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38章 一个比一个能忽悠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6月1号。

    京都机场外。

    “混蛋!”

    一位娇小玲珑的女生,忽然骂了一句。

    见到旁边有人看自己,娇小女生凶巴巴道:“看什么看!再看一斧子砍死你!”

    “凌社长!”

    韩旭一脸无奈,朝路人歉意一笑,这才道:“别把火气发泄在别人身上,武者习武,可不是为了欺辱同胞……”

    凌依依一脸不耐烦道:“别说教了好不好!我又没真砍死他!”

    说着,凌依依又火大到了极致,怒道:“李寒松搞什么鬼!他居然要去魔武当导师,这混蛋,老娘真想一斧子劈死他!”

    李寒松去魔武当导师了!

    6月份,武大大四学生毕业。

    武道社社长李寒松早在5月份就卸任了社长一职,接班的不是别人,是现在还大二的韩旭,四品高段武者。

    而同样四品高段的大三学生凌依依,则是副社长。

    放在一年前,四品高段的武道社社长,那是极其强大的。

    在方平他们之前,各校的武道社社长,四品的都不多见。

    可09年,却是出现了黄金一代的各校武道社社长。

    魔武方平,六品中段,精神力具现。

    京武李寒松,六品初段。

    南武王金洋,六品初段。

    第一军校姚成军,五品巅峰。

    九州军校肖玉明,五品初段。

    华国武大刘世杰,五品初段。

    京南武大陈浩然,五品初段……

    六品的,五品的,层出不穷。

    四品的,几乎成了各校的标配。

    就连一些普通武大,非专职武大,都硬生生地砸资源把学校的精英砸到了四品境!

    不到四品,担任武道社社长,现在有些丢不起那人。

    然而,这短暂的辉煌期过后,除了方平和王金洋还没毕业,其他人都毕业了。

    原本在各校武道社社长毕业,韩旭四品高段接班,在凌依依看来也没什么,京武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

    至于李寒松,原本在凌依依看来,那是必然会留在京武的。

    可关键是,她完全没想到,被京武视为荣耀的李寒松,居然去了魔武!

    这几天,已经有消息传出。

    李寒松向魔武递交了简历,魔武校委会已经审核通过,李寒松即将进入兵器学院担任下一届的新生导师。

    一位六品强者,还是如此年轻的天骄人物,从京武毕业后去了魔武。

    不但是六品,还是前任武道社社长,那可是学生代表人物。

    这几天,京武的一些学生都快把李寒松骂到死了。

    李寒松哪怕去别的学校,他们也认了。

    偏偏去了魔武!

    这个抢走了他们第一名校位置的学校。

    叛徒!

    背叛者!

    这一个个名号,都挂在了李寒松头上。

    昔日有多崇拜,今日就有多痛恨。

    凌依依虽然不至于恨,可对李寒松的确是愤怒至极,这家伙为什么要去魔武?

    今日,李寒松归来。

    一方面是为了参加青年大赛,一方面也是回京武办理最后的毕业手续,彻底离开学校。

    收到消息的凌依依,根本不等李寒松回校,就在机场这等着了,她要问问,这混蛋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京武对他差吗?

    就在凌依依还在愤怒的时候,耳边,忽然有人笑眯眯道:“凌小胸弟,太客气了吧,居然还来接我们,受宠若惊啊!”

    “方……平!”

    凌依依气的半死!

    这辈子最讨厌的两个家伙之一!

    第一个就是方平,第二就是李寒松!

    现在倒好,都来了。

    凌依依没理他,看了一眼方平身边的李寒松,一脸恼火道:“李寒松,你还有脸回来?”

    李寒松满脸的尴尬,方平却是笑眯眯地接话道:“小丫头……”

    “你!”

    凌依依都快气爆了,老娘比你大一届,年纪也比你大一岁,叫谁呢!

    方平也不在意,轻咳一声,稍显正色道:“都是四品武者的人了,一点定力都没。你看看韩旭,比你就要沉稳多了。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你……算了,懒得说你,你是不大也无脑。

    李寒松为什么进魔武,这个你还看不透?

    你这四品武者到底怎么混来的?

    难怪昔日我们争夺三品第一还是同阶,如今我都快要进入宗师境了,你还在四品徘徊。

    就你这脑子,也就这样了……”

    凌依依都快气疯了,方平却是脸一板,呵斥道:“怎么了!我方平身为军部将军,教训你几句,你还想造反?”

    这大帽子一扣下来,凌依依那是脸色红的吓人,气的!

    韩旭有些无奈,开口道:“方平,别刺激他了,李师兄这次去魔武,的确……的确有些惹人异议……”

    “惹人异议,代表你这个社长没当好。”

    方平笑道:“上车,今天还得好好教导教导你才行,让上任武道社社长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并不是证明你能力的手段。

    让京武的荣耀,成为耻辱,那也是你的耻辱。”

    韩旭一脸苦笑道:“方平,我真没这个意思,我是相信李师兄的……”

    “你们啊!”

    方平此刻已经上了车,身后,李寒松闷不吭声地跟着上了车,王金洋也一脸平静地跟上。

    方平一上车,就笑道:“你们还是看不透,别人看不透就算了,你们看不透那就是蠢了!天下武大是一家,或者说天下武者都是一家人!

    我们武者是什么?

    是抗击地窟入侵的战士!

    我们都是战友,是同袍!

    我听说,居然有人因为李寒松进入了魔武,称之为背叛者,叛徒?

    叛徒是对人类的英雄说的?

    一群都没进过地窟的小新嫩,哪来的那么大胆子,给一位在地窟征战的强者带上这样的耻辱?

    李寒松在地窟杀的武者,比你们见过的都多,你韩旭居然没想着将这种异议强行镇压下去,居然还陪凌依依这无脑的女人一起来质问?”

    方平一脸不满,瞥了一眼瞪着自己的凌依依,轻喝道:“凌依依,你自己说,李寒松是叛徒吗?”

    “他……”凌依依恼火道:“那他也不该去魔武,留在京武不行吗?”

    “京武?”

    方平嗤笑道:“京武能给李寒松什么?帮助他成为宗师吗?

    在这个时候,人类面临大难,我问你们,是留在京武继续当一个六品导师好,还是去魔武成为七品甚至更强的宗师来守卫人类好?

    杀敌,难道还分京武的还是魔武的人?

    宗师强者杀敌,杀的都是高品强者,能少死多少人?

    一位宗师,堪比一支正规的万人武者军队!

    不,万人的武者军队都耗不死宗师,你说,哪个更重要?

    小家大家,到了中品境,你们还一点分不清楚,有何脸面当武道社社长?

    人人都如你们这般,心眼这么小,只因为李寒松没留在京武,就说他是叛徒,那人类还有希望吗?”

    凌依依被说的脸色通红,韩旭也是一脸尴尬。

    不过很快,凌依依就反驳道:“那去了魔武,就能成宗师?”

    “废话!”

    方平一脸自傲道:“你们看看,李寒松进入六品境,是跟着我一起进入的吧?而他去了魔武没几天,现在已经是六品中段的武者,这样足够证明一切了吧?”

    “六品中段!”

    两人一脸震惊,韩旭忍不住道:“李师兄,你六品中段了?”

    “嗯。”

    “这……”韩旭瞬间呆滞了。

    凌依依也是满脸呆傻,怎么这么快?

    方平看到他们这副模样,嗤笑道:“现在明白了吧?今年,李寒松就有希望跨入宗师境,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去了魔武,如果他留在京武,有希望吗?

    京武这些年发展不前,很多好苗子都被耽误了。

    你凌依依也算号人物,曾经也是力压秦凤青的存在,如今呢?

    如今秦凤青进入了五品高段,六品在即。

    你韩旭,当初和我一起参加交流赛,我就不说我自己了,你四品高段,陈云曦都快四品巅峰了。

    而当初比你弱的一些人,也都即将超越你,不是个别人,而是很多人。

    而你韩旭,却是京武如今的招牌,武道社社长。

    在魔武,四品境想当社长?

    五品境都得在排队等着!

    好好的苗子,都被糟蹋了,当然,也和你们没有上进心有关,当初第二届交流赛期间,我就说过,可以考虑来魔武。

    没人听!

    如今呢?

    我忘了说了,李寒松来魔武,其实是你们校长的意思,明白了吧?

    机会就在眼前,如果你们还有心博一次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来魔武。

    不过说实话,魔武现在不缺四品学员,太多了,好像快有百人了。

    你们去了魔武,也就是个普通学员。

    京武的封闭,让你们坐井观天,真觉得自己很强大?”

    方平的一番话,打击的两人都有些失态了。

    李寒松看了方平一眼,满眼的无奈,好好的打击他们干嘛?

    李寒松觉得是打击,王金洋则是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这是要把京武的好苗子全都拐到魔武去?

    就不怕京武的那些宗师发狂?

    方平可不管这个,随便说说罢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人去了魔武,的确还是很有前途的。

    京武这边,按部就班地教学生还行,想短时间内突飞猛进,难,太难了。

    去了魔武,也许可以组建一支中品学员战队。

    让这些人去天南地窟,和天南地窟武者交战,那里现在极为适合中品武者历练。

    方平的话,让凌依依两人失态了,心乱了,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

    方平见状又笑道:“当然,未必一定要去魔武,不过武大都是一体的,平时可以一起多合作,京都地窟这边,有些安逸了,不爆发战斗也就罢了,一爆发,那都是高品的大战。

    有时间的话,可以去魔武交流交流,一起组队去魔都地窟也可以。

    到了这时候,就不用再分的那么清楚,魔武京武,其实都是一家人。”

    韩旭吸了口气,点头道:“会的,其实我也考虑过,去魔武取取经。这两年,魔武发展的的确很快。李师兄的事,我会和同学们说清楚的。”

    李寒松总算是开口了,干巴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也不太在意这些……”

    “李师兄别说了,的确是我们太短见了。”

    韩旭轻叹道:“之前,我听人说,有宗师说方社长是当代青年武者的领袖,我们这一代人,没人有方社长的格局,也没有方社长的心胸。

    之前听到这些,还有些不是滋味。

    现在想想,方社长能被诸位宗师认同,也并非只是实力的缘故,宗师们也不会如此浅薄,只因为实力强大就称赞谁是领袖人物。”

    李寒松认同地点头道:“方平当得起领袖的称誉,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去魔武……”

    这话一出,方平那是表面平静,心里已经狂翻无数白眼。

    京武的家伙,现在都这么好忽悠了吗?

    看来,自己不止是要统领魔武了,武大这边,以后都要归自己统领了吧?

    京武前后两任武道社社长,都把自己当领袖对待了,自己还能说啥?

    他们聊着,凌依依却是一脸的不忿。

    这混蛋有他们说的这么牛吗?

    好吧,她承认方平实力很强,可实力强,怎么就成他们这代人的领袖了?

    ……

    在凌依依的郁闷中,车辆抵达了京武。

    李寒松去找校长和苏展了,方平和王金洋则是没跟去。

    两人也没下车,在车中等待了片刻,一辆跑车很快在他们旁边停下。

    车一停,蒋超就笑呵呵道:“方平,走,带你们去兜兜风……”

    方平一脸无语,都御空的武者了,谁还在乎这个?

    懒得理会他,方平开口道:“怎么是你来接我们?”

    “带个路而已,又不是小孩子,我六品武者来带路,难道还能带错了?”

    蒋超不以为然,四处张望了一下,笑道:“光头没来?”

    “他才五品,又没办法参加比赛,来干嘛?那家伙应该下地窟了……”方平说着,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这些天,看来你们也没闲着,身上倒是有点血腥气了。”

    “那是!”

    蒋超笑呵呵道:“这次我可是干掉了两个六品……”

    “初段的?”

    “……”

    蒋超无言以对,这你都能猜中,真牛。

    “六品高段斩杀六品初段,的确很牛!”方平打趣了一声,走下车道:“比赛到底在哪比?”

    “武道协会总部那边。”

    “哪天?”

    “后天,就是3号。现在其他人来的差不多了,目前就诸神天堂的人没到。”

    蒋超这几天一直在武道协会那边,也了解的比较清楚,说着又道:“方平,你还真别说,之前我以为镇星城的人挺强了,现在才知道我们还真不算强。

    国外的先不说,中央政府和军部来了8个人,我去,都是六品高段以上的武者!

    4个六品高段,4个巅峰,有一个好像还是精血合一的那种。”

    方平眼神微动道:“以前也这么强?”

    “没啊,以前六品巅峰的不多,这次冒出来的六品巅峰太多了。”

    蒋超说着,又道:“郑南奇和李飞也到六品巅峰了,这俩家伙这次挺疯狂的,在地窟可是杀了不少人,方平,你可别小看了他们。

    还有,镇星城这边,又来了俩新人,也到六品巅峰了。”

    “嗯?”

    方平疑惑道:“又来了俩?上次你们10个难道不是全部?”

    “不是啊。”蒋超摇头道:“上次我们就是其中一批,一家来了一个。不过不是告诉你了吗?镇星城总共13家,上次就来了10家,还有3家没来人。

    这次另外两家也没来人,就是两位镇守使的家族都没来人,他们两家算军部那边的,军部那边来的人,有他们两家的,我也认识。

    这次来的两家伙,都是杨家的人。

    方平,你可小心点……”

    “我小心点?”

    方平好笑道:“难道还是为了上次的事?不过我说的够明白了吧,连政府都认为我只有功劳,杨家的人不念恩,难道还想找我麻烦不成?”

    蒋超小声道:“听说李司令和张部长给你们校长演道,你们校长闭关准备冲击九品了。不算绝巅老祖,九品才是我们各家的顶梁柱。

    杨爷爷陨落,杨家就彻底没落了。

    你当时要是把那个九品尸体,给了杨家,杨家那位八品,说不定就能冲击九品了。

    之前他们都不知道,那具尸体的本源还在,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就那么算了。

    这下子,尸体本源被消耗了,事后他们才知道这事,杨家人都快气疯了,听说杨家那八品,都进了御海山,找其他老祖告状了。

    你也知道,杨老祖陨落,其他老祖也念着杨家不容易。

    可绝巅强者不能轻易出手,其他九品哪怕联手击杀一个九品,说真的,想拿到还保存本源的九品尸体,那几乎不可能。

    这下子,老祖们也没办法,所以这次才给了杨家两个参赛名额。

    除了你们仨,政府这边8个,镇星城总共就9个参赛名额。

    9个名额,除了沈、陈两家,11家分9个,杨家一家就分了俩,还有三家这次一个没捞到,这也是老祖们的意思。

    杨家这俩六品巅峰……其实好像都超过30岁了,不过你也知道,多服用一点生命精华,重铸骨骼都没问题。

    杨家为了让他们俩进禁区成宗师,那也是花费巨大……”

    方平有些不耐烦道:“那也跟我没关系,他们进他们的,难道还能抢走我的?”

    蒋超小声道:“那可不好说,如果和国外的人抢,最后没抢到,那咱们自己这边也是能抢的。当然,以前大家不这么干,可这次难说。

    你强的很,他们未必敢找你麻烦,可老王和老李不行,这俩家伙才六品。

    到时候,他们直接先把这俩家伙淘汰了都有可能。

    要不然就是等你们出手,和人干的两败俱伤,他们再来找你们麻烦。

    反正呢,你们小心点……”

    方平看了他一会,镇星城的大奸细名不虚传!

    这胖子,那是什么消息都往外爆料。

    按理说,蒋超和杨家的人才是一伙的,咱们才认识多久?

    蒋超嘿嘿笑道:“别这么看我……这次我说不定也要进禁区,杨家那俩家伙跟我又不熟,老子进去了,他们难道还能照顾我?

    可你们不一样啊,方平,我可是冒着被打死的风险,给你透露消息了。

    真要一起进了禁区,你得罩着我。

    你们武大的人牛啊,杀人跟杀鸡似的。

    禁区很危险的,每次进去的人都死了一大半,我可不想死。

    可我要是拿到了名额,不去都不行……”

    “你才六品高段,你能抢到,杨家的巅峰抢不到?”

    方平一脸无语,你逗我吧?

    蒋超嗤之以鼻道:“你懂什么!我到时候找个最弱的挑战一下,赢了差不多就能拿名额了,你们还得等别人挑战才行……”

    “为什么?”

    “废话!”蒋超那是真的鄙夷了,没好气道:“我老祖宗厉害啊!杨家又没有绝巅的老祖宗了,当然不把稳,你们也一样。

    我能一样吗?

    我家老祖宗哪怕在绝巅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那种!

    我只要干赢了一个,70个人,30个名额,我赢了一个,那就差不多二选一了,谁还敢找我麻烦?

    毕竟30个名额,又不是太少。

    不止我,其他五地,你也悠着点,尽量干那些没有绝巅老祖宗的家伙。

    他们来参赛的人,总共50个,可绝巅没那么多,一般情况下,绝巅老祖也就派一个后代过来。

    这么一算,还有不少人没绝巅老祖,这些人可以干。

    当然,真到了最后,找一些弱点的绝巅老祖后代来欺负,不用怕,咱们华国也不怕。

    可像什么诸神天堂太阳神的后代,战神的后代,那都最好别去找麻烦,免得人家老祖宗不高兴,记下了你,找你麻烦就完蛋了。”

    方平是听的一脸无语!

    合着这时候也得找靠山不强的欺负?

    这胖子一脸自信,这么说来,这家伙的老祖宗,在绝巅当中也是顶级的那种了?

    就在方平还在想这些的时候,蒋超又道:“还有,别逮着一家干!一家多少都要留几个,像图腾之城这些绝巅少的,留个一两个就够了。

    诸神天堂这种绝巅多的,少说也要给他们留三四个。

    你要是把人家全都干趴下了,那这是一点脸面都不给人家留了……”

    方平无力吐槽,无语道:“道道还挺多,早知道如此,干脆一家分几个算了,还抢什么名额?闹着玩吗?”

    蒋超笑呵呵道:“你还别说,就是闹着玩。老祖宗也怕我们真废了,所以特意弄了个竞争出来,就是想让我们相对安全地跟人家切磋切磋。

    大家身份差不多,年纪差不多,等级也差不多,谁也不服气谁。

    所以这才有了这种比赛,至于你们……那是正儿八经的关系户。

    我们可不是关系户,你们才是,张部长非要你们来,你们又没强大的老祖宗,当然要比我们难一点,这才公平,你说呢?”

    方平想了想,点头道:“有道理,这些名额,原本大概都是你们的,现在我们这些外来户想夺走,的确要为难一下我们。”

    “方平,我就知道你看的透。”蒋超笑眯眯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军部和政府的那些家伙,练武练的脑袋不清醒了,有些家伙看我们特别不爽。

    也不想想,要不是李司令出走,陈家和沈家老祖宗也去了镇守府,以前都是镇星城的人自己争的。

    他们有8个名额,那是这三位绝巅争取的。

    加上你们,给了你们11个名额,镇星城都没你们多,不爽的其实是我们。

    当然,我无所谓的,其实我都不太想去,可我爷爷说了,我敢打酱油,他就直接丢我进地窟,以后不管我了。”

    蒋超一脸的无奈,叹气道:“所以我是不得不抢,不过镇星城也有人是真的想进禁区,毕竟成宗师,大家都想,去了禁区,很容易成宗师的,前提是活着。

    镇星城哪怕不算陈、沈两家,杨家老祖陨落,那也还有10位绝巅老祖,现在就分了9个名额,一家一个都没摊到,你说,该不爽的是不是镇星城?”

    方平点头,点完了头,方平笑道:“你说这么多,意思就是让我不要不爽,等进了禁区,让我照顾你,是这意思吧?”

    “敞亮,就是这意思!”

    “难道你死在了禁区,你家老祖宗也不管?”

    “不管。”蒋超吐气道:“进了禁区,那是生死有命,真的不管的。本就是为了成为宗师去的,要是连这个都管,那大家就没危机感了,那干脆就不要去。

    平时我们在地窟外域,还有人罩着,这次去了禁区,那是真的生死靠自己。

    要不然,你以为我会跟你说这么多?

    方平,放心,罩着我,回头有什么绝密消息,大事件,绝巅老祖的动静……都偷偷告诉你们!”

    方平一脸呆滞,这胖子,神了!

    这搁在过去,就是铁板钉钉的大汉奸啊!

    王金洋也是一脸呆滞,他也服了!

    这家伙为了活命不会投靠地窟吧?

    蒋超好像看懂了这意思,马上正色道:“放心,我不会投靠地窟的!再说了……我真敢,我家老祖宗能亲自动手把我打成肉酱,绝巅的子孙后代投靠地窟,那是必杀无疑,地窟强者都不会出手。”

    方平哭笑不得道:“合着你还真打过这主意?胖子,就你这没底线的人品,我得防着你点,免得哪天被你卖了。”

    “这话说的!”

    蒋超有些不忿道:“我卖人,那也得看谁啊!你说,你是坏人吗?老王是坏人吗?都不是吧,我也是看菜下碟,觉得你们还算靠谱,我才干的。

    换一个不太靠谱的,我会干吗?

    指望别人,都不靠谱,镇星城的那些家伙都不太靠谱,我这是信任你们,为了你们我是两肋插刀!

    你们居然还质疑我的人品!

    放心吧,我蒋超那也是男子汉大丈夫,你们真要罩着我,我铁定不能干忘恩负义的事,是吧?”

    方平持保留态度,你大爷的都快把镇星城卖完了。

    也就知道的不多,要不然,你什么事都敢往外说。

    上次去界域之地的事,这家伙那是和秦凤青爆料的彻底。

    关键是,这家伙还喜欢偷听他家长辈谈话,爆料的消息比苏子素这些人都要机密。

    方平看了老王一眼,老王微微摇头,不是拒绝的意思,是他不管这茬。

    随便方平怎么来!

    真要进了禁区,罩不罩着这家伙,方平决定。

    方平也不多说,随口道:“到时候再看,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呢。”

    蒋超笑的跟弥勒佛似的,看看,爷多聪明,虽说方平说再看,不过老子都这么卖力了,每次给你们卖消息,好意思拒绝吗?

    一个精神力具现的六品,可不比那些精血合一的差,也许更强。

    这才叫靠谱!

    ps:抱歉,头晕休息一下,今天情节过度,稍微水一点……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