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62章 把你要吹的先吹了
  两战结束,一胜一负。

  当然,守擂制交手,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站在台上的是谁。

  姚成军一回来,方平低声道:“去那边,交流一下感情!”

  “我……”

  “你打了人家女孩子,好意思吗?”

  姚成军脸色漆黑,交手啊,我实力比人家差,你难道要我放水?

  “蠢,去问问看,他们有没有恢复精神力的药剂或者天材地宝,我怀疑有,当然,他们实力不够,大概是没有的,先探探情报。”

  方平说着,又低声道:“还有,你去探探底,到底有没有精神力的修炼法门?”

  “嗯?”

  姚成军脸色一变道:“这个应该是没有的,要不然,政府肯定会推广的!”

  精神力无法主动去修炼,精血合一之下,只能被动增长。

  随着你本身的强大,精神力才会强大。

  当然,类似于天地威压室这种地方,也可以用来锻炼精神力,可这都是被动手段。

  到了精血合一的时候,气血可以蕴养精神力。

  到了七品境,三焦之门内部的能量可以蕴养。

  可这还是被动的手段。

  主动修炼精神力的法门,是没有的。

  不像气血,别看方平他们嗑药,吃能量果,用能源石,那是为了加速修炼而已。

  实际上,单纯的修炼《淬炼法》是可以不断提升气血强度的,就是速度慢了点。

  地球上的能量,之前很少,所以政府也不推广,因为普通人吸收不到多少能量,修炼《淬炼法》容易伤身。

  可随着能量浓度提升,恐怕很快就会全民推广《淬炼法》的修炼了。

  那时候,大家修炼,哪怕不嗑药,也足以弥补修炼的消耗。

  方平轻声道:“难说,算了,你笨头笨脑的,不好套话,回头我去问问看。”

  姚成军沉默不言,直接坐下,我是没你花花肠子多。

  方平看了一眼一旁准备下场的王金洋,再看看对面面色凝重的第三人,轻声道:“你们在前面要打出霸道,我在后面施行王道。

  风度,交给我就行,别手软,哪怕输,也让他们记住,武大的学生,不怕死,很强!”

  王金洋微微点头,轻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和他们交朋友。”

  “嗯?”

  “他们知道的东西很多,这一次切磋赛,我喊你们来,输赢其实不重要……当然,毕竟加了赌注,还是要赢的。

  你们别当做一次单纯的切磋战,打完就完事了,展现我们的实力,一起交个朋友。

  天才和天才之间,那才有共同语言。

  有机会的话……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窟!

  可以帮我们省去很多麻烦!”

  王金洋瞳孔微缩,低沉道:“你悠着点,弄死了他们,惹怒了那些强者,你扛不住。”

  “我知道,所以先交朋友。”

  方平说着,点头道:“你先去吧。”

  王金洋也不再多说,很快走入了操场。

  而方平,扫了一眼姚成军,叹气道:“还是这性格,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没变。”

  姚成军皱眉,扫了他一眼,咱俩很熟吗?

  真算起来,也就见过几次面而已。

  一旁的李寒松干巴巴道:“他以前也这样子吗?”

  “嗯,木头似的。”方平摇头,无奈道:“不知道变通一下,算了,不提这些了。”

  “方平……”

  李寒松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方平笑着摇头道:“没,就是有时候会有一些零散的片段在我脑海中闪过。铁头,别和外人说,咱们这些人都是异类,容易被人盯上。”

  “我知道,我没告诉过任何人。”

  方平想了想道:“你呢?一点记忆没有?”

  “没。”

  李寒松苦笑道:“一点都没!”

  “也正常,你们实力还是低了点,我只是指之前,实力越强,恢复的越快。”

  “那你……当时几品?”

  “绝巅之上!”

  方平眼神犀利道:“绝对的,起码我记忆中如此,算了,真不能再说了,再说会有麻烦。”

  说罢,看向姚成军道:“老姚,今天的话,就我们兄弟几个知道,不要对外透露!”

  姚成军满脸的无语,你们在说啥?

  老子根本不知道好吧!

  姚成军还郁闷着,李寒松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道:“老姚,咱们兄弟一条心,不管以前如何,这辈子,定要平定地窟之患!”

  李寒松说的是铿锵有力,上辈子做不到的事,这辈子一定要做到,也不枉自己复生一次!

  姚成军心累,也不多问,点头道:“平定地窟之患,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理想!”

  ……

  他们这边聊着。

  对面。

  秦凤青随手拿起蒋超的能量果吞了下去,仿佛一点没在意这玩意多值钱,一边吃着,一边帮着分析道:“你们这场大概要输,王金洋这人,别看闷不吭声的,实力却是要比姚成军还要强一些。

  之前的武大交流赛,他接连击败了姚成军和李寒松两人……”

  苏子素好奇道:“南江武大好像不出名吧?”

  “是不出名,南武实力也不怎么样,可他实力强是他的事……”

  说着,秦凤青再次拿起一颗果子吞了下去,随口道:“这味道不太好,有味道好点的吗?”

  蒋超还没说话,苏子素从自己的随身小包中取出了一些能量果,笑嘻嘻道:“我这有,味道挺好的。”

  秦凤青伸手抓了几颗,吃了一口,笑眯眯道:“味道不错,胖子,你不行啊,就吃这果子?味道真差劲,能量越浓厚味道越好,这个你不懂?”

  蒋超郁闷道:“好吃的,我路上就吃了,现在剩下的不多了。”

  秦凤青心里暗骂一声,你就不知道留点?

  不过……这些家伙真有钱啊!

  神兵,八品金身妖兽皮甲打造的内甲,当零食吃的能量果,个个身上都带着大量的丹药和生命精华,这他么有钱到真想抢了他们算了!

  想归想,秦凤青嘴上却是说道:“下次有机会,我带你们去地窟转转,地窟的好东西多。王城地底下的能源矿,守护妖植的生命精华……你们这点生命精华就别丢人了,我曾经在九品妖植手中夺过大量的生命精华,可惜后来我们老师受伤了,我只好拿来给老师医伤用了。”

  这下子,连话极少的郑南奇也不由凝神道:“你去过王城?”

  “当然。”

  秦凤青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没意思。”

  苏子素一脸好奇道:“不是说王城很危险的吗?你才……才五品吧?”

  秦凤青笑道:“危险是危险,可作为武者,还在乎这点危险?我辈武者,此生只为平定地窟而战,若是连王城都不敢去,还战什么?”

  几人脸色复杂,苏子素咬了咬嘴唇道:“真羡慕你们!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武者就该如此,战天战地,无所畏惧!

  这样的武者,才是真武者!”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有些黯然,李飞忽然咬牙道:“等我们六品巅峰之后,家里不再限制,我们也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一旁的秦凤青心里暗骂一句,卧槽,合着你们六品巅峰才算是成年?

  想归想,秦凤青嘴上不说,一脸淡然道:“李兄,地窟你们不能去的话,常来魔武玩玩应该没问题的吧?不过下次就别喊上长辈了,出门在外,还只是地表,就带着八品的长辈。

  说句难听的,我秦凤青也看不上这种人。

  当然,真要觉得危险,有空我去你们那边做客,大家一起畅谈武道……”

  李飞干笑一声没说话,他们那边外人不能进,不太好接话。

  可秦凤青邀请他们来魔武做客,自己说不给去自己那边,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李飞沉默,蒋超则是笑眯眯道:“光头,那回头我就在魔武多待一段时间,不过你得拿点好吃的能量果招待我才行……”

  秦凤青脸色微变,接着摇头道:“那不行,我那些存货,这次你们赢走了就算了,没赢走,我准备全部捐给魔武。

  魔武的一些师弟师妹,现在缺乏修炼资源,我可不能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就拿来招待你们。

  不是我秦凤青小气,师弟师妹们马上就要进入地窟死战,能给他们多一点保命的本钱,那比我个人享受要强。”

  蒋超意外道:“没看出来啊,光头,你还挺伟大的。”

  秦凤青笑而不语,余光瞥了一眼对面的方平,不好意思,把你以后要装的差不多都给装了。

  回头你再装一次……应该没我第一次效果大。

  看看,这几个家伙,现在对我又是佩服又是崇拜,这可是你让我来的,我也没办法。

  ……

  另一边。

  方平暂时没时间管秦凤青了。

  场上,王金洋已经和对方开始交手了。

  王金洋上场就是骨髓之力透体,一刀截断虚空,横断操场!

  这家伙,全力爆发起来,早在五品初段就可以和六品巅峰对战30秒,实力可是绝对不弱。

  方平眯着眼,扫了一眼他的对手,低声道:“越是打到后期,对方越是经验丰富,三焦之门已经浮现了!”

  此刻,王金洋的对手,头顶三座三焦之门,其中一扇门户,已经彻底封闭。

  另外两扇中的一扇,有一扇也封闭了一些。

  这些二世祖,斗到现在,也打出了真火,这人实力爆发起来,比之前两人都要强,也没蒋超二人的手忙脚乱。

  李寒松脸色也凝重道:“嗯……发现了吗?他们的战法,都极为适合他们自己,应该是量身打造的,老王恐怕有点悬。”

  方平看了一会,吐气道:“王哥准备两败俱伤了,他是故意的。”

  李寒松摸着下巴道:“我也想试试。”

  受伤,也许可以再复苏一下。

  之前,他还没太大感觉,可现在发现,他们受伤之后,会复苏一些实力,这时候,李寒松觉得受伤是可以接受的。

  两人刚议论完,场中,王金洋爆发了!

  “喝!”

  一声暴喝,震人心弦。

  下一刻,一道圆环浮现在王金洋面前,天地之桥!

  李飞几人脸色一变,和王金洋对战的人也是脸色一变,要自爆?

  刚刚秦凤青说他们这些人遇到强敌,自爆天地之桥,他可是听到的。

  武大学生太凶残了吧!

  这就要自爆了?

  这人连忙倒飞一截,王金洋可不是为了自爆,他没那么蠢。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下一刻,王金洋做出了出人预料的举动。

  这家伙直接一手抓住圆环状的天地之桥,瞬间将天地之桥捏成了半圆状……不,弓形!

  手中长刀,直接当成了长箭,长刀之上,爆发出乌黑色的气血光芒,王金洋弯弓便射!

  “轰!”

  长刀一路所过,空气爆裂,虚空生火,直接点燃了空气。

  方平都惊呆了!

  何止方平,在场的人大概都惊呆了!

  这也行?

  还真没见过拿天地之桥当武器的武者,这家伙就不怕绷断了天地之桥?

  ……

  主席台上。

  李默实在没憋住,出声道:“这些武大学生……不太正常。”

  不是骂人的话,是真的不太正常。

  寻常武者,按照王金洋这架势来,天地之桥直接就绷断了。

  可这小子,没有绷断天地之桥,反而有金光在天地之桥上一闪而逝,李默扫了一眼,心中大致有了些判断,那是……不灭物质!

  以天地之桥为弓,天地之桥几乎凝练了武者一身的力量,强度极大!

  而长刀,并非按照寻常长箭飙射而出那般,王金洋以刀为箭,离体的长刀居然在施展战法!

  是的,刀在演练战法,随着长刀飙射而出,临近空中那人之时,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不知想到了什么,李默忽然沉声道:“这些武者,我好像听说过!“

  “嗯?”

  王部长忽然接话道:“李兄,镇星城有这些资料?”

  李默脸色变了变,沉吟道:“不是……几位老祖宗昔日聊天的时候,我曾旁听过一次,好像谈及过此事。

  不过那时我还年幼,记忆不是太深刻了。

  不灭物质……这样吧,回头老祖宗回来了,我再去问问看,这几人……大家多重视。”

  王部长脸色阴晴不定,李老头和吕凤柔也沉默不语。

  绝巅境的强者,曾经谈论过这些人?

  要知道,这些人才出现不久,年纪很小的。

  李默看起来年轻,实际上也是80岁的人了,他还小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

  李老头沉默片刻,忽然道:“镇星城,真的不对外开放吗?”

  李默沉默不语。

  李老头嗤笑一声,淡淡道:“也罢,毕竟是你们的家,我们这些老家伙无所谓……只是想让小辈多点见识……”

  李默瞥了他一眼,在我面前称老家伙,你还不够格。

  不过他也懒得多说,沉吟片刻,开口道:“再看看吧……”

  镇星城,是他们的家,也是几位顶级强者的净土。

  在外征战,常年累月下来,这些老祖也很疲惫,也许,镇星城的存在,就是他们理想中想打造的一片净土。

  让外人进入,这块小小的净土,也许便不再宁静。

  这事,也不是他可以决定的。

  谈话间,长刀已经降临!

  轰!

  炸裂声不断响起,火光四射。

  空中那位六品中段强者,也是爆发了全力,却是被长刀劈砍的不断后退。

  地面上,王金洋踏空而起,瞬间抵达对方面前,握住长刀,血芒再度爆发到了极致,爆裂的响声连成一片。

  “够了!”

  对面那人彻底怒了,接连不断的被压制,他受够了!

  不止是被压制,刚刚长刀来袭的一刹那,他浑身衣衫被震碎,此刻除了内甲所在,其他地方都是刀痕密布,被打的太惨了!

  下一刻,这人第二扇半封闭的三焦之门,轰然开启!

  开启的三焦之门内,一股强大至极的能量涌现出来,之前就比王金洋强大一截的武者,陡然爆发出更强大的气血之力!

  手中长枪也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一枪向王金洋扫去!

  ……

  “老王真惨。”

  方平咕哝一句,这只能怪你太嚣张了,把人家打的失去理智了。

  六品中段到高段,要封闭第二扇三焦之门才行,人家原本半封闭了,现在直接开启了,这家伙只能重新开始封闭,也损失惨重。

  要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六品武者很少会干这种事的。

  李寒松干巴巴道:“待会他们的高段不会也这么干吧?”

  高段,真要开启了三焦之门,他应该干不过的。

  “别怕,你铜头铁骨,他打不死你,他敢开启三焦之门,你一头撞碎他的门户!比狠劲而已,我就不信这些家伙真有多狠!”

  方平敷衍着说了一句,此刻,战斗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对方开启了一扇半封闭的门户,实力大增之下,瞬间压制住了王金洋。

  实力上的差距,还是有的,而且不小。

  王金洋脸色冷漠,天地之桥忽然再次浮现出来,下一刻,天地之桥壮大到了极致,王金洋身上爆发出所有的气血,瞬间融入天地之桥,接着……一把抓起天地之桥砸向对方的三角之门!

  三焦之门,半虚半实,攻击是攻击不到的。

  可此刻,天地之桥被砸出去,主席台上,几位强者脸色却是一变。

  天地之桥和三焦之门相辅相成,别的兵器无法攻击,可不包括天地之桥,这要是撞上了,不管是天地之桥崩碎还是三焦之门破碎,都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李默迅速看了一眼李长生,李老头毫不负责道:“不是我们魔武的。”

  换言之,死了拉倒,我不管的。

  李默差点气死,一旁的王部长则是二话不说,陡然探手而出,隔着上百米的距离,虚空浮现出一张手掌。一下子抓住了王金洋的天地之桥,投掷了回去。

  “切磋战,点到为止!”

  王部长微微凝眉道:“算平局!”

  王金洋默不吭声,收回了自己的天地之桥,对面那人一脸的愤慨,接着咬牙转身离去。

  玛德,疯子!

  神经病!

  这次切磋,他脑子进水了才答应了下来,上来就是博命,拿天地之桥、三焦之门当儿戏,这些家伙怎么想的?

  虽然对方的天地之桥未必可以撞碎他的三焦之门,可万一呢!

  人家天地之桥都能掰弯成弓,鬼知道是不是可以撞碎,撞不碎,他再自爆了怎么办?

  此刻,三战结束,打的李飞这边几人是憋屈无比。

  没法打了!

  明明对方实力不如他们的,却是处处被压制,真的太憋屈了。

  而秦凤青,此刻还在大口吃着能量果,嘴上随口敷衍道:“别在意,咱们打架都这样,习惯就好。”

  众人脸色一变再变,习惯就好?

  你们怎么活到现在的?

  每次战斗这这样,你有几个天地之桥可炸?

  还是说,这光头在吹牛?

  几人狐疑的时候,秦凤青仿佛没感觉到,又补充道:“炸了再凝练,多花点工夫而已,我们有经验,死不了。”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