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14章 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禁忌海支流。

  随着界域内围那一阵气势爆发,界壁处的能量潮汐,也随之终止。

  看着秦凤青和李寒松大大咧咧地就要飞过去,王金洋和方平……一人一脚,直接将两人踹了回去。

  秦凤青一边修剪着头发,一边恼怒道:“又干嘛!”

  老子飞的好好的,又踹人,欺负人是吧?

  在场的四人,如今除了他都六品了!

  此刻,秦凤青正自卑着呢。

  跑了一趟界域之地,最终就吃了把土,啥好处都没捞到,本就郁闷。

  现在又被方平给踹了,想不恼火都不行。

  方平懒得搭理他,王金洋则是无奈道:“别乱来,之前蔷薇城主带着几位高品一起过河,结果死了一位八品,两位七品……”

  “怎么可能!”

  秦凤青话音未落,脸色瞬间僵硬了下来。

  这时候,方平正在丢石头。

  石头刚丢出,瞬间粉碎。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又丢了一阵,河面这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次方平没走这边,继续向下游走去,边走边道:“你们俩能活着过来,那不是一般的命大!水底下九品妖兽多的数不清,之前可能和能量潮汐爆发有关,要不然你们早死了。”

  王金洋也补充道:“空中有空间裂缝,千万别往高处飞,九品被空间裂缝切割到,也会死亡。”

  “小心对面万妖山来妖,之前万妖山有九品妖兽赶了过来。”

  “也要小心禁区再来人,禁区这次死了3位九品,保不准绝巅强者就亲自来了。”

  “……”

  方平和王金洋,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李寒松和秦凤青一愣一愣的。

  有这么邪乎吗?

  九品多如狗?

  他俩一路走来,别说九品,八品都没遇到,倒是遇到了七品妖兽,也追的两人落荒而逃。

  按方平他们的意思,这俩家伙遭遇了一大群九品?

  李寒松此刻对界域之地还是念念不忘,也想弄清楚这些,连忙询问起了两人的经历。

  等王金洋大致说了一遍,李寒松震的目瞪口呆。

  这俩家伙,遭遇了这么多事?

  还有,老王的生命之门果然也是封闭的!

  想到这,李寒松忽然道:“老王,这地方不是咱俩的家,你说,咱俩家在哪?这边是我朋友的家,那你说,东边的那处界域之地,或者南十域的界域之地,就是我家?”

  王金洋脚步一滞……话说,铁头是真的笃信他们就住这了?

  连“我家”这话都说出来了,可见是深信不疑啊!

  王金洋语塞,方平则是笑眯眯道:“不急,迟早能找到的,108域,咱们才到了一处界域之地而已,还有107处呢。”

  说着,方平又微微凝眉道:“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些老兄弟,恐怕有人的家被抄了。”

  李寒松急忙道:“被抄了?”

  “嗯。”

  方平点头道:“禁区的人,或者咱们人类,有人进过界域之地,我感觉他们对这些地方挺熟悉的。天南地窟这一处界域之地,大概是防守比较严的,封禁之界威力很大,连绝巅都难破。

  可其他地方,那就未必了。

  要不然,真的一无所知,大家对界域之地不会那么了解。

  吃土娃不是说了吗?蒋超那个没来过界域之地的家伙,对这都有些了解,这种了解,自然是来自镇星城。

  我怀疑,镇星城的绝巅老祖,有人也进过界域之地,不是杨家老祖,而是另外的人。

  对了,以前不是说李司令也进过界域之地吗?

  所以,肯定是有兄弟的家被人抄了。”

  李寒松闻言有些不是滋味,咬牙切齿道:“我家不会也被抄了吧?”

  这两人说着,王金洋有些头疼道:“二位,别我家你家的,这话题终结!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这地方宫廷蔓延上千里,你们确定是某一人的府邸?”

  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的!

  这么大的宫殿群,蔓延上千里,这是什么概念?

  界域之地长度很长,宽度具体多少不是太清楚,可哪怕只是宽1000米……实际上不可能就这么点宽,那也太违和了。

  也许,万米宽都不算多。

  这么算下来,界域之地面积最少也有几千平方公里。

  而魔都,也才几千平方公里。

  一个界域之地,堪比魔都大小。

  这是一个人的府邸?

  王金洋其实是不信的,这要是真的,那当年的那些人,到底具备何等的权势?

  他不信,李寒松则是反驳道:“那为什么我可以进入这里?你不行?按理说,咱们都是古武者复生,如果都住在一起,那我行你也行才对。”

  王金洋无言以对,好吧,铁头是彻底陷入自己的幻想中了,认知产生了偏差。

  现在怎么说,他都不会信,除了方平。

  哪怕方平的话,漏洞满满,可戳中了他的点,铁头恐怕也不会在乎这些漏洞了。

  王金洋都懒得继续说什么了,走了一会,看向方平,略带不安道:“这么多人,可以过去吗?”

  现在,可不是他们两个了。

  他们4个,还得加上4个活死人,8个人呢!

  方平想了想,开口道:“这样,我待会飞到河中间,你们一人带一个,等前面两个过了河,后面的再过。”

  他的系统,屏蔽气息,增加1个人,翻10倍。

  一起带剩下的7人,那就是千亿1分钟,方平现在财富值总共都没千亿,一分钟不到就得破产。

  当然,李默这两位八品,他也没办法遮掩气息。

  好在,这两人现在几乎是彻底的死物,之前方平和王金洋都以为他们已经彻底死了。

  要不是储物空间收不进去,方平也以为他们死了。

  就这状态,跟死人也没差别,方平觉得不遮掩气息也无所谓。

  方平这么说,众人也没意见。

  王金洋带着自己的老师,李寒松带着另外一位六品武者,秦凤青则是带着两具骷髅,开始准备过河。

  前面老王和铁头过河,问题都不大,顺利至极。

  等到秦凤青的时候……这家伙半道上头发继续狂长,他都来不及修炼,头发居然拖到了水中!

  等到头发落水,水中瞬间有了动静!

  方平见状及时一刀挥了过去,切断了他的头发。

  接下来,水面一阵波动,头发迅速消失在水面上。

  这下子,吓得秦凤青脸都绿了,一点声音不敢发出,迅速带着两具骷髅飞到了河对岸。

  等方平也飞了过来,秦凤青都快哭了,郁闷道:“这土到底什么玩意?我这头发长的也太快了。”

  “我怎么知道。”

  方平懒得多说,微微蹙眉道:“几位,现在考虑的是怎么回去!人太多了,我没办法帮所有人遮掩气息,这么一来,就不能走极西之地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走禁忌海边缘。

  铁头,你们来的时候还算顺利吗?”

  李寒松马上道:“挺危险的,遇到了七品妖兽,海中的,还追杀了我们一截。不过我们发现了镇星城那些人的行踪,他们在前面,解决了一些危险的地方,我们顺着他们的路线这才到了这边。

  不过现在过去几天了,有些地方的妖兽就算被灭杀了,也未必安全。”

  一旁,王金洋倒是没那么紧张,从怀中摸出了一块令牌,上面印着一个“镇”字,开口道:“这应该就是方平你之前判断的那个带着绝巅气息的信物。

  这是我在城内战斗现场找到的,也许有用。”

  方平拿起令牌看了一眼,片刻后,摇头道:“聊胜于无,有点用,不过应该对九品无效,他们过禁忌海,用的应该还是他们之前拿出来的那株小树和那个‘镇’字。”

  此刻的方平,已经知道这些高品怎么过河的了。

  带着那些东西,九品妖兽感觉敏锐,肯定不敢袭杀对方。

  之前他还以为水底下的那些妖兽蠢,一点气息就被吓住了。

  九品,那可是智慧很高的。

  现在看来,对方也不蠢,那两样东西,真的足以镇杀他们。

  高品妖兽对危机的感应还是有的,越强越能感受到。

  说着,方平开口道:“那就走禁忌海边缘,原本还准备回去再炸一座城的,现在就算了,机会下次还有。这次大家都有收获,老王和铁头也都到了六品,咱们仨这次回去也许可以尝试着往七品冲击了!”

  “七品……那还早吧!”

  李寒松听到这话,还是很惊讶的,方平很自信啊。

  他都封闭了一扇门,也没想着快速进入七品,方平倒是敢想。

  方平笑道:“那可不一定。”

  这次大家一起进入地窟,他伪装气息的秘密大家也都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等出去了,尝试着一起封门试试看。

  三位六品武者一起合力,速度应该会极快吧?

  老王和铁头就算封闭了三门,还得想办法锤炼精神力,他可不用。

  方平觉得,自己最多封闭两扇门户,自己就能精神力具现了。

  等第三扇门户封闭,也许他就要直接跨入七品,成为宗师级强者。

  他们几个说的热闹,秦凤青一边继续斩断头发,一边郁闷道:“那我呢?”

  “你……”

  方平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我看这把土效果不错,回去再淬炼一段时间,你经脉也许就能重塑了,进入五品高段,磨个一两年,30岁之前进入六品,也不错了。”

  秦凤青闷闷不乐,却也没吭声。

  方平不再理他,谨慎道:“走吧,咱们人不少,小心点!”

  说话间,方平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一套铠甲,自己穿上,又给李寒松也拿了一套,开口道:“咱俩伪装地窟武者,押送他们,省去一些麻烦。”

  众人纷纷看向方平,这家伙套路真多!

  不止如此,方平又拿出了一张毯子,把两位八品骷髅给包裹了起来,免得金骨被人看到了,出现麻烦。

  八品的金骨,也是好东西。

  真要被地窟武者看到了,恐怕也会动心。

  不过方平几人不知道,这时候的地窟,高品武者没多少了。

  天南城一战,死伤了大量的地窟高品。

  进入界域之地的高品,也全部死亡。

  他们进入界域之地的同时,天南城那边的大战还在持续中,如今,天南地窟10座城池,除了标配的矿区坐镇一位高品,几乎都看不到活着的七八品强者了。

  短短几天时间,天南地窟进入了高品寂灭期。

  ……

  就在方平一行人往天南城方向赶的时候。

  南云月众人,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

  地窟22位九品,加上禁区3位,25位九品强者。

  方平他们进界域之地之前,被杀了5人,界域之地中加上蔷薇王,地窟和禁区,死了4位九品。

  剩下的16位九品,也是乱成了一片。

  蔷薇花守着残破的城池,哪里也不去,也不离开,就一直在那待着。

  妖羽城两位王者,也都缩了回去,毫无消息。

  南云月众人也发现了,之前还准备围杀蔷薇花,现在却是根本不管那家伙了,那家伙现在根本不参战,哪怕在它家门口开战,只要不波及到它,双方打的再惨烈,它都不动弹。

  围杀一位九品,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对方既然没动静,加上还不知道在哪的蔷薇城主,南云月放弃了围杀蔷薇花的想法,转而盯上了聚在一起的那12位九品。

  至于之前离开的啮齿王……南云月他们现在迷糊的不行。

  啮齿王回去不久,极西之地暴动,万妖山三大九品冲了出来,遇到了刚刚回归的啮齿王,双方根本没对话。

  或者说万妖山的几头妖王根本没心思搭理啮齿王,遇到了啮齿王就要强杀他!

  啮齿王那是怒不可遏,他想问问情况,对方却是根本不理他,打的脑浆子都出来了。

  不止如此,万妖山还有两位妖王,直奔蔷薇城而来,和一直不吭声的蔷薇花干上了。

  打的那是昏天黑地,毫无留情的心思。

  御海山对面的那位绝巅都发过一次话,结果万妖山的妖王就当没听见,甚至有妖王前往了禁忌海求援。

  禁忌海,有的妖兽无法沟通,有的却是可以的。

  近海区域,有些禁地,和万妖山也是有沟通的。

  这时候的万妖山,根本不信任松王,也不敢走御海山那边去禁区求援,而是想通过禁忌海,走其他区域,进入其他小域,进入其他真王的地盘,再去禁区求援。

  地窟城主制造神兵,蔷薇王甚至说是禁区传来的,万妖山不知道禁区的妖族知不知道。

  可不管如何,松王管辖的区域,有问题,有危险,这点这些妖王还是清楚的。

  趁着松王被复生之地的真王牵制住了,先灭杀了松王的羽翼,同时也去禁区求援,这也是妖王们定下的策略。

  所以,这时候的地窟,局势是一团混乱。

  南云月这些人围杀那12位九品,万妖山一方面在围杀蔷薇花,一方面也在围杀啮齿王,因为啮齿王是极西之地最边缘的一位王境,双方本就关系不善。

  之前因为禁区的缘故,双方达成了协议。

  可现在,禁区人类率先撕毁了协议,万妖山的妖王们也不管不顾了,先报仇再说!

  打到这份上,天南地窟乱的超乎想象。

  御海山对面的松王几次发话,没起作用,这位真王强者也不再说话了。

  至于是怒是无所谓,不得而知。

  各域妖族能自立山门,成立禁区,自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根基。

  禁区,也有真王级妖族,而且还不少,这才是禁地存在的根本。

  万妖山一众妖王不管不顾,将动静闹的这么大,也有引出禁区妖族真王的意思。

  没有真王出头,万妖山的妖王,也担心自己迟早会成为城主们的神兵。

  如今所做一切,都是在自救罢了。

  一众妖王,甚至都做好了,这次请不来妖族真王,就去投靠禁忌海近海禁地的心思,大不了不回陆地了,真王也不敢擅闯禁忌海。

  而这一切,南云月众人一无所知,连御海山的李振也不知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绝巅不入天南地窟,这是双方之前就定好的。

  一切全凭双方实力!

  天南地窟,地窟九品25人,人类12人,本就处于逆势,人类绝巅赌的是天南两脉不同心。

  没想到,事情发展的比预期的顺利百倍。

  变故,一次接着一次。

  到现在,双方战力,已经彻底持平。

  10对10!

  地窟,再次陨落了两位九品!

  妖羽城的两位九品,直接被无视了,这两位那是打定了主意不出头,只要不打到他们老巢,那就随意。

  而人类这边,虽然有两位九品也受伤严重,却依旧还有一战之力,双方居然从2比1,打成了1比1的九品对比。

  再次退回通道口的时候,南云月是既兴奋又茫然。

  遥看远处,蔷薇城那边还在战斗,忍不住道:“万妖山的妖王,到底想做什么?”

  如今,万妖山五大妖王出手。

  三位正在极西之地围攻啮齿王,两位跨越数城,正在围攻蔷薇花,这局势看的所有人都懵了。

  一旁,受伤惨重的王部长,苦笑道:“难道万妖山也出了妖奸?”

  这话是打趣的话,典故来自于魔都地窟的狡。

  之前魔都地窟动乱,事后众人都知道,因为百兽林出了个妖奸。

  现在天南地窟的禁地也出现了问题,王部长不由苦中作乐,开起了玩笑。

  天南地窟,禁地没有魔都地窟多,不过极西之地的万妖山,实力强劲,也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

  之前众人还担心禁地也会出手,多有忐忑。

  没想到禁地的确出手了,却是没针对他们,而是针对地窟的城池,着实让人意外。

  王部长是开玩笑,另一边,脸色惨白的不像样的吴奎山则是笑道:“难说……你们说,会不会是出现了地奸?蔷薇城主一直没看到,也许是去了极西之地。

  他一旦在极西之地亮出了神兵,那现在这一切就有了解释了。”

  “蔷薇城主有神兵吗?”众人疑惑。

  魔都那边,天门城主是有神兵的,这点大家都知道。

  可这些地窟城主,谁有,谁没有,在没有使用之前,没人知道。

  蔷薇城主之前和他们战斗许久,也没亮出神兵,有没有难说。

  再说了,对方好端端的跑去极西之地亮出神兵,难不成还真想当地奸?

  “不知道有没有,有的可能性不低。一般城主未必有,可这些正面和我们交战的第一城池,城主大概率是有的。”

  “那他也不至于跑到极西之地使用神兵吧,有这么蠢吗?”有人笑了起来。

  好端端的,跑去极西之地使用神兵,蔷薇城主脑袋进水了?

  南云月忽然道:“还真不一定……蔷薇城被毁,蔷薇城主想走其他人走过的绝巅路,那就难了,而天南地窟,现在可是有机会的!”

  这话一出,众人瞬间反应了过来,一些七八品的还不是太懂,九品的大概都明白了。

  张卫雨凝眉道:“你是说……他去了西边的界域之地?”

  “可能性不小。”南云月点头道:“那边,现在是有成为绝巅的希望的,到了这地步,他赌这一次机会,未必没可能。

  真要如此,他在极西之地出手,甚至暴露了神兵,都不足为奇了。

  也许他是想让禁区的妖族绝巅,牵制住地窟人类的绝巅,给他争取一些时间。”

  南云月做了一些判断,蔷薇城主真要是赌了这一次机会,那也得小心松王派人进入界域之地找他麻烦。

  这时候,要是挑动妖族和松王开战,那他就有时间了。

  这事,未必不可能。

  几人说了几句,南云月再次道:“不管他们,这也是我们的机会,自从蔷薇城被毁,局势就彻底变了!真要是蔷薇城主引出的万妖山,那起因也是因为蔷薇城被毁……

  战局的关键,就在这上面。

  你们说,城池被毁,真是方平他们做的?

  如果是真的,现在人呢?”

  这都过去好几天了,蔷薇城距离这也不是太远,按理说,要是还活着,王城都被毁了,也该回来了。

  几天没回来,其实能活着回来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而这一次地窟的战局转折点,就在于王城被毁,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变故。

  南云月这话一出口,魔武三位宗师都沉默了起来。

  王城被毁,过去三天了!

  不,现在快要天亮了,天一亮,都第四天了。

  四天的时间,方平他们之前真要在蔷薇城那边,以他们的实力,就是走路都能走回来几次了。

  京武的宗师也保持了沉默,李寒松可是跟着一起去的。

  局势如此混乱,几个中品武者,一去不回,谁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这几天,众人出战的同时,吴奎山几人也抽空在蔷薇城附近找过。

  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也不算真的一无所获,其实几人现在都确定了,蔷薇城应该是被方平他们毁的。

  在蔷薇城那边,吴奎山发现了一些地道的痕迹。

  在地窟挖地道……这事干的熟练的,其实不多。

  地窟自己人,不会干这事的。

  而这一次,除了宗师们,进来的人只有方平他们,显然,是那几个家伙挖出来的。

  可现在人呢?

  吴奎山几人还在想着,南云月忽然轻叹道:“可惜,我们伤势也很重,消耗巨大,要不然,以巅峰战力,我们10对10,最少还能杀他三五个!甚至全灭他们!”

  以她和张卫雨的实力,起码能牵制4个九品。

  吴奎山在巅峰状态,也能牵制一个弱的。

  剩下的8位九品,数十七八品,围杀5个九品,也许可以全灭对方。

  不过战到现在,他们都是元气大伤。

  反而是地窟那边,除了蔷薇花,以及先前击杀了一株妖植,之后又击杀了一株,现在还有三株九品妖植在。

  这些九品妖植在,如今又面临生死存亡,那是生命精华敞开了给其他九品使用。

  元气大伤的南云月众人,对上这些伤势恢复的九品,非但没有占据上风,反而还有些落入下风的趋势。

  再这么打下去,谁胜谁负真的难说。

  这一次进入地窟,他们也带了不少恢复伤势的东西,包括生命精华。

  可政府存储不多,这么多年了,其实也消耗殆尽。

  几次战斗下来,早就用的差不多了。

  这一次的天南之战,如果不想九品折损过多,也许很快就会告一段落了。

  哪怕局势现在对他们极为有利,也没办法再继续战下去了。

  “可惜了!”

  不止南云月一人叹息,其他九品也都有些惋惜。

  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真要灭杀了这些九品,华国23地窟,天南地窟算是彻底平定了。

  没了高品的地窟,还有威胁吗?

  恰恰相反,没了高品的地窟,只会成为人类练兵的大本营!

  到时候,这里甚至可以成为中低品武者的主战场,不再是现在各地地窟,中低品武者如同炮灰一般的局面。

  如今,局势混乱,各大地窟,中品武者甚至都难以走出城内,获得锻炼的机会越来越少。

  长此以往下去,人类中低品武者得不到历练的机会,难道真的靠苦修成为高品?

  那拖延时间的做法,就成了笑话了,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