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06章 为魔武贺!
  排排坐,分果果。

  方平这只大肥羊,将王战之地的收获分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心满意足。

  几位强者嘴上纵然没说什么,心里还是极为满意的。

  方平尽管有时候做事冲动了一些,不计后果,可要说为了他自己……这小子好像也没怎么为自己。

  方平的收获,很多时候都充公了。

  这样的家伙,惹出点麻烦出来,大家也愿意替他担着。

  若是只进不出,只会惹祸……那就不太招人待见了。

  方平和秦凤青的性格其实有点相似,可秦凤青这家伙……其实不太受待见。

  强者不是你爹妈,你光会索取,不会付出,自然不会招人待见。

  秦凤青自己修炼资源都不够,自己还得想办法去搏,哪来的东西回馈其他人。

  也就他惹祸一般都是自己兜了,大家对他也不算厌恶。

  若是光惹祸,自己又兜不住,那就真的招人厌烦了。

  ……

  张涛这些人都是大忙人,很快就各自离去了。

  天门城的事,不止魔武要准备,他们也要准备。

  牵一发而动全身!

  虽说和槐王立下了赌约,可该准备还是要准备的。

  尤其是魔都地窟,并非槐王的地盘,槐王自己不插手,可保不住那位妖植一脉的王者就要插手,以及那位妖命一脉的青狼王,这也是不安定因素。

  魔武真要出战,魔都地窟是必须要有绝巅来坐镇的。

  ……

  处理完这些事务,时间已经到了8号晚上。

  方平从待客大厅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待客大厅外,陈云曦正在陪方圆游览校园,两人在魔武转了一阵,早就在这等着了。

  见方平有事,几位宗师都是满脸笑容,吕凤柔拍了拍方平,笑道:“别尽想着别的事,给自己一点私人空间,我们去召集学校导师,你迟点过来没关系。”

  吕凤柔心中颇多感慨,20岁的年轻人啊!

  可如今,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吗?

  方平成就越高,越忙,事情越多,也就愈加缺乏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

  他这样的人,也许未来成就真的高到不可想象,可也错过了很多东西。

  有时候,大家都遗忘了他还是个年轻人。

  重担压在了方平身上!

  魔武这一战,方平说是要磨砺那些学生,何尝不是在为这些宗师考虑。

  仇深似海的天门城主要走,谁答应?

  可不答应又能如何!

  这一战,若不是方平提出来的,哪怕吴奎山提出……张涛都未必会答应。

  方平实力尽管没吴奎山强,可他立功无数,也是魔武如今昌盛的主导者。

  自身又进入了七品境,这样的人,提出了要出战,张涛其实还是极为重视的,不单纯因为那点神兵。

  方平笑着点了点头,一旁,李老头也笑呵呵道:“小子,趁着年轻,早点弄个小小方出来,别真等年纪大了……”

  方平一脸无语,一旁,陈云曦脸色通红。

  方平更加无语了!

  脸红啥啊!

  咱俩又没那啥,你脸红啥?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方平则是看向黄景道:“黄校长,我妹妹今年入魔武……”

  黄景脸色一正,平静道:“你自己照顾,年轻人考虑那么多做什么。我们年纪大了,未来是你们的。”

  托孤?

  哪轮得到方平!

  魔武老一辈多着,还轮不到方平找他们。

  方平轻笑,点头道:“明白了。”

  “走了。”

  几人也不久留,很快就各自离去。

  他们一走,方圆小声道:“哥……你们……你们要打仗了吗?”

  “嗯?”

  方平看向陈云曦,陈云曦连忙摇头,方圆见状解释道:“是秦老师说的,他说这次他要杀一堆强者,砍了人头给我当见面礼……”

  方平脸色瞬间僵硬!

  秦凤青!

  玛德,这混蛋什么情况?

  人头当见面礼?

  你家送人头当见面礼的!

  见方平脸色不好看,方圆鼓了鼓嘴,小声道:“哥,真要打仗了吗?还是和邪教吗?”

  “小孩子问什么问!”

  方平粗暴打断,喝道:“少问这些,你还不是魔武的学生,行了,天黑了,早点回去吧!”

  “哥……”

  方平见她惨兮兮的,无奈道:“没事,你哥我能有什么事?秦凤青死了一百次,我都没事。他都敢说砍人头,你觉得你哥我能有事?

  正常的武者战斗,没什么。

  你哥我连唐院长都揍了,那可是宗师,我在宗师当中,也是极强的一批人,别小看了你哥!

  好了,回去吧。

  回去好好修炼,还有,下次秦凤青再胡说八道,你告诉我,我弄死他。

  这家伙……说话每一句真的,他说的话,你当没听见就行。”

  一旁,陈云曦也轻声道:“圆圆,没事的。再说,这次我也和方平一起去,很安全的。”

  方圆听到陈云曦说自己也去,倒是不再担心了。

  陈云曦才五品境,自己大哥是七品境,那就没问题了。

  “那我回去了。”

  方圆说着,忽然笑嘻嘻道:“哥,你陪嫂子聊聊吧……”

  “一边去!”

  方平掐了掐她的脸颊,直把这丫头掐的跟面团似的,这才挥手打发她离开。

  方圆也不在意,习惯就好。

  小丫头乐滋滋地离去,方平也没管她,更没让人送她,一品武者,还不至于到连家都回不去的地步。

  方圆一走,陈云曦低笑道:“圆圆妹妹真可爱,你掐她的时候,害得我都想掐一把,又不好意思……”

  刚刚方平掐的方圆脸都变形了,陈云曦一直憋着笑。

  她其实也想试试,不过现在不合适。

  方平一边走着,一边笑道:“熊孩子一个,有什么好可爱的。惹麻烦的时候,够你头疼的。以前在阳城,弄了个圆平社,网罗了好几千女学生……”

  “我知道这事。”

  陈云曦满脸笑容道:“圆圆妹妹说了,对了,咱们学校的平圆社……好像还在圆平社之后,那时候的你好胜心真强。”

  方圆一说,她就猜到了,方平大概是看到自己妹妹弄了个社团,自己也跟着弄了一个。

  还特意把名字给颠倒了过来,兄妹俩都很有意思。

  方平略显尴尬,很快恢复正常,笑道:“年少无知……”

  “你现在也不大。”

  “学会抓漏洞了?”方平笑了一声,继续道:“那时候懂什么?那时候连地窟都没下过,以为邪教就是最大的敌人,以为人类真的可以一直安居乐业下去。

  那时候,幻想着做一个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武道电商平台!

  弄个社团,打的是让这些社员免费给我跑腿的意思。

  想着等毕业了,这些人也都成强者了,提前搜罗一批人给我打白工。

  想的很美好,事实很残酷。

  地窟……”

  陈云曦脸上笑容淡了一些,轻声道:“方平,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

  “这话送给你,你别有太大压力才对。”方平轻笑道:“我还好,你嘴上不说,有些事我还是知道的。男人嘛,活在这世上,没能力就算了,有能力,那就痛痛快快走上那么一遭!

  地窟是危机,是压力,也是动力,更是变强的源泉!

  我有这个能力,那我总该尝试一下,总不能真的等死吧?

  你不一样,没必要把自己逼的那么紧,上次去京南地窟,我听说……”

  方平顿了顿,叹道:“别太拼了,这两年下来,你的改变大家都看在眼里。武大这一届,第一位五品武者,外人觉得你靠的是你爷爷,是我给了你一些资源……

  可有资源的人多了,也没见他们变强大。

  当初我曾说,不到高品,不谈感情,并非说一定要你到高品,我只是想给自己一点压力,一点借口。

  云曦……”

  陈云曦轻笑道:“不用解释什么,我知道的。反正我们还年轻,你想做什么,那就去做好了。虽然我帮不了你什么,可我一定会一直支持你,一直陪你走下去……

  总有一天,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一切的!”

  方平笑了一声,手掌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陈云曦脸色一红,犹豫了一下……靠在了方平肩上。

  方平哭笑不得!

  这女人……你就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吗?

  我不是要跟你秀恩爱,我是给你不灭物质,帮你淬内腑淬肉身啊!

  五品境的武者,淬六腑,淬经脉,淬血肉。

  而不灭物质,对这些方面帮助都极大!

  哪位八品武者,舍得消耗大量的不灭物质,甚至可以帮助自家子弟,一路迅速突破到五品巅峰!

  唯有六品,封闭三焦之门,不灭物质才失去了作用。

  自己现在消耗不灭物质,帮助陈云曦淬炼自身……这女人想什么呢?

  陈云曦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片刻后,脸色通红,甚至有些不敢看人了!

  她误会了……

  方平……方平不是要和她亲热一些的意思,羞死人了!

  方平也不说什么,一些不灭物质在陈云曦体内流转,开口道:“自己回去淬炼吸收一下,如今你是魔武武道社社长,是好事,也是坏事。

  这次大战真要学员出战,那你就要身先士卒!”

  方平正色道:“你不想当气血武者,又想变强,还想替我分担压力……那我就不会阻拦你变强!方圆也这么想,可她懂什么?

  她见识过地窟的残酷吗?

  她什么都不懂!

  所以,我希望她安安稳稳地当个气血武者,最好一辈子不知道武者的残酷。

  而你,已经见识过这一切,你知道地窟意味着什么,你依旧选择走下去,那我就尊重你的选择。

  云曦,保住自己的命,人死了,什么都没了。

  活下去!

  活到战争胜利的那一天,活到地窟之患彻底被平定的那一天,也许只有那时候,你我才能如闲云野鹤一般,游山玩水,再也不用去考虑,今日之后,是否还有明天……

  战争……让我厌恶,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陈云曦重重点头!

  “去修炼吧!”

  方平摆了摆手,没再逗留,朝大礼堂走去。

  陈云曦咬着嘴唇,也不再犹豫,快步朝能源室走去。

  至于方平赠她不灭物质,她虽然好奇,却也不愿多问。

  ……

  方平没送陈云曦神兵,也没把玉佩送给她。

  这些东西……对陈云曦而言,是祸端。

  一个五品武者,有这些,一旦上了战场,那就是地窟武者的眼中钉!

  神兵,非七品无法收入三焦之门。

  玉佩,精神力没外放,她都用不了,一般武者发现不了这个,可绝巅境的强者,可以轻易发现这些。

  虽然遇到绝巅的可能性不大,可一旦被人盯上了,那就是十死无生的祸事。

  至于玉佩给谁,看看再说。

  ……

  大礼堂。

  方平进门的时候,人满为患。

  他一到,张语就站了起来,大声喊道:“魔武导师,除刘校长,全部到齐!

  应到975人,实到974人……”

  方平闻言笑了起来,开口道:“从今往后,我就不再是魔武学员了!应到976人,实到975人!”

  这话一出,不少人笑了起来。

  这时候,又有人朗声道:“张语小子,你是不是算错了?谁说魔武导师就这么点人的?我们这些老家伙难道不是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许戈澄,老爷子此刻声音宏大,大声道:“魔武退休导师37人,因伤退休,今天全部复归导师行列!

  魔武导师,应到1033人,实到1032人!”

  37位退休导师!

  这是魔武全部的退休导师,其他人,无人退休,只有死亡。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立校61年,这就是全部。

  大礼堂上方,吴奎山缓缓道:“欢迎诸位老师归队!2010年,8月8日,魔武导师1033人!

  九品1人,八品1人,七品5人。

  六品95人,五品402人,四品420人,三品109人!”

  此刻,方平也走到了大礼堂上方,他是七品武者,还是见习副校长,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

  方平一上台,就开口道:“三品境的导师,还有109人,比我预期的要少。我记得,6月份我回校的时候,三品导师还有152人,恭喜诸位老师,实力再进一步!”

  短短两月,43位导师进入中品境,这个速度不可谓不快。

  而六品境强者,涨幅最大!

  都快接近百人了!

  并非导师们进步真的这么快,而是那些老人归位,37位老人,六品武者居然有25位!

  之前有些人在受伤之前,其实并非六品境。

  可当日,方平大量的不灭物质回馈众人,一些老人在恢复的同时,很快突破了原本的桎梏,定位到了三焦之门,进入了六品。

  方平说完,笑道:“现在先不谈正事,刚好,这一次我在地窟有所获,三品境导师,现在出列,希望这一次大家可以借机跨入四品境!”

  方平说话的时候,李老头身影出现,双手捧着一尊金身雕塑般的强者遗骸走了过来。

  “这是我人类古武者遗蜕!今日魔武需要前辈相助,还请前辈见谅!”

  李老头一脸恭敬,接着喝道:“三品导师上台!能不能迅速进入四品境,在此一举!魔武日益强大,三品已经被诸多学员超越,导师们当奋勇向前!

  今日借助前辈之力突破,日后当再接再厉,不可懈怠!

  武道无文武之分,既成武者,实力为尊!

  导师实力不如学员,谈何教书育人,希望诸位知耻而后勇!”

  人群中,一百多位导师一脸羞愧,走上了前台。

  三品境导师……这在普通武大是主流,没人会觉得三品弱。

  可在魔武,他们的确给魔武丢人了。

  这一年来,资源不缺,待遇不少。

  他们大多数人,其实都在高段或者巅峰境停留,几乎没有高段以下的武者。

  可三品就是三品,被大量的学员超越,真的够丢人的。

  “行礼!”

  李老头一声大喝,百位导师纷纷朝古武者遗蜕行礼。

  武者杀伐果断,却极少用人类自己人的遗蜕提升自己,除非万不得已。

  对待地窟武者,大家可以杀人取其心脏,对人类,强者如果战死,大多情况还是全身安葬,也有特殊情况,一些高品强者自愿捐出遗体。

  那这时候,就会被用于一些研究或者干脆借助强者遗骸提升自己的实力。

  众人行礼之后,场中6位高品,除了李老头之外,其他人纷纷布下精神力屏障,将这些人和遗蜕包裹住。

  原本,这具遗蜕被吴奎山封印了。

  此刻,吴奎山也解开了封印。

  下一刻,一股强大至极的气血之力,冲天而起,却又被众人布下的屏障封锁住。

  气血之力,弥漫了整个屏障界域。

  一位死去的九品强者,实力比这些三品强大不知多少倍。

  哪怕一丝气血之力,都足以撼动他们。

  与此同时,方平众人粉碎了大量的气血丹,一些九品能源石,也被纷纷捏碎,丢进了屏障界域内。

  百多位三品冲击瓶颈,一位死去九品的气血,也未必足够。

  就在这时候,一些原本距离四品就只有一步之遥的武者,有人瓶颈被撼动了!

  四品初段,搭天地之桥!

  心脏之桥搭建成功,那就是四品初段。

  五脏之桥全部搭建,那就是四品中段。

  当初,方平一次性搭建五座天地之桥,直接跨越初段进入了中段。

  此刻,这些导师做不到方平这样。

  可搭建一座天地之桥,在大量的无源气血和其他能量配合下,很快,有人搭建成功了!

  嗡嗡嗡!

  震颤声不断!

  这些人,一搭建成功心脏之桥,并不久留,也不继续搭建其他桥梁,虽然此刻能量极其浓郁,可还有其他人突破,他们也不会在这继续吸收这些能量。

  一人走出,两人走出……

  渐渐地,大概一个小时时间,走出了30多人!

  大礼堂中很安静,对武者而言,这点时间不算什么。

  亲眼看着魔武导师即将迈入全中品时代……一些人真的热泪盈眶。

  魔武的盛世!

  立校61年,刚完成了学员全武者时代,而今,又即将迎来导师全中品时代,61年来,魔武第一次强大到了让人心颤的地步!

  高品7人!

  罗一川、张建红精血合一,罗一川的导师许戈澄和文学院院长陈振华距离精血合一也快了。

  两位数的高品,近在眼前!

  40人,50人,60人……

  越来越多的人走出!

  ……

  台下,秦凤青张望了一番,拉扯了一下张语,低声道:“你觉得,咱魔武,啥时候能进入导师全高品时代?”

  张语一脸呆滞地看着他!

  你没睡醒吗?

  秦凤青见他看傻子似的看着自己,撇撇嘴,小声道:“别怪兄弟不提拔你,方平那小子……”

  “副校长!”

  张语纠正了一句!

  秦凤青脸色漆黑,黑的不能看!

  老子就要叫“方平那小子”,你不服?

  我去,这才一天,你就开始改口了。

  罢了,自己都不用提点他了。

  他原本还想说,多和方平套套近乎,方平这家伙底牌多的吓人,舔好了,你老张七品也有戏。

  可现在……得了,还提醒啥啊。

  看看,这都开始叫校长了!

  他和张语关系还是不错的,张语当武道社社长期间,没少给他擦屁股,换个人,早就忍受不了秦凤青了。

  可想想,张语拍马屁功夫也有一套,秦凤青耸耸肩,闭嘴了。

  刚刚方平一进来,这家伙就屁颠屁颠地汇报情况,比谁都积极,虽说这是张语该做的,因为他现在是校办副主任,专门干这事的。

  可秦凤青还是觉得,这家伙就是在拍方平马屁。

  “马屁精!”

  秦凤青心里骂了一句,张语也变了啊,以前不是这样的。

  整个魔武,现在就没有一个不是马屁精的。

  ……

  就在台下秦凤青窃窃私语的时候,方平看了一眼屏障界域内,此刻还有10多人没能突破。

  而那位古武者的气血之力,此刻也渐渐消散,恐怕难以支撑这些人突破了。

  看到这,方平陡然低喝一声,身上并无任何气息溢散出来,众人却是看到一股浓郁的气血之力涌向一人。

  这位正在突破的武者,呆滞了一下!

  他感觉一股强大无比的气血在帮他迅速搭建天地之桥,而自己……居然没有任何排斥的迹象!

  “凝神,突破!”

  方平低喝一声,此刻的他,正在改变自己的气息,气血同源,帮人突破。

  不过他又给自己加了气息屏障,众人也感触不到什么。

  唯有这位被他冲击的武者,才能感觉到一些异常。

  不过三品武者,恐怕还难以分辨出一些东西。

  方平也不想过于张扬,其实他帮人提升实力,真的不难,不过这种事少做。

  频临瓶颈的时候,倒是可以帮一把。

  随着方平出手,剩下的那些人,一一开始突破!

  而方平,此刻也是满头大汗,脸色惨白……不装的惨一点,太轻松了,以后都找他怎么办。

  等到最后一人搭建了天地之桥,方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口中金色血液滚滚而落。

  那些被帮助的导师,各个一脸担忧和羞愧。

  方平见状心中一叹……我没收买人心的意思啊!

  你们别误会,我就是装的惨一点,免得你们以后打我主意。

  何止这些导师,台上台下,所有导师都是一脸担忧,连几位宗师都有些蹙眉,为了帮一些三品武者突破,方平要是受伤太重,这可不是好事。

  人群中,吴奎山和李老头对视一眼,倒是觉得……这小子……未必真的受伤这么严重。

  至于台下的秦凤青,压根没在意。

  虚伪!

  方平连六品境的老王他们都能帮,他就不信,这家伙帮几个三品武者,会受伤到这地步?

  忽悠鬼呢!

  而方平,也没继续,迅速恢复了红润,大声道:“魔武导师,全部进入中品境!魔武盛世到来!为魔武贺!”

  “为魔武贺!”

  上千中品导师,暴吼出声,激动不已,声传数十里!

  魔武校内,大学城,此刻都能听到这一阵欢喜到极致的欢呼和狂吼!

  不少武大的强者,一脸无奈和羡慕。

  魔武,又出喜事了?

  上午才给方平办了宗师宴,难道大晚上又有人要突破到宗师境了?

  和魔武做邻居……真扎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