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86章 这一次,低调为主!
  半月湖。

  方平一边跟着老王走,一边低声道:“几位,这次进来是为了找人,我再重复一次,是为了找人!

  如今宗师们舍生忘死地在大战,咱们别给他们添乱。

  秦凤青,不许擅自行动,给宗师们招惹更大的麻烦。

  不许招惹禁地妖兽,出了事,也不许往通道那边跑……”

  秦凤青脸色难看,咬牙切齿道:“这话你说给你自己听好了!”

  方平叹气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方平想好了,这次要老实一点,不去给其他人添乱。

  要是还如上次一样,招惹了禁地妖兽出来,那就真的麻烦了。

  说着,方平忽然道:“你们几位带了储物戒进来吗?”

  几人愣了一下!

  李寒松没忍住,干巴巴道:“储物戒?”

  “你们京武没有?”

  “这……这个当然没有……难道魔武有?”

  李寒松脸色变了又变,魔武有储物戒?

  方平声音低微,轻声道:“魔武其实也没有……但是,我有,我们那帮老兄弟,当年都有,你们的……恐怕丢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回来。”

  王金洋沉声道:“这么说,你的找回来了?”

  “嗯。”

  这话一出,王金洋和李寒松都不由深吸一口气,李寒松有些急促道:“那当年我们的兵器还在吗?”

  “当初留没留后手?有其他东西吗?”王金洋也低声问了一句。

  方平,居然找回了前世的东西!

  按照方平的说法,当年他们的战力可是极强的。

  连储物戒都有,那说不定比如今的绝巅还强!

  既然如此,如果有后手留下来,也许大家实力可以迅速进步!

  包括那些神兵,战法,甚至修炼资源。

  既然留下了储物戒,储物戒中就没点资源?

  方平小声道:“我记得不清楚了,有没有后手,也不是太记得。我的储物戒,其实也是意外中找到的。”

  “里面有当初的记载吗?”

  此刻,两人都顾不上储物戒出现的事了。

  比起储物戒,要是有一些当年事迹的记载,也许他们可以恢复一些记忆。

  记忆这东西,多了未必是好事。

  可当年修炼过一次,到了那等境界,如今再修炼,实力可能会迅速进步。

  方平摇头道:“什么都没有,就是空荡荡的储物戒。”

  “这样啊……”

  两人都显得有些失望。

  一旁,秦凤青都快憋炸了,迅速道:“什么当年?什么储物戒?方平,你有储物戒?你别开玩笑……这不是传说才有的吗?”

  方平看了他一眼,严肃道:“这事我是相信你,才会在你面前提起!秦凤青,决不允许对外透露!我还有老王他们几个,身份都很特殊。

  你随便乱说,我们几个可能会被你害死!”

  秦凤青都快炸了,憋的脸色通红,那种爆炸感让他有无数问题想问,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问。

  片刻后,秦凤青大喘气道:“真有储物戒?”

  “有。”

  “你现在身上就有?”

  “不错……”说着,方平沉声道:“我的这个只能我用,这玩意有精神力绑定,你们用不了。另外,不止我有,宗派界的一些家伙好像也有。

  之所以告诉你们,就是不想浪费了。

  之前击杀的一些妖兽,其实都可以带回去的,我们用不上,给那些低品武者长期食用妖兽血肉,也能帮助大家加速淬骨淬体。

  还有……我怀疑绝巅强者大概也有。”

  说着,方平补充道:“要是没有,镇星城那边的能源石和妖兽未必能弄回来。听说他们搬回来的能源石,都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整体,难道绝巅强者扛着这玩意带回来的?”

  “储物戒……储物戒……”

  秦凤青喃喃自语,咽了咽口水道:“多大?”

  “不大。”

  “你别骗我!”

  秦凤青低声道:“上次那头猬狗兽,是不是你塞进储物戒带回来的?我就说,你怎么搬回来的?你去天门城的时候,根本就没带什么东西。

  你说狡给你的,别扯了,狡杀过来的时候,其实我远远看到了,啥玩意都没带。

  当时我还郁闷,就是没多想而已。

  没想到啊,你居然有这种神器!”

  储物戒虽然不是攻击型的神兵,可这玩意真的太有用了。

  大家下地窟,不能负重太多,包括能源石都不能带太多,要不然能量遮挡不住,容易招惹妖兽来袭。

  哪怕在地窟有了收获,往往也要丢弃大半。

  击杀妖兽,妖兽的血肉骨骼其实都是好东西。

  可一般情况下,人类最多带走心核这些重要的部位,其他的都会丢弃。

  要是有了储物戒,每次下地窟,收获会暴增的。

  想到这,秦凤青马上道:“还有吗?给我来一个……我买,我卖血卖肾都行,随你开条件……”

  方平脸色漆黑,皱眉道:“没有,真要有,也轮不到你。”

  秦凤青其实也知道这玩意肯定极少,可还是有些不甘心,忽然看向王金洋二人道:“他说你们也有?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的储物戒呢?”

  李寒松捶了捶脑袋,摇头道:“不记得了。”

  王金洋蹙眉道:“都过去不知道多少年了,谁还记得这些。”

  这俩,还真没怀疑。

  死人都能复生,复生之前,有储物戒也不稀奇了。

  关于储物戒的说法,早就有过。

  政府其实都在研究,一直在研究,从未放弃过。

  关于这种折叠空间的理论,政府研究的不止是储物戒的问题,包括能否封闭空间的通道的问题。

  地窟和地球,其实就是出现了两重空间的折叠覆盖。

  如果能研究透彻,也许可以彻底关闭通道。

  所以方平说他有储物戒,两人也没太大的意外,只是有些惊讶于方平居然找了回来!

  这家伙,到底恢复了多少记忆?

  秦凤青心脏都在抽抽,咬牙道:“不记得了?”

  想到这,秦凤青忽然道:“没事,这次出去了,咱们一起去找!不过说好了,找到了,要是能给外人用,也得分我一个!”

  说罢,秦凤青凝眉道:“不对……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李寒松见方平都当着秦凤青的面说了,闻言闷声道:“古武者复生!其他的别问,我们也知道的不多,方平知道的稍微多点,这家伙有时候又不说,我们也不清楚。”

  “古武者复生!”

  秦凤青瞳孔剧缩,下一刻,忽然惊叫道:“卧槽,你们都是古代武者?难怪!我说你们怎么修炼这么快,还能变异,原来如此!”

  “我不是不如你们,我只是没你们这么作弊……是的,你们都在作弊修炼!”

  秦凤青说的是又苦涩又庆幸,苦涩的是,老子怎么不是古武者复生?

  庆幸的是,这几个混蛋,修炼快不是真的比老子强,只是开挂了而已。

  他还在庆幸着,方平淡淡道:“那又如何?你管我们怎么修炼,等我们八九品了,也许你还在五六品,不过有个心理安慰也好,免得你自暴自弃。”

  “你……”

  秦凤青只觉得脑袋充血,憋屈道:“几个老东西,有什么好骄傲的!还不是死了,死而复生……无耻!我不是古武者复生,代表老子没死过……”

  方平也不理他,继续道:“等我们找回了自己的神兵……起码九品的,说不定九品绝巅的那种,也许更强。

  再找到我们的战法,当年留下的资……

  你羡慕去吧,到时候我心情好,也许给你三瓜两枣的,你小子最好现在乖点,别那么多废话。

  对了,说不定我前世就是你老祖宗,对老祖宗说话也客气点。”

  “你……”

  李寒松闻言小声笑道:“说不定真有可能,不过都不知道多少年了,也难说。”

  秦凤青气急,低骂道:“祝你们找的媳妇都是你们的子孙后代!方平,陈云曦要是你后代,老子看你怎么嚣张!”

  方平嗤笑一声,不屑道:“不会的,我们这些人,对血脉还是有感应的。我对云曦没那种感觉,倒是你,真有点。

  要不然,你觉得我会这么照顾你?

  秦凤青,扪心自问,在魔武,我对你是不是比对别人好?

  为什么?

  因为老子感觉你血脉跟我有些……有些近,也许就是我几十代的孙子,不照顾你一下,也不太好意思。”

  秦凤青脸色一变再变!

  真的假的?

  方平……对他好像的确还算不错。

  这家伙坑他归坑他,每次坑完了,好歹给点好处。

  难道……难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想到这,秦凤青脸色漆黑,不会的,这混蛋忽悠老子!

  正想着,方平陡然一拳轰出!

  轰!

  一声爆响传出,一头绵羊般的妖兽直接被方平轰碎了脑袋。

  方平看也不看,伸手一摸,妖兽尸体消失。

  秦凤青此刻没再想辈分的事了,而是盯着方平的手看,喃喃道:“储物戒……真的有储物戒……”

  王金洋也盯着看了片刻,李寒松更是自语道:“出去了,我也要去找找看!方平,这玩意有什么特征吗?和戒指差不多?还是说,遇到了自己的那个,会有感应的?”

  “真遇到了自己的,会有感应的。我建议你们可以去一些博物馆什么的地方看一看,也许当年的一些东西,都被挖出来了。

  当然,大海捞针,找到的概率不大。

  别丧气,找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到了那个实力,我们自己再打造。”

  方平正说着,秦凤青已经拉住了他的手,小声道:“那个……那个我们的东西,存你这,你回去了还我们吗?”

  “不死就还,死了就没了。另外,存东西,要收费的。”

  “你这也太死要钱了吧!”秦凤青骂了一句,又道:“看在咱俩的关系上……”

  “你承认你是我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了?”

  秦凤青低骂一句,孙子你大爷!

  想了想,秦凤青又道:“你说宗派界有?要是有,政府应该也知道吧?有现成的玩意研究,政府是不是能弄出来这些玩意?华国研究所一大把,感觉这么多年就没研究出什么管用的玩意。”

  方平笑道:“不好说,再说,谁说没有管用的东西?”

  说着,方平补充道:“精神力检测仪,你们知道吗?检查精神力的,我觉得那玩意就不错,回头你们几个应该也去测测看,看看精神力如何,要是差点就能外放,那就找点能增长精神力的果子服用一下。

  咱们学校,罗院长精神力就达到480多赫了,快能外放了。

  这几个月,陈院长他们的蕴神果都给了他,也许不久后就能精血合一了。”

  秦凤青闻言好奇道:“还有这个?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你弱,你又不是学校高层。”

  “……”

  这话说出来,万吨暴击。

  是的,我太弱了。

  学校有点秘密,方平一清二楚,他却是一无所知。

  秦凤青叹了口气,不问了,也不说了。

  越是说下去,越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哀。

  一问三不知,啥也不清楚,实力还不强,越想越可怜。

  一旁,王金洋倒是没再纠结储物戒的事,也没多说精神力检测的事,吐了口气道:“有这个也好,杀了妖兽,收了尸体,也能掩盖一些血气。”

  说着,几人继续前行,片刻后,前方出现了一片沼泽地。

  王金洋看了一眼,眼神微微有些复杂道:“当初就是在这遭遇了地窟武者的围杀,我们几个逃离了回去,沈权社长没能走开,不过……没看到他死亡,也许……”

  也许还活着的话语,他自己都没这个自信说出口。

  那时候,南武武道社社长,也才三品境而已。

  三品武者,被地窟数十武者追杀,中品的都有一大堆,还能活下去?

  “大家找找看。”方平吐气道:“到了这,也不怕说句丧气话,哪怕人死了,找到遗骸也是好的。”

  王金洋点头,轻叹道:“其实我早就有这样的准备了。”

  自欺欺人,没太大意义。

  这次与其说是来找人的,还不如说来找遗骸的。

  几人没聚在一起,而是分散开了,开始寻找。

  时间过去两年了,未必可以找到。

  这里有妖兽,人真的死了,恐怕也被妖兽吞了。

  ……

  方平用精神力四处探测,片刻后,方平一拳轰开一处沼泽地,泥浆中,出现一具骸骨。

  方平查看了一下,朝不远处的王金洋道:“这里有具人类骸骨,你来看看!”

  王金洋很快赶了过来。

  骸骨身上的衣物已经腐烂,王金洋也不顾脏不脏,摸索了片刻,摇头道:“不是沈社长……好像是……好像是天南武大的一位学生。”

  此刻,王金洋手中还拿着一柄断刃,沉思片刻道:“当初,撤离的时候不止是我们南江武大的人在,还有其他武大的人。

  这好像是天南武大一位学生用的兵器。”

  方平看了一眼,开口道:“是带回去还是就地埋葬?”

  王金洋轻叹道:“能带回去就带回去吧,葬在地窟,是无奈之举,死在异域他乡,魂归故里,也是我们这些人最后的心愿……”

  方平没多说,手中出现一张毯子,将骸骨包裹了起来,收入了储物空间。

  “这么看来,没找错地方,我们再找找看。”

  两人正说着,不远处,秦凤青低声道:“来这!”

  方平和王金洋闻言连忙赶了过去。

  ……

  片刻后。

  王金洋眼神一动,这里已经离开了沼泽地,是一片稀疏的小山林。

  而就在几棵树之间的一片空地上,有一个凸起的小山包。

  秦凤青见他们到了,低声道:“好像是坟茔?”

  人类武者,战死在地窟,如果遗体无法带走,其他人会就地掩埋。

  这个小山包,有些像人类埋葬战友的坟茔地。

  方平精神力探测了一下,点头道:“是坟茔!下面有骸骨……不止一具!”

  “当时大家都已经撤离,根本没时间来掩埋……这么说……”

  王金洋神情略显激动道:“老师回到了这里,是老师做的!这两年,天南地窟一直未开,除了老师,别人没时间去做!”

  “这么说的话,张老师当初回到了这里,没有战死,起码那时候还是活着的。”

  方平沉吟片刻道:“那他之后去了哪里?当时地窟已经封闭,张老师也知道无法出去,这种情况下……王哥,你觉得张老师会去哪里?”

  “老师不会坐以待毙,也不会苟且偷生!他要是当时还活着,最大的可能是伏杀地窟的武者。他不会去城池送死,不过他应该会去蔷薇城,在城外潜伏,偷袭地窟武者……”

  想到这,王金洋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几位,我想从这边,一直沿着路线,向蔷薇城方向找寻……危险比现在更高……”

  刚赶到的李寒松笑道:“都到了这时候了,那自然一起去。看看沿途有没有村落或者城镇之类的,张老师去王城太危险,说不定在一些城镇潜伏也不一定。”

  “也有这个可能!”

  说着,王金洋看了一眼坟茔,想了想道:“这几位也一起带走吧,这里妖兽出没,免得最后被妖兽毁了。”

  方平点点头,开始挖掘。

  很快,几具残破的骸骨被方平收了起来。

  至于有没有沈权,王金洋没看到什么标志性的遗物,可能是被张清南收了起来,这里没有。

  没有遗物,通过骸骨也很难分辨出谁是谁。

  做完了这些,几人一起朝蔷薇城方向走去。

  方平心中暗自叮嘱自己,“只是去蔷薇城看看,这次不进城,绝对不进城……”

  他担心惹出一些麻烦。

  妖植一脉的强者并未全部出动,这次好像有九品妖植留守。

  方平担心蔷薇城也有九品妖植留守,这要是被自己引出来,那就麻烦了。

  临走的时候,方平侧头扫了一眼。

  结果这一眼扫去……方平忽然脸色巨变,压低了声音低喝道:“走,玛德,这里有高品妖兽!”

  此刻,远处的半月湖上,一头妖兽漂浮在虚空中,好像在修炼。

  一看那威势,十有八九是高品妖兽。

  秦凤青几人跑的飞快,一边跑着,秦凤青一边回头去看,忽然想到了什么,震撼道:“方平,你兄弟找你来了!”

  方平刚想说什么,再次扭头看去,先是脸色剧变,接着松了口气,骂道:“不是狡,玛德,长的有点像,别跟我提那头妖兽,老子现在怕听到它的名字!”

  远处,湖面上悬浮的那头妖兽,还真有点像狡。

  不过不是金色外甲,方平多看一眼就知道不是狡,不过头上也有巨角,和狡稍微有点相似罢了。

  秦凤青也知道不是狡,边跑边道:“湖中有矿!”

  “你得有命去挖!”

  说着,方平忽然道:“回头有空,挖挖看!”

  这话一出,王金洋和李寒松脸色一变再变,说好的找人为主呢?

  几人离的较远,那头妖兽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没在意,继续修炼,也没理会几人。

  等跑出十多里地,几人不由松了口气。

  而远处……好像有点零散的灯光,那是村落的能源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