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44章 装穷其实是真穷
  九品之战结束,并不意味着事情就结束了。

  逃跑的两位兽王,巨鳄兽带着狡往百兽林跑,狮子兽则是直奔西方的万蚁沙漠而去!

  禁地,该警醒了!

  守护一族,也许彻底背叛了它们!

  地窟强者,也不再值得信任和合作。

  这些九品强者,全力赶路,没多久,百兽林威压撼天,一道道九品威压升起,包括大量的七八品妖植,也厉声嘶吼,吼声震天!

  距离百兽林最近的一座城池,两道九品威压如同风中残烛,被压制的不断缩小范围。

  西边,万蚁沙漠也爆发出一阵阵能量潮汐。

  一声声刺耳的尖锐吼声,震荡整个地窟。

  中央区域,御海山,也有兽吼声响起,开始回应。

  此时此刻,就连安静的禁忌海,大海深处,仿佛都开始有妖族嘶吼回应。

  妖木城,几位禁区强者刚坐下谈了不久,感受到这些动静,领头的九品中年,脸色难看的吓人,很快便派其中一人回禁区汇报消息!

  这事,已经不是他可以处理的了。

  南七域,几大禁地,包括御海山和禁忌海这两大禁地,王境妖族接近30位!

  一旦无法平息这些妖族的怒火,南七域也许会迎来一次巨大无比的暴动。

  ……

  这一日,魔都地窟动荡不安。

  九品威压一直撼天动地,没有收回。

  各城都在震慑,警惕,以及……担忧!

  哪怕和希望城开战的妖葵城,也急忙撤回了城外的大军。

  在这个强者纵横的时间点,一旦引起这些强者的不满,稍有不慎,顺手就会覆灭无数人。

  希望城这边,也早早撤回了城外的武者。

  此时此刻,哪怕七品强者在外行动,都是危险无比的。

  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成为大战的导火索。

  ……

  希望城。

  北门。

  这一夜,希望城无眠。

  此刻,希望城北门城墙上,聚集了十七八位高品强者。

  三大九品,五六位八品,七品也接近十人。

  魔都地窟动乱,周边的一些强者都开始来援。

  城墙上,刚赶到不久的南云月,虽然是女子,面色却是冷峻而又坚毅,遥看天门城方向,南云月声音略显沙哑道:“做好撤离的准备!”

  一旁的张卫雨微微蹙眉,接着点头道:“军队和中低品武者都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

  到了这时候,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战。

  哪怕对方不是针对希望城,可天门城距离这里太近,一旦九品过多,大战爆发,希望城很难躲过去。

  高品强者还好,中低品一旦被波及,肯定会死伤无数。

  跟在身后的许莫负,脸色严峻,点了点头,转身对副将嘱咐了一声。

  此时此刻,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战场。

  九品混战一旦爆发,就连他许莫负都没资格参与,老老实实带人撤离。

  几位九品在低声商议,一旁,吴奎山眼神深邃地看着黄景。

  老子的神兵呢?

  方平和秦凤青呢?

  九品大战都爆发了,这俩家伙人去哪了?

  还有,神兵和自己之间的联系,没了!

  神兵呢!!!

  黄景面不改色,或者说面色是僵硬的,反正不看吴奎山。

  作为魔武校长,魔都地窟出了这么大的事,哪怕吴奎山在闭关,此刻也赶了过来,不止他,伤势恢复了一些的刘破虏也赶了过来。

  吴奎山到来之后,黄景就不吭声。

  吴奎山都快气炸了。

  他一来,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没感应到自己的神兵,这意味着神兵不在黄景身上。

  这种神兵,都是主人蕴养多年,心神相通的。

  吴奎山在地面上自然无法感应,可现在就在黄景身边,没道理感应不到的。

  此刻,几位九品还在身边,吴奎山没有开口询问。

  可眼神杀,也格外的明显。

  黄景这老家伙到底和方平他们干嘛了?

  杀一头七品妖兽,有自己的神兵在,时机得当,问题应该不大的。

  为何这几个家伙进来的第一天,就爆发了地窟大乱?

  神兵去哪了?

  此时此刻,吴奎山心里哀怨的不行,是丢了……还是被那俩小子拿走了?

  拿走了,又拿去干嘛了?

  这次动乱,和这几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关系?

  眼看着黄景装死,吴奎山很想现在弄死这老东西,然后逼问出自己神兵的下落。

  就在吴奎山心中憋闷的同时,前方,南云月忽然开口凝视前方,微微皱眉道:“天门城方向还有武者没有撤离的吗?”

  南云月刚说完,一旁的张卫雨也微微皱眉道:“胆子真大!”

  都这时候了,之前天门城还爆发了九品强者之战,居然有人没回来。

  这两人实力极强,感应的也极远。

  直到他们说了一会,一旁的范老才感应到了,忽然有些失笑道:“是他……那就正常了。”

  “嗯?”

  两位九品顶级强者都不由看向他,怎么,你认识?

  九品强者,很少会关心那些中低品武者的。

  “魔武的秦凤青。”

  “秦凤青?”

  张卫雨不是太了解,他是西方镇守使,对这些不太关注。

  倒是英气逼人的南云月,挑眉道:“秦南生的儿子?”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是他。”

  “听说过,经常惹出妖兽霍乱的家伙……”

  南云月随口说了一句,作为侦缉部的最高巨头,这些天才武者的资料,她都有些了解。

  至于说的妖兽霍乱,她也没太在意。

  这次虽然也是妖兽暴动,可都是高品,包括一些九品都在暴乱,这不是秦凤青可以引动的。

  这几人聊着,一旁的吴奎山微微松了口气,秦凤青回来了,既然回来了,说明应该不是他们引出的麻烦……吧?

  片刻后,吴奎山也感应到了远处的气息波动,的确是秦凤青回来了。

  方平呢?

  吴奎山没有多想,继续等待着。

  又过了一阵,城墙上,其他人也都看到了秦凤青的身影。

  远处,秦凤青背着一个比他个头还要大的包裹,正在往这边狂奔。

  “秦凤青回来了!”

  “这小子胆子真大,到现在才回来。”

  “又背着这么大的包裹,这小子这次干嘛去了?不会又去抄家了吗?”

  “不会吧?”

  “……”

  众人议论纷纷,城墙上,角落处的陈云曦四处张望了一眼,没看到方平,忽然有些不安,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一旁的几位宗师强者,侧头看了一眼,微微凝眉,也没人开口。

  跳下城墙的陈云曦,很快就朝秦凤青跑了过去。

  片刻后,陈云曦挡住了秦凤青的去路,急忙道:“秦师兄,方平呢?”

  方平和秦凤青一起出去的,现在秦凤青回来了,方平去哪了?

  “他没回来吗?”

  秦凤青说着,见陈云曦好像要爆发,急忙干笑道:“没事,他在后面吧,有啥啊,又没全面开战,那么大个活人,能有啥事?”

  陈云曦焦虑道:“方平不是和师兄你一起出去的吗?”

  “哦,回来的时候分道了……”

  “方平有没有受伤?”

  “没吧?”

  秦凤青被问的有些头大,也有些不爽道:“我说云曦师妹,你就不关心关心你秦师兄的死活?”

  “你不是回来了吗?”

  秦凤青心累,说的好有道理。

  算了,他也不说什么了,继续背着包裹往回走。

  见陈云曦还在原地不动,秦凤青边走边道:“回去吧,难道你还想去找他?那小子现在指不定在哪逍遥呢,说不定现在数矿数的忘记时间了,哪还记得回来。”

  “数矿?”

  “咳咳,反正那小子肯定捞到了不少好处。”

  秦凤青随口猜测了一句,见陈云曦还不动弹,咕哝道:“女人真麻烦,你自己等着吧,我先回去了。”

  反正就在城外,他也不担心陈云曦的安全。

  不过想想自己,回来了,居然都没人来接自己的,秦凤青有些失落,母老虎居然都没来迎一下自己,欲擒故纵还是没心没肺?

  一点人情味没有嘛!

  没再管陈云曦,秦凤青急忙往城内走,先回去再说,到了城内,再盘点一下自己的收获,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结果刚走到城墙下,还没来得及进门,秦凤青就漂浮了起来,下一刻,吴奎山一把捏住他的脖颈,微微蹙眉道:“就你一个人回来的?”

  秦凤青一脸无奈,干巴巴道:“我和方平早就分开了,方平和黄校长一起走的,校长,您问我干吗,问黄校长啊。”

  黄景继续保持沉默,吴奎山狠狠瞪了他一眼。

  黄老鬼到底把自己神兵弄哪去了?

  现在秦凤青身上没有,那很大的可能是被方平带走了。

  联系到方平可以隐藏气息……天门城大战……

  吴奎山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点不详的念头,那家伙……不会去了天门城吧?

  吴奎山还在沉思,一旁的田牧忽然笑道:“秦家小子,你这包里装着什么,好像有点好东西啊?”

  秦凤青瞬间警惕起来,连忙道:“没什么,就一点废矿,我带回来看看能不能打几把兵器。”

  “废矿?”

  田牧失笑,也不多问。

  他可是八品强者,隔着一点能量晶,还是能察觉到很多东西的,何止废矿,这小子忽悠鬼呢,难道自己还能抢了他不成?

  田牧都感应到了,别提几位九品强者了。

  几人此刻也有些异样地扫了一眼秦凤青,这四品的小家伙,这次收获不小啊!

  不过秦凤青不想暴露,他们也不多说。

  东西虽然不少,可还入不了几位九品的眼,不过对于七八品而言,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秦凤青见众人不问了,心里松了口气。

  收获太大,财不外露,顺便可以装装穷人,等方平回来,再去捞一笔。

  这家伙笃定方平可以回来,也会有收获。

  这才哪到哪,九品又不是直接追杀方平,那小子哪有那么容易完蛋。

  黄景担忧,他却是没太当回事。

  见大家都不说话,他也没离开,站到了黄景身后,等待了起来。

  刚站定,一旁就有人低声嗤笑道:“不是说去百兽林了吗?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也就挖点废矿回来了?”

  秦凤青脸色有些僵硬,没好气道:“你知道个屁!”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财不外露,懂不懂?

  “是,我是不知道,可你每次回来,不是张扬跋扈,嚣张至极吗?看来这次九品大战,也把你吓破胆了?”

  周琦月好不容易找到了报仇的机会,此刻那是极尽奚落。

  秦凤青很嚣张的!

  这家伙就不是个低调的人!

  每次有了收获,回来了,哪怕没有那么多,他都能吹的更多,更厉害。

  按照这家伙的说法,他每次下地窟,都会斩杀无数妖兽,和高品对垒,遛狗似的遛高品。

  昨天信誓旦旦的说要去百兽林,今天就这么回来了?

  秦凤青哼了一声,你知道啥!

  “懒得搭理你,别跟我套近乎!”

  周琦月脸色漆黑,没好气道:“死鸭子嘴硬!”

  “我死鸭子嘴硬?”

  秦凤青忽然觉得自己不该低调,居然被人小看了!

  别人小看自己没事,周琦月这母老虎,明明暗恋自己,还非要和自己作对,这是想干嘛?

  下一刻,秦凤青二话不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布袋,直接打开布袋,哗啦啦地往下抖落。

  众人都侧头看来,等看到地下上百枚勋章,都不由挑眉。

  秦凤青,每次杀敌,或者捡到了勋章,都会留着,也都会随身带着。

  这些勋章,是他这几年来所有的收获。

  此刻的秦凤青,一脸得意,哼道:“看到了吗?118枚武道勋章,中品的都有30多,六品的都有好几个!整个武大,有几个家伙有资格嘲笑我秦凤青的?

  我杀过的中品,比你们见过的都多!”

  前半句话,大家还是认同的,这家伙的确有点能耐,不管这些勋章怎么来的。

  可后半句,不少人就有些无语了。

  牛,不是这么吹的。

  30多中品而已,被你吹的跟几千几万似的,真以为大家都没见识?

  别说中品,30多高品,这些人也见过,更多的都见过。

  周琦月脸色显得有些异样,哼了一声,却是输人不输阵道:“谁知道你怎么弄来的,有人喜欢收藏这个,卖的也不是不可能……”

  “哟,你还跟我杠上了?”

  秦凤青觉得有必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收获了,女人,什么时候敢跟男人顶嘴了?

  下一秒,秦凤青将自己的大口袋重重放到地下,直接打开口袋。

  这时候,浓郁的能量波动散发开,引得不少高品都朝口袋看去。

  “能源石、兰青果、紫英果、通脉草……七叶不灭草?”

  有人喃喃一声,接着神情一变,急忙窜过来道:“秦凤青,你从哪弄到的七叶不灭草?”

  “啥?”

  秦凤青扭头看了一眼,认出了对方是一位镇守地窟的七品强者。

  刚问了一句,对方就已经抓住了一根金光灿灿的带叶子的草株。

  秦凤青见状急忙道:“校长,有人抢我!”

  他敢在这暴露,那是因为两位校长都在这,现在这老家伙直接不问而取,抢劫啊!

  拿到草株的强者脸色发黑,没好气道:“别胡说!”

  几位九品都在这呢,他怎么可能会抢这小子?

  不过……真有些心动。

  吴奎山此刻也走了过来,盯着金色草株看了一眼,又眼神异样地看了看秦凤青,淡淡道:“不灭草,只会生长在金身强者长期逗留的栖息地。

  因为这种草株,吸收的其实是金身强者溢散出来的不灭物质才能成长。

  对七品武者而言,作用相当大,可以提前感悟一些不灭物质的神秘之处。

  当然,也具备极强的疗伤效果,因为吸收了不少不灭物质,除非真的无法治愈的重伤,要不然,这种不灭草吞服下去,一般的内外伤都可以治愈。”

  说着,吴奎山重重道:“只生长在金身武者的栖息地,还是长期的那种!”

  这小子,到底干嘛了?

  秦凤青还真不认识这东西,不过却是眼神大亮道:“校长,值钱吗?”

  “不灭草随着年限和吸收的不灭物质多少而增长,叶片数量便代表着年限和药效,七叶的……起码价值一两个亿吧。”

  秦凤青眼睛都快放光了,这么值钱?

  这玩意,是他在八品的猬狗兽老巢找到的,他当时看着金光灿烂,就知道肯定是好东西,二话不说就给拔了。

  没想到,这么值钱!

  秦凤青吞了吞口水,吴奎山又随手翻看了一下他的大包裹,半晌才道:“你去打劫八品武者了?”

  他没办法不这么想,秦凤青收集的这些东西,有些都是八品才有的特产。

  这不是运气好可以解释的!

  秦凤青干笑一声,接着又一脸坦然道:“哪能啊,我还不是八品的对手,就是随便去八品的老家转了转,顺手带回来一点东西,校长,这么多东西,值多少钱啊?”

  吴奎山顿了顿,又过了一阵,这才道:“10个亿还是值的吧。”

  “这么点?”

  秦凤青忽然愣住了,怎么这么少?

  八品的老巢被端了,就这么点钱?

  校长没坑我吧?

  秦凤青急忙盘算了起来,10亿能换多少能源石,能不能能量液化,让自己天地之桥异变?

  好像……未必够啊!

  怎么会呢!

  而此刻,周琦月已经一脸呆滞了,这家伙……真跑去百兽林打劫妖兽了?

  别说她,那些七八品强者都有些呆滞,这家伙去哪了?

  去端了八品的老巢?

  三位九品强者都有些眼神异样,张卫雨一脸释然地看向范老,难怪你认识,这种四品端了八品老巢的小子,认识一下不为过。

  他们呆滞,秦凤青却是愁眉苦脸道:“这也太少了吧,校长,您不会算错了吧?方平随随便便就弄了几百亿,这次指不定又弄了几百亿,我就这么点?”

  之前还准备装穷人,现在发现……我真的很穷啊!

  这话一出,扎心了。

  吴奎山忽然觉得心脏有点抽痛,你故意的吧?

  你才四品,一次收获十多亿,你跟我说就这么点?

  别说他四品的时候,就现在,他出去一趟,杀个血流成河,都未必能弄到这么多东西,战力强,不代表收获就大。

  秦凤青这小子,以前穷的当裤子,什么时候眼界这么高了?

  还有,方平随随便便弄个几百亿,你真以为随随便便,上次在南江地窟,那也是运气,机缘巧合,哪有那么多好事等着他。

  正想着,南云月忽然凝眉道:“还有人没回来?不……不对,那是什么!”

  下一刻,张卫雨忽然腾空而起,朝远处眺望,半晌,喃喃道:“别告诉我,这也是魔武的人……”

  魔都武大,这么牛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