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41章 变故连连
  狡才不管他怒不怒,说干就干!

  巨大的天地之力光柱,瞬间抵达城门口。

  天门城主怒到了极致,瞬间出手,一道天地之力被打了出去,挡住了狡的攻击。

  此刻的他,还有些犹豫,看到身后跟着的两头妖兽,没敢对狡出手。

  而这一丝犹豫,也给了狡机会。

  就在天门城主出手格挡第一道攻击的一瞬间,狡的金色巨角上,瞬间又有几道天地之力光柱飙射出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轰!”

  一声巨响,狡这一次并未攻击城门,而是分散开,四周的一些城墙瞬间被炸塌!

  这还不算,狡的精神力陡然全力爆发,城门口的一些铠甲兵士,瞬间化为肉泥。

  “你找死!”

  之前还有些犹豫的天门城主彻底愤怒了!

  王者不可辱!

  金角兽王已经欺上门了,这事要是这么过去了,妖木城无法再在南七域立足!

  下一刻,天门城主面前虚空震荡,一道无形波动,瞬间袭向狡。

  狡根本没和他交手的想法,咆哮一声,身形陡然膨胀起来。

  眨眼间,原本身形和七品猬狗兽差不多大小的狡,一下子胀大到之前的几倍,首尾更是长达十多米。

  身形胀大的一瞬间,狡暴吼一声,直接撞向天门城主。

  “轰!”

  巨响声再次响起,身后,两头巨大的妖兽低声嘶吼几句。

  狡却是不管不顾,凄厉嘶吼了起来。

  家都被抄了,还管什么?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响声传出,狡毫无顾忌之下,和天门城主交手数次,城门口的城墙瞬间坍塌。

  周边的一些天门城中人,凡是高品以下,几乎在刹那间被余**及,被震死。

  “你在找死!”

  天门城主狂怒,他再也无法忍受了!

  这一刻,天门城主面前不再是虚无的精神力波动,一株参天巨树凭空具现出来。

  巨树一出,无数枝条瞬间抽向狡,一些枝条开始捆绑狡。

  城内,内城中央,一株之前仿佛死寂的参天大树,此刻也微微摇曳,精神力波动迅速从远方传递过来,精神力中夹杂着怒意,仿佛在质问什么!

  狡的后方,两头身形高大的九品妖兽,也精神力波动,在回复着。

  眼看着双方开始交涉,狡急了!

  “吼!”

  一声巨吼打断了所有的精神力波动,下一刻,狡的巨角上爆发出了灿烂的金色光辉!

  “吼!”

  身后,两头巨兽也厉吼一声,金角兽王要搏命了!

  八品强者,天地之力交锋,那是正常的战斗。

  一旦爆发不灭物质,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战斗。

  天门城主原本还在等待双方的交涉结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和百兽林开战,不是他想看到的。

  谁知道,他有心放水,狡却是没这个想法。

  金色不灭物质爆发的一瞬间,无数虚实相间的枝条,陡然被震碎,一缕缕能量波动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还不够,还没到让对方搏命的时候。

  狡爆发了不灭物质,下一刻,直接冲出了天门城主的防线,瞬间杀到了城池上方!

  精神力全力爆发,一道道金色能量巨柱雷霆般在城池内爆发开。

  “王!”

  “救我!”

  “木王!”

  “……”

  实力弱的天门城人,瞬间死去,实力还算强的一些武者,七窍流血,凄厉嘶吼起来。

  “混账!”

  天门城主目眦欲裂,怒吼道:“神木,杀了它!”

  话音未落,天门城主穿破虚空,瞬间出现在狡的面前,凌空一掌拍落下去!

  狡的金甲爆发出灿烂的光芒,也厉声嘶吼起来,对象并非天门城主,而是后方还在等待的两位九品妖兽。

  如果有人懂妖兽之语,就能明白,狡在凄厉质问,百兽林是否沦落到谁想杀就杀的地步了?

  使者被杀,守卫者被杀,自己被袭,老家被抄,此刻还在等待?

  百兽林还是妖族的地盘吗?

  这些叛徒已经欺负上门了,到底在等什么,等着所有妖族都被杀吗?

  狡一声声的凄厉怒吼,让两头妖兽身形不断颤动。

  下一刻,看到天门城主,一掌将金色巨角拍出一道裂纹,两头妖兽忽然动了!

  其中一头形如巨鳄的妖兽,巨大的尾巴陡然朝天门城主扫去。

  巨尾还未至,下方的建筑瞬间坍塌,无数居民瞬间死去,连惨叫声都未发出。

  天门城主暴怒!

  也毫不留情,隔空一掌拍来,虚空震颤,大地龟裂,无数建筑倒塌,下方的地面塌陷,连能源矿脉都变的清晰可见!

  城池中央,参天巨树,精神力剧烈波动起来!

  另一头如同狮子般的妖兽,也厉声嘶吼起来,正在质问!

  参天大树的精神力不断波动,仿佛在解释什么。

  和禁地开战,并非妖木城所愿。

  尤其是战场就在妖木城,再打下去,妖木城会被毁灭的!

  此刻,天门城主已经和巨鳄战,两大九品交战之下,巨鳄兽毫无顾忌,余波震荡之下,方圆千米范围,数千城卫武者几乎毫无反抗之力,血肉炸裂,凄惨死去。

  而狡,这时候也和天门城的几位高品强者交手了。

  八品金身境的狡,哪怕弄的自己浑身是伤,可战力也极强,此刻对上一位八品,几位七品,全力爆发之下,一路压着几人往深处打去!

  至于傻木头正在解释……狡也很无奈,它没办法阻拦。

  只能先干了,冲到中央区域,和傻木头交手,说不定就可以打起来了,那时候再解释也没用。

  ……

  就在双方打的虚空颤栗,建筑倒塌,大地龟裂之际,方平已经趁着机会挖洞挖到了城内。

  此刻,方平也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上空,两大九品正在交手,其他几位七八品武者,也正在和狡交手。

  余波震荡,无数人死去,方平若不是精神力足够强大,此刻怀疑自己也要被余波震死。

  “太强了!”

  方平心中震撼,难怪人类一直不敢让地窟强者冲出来,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两大九品,此刻不一定是在生死搏杀,天门城主其实还有意护住了天门城,这样的情况下,方圆千米范围,除了少数几个中品中的顶级强者,其他人几乎全部死去!

  “这还不是死战……一旦到了地面,九品死战之下,边战边逃,得死多少人?”

  方平有些不寒而栗,就连他这样的武者,面对双方交战的余波,都压力极大,小心被震死。

  那些普通人,恐怕瞬间就成了肉泥。

  一座大都市,方圆几千米范围,要是人群密集,可能会有数万人之多。

  双方交手,余波就能将这些人瞬间全部震死。

  找了个稍微靠近内城的地方,方平小心翼翼地藏在倒塌的建筑旁,有些头大。

  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城中央的那棵大树,好像正在和那头狮子交涉。

  双方怎么交涉的,他不懂,也没声音,大树和狮子兽好像是在用精神力沟通。

  方平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会谈妥。

  “怎么办?”

  “怎么引发双方继续战斗下去?”

  方平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狡,此刻狡也在搏命了,奋力厮杀,打的几位七八品强者不断倒退。

  方平看它好像想冲到城中央,难道冲到城中央就可以了?

  方平听不到大树和狮子的交涉,狡却是可以的。

  随着大树的精神力不断波动,狮子兽陡然看向狡,巨眼中有凶光闪烁。

  狡急忙怒吼起来,就是妖木干的!

  下一刻,狡忽然震裂了自己的肉身,体内露出一道道清晰可见的伤口裂痕,其中妖木气息浓郁。

  狮子兽再次看向城中央的巨树,巨眼中凶芒再次显露出来!

  这气息造不了假!

  妖木,到底有没有袭击金角兽王?

  正在和巨鳄手的天门城主,看到这一幕,忽然怒吼了起来。

  “都给我住手!鳄王,狮王,都是误会!”

  天门城主并非用的精神力交涉,而是地窟语。

  此刻,天门城主怒极,余光瞥见城池倒塌的建筑,大地龟裂,眼中厉色一闪而逝,暴喝道:“神木并未出城,一直在城内没有离开!

  金角兽王的伤势……是有神木气息残留,可并非神木所为!”

  “吼!”

  两大兽王还没开口,狡凶性大发,猛然出手……不,出口!

  大口一张,瞬间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一口将一位正在和它交手的七品武者吞入肚中!

  “混账,金角兽,你找死!”

  天门城主都快气吐血了,凌空一掌拍出,手掌瞬间变大无数倍,眨眼间手掌覆盖天地,朝狡落去!

  狡暴吼一声,浑身金光璀璨,却没有硬接,而是迅速冲入了天门城几位高品武者队列中,身形陡然缩小,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

  巨掌一直追杀,几位高品武者连忙避退,巨鳄兽此刻尾巴扫荡,一尾巴将巨掌拍散。

  天门城主怒道:“放了他!”

  如今,城内高品本就不多,又有一位七品统领被吞,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其他的中低品死了,影响还不大。

  死一位高品,哪怕他是九品,也无法承受。

  狡才不理他,巨大的肚子不断蠕动,片刻后,狡吐出了一具几乎没有人形的骨架。

  “轰!”

  天门城主怒极,天地之力在半空交织,如同雷鸣,再也顾不得会不会爆发大战了,身形穿破虚空,陡然出现在狡面前,双掌迅速拍落!

  轰!

  响声再次传出,狡倒飞数百米,一路撞塌了无数建筑,金色的血肉不断崩裂,血液洒遍虚空。

  两头妖兽王者见状也勃然大怒,天门城主并未追杀狡,而是高声暴喝道:“二位兽王难道想要引发诸王之战吗?

  金角兽之伤,非是神木所为!”

  狮子兽暴吼几声,手中陡然出现一片金色骸骨,天门城主眼神阴翳,怒道:“禁地守卫,也非神木所杀……神木一直都在疗伤!

  三年前,复生之地强者突袭妖木城,神木不察之下,被其所伤!

  这印记……是复生之地强者神兵所为!”

  他刚说完,倒飞出去的狡忽然凄厉嘶吼起来,下一刻,金色的大脑袋差点被斩断,一道金芒一闪而逝!

  而同一时间,城中央的那棵大树,陡然颤动起来,接着,大树拔地而起,再也顾不得是否会造成破坏,飞速袭来!

  狡凄厉嘶吼着,四爪猛地向地面拍击,大地再次崩裂无数,彻底坍塌下去!

  厉吼几声,狡迅速朝两位兽王倒飞而来,依旧还在嘶吼不断。

  天门城主脸色阴沉的无以复加,怒吼一声,一掌拍出,并非针对狡,而是之前袭击狡所在的那处地界!

  轰!

  一个巨大无比的坑洞出现,无数低品能源石被炸裂出来,却是没人在意。

  两头兽王巨眼中露出血红之色!

  当着它们的面,居然有人袭杀金角兽王,而且……它们猜到了,刚刚那道金芒,就是袭杀守卫和金角兽王的兵器!

  狮子兽还想再问问,巨鳄兽已经彻底大怒!

  复生之地的强者,会出现在妖木城吗?

  要是连妖木城都被入侵了,那妖木城早就覆灭了,如何还能和复生之地交战这么多年?

  刚刚突袭之下,连它们都没有感受到波动!

  因为没有太强烈的能量波动,它们也不知道袭击者实力如何,可八品的金角兽王,直接被突破了金身,脑袋都差点被斩断了,这绝不是一般八品可以做到的!

  暗中还有一位王境隐藏!

  而王境强者出现在妖木城,除非妖木城的妖木帮助隐藏,要不然,绝不会瞒过它们!

  妖木,会帮助复生之地的强者隐藏吗?

  还是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是它们不知道的?

  此刻,没人也没妖注意到,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意外之色,厨子居然在这?

  不过……真的好弱!

  要不是自己瞬间放开所有防御……插都插不进去。

  ……

  狡意外,已经潜入矿中的方平则是后怕了!

  好危险!

  另外,狡真他么的够狡猾的,短剑一出,那家伙就自己放开了防御,还有脑袋被斩的血淋淋的……方平觉得自己没那能耐,那家伙自己干的!

  “真斩了你脑袋,你就爽了!”

  心中吐槽一句,方平小心翼翼地朝前方前行,短剑也被收入了储物空间。

  此刻,外面已经乱了套了。

  妖木感受到了自己主干的气息,直接拔地而起,冲了过来。

  两大兽王因为狡差点被斩杀,也彻底怒了,再也顾不得对方解释什么了,此刻已经和天门城主交上了手。

  这也和狡有关,这家伙退了回来,一副委屈到了极致,搏命也要报仇的态度,直接向天门城主冲杀过去,被打的浑身爆裂都不肯后退。

  到了这时候,两大兽王也无法坐视了。

  带着金角兽王来讨公道,结果金角兽王差点当着它们的面被斩杀了,这是对它们最大的羞辱。

  至于袭杀金角兽王的那人忽然消失不见,两位兽王认定了是妖木帮助对方隐藏了气息,说不定还想留下它们。

  多了几分警惕,两妖也不准备寻找。

  加上暗中那人,妖木城有三大王境,也许需要求援了!

  天门城主倒是想找,此刻的他,憋屈到了极致,恨不得马上将凶手抓到,还自己一个清白。

  可被狡缠上了,对方死战不退,两大兽王也不听解释,开始全力以赴下狠手。

  他实力本就比这两大兽王差一点,此刻已经无力再去辩解什么。

  “到底是谁!”

  天门城主怒极,却也有些懵。

  城内为何会突然出现另一位强者?

  一招差点击杀了八品的金角兽王,实力绝对极强,哪来的强者?

  还有,刚刚那突然出现的兵器,分明是夹杂着神木的气息,应该和三年前神木被斩断的一截主干有关。

  三年前闯入城内的那人,其实当时他不在城内,事后才知道是复生之地的强者来袭。

  可此刻,连他都要怀疑了,神木真的被复生之地的强者斩断了主干吗?

  他和神木只是合作关系,并非彻底的一体化。

  神木……是否隐瞒了什么?

  这一刻,天门城主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陷阱和阴暗当中!

  到底怎么回事?

  “妖葵城吗?”

  “还是神木有自己的心思?”

  “妖木城实力连连受损,真的只是意外吗?”

  一边艰难抵挡两大兽王攻击,天门城主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

  一度,甚至想到了禁区。

  今日,明显就是有人在陷害他,在陷害妖木城!

  可时间太短,又被两大兽王缠住,他根本无法分心去细想。

  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之色,等看到神木只顾着寻找刚刚的贼人,而不是来帮自己解围,城内大量的建筑轰然倒塌,无数子民死于非命。

  这一刻,天门城主再也无法忍耐了!

  被欺到了这份上,再忍下去,明天就有人敢取而代之了!

  这么多年,妖木城为禁区输送了大量的天才种子,他在禁区也有布局。

  是否侵犯了一些人的利益?

  “你们逼我的!”

  心中低吼一声,天门城主也不管城内居民了,这么下去,他可能会死的。

  子民死了,大不了不要妖木城了,换个地方,他还可以继续当他的王。

  就在这些念头浮现的一刹那,天门城主面前的巨树虚影忽然崩溃,眨眼间,一柄巨斧状的神兵瞬间被天门城主抓到手中。

  “卡古!”

  天门城主暴喝一声,巨斧迅猛斩出,虚空震颤,爆裂声响彻天地。

  “砰!”

  巨响声传来,巨鳄兽的尾巴上,陡然飙射出一道巨大的金色血柱!

  巨斧虚影,遮天蔽日,气势强大到了极致!

  两头兽王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远处的参天大树也微微颤动,都顾不上继续找寻那个携带它肢体一部分的贼人了!

  木王……居然凝练了复生之地强者所用的神兵!

  地窟强者,并非不用武器,却不是复生之地的这种所谓神兵!

  神兵,需要妖兽或者妖植的心核和脑核,这在地窟是大忌,地窟强者不会冒着和妖兽妖植开战的风险,去凝练神兵。

  加上守护妖兽和妖植的存在,两者之间,中低品的无所谓,高品的妖兽和妖植,是不可以随意滥杀的!

  这是侵犯妖兽和妖植的利益!

  这一刻,两大兽王眼神从不敢置信,变成了无比的愤怒!

  木王,杀过高品的妖族!

  不管是哪一地的妖族,那都是它们的同胞,可现在,变成了神兵!

  复生之地和地窟是敌对方,两者厮杀,可以理解,禁地也不想参与,复生武者使用的神兵来源,大部分也是来自交战区域,包括一些守护一族的妖兽和妖植。

  可木王的神兵,不管从何而来,那都是罪过!

  “吼!”

  “吼!”

  两道贯穿天地的威压,瞬间覆盖了全城,这一刻,无数地窟人类瞬间死亡。

  狡不知何时避开了几人,有些惊惧,木王还有这个?

  那岂不是说……自己真要随便入侵,惹怒了对方,真会被迅速斩杀?

  狡有些害怕了!

  无知者无畏,之前看木王被复生之地压着打,它是不怕木王的,哪怕木王也是九品。

  可现在……狡的大脑袋颤抖了一下,有些害怕,幸好来了这么一出,现在还有两大禁地之王顶着。

  狡害怕,兽王愤怒,妖木迟疑,天门城主则是眼神冷厉。

  这一次,自己有些麻烦了!

  希望禁区那边尽快来人!

  不管如此,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眼看着两大兽王怒火滔天,再次向他袭来,天门城主也不手软,厉吼一声,巨斧横断天地,整个天门城外城,彻底塌陷了下去!

  四周的城墙也轰然倒塌,两大兽王联手之下,居然被一斧斩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