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43章 地窟是我家,不想离开它(3/3)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天门城。

    矿区核心区。

    震动,越来越大了。

    狡已经进入了核心区,正在和留守的七品强者交手。

    可七品强者,没那么容易被杀。

    之前外面那个轻易被它吞下,也是因为狡之前和对方交战多次,全力爆发伤了他,加上那时候天门城主还在,对方也没料到狡会吞了他,这才轻易死去。

    此刻,留守的七品强者,看到狡都闯进了核心区,哪还会大意。

    一看到狡,对方就爆发了全力,打的地底不断震动。

    狡有些愤怒,也有些焦躁。

    这么大的动静,傻木头很容易察觉到的!

    太气妖了!

    狡恼怒之下,金角上金色光辉不要钱似的凝聚了起来,八品打七品,不是这么打的。

    消耗不灭物质灭杀七品,一般八品都不干这事,浪费。

    哪怕杀不了七品,也很少有八品这么干。

    可狡不在乎,吞了这里的矿,这点玩意还不马上补回来了,何况之前吞了八品猬狗兽,它有不灭物质浪费。金角上凝练的金色光辉,越来越浓烈,狡全力爆发,直接用金角撞击对方。

    矿洞本就空间狭小,对方实力又不如狡,几次之下,最终还是被撞到了。

    这一撞到,那就是大麻烦。

    金角如同切割豆腐一般,直接将对方穿透,挂在金角上,不灭物质不断凝练,爆发,磨灭对方的精神力。

    凄厉的嘶吼声不断传出,狡却是没时间去阻拦。

    它没时间……外围的方平叹了口气,算了,哥帮你吧。

    一道道精神力被方平释放出来,组成了一道厚厚的精神力屏障。

    虽然已经有不小的动静,不过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一边释放精神力,方平一边开始挖矿。

    狡杀人很利落,除了这七品的,都给杀了。

    方平收集的中品勋章,都在储物空间堆成小山包了。

    “我这次杀了好几百中品……还有三头高品妖兽……两位七品统领……不对,还得加上天门城死去的几万人!”

    “造孽啊!”

    方平为自己稍微忏悔了一句,这些功劳,在人类那边,是我的功劳。

    在地窟这边,那肯定是狡干的好事,方平可不替它背锅。

    他一挖矿,动静就大了。

    狡也注意到了他,大眼中流露出极其危险的凶芒,这厨子在抢自己的矿?

    方平知道这些兽类不好惹,马上堆笑道:“狡大王,我给您挖的,您看,待会我走之前,全都给您,一点不留,免得您自己吸收起来麻烦……稍微给我留几块低品的,您看行不?”

    狡的大眼瞪着他,金色巨角还在继续磨灭那个七品强者的精神力。

    而且……傻木头好像察觉到了。

    狡想到这,也没继续盯着方平,它盯着呢,厨子敢私吞,它就吃了他!

    方平脸上堆笑,心里鄙夷。

    妖就是妖,跟我比智商?

    你以为我身上放着的就是全部?

    别逗了!

    方平继续疯狂挖掘着,挖十块……八块放进储物空间,两块留在身边。

    他有心留九块的,结果看看,挖的洞比较大,留一块有点少了,也不能真把狡当白痴。

    狡还在继续磨灭对方的精神力,方平一边挖着,一边说道:“狡大王,待会那棵树来了,配合我一下怎么样?”

    狡其实有些似懂非懂,盯着他看了一会。

    方平比划了一下,继续用剑刺你,你装作被天门城隐藏强者击退了。

    “您装成被我重伤的样子,然后去找两位兽王,就算他们的矿没了,您也可以说跟你无关,您一下来,就被人打成了重伤……”

    “至于能源石……您吞一部分,我帮您藏一部分,免得被发现了漏洞。”

    “我呢,装成天门城的强者,用神兵斩你,也显得咱俩不是一伙的,对吧?”

    “这样一来,咱们之前的漏洞,都补上了,我就是天门城隐藏的强者,不是复生之地的武者,您也可以洗脱嫌疑,对不对?”

    方平动作不停,继续挖掘,狡也快把那位七品磨死了。

    不知道有没有理解方平的意思,方平猜测它大概是理解的。

    很快,狡的大脑袋微微点了点。

    显然,这计划它答应了。

    方平心中大喜,这样就好,在妖木的老巢,爆发出妖木的气息,击退了狡,守卫了矿区,这要说不是天门城的人,方平自己都有些不信了。

    此刻,二人所在的核心矿区,高品的能源石极多,几乎遍地都是。

    方平是肯定带不走全部的,也没那个时间。

    高品的矿,还是有点难开采的。

    而狡,恐怕也吞不了多少,外面的妖木精神力都开始朝这边溢散了,不出意外,很快就会赶来。

    方平也舍不得炸了这个矿,这可是他自己给自己留的。

    这次带不走,不代表下次不行。

    炸了,那才是真傻,全都没了。

    自己保存了矿区,这完全符合天门城的利益嘛。

    方平想着这些,继续疯狂开采。

    狡此刻也彻底磨死了那个七品,巨角一甩,将尸体丢在了一边。

    现在的它,看不上七品那点能量了,它要吞矿!

    下一刻,狡张大了嘴巴,开始疯狂吞噬四周的能量。

    浓郁的能量,汇聚成河,朝它涌去,下一刻便被它吞下。

    这一吞,方平知道,在这留不了多久了,动静大的有些过分了。

    精神力屏障也不是万能的,这么强大的能量波动,还想隐瞒,骗鬼吧。

    就知道和妖兽合作,没什么好事。

    换成他一个人来,肯定还可以继续挖下去。

    可他一个人来,也进不了核心区,七品的强者,足以镇杀他。

    狡疯狂吞噬,方平也迅速挖着。

    此刻,一人一妖都知道时间紧张,有多少好处先捞多少再说。

    过了片刻,方平忽然停下了动作,迅速道:“不能再继续了,好像回来了……”

    狡的大眼中也露出一抹急色,它也感知到了,傻木头正在回返。

    “下次咱们再来,狡大王,配合一下!”

    方平手中短剑凭空出现,狡也没当回事,复生之地武者的神兵,都是这么出现的。

    不过眼看着方平出剑,狡大眼忽然盯着他身边的能源矿。

    方平暗骂一声,到处都是,你还盯着老子这点?

    不过挖出来的,容易带走。

    方平也不废话,一把将包裹好的能源石丢了过去,狡一口吞下。

    下一刻,方平一剑刺了过去,爆发出强烈的妖木气息!

    狡有了几次经验,装的很自然,大脑袋再次崩裂,任由短剑在金骨上划了一剑。

    仿佛嫌弃方平力道不够,这家伙又自己亲自操刀,拿起短剑就给自己脑袋上的金骨砍了几剑,接着,将短剑丢给方平……这家伙直接冲破地底,倒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它的大脑袋上爆发出强烈至极的妖木气息。

    “吼!”

    冲破地底的狡,凄声嘶吼起来,对着天上的两位兽王就吼。

    地底还有强者隐藏,快跑!

    不,快去百兽林找其他王!

    天空中,两位兽王看到狡被击飞,都顾不上这家伙怎么去了内城了,暴怒之下,也带着浓浓的惊惧之色!

    如今,只是木王一人出手,就已经压制住了它们。

    妖木好像也愤怒到了极致,若不是木王神兵出现,让它有些犹豫,恐怕早就联手杀过来了。

    再加上隐藏的那位疑似妖木同源的强者,它们危险了!

    眼看着妖木正在追杀狡,好像要杀妖灭口,两位兽王顿时厉吼一声,体型瞬间胀大,两兽联手之下,爆发全力,瞬间击退了木王。

    下一刻,两兽拽起重伤垂死的狡,头也不回,迅速逃窜!

    天门城主脸色阴晴不定,并未追杀,视线也没看逃窜的几头妖兽,而是看向了远处升起的数道气息。

    禁区来人了!

    现在才来人!

    两头兽王逃窜,恐怕也是因为感应到了这点,所以才提前跑了。

    不出意外,这次回到百兽林,接下来要出大麻烦了。

    眼看着神木还在地下搜索,根须探入地底,掀起无数泥土,地面塌陷,天门城主忽然喝道:“够了!”

    这时候还找什么!

    何况,你真的在找人吗?

    难道不是做掩饰,毁灭证据,让人离开?

    潜藏的强者,到底是谁?

    来自何方?

    对方居然帮助妖木城,击溃了想潜入矿区的金角兽王,除了自己和神木,谁还会做这种事?

    复生之地的强者?

    可笑!

    复生之地的强者,巴不得矿区被毁,被金角兽王破坏掉,怎么可能会帮着妖木城击退那家伙!

    如果之前他还不确定,那现在他是真的确定了。

    来人,是自己一方的。

    不……或者说是神木一方的。

    神木到底想干什么?

    矿区除了自己在意,大概就神木在意了,比他还要在意,因为这些守护妖植,守护的本就不是城池,而是矿区!

    天门城主脸色阴沉,眼神冷漠。

    损失一点矿,损失一些城民,那都无所谓!

    包括两位七品战死,虽然心痛,可也没什么。

    真正让他不安的是,妖木城……好像有些脱离他的掌控了。

    神木居然在培养党羽!

    是要取代他的位置吗?

    九品才能称王,他死了,神木必须要和一位九品合作,要不然无法建城,禁区不会认可。

    潜藏的那人,是神木培养的王境?

    太多太多的疑惑,太多太多的担忧从天门城主心中升起。

    到底为什么?

    难道是觉得自己实力太低,还是觉得自己听从禁区之令和复生之地开战,损失太大?

    天门城主脸色冰冷至极!

    还有,神兵的事也暴露了,这也是一个大麻烦。

    半空中,妖木枝丫摇曳,显得有些愤怒,不断抽打着地面,地面再次塌陷。

    强大的精神力,不再搜索那个贼人,而是不断朝天门城主释放过去。

    此时此刻,这一人一妖,没有继续搜索贼人的想法,也没有追杀三头妖兽的心思。

    百兽林的妖兽,能不杀就不杀。

    真要杀了对方,接下来就要和几大禁地开战了。

    可这一人一妖,此刻都是心绪起伏。

    天门城主怀疑神木背叛了他,神木也在质疑,木王的神兵从何而来!

    远处,几道威压越来越近。

    就在这一人一妖保持诡异的沉寂之时,下一刻,几道人影踏空而落。

    “木城主,谁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什么!”

    此刻,半空中停留着4位气势强大的强者,比起天门城主不弱丝毫,甚至要更强大。

    领头一人冷喝一声,旁边一位女性强者更是怒斥道:“百兽林说妖木城袭杀了它们的守卫者,前来对质!为何会爆发战斗?”

    “你还胆敢暴露神兵……”

    “住嘴!”

    女性强者刚说到一半,领头的中年冷喝一声,侧头看了她一眼,冷冷道:“什么神兵?”

    话音一出,女性九品忽然闭嘴。

    领头的中年强者看向不吭声的天门城主,冷冷道:“为何会出手?”

    “又为何要袭杀百兽林的妖族?”

    天门城主闷声道:“百兽林被袭击一事,本王并不知情!之所以出手,是百兽林不听我等解释,灭杀我妖木城城民,甚至击杀了两位统领!

    鳄王和狮王更是全力对本王出手,不得不战!”

    领头中年眉头顿时皱起,旁边的女性强者再次喝道:“那你也不该使用兵器!”

    天门城主冷冷看着她,淡淡道:“难道本王就该被百兽林击杀?妖木城这些年来,死伤无数,如今更是被百兽林大闹一通,王城被毁!

    这就是禁区对妖木城的态度?

    这么多年来,禁区承诺的好处,本王可是一丝没看到!

    这事,禁区去解决,百兽林但凡再来妖木城寻事,本王便带人撤离南七域!”

    “你敢!”

    女性强者大怒,天门城主冷冷道:“你还不是绝巅之境,没资格冲本王大呼小叫!”

    “混账!”

    “本王七子已拜入槐王门下!你是在挑衅槐王?”

    “你!”

    “够了!”

    领头中年一声冷喝,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环顾一圈,等看到一旁的妖木,中年眉头微蹙,根据百兽林的说法,袭杀它们守卫者的便是妖木城的妖木。

    真是妖木做的吗?

    这一次,木王还暴露了神兵,更是让他头疼不已。

    这事一旦处置不好,会出大麻烦的。

    还有,这事从头到尾都有些诡异之处,妖木城无端端的要招惹百兽林干嘛?

    难不成,真为了城外那头八品的妖兽?

    一头刚入八品的妖兽,威胁再大,也不至于让妖木城铤而走险,作出半途袭杀的事。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袭杀之下,居然没能杀了那头妖兽,让对方跑了,还回了百兽林告状,这简直就是耻辱!

    此刻,从禁区出来的这位九品强者,也有些头疼欲裂的感觉。

    压下心中的不满和恼火,领头中年喝道:“走,去城主府详说!”

    天门城主也不多说,朝内城飞去。

    不过看到内城也被破坏的乱七八糟,天门城主眼神愈加的冷厉起来。

    内城,主要还不是百兽林干的,而是神木干的。

    妖木城,被毁大半!

    死伤无数!

    两位统领也死了,如今的妖木城,除了他和神木,只剩下一位尊者和三位统领了。

    南七域十三城,恐怕没有哪一城比妖木城损失更大,实力更弱。

    而且还要面对希望城的武者……

    天门城主眼神愈加阴郁起来,这事,的确要查清楚了!

    神木,到底和自己还是不是一条心?

    ……

    就在禁区来人,开始想办法解决问题的同时。

    方平也在距离天门城几千米外,冒出了脑袋。

    “真刺激!”

    方平打了个冷颤,好多九品!

    前前后后,八个九品!

    这辈子,他都没见过这么多的九品强者,这次倒是长见识了。

    狡跑掉的同时,他就开始往外跑。

    天门城,也有地下排水道,方平钻入排水道,感应到上空的九品气息,都快吓的心脏跳出来了。

    什么叫刀尖上跳舞,他就是!

    “幸好,幸好百兽林的强者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方平暗呼侥幸,至于这次这么一闹,到底会不会被查出来,会不会暴露自己的事……不太好说。

    真要查的话……南九域那边也发生过被人潜入的事。

    要是双方信息有互通,而且都把这事当大事汇报了上去,方平猜测,可能会被猜到是自己干的。

    不过就算猜到了,方平觉得也没什么。

    双方本就是敌对的,而且还是生死大仇的那种。

    他主要还是担心,会不会最后导致那些野生的妖兽妖植,去找人类麻烦?

    要是造成这样的后果,那就有些麻烦了。

    “不管了,这事我也不想的,都是狡干的!”

    方平忽然觉得自己也挺委屈的,这事他还真没想干,都是狡干的,他能有什么办法。

    “对了,我这次回去,是不是要被赶走了?”

    方平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这次回到希望城,希望城会赶走他吗?

    可能性很大啊!

    要不要保密,装着我不知情呢?

    可保密,我的功劳可就没了。

    我今天杀了五个高品,几百中品,数万下三品武者,毁了大半个天门城,促成了双方内讧……

    这么大的功绩,九品都做不到吧?

    瞒了,那就当个无名英雄。

    不瞒,那就做好马上被赶走的准备,希望城的强者恐怕恨不得拍死他。

    “我准备在这多待一段时间的……”

    方平心中叹息,我才进来一天啊!

    此刻,天色还没亮呢。

    从昨天进来到现在,才过去24小时不到,这要是被赶走了,多丢人。

    “都是秦凤青那混蛋,瞎给情报!”

    方平随手将锅丢给了秦凤青,要不是这家伙情报不准,都闹不出这么多事。

    还有……不会被拉黑吧?

    方平有些惊恐,那我以后到哪挖矿去?

    ……

    与此同时。

    狡王林回希望城的路上,秦凤青骂骂咧咧的,低骂道:“就五把破兵器,都是方平那混蛋,狡的好东西肯定被他吞了!”

    挖坑挖了半天,就挖出了几柄破烂兵器。

    三柄相当于c级合金强度,一把d级的,唯一一个还算强的,b级的居然是类似于指虎的武器,小的可怜!

    秦凤青都快气爆了!

    这个八品老巢,抄的有点亏。

    狡逃跑的时候,气息传来,他差点吓尿。

    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结果收获寥寥,他能开心才怪了。

    “方平那小子,没死在天门城吧?”

    “我的矿还没分赃呢!”

    “那家伙能找到埋矿的地方吗?”

    “我要不要去猬狗岭附近找找看,也许能找到他藏的地方呢?”

    一个个念头,在秦凤青脑海中升起,他不是太想回希望城。

    回去了……自己恐怕要被丢出去。

    这次他也不想的!

    秦凤青也觉得委屈,这事都是方平和狡闹的,他什么都没干。

    明明说好的杀七品妖兽,结果冒出了八品,八品还不够,然后冒出了九品,九品还不够……最后出来那么多九品!

    再闹下去,是不是有绝巅强者出来了?

    “不会被拉黑名单吧?南江地窟进不去了,魔都地窟要是也进不来……我怎么办啊?”

    秦凤青一脸悲伤,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要是所有地窟都拉黑了他,以后还怎么混啊?

    此时此刻,秦凤青和方平都很悲伤,生怕被拉入了黑名单,禁止入内。

    换一个中品武者,官方不许他进地窟,嘴上不说,心里大概也乐滋滋的。

    很多中品武者,每年都是无奈之下,有强制任务,才会进入地窟。

    地窟对很多人而言,进去就是九死一生。

    至于被官方拉黑,不许入内……百年来,华国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除非邪教武者。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