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40章 熟悉的味道
  方平这个外来户,那是嚣张至极。

  李逸铭给了他一道剑芒,他直接还了一道……庞大百倍的刀芒!

  有人不满,有人慎重。

  李逸铭倒是没说什么,不过脸上泛起一些异样,笑眯眯道:“有点意思,居然还有人比我更嚣张!有趣,有趣!”

  李逸铭这么一说,一旁的几位军武者有些同情地看了方平一眼。

  完了,李逸铭对这小子来了兴趣,接下来这小子有的麻烦了。

  ……

  同理。

  王金洋一脸同情地看了一眼远处那个家伙,完了!

  你先挑衅方平不说,现在还要跟他比嚣张,看样子还要继续跟他玩下去,这小子完蛋了。

  王金洋心里盘算着,方平需要多久搞定这家伙?

  是坑的对方裤子都当了,还是忽悠的对方跟铁头一样,见他就舔?

  两边的看客都在同情彼此,方平却是没事人一般,血刀消失,笑道:“开个玩笑,自己人,哪能真打。有这精力,杀几个地窟的精血合一,也比在这浪费气血强。”

  他的嘴中,精血合一仿佛大白菜一般,那是想杀就杀。

  李逸铭闻言也笑哈哈道:“也是,自己人嘛,打生打死的没意思,要干也是干地窟武者……”

  说罢,两人同时朝对方走去。

  接着,两人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拥抱在了一起,互相拍着彼此的后背。

  “幸会幸会,我叫李逸铭,军部来的!”

  “方平,魔武学生。”

  “砰砰砰……”

  两人说话的时候,那是拍的轰轰作响,一边拍着一边互相交流。

  “方平,你的大名可是早有耳闻,闻名不如见面……”

  “过誉了,还是军部强者厉害,为我们人类抛头颅洒热血。”

  “轰轰轰……”

  一开始,两人还能聊天。

  等到后来,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两人早就不聊天了,李逸铭的后背都快被捶穿了。

  而方平,脸上也露出痛苦之色。

  李逸铭面露得意之色,捶不死你!

  不过,捶着捶着,等捶到后来,李逸铭开始想骂娘了!

  还捶!

  再捶真要被打穿了!

  还有……这家伙有些不对劲啊。

  就在李逸铭想这事的时候,众人中,忽然有人低呼一声。

  方平的衣服,被捶破了。

  而后背上,露出一片黯淡的金色光芒。

  “这是……九品妖兽内甲!”

  “是九品!”

  “……”

  大家都是六品的武者,眼力都不差。

  之前众人还没看出来,方平的武道服遮挡,也没人在意他里面穿着什么。

  可这时候,大家都看到了。

  那是九品妖兽皮甲打造的内甲!

  妖兽到了八品,金身铸就,这样的皮甲打造的内甲,已经不单单是防御兵器刺穿的问题,还具备一定的能量隔离作用。

  而到了九品,那就更强大了。

  而且方平穿的内甲,还不是九品妖兽随便哪个部位的皮甲打造的,那是最精华的部位。

  李逸铭捶了半天,双方都没用震劲,也没震碎对方五脏六腑的意思,就是外力击打。

  如此一来,李逸铭连内甲的防御都打不透。

  这下子,李逸铭脸色那叫一个黑!

  你大爷的!

  这王八蛋之前还装着一副痛苦万分的表情,合着你在逗我玩?

  李逸铭一把推开方平,脸色漆黑,冷笑道:“好样的,越来越有趣了!”

  方平笑了笑,好像完全不知情一般:“李兄见笑了。”

  “九品内甲是吧……看来回头我要把我的绝巅内甲穿上了!”

  方平瞳孔瞬间缩小,接着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哈哈笑道:“李兄别开玩笑,绝巅境的内甲?怎么可能!”

  “不信?”

  李逸铭一脸嗤笑道:“平时我是懒得穿这玩意,没意思。地面上的切磋比武,穿这些就没意思了。”

  皮甲、内甲之类的,不算神兵。

  神兵那是可以大幅度提升战力,当活物来用的。

  而这些甲胄,只是死物,等级再高都不入神兵行列。

  毕竟内甲再强,强者瞬间击溃你的精神力,你也得死。

  可纵然如此,这种高等级的内甲,有时候也可以救命用。

  尤其针对高品以下,大家也不会靠精神力来战斗,哪怕精血合一也是如此。

  一个六品武者,想击穿绝巅内甲,那是不可能的,任你怎么劈砍都不行。

  唯一的办法,就是击碎对方的头颅,或者震碎对方的五脏六腑。

  方平眼神闪烁了一下,军武者,姓李,绝巅内甲……

  得了,这要是还猜不出对方身份,他就是真傻了。

  李振的嫡系后人啊!

  不是孙子辈,就是重孙辈,毕竟李振年纪不大。

  就算是儿子辈,那都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方平满脸笑容道:“那倒是我孤陋寡闻了,李兄也知道,武大太穷,实力也浅薄。我身上这内甲,还是我们校长……哎……”

  方平叹了口气,轻声道:“这副内甲,那是我魔武数十年来唯一积攒的一套九品内甲,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魔武师生的鲜血。

  临来之前,学校的宗师们告诉我,这次来参加比赛的都是人类的精英。

  你们都是神兵当合金兵器用,生命精华当水喝……可咱们魔武也不能太给武大丢人了。

  不止是武大,还有张部长,我们可不能给他老人家丢脸。

  弄了件内甲,那也是打肿脸充胖子……没想到……哎,不说也罢。”

  方平是一脸的唏嘘,满脸的苦涩。

  一旁,蒋超几人对视一眼。

  好熟悉!

  真的好熟悉!

  曾几何时,他们也听方平这么说过。

  先是跟他们炫富,然后一副我没见识的样子,开始卖惨,弄的大家心里不是滋味。

  再然后……他们丢了五把神兵在魔武。

  现在,这家伙又来了!

  郑南奇看了一眼李逸铭,又看了看方平,欲言又止。

  算了,不管他们了,这俩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管是方平坑了李逸铭,还是李逸铭打死了方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不提他们怎么想,方平很快恢复了笑容,开口道:“都是自己人,不说这些了,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逸铭兄,咱们这次还要合作对付老外,之前开个玩笑,别介意。”

  李逸铭看了他一会,微微点头,也没再说。

  王金洋则是扫了方平一眼,又要交朋友了?

  你说交朋友的时候,能不能不用那种眼神打量别人。

  方平的眼神,李逸铭还没什么感觉。

  可熟悉方平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恐怕在盘算别人的身家了。

  王金洋懒得说话,这时候,旁边一位看起来极为沉稳的军武者站了出来,开口道:“方将军,我叫杜洪,也是这次的临时队长。

  大家先熟悉一下,具体情况,方将军你们大概不是太了解,待会我再给你们介绍一下。”

  杜洪,也是这次来的人当中,唯一的一位精血合一强者。

  姓杜,那就不是沈、陈两家的人。

  方平没想到,这次的最强者,居然不是绝巅的后代。

  不过想想也正常,中央政府毕竟统领华国,人才济济,十多亿当中,选出几个天才培养还是不难的。

  而绝巅的家族,毕竟就那么点人。

  华国参赛的人,总共20人。

  政府这边,方平他们其实也算政府的人,代表的是教育部,总共11人。

  11人,最弱的就是方平三人,都是六品中段。

  而另外9人,镇星城这边六品巅峰4人,高段4人……还有个中段!

  苏子素!

  方平看到苏子素还是有些意外的,这丫头上次六品初段,现在也进步了,进入了六品中段,方平也不知道她在六品初段停留了多久,不过应该不会太长。

  可六品中段就来参加比赛,这不是送菜吗?

  好像是察觉到了方平在看自己,苏子素笑嘻嘻道:“我们家就是来凑个热闹,30岁以下,我们家就我最强了!不过运气好的话,我也有希望拿到名额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其他各大势力,也不是没有六品中段武者,有,而且还不少。

  运气好点,她未必拿不到名额。

  夺取名额的时候,他们这些人是最后才会开战,真正先开战的,那是方平他们这些人。

  这些人哪怕实力都很强,也要先淘汰一批,优中选优,留下一批人。

  方平了然,也没再说。

  这时候,方平也感受到了两道不太友善的视线。

  “杨家的人!”

  方平心中有数,扫了两人一眼,没说什么。

  杨家不爽,他其实知道,上次那个杨青就很不爽。

  无他,方平收获的战利品,在杨家看来,是他们的。

  因为上次方平自己都说了,他是捡了便宜,真正把蔷薇城主打残的是铁木和杨道宏。

  按照战利品分配原则,杨道宏哪怕死了,也要分一大半。

  可那是集体作战,是官方任务。

  杨道宏去界域之地,并非官方任务,只能算镇星城甚至杨家自己的一次私下探险。

  这时候,方平就不用遵从战利品分配原则了。

  他带回了杨道宏的骸骨,归还了九品神兵,已经做到了极限。

  所以上次哪怕南云月这些人,也没人提战利品分配给杨家的事。

  这事分不分,那是方平自己的意愿。

  方平不愿意分,谁也无法说个什么。

  而方平,自然是不愿意的。

  开什么玩笑,杨家那个杨青,上次要是对他客气点,感谢几句……他大概也不会分,可好歹印象好不少。

  结果杨青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方平才懒得理会他们。

  方平敢肯定,没有自己,杨道宏这些人死光了不说,连九品神兵和尸体都回不来。

  当日的情况,没他,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大概率是蔷薇城主,因为对方一开始就不会被发现,自然也就没了后来的战斗。

  一个隐藏的九品,在双方底牌耗尽的时候出现,那些人都得死。

  蔷薇王留下的一切,方平自然都要收入囊中,本就是他自己谋夺来的。

  杜洪还在帮着介绍众人。

  政府这边,其他7人,除了李逸铭,还有一人姓沈,一人姓陈。

  而且也都是六品巅峰!

  这么一算,三大绝巅的后代都是六品巅峰,外加杜洪,政府的巅峰强者就这些人,其他4人都是高段。

  20人,8个巅峰,8个高段,4个中段。

  武大三人,包括方平都是中段。

  看起来,武大的学生自然最弱。

  可方平几人年纪最小,哪怕最大的李寒松,也才23岁,方平20,王金洋21。

  其他人,尤其是杨家两位,都超过30岁了,杜洪也是刚好30岁。

  杜洪介绍了一阵,又道:“其他几方的人差不多也都到了,不过现在不在这边,都在政府安排的酒店那边。

  比赛,后天开始。

  规则也很简单,挑战!

  每个人拥有3次挑战权,也只能被挑战3次,换言之,最恶劣的情况是战斗6场。

  而最后留下的30人,就拥有进入禁区的名额。

  就是这么简单!”

  方平笑道:“杜将军,那同一势力的人,可以挑战同一方的人吗?”

  “这个……没限制的。”

  杜洪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想了想又道:“不过没这个必要,都是自己人,自然一致对外。”

  方平笑呵呵道:“那当然,我也希望华国多拿点名额,能拿到20人,那就更好,一起进禁区。这点大局观,我方平还是有的。”

  说罢,方平又问道:“其他几方的人,实力如何?”

  “目前还不是太清楚,不过据几位宗师所说,实力都不弱,六品巅峰的也有不少,精血合一的……好像也有几位。”

  其他5方,绝巅强者也有好几十人,比华国加在一起都要多的多。

  华国有精血合一的强者,对方有,方平也不意外。

  不过方平还是问道:“有高品吗?”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杜洪摇头道:“出宗师的概率很低,这么多年来,总共也没几人。而且就算有人在30岁之前成了宗师,也未必会来参加比赛。

  宗师……如果愿意,其实也是可以进入禁区的。

  当然,通过名额进入,会相对安全一些。

  所以,青年赛一般情况下都是六品在争夺,而且有的30岁以下的宗师,其实之前就进入过禁区,也是通过青年赛进入的。

  三年前的那一批人,进入宗师境的就不少,很多人都没到30岁。

  可他们不会再来参加一次,没意义。”

  方平点点头,这么一说,他倒是想起来了。

  也是,三年前的那批人,甚至六年前的那批人,现在未必有30岁,而进入禁区后,能快速成为宗师的话,现在可都没超过年龄。

  “那会不会有人作弊,让那些没进入过禁区的宗师,改换骨龄,来参加比赛?”

  方平再次问了一句,这话一出,杨家两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改换骨龄,那是可以做到的。

  其实武者的年龄,有时候很难去检测。

  就如李长生,他多大?

  按照骨龄来算……一岁?

  他原本的骨骼,都粉碎了,后期只是一些残破的骨骼,重新塑造而成。

  青年赛这边,说是30岁以下。

  可你只要不是白发苍苍的,一脸老相的来参加,一般人也不会管你多大。

  当然,如果对方是宗师强者,那也要考虑一下,真要有人来拆穿,这个脸还能不能要了?

  宗师或多或少,都有些名气。

  有些宗师出名都好几十年了,再来装年轻人,那也要看看别人答不答应。

  杨家这两位,没什么名气,也就是普通的六品巅峰,服用一些生命精华,让骨骼重塑一些……大差不差的糊弄过去,也没几个人在乎的。

  杜洪再次看了方平一眼,有些无奈,这算是主动挑衅杨家那两位吗?

  方平还真没这意思,他说的是宗师,才懒得理会这两个连宗师都不是的家伙。

  杜洪沉吟片刻开口道:“概率不大,有些人尽管我们不熟悉,可不代表其他人不熟悉,真要成了宗师,超过了30岁,一般是不会来参加的。”

  “明白了。”

  方平点头,简单的规则,听起来也很不严谨。

  不过本就是一场游戏,给这些二代们准备的游戏,也不需要那么严谨。

  这其中,可操作的范围很大。

  没有限制必须要赢多少场,赢了一场,入围,没人挑战你,最后你也有可能拿到名额。

  而你赢了5场,最后一次被人击败,抱歉,你没机会了。

  二代们战斗一场的概率更大,而方平这些人……也许真要战斗满了6场,才能拿到名额。

  “想拿到名额……最少要给自己留一次挑战的机会,一直留到最后,哪怕不用,最好也用光了。”

  方平心中有了盘算,也许……可以主动把三次被挑战的机会用光,那就彻底占据主动,想打谁就打谁了。

  方平看了一眼老王和铁头,咱仨要不自己先内讧?

  互相挑战一下,把被挑战的机会用完?

  他正这么想着,杜洪补充道:“对了,挑战是有优先权的,精血合一最先开始,按照实力等级一直往后排……”

  方平这下子不由皱眉道:“那就是说,我们这些六品中段,对手就是国外的那些精血合一强者了?”

  他们等级最低!

  至于苏子素……人家有绝巅老祖,一般情况下,那些人不会先对这些人出手的。

  方平这几个软柿子,自然成了各方的目标。

  杜洪虽然不想承认,可也不得不点头道:“的确,你们几位……对手大概率是精血合一的强者,当然,你未必会被挑战。

  可王金洋和李寒松,那是一定会被挑战的。

  所以面对精血合一的强者,大家小心点,规则还有一条,不许认输。

  所以……对方一旦出手,也许会重伤你们,不给你们挑战别人的机会,哪怕你还留下3次挑战权也没用。”

  “不许认输?”

  方平挑眉道:“打死了都不能认输?”

  “你失去了战力,对方也会主动停手,可不慎被击杀了……那也没办法。”

  方平失笑道:“懂了,这也是针对我们这群人而言,其他人……可不会被击杀。”

  杜洪面露无奈之色,是的,这只针对他们和方平这些人。

  他们参加比赛,那是有生命危机的。

  而绝巅的后代,那是没有的。

  就是这么现实!

  哪怕他这个精血合一,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而苏子素这样的六品中段,却是没有的。

  方平也不再问了,规矩都懂了。

  至于老王和铁头,方平也不觉得他们就比精血合一的武者差到哪去。

  真要交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