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17章 刀斩八品!
  与此同时。

  当七品武者气息消散的一刻,西方,刚和吴奎山交手不久的天门城主和天门树都感应到了。

  “该死!”

  天门城主心中大惊!

  怎么会?

  那么多人,尊者境都有三人,9位统领强者怎么会这么快战死!

  这边还没了解清楚情况,不远处,三头八品妖兽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这一冲过来,狡开始厉声暴吼!

  正在交手的两人一树,动作都是一滞。

  下一刻,三头妖兽冲过来了!

  天门城主疯狂了,暴怒了!

  “金甲兽!”

  “你敢污蔑本王!”

  “混账!本王何曾杀过禁地使者?”

  “……”

  天门城主真的有吐血的冲动,怎么会!

  这头妖兽居然斥责他杀了百兽林使者,这一刻天门城主只想杀人,不,杀妖!

  欺人太甚!

  上次污蔑神木杀了使者和禁地守门妖兽,事后就爆发了大战,也因此自己不得不离开南七域。

  虽说禁区好,可在这自己是王,到了禁区……那就是神将了。

  王城之主和神将,境界一样,也会管理一座大城。

  可地位真的一样吗?

  他都没找金角兽算账了,这头妖兽现在居然污蔑他杀了百兽林使者!

  “吼!”

  狡大声厉吼,是你,就是你!

  三位尊者境妖兽,难道还会看错?

  “放肆!”

  “金角兽,你胆敢参战,槐王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你们百兽林的!”

  “你的族群都会因此灭亡!”

  天门城主再次暴吼,这三头八品妖兽,此刻竟然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参战的意思!

  吴奎山此刻手持神兵短剑,一言不发,就当没听见。

  心里却是恍惚……这三头妖兽……真妖啊!

  居然上来就先声夺人,斥责天门城主杀了它们的使者,必须要给个交代。

  还在大战呢!

  怎么给你们交代?

  难道现在去调查真相?

  “吼!”

  狡再次厉声暴吼起来,交出巨矿,就当杀了使者的代价了。

  “混账!畜生,你……”

  天门城主暴怒之下,被吴奎山一剑斩中,身上传出轰鸣巨响。

  这下子,天门城主没时间理会这几头妖兽了,却是警惕万分,这几头妖兽不会真的敢参战吧?

  狡没急着出手,继续厉吼。

  交出巨矿!

  至于巨矿,现在还在城内,它也不去抢。

  太大了!

  现在抢走了,正如厨子说的,它带不走。

  如果木王和傻木头现在答应交出巨矿……它才不参战。

  三头妖兽都开始厉声吼了起来,交出巨矿,赔偿百兽林的损失!

  使者被杀,必须要给个交代。

  “金角兽……滚开……”

  这一刻,哪怕没有什么感情的天门树,精神波动也剧烈到了极致。

  滚开!

  上次污蔑它一次,现在又来了!

  巨矿是它的!

  是它的根本!

  它和木王都在此地和蛇王交战,哪有时间去杀百兽林使者!

  污蔑!

  栽赃!

  可恨,可杀!

  “吼!”

  狡的大眼中露出凶芒,这俩是不愿意交出巨矿了?

  狡一声声地吼着,不交,那自己就要为禁地之名正名了!

  狡不会成语,要不然,此刻该为自己说一句师出有名。

  没名没分的,忽然开战,容易出麻烦的。

  天门城主真的怒的不行,暴喝道:“这是真王之令!金角兽,你胆敢插手,谁也保不住你!”

  “吼吼……”

  那就交矿!

  两位九品强者,这一刻真的被气的有些癫狂,趁火打劫啊。

  这一生气,代价也是极为惨重的。

  天门城主手持神兵,还好一些,吴奎山一声不吭,趁机一剑爆发出强大的破灭之力,一击斩断了天门树的一截分岔。

  “死……死……”

  天门树精神力剧烈震动,虚空震荡。

  第一次传出拟人化的声音。

  它受够了!

  金角兽再敢捣乱,它就要杀了金角兽!

  欺妖太甚!

  狡也不参战,而是带着两位兄弟退到了一边,却是没离开战圈,依旧暴吼。

  交矿!

  这下子,两位九品都得防着它们,防止它们突然突袭。

  吴奎山压力大减,此刻,心中感慨万千。

  这样好!

  哪怕这三头妖兽不出手,就这么在附近威慑,自己也轻松多了。

  战圈外围,李老头则是远远避开了这几头妖兽。

  他现在都替百兽林默哀。

  是的,百兽林!

  他没听懂狡在吼什么,可他听懂了天门城主的话。

  百兽林又一位使者被杀了!

  谁杀的?

  玛德,看这几头妖兽要趁火打劫的样子,他不用想都知道谁杀的。

  方平说这头狡奸诈的很,之前他还没什么感触,现在懂了。

  真的够奸诈啊!

  贼喊捉贼!

  不过……这是好事,反正它们要对付的是天门城的人。

  “吼!”

  狡有些不耐烦了,踏空而立,四蹄躁动不安,头上金角闪烁光芒。

  交出巨矿,它就走了。

  管你们打死打活的。

  不交,那就是逼它了。

  “滚开……”

  天门树精神力剧烈波动,哪怕天门城主答应,它也不会答应的。

  城池迁徙,本就让生命矿脉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现在金角兽居然要它交出来,那它这百多年的努力,全都付之一炬了。

  生命矿脉,除非它死,要不然,不可能交给金角兽的。

  “轰!”

  下一刻,狡的金角上爆发出天地之力,在天门城主附近爆开。

  威胁!

  **裸的威胁!

  再不交,我要参战了。

  “混账!”

  “槐王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金甲兽,你真要与槐王为敌?”

  “巨象兽王,羬羊兽王!你们难道也想和金角兽一起覆灭?”

  “这是真王开启的战争!”

  天门城主也是无奈到了极致,眼中凶芒无法遮掩。

  三头八品妖兽,平时自己也不会真的太在意,更不会服软。

  可现在……现在蛇王就在这啊!

  就在金角兽到来这片刻功夫,因为有了压力,神木情绪又不稳定,已经被蛇王接连斩断数根分枝了。

  想到这,天门城主精神力陡然爆发到了极限!

  怒吼声传遍百里之地!

  “槐王大人!”

  他受不了金角兽这三头妖兽的威慑了,这么下去,他根本无法专心应对蛇王。

  如今,只能让真王出面了。

  他这边刚吼出声,三头妖兽也是威压爆发,凄厉嘶吼!

  木王杀了百兽林使者!

  妖族再次被杀,禁地之威何存!

  上次就爆发了神兵之事,百兽林妖族被杀,一次又一次!

  从今往后,谁还会再畏惧禁地?

  狡也在狂吼!

  疯狂嘶吼,告诉方圆几十里的妖兽,木王要杀妖灭口了!

  “该死的畜生!”

  天门城主情绪也被刺激的发狂了,这一发狂,吴奎山冷不丁地一剑斩出,斩的他左臂金色血液爆射而出。

  “该死,你们都该死!”

  天门城主眼睛血红一片!

  大好的局面,为何会变成这样?

  统领全部不见了!

  金角兽发难,这让他根本无法全力迎战……

  ……

  天门城主暴怒。

  御海山。

  槐王也快疯了!

  又出岔子了!

  废物,一群废物!

  又出岔子了,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也是,现在又是!

  “百兽林!百兽林好大的胆子!”

  “青狼王!”

  槐王此刻就在御海山上空,他身边还有一位真王强者。

  这一次大战,他一直在用精神力覆盖感应,等待结果。

  七品战死……他其实没太在意。

  在他眼中,七品死完了也没什么,八品死光了也许有点心疼,可只要九品不死,那他一定能赢。

  可现在呢?

  那边传来了三头八品妖兽的气息,而且妖木城主,爆发威压朝他求援,这让槐王这位真王境强者都忍不住了。

  一次又一次!

  明明有大好的局面,又毁了!

  槐王精神力迅速爆发,没有威慑狡,而是直奔百兽林而去。

  百兽林真的以为自己不能奈何它们吗?

  外域的禁地虽然和万妖王庭联系密切,可这一次,他打好招呼了,其他真王强者都没插手,都默认了。

  这时候百兽林来这么一套,什么意思?

  欺他槐王无能吗?

  不远处,御海山之巅,张涛和战王两人都在。

  战王的防区就在南九域,距离这边不是太远,此刻也跨界而来。

  见到槐王发狂,战王那是一脸意外,好笑道:“这……百兽林这时候居然让妖族出战,妖族果然性格无常。”

  张涛也不说话,他已经从田牧他们那边知道了这事。

  此刻,连张涛都有些注意到了那头八品妖兽。

  这妖兽……正如方平所言,妖奸啊!

  不,胆大包天的妖奸!

  绝巅境强者开启的战斗,还包含着赌约,它一头八品妖兽也敢掺和,从今往后,那头妖兽最好逃亡禁忌海,要不然,保不准哪天就被槐王给宰了。

  想是这么想,张涛却是精神力爆发,瞬间蔓延上千里,在槐王还在质问百兽林的时候,张涛的精神力温柔地拂过有些惊惧的狡。

  咳咳……方平说得给狡一点安全感,免得狡不敢再掺和。

  ……

  吴奎山众人所在区域。

  当张涛精神力爆发,拂过狡的时候,狡先是惊惧,接着……大眼中喜色泛现!

  厨子的老祖!

  不用考虑什么真王不真王的!

  真王也没办法进入南七域对付自己!

  再说了,自己也是有理的一方,这又不是槐王的地盘。

  “吼!”

  有了底气的狡,此刻吼声更大了。

  再不交出巨矿,本兽王真要出手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金角兽,你胆敢联合复生武者,你死定了……”

  天门城主此刻也感受到了张涛的精神力,眼中惊色一闪而逝,暴吼出声。

  金角兽和复生武者有关!

  “吼!”

  狡早就按耐不住,你才和复生武者有关系,本兽王是来为禁地使者报仇的。

  下一刻,三头八品妖兽都按捺不住,一起疯狂朝天门城主攻杀而去。

  “你们找死!”

  天门城主也是没办法了,对方都出手了,他也不能真的不管,三头八品妖兽,妖族肉身本就强大,真要不管,自己要吃大亏。

  轰!

  天门城主手中巨斧斩落,爆鸣声响起,一击之下,斩飞了狡。

  狡晃了晃大脑袋,看着身上金色光泽暗淡了许多,也怒了,木王居然敢对它动手,杀了使者还敢对它动手,找死!

  “吼!”

  三头八品妖兽都爆发了,迅速开始围攻天门城主。

  同一时间,吴奎山也是默契至极,强行逼迫天门树远离这片战场。

  这时候他不好开口,要不然只能说一句干的漂亮!

  不单单是狡,方平也干的漂亮。

  妖兽无数,方平怎么就发现了这头脑袋不清醒,一心只要钱的妖兽呢?

  他都没想到,狡真敢对天门城主出手。

  ……

  九品战场,被狡掺和一手,算是乱了。

  八品战场。

  方平几人击杀了那些七品武者,没去管远处金光已经暗淡的陈耀庭,而是一起朝刘破虏他们围攻的那位八品武者杀去。

  此刻,那位八品武者又惊又怒!

  惊的是统领居然全部战死了!

  怒的是,居然又多了两位统领,这么一来,8位统领围攻他了。

  不单单是8位的问题,还人人都有神兵!

  魔武居然有这么多神兵,也出乎他的预料。

  8位统领级强者,都手持神兵,这样的实力……他也惧了。

  很有可能会被围杀的!

  方平一到,二话不说,喝道:“铁头,缠住他!”

  李寒松:“……”

  李寒松真的呆滞了。

  你让我一个人缠住这八品?

  我才刚入七品啊!

  “快,他没那么快打死你!”

  方平虽然没看铁头的铠甲,可也知道这样的铠甲有多珍贵。

  神兵他见多了,九品的都见过不少。

  可神兵铠甲,他只在枫青那边见过一次,还是七品神兵,当时破碎了。

  神兵铠甲,可不是谁都有的。

  也不是有了妖族核心,就可以打造的。

  这玩意得提升一品来估价!

  七品神兵铠甲,堪比八品神兵了,而且你还未必能打造出来。

  需要很多珍贵的材料。

  铁头这副铠甲,最少也堪比九品神兵,甚至更强。

  挡住八品片刻,关系还是不大的。

  “快啊!”

  方平一边吼着,一边大声喊道:“老师,你们困住他!铁头,上去挡住他的攻击!老王,老姚,远程攻杀,不给他逃离的机会!”

  天门城的这位八品,也不是死人。

  听着方平当着他的面安排战术,怒吼一声,眼神凶戾,喝道:“你们真以为可以杀本尊?都得死!”

  李寒松此刻也不废话,冲入了4人的战圈中,开始替刘破虏几人挡枪。

  他一参与,刘破虏几人瞬间轻松了一大截!

  李寒松身穿铠甲,防御力超乎想象。

  那位八品强者,一边应付其他6人的攻击,一边攻杀李寒松……几次下来,居然没能打破他的铠甲。

  “该死!”

  这位八品也是差点气吐血,他一个八品,虽说被其他人牵制了大半的实力,可也不至于连一个七品初段都没办法斩杀吧!

  对方的铠甲……居然不单单是防御肉身,还能防御精神力攻击!

  这一刻,这位八品强者有些眼红了。

  贪婪的眼红了!

  这是什么神兵?

  哪怕神兵铠甲,也不是说就能防御精神力攻击的。

  只有最珍贵,最特殊,最强大的那种,里面夹杂着一些精神力禁断配饰那种材料,才能做到。

  而且还不能少!

  能挡住他八品精神力攻击的,像那种精神力禁断材料,起码要添加上百斤进去!

  而且百斤都不一定可以做到!

  谁有这样的大手笔?

  绝巅也没有!

  此刻,这位八品强者眼红的滴血,这样的铠甲,自己穿上,也许可以抵挡九品的攻击。

  九品就称王!

  有了这样的铠甲,再杀了这些人,夺来那些神兵……

  手持神兵,身穿铠甲,他也许不比一般的城主弱!

  “你们都要死!”

  这一刻,这位八品强者身上金光爆发到了极致。

  这些人就算联手,也许可以伤到自己,可想杀自己,还差了点!

  8位统领又如何?

  真以为尊者是8位统领就能围杀的?

  而外围的方平,安排了其他人,自己则是围绕着那位八品,四处盘旋,很快,再次喝道:“服用复神丹,精神力压制他!”

  刘破虏众人纷纷看向他!

  现在服用复神丹?

  一旦服用,大家虽然可以恢复到巅峰,可接下来就难打了。

  “快!”

  方平这话一出,众人不再犹豫,纷纷服用复神丹,老王和铁头才突破,刚刚才参战,虽然没有复神丹,也不需要服用。

  几人服用了复神丹,又吞服了金身丹。

  一眨眼,原本有些消耗巨大的几人,纷纷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这下子,这位八品强者压力剧增。

  心中也是震撼!

  魔武居然连恢复不灭神的丹药都有,太出人预料了!

  “大家全力以赴,压制他!”

  众人精神力爆发,7位强者对付一人,对付虽强,可之前也和他们战斗许久,这一下,倒是真的隐隐压制住了对方的精神力。

  “就算如此,又能如何!”

  这位八品强者,大声暴吼!

  压制本尊片刻又能怎样?

  方平哼了一声!

  他一直都很郁闷,老李头在七品张定南帮助下,都能干掉八品。

  那时候才六品境!

  而他现在都七品中段了,真正实力那是绝对堪比七品高段的,也许还要更强一些。

  可到了现在,他方平都没杀过八品。

  现在好了,7位七品武者帮着压制一位八品武者。

  现在这些人,几乎绑住了这位八品让自己打,自己打不死他,对得起自己吗?

  对得起消耗的这么多复神丹吗?

  对得起消耗的财富值吗?

  对得起自己养的八品刀吗?

  从王战之地出来,也有1个多月了。

  自己以七品境的实力,以破灭之力养刀!

  一个多月下来,难道还比不上李老头?

  方平就不服了!

  为了这一战,他是真的花钱如流水,这时候,财富值都跌破6000万点了。

  花了近万亿,打这么一场战争,军部舍得花这么多钱打一次吗?

  这还是他个人付出的!

  那些学生,导师,他们也要算钱的。

  算下来,一场大战打下来,好几万亿。

  打不死一个八品,对不起这个钱。

  “老子不偷袭你!正大光明地告诉你,待会一刀斩了你!你先摆好姿势,看看怎么死的漂亮!”

  “可笑!”

  被短暂压制的八品强者,冷冷一笑。

  一位七品中段的统领……好吧,可能要更强一些。

  毕竟之前方平一刀斩杀了一位七品中段武者,他看在眼里,包括其他人陨落,他也感受到了。

  可就算如此,统领是统领,尊者是尊者。

  他不信这家伙可以杀自己!

  就在这时候,方平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金色长刀,通体金色,没有丝毫气息传出。

  看到这把刀,这位八品强者倒是微微凝眉,精神力再次爆发到了极致,开始脱身。

  虽然不相信对方可以杀了自己,可也没必要非要被人砍。

  现在这样,让他觉得很耻辱。

  7位统领困住了他,让他如待宰之兽,敞开了让人砍杀,这让他无法接受。

  “别乱动!要不然待会砍偏了,你尸体保存的不好!”

  “混账!”

  “你们地窟武者就他么会这么一句……”

  方平一边酝酿,一边拿刀瞄准了对方,又喊道:“铁头,待会别乱动,砍到了你,你小心点!”

  李寒松的脸色看不清楚,此刻隐藏在铠甲之下。

  可想必不会太好看。

  你这么砍……砍到我了怎么办?

  方平说这么说,吕凤柔实在有些憋不住,怒喝道:“动手啊!”

  你说这么多废话,我们快压制不住了!

  你到底能不能杀?

  方平无奈,老师就是没耐心。

  我要蓄势到最强状态啊!

  没看我正在消耗大量的财富值,还在继续爆发不灭物质吗?

  好吧,隐藏了气息的自己,老师未必能感受到。

  片刻后,方平举刀,精神力锁定了对方。

  “别动!给我砍一刀,砍不死你,我们再说!”

  “你……”

  “嗡!”

  对方还没说完,虚空直接炸裂,地窟的空气中都充斥着能量,这一刻,这些能量纷纷炸裂。

  刀一出,那位八品强者就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威胁!

  顿时暴吼一声,身上金芒大盛,破灭之力不再珍藏,而是瞬间涌出,一拳轰出,将还在拦路的李寒松轰飞了不知几千米。

  刘破虏这些人,也是七窍流血,纷纷暴吼出声,然而依旧有些压制不住,身上血肉都开始炸裂了。

  “葵罗……”

  八品强者一拳轰飞了李寒松,朝远处暴吼一声!

  救他!

  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远处,正压着陈耀庭打的两位金身强者,此刻也不由自主地侧头看向这边。

  等看到方平挥刀斩下,这一刀落下,周边的能量都开始炸裂,两人也是脸色大变,其中一人,一拳击退陈耀庭,迅速朝这边飞来。

  “今日我方平刀斩八品!”

  方平一声暴吼,声传数十里,金色长刀同时落下。

  轰隆!

  这一声爆鸣声,响彻天地,整个地窟仿佛只听到这声爆鸣声响。

  天际,巨大的能源太阳,这一刻都被压制了光辉,金色的刀芒如同第二个太阳,映射的整个地窟都成了金色。

  “不!”

  被困住的那位八品强者,再也没有任何保留,无数的不灭物质用处,一拳又一拳地轰向那道刀芒。

  轰隆隆……

  爆鸣声接连不断地传来,可很快,那位八品强者不灭物质耗空,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不可能!

  怎么可能!

  统领斩尊者……不会的!

  “王!”

  八品强者眼中露出绝望之色,虽然另一位八品此刻就在千米之外,瞬间便至,可他知道,自己没时间了。

  “王,属下先走一步了!”

  带着无限的绝望和不甘,对方大吼一声,金身泛现出最后璀璨。

  这时候,刘破虏几人也是疯狂了,纷纷暴吼,而且身上也泛现出金色光芒。

  那是方平送他们不灭物质!

  对方要自爆!

  八品强者,哪怕耗空了一切不灭物质,自爆之下,也足以杀死他们这些七品。

  就在这时,刀芒下落的瞬间,对方要自爆的瞬间……

  一座小屋瞬间浮现,将对方和刀芒一起罩在了其中。

  轰!

  更加巨大的爆响声传出,小屋开始龟裂……金色不灭物质这一刻被磨灭了无数,外围的那些精神力固化物也彻底消失,露出了有些残破的黄金屋。

  小屋中,刀芒也爆发了,和对方自爆之力冲撞,直接剿灭了最后一缕精神力残留。

  “啊!”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传出,瞬间恢复了安静。

  而方平,此刻七窍中金色血液不要命地往外流淌,眼看着刘破虏众人还在发呆,有气无力道:“拦住他!”

  这时候,不远处那位八品已经杀来了!

  几人此刻身上也是金光闪烁,战力达到了巅峰,没顾得上方平,纷纷朝那位八品强者杀去。

  可心中都是震撼无比!

  方平真的杀了一位八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