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39章 谁比谁嚣张
  和蒋超聊了一会,李寒松回来了。

  李寒松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他老实归老实,可也是铁血武者,此刻却是掩饰不住情绪,好像哭过。

  见方平几人看过来,李寒松强行露出大门牙,干巴巴笑道:“弄好了,可以走了。”

  方平和王金洋都没说什么,蒋超却是笑呵呵道:“老李,这是怎么了?女朋友跟人跑了?”

  说这话的时候,蒋超看了一眼不远处眼神复杂的凌依依、韩旭二人,一脸鄙夷道:“这种女人不要也罢,小白脸有什么好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李寒松那是注定有大成就的人,今天这女人甩了你,后悔一辈子!”

  蒋超声音说的那是特别大!

  就是说给凌依依二人听的!

  他不认识这两人,这种四品武者还入不了他蒋超的眼。

  可蒋超一看这情况,稍微分析一下,也就脑补出了一个大概过程。

  无外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那个女的甩了李寒松,看上了那个小白脸。

  而那个小白脸,指不定还是李寒松这家伙昔日的兄弟。

  兄弟阖墙,李寒松是个老实人,虽然实力强大,可还是选择了成全他们……

  光是想想,蒋超都替李寒松不值。

  当然,也愈加鄙夷起不远处的凌依依二人,声音愈加大了起来:“老李,感情你喜欢这类型的!实在不行,兄弟我吃点亏,子素我不追了,让你了!

  子素那也是娇小玲珑,不过论身材,可是比这平板强多了!”

  胖子自说自话,自以为义薄云天,帮李寒松报仇了。

  可很快,蒋超发现不对劲了。

  李寒松几人是一脸呆滞地看着他,不远处,那个女人是杀气腾腾地瞪着他,连斧子都拿出来了!

  蒋超嘴巴动了动,接着二话不说,直接上车,发动车辆就大声道:“跟我走!”

  丢下这话,蒋超的车“嗡”地一声就驶离了原地。

  直到他走了,李寒松才一脸郁闷道:“这家伙是个傻子吧?”

  王金洋抬头看了看天,你说是就是吧。

  不过别人有资格说人家傻,你铁头就别说这话了。

  远处,韩旭脸色恢复了平静,隔着一段距离,没有走过来送,开口道:“祝师兄鹏程万里,早日成就宗师!”

  李寒松没多说,重重点了点头。

  一旁,凌依依也看了他一会,咬牙切齿道:“你是京武的荣耀,永远都是!哪怕战死了,记得葬回京武!”

  李寒松笑了笑,韩旭轻轻踢了凌依依一脚。

  看到这一幕,方平有些无语道:“好了,差不多就得了!手机,网络,视频……实在不行高铁飞机,哪个不是马上就能见面的手段。

  弄的跟生离死别似的,你们够了吧!

  武大毕业,去外校任职,多正常的事,受不了你们。”

  方平这么一说,李寒松有些尴尬,凌依依羞恼道:“关你屁事!”

  “粗鲁!没规矩!”

  方平哼了一声,一边上车一边道:“对了,秦凤青说他喜欢你,一直想追求你,又不好意思说,我替他说了。有时间可以去魔武转转,秦凤青之前为了鼓足勇气对你表白,连头发都给剃了。”

  “……”

  现场一片安静!

  凌依依那是满脸呆滞,开什么玩笑。

  她认识秦凤青,见过几次面,可那家伙喜欢自己,你忽悠鬼呢?

  此刻,方平已经上了车,轻叹道:“武者谈什么儿女私情,地窟不平,谈了也是害人害己。倒是我多嘴了,秦凤青那人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地窟,算了,不提这些,走吧!”

  话罢,车辆启动,缓缓离去。

  原地,凌依依依旧呆滞,接着就是破口大骂道:“滚远远的,我都和他不熟,他死不死的关我什么事!”

  骂归骂,凌依依等车辆远去,忽然有些脸红,看向韩旭道:“你说……你说……他真的喜欢我吗?”

  韩旭翻了个白眼!

  凌依依大概也不是对秦凤青有意思,关键是,这凶婆娘没人追,也没人敢追。

  现在听说有人喜欢她,心里指不定怎么乐呵。

  方平的话,这次他听出来了,百分百假的。

  不过韩旭怀疑,他这么说,凌依依要不揍他,要不就会以为他韩旭吃醋了,可能性很大的,这位师姐的脑回路那也是与众不同的。

  到时候要是以为自己吃醋,赖上了自己怎么办?

  想到这,韩旭认真道:“很正常,像秦凤青这种青年武道强者,欣赏凌学姐你这种女性同龄武道强者,那是应该的。

  凌学姐不用理会,喜欢你的人多了,也不多他一个。”

  凌依依矜持地点点头,是的,喜欢我的人多了,秦凤青算老几!

  就边上这家伙,成天缠着自己,恐怕也对自己有意思。

  想到这,凌依依忽然哼了一声,瞥了一眼韩旭,扛着自己的大斧子傲娇地走了,不稀罕,这么弱,连秦凤青都比不上。

  韩旭晃了晃脑袋,一脸的无奈,女神经!

  ……

  车上。

  李寒松哭笑不得道:“老秦没说喜欢依依吧?你别乱点鸳鸯谱啊,依依性子很较真的,这要是……”

  方平笑眯眯道:“随便说说,秦凤青自恋的很,凌依依倒追他他都看不上。”

  说着,方平笑着转移话题道:“刚刚你们校长说什么了?”

  说起这个,李寒松倒是没再说凌依依的事,难得有些惆怅道:“校长说,京武在他手上没落了,心情挺失落的,又说魔武老校长战死,好歹落了个风光……”

  李寒松说着,愈发低沉道:“我听校长的意思,他……他说不定也有这心思了。”

  方平拍了拍李寒松的肩膀,轻笑道:“放心吧,像京武校长这种人物,想死战……那也不是他说了算。京武没有一个好的安排,没人来接班,,他想死都死不了。”

  这话说的很现实,也很悲哀。

  有些人,是真的想去拼命,也要看行不行的。

  魔武这边,有接班人,吴奎山就是。

  京武……目前还没出现扛鼎人物,没人能接过校长的班。

  这时候,京武校长就算想去搏杀,那也没机会。

  不同于之前的天南之战,那是全国动员,那时候真战死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

  就在方平他们前往武道协会总部的同时。

  武道协会。

  华国武道协会,从职能上来说,是统管华国所有武者的一个重要部门。

  重要到,按照定义,武道协会就该是华国权利最大的一个部门。

  可实际上,武道协会虽然算不上空壳子,可权利也不是太大。

  三部四府,这才是华国最重要的部门。

  武道协会这边,只有会长是八品,副会长七品两位宗师强者。

  目前的主要任务,就两个。

  第一,对社会武者做考核,这里指的是下三品武者,等级的考核。

  第二,管理排行榜事宜。

  当然,武道协会有时候也会出面组织一些活动,一些比赛。

  如今各地地方上的一些武者战队,都是在武道协会这边登记的。

  武道协会,一个露天大广场中。

  中央擂台上,两位武者正在切磋。

  台下,一些人正在围观,有协会的人,也有外来者。

  擂台下方。

  一位穿着军用背心,剃着平头的青年看了一会切磋,一脸的无趣,转头看向李飞,笑呵呵道:“小飞,再跟我说说,方平那几人实力如何……”

  李飞一声不吭。

  青年陡然板起脸来,喝道:“什么态度?这是对待兄长的态度?信不信我揍你?”

  李飞一脸的憋屈,半晌才道:“我都说了很多遍了!你老是问,他们马上就要来了,你自己和他们切磋一下不就行了……”

  青年唏嘘道:“不行啊,不能切磋……”

  说到这,青年缓缓摇头道:“我怕打死他们,那就不好交代了。我们这些强者交手,那是切磋也分生死的,和你们这些孩子不同。”

  李飞都快憋疯了,闷声道:“我六品巅峰了!”

  面前这青年,也只是六品巅峰,双方同阶。

  两人年纪同岁,不过对方比他大几个月。

  现在呢?

  这家伙一副你们是孩子,我是长辈的姿态,这几天气的李飞都想离开武道协会了。

  “六品巅峰?”

  青年一脸的惆怅,继续唏嘘道:“六品巅峰和六品巅峰,那也是不一样的。在我眼中,你们还是没长大的孩子,玩玩游戏还行,生死搏杀……你们还是省省吧。

  小飞,外界都说军武者同阶第一,武大第二……

  其实吧,还是错的。

  在我们看来,军武者第一毋庸置疑,第二该是镇守府的武者,第三才能轮到武大,第四是侦缉部。

  接下来,是各地地方政府武者,然后是社会上的中高品武者……

  最后,才是镇星城的武者,我指的的是高品以下。

  所以你们跟我……差距太大太大。”

  青年继续摇头,按照这个划分,咱俩虽然同阶,可差距那是十万八千里,你小子也别跟我提同阶的事了。

  青年这话一出,周边的郑南奇几人都是一脸恼火。

  这家伙,废话太多!

  中央和军部来了8位强者,其他人都冷酷的很,唯独这家伙成天叨叨个不停。

  叨叨就算了,偏偏拿他没办法。

  无他,这家伙算军方的人,可勉强也算镇星城的人。

  人家都是绝巅老祖,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老祖宗。

  他是绝巅爷爷!

  李振,便是这家伙的爷爷,后台是硬的吓人。

  李家人的后台,都够硬。

  一家两绝巅!

  虽说李振已经离开了镇星城,如今更是统领军部,代表的是政府,可不代表就和镇星城翻了脸。

  镇星城那位李家老祖,也是李振的老祖。

  李振的子孙后代,那是真的后台大破天,哪怕镇星城的这些二代,也得礼让三分。

  原本大家也懒得理会他,各过各的,你不理我,我也懒得理你。

  可李逸铭这家伙,一点都不像军部中人,军武者那都是沉默寡言,这家伙偏偏就是个话多的,而且还是每句话都扎人心的那种。

  郑南奇几人都有些同情地看着李飞,有这么个堂兄在,算你倒霉。

  李飞的爷爷和李振是堂兄弟,到了他们这一代,关系其实已经挺远了。

  不过对大家族而言,几代人也不算太遥远。

  李逸铭一到这,那是成天拉着李飞问东问西,问就算了,关键问完了,这家伙每次都要打击他们一顿。

  此刻,李飞那是恨不得一刀劈死这混蛋!

  “方平精神力具现,应该比他强吧?最好这混蛋去挑衅方平,被方平打死拉倒!”

  李飞有自知之明,他的确不如李逸铭。

  这家伙猖狂、嚣张,那也是有资本的。

  爷爷是绝巅,父亲也是八品金身,他自己也到了六品巅峰,从小就在军中长大……或者说差不多在地窟长大。

  这样的六品巅峰,岂能不强。

  可你强你的,老是欺负咱们,好意思吗?

  李飞心中腹诽,李逸铭也不管他,四处看了看,打了个哈欠道:“挺没意思的,看你们切磋,还不如抓两头妖兽打架玩。

  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等到3号再来了。

  方平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到?

  居然有人说那小子跟我爷爷年轻时候差不多,还当代的武道领袖,我李逸铭都没说这话,这小子就敢说这话?”

  李逸铭那是一脸的不爽!

  旁边,一位面色冷漠的青年缓缓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真正的强者,都在韬光养晦,市井之徒为了些虚名,倒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话音未落,李逸铭忽然看向他,陡然骂道:“滚蛋!你算老几?老子有资格鄙视他,你算个毛!还想挑拨老子不成?马上滚远点,要不然老子一剑劈死你!”

  刚刚说话的青年脸色一变!

  李逸铭冷哼道:“看什么看?想跟我交手?别看同阶,你撑得过老子三剑算你厉害!老子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他么的没什么能耐,花花肠子倒是一大把!

  老子看谁不爽那就直接干他!

  你有种就直接干他去,少他么废话连篇!

  三十好几的人了,还他么装嫩,以为换了马甲老子就不知道了?

  干脆让你们家杨青来,杨青装嫩也比你们靠谱点!”

  这话一出,人群中,另外一位青年武者也是脸色难看,低沉道:“李逸铭,你是欺我老祖陨落……”

  “滚犊子!”

  李逸铭那是破口大骂:“少他么动不动搬后台!你比老子厉害,老子就认你是条汉子,你他么就是老祖活着,怂的跟狗似的,老子也看不起你!

  动不动绝巅老祖,老子爷爷还是绝巅呢,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自己迟早也是绝巅!

  赶快滚蛋,再不滚,惹火了我,弄死你们信不信?”

  见杨家两人脸色难看至极,李飞无奈,出声说和道:“李……堂哥,别说粗话,他们……”

  “说粗话怎么了?”

  李逸铭一脸不以为然,双手抱胸,大大咧咧道:“不说粗话的还能叫军武者?咱们军武者,那是上去就骂,打的过骂,打不过别人也要骂死别人,气都要气死他!”

  众人都是无语至极,一时间也没人接话茬。

  就在这时候,李逸铭忽然回头扫了一眼,眯眼笑道:“来了啊,话说这么多年,和武大的人还真没怎么接触过,倒还真想见识见识!”

  他话音落下片刻,远处,几道身影朝这边走来。

  隔着老远,蒋超就笑哈哈道:“方平他们来了……”

  蒋超还在笑着,一道剑芒破空而来,眨眼间就出现在他眼前!

  蒋超手忙脚乱之下,也是破口大骂:“他么的,老子又没招惹你……”

  “砰!”

  他话说到一半,李寒松站了出来,一拳砸碎了剑芒,撇撇嘴,咕哝道:“雕虫小技!”

  不远处,李逸铭眉头跳动,似笑非笑道:“你就是方平?”

  李寒松扫了他一眼,直接不搭理。

  身后,方平也看了李逸铭一眼,淡笑道:“我是方平,这位兄弟好端端的袭击我们,这可说不过去吧?”

  “切,随便玩玩,要不你也给我一剑?”

  “那倒不用……”

  方平说着,笑道:“我喜欢用刀,给你一刀,你先跑远点……”

  他嘴上这么说着,下一刻,虚空中一道血刀几乎是眨眼间凝现了出来。

  “嗡!”

  血刀飙射而出,空间都仿佛在震动。

  刚刚还一脸玩味的李逸铭,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郑重了起来!

  接着……李逸铭忽然转头就跑!

  不止他跑,他附近的那些人全都飞速遁逃。

  空中的血刀眨眼间膨胀了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遮天蔽日!

  等到血刀临近李逸铭之前待的地方,陡然膨胀到了极限!

  下一刻,一声滔天巨响传出!

  轰隆!

  一声爆鸣传来,等到烟尘落地,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原地留下的那个直径十多米,深五六米的巨大坑洞。

  方平一脸的云淡风轻,笑道:“玩玩而已,诸位见笑了,要不要再玩玩?”

  这话说出口的同时,方平身边虚空陡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无数把血刀!

  远处,李逸铭嘴角抽动。

  李飞几人一脸呆滞!

  你这也叫玩玩?

  下马威啊!

  这都颠倒过来了!

  大家还没给武大的人下马威,武大的人先给他们下马威了。

  这哪是客场作战,人家一来就要鸠占鹊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