方的泥土被掀开了!

  一个硕大的金色脑袋,正对着他。

  方平脸色惨白,干巴巴地笑道:“狡大王,好久不见啊!”

  这头狡真的疯了!

  它居然还保留着自己的气血之力!

  这是方平完全没料到的!

  狡的大眼睛看着他,露出一抹讥嘲之色。

  方平咽了咽口水,从土里爬了起来,干笑道:“狡大王,您饿了吗?吃饭吗?”

  狡不回应,此刻的它没心思吃饭。

  下一刻,方平漂浮了起来,很快被牵引着来到那头死去的妖兽面前。

  狡看了看妖兽,又看看方平,方平有些不太明白,小声道:“大王是让我收下这些礼物?”

  他刚说完,狡的金色巨爪拍了下来!

  方平被拍的直接陷入了地底,一脸的潮红,大爷的,你忽然带我到这,我怎么知道你要干嘛?

  看来,不是给自己送礼了?

  狡拍了他一爪子,接着,面前一根断裂的长刺悬浮起来,方平认出来了,这是之前那头猬狗兽身上的长刺。

  关键是,给自己看这个看吗?

  狡见他还没明白,挥爪切断了长刺,接着又朝远处看了看,想了想,面前忽然凭空浮现出一柄虚无的短剑,精神力具现,而短剑出现的刹那,一道不太明显的人影浮现。

  方平盯着看了一会,这算是看图理解内容吗?

  “有人用短剑杀了猬狗兽,您想要短剑?”

  方平其实猜到了,那是黄景,虽然狡只是给出了一个虚影。

  见狡盯着自己看,方平干巴巴道:“这个……这个……我是认识这人,可跟他不熟……”

  “什么?找不到人就要吃了我?别啊……”

  方平心里想着事,带狡去找黄景吗?

  可狡想干什么?

  想吞了黄景?

  不对,它想要短剑,短剑……神兵?

  它要神兵?

  眼看着狡又用爪子往自己身上划啊划的,方平狐疑道:“大王,您要用短剑刺自己?”

  “……”

  “那个……要不我用刀给您来几下?”

  眼看着狡有暴怒的趋势,方平急忙闭嘴,脑筋却是急速转动。

  狡想干嘛?

  让黄景用短剑刺它?

  这是活腻歪了?

  尽管无法理解,不过方平还是笑道:“大王,要不这样,我去找人,找到了,我带着短剑回来,给您来几下?”

  带对方找黄景,他可不敢。

  杀了黄景怎么办?

  再说了,黄景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呢。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对了,校长正在被妖兽追杀,要不要……引诱狡过去?”

  方平心中不由产生这样的念头,结果还没想完,狡已经极为不耐烦地拍击着地面。

  下一刻,方平凌空浮起,狡带着他直接朝黄景之前逃离的方向追去!

  “是去找校长吗?它到底要干嘛?”

  想着这些,方平又看了看下方渐渐远去的妖兽尸体,有些不甘,你好歹让我挖了心核和脑核带走啊!

  狡也太浪费了!

  仿佛方平的眼神太过灼热,狡低吼一声,带着警告的意味。

  方平半猜半蒙道:“不能动?狡大王,这是您杀的吧?为什么不吃了?”

  “……”

  “不能吃?得留着是吧?”

  “……”

  方平一次次的猜测着,等被狡带着飞了一截,方平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好像没穿衣服!

  不过此刻,天也黑了,应该没人看见自己吧?

  狡要黄景用短剑神兵刺它,又留着那具妖兽尸体不动,猬狗岭的妖兽都消失了,难道被杀妖灭口了?

  “这家伙,不会是想让老黄给它背锅吧?”

  方平总觉得这操作有些熟悉,“那具死去的妖兽尸体上,也许留着一些证据……和老黄有关的证据,所以狡没动尸体……之前的长刺……神兵的气息,难道死去的妖兽身上,有神兵的气息残留?”

  “狡和那家伙是一伙的,突然内讧杀了对方,然后想栽赃给老黄。”

  “可它担心别人不信……或者别的妖不信,所以想让老黄也给它来几剑,留下神兵的气息?”

  “狡需要博得谁的信任?”

  “妖兽难道也有组织的?”

  “不对不对,关键是……这头妖兽,他么的好像很狡猾啊,居然还想到让人背锅!”

  这边方平还在想着事,下一刻,让他崩溃的一幕发生了!

  一道璀璨的金光,照耀在他身上!

  漆黑的夜色下,金色的方平,格外耀眼……关键没穿衣服!

  方平敢肯定,四周要是有人,觉得可以看见自己!

  “老子一定要宰了你!”

  方平心中怒吼,这头狡疯了,居然想出这办法让他现行,吸引黄景来!

  这简直就是在践踏自己的尊严!

  方平气的想吐血,脑袋上也升起一抹金光,把自己的脸给遮住,下半身也升起道道金光,让人看不到自己的兄弟。

  太丢人了!

  “这仇我记下了!等着!迟早弄死你!”

  方平气的半死,狡却是大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这是不灭体?

  没管方平气不气,狡牵引着方平四处乱飞,金色的方平,在半空中如同耀眼的明灯。

  而这一招,的确管用。

  远处,正躲在一处林中恢复伤势的黄景,看到那耀眼的金光,脸色一变再变!

  方平被抓了!

  他也没想到,那头狡居然会想到抓人质来威胁自己!

  此刻的他,并未回希望城,方平和秦凤青还在猬狗岭,猬狗岭的两头高品妖兽都死了,他准备等狡离开了,就去找人。

  没想到,狡非但没走,还主动找来了。

  这头狡到底想干什么?

  黄景脸色阴沉,自己要不要现身?

  他肯定不是狡的对手,尤其是对方还吞噬了一头八品妖兽,此刻恐怕比之前更可怕。

  一旦现身,那就危险了。

  可方平被抓住了,自己不现身,方平被杀的话……

  黄景面露挣扎之色,武者不会妥协的!

  这事就算传出去,方平被狡杀了,也没人会觉得他做的不对,用他这位七品的性命,去赌狡会不会放过方平,这样的几率,几乎可以放弃,不去博这个机会。

  可难道真要看着方平被杀?

  就在黄景压制气息,小心潜藏,内心挣扎的时候,半空中,方平忽然用地窟语吼道:“在的话,留下剑用一用,人不用出来!”

  黄景面色一变再变,剑?

  狡是为了神兵而来?

  拿神兵换方平生存的概率……这……

  如果方平能活下来,真要换了,吴奎山未必有意见,毕竟方平也许有晋级九品的希望。

  可是,要是人剑两空呢?

  黄景忽然轻叹一声,也罢,事到如今,只能博一次了。

  到了这时候,一点办法都不想,方平真被杀了,那也不好和李长生、吕凤柔他们交代。

  手中,一柄短剑凭空出现。

  黄景眼中忧色一闪而逝,接着丢下短剑,自己迅速离开。

  剑都丢了,再把自己也给丢了,那就不划算了。

  下一刻,离开原地好几里的黄景,迅速潜藏了起来,而留在原地的短剑,爆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金芒。

  空中,金光一闪而逝,很快落下。

  而方平,在落下的一瞬间,就朝金色光芒所在跑去,神兵可不能被狡抢走了,它不是只要砍它几下吗?

  这妖兽不会言而无信,要抢走吧?

  而狡,并无动作,只是落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任由方平将前方的短剑拿到手中。

  狡的巨眼看向短剑,仔细感应短剑身上传来的气息。

  果然是傻木头的气息!

  很浓烈!

  狡好像想到了什么,这把剑……是当初闯入妖木城那个人的!

  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