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98章 只言片语
  武道社一楼大厅。

  大厅并非空荡荡的,左侧一角,摆放着不少桌椅,有人在这经营饮品酒水。

  此刻,铁头就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嘴里吸溜着什么,不太像酒,应该是饮料。

  老王没坐着,而是站在墙壁附近盯着墙壁看。

  大厅四周的墙壁,上面悬挂着不少画像。

  其中,有历任武道社社长的画像,也有现任社长、副社长以及各部门领导的照片。

  方平见状走了过去,见老王盯着其中一幅照片看,笑道:“这是田师兄年轻的时候,挺帅气的吧?”

  “听说田牧大将军受了重伤?”

  方平闻言微微点头,开口道:“天门城要撤离,田师兄觉得是机会,他以为天门城主已经走了,所以带人去袭杀迁徙队伍……结果被埋伏了。”

  这事,发生在方平他们去王战之地的时候。

  天门城是迁徙而不是撤离,真正要走的只有天门城主。

  田牧半道上袭杀一支撤离的王城禁卫军,结果被天门城主反伤了,受伤不轻。

  坐镇魔都地窟的范老,则是被天门树缠住了。

  如今天门城撤离,天门树也不再固守不动,时常会出动。

  王金洋看了一会,缓缓道:“你没帮忙?”

  “不用我,听说田师兄受伤的当天,李司令就把人接回军部总部了。这一次,不知道田师兄能不能破九品,我听人说,李司令可能会帮他感悟本源……”

  这话一出,王金洋有些唏嘘道:“魔武第一名校,这下算是彻底站稳了。吴校长九品,吴镇守九品,一旦田大将军也突破了九品……一校三九品,的确可怕!”

  “他们毕业了,离开了学校,在学校度过的时间并不长。当然,他们对魔武感情还很深,一些麻烦不大的事找他们帮忙没问题,真要是大麻烦,那就不合适了。”

  魔武的确很强!

  而且越来越强!

  三部四府,其中一府的老大出自魔武。

  而今,田牧一旦突破到了九品,田牧很有可能会担任军部排名靠前的副司令,又或者干脆直接坐镇一窟。

  凡是坐镇一窟的,都是真正的顶级强者。

  魔武一校出了3位九品境,还有一位堪比九品的李长生,简直不可思议。

  方平没多说这个,而是看向老王,笑道:“怎么说起这些了?”

  王金洋略显苦涩道:“只是觉得很多事比想象的更难做,自从校长离去,我一心想着让南武发扬光大,不要在我们这一代衰落下去。

  可想的很好,做起来真的难!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有时候我很羡慕你。

  当然,也有过嫉妒,我觉得魔武有现在的局面,并非是你的功劳,而是一代代魔武师生打下的基础,而你,如今只是在这个基础上享受前人余辉罢了。

  可真等我强大了,强大到我甚至可以称为南武第一人的时候,我才明白,有些事,并非实力的缘故……”

  方平失笑道:“怎么了?好端端的悲风伤秋起来了,受打击了?”

  “是啊,受打击了!”

  王金洋轻叹一声,感慨道:“这一年来,几乎都是你在执掌魔武,而你,让魔武变的更强大了,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变化。

  而我,这半年来,几乎也是我在执掌南武,可南武的变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

  方平好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第一,你们南武没我们基础好。

  这个基础,包括很多东西。

  比如学生的天赋,学校的资源,社会的地位……

  魔武招生,招的都是什么人?

  你们呢?

  我们的导师,中品境一大把,高品境也有不少,你们呢?

  学校资源方面,我们累积了60年,你们有多少?

  第二,也是人的差别。

  我是谁?我是方平,我是这一代的青年领袖,你嘛……”

  刚刚还有些伤感的老王,瞬间恢复了平静,瞥了他一眼,半晌才道:“我其实和你比,差距很大,最大的地方在于脸皮不够厚实。

  你要不要再说几句,你是天帝,我是你麾下将领?”

  方平含糊道:“往事如烟……”

  “呵呵!”

  老王冷笑一声,盯着方平看了很久,直把方平看的头皮发麻,老王才淡淡道:“天帝大人,你知道死在王战之地的那些先辈,到底是什么人吗?”

  方平干咳道:“界域之地的人……”

  “界域之地又是何地?”

  老王看着他,一脸玩味道:“铁头他们的宫廷?”

  “……”

  方平仰头,看了天花板一会,喃喃道:“这天花不好看……”

  “哼!”

  老王一脸不善,强行转移话题有用吗?

  没理他,老王走回了一旁的饮品屋。

  方平也跟着走了过去,心里却是发虚,啥意思啊?

  老王知道啥了?

  我也没说什么啊,什么宫廷府邸的,又不是我说的,我怎么知道真假,你问铁头啊,问我干吗?

  ……

  座椅上。

  铁头还在喝饮料,看到两人来了,也没招呼,继续喝自己的。

  方平扫了他一眼,傻的可爱啊。

  犹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多高傲的一人,多有领袖气质的一人,怎么就傻成这样了呢?

  多大人了,还在跟饮料较劲。

  方平还在想着,王金洋开口道:“上次没来得及说,你和我们分开之后,我进了一处遗迹。”

  “嗯。”

  “发现了一点东西。”

  “继续。”

  “遗迹中死去的先辈,的确来自于界域之地,不,或者说古宗派的山门,因为根据那位前辈留下的只言片语,他和其他人并非一起的,其中提到了其他宗门的字样。

  界域之地,并非什么天庭遗留,也并非什么大将府邸……”

  说这话的时候,老王看了铁头一眼,铁头继续喝饮料,好像没听见。

  老王心累,我说不是大将府邸,你没听到吗?

  好吧,这家伙傻了,当他不存在好了。

  没再管他,老王继续道:“华国的一些传说,并非空穴来潮,很多东西还是和当年留下的一些史实有关。而界域之地,也许和现代的一些宗派还有些关联。

  如今的一些宗派,存留时间较长的,也许就是这些界域之地传承下来的。

  而宗派界的覆灭,武道的寂灭,可能和王战之地一战有关!”

  老王说着,沉声道:“我怀疑,当年地窟和地球的通道是一直开启的,当年的武者,来往于两界之间。

  结果王战之地一战,界域之地的人死伤惨重,最终残留的人类封闭了通道。

  之后,因为大量强者覆灭,之前一直来往于两界的强者全部死亡,地窟再也无法进入……

  这也导致了武道的寂灭,从而让宗派时代从繁荣期衰落,进入了寂灭期。”

  方平点头,笑道:“猜测的很合理,有这样的可能。也就是说,界域之地其实是宗派的源头所在,宗派时代也许不止存在在这千年,还得往上追溯。

  我们认为的千年宗派时代,其实只是宗派时代的末期,一个衰落期,是这样没错吧?”

  “对。”

  “还有呢?”

  “我觉得镇星城的那些老祖,也许和界域之地有一些关联,他们也许就是当年的残存者……”

  方平笑道:“界域之地存在多少年了?王战之地呢?最少在神陆历之前,也就是千年前!你觉得,这些老祖,真的是千年前时代的人物?

  好,就算是,那他们中间的数百年在做什么?

  养伤?

  沉睡?

  就算王战之地出现在1000年前,而镇星城出现在300年前,这700多年,他们难道一直在沉睡中度过?”

  说罢,方平又道:“还有,真要如此,杨家老祖为何会死在界域之地?老王,你说的这些,我感觉没太大用,一切都是你的猜测罢了。”

  一旁,铁头也不和饮料较劲了,随口道:“就算是,那也不代表什么。假设界域之地就是宗派界的来源,根基所在,也无法证明那就不是咱们的府邸。

  强者嘛,心血来潮,让门人子弟出去建个宗派,那也没啥。

  天庭统治两界,大将坐镇一方,门人子弟弄个宗派出来玩玩,有啥啊。

  要不然,你怎么解释上次我进了界域之地?

  你为何进不去?

  其他人为什么进不去?

  老王,你搞的神神秘秘的,结果就为了说这事?”

  王金洋无言以对!

  真的无言以对!

  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特别有道理的样子!

  方平不以为然,铁头直接驳斥了他,老王一脸悲哀,也不再继续,叹气道:“好吧,先不说这个。我和你们说这些的意思是,既然和现代的一些宗派有关,那我觉得,现代的宗派可能存在一些我们不了解的秘密。

  一些古老传承的宗派,是否留有一些蛛丝马迹?

  方平想要的功法,也许不用去界域之地,宗派有没有?

  就算没有,我们也许可以去根据记载,去挖掘一些古宗派的遗址,可能会发现一些什么。

  还有,镇星城说发现了一批复生武者,之前说有些人回到了宗派,是不是意味着,这些人就是王战之地的那些人?

  他们既然回到了宗派,是不是意味着记忆恢复了?

  那功法呢?

  镇星城之前邀请我们去一次,是不是抽个时间去一趟看看?”

  说到这,老王又道:“另外……我发现的不止这些,王战之地……也许不该叫这个名字,更适合叫囚笼之地。

  我遇到的那处遗迹……那位前辈临终前,有过只言片语留下,说……二王可能真的没死!”

  说到这,老王脸色沉重道:“混乱本源道,其实未必是为了针对外人进入,而是在压制二王的本源道,不让他们复苏!”

  “你猜的还是那位前辈说的?”

  “猜的。”

  方平一脸郑重,郑重片刻,转头朝饮品店的一位兼职武者道:“给我来杯冰水压压惊!”

  老王一脸恼火,方平则是满脸无语,郁闷道:“你弄的神神秘秘的,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好处,等着我去挖掘。

  结果你说来说去,不是和古事有关,就是猜测二王活着。

  咸吃萝卜淡操心!

  二王活着如何,死了又如何?

  跟咱们没多大关系好不好,起码现在的我们没资格去管这些,管他活着还是死了。”

  一旁,李寒松帮腔道:“就是!闲的!这点小事,你老早说不就行了,用得着憋到现在?”

  王金洋一脸呆滞!

  这是……小事?

  二王可能真的没死,还在王战之地沉眠,这是小事?

  事关人类存亡啊!

  那在你们眼中,什么才是大事?

  之前大家只是猜测,只是地窟强者的猜测,人类觉得二王已经死了,现在有当年参战的武者,判断二王还活着,只是被压制囚禁了,结果你们一点不上心?

  这传出去,绝巅也许都要恐慌的!

  他之前不说,也是担心会引出一些麻烦。

  比如张涛知道了,会不会产生绝望感,从而选择不再抵抗地窟的心思?

  可这俩家伙……完全都没感受的!

  王金洋心累的不行,许久才道:“也不是没有好处,我获得了一枚令牌,这些天正在查资料,看看能不能进界域之地看看……”

  这话一出,方平来了兴趣,李寒松也来了兴趣。

  比起之前的那些,这才是正事好不好!

  老王这家伙,主次不分!

  王金洋见两人一脸的兴趣,好奇,盘问……真他么有心想打死他们。

  我之前说的那些真的是废话吗?

  等老王将令牌拿了出来,方平查看了一番,和自己那一枚样式差不多,就是正反面的字不一样而已。

  一面刻着“张”,一面刻着“玄”。

  方平看了一会,心中隐隐有些判断,不过也没提这事。

  老王的话,他听进去了。

  可听进去了又如何?

  没用啊!

  王战之地,就算有二王沉睡,自己能干嘛?

  张涛他们都没办法!

  不搭理也就算了,这要是大规模进入,导致二王真的复苏了,那才是最大的麻烦。

  有这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再说。

  而且,王战之地,短期内方平也不会再去了。

  令牌的事,方平没说什么,这玩意对应的界域之地应该不一样,很难去猜哪边对哪边。

  有时间的话,问问张涛,他应该知道一些东西。

  也许,有的地方他知道在哪。

  “那现在,咱们有两枚令牌了,进入界域之地的机会就大了一些。有空去界域之地看看,探索一下,比胡思乱想强,老王,没事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金洋被方平教训了几句,一脸无语,干脆也不说话了。

  方平又道:“你进入精血合一境了,这么说,你生命之门开启过了?”

  “没有。”

  此刻的王金洋,已经踏入了精血合一境,这意味着他这些天封闭了精神之门。

  上次,在王战之地出来,他差距就不大了。

  至于铁头,这家伙还差一点,不过也快了。

  听到老王说没有,铁头一脸惊讶道:“没开启?”

  “应该需要精神力具现,等到了七品境应该差不多了。”

  王金洋也没多说,七品境对他而言,说远很远,说近很近。

  如今的他,需要做的,就是让精神力更强大。

  而精神力靠精血合一自己修炼,速度不算快,起码要半年到一年才行。

  可要是去换一点天材地宝,未必不能提升速度。

  类似于天金莲这样的宝物,他这次收获的神兵不少,之前老姚捐赠出去,张涛说会赠他金身果,那自己捐出去,赠送一些增长精神力的宝物也不意外。

  说完这个,老王又道:“接下来,我会搜集一些关于宗派的资料,以及其他是人探索界域之地的资料。方平,我这边搜集的资料有限,这事你出点力,想办法搜集一些过来。”

  “嗯,回头我和三部四府那边提提,他们应该有一些资料,不说全部给我们,给一些问题不大。”

  方平说完又道:“我们的目的还是找到对应令牌的界域之地,至于别的事,现在不考虑。”

  李寒松也是点头不已,觉得老王净弄些有的没的,可别耽误时间去查什么历史了,没那必要。

  这时候,方平忽然道:“对了,我其实也有些收获,之前忘了说了。”

  “什么?”

  “地窟的妖族……有些妖族……也许是咱们人类的坐骑。”

  这话一出,两人呆滞。

  方平摸着下巴,喝了口冰水,这才道:“我在第二位人类前辈那,发现了几句话,也没啥,之前没看懂,最近查了查才看明白了一点。

  大致意思就是,大战的时候,敌人不知道咋弄的,让人类强者的一些坐骑神智混乱,逃跑了。

  这位前辈说,后人看到的话,也许可以去某某地方找一下某某某,那边好像有一些反制措施,把这些坐骑弄回来……”

  两人呆滞片刻,铁头忍不住道:“那些坐骑难道还活着?”

  “妖族活的长,难说。”

  方平耸耸肩道:“指不定还活着呢,听这前辈的意思,这些坐骑实力不弱,如果不是被弄的混乱了,跑了,未必会出现后面的情况,也就是全军覆没。

  不过我觉得,可能死了,活着的概率不是太大。

  真要活着,指不定也彻底叛逃了。

  这都多少年了!

  不过……真要有什么反制措施,你们说,找到了,能不能收拾地窟的那些妖族?

  妖植和妖命两大王庭,实力虽然强,可也有一部分原因和守护王庭有关,守护王庭的妖族挺难缠的。”

  “那你说的某某地,在哪?”

  “我怎么知道。”

  方平不负责任道:“那地方都多少年了,字迹不清不楚的,其他的话,我都是猜的。可这地名,我还真猜不到,大概也是某一个界域之地吧。

  以后碰碰运气吧,话说回来,都说人类有坐骑,我咋一次没看到过?”

  李寒松马上道:“真有,不过没啥用。京都地窟那边,龙王收服了一头七品妖兽,其实真没啥用,吃的还特多,龙王前些天一气之下,把对方给宰了,打造神兵了!”

  “……”

  方平一脸呆滞,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九品的收了七品的坐骑,也就代代步了,说不定代步都难。

  指望这玩意出战,说不定一出战就跑了。

  与其让它跑了,宰了对方,弄一柄神兵出来,也许更划算。

  难怪他到现在都没见过,不会是都被宰了吧?

  之前天南地窟大战,那些宗师有空闲的都调集了过来,有些人也许有坐骑,可没人压制,容易出乱子。

  那时候不少人带着神兵……难不成都把自己的坐骑给宰了?

  方平也不再去想,管他呢,反正和自己无关。

  对妖兽坐骑,他兴趣不大。

  他其实是想问问,怎么收服妖族,要是能收服一株九品妖植……把对方养在魔武,那才够劲。

  回头等张涛来了,自己倒是可以问问看。

  谈完了这些,方平也不再耽误,他还有事要办呢。

  结果等付账的时候,请客的老王差点提刀砍死方平!

  如今武大学分通用,1学分一万块。

  他们三个,喝了几杯饮料,结果对方收他30学分!

  老王都以为听错了,再问了一遍,还是这价格,气的老王脸都绿了。

  魔武干脆去抢好了!

  喝几杯饮料,成本价有10块钱吗?

  收他30万,干脆去抢啊!

  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走在前面的方平,就当没听见,这地方是要不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平时赚的钱都拿来贴补学校了,他又没赚一分钱,老王骂他有啥用。

  再说武道社有钱人多,平时闲的无聊,又懒得跑路,过来喝杯茶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自己不看价格表,这能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