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61章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方平几人高谈阔论,谈笑风声。

    实际上,秦凤青都快骂娘了,说笑了几句,低骂道:“给我点疗伤丹药!”

    方平没搭理他,看向王金洋道:“他这个以身锻刀,是不是就是把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当兵器来锻造?”

    “嗯。”

    “他锻造的是脑袋吧?”

    “对。”

    “他又没淬炼颅骨,想锻造脑袋的强度……那得天天拿脑袋撞钢铁,这算是最合适的锻造手段吧?”

    “差不多吧。”

    方平了然道:“难怪,我就说他脑子怎么越来越蠢笨,原来如此,根源在这呢!”

    秦凤青脸色漆黑,咬牙道:“老子就撞钢铁了,你不服?”

    话说……方平说的真对,这家伙想的好多。

    秦凤青心里骂骂咧咧的,这几个家伙神经病吧,我以身锻刀,这些家伙不是该佩服我吗?

    换一个人,知道他怎么锻炼脑袋强度的,大概都会佩服至极吧?

    和这几个家伙混在一起,真悲哀!

    秦凤青心里哀叹,也对,这几个家伙受伤也是家常便饭,脑袋撞钢铁而已,算得了什么。

    方平这家伙,之前被人打成骷髅了好像,可惜自己没看到。

    那种血肉全部崩溃的伤势,说的跟玩似的,其中的痛苦,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换成对面那几个家伙……

    秦凤青眼中露出一抹鄙夷,虽然方平这混蛋老是忽悠他,可比起这几个家伙,那真是硬汉中的硬汉了,换成他们,大概直接就痛死了。

    秦凤青还在想着,方平叹气道:“长点脑子吧。”

    秦凤青脸色难看道:“老子赢了!”

    “你赢了?”

    方平一脸无语,你哪只眼睛看到你赢了?

    也懒得多说,方平叹道:“你这伤势,要多久能恢复?”

    “给点好丹药,半个月吧,没有起码一个多月以上了。”

    “你是白痴吗?”

    方平无力,低声道:“主席台,俩八品,另外那个不说,王部长在呢。这可是教育部的大佬,你学生啊,喊一声老师都行。

    你把你的骷髅手,拿上去摆他个几百次,摆的都快掉下来了,稍微消耗点不灭物质,你觉得王部长会在意吗?

    又不是什么重伤,他一天大概就能补回来了。

    他不救你,你就不走,就举着骷髅胳膊在他身边站着,他丢人还是你丢人?

    你在乎丢人吗?

    混点不灭物质,不但可以疗伤,还可以强身健体,多爽?

    白痴,还有闲工夫跟我们在这吹嘘,还有脸跟我要疗伤丹药?”

    方平骂了一句,秦凤青一脸的恍然大悟!

    我去!

    方平这阴货,果然够阴啊!

    自己虽然也很聪明,脸皮也很厚,可现在看来,比方平真的还要差了那么一丢丢。

    这边秦凤青起身就要跑,方平喝道:“等会!”

    秦凤青侧头,一脸茫然。

    “看到那边那个胖子了吗?”

    秦凤青瞥了蒋超一眼,不屑道:“看到了,怂货一个!”

    “你是蠢货吗?”

    方平再次骂了一句,低声道:“有钱啊!凯子啊!你看看他,在干嘛?”

    秦凤青看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那个王八蛋,在嗑药,在吃能量果,然后……他么的,还喝了一小滴的生命精华!

    这胖子受了那么点小伤,居然这么浪费,疯了吧!

    方平叹息道:“不打不相交,你虽然打了他,可这些二世祖,最佩服那些硬汉了……不是你现在这鸟样,是刚刚那样的!

    你过去,表扬几句,别太明显,该怎么说,你自己清楚。

    一副不打不相交的态度,捧个场,然后吐血三升,就这些家伙这么有钱的样子,免费蹭点丹药没问题吧?咱们穷啊,我还好,你秦凤青有啥?

    还在乎这点面皮?

    关系混好了,这些家伙,家里都有钱,以后说不定你秦凤青五品到六品的资源,人家全送了。

    对了,我看那个小女生,苏子素比较心软,你小子主要目标放她身上。

    实在不行,看看能不能出卖色相,勾搭一下。

    真要勾搭上你,你小子以后就有大靠山了。

    至于周琦月……咳咳,你有本事通吃,这个我懒得管你。”

    一般人,这时候大概破口大骂了,你当我秦凤青什么人了?

    可秦凤青……摸着下巴,沉思片刻,小声请教道:“那个……我之前说我很有钱的,这不是毁人设吗?”方平无所谓道:“你就说这次不管输赢,身上东西都捐给魔武了,男人身不带余财,多简单的事。”

    “这样吗?”

    秦凤青了然,下一刻,不用方平再指点了,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对面走去。

    王金洋几人,瞥了方平一眼。

    半晌,王金洋淡淡道:“你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方平嗤笑道:“少来,我问你,对面有女生看上你了,人家老祖宗允诺帮你找你老师,帮你振兴南武,让你出卖肉体,干不干?”

    “干!”

    老王回答的干脆,想了想又道:“看来待会我要狠狠揍他们一顿了!”

    先打一顿再说,这些二世祖,你没点本事,他们看不上你。

    你把他们打痛了,再去示好,这些人说不定还把你当好汉,当英雄。

    至于出卖色相……随便了,男人在乎这些干嘛。

    人家真要能说动他们老祖宗,这些都不是事。

    一旁,姚成军一声冷哼,武大中的几个败类!

    李寒松则是若有所思道:“我觉得秦凤青还有戏……老王你……差了点吧。我觉得我也不错……不过,要是男的看上了咱们怎么办?”

    “咳咳咳!”

    方平差点被呛死,铁头这家伙,学坏了啊!

    说啥冷笑话!

    ……

    另一侧。

    看到秦凤青凶神恶煞地走来,李飞众人脸色难看,耀武扬威来了吗?

    几人狠狠瞪了一眼还在狂吃的蒋超,都是这王八蛋,丢人现眼!

    秦凤青踏步而来,见众人都冷冷看着他,忽然看向蒋超,淡淡道:“胖子,你比我想象的,稍微强那么一点,我以为我能胜的,没想到还是败了。”

    蒋超有些茫然,抬头看了看他。

    秦凤青又道:“你提前下台,也算是有自知之明,我这人对自己人不下狠手,姚成军这家伙从军部出来的,杀人如麻,他上台,直接杀了你都正常。

    老子喜欢你这种有自知之明的家伙,以后,当你是我半个朋友了!”

    “没下狠手?”

    蒋超愣住了,有些欲哭无泪道:“这么说……你之前……不是下狠手?”

    秦凤青不以为然道;“这叫下狠手?一般情况下,遇到你这种比我强的武者,我都是自爆天地之桥,炸死一个算一个的,不过考虑到你们心眼不算太坏,这次就算了。”

    几人都呆住了!

    我们只是切磋一下啊!

    切磋,懂不懂?

    见他们看着自己,秦凤青喝道:“擂台之上无切磋,上擂台,分高下,也分生死!你们几个不要觉得擂台赛就是拿来玩闹的,武者交手,意外无处不在!

    把每一场战斗,不管是擂台战,切磋战,还是别的,都当成生死之战!

    就你们这观念,离开了长辈,迟早都是死,你们这群人,不死上一批,恐怕永远也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沉默下来。

    秦凤青也不多说,转身欲走,忽然身体一软,口中鲜血狂喷!

    “光头,你没事吧?”

    “怎么了?”

    “伤势发作了吗?”

    “蒋超,你下手太狠了吧!”

    “都别说了,还有生命精华吗?给他喝一点……”

    “……”

    众人吵吵闹闹的,有人拿出了生命精华,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秦凤青,嘴巴都快伸到对方的瓶子上了,快他么喂我啊,还聊天呢!

    ……

    主席台上。

    正准备宣布第二战的王部长,看了台下一眼,脸色僵硬的无以复加!

    一旁,吕凤柔侧头不看那边,李老头喃喃自语道:“今年招生招多少人呢?学校资源欠缺了点,招生人数不能太多啊……”

    这俩人,好像完全没看见那边的秦凤青一般,也没看到他“重伤垂死”。

    李默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秦凤青,半晌才失笑道:“魔武的学生……有意思。”

    之前,李默脸色阴沉。

    蒋超居然就这么被打下台了,他只觉得丢人到家了。

    可现在……更丢人了!

    这几个蠢货,真的蠢的无可救药了。

    生气归生气,李默还是笑道:“这几个孩子,都是心性纯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王部长充耳不闻,就当没听见他的自我安慰了。

    你说纯良就纯良吧,你自己开心就好。

    这些小子来魔武,恐怕是他们最大的错误。

    没再管下方喧闹的现场,王部长喝道:“第二战开始!”

    一侧,姚成军持枪下台。

    另一边,秦凤青总算喝到了一滴生命精华,心中狂喜,却是爬起来就皱眉道:“大惊小怪,这点小伤你们闹腾什么?比赛吧,我先上台看看,有缘咱们再聊!”

    丢下这话,这家伙马上朝王部长跑去。

    再混点不灭物质,今天这一架就没白打,赚大了。

    李飞这边的姜希妍还没下场,秦凤青已经荡着白骨胳膊在王部长面前晃荡了。

    嘴上和李长生他们汇报着,“受了点小伤”,“无伤大雅”,“没什么事,要打出教育部和武大的威名”……

    手上动作却是不停,都快把手伸到王部长脸上了。

    王部长脸色黑的不能看,没瞪秦凤青,狠狠瞪了一眼李老头,上梁不正下梁歪!

    魔武都被你们教成什么样了?

    李老头也很委屈,这他么不是老子的锅,这要不是方平指使的,他能把名字倒过来写!

    王部长心里骂归骂,可这小子晃悠着白骨胳膊在他面前荡漾,一副不治好就晃死你的姿态,让王部长无奈至极。

    随手往他手上打了一道金光,秦凤青胳膊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起来。

    这下子,秦凤青才算消停了下来。

    消停完了,这家伙没回方平那边,又跑去找蒋超几人了,李默欲要伸手……迅速收了回去,算了,不丢这个人了。

    那几个小子,长点记性也好。

    不过,李默还是淡淡说了一句道:“这个秦凤青……心眼倒是不少。”

    李老头淡笑道:“秦凤青还是很淳朴的。”

    是的,老家伙,你要相信,秦凤青是个心地淳朴的孩子。

    就你这眼力劲,主谋是谁都看不出来,还当啥八品,别丢人了。

    ……

    秦凤青还在继续打入敌人内部,操场上,第二战已经开始了。

    李飞这一方,三位女生,姜希妍是唯一一位进入六品中段的女生。

    这女人用的是一柄神兵长剑。

    吸取了刚刚蒋超的教训,姜希妍一上来就是大招爆发,爆发结束就急忙离开了原地,担心被姚成军强行突破大招,也和刚刚秦凤青一样直接贴身战。

    蒋超被撞没事,她可是女生,被撞成那样太丢人了。

    结果……她刚离开,姚成军就是精神力直接爆发!

    不止是精神力,强大的精神力夹杂着浓郁的血腥气,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从他那杆长枪上迅速爆发了出来!

    这一刻,姜希妍脑海中瞬间出现无数战场厮杀的场景。

    残肢断臂遍地都是,血液、肠子、脑浆迸射而出,无数尸体堆积成山。

    就这一瞬间,姜希妍动作停滞了一下,脸色发白,露出一抹挣扎之色。

    她哪见过这种场面!

    脑海中还在排斥这种场景的时候,姜希妍已经闻到了腥臭的血腥味。

    这时候,六品强者的应激反应体现出来了,姜希妍瞬间回神,面前已经出现姚成军的身影。

    此刻的姚成军,如同杀神一般!

    浑身都散发出浓郁的血气,眼神冷漠到姜希妍和他对视的一瞬间,不由自主地想避开这样的杀人目光。

    “杀!”

    一声夹杂着精神力震荡的冷酷杀喊声,再次冲击姜希妍的脑海。

    姜希妍感受到危机,奋力挥舞着长剑朝姚成军刺了过去!

    姚成军长枪一挑,长剑上的震荡之力,让他身形颤动不已,长枪也传来悲鸣声。

    姚成军却是继续冷酷暴喝!

    “死!”

    从始至终,姚成军都是冷酷,残忍,血腥味十足。

    ……

    在方平看来,姚成军这纯属吓唬小朋友。

    休息区。

    方平叹道:“老姚过分了啊,打就打好了,吓唬人干嘛?”

    煞气,血腥气,这些东西,杀人杀多了,有这个正常。

    别人不说,当初方平和三品境的凌依依交手,凌依依爆发出的煞气,都冲散了他的精神力。

    京都地窟虽然相对平静,可战斗也不少。

    凌依依那女人,又是常年下地窟的主,也是杀人如麻。

    对武大的一些强者而言,交手的时候,爆发这些血腥气,丝毫作用没有。

    真正的沙场都去过,方平这个下地窟没几次的主,都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中低品战斗,死伤无数,谁会太在意这个。

    可不得不说,姚成军爆发杀气,配合上精神力,对姜希妍而言,还真是一个超级杀手锏。

    此刻,两人已经在半空交手多次,枪剑碰撞声不断。

    可姜希妍的剑鸣声,却是断断续续的。

    经常会中断!

    每一次中断,伴随的都是姚成军一声暴喝!

    这家伙,气血不如对方,身体强度也不如对方,兵器也差了点,碰撞之下,其实都是他吃亏,握枪的手臂早已血肉模糊。

    可姜希妍每一次被精神力和杀气震慑,姚成军都疯狂出枪,枪枪都是血腥味十足。

    一时间,完全压制住了姜希妍,打的姜希妍不断倒飞。

    有时候,哪怕姜希妍反击,眼看着一剑要刺中他,姚成军也是不多不避,持枪扎向对方的脑袋,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姜希妍哪敢跟他同归于尽,打的无比憋屈,只得退让!

    此刻,她和蒋超刚刚的心态一样,这些人都是疯子!

    ……

    主席台上。

    李默已经不再说任何话,脸色略显难看。

    难道又要败吗?

    之前虽然没败,可在他看来,和败了没区别。

    现在,姜希妍全程被人压制,被一个实力不如她的人压制,姚成军的精神力,没能精血合一,对六品中段的武者伤害有限。

    姜希妍只要意志坚定,根本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可惜,姜希妍毕竟只是一个未经历多少风雨的女生,实力虽强,可也才二十几岁,二十几岁,经历的还未必有社会上的普通女生多,哪来的那么大的意志力。

    多次下来,姜希妍早已心态失衡,此刻,正在半空中娇喝不断,长剑不断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和气血波动,却是有些没了章法。

    出招威力再强,也要打中对手才行。

    之前勇猛无敌的姚成军,此刻在挑动对方乱了章法之际,却是沉稳无比,反而不怎么再出手,而是躲避为主。

    哪怕身上被爆发大招的姜希妍剑芒劈杀的血肉模糊,姚成军也是不动声色,慢慢牵引对方继续爆发大招,刺激她的情绪。

    徇烂的剑芒,在半空中不断爆发。

    姚成军并不远去,就在爆发区域周边游荡,以免自己离开,对方停止爆发。

    看到这一幕,李默轻叹一声,微微摇头。

    恐怕要败了!

    这个来自军校的武者,正在消磨姜希妍的意志,消耗她的气血,挫败她的锐气。

    这么磨下去,姚成军只要能坚持到姜希妍势弱的那一刻,爆发杀招,恐怕能一击必杀。

    ……

    事实,也不出这位八品巅峰的强者所料。

    姜希妍一连爆发了几十次,结果之前和她硬碰硬的姚成军,此刻却是躲躲闪闪,让她气急万分,越加乱了分寸。

    就在姜希妍再次准备爆发,换气的一刹那,一直躲闪的姚成军动了!

    下一刻,血红色的长枪之上,泛起一阵涟漪。

    “杀!”

    暴喝声响彻天地,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眨眼间从长剑一侧穿透,瞬间扎中姜希妍的胸口。

    “砰!”

    一声巨响传来,姜希妍倒飞而出,口中鲜血不断喷射。

    而同一时间,她外套崩碎,里面露出一副泛现金光的内甲,内甲和长枪碰撞,火星爆射,下一刻,内甲之上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震的姚成军长枪悲鸣声愈加响亮。

    而姚成军,也不断倒退,踩踏的虚空爆裂,手中鲜血滴落一地。

    下一刻,姚成军落地,将地面踩出无数坑洞,对面,姜希妍也跌倒在地,一脸的悲愤之色。

    至于伤势……不太重,长枪没能穿透八品妖兽金甲打造的内甲。

    渗透进去的气血之力,反而震的姚成军自己伤势不轻。

    比起蒋超,姜希妍稍微好点,没有认输,还想再打。

    台上,李默叹息道:“希妍,认输了。”

    姚成军并未杀人之心,要不然,刚刚一枪刺的就是她的咽喉,绝不是胸口。

    “李爷爷……”

    “认输。”

    姜希妍一脸不甘,也只能不情不愿道:“我认输了!”

    丢下这话,姜希妍脸色涨红,转头就走。

    姚成军微微点头,也不多说,转身往休息区走去,他伤势也不是太重,可精神力耗空,再打下一个,就是被虐菜了,没那个必要。

    反正后面还有几个狠角色,之前他就败给过这几人,勉强赢了李寒松,可李寒松如今五品巅峰,比他高了两小品,再战,他肯定不是对手。

    这三人,严格说起来,大概也就王金洋可能和他差不多,方平和李寒松是肯定胜过他的。

    ……

    姚成军和姜希妍都下了台,李飞几人脸色不再是难看,而是沉重。

    一旁的秦凤青,还添油加醋地打击道:“我们不想杀人,姚成军刚刚一枪没有对脑袋扎过去,已经是放水了。胖子,你刚刚很明智,提前离开了,要不然,他对女人手软,对你可不会,一枪扎透你的喉咙,给你放放血!”

    蒋超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光头,后面那仨,难道更强?”

    秦凤青笑呵呵道:“也就那样吧,仗着境界的优势而已,方平和李寒松都是五品巅峰,我们这些人,提升一个小境界,大概战力提升一倍,算下来,也就比姚成军强个两三倍罢了。”

    蒋超一脸后怕,接着又一脸庆幸,拍了拍秦凤青的肩膀,感激道:“幸亏我对上的是你,你才五品初段,太谢谢你了!”

    秦凤青眼神危险,罢了,现在不找你麻烦,等我和你称兄道弟骗光你家产,我再收拾你。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