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33章 伟大的方平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虚空中,方平的精神力开始凝实。

    一间稍显简陋的房屋,出现在众人面前。

    屋子!

    谁也没想到,方平会具现出一间小小的房屋!

    房屋,显得有些破旧,随着房屋出现,仿佛有人在布置这个屋子,在添加那些家具。

    一些破旧的家具,缓缓出现在老房子中。

    具现物下方。

    方平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房子!

    阳城的那栋老房子,并非观湖苑的那套,而是景湖园的那套,6栋101室。

    那栋住了两辈子的老房子!

    房屋还在继续具现,继续完善,方平的精神力仿佛有些不够了。

    方平没说话,默默补充着精神力,继续开始具现。

    房子,家具,墙壁……一座完整的房屋开始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很多人茫然,很多人沉默。

    此时此刻,都没人说话。

    李长生众人也是有些呆滞,这栋房子……有何含义吗?

    他们以为房子具现,是结束,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当房屋出现的时候,屋内,若隐若现出现了几道人影。

    “平平……”

    “哥……”

    虚空中,仿佛传来了一些低不可闻的人身,三道模糊的人影在房屋中浮现了出来。

    ……

    “方平……执念是他的家人吗?”

    有人呢喃,这时候,大家都看出来,那也许是方平的家。

    谁也没想到,勇猛无敌,天骄如曜日的方平,他放不下的居然是这个!

    飞来的宗师,有人有些恍惚,又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连这等天骄人物,都在渴望这种平静的生活吗?

    是啊,征战太久了!

    战死了太多太多的人,如方平这等人物,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也只是和家人们享受一番家庭的温暖吗?

    说不出的难受,说不出的悲伤。

    武者,战死地窟,最高的荣誉!

    谁又真的了解武者,外人眼中的荣誉,光辉,岂不知也许只是一个掩饰。

    “我想家了……”

    有人呢喃一声,眼中却是茫然,我家在哪?

    多少年了?

    父母战死,孤身一人,征战地窟数十载,哪还有家!

    记忆中的身影,已经模糊了。

    ……

    具现物,还在继续变化。

    房屋中,几道虚化的人影,并未彻底具现出来,而人影,也只有三道,没有方平的存在。

    没有方平!

    很快,一间房屋变成了一栋破旧的老楼,比现在的阳城老房子更加破旧。

    可惜,没几个人知道这一切,哪怕王金洋看到这一幕,也没多想。

    景湖园的老房子,王金洋去过。

    很破旧,却不比现在具现出来的这般破旧,不过这小小的变化,王金洋没太在意。

    一栋旧楼拔地而起,很快,又是一栋旧楼拔地而起。

    这些楼层,没有之前那么凝实,都有些虚幻。

    尽管如此,也让众人震撼。

    越是复杂的具现物,越是强大!

    方平能把自家房屋具现的如同真实,已经让很多宗师震撼了。

    没想到他还有余力继续,哪怕后面具现的有些虚浮,可这也足以让人震动了。

    而这一切,依旧没有结束的征兆。

    很快,一座老小区出现了,只有外表,没有实质,除了那栋属于方平自己的房子。

    小区中,出现了更加模糊的人影。

    好像是老人在晒太阳,好像是孩童在嬉戏。

    那种恬淡,那种潇洒自在,哪怕看不清人影,也能感受到这股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味道。

    “一座小区!”

    如果一开始,大家是惊讶于方平的具现物,那现在就是震惊于方平的实力了。

    有人具现出这种大规模的建筑物,可都是后期慢慢填充的。

    南武的老校长,花了很多年时间,都没能做到这一步,没能将南武真正的具现出来。

    方平也没有,可他才达到具现的地步,能具现出一座微观模型,已经让人惊为天人。

    可这,还不是结束!

    方平在不断补充精神力的消耗,无穷无尽般的消耗,让方平脸色也有些发白。

    消耗,补充,这也是伤神的。

    可方平不在意,他想看看,到底能到什么地步?

    小区出现了,很快,开始蔓延开了。

    景湖园外的街道出现了,旁边的小区出现了……

    众人仿佛在看一副画卷,方平就是那个画手,正在不但填充这幅画。

    ……

    “不对……”

    王金洋发现了不对劲了!

    喃喃道:“这不是现在……”

    或者说,这不是他记忆中的阳城!

    好多东西都变了!

    当看到景湖园附近出现了一些以前没有过的建筑,王金洋喃喃道:“这……难道……难道是他想象中的未来吗?”

    “一个和平安宁的未来世界?”

    王金洋陡然泛现出这样的念头!

    原来,仿佛一切都不在意的方平,胆大包天的方平,渴望的只是这些吗?

    李寒松则是沉声道:“果然!我就知道!作为天帝,作为古武者领袖,他渴望的果然是平定地窟之患,这才是真武者,这才是武者的领袖!”

    王金洋无言以对。

    李寒松陡然激动道:“我们这些人,此生只为平定地窟而战!未来,就该如此!没有战争,没有流离失所,没有身死异域他乡!

    方平才是真正的大毅力者!

    我们流血流的太多了,我不希望子孙后代还在地窟征战,我不希望一代代武者慷慨赴死,那不是勇气,那只是无奈和悲哀!”

    空中,具现还在继续。

    景湖园小区还在扩展,还在继续具现,遇到后期,越是模糊。

    纵然如此,所有人都动容了。

    城市!

    一个六品武者,在具现一座城市!

    一座安静祥和的城市!

    而这座城市,好像还在继续扩展,方平脸色却是发白到了极致,有些难以支撑了。

    “不止是阳城……难不成还想具现出全世界不成?关键……我不熟悉啊!”

    方平心中不知是喜是悲,具现其实没有停止,有一直继续下去的样子。

    关键是,他对阳城熟悉,其他地方可不是太熟悉。

    具现,也不是凭空来的。

    自己这要是具现错了地图,那多丢人。

    “算了吧,后期再填充吧。够引人侧目了,再继续下去,大家就该崩溃了。”

    方平大概知道自己要具现什么了,未来的世界。

    一个没有武者的世界!

    一个哪怕挣不到钱,也饿不死的世界。

    最起码,不至于时时刻刻都会面临死亡的危机,面临人类覆灭的危机。

    “果然,我就是个小人物,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我渴望的居然是回到那个世界……可笑啊!”

    他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如今的一切!

    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如今的一切,面对厮杀,面对地窟,面对那些动辄覆灭一城的强者。

    可直到现在,方平才明白,他的执念居然是回到那个世界。

    “可笑!”

    “骨子里就是个怯懦者,非要装的无所畏惧!”

    “我很怕死的!”

    “我也怕家人死去,我甚至怕看到所有的熟人死亡……”

    “不过……”

    下一刻,方平忽然收敛了这些,高声喝道:“愿世界和平,再无战争!我方平,此生只为人人安康,国富民强而努力,为此而战,纵死无悔!”

    这话一出,哪怕之前不懂具现物的意思,此刻大家也懂了。

    很多人动容了!

    一些外来宗师,这时候甚至没去想方平只是六品。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宗师,大声道:“方将军有大气魄,天骄武者,当之无愧!”

    “我华国之福!”

    “将军有大宏愿,我等虽力薄,也定当为这人人安康、国富民强出一分力!”

    “青年一代,唯有狂刀将军能称一声武道领袖!”

    “……”

    宗师们那是褒赞到了极致!

    看看,这才是天骄,领袖!

    不是说你强大,你就能当领袖的。

    方平还算不上太强大,哪怕此刻精神力都具现了。

    可他一心想着平定地窟之患,考虑的不是一家一国,这样的武者,真的太少见了!

    起码从大局观上来看,方平格局之大,简直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些外来宗师,哪怕年纪比方平爷爷都大,可这时候,是真的把方平当成同辈人对待了。

    武者,不看年纪!

    方平这种有大气魄的武者,能有今日之成就,以前还有人不能理解,现在大家理解了。

    这种人不强,谁才能强?

    ……

    外来户们还在捧场。

    李长生众人则是对视一眼,为何……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方平还有这大气魄?

    居然都想着世界和平了……听起来感觉有点假啊!

    可人家具现物在这,一座安静祥和的城市,配合上方平说的“世界和平,人人安康”好像也没毛病。

    魔武还出这样的大牛了?

    而这大牛人,还是他们的学生?

    吕凤柔低不可闻道:“你们……觉得有问题吗?”

    唐峰严肃道:“这大概是他的心里话,具现物可以证明一切!方平这小子,当初弱小的时候,我不太喜欢他,觉得他太过现实和自私……

    可现在,说句公道话,方平注定能青史留名!”

    李老头忍不住挠了挠头,有些别扭道:“是这样吗?这小子要说保护家人,我相信。可要说……算了,管他呢!”

    李老头不想去想了,反正觉得方平还没伟大到这地步。

    这小子能有这么伟大,他能跳楼……不,去跳禁忌海算了!

    ……

    不熟悉方平的人,那是信了方平的鬼话。

    熟悉方平的人,大部分半信半疑。

    小部分,如同秦凤青这样的,那是半点不信,低声骂骂咧咧道:“还世界和平,信了你的邪!这家伙忽悠中低品就算了,现在连外来宗师都忽悠!”

    他是不信方平的!

    乖乖,还一副要维护世界和平的姿态,你当我傻?

    秦凤青怀疑,地窟真要打来了,方平这小子眼看不敌,带着家人跑路都有可能……可能性很大!

    秦凤青不信,李寒松那是笃信无疑。

    因为在他看来,领袖,那就要有领袖的大气魄,大胸怀!

    曾经,他怀疑方平以前是个小人物,也许是自家小弟。

    可现在,铁头不这么想了。

    自愧不如!

    他不如方平,起码从格局上来看,他远不如方平想的那么远,那么伟大,伟大,也只有领袖才能做到。

    铁头,彻底沦陷了。

    王金洋看了看李寒松,轻叹一声,其实他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可铁头这么相信,这么崇拜,他也不好说什么。

    也罢,随方平怎么折腾吧。

    ……

    半空中,具现出的阳城,没有直接消散,而是进了气血之门。

    原本封闭的气血之门,这时候居然可以洞开。

    这一幕,也让人惊异。

    方平没管这个,而是朝周围的宗师微微鞠躬,谦虚道:“宗师们千万别再打趣学生了,学生实力浅薄,可承受不起这些。

    这也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愿望,哪敢在宗师们面前献丑,徒惹人笑话。

    被人听见了,还不得笑话死……”

    之前第一个夸赞方平的那位老宗师正色道:“狂刀将军不必自谦,实力弱,可以修炼!没人天生就是强者,将军在弱冠之年精神力具现,封闭气血之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高品,也近在咫尺!

    有将军这样的青年才俊在,我人类就有希望,就有未来!”

    “不错,的确如此!”

    “将军不必自谦!”

    “……”

    方平心中叹了口气,这几个托……我没付钱啊!

    关键你们这么捧,我也会脸红的。

    我现在要是说,地窟真要打来了,我找个地方躲躲,你们会砍死我吗?

    也许……大家会觉得他在保存人类希望,意图在绝境中带领人类再度反攻?

    “我这是要收获一批宗师粉丝了吗?”

    方平胡思乱想着。

    当然,指望具现物就让大家真的五体投地,那是扯淡。

    可以后,他适当表现出一些大仁大义,为国为民的态度来,指不定就真把这些宗师们折服了。

    “人啊,太优秀了,说啥别人都信!”

    “我就是想过点安生日子,这随便往高了说几句,你们也能当真。”

    方平心中腹诽了一阵,又有些掩不住的喜色。

    精神力具现了!

    而且还是一座小城,虽然没有全部具现的如栩如生,可方平觉得,应该比吕凤柔的动态图强多了。

    也比大狮子的金色狮子要强!

    “以后,谁招惹我,我直接搬城砸他!这就牛了!”

    “关键是,我还能继续填充下去,回头去全国各地看看,全世界都看看,也许可以真的具现出一副世界地图……说不定是地球……

    我去,打架的时候,我用地球砸人,牛不牛?

    一下子就砸爆了别人的精神力!”

    方平想到这,都快憋不住笑意了。

    当然,要矜持一点!

    外来的宗师还有不少呢。

    更何况,具现物的强大与否,虽然和具现物本身有关,可更重要的还是精神力的强大,以及具现物的真实度。

    他这座虚幻的小城市,别说砸**品了,就是砸七品强者,大概率也砸不过人家。

    就在这时,下方,数千学生高声吼道:“恭贺社长,精神具现,成就宗师!”

    “为宗师贺!”

    “为魔武贺!”

    “……”

    方平一脸呆滞,你们吹的有些过了啊!

    眼睛没看到老子的三焦之门,只封闭了一座吗?

    这么多宗师在这,你们也敢这么吹?

    膨胀了啊!

    想到这,方平大声道:“同学们误会了,我并未成就宗师,可当不起宗师的称呼……”

    “哈哈哈,将军不必自谦,迟早的事罢了。”

    有宗师不以为意,大声笑道:“以方将军的破境速度,高品也就在弹指间!”

    “不错,迟早的事,当得起这称谓,倒是我等,有些落后了。”

    “哈哈哈,年轻一代强者崛起,也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尤其是方将军这种天骄人物……”

    方平这下子有些坐蜡了,够了啊!

    别再吹了!

    再吹捧下去,以后要是遇到了事,我要不要收费了?

    要不要打借条了?

    方平也不接话了,马上从空中落了下来,其他宗师也纷纷落下。

    还有宗师依旧在捧场道:“方将军有意办……”

    他话音未落,方平马上正色道:“使不得!学生自认能力浅薄,实力低微,可不敢真的把自己当宗师。诸位宗师厚爱了。”

    说罢,方平朝吕凤柔几人挤了挤眼,救命啊!

    再被吹下去,我就要被架在火堆上烤了!

    吕凤柔一脸的无语,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那种人,现在玩脱了吧。

    无语归无语,吕凤柔还是插话道:“诸位,今日就散了吧,年轻人也不用过度拔高,未必是好事,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意思……”

    “吕院长说的哪里话,不过吕院长能教出方将军这样的学生……”

    吕凤柔觉得有些刺耳,有些别扭道:“叫方平就行,我说你们几位,年纪一大把了,差不多就得了,还将军将军的叫……赶快走,不留客!”

    这话一出,宗师们失笑不已,也不再说,朝黄景众人点点头,最后又个个一副看儿子的态度看向方平,一脸的满意之色。

    直把方平看的要崩溃了,这些宗师才纷纷离去。

    他们一走,吕凤柔撇嘴道:“等着吧,这些老家伙你以为真的在捧你?瞧好吧,过了明天,你走到哪都能遇到他们的孙女、外孙女、重孙女……”

    这话一出口,方平脸色僵硬,干巴巴道:“不至于吧?”

    “呵呵!”

    吕凤柔冷笑,李老头则是一副颇有经验的样子,开口道:“会的,以后你走到哪,都能遇到女人的,小子,自己悠着点,可别乱吃,吃了人家,人家爷爷外公什么的,那是赖定你了。”

    方平欲哭无泪,哪有这么邪乎!

    而一旁,匆匆忙忙跑来准备道喜的陈云曦,听到这话,瞬间脸色僵硬。

    以后……方平到处都能遇到送上门的女人了吗?

    好像也是啊!

    方平这么优秀,全天下的女人都该喜欢方平,这可怎么办啊!

    这一刻,陈云曦心中警铃大作!

    她相信方平不是那种人,可架不住那些女人崇拜方平,不要脸地贴上来,那就不好了。

    陈云曦咬着牙关,心中大急。

    方平余光瞥到了她,有些无语,女人啊……麻烦!

    这边还想继续说几句,下一刻,李老头和吕凤柔丝毫不客气,两人同时出手,同时将手臂掐在了方平脖颈上,准备带方平离开,他们有事要问。

    方平感受到这一幕,气的脸色通红,低声道:“我是将军了!”

    都啥时候了,你们还以为我是当年的小人物呢?

    吕凤柔和李老头都不理他,尤其是吕凤柔,那是坚决要提溜着他走。

    没别的!

    老娘怕没机会了!

    玛德,这小子精神力都具现了,就这速度,也许几个月后就是七品了。

    等方平真成了七品,哪怕方平让她提溜,她也不会做了。

    七品,那就是真正的宗师,好歹要给方平留点面子。

    现在还是六品,那就不用留面子了。

    吕凤柔提溜着金灿灿的方平走了,方平那是金光大盛,就是不给外人看到情况。

    李老头和黄景几人,都是笑容满面,让你嘚瑟,还不是得乖乖认怂。

    黄景都有些手痒,现在不收拾收拾这小子,以后没机会了。

    想当初,他可是压趴下了方平好多次。

    不止压趴下,之前还直接将方平丢到了南边大海去了。

    想到这,黄景忽然看向唐峰道:“这小子真到了七品……会不会和上次对付小宋那样,偷摸着来收拾咱俩?”

    唐峰嘴角微微抽搐!

    可能性……很大啊!

    就这小子什么事都敢干的性格,回头收敛了气息,偷摸着给他们几个脑瓜崩,还真没地方说理去。

    这下子,唐峰也有些无奈了,我才进七品,可没能耐再进八品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