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05章 终相遇
  “这是……古代城市?”

  与此同时,方平和王金洋也出了死亡之森。

  看到森林外的城市,方平喃喃道:“这建筑风格……有点像咱们的风格啊!”

  虽说面前这座大城,此刻已经残破不堪,几乎没有一栋完整的建筑,可看那些残垣断壁,感觉还是带着人类风格的。

  王金洋不在意这个,四处张望了一下,低声道:“咱俩在这很危险,一旦遇到了地窟的人,必死无疑,找个地方躲躲。”

  方平点了点头,四处看了看,忽然道:“走,去那!”

  老王闻言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脸都紫了,低声道:“你疯了!”

  方平说的地方,不是别的,是这座古遗迹最高的一栋建筑。

  当然,此刻已经残破不堪,不过不妨碍大家联想当年的雄伟壮观,起码百米高!

  如今,一些断裂的墙壁,虽然坑坑洼洼的,甚至还倒塌了一些地方,可其中还有一堵墙壁并未彻底倒塌。

  “站得高望的远,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方平一边四处张望,一边低不可闻道:“蔷薇城主大概也不敢现身,偷偷摸摸的来的,他可不能掩藏气息,不敢靠的太近,我们到高处,说不定可以看到他,给他找点麻烦。”

  “大白天的,咱们要是被人看到了,必死无疑!”

  “我知道……”方平说着,看了一眼远处的高大建筑,低声道:“看,墙壁很厚,这么多年都没倒塌,材料大概也很好,咱们走墙根,挖一下,看看能不能走墙壁内部挖上去……”

  王金洋对他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这家伙的脑回路,他现在是真佩服。

  挖地现在不敢了,改挖墙了?

  前方的那栋建筑的墙壁,的确很厚,光是看倒塌的部分,起码一米厚,这样的墙壁,要是不被挖倒塌了,是可以挖上去的。

  怕就怕……一旦把墙给挖塌了,这大白天的,必死无疑啊!

  可到了这地步,王金洋也无话可说了,点了点头,没再拒绝。

  方平见状左看右看,精神力都小心翼翼地试探了出去,主要还是担心蔷薇城主在暗中躲着。

  不过那家伙毕竟是九品强者,虽然九品强者遮掩气息,他未必可以观察到,可这鬼地方……没能量存在,蔷薇城主那样的强者,除非一点点气息都不泄露,要不然,多多少少有点印记留下。

  这家伙,也未必敢靠的这么近。

  方平小心观察了一阵,开始朝最高的那个建筑靠近。

  界域之地,依旧死寂。

  偌大的地界,仿佛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方平到了残破的城内,几乎开始爬行了。

  王金洋一脸悲哀,也只得跟着爬动。

  实际上,两位并未趴地,只是漂浮在离地面极近的空中。

  可这一次入地窟,钻洞,裸奔,爬行……那是怎么耻辱怎么来。

  脸面……在这鬼地方,还有啥脸面可言?

  外界的那些武者,崇拜方平,崇拜王金洋,以为他们这些天骄,肯定是高大上的。

  一些进过地窟的武者,只知道他们进地窟,收获满满,也许还会幻想着,这些人下地窟,那是杀人如麻,手起刀落,威风八面。

  恐怕没人想过,他们这些天骄武者下地窟,和他们预期的差距十万八千里。

  ……

  几分钟后。

  两人抵达了墙根下。

  方平小心摸了摸墙壁,微微点头,没有开口,示意此地可以打洞。

  不过现在这时机不好,太安静了,打洞容易被注意到,再等等。

  两人如同石头,一动不动,藏在墙根的阴影中,等待着时机到来。

  而时机,很快到来了。

  就在两人等待中,远处,忽然爆发出一阵怒吼声。

  “混账!还敢来!”

  一声愤怒的吼声,从城内深处传来。

  下一刻,远处爆发了战斗的能量波动,很是剧烈。

  方平也不废话,趁着这时机,马上开始往地下挖坑。

  这里的地面,是能源晶铺设而成的,不过当年也许经历过什么,一些地面破碎不堪,能源晶也破碎了,方平挖的正是这样的地方。

  这一次,方平是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生怕触动了下方的封禁之界。

  挖了大概两三米深,方平示意老王下来,接着开始填埋这个坑洞。

  再接着,又开始朝墙壁处挖去。

  等挖到了墙壁,方平开始在墙壁上挖洞。

  武者的控制能力还是很强的,墙壁质量也不错,挖出的坑洞,没有造成其他地方龟裂。

  就这样,一边向上挖着,方平一边填埋挖出的通道。

  要不然,墙壁中,有通道在,精神力一扫,便会被发现,虽然强者也很少闲着没事干扫描墙壁。

  远处的战斗也一直没有停止,那是原生物袭击了禁区的人。

  禁区的人,在这只是外来户,还带着一些能源石,这些东西,对原生物而言,是绝佳的宝物。

  强者的血肉,也是它们渴求的。

  这样的战斗,其实持续很多次了。

  ……

  又过了一阵,方平总算挖到了墙壁上方,没挖到最高处,停留在大概80米左右的地方。

  上方,方平没有挖穿,下方,方平挖过之后,也将那些挖出来的碎料填补了回去。

  接着,方平开始布设精神力屏障,一层又一层。

  再接着,王金洋就看到,方平向墙壁外围打孔。

  此刻,方平布下了一道道精神力屏障,也不再沉默,低声道:“打个孔观察情况,别盯着人一直看,强者感觉很敏锐……”

  “我知道。”

  王金洋又不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有些哭笑不得道:“你这经验,真的丰富到我都佩服的五体投地的地步,太丰富了!”

  看看,挖墙,钻孔,上方不打通,哪怕有强者落在墙壁上方,恐怕也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这一连串的动作,方平几乎是本能反应,魔武难道专门教授这些课程?

  方平懒得理他,在墙壁上钻了一个米粒大小的小孔,小孔的方向,对着的就是城市深处。

  而墙壁一米多厚,方平两人待在里面也不算拥挤。

  挖好了小孔,方平想了想,在背后也挖了个孔,这是观察蔷薇城主用的。

  两边都挖了孔,方平又在老王那边挖了一个,然后继续忙活,从储物空间中倒出那些碎料,将两人埋了起来,他准备装石头。

  不给墙壁留任何缝隙,这样一来,精神力扫描来了,也不会造成中空的情况出现。

  忙活了一阵,两个人如同被封藏在了墙壁中,方平有些不太爽道:“老王,咱们一人盯一边,你别跟我看一边,后面的蔷薇城主来了都不知道。”

  王金洋无奈,只能艰难挪动着身子朝后转去。

  刚转到后面,方平忽然道:“老王,快来看,有人!看看,张老师在不在!”

  王金洋身体一动,马上转了回来,透过微弱的小孔朝外看去。

  武者,视线还是极佳的。

  这堵墙壁,距离最内部还有数千米远,可那边的界壁,两人都可以看的见。

  80米左右的高空,城内其他的一些残垣断壁,也有高的地方,却没有这么高,并不能阻挡他们的视线。

  远处,那晶莹剔透的界壁下,方平看到了很多人。

  而战斗,还在持续!

  方平看到了嗜血树妖,看到了别的妖植,也看到了几头妖兽,正在围攻那些武者。

  被围攻的武者当中,有两人实力极强,打的那些妖植和妖兽不断血肉横飞,往后倒飞而去。

  尽管这一男一女,实力极强,不过人太少,依旧无法赶走这些妖兽妖植。

  其他的武者,反而比那些妖兽妖植要弱一些,或者说无力爆发,能量消耗的太大,这些人很多人此刻都不处于巅峰状态,状态没有这些原生物强。

  “铁木!”

  就在方平还在观察的时候,正在战斗的那个女子,忽然怒喝一声,恼怒至极道:“动神兵杀了它们!”

  冷峻中年没说话。

  “铁木!”

  妖娆女子再次喊了一句,铁木有些恼怒,低喝道:“神兵需要消耗不灭神!”

  神兵动用,会消耗大量的精神力。

  在外界就算了,精神力恢复的虽然慢,可也是可以恢复的,越强的人恢复的越快。

  可在这里,动用能量之力战斗,他们还有能源石可以用,可以恢复。

  可精神力消耗太多,恢复精神力的宝物,在任何地方,包括禁区,都是最上等的宝物。

  尤其是针对九品强者而言,能让他们恢复精神力的天材地宝,价值更是无法估量,有这玩意,和同阶强者战斗,也许可以击杀同阶,价值不比神兵低。

  他们虽然是禁区九品,可这种宝物,也是没有的。

  现在和这些妖兽妖植僵持,他动用的只是能量之力,能源石,地窟还是不缺的,他们来之时,也带了不少。

  再说了,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有神兵,这女人也有,怎么没见她动用。

  就在这种僵持中,妖娆女子好像骂了一句什么,手中陡然浮现一柄弯刀。

  弯刀一出,女子气势大变。

  下一刻,女子身如闪电,突然爆发,弯刀一扫而过,人和弯刀,瞬间穿透一只妖兽的躯体。

  “轰!”

  一声低响传出,巨大的妖兽尸体,瞬间跌落在地,女子却是没有罢休,而是落入妖兽尸体上,左手隔空擒拿,很快,一尊金色的缩小型妖兽被她擒拿在手。

  女子手中爆发出灿烂的金色光芒,狠狠捏了下去。

  “吼!”

  震颤灵魂般的凄厉吼声响起,那尊金色的小妖兽,迅速开始磨灭,片刻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刻,其他妖兽和妖植,也纷纷逃离。

  铁木众人没有追赶,妖娆女子也没有追赶,脸色很是难看。

  对他们而言,杀这些妖兽妖植没任何意义。

  八品的妖兽尸体,他们用不上,在外界,杀了,带回去也许还能弄一柄神兵出来。

  在这里,弄出神兵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都有神兵!

  此刻的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进入界域之地,而不是和这群原生物妖兽妖植死战。

  九品灭杀八品,看起来简单,妖娆女子这片刻的功夫,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不说,连不灭物质都消耗巨大,此刻又无法修炼,补都补不回来。

  可妖娆女子的确是受够了这些原生物,等那些原生物逃离,妖娆女子恨恨道:“该死的畜生,这一个多月来,每天都来,杀都杀不绝!”

  这不是第一次了,一开始,他们精神力和不灭物质饱满,第一次来袭,两位九品杀了大量的妖兽妖植。

  原以为杀怕了这些原生物,没想到,非但没有吓退对方,反而招惹了更大的麻烦,这些家伙太记仇了,每天都来袭击。

  如今,她和铁木的精神力消耗大半,都难以补充回来。

  镇星城的人还没来,他们也不敢真的消耗殆尽,要不然,等到镇星城的强者来了,对方刚进入,状态饱满,那交手起来就麻烦了。

  女子骂骂咧咧的,铁木也是脸色不太好看。

  扫了一眼躲在角落处的几位复生武者,铁木怒吼道:“继续打!”

  这话一出,一位七品武者,二话不说,拿出皮鞭就开始抽打起来。

  他们也很恼火,很烦躁。

  这些日子,他们虽然击退了这些妖兽妖植,可也死了不少人了。

  第一批禁区加上九品,来了8人。

  第二批,总共是5位高品。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第三批,4位高品。

  17位高品强者,在极西之地倒是没有损失,路过极西之地,禁区的人和万妖山打过招呼。

  可到了禁忌海,就有人陨落了。

  当然,禁区这边的人都没死,带着松王的信物,安全过海,后面两批人,因为意外,在禁忌海陨落了两位七品。

  而到了死亡之森,又陨落了两位七品。

  七品的陨落,几人还可以承受。

  关键还是禁区的一位九品强者,太过倒霉之下,在第一夜和原生物战斗,结果战斗强度过大,攻击到了封禁之界,导致封禁之界反击,爆发出强大无比的精神攻击,陨落了!

  陨落的不止他一人,附近的几位七八品强者,几乎被瞬杀,包括那些原生物妖兽妖植。

  如今,此地只剩下两位九品,两位八品,和4位七品武者了。

  而原生物还在不断骚扰,这让这些人烦不胜烦。

  杀了,没太大好处,还得小心自己陨落。

  不杀,对方天天来,这些原生物,习惯了这里的环境,虽然也难以恢复能量和精神力,却是比他们要更适应没有能量和精神力的战斗方式。

  ……

  铁木这群人,击退了那些妖兽妖植,继续鞭打那些人类武者。

  墙壁中。

  王金洋身体微微颤抖,眼睛发红道:“老师……老师还活着!”

  张清南真的没死!

  他还活着!

  那被鞭打的人类武者中,就有张清南,哪怕此刻的张清南衣衫褴褛,头发遮面,他也认出来了!

  那是他的老师!

  张清南教导他的时间,其实不是太长。

  前后也就一年不到!

  07年9月份入校,到08年5月份,张清南就陷入了地窟。

  而没人能明白,这段时间,其实是王金洋武道路上,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未成武者期间,他天赋没有凸显。

  勉强以跨线的成绩,进入了南江武大。

  他这样的一个堪堪跨线的武科生,进入南江武大,按理说,最多也就分个三品的导师。

  那时候,张清南已经是五品巅峰的武者。

  偌大的南江武大,六品的武者没几人,五品巅峰的张清南,年纪不大,实力强大,甚至被当成下一任校长来培养。

  谁也没想到,在那年的分院考核中,已经不准备收学生的张清南,看上了在分院考核中表现一般的王金洋。

  一个五品巅峰的武者,收了一位气血堪堪120卡左右的学生。

  那时候,整个南江武大都有些轰动。

  这就和魔武,一位院长级强者,收了一位刚跨线的魔武学生一样。

  罗一川,陈振华,这些强者会收一个气血130卡左右的学生?

  别说他们,方平那一届,几位没到六品巅峰的导师,收学生,都不收那些非武者,就算收,那也是二次淬骨的非武者。

  这样的知遇之恩,自然让王金洋记忆犹新。

  也正因为张清南的存在,他才能迅速跨过非武者阶段难熬的时间,进入一品境后,他才真正的展现出自己的天赋,被学校所看重。

  这才有了,后来南下魔都,北上京都,拿下天骄之名的王金洋。

  也许没有张清南,他也会走到这一步,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也许,没有了张清南,他说不定现在还在低品境挣扎。

  武道的起步,总是最难的。

  此刻,看到老师还活着,看到老师被人鞭笞,王金洋双眼血红,握紧了拳头!

  尽管一次次的告诉自己,哪怕老师真活着,如今这局势,他未必可以救人,只要看老师一眼,那就心满意足了。

  可当看到老师被人鞭笞的这一幕,王金洋依旧怒发冲冠,恨不得马上杀出去,杀了这些混蛋!

  方平轻轻拉了他一下,低沉道:“别冲动!人活着就好,就有机会!咱们如今只有等,等时机!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呼……”

  王金洋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意,眼神冰冷道:“我明白!”

  方平见他安静了,这才道:“等时机!镇星城的人还没到,蔷薇城主也躲了起来,这都是机会!机会合适的话,我们还有救人的希望。

  这些人现在还保留着大部分实力……真要耗空了他们的精神力和能量,到时候,哪怕没有其他人,我们也未必没有机会!”

  说着,方平舔了舔嘴唇,低声道:“现在,该找蔷薇城主了,找到了他,发现了他,想办法让他们火拼,这才是明智的抉择!”

  王金洋眯着眼道:“恐怕没那么容易!”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方平淡笑道:“亲自导演一场九品的火拼,我很兴奋!当然,也很刺激,在走死亡的钢丝线,不过……我们惧怕死亡吗?”

  “不怕!”

  “我怕。”

  方平忽然话题一转,小声道:“所以还是安全为主,我们不死才有希望,你可别冲动,老王,你自己死了没事,别坑我啊。”

  王金洋脸色漆黑!

  玛德,你说的热血沸腾,忽然来这么一句,恶心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