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63章 界域之地,古武时代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第四场开始!”

    王部长等王金洋两人下台,直接宣布开始。

    李寒松扭了扭脖子,看了一眼对面战起来的李飞,咕哝道:“这小子和李司令没关系吧?”

    他今年才23岁,李飞比他还要大几岁。

    可李寒松说起“这小子”是一点别扭感没有。

    三战打下来,别看大家嘴上不说,其实还是有些看不起对面几人的。

    在场的几人,谁不是心高气傲之辈?

    对方三个六品中段,真的不怎么样。

    方平微微凝眉道:“别管有没有关系。别大意了,这些人当中,我发现就李飞和郑南奇,身上血腥气重一点,这俩能到六品高段,还是吃过苦的。”

    “放心。”

    李寒松点点头,迈步走出。

    王金洋则是坐下片刻,忽然起身朝那边走去。

    方平愣了一下,我都没说,你就过去了?

    你这是要干嘛?

    不过想想,南武穷到了这地步,老王这家伙为了资源也是不择手段,方平倒是了解的。

    从认识王金洋开始,有好处的地方都有他。

    不管是做任务,下地窟,还是方平说发现了逃犯,老王都很积极,因为有好处,这家伙可不在乎是不是要点牌面。

    老王主动凑过去,可以理解。

    ……

    方平可以理解,秦凤青脸色却是发黑。

    玛德,你来干嘛?

    没搭理老王,秦凤青继续顺手拿果子……发现空了!

    一旁,蒋超无辜地看着他,大光头好能吃!

    我的果子没了!

    秦凤青也没有不好意思,笑呵呵地拍着他的肩膀道:“回头我请你吃好吃的,能量果吃多了倒胃口,咱们男人,就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兄弟,中午我请客,别客气!”

    他都想好了,中午去食堂蹭饭,挺不错的。

    一旁,老王也没理他,而是和之前那人交流了起来。

    老王没忽悠,而是一脸认真地和对方探讨武道。

    秦凤青见其他人也都侧耳旁听,有些无奈,扫了一眼蒋超,好像就这胖子不太在意,看来自己的目标要定在这家伙身上了。

    ……

    他们聊的起劲,也让切磋赛,真正打出了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味道来。

    而场中。

    李寒松却是第一次展示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

    如同金人的李寒松,如同疯魔,上来就是全力以赴,爆捶李飞。

    李飞用刀,李寒松用拳。

    这两人,也不含糊,上场就是硬碰硬。

    李飞的刀虽然是神兵,可真正发挥的作用,也就比A级兵器稍微强一点。

    两人飞快碰撞数十次,李飞一刀劈在李寒松身上,直接爆发出灿烂的火光,真的如同砍中了金人。

    方平看了一会,忽然有些自卑。

    啥情况?

    这铁头的半金身,好像比他的半金身还要强一点!

    六品高段的李飞,手持神兵,劈砍在他身上,居然只是留下一些浅浅的刀痕,李寒松这是防御无敌了啊!

    起码在五六品这个阶段,这家伙真的有些防御无敌的滋味了。

    李寒松此刻极为嚣张,虽然被劈飞几次,却是大笑道:“继续!来,往头上砍!”

    说罢,这家伙的脑袋,彻底成了金色,暴喝道:“来啊,砍!”

    光说不算,李寒松主动冲上去,李飞一刀劈落,他直接拿脑袋来顶,一拳也轰向李飞的脑袋。

    看谁能打爆谁的脑袋!

    李飞眼中怒色一闪,也是不肯退却,低喝连连,爆发出一阵气血潮汐,余波震的地面泥土飞溅。

    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

    李寒松嘴上还在狂笑着,心里却是狂骂,砍的好痛!

    脑浆都要被震出来了!

    对方是没能劈碎他的脑袋,可头皮也被砍的血肉模糊,关键力量的震动透射,震的他脑袋都发木了。

    可输人不输阵,李寒松也不管了,李飞砍他的,他也疯狂锤击李飞。

    这两人的战斗,是这几场战斗打的最激烈的一次。

    两人都是不闪不退,就是硬干。

    李寒松脑袋都成血葫芦了,却是毫不在意,继续狂笑,得打出霸气来!

    你砍的我冒血,我狂笑……是不是显得更霸气一点?

    ……

    “白痴!”

    这个词,同时出现在方平几人脑海中。

    李寒松在干嘛?

    你铁头是优势,可你别老是拿头去挡神兵啊!

    这家伙都快被劈成两半了,头顶的金色骨骼都冒出来了,也太猖狂了吧。

    方平几人骂归骂,嘴上自然不会说。

    倒是蒋超几人,越发确定,这些武大学生都是疯子。

    太疯狂了!

    秦凤青说他们杀人如麻,还真不像假的。

    ……

    主席台上。

    李老头看的都快打瞌睡了,这俩人就是你给我一刀,我给你一拳。

    一个仗着头硬,一个仗着气血浑厚直接升起了气血防御罩。

    这么打下去,最后还得看谁能撑的更久。

    李寒松的铁头,也是要消耗气血之力的,不过李飞消耗更大一些,可对方实力也强的多,恢复力快的多,李寒松未必耗得过对方。

    看了一会,两人大概有的打。

    李老头忽然看向李默道:“李老哥,说起来咱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

    李默看了看他,没吭声。

    “小辈们打到现在,双方也就最后一人没下场了,你们那边六品高段,我们这边五品巅峰,要不要猜猜,谁最后能赢?”

    王部长陡然看向他,你想干嘛?

    李默淡淡道:“李院长有话直说。”

    李老头笑眯眯道:“小赌怡情,李老哥有没有兴趣赌一赌?”

    李默干脆直接道:“没兴趣。”

    李老头一脸讪讪,啥情况?

    赌一把你都不敢?

    镇星城的小辈很容易受激的,老一辈倒是难激的很。

    李默不愿意赌,李老头也没办法,不过嘴上还是说道:“我觉得打到现在,没太大悬念了,不管李寒松输赢如何,方平稳赢。”

    王部长见状呵斥道:“李院长!”

    这家伙,真以为到了八品的,还是傻子?

    你这点激将法,也就忽悠一下那些年轻人了。

    王部长刚呵斥完,李默忽然笑道:“李院长,也不用激我,既然你这么说,小辈们的比斗没意思,不如你我来一场如何?”

    李老头笑眯眯道:“我就算了,我又不是八品,你可是八品巅峰,不如让王部长来陪李先生切磋切磋?”

    王部长脸都黑了,李长生再敢说话,他就踹死他!

    李默也不接话,你认怂就够了。

    魔武的小辈嚣张,你嚣张不起来吧?

    李老头大概也觉得有些丢人,干咳一声道:“要不然,等老吴回来了,陪李先生玩玩?”

    李默依旧没接话,而是转而问道:“南七域情况现在如何了?”

    王部长开口道:“军部那边,前天收到的消息,还在僵持中!几大禁地,七位九品妖兽出手了,和禁区的人战了一次……不过禁区也有妖兽走出了御海山,战斗打了一会,又平息了。

    目前,天门城这边,聚集了南七域的人,禁地妖兽,以及禁区来人。

    大概要谈和了。”

    说着,王部长又道:“另外,天门城恐怕真要搬迁了,如今天门城损失惨重,已经不再适合成为进攻希望城的先锋……”

    他正说着,一直没开口的吕凤柔忽然道:“天门城搬迁还是撤离?”

    王部长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吕院长,不管是搬迁还是撤离,天门城主都是九品强者,如今更是手持九品神兵,论起战力,并非一般的九品可比。

    哪怕是吴镇守,实力虽然要胜过对方一截,手持神兵击败对方可以,可想杀他,也是难上加难!

    若是配合天门树,吴镇守恐怕也难以抵挡两者联手。

    我说这些话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吕凤柔皱眉道:“我只是问是撤离还是搬迁,王部长不必和我解释这么多。”

    王部长沉默片刻,半晌才道:“撤离的可能性更大,如今他在南七域被禁地敌视,一直留在南七域,也许会出现一些麻烦,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

    “撤离……撤离到你们口中的中央禁区吗?”

    吕凤柔脸色复杂,又道:“禁区,我们可以进入吗?”

    一旁,李默开口道:“禁区危险重重,每条通道都有强者镇守,过不去的。”

    王部长看了他一眼,李默知道他在想什么,摇头道:“那是年轻人的战场。”

    王部长也不再说,转移话题道:“吕院长,就算对方不走,你想击杀对方,也没有办法。等到有朝一日真的爆发了全面决战,那时候……自有清算的时候。

    这些域界屠杀我们人类的城池强者,包括那些城主,最后都会被清算!

    真到了那时候,再无顾忌,这些手染人类鲜血的地窟武者,一个都别想跑!”

    吕凤柔淡淡道:“对方一直躲在禁区不出来呢?”

    说完,又道:“这是我的私仇,不劳王部长费心了,我知道消息就行。”

    王部长闻言不再多说,李老头倒是摸着下巴道:“王部长,发现过吕叔的行踪吗?”

    王部长皱了皱眉,半晌才摇头道:“他……不在御海山那边,应该是这样。御海山有一些人类武者在,之前万山寺的戒空方丈其实就一直在御海山深处,消息其实我们还是知道的。

    可吕先生……不在那边。”

    李老头头疼道:“我以为吕叔去中央山脉了……就是御海山。现在你们说不在,那他去哪了?”

    李默看了一眼吕凤柔,见她眼神复杂,想了想道:“如果他没去御海山……那可能是去了禁忌海。”

    吕凤柔脸色变了。

    禁忌海!

    无人生还的禁忌海!

    如果自己父亲去了御海山,那还有生还的希望,可真要去了禁忌海,恐怕真的死了。

    李默叹气道:“我只是猜测,当然,不排除你父亲还在南七域某处闭关,这都是有可能的。又或者……在界域之地。”

    “界域之地?”

    李老头都有些抓耳挠腮了,急忙道:“界域之地是什么地方?”

    “就是各个小域之间的屏障之地。”

    李默解释道:“南七域东西方向,走到尽头,就是界域之地!不过跨度很大,东方的界域之地,距离希望城3000多公里,还要跨越禁忌海的一片区域才能抵达。

    而且东方那边有百兽林这样的禁地,还要穿越三座城池,人类哪怕九品武者想要过去,也极难。

    西方有万蚁沙漠这样的禁地阻挡,到了尽头,还要跨越御海山一小片地界,才能抵达西方的界域之地。

    界域之地危险重重,吕振未必会在那,毕竟他走之前才七品巅峰……”

    吕凤柔微微凝眉道:“为什么要去界域之地?”

    武者不会主动找死。

    去禁区,去禁忌海,可能是为了寻找好处来突破。

    那界域之地有什么好处值得自己父亲去的?

    李默想了想道:“界域之地的情况,我其实也不是太了解,我也没去过。实际上,除了几位老祖宗,其他人大概都没去过。

    就连老祖,对那边也是一知半解,不是太清楚。

    不过我听老祖说过……界域之地,也许存在一些遗迹!”

    “遗迹?”

    “嗯,遗迹。”李默此刻话也多了一些,解释道:“地窟的情况,其实比你们知道的更复杂。

    复杂到,哪怕镇星城,其实也知道的不多。

    镇星城的历史其实也不长,建立到现在,不到300年。

    有些事……其实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千年前,甚至更久远!

    当然,这些事有些不能说,有些没办法说,不过既然说到这,那我就多说几句,界域之地的遗迹,可能……有一些是人类强者留下来的!

    时间,也许可以追溯到古武时代。”

    “古武时代?”

    李老头挑眉道:“你确定?”

    “不确定。”

    李老头无语,你回答的真干脆。

    所谓的古武时代,就是指武道出现的初期,那都是不知道多久远之前的事了。

    古武时代,甚至包括仙神传说的时期,这是一段跨度很长的历史。

    再之后,便是宗派崛起的时代。

    然后,才是如今的新武时代。

    而一些历史悠久的宗派,追溯上去,都有千年之久了,古武时代最少也是千年前的事了。

    趁着李默这个了解内情多的人在的时候,李老头又道:“也就是说,人类和地窟,并非现在才有交接,也许千年之前就有接触。

    而你说的界域之地,存在一些遗迹,有地窟的遗迹,也有人类的遗迹。

    你说的遗迹,和妖皇时期有关,对吗?”

    李默摇头道:“不知道,你问我也没用,有些事,老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

    李老头笑道:“你一直称呼那几位为老祖宗,你也不小了吧,我很好奇,几位老祖,年纪多大了?”

    李默再次摇头道:“不清楚,我小的时候,几位老祖就在坐镇御海山了,这些年来……老祖们其实也很苦,近百年来,回镇星城的次数不到30次。”

    李默说着,叹气道:“老祖们的事,我就不多说了。至于吕振是不是去了界域之地,也不好说,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回来了也不一定。”

    八品的强者,不想说的事,问破脑袋也没用。

    李老头闻言也不再询问,侧头扫了一眼,刚好看到李寒松被一刀劈飞,浑身浴血。

    而李飞……也喘着粗气,红着眼吼道:“再来啊!”

    打这个铁头,他都快被气疯了。

    对方一直挑衅他,跟他对轰了上百招。

    他一次次打飞对方,却是无法重创对方,李铁头韧性十足,防御力也强,打飞了,回来继续搏杀。

    此刻,李飞鼻子都塌陷了下去,被一拳差点轰碎了脑袋。

    飞出去的李寒松,都看不出脸的样子了,脑袋也快被打成光头了,此刻留下的毛发没几根。

    李寒松的确韧性十足,下一刻再次飞了回来,叫嚣道:“就这点能耐?来,继续砍,我都没哭,你一个六品高段,哭成这熊样,不嫌丢人?”

    李飞差点气爆了!

    我是哭吗?

    你以为我是蒋超那怂货?

    我是被你一拳头差点打爆了鼻子,真的忍不住,泪腺不受控制。

    看到两人叫嚣着又要继续开战,李老头轻咳一声道:“这俩小子也都姓李,咱们也是……算了,这局算平手吧。”

    王部长无言以对,这算什么理由?

    你们全部姓李,就要算平手,是什么鬼?

    可切磋战,打到现在,都要博生死了,王部长也点头道:“那就平手吧……”

    这话一出,李默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又平手!

    四局,一胜一负两平,丝毫没占到优势。

    关键是,对方全是五品!

    最后一局胜了还好,这要是输了……那就真的丢人现眼了。

    哪怕胜了,打到这地步,也有些丢人到家了。

    李默没说话,王部长也不再耽误,开口朗声道:“切磋到此为止,双方平局!”

    李飞气的想吐血,李寒松更是不乐意,大声道:“还没结束呢!”

    他可是和方平约定好了,胜了才有神兵的。

    现在平局,算怎么回事?

    这话一出,李飞更憋闷了!

    我都没说什么,你还不乐意了?

    你真当我没办法斩了你的狗头!

    李寒松话音一落,李飞头顶三座三焦之门,一脸的愤怒,来啊,大不了老子开启一扇门户,跟你斗到底了!

    李寒松也是脑袋金光闪烁,显摆什么,我撞死你!

    不过……这小子挺耐打的。

    李寒松也不得不承认,李飞比前几个家伙好一点……尤其是那个胖子,那个胖子,受点小伤居然不打了,这个李飞受伤虽然不重,可也不算轻,能打到现在,他也就仗着铁头金身的优势强撑着了。

    两人剑拔弩张,下方,方平忽然道:“二位莫伤了和气,大家切磋为主,点到为止。何况,我和郑师兄也坐的太久了,二位给我们一个表现的机会,如何?”

    这话算是给俩人下了个台阶,李寒松嘴不怂道:“也就看在方平的面子上,要不然!”

    说罢,这家伙转身就落地而下。

    方平扫了他一眼,李铁头膨胀了啊!

    再打下去,你要跪了,还装什么大头蒜,现在都可以和秦凤青当兄弟了,头发都被人打没了。

    以前觉得李寒松还挺憨厚老实的,现在……

    方平微微摇头,也不知道啥情况,是实力变强了,所以就膨胀了?

    至于他带的……方平不会承认的。

    他和李寒松,又不是太熟,关我啥事。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