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02章 真真假假难区分
  玩笑归玩笑,老王脱光了准备过河,方平也是紧张万分。

  他的判断,并非真的一点依据都没。

  可毕竟第一次来禁忌海这边,还要渡河,判断出错,那是真要死人的。

  七八品的都是说死就死,老王未必比他们命硬。

  此刻,方平也是手心冒汗,看向王金洋道:“小心点……算了,小心也没用,该死还是得死。”

  “你闭嘴!”

  王金洋脸色漆黑,你再敢说话,老子打死你!

  “老王,别这样,对了,有点遗言要交代吗?”

  王金洋瞥了他一眼,半晌才低哼道:“老子真要死了,几千年后再来一次,前提是你没骗老子!”

  方平无语,干巴巴道:“在地窟死了,可未必可以复活……”

  王金洋眼神变了,极为不善道:“你不是说,当年我们在地窟和对方交手,才死亡的吗?”

  方平茫然道:“是吗?”

  “哼!”

  王金洋真的想砍人了!

  玛德,你自己说的,你忘了?

  现在他确定了,这犊子很有可能一开始就在忽悠他。

  他可是还记得,方平当初第一次跟他说,他们这些人当年是因为和地窟强者交手而死的。

  当然,这家伙好像没说在哪死的,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方平这混蛋大概率就是在忽悠人。

  也就在地窟,在禁忌海支流……不然他真有心跟这家伙拼命。

  老子真的有点相信了!

  你他么现在居然是真的在忽悠老子!

  王金洋心中是粗口不断,他真的要被这混蛋给气爆了。

  早知道如此,两年前就该掐死这混蛋才是。

  方平轻咳一声,晃了晃脑袋,小声道:“可能也能复活吧,不过几千年后的事,鬼知道。咱们这辈人,只活当代,只战这一世,老王,别真死了!”

  “老子这次没死,回去咱俩再算账!”

  王金洋低骂一声,没走之前蔷薇王几人过河的地方,继续往前方走了一截距离,这才屏住呼吸,开始踏空而行。

  而就在他踏空的这一刻,方平开始捡石头朝四处乱射。

  “砰砰砰!”

  水面,不断有触须爪子这些玩意升起来。

  方平忍不住低骂,这些九品妖兽真闲啊!

  居然还有心思一直守着!

  别人家的九品,蚂蚁爬过去,谁会在意?

  这些家伙倒好,一个不落地全都给击碎了。

  方平无语归无语,继续抛射石头。

  那些妖兽也不出水面,也持续在这攻击。

  一连抛射了上百次……对方不攻击了!

  方平愣住了!

  此刻,他再次抛射石头,对方不攻击了!

  方平是在四处抛射,并未在老王这边抛射,不过王金洋也知道他的目的……此刻,王金洋也愣了一下,接着回头看了方平一眼!

  他么的,这也行?

  东西丢多了,这些九品妖兽,居然罢工了!

  方平眨了眨眼,继续丢石头,没动静。

  还丢,没动静!

  接着丢……还没动静!

  而王金洋,此刻都快到河对岸了,完全没妖搭理。

  他快要抵达河对岸的时候,方平也开始行动了,踏空而起,前往对面。

  而老王,等待了片刻,再次前行,很快,抵达了对岸。

  一落地,王金洋也学着方平的样子,开始抛射石头。

  没动静!

  没动静!

  一直等到方平也安全过来,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半晌,方平才干巴巴道:“你说……你说丢人或者妖兽丢多了,最后会不会也这样?”

  两人都没料到,过河的过程这么轻松。

  那些九品妖兽,居然罢工!

  王金洋摇摇头,我哪知道。

  再说了,石头毕竟是死物,也许活物,对方会一直进攻呢。

  方平摸着下巴沉吟道:“下次试试看,抓个几百个地窟武者来丢丢看,说不定,还真行!真要这样,以后就算没我,你们也能过河。”

  王金洋心累道:“一次就够了!”

  他不想第二次了!

  方平笑眯眯道:“那可未必,说实话,有些时候,事情可不会按照你的想法来,也许下一次,你真的会一人过河呢?

  所以啊,这些经验,还是要掌握的。

  现在看来,这些海底的九品妖兽,跟二傻子似的,未必有多可怕。

  蔷薇城那群人……有些傻叉了。

  说不定,抓点妖兽,喂饱了这些海底妖兽,对方也不会再出手了呢?

  又或者,干脆过河,动静小点,别搞那么大动静,对方也未必会出手呢?

  我觉得吧,可能是惯性思维,这些家伙知道这里有妖兽,所以害怕,担心,就光想着强行过河了……

  你直接飞过来,这些海底妖兽,还真未必会攻击呢。

  他们又是惨叫,又是飙射的,动静太大了,打扰人家休息,不干他们干谁!”

  王金洋有些受不了他,头疼道:“不管如何,我们现在过来了,你是不是能把衣服还我了?另外,你内裤为什么没脱?”

  方平笑眯眯道:“我内裤紧,不碍事。”

  “你……”

  王金洋真特么要气吐血了,低吼道:“衣服先给我!”

  “可惜啊,手机进来就没用了,要不然……”

  方平真想拍照啊!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壮举,回头拍了照片,是勒索老王,还是威胁老王,或者卖给他的爱慕者,那都是大笔大笔的收入。

  老王成就越高,就越值钱。

  前提是,自己比他强,不然被打死了就完蛋了。

  “方平!老子想宰了你!”

  王金洋要爆发了,方平急忙拿出衣衫,笑眯眯道:“缓解一下压力,另外别喊,要是蔷薇城主没跑远,咱们俩都得完蛋。”

  王金洋一边穿衣服,一边低骂道:“你知道危险,还有闲工夫扯淡!”

  “我这不是紧张吗?”

  方平长长吐了口气,接着又笑道:“真的有点紧张,咱们在这么多九品眼皮子底下活动,真他么刺激到我快疯了,老王,这次回去,我就不是从一个九品手中逃生了!

  你看看,咱们遇到多少九品了?

  一大把!

  就这都不死,你说,牛不牛?”

  “少废话!”

  王金洋穿好了衣服,懒得理会他,四处看了看,面色凝重道:“感觉到了吗?”

  “嗯,死寂,一点动静都没,仿佛没有生命!”

  方平感受到了,河对岸,是真的死寂一片。

  感觉没有任何生气!

  不是感觉,是真的没有任何生气。

  这里有树木……却仿佛没有生机一般,死气沉沉的。

  “这就到了界域之地吗?封禁之界在哪?”

  前方,是一片林子,阴森森的,看起来有些恐怖。

  方平感受了一番,忽然凝眉道:“老王,没有能量!”

  “嗯?”

  王金洋也感受了一下,瞬间变色,难以置信道:“怎么会这样!”

  这里,居然感应不到任何能量的存在!

  “这……那一旦气血或者能量耗空怎么办?”

  方平没说话,回头看向禁忌海,低沉道:“对面有能量,这边没有,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好像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是禁忌海无法让能量过来,还是空中的空间裂缝导致的?

  如果是禁忌海……那是不是意味着,禁忌海区域,都是没有能量存在的,那能量去哪了?”

  说着,方平看了一眼海水,凝声道:“难道说,这些禁忌海的海水,其实有吸纳能量的作用?老王,有人在禁忌海上活动过吗?我是说近海区域……”

  王金洋沉声道:“不知道,因为自从我们进入地窟的那一天,所有人都告诉我们,别去海边!海上更是不要去,危险万分!

  加上地窟武者也不去海边,海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所以我们一般都不会去。

  当然,其实也有人过去,一些人甚至在海边捕捉一些海中的生物当饮食。

  可都是在靠岸的区域,真正在海上行走的人,我还真不知道有没有。”

  “这么说,你也不能确定能量消失的原因了。”方平呓语道:“这么说来,一旦大家储备的能量耗空,那就是靠肉身战斗了?”

  “嗯,不过哪怕靠肉身,到了高品,尤其是八品金身,这个境界的强者,也是强大无比!单靠肉身之力,轻易撕碎你我,你可别想什么歪主意!”

  方平摇头,轻声道:“我不是说这个,我知道八品金身有多强,毕竟我也有金骨。我是说,气血和能量之力耗空无法恢复……那精神力呢?

  其实我最怕的还是高品强者的精神力,一方面观测的范围太广,一方面则是太过敏锐。

  要是没有了精神力,那高品强者,顶多也就存在一些本能反应。

  这样一来,我们收敛了气息,哪怕靠近他们,他们都未必可以察觉!”

  想到这,方平忽然爆发了精神力,接着自爆了一小截……

  王金洋是一脸黑线!

  他看不到,可他能感受到来自虚空的那股微弱震荡。

  好任性!

  玛德,说爆就爆,你家精神力不要钱?

  而方平自爆了一点点精神力,接着一直看着数据,轻声道:“我们先等一会,我做个实验。”

  “试验精神力能否恢复?”

  “嗯。”

  王金洋也不多说,第一批人来这,都一个多月了,现在急这么一会也没用,还得小心遇到前面的蔷薇王,等等也好。

  等了大半个小时,天都快亮了,方平眼神有些异样道:“不行!”

  精神力,其实都是在自动恢复的,虽然速度很慢。

  可这么长时间,1赫总要恢复的吧?

  结果没有!

  方平喉咙鼓动一下,低声道:“有点意思了!界域之地,难道就是这样?不……这……这是不是秦凤青所说的封禁之界?

  我一直以为封禁之界,是类似于精神力屏障那样的玩意,难道说不是?

  还是说,这不是封禁之界,只是这里有些特殊,因为禁忌海支流的原因?”

  方平有些头疼,一时半会的,也没想明白。

  没再管这些,方平想了想,恢复开始用财富值恢复自己的气血和精神力。

  他想看看,系统会不会受影响。

  很快,数据的变化,让方平知道,系统果然很牛叉,没受到任何影响。

  财富:1120亿(转换)

  气血:7088卡(7088卡)

  精神:933赫(933赫)

  淬骨:177块(100%),29块(90%)

  储物空间:50立方米(+)

  能量屏障:1万财富值/分钟(+)

  气息模拟:10万财富值/分钟(+)

  看了一会数据,方平又看了看自己有些裸露的金骨,看向王金洋道:“老王,八品强者,真要把能量耗空了,又没办法恢复……我就靠这副骨架,能跟他们干到底吗?”

  八品的金身,其实比他单独的金骨要强许多。

  而且方平的金骨,其实也不完全,颅骨骨髓还没淬炼。

  可除了颅骨部位,方平其他金骨,那是货真价实的金骨。

  王金洋真的想骂娘了,低喝道:“你就算骨骼强大,打碎你的五脏六腑,你也活不了!金身强者强大在整体,可不是你这副骨架可比的!”

  “那可不好说……”方平挑眉道:“骨架是骨架,配合天地之力呢?对方要是没了天地之力,单纯的靠身体,还真未必能打死我。

  当然,能打死你,我就难说了。

  界域之地,有点意思!

  不过……这里可能不是界域之地,因为按照秦凤青的说法,界域之地被誉为真正的仙界。

  能量浓度极高,到处都是好东西,可不是这鬼样子……”

  王金洋点头道:“这里的确不一定是界域之地,起码秦凤青说的那个封禁之界,我们还没看到。这里,也未必是封禁之界。

  还有,绝巅陨落,之前我还以为是禁忌海的缘故,可现在看来,未必如此。

  这么一条小支流,可以让绝巅陨落?

  连蔷薇城主都可以过来,那肯定不是在此地陨落的,要不然,大家也没必要老界域之地抢夺尸骸了。

  绝巅的尸骸,到底在哪?

  在真正的界域之地吗?

  镇星城那位老祖,又为何要来界域之地?

  跨界?

  跨界的话,走御海山好像也可以吧?

  为何要走界域之地跨界?

  还是说,对方就不是为了跨界,本就是为了界域之地而来?”

  此刻,王金洋也是一肚子的疑惑。

  方平笑道:“猜没用,我们缺少很多关键的信息,人家不肯告诉我们,那我们自己找找看……”

  他话没说完,王金洋忽然干咳一声道:“方平,这次是为了找我老师的,探秘这些事,咱们以后再说,别耽误了正事!”

  他都快被方平带偏了!

  咱俩冒死来这是干嘛来了?

  找人的啊!

  为何想的这么多!

  找到了老师,不管生死,看一眼也能让他彻底死心。

  至于什么绝巅尸体,界域之地的秘密,这都跟他无关。

  实力才五品,急着这些干嘛。

  人家九品的在争夺这些,他们难道也要掺和一手找死?

  方平闻言也正色道:“有道理,找人才是主要目的!其他的都是旁枝末节!”

  王金洋松了口气,却听方平又道:“蔷薇王有生命精华,关键他么的还有九品神兵长剑!这要弄到手……”

  “方平!”

  王金洋声音都尖锐了起来!

  玛德,老子就不该跟你一起下地窟,老子受不了这刺激了!

  看到淡定的老王都快被气变形了,方平耸耸肩,我就这么一说,难不成真要去抢劫九品?

  老王想的真多!

  过过嘴瘾罢了!

  我说我要干死绝巅,还真的就去干绝巅了?

  他开个玩笑而已,老王这家伙上纲上线的,年纪不大,跟老古董似的……不对,本来就是老古董。

  ……

  就在方平二人抵达界域之地边缘的同时。

  禁忌海边缘。

  秦凤青张大了嘴巴,满脸呆滞地看着李寒松。

  许久,秦凤青结结巴巴道:“铁……铁头……”

  李寒松此刻凝眉不吭声。

  秦凤青咽了咽口水,磕磕巴巴道:“铁头,咱俩是兄弟不?”

  “你想说什么?”

  “开门啊!”

  秦凤青有些抓狂了,激动道:“他么的,你三焦之门的生命之门是封闭的!是封闭的!我看到了,刚刚拖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

  封闭的生命之门里面有东西!

  真的,刚刚拖出来的时候,开启了一小会,真的有东西啊!

  铁头……好像是储物戒……不,可能是神兵……也不是,不管了,可绝对是好东西啊!

  我靠!

  你真的是老古董复生啊,居然还给自己留了后手!

  三焦之门,自动封闭了一扇门不说,里面居然可以放东西,什么东西可以存在三焦之门中?

  铁头,快开门……”

  秦凤青真的激动的要疯了!

  虽然不是他的东西,可铁头的东西……一世人两兄弟,大家分什么彼此。

  就算铁头不给自己,可涨涨见识也不错啊,说不定铁头看他可怜,上辈子是个大人物,存了几十把九品神兵,随手就丢几把给他了呢?

  他们俩沿着禁忌海边缘走,虽然相对平静一些,可危险也是无处不在。

  就在刚刚,水中忽然跳出了一头六品妖兽,不是和方平那边一般,潜藏在水中,而是直接跳了出来。

  两人千辛万苦打了半天,总算干掉了对方。

  而李寒松,本就处于破境的边缘,一战之下,三焦之门居然也具现了。

  具现就算了,这家伙三焦之门具现,一次出三门就不说了,关键其中的生命之门居然自动封闭的。

  秦凤青都惊呆了!

  还有人的三焦之门是自动封闭了一扇的?

  这岂不是意味着,这家伙算是直接进入六品中段,超过方平了?

  还是说,可以跨过六品高段,直接从六品中段进入六品巅峰,毕竟生命之门是最后一扇封闭的门户。

  不管怎么说,天生封闭的三焦之门,本就是个大新闻。

  更大的新闻在于,刚刚从另外一个空间具现而出的时候,门户有点透明,秦凤青真的看到了一点东西在门户中。

  具体什么,若隐如现的,他没看到。

  可他确定,绝对有东西。

  李寒松见他上蹿下跳的,没好气道:“消停点吧,这里可不是太安全。再说……没办法开门好不好!”

  “没办法开?”

  “废话!”

  李寒松皱眉道:“我尝试了一下,开不了门,主动开启都不行!也许……也许得等我到七品,精神力具现,然后才能推动这扇门,开启门户。”

  “我靠!”

  秦凤青一脸郁闷道:“岂不是说白忙活了?”

  “滚蛋!”

  李寒松都快气笑了,无语道:“我进入六品了,还自动封闭了一扇三焦之门,这算白忙活?我只要封闭两扇门户,我就是六品巅峰了,这算白忙活?

  你小子,是见不得我好?”

  “没啊……”

  秦凤青有气无力,叹气道:“关键是,就咱俩这情况,五品和六品也没太大区别。你要是能开门,来点杀手锏,也许可以干七八品呢,那才叫管用,是吧?”

  李寒松没理他,收起了三焦之门,忽然道:“方平……他的生命之门封闭了吗?”

  “没,我就知道那家伙是个大忽悠!”秦凤青哼道:“他三焦之门具现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生命之门没封闭,就是正常的状况。”

  李寒松喃喃道:“不好说啊,你说,他是不是早就开启了生命之门?然后拿到了一些东西,比如说……他的储物戒?

  要不然,世界这么大,他到哪找储物戒去?

  就有那么巧合的事,被他给找到了?

  你说,这家伙身上,是不是还藏着神兵?

  还有,他很早以前就气血无限,精神力无限……秦凤青,你说,他是不是很早其实就可以沟通三焦之门了?

  如果是这样,那他的气血和精神力就可以解释了!

  也许,他的三焦之门,一直都是封闭的,只是被他故意打开了,所以才有了那时候的变异。

  这家伙,也许一品境就开始复苏了!”

  这个猜测一出,秦凤青愣了一下,半晌才道:“那个……这小子好像很早之前,就没怎么要过资源,他以前挣了学分,买了丹药,然后就拿去卖了,卖了钱,弄了个破公司也不知道干嘛用。

  其实之前大家也都发现了,他买丹药,一般不买那些气血丹什么的,就买那些快速锻体的丹药……”

  秦凤青说着说着,喃喃道:“这小子,难道很早以前就拿到了储物戒?里面有修炼的丹药,所以之后卖丹药什么的,其实就是装穷?显得他没钱?

  真要如此,这小子可够阴险的!”

  说话间,两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是很阴险。

  李寒松小声道:“那家伙,也许知道一些绝密没说。是担心我们实力不够,承受不起吗?还是这家伙……以前其实是我们的老对头,如你所说,他以前其实是我们小弟?

  毕竟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实力越强,复苏的其实越慢的……”

  方平那么早就复苏了,是不是说明那小子实力极弱?

  也许,上辈子就是个七品?

  说不定,只是给自己扫茅坑的?

  不过,这小子有点阴险,也许是狗头师爷那种?

  给自己这些人出谋划策的,实力却是一般?

  这一刻,李寒松脑海中泛现很多想法,喃喃道:“也许我才是他主子,老秦,你说是吧?”

  “肯定是的!”

  “那你和他有关系……你是我仆人的多少代孙子?”

  秦凤青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咬牙切齿道:“走,赶路,你还走不走了?”

  李寒松点头,站了起来,接着喜形于色,忽然摸了摸秦凤青的光头,笑道:“老秦,真要这样的话……咱们也是一家人,放心,我这人不亏待自己人……”

  “滚蛋!”

  秦凤青破口大骂,气的半死。

  你还抖上了!

  这时候,他真巴不得方平是李寒松他主子的主子的主子……

  让这家伙嘚瑟!

  那时候,老子就是你小主子……呸,老子又不是方平孙子!

  秦凤青暗骂一阵,瓮声瓮气道:“快点走,还有一两千里地,再不赶过去,黄花菜都凉了!”

  李寒松笑了笑,点头道:“到了六品,我金骨更强了,金身也更强了!放心,遇不到高品,咱们不用担心……”

  话音未落,两人瞬间狂奔了起来。

  秦凤青边跑边骂,乌鸦嘴!

  说高品……真他么有高品气息传来了,太灵了吧。

  ……

  数十里外,杨道宏迅速斩杀了一头七品妖兽,遥看远方,微微有些凝眉。

  刚刚……好像有人具现了三焦之门?

  没感应错吧?

  这里还有五六品的武者闲逛?

  这么不怕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至于是人类还是地窟武者,太远,他暂时也没分辨出来。

  不过不管是人类还是地窟武者,五六品在禁忌海边缘游荡,那是真的狗胆包天了。

  杨道宏也没太在意,不管是人类还是地窟武者,他一个九品武者,都懒得管这个闲事。

  除非碰到了,要不然,人类九品,也不会特意找一些五六品的地窟武者屠戮,没有任何意义。

  没再管这些,杨道宏迅速收敛气息,有些忌惮地看了一眼禁忌海。

  他这种强者路过禁忌海,其实比五六品更危险。

  禁忌海的强者,也未必看得上那些小东西,倒是自己,可是条大鱼。

  想了想,杨道宏一咬牙,往内部转移了一些距离,如今九品都在天南城那边,自己掩饰的好,未必会引起人注意,走禁忌海,始终有些让他不安,心里慌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