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23章 破产的方平
  笑的癫狂,哭的凄凉。

  宗师强者,人前显圣,无敌于世。

  这样的强者,人前岂能恸哭失态?

  今日,三大宗师,泪洒满襟,再也顾不得威严,顾不得仪态。

  时而狂笑,时而恸哭,疯疯癫癫。

  ……

  一旁,方平一声长叹。

  长叹之后,方平也是声音哽咽,悲从心来。

  这一战……我破产了。

  宗师强者,不在外人面前丢人,哭泣,悲伤,那不是强者该做的。

  可既然老吴他们现在不顾仪态了,自己也没必要遮掩什么了,哭吧,哭吧,男人当哭。

  方平是真的悲伤。

  曾经以为,上万亿的财富,自己一辈子都未必花的完。

  现在……看着还剩下600万点左右的财富值,方平悲伤逆流成河。

  大战之前,财富值可是曾经高达1亿2000万点以上的!

  如今,只剩下个零头了。

  陈耀庭轻轻拍了拍方平的肩膀,语气复杂道:“别太伤心了,今日是喜事……”

  方平这小子,也是个感性的人。

  他入校没两年,这两年魔武战死的人不算太多,没想到方平也会这么悲伤。

  铁头也是铠甲消失,安慰道:“方平,已经报仇了,别伤心了。”

  “呜呜……”

  方平那是心中无限苦楚,无法言表。

  你们不懂啊!

  我到底为什么悲伤,你们都不明白!

  这一战打下来,把我打破产了啊!

  尽管众人不懂,可方平如此悲伤,铁头和陈耀庭还是安慰了一阵。

  大仇得报,现在还是很多事等着大家呢,都别悲伤了。

  吴奎山几人此刻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等看到方平这副模样,都是心中唏嘘,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吴奎山长长叹息一声!

  这一声叹息,吴奎山身上一股强大的力量溢散开,自嘲一笑道:“马后炮……”

  刚刚若是有现在的实力,何至于此!

  何至于差点让仇人在自己眼前逃脱!

  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翻滚的禁忌海,吴奎山忽然笑了一声,接着腾空而去,直奔禁忌海而去。

  方平都顾不得悲伤了,惊叫道:“校长!”

  轰隆!

  他话音未落,吴奎山一拳轰出,将一只金色大螯轰成了两截!

  这一刻,吴奎山强大的让人震撼。

  “我只取他的人头!诸位妖王,还请成全!”

  吴奎山大喝一声,回身一脚,踢破虚空,将一条触须踢断,再次暴喝道:“吴某无意和诸位妖王为敌,敌寇头颅,吴某要拿来祭奠逝者!”

  轰隆!

  海中的妖兽不知道有没有听见,或者说有没有听懂,继续攻击他。

  这一刻的吴奎山,真的强大的让方平震撼。

  他没有用神兵,赤手空拳,拳脚齐出,打的那些妖兽肢体不断崩溃,血肉横飞。

  “吴某只要敌寇头颅!”

  吴奎山再次重复,一次又一次。

  一拳又一拳轰击着海面!

  岸边,李老头也是气势勃发,暴喝道:“我等只取他头颅!还请成全!”

  话落,李老头一剑斩出。

  尽管这一次没斩破虚空,却也斩断了一根飙射而来的触角。

  这两位强者,此刻并未深入禁忌海,而是靠近岸边,不断轰击海面。

  就这样,一连战斗了几分钟,水中忽然飙射出一物。

  吴奎山探手接了过来,接着退回到岸边。

  方平定睛一看,那是一根金色的骨头。

  方平这时候也朝他手中看去,等看到那是一根金色的骨头……忍不住道:“校长,这……”

  “天门城主的腿骨。”

  吴奎山摇摇头,无奈道:“头颅大概被吞噬了,只剩下这玩意了。”

  “不是……我是说……”

  方平都有些磕巴了,憋不住道:“您怎么忽然就这么强了?”

  刚刚还弱鸡似的,带着神兵都砍不死天门树,你这变强也太简单了吧!

  海底下,起码有四五头九品妖兽。

  虽然没出水面,只是部分躯干探出水面和吴奎山交战,可绝对不会比实力全盛时期的天门树弱。

  结果居然被吴奎山打怕了,丢出了一截腿骨。

  禁忌海的妖兽,这么怂?

  它们不会游走吗?

  不过一想,这些妖兽未必拿走了全部不灭物质团,也许还在寻找或者等待有没有新的不灭物质团,不肯离去,也算正常。

  可不管如何,被老吴打的认怂,还是让方平有些意外。

  吴奎山没说什么,倒是李老头,此刻也恢复了正常,笑道:“老吴本源道掌控的更多了,开启的力量也就更大了。”

  话罢,又道:“说的直观一点,本源道就是一条路,一条自己铺设的路。初入九品,就是奠基挖了一锹,朝哪边铺路,不知道。

  铺多长的路,不知道。

  之前,老吴铺了路,铺了大概三五米长的样子,前面有巨石挡着,铺不下去了。

  现在他炸了这块巨石,继续铺了下去,一下子就铺长了路。

  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方平点头,接着很快道:“那绝巅境的强者,就是把这条路铺到了尽头,前面已经彻底没路了?所以很多绝巅,现在开始在铺第二条路?”

  “这个……”

  李老头还没说话,这时候,耳边有人轻笑道:“路是到了尽头,前方已经无路可走。但是,路的尽头有多远,因人而异。

  有人铺设了1000米,就感觉路到了尽头。

  有人铺设了2000米,才到了尽头。

  所以,绝巅有强弱。

  铺路,并非说铺设的路越多越好,一位建了两条1000米道路的绝巅,未必比得上一位将路铺设2000米长的绝巅。

  之所以铺设第二条路,最终目的还是打通前方已经没了方向的道路,铺设出一条通天大道!

  路多了,也许前方就有新路出现了。

  明白吗?”

  “明白,也就是说,您的路长达2000米,镇天王的路就1000米长,别看两条路,您还真不一定怕他,对吧?”

  “你……”

  张涛语气一滞!

  玛德,老子说了这话吗?

  你是要给我招惹对手?

  连我也想坑一把?

  我现在怎么说?

  说对,那就是看不起镇天王,说错……岂不是贬低了自己?

  张涛还没吭声,方平又道:“部长,您说1000米2000米,刚刚李老师说校长之前是三五米,现在恐怕多了不少,算他个10米好了,跟绝巅差距这么大?”

  张涛这爱偷听的绝巅,肯定是听到了李老头的话才会这么说的。

  既然他说出了1000米这样的虚指,方平觉得,不一定就是真的虚数。

  “到了这境界,你自然明白了。”

  “部长,您现在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方平观察了一番,张涛其实不在他们这,这老头子隔着大老远的窃听他们,真无耻!

  “800多里……”

  “还有多久能到我们这?”

  “嗯?”

  “您速度真快,大概多久能到我们这?”

  “我现在要盯着槐王……”

  “明白了!”

  方平点点头,也就是说,一时半会的不会去天门城了。

  方平没再理会老张,不能干扰老张干正事。

  看了一眼吴奎山,方平开口道:“校长,我们回天门城。”

  吴奎山也看了他一眼,很快,点头道:“好!”

  说着,看了一眼一旁沉默不语的吕凤柔,也没多说什么,揽过吕凤柔,腾空而起,朝天门城方向飞去。

  方平紧随其后,跟着一起御空而去。

  ……

  天门城。

  大战,已经接近了尾声。

  厮杀声,渐渐消散。

  几位宗师强者,有人封锁了矿脉,有人在空中御空,释放威压,威慑四方。

  他们没有出手,却是比出手更有震慑力。

  地窟王城,此刻让人类高品强者御空而行,威慑四方,这代表什么,已经不用再叙述。

  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拖家带口,从各方逃窜而去。

  大量的武者,被斩杀当场,铠甲武者,是魔武所有人追杀的目标。

  这些铠甲武者,都是军武者,也是这些年来和人类交战的主要力量。

  这些人,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都是众人必杀的对象。

  杀到手软,杀到周围的声音渐渐远去。

  直到挥剑斩去,周边再无一人,陈云曦忽然瘫软在地,此刻通身已经被血液染成了红色。

  不远处,宋盈吉也喘着粗气,坐在一堆尸堆上休息。

  很多人,此刻都瘫软在地,一动不动,如同死人,只见胸口起伏。

  三天!

  大战了三天,这些人几乎一直在厮杀,在杀人,气血耗空之下,依旧在靠肉身之力斩敌。

  杀了多少人,他们已经没工夫去想了。

  城中央,秦凤青杀的腿都软了,却是不肯放走最后一位六品,他就差最后一个人头了,这家伙不能跑了,也不能被人打碎了脑袋。

  城中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天门城北方,大量的人群在逃散,此刻也没人有心情理会。

  疲惫,太疲惫了。

  就在此刻,所有人精神一振。

  “天门城主、天门树已经伏诛!魔武大胜!”

  这话一出,哪怕瘫倒在地的那些人,此刻也瞬间站起,接着各个脸色涨红,陡然暴喝道:“魔武大胜!”

  “魔武大胜!”

  “灭城!”

  “灭城!”

  “……”

  一声声暴喝响起,声震王城。

  “为魔武贺!”

  “为魔武贺!”

  “……”

  震耳欲聋的狂呼声,越传越远,空中的杜洪,二话不说,直奔希望城而去。

  大胜!

  魔武大捷!

  阵斩两大九品,两位八品,9位七品,天门城覆灭!

  很快,遥远的希望城方向,无数人狂呼起来。

  狂欢声在整个地窟响起!

  ……

  别的地方方平管不着了。

  从空中落下的方平,环顾一圈,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他们离去之后,魔武这边损伤不是太大,虽然很多人都受了重伤。

  此刻,天门城欢呼声此起彼伏。

  方平顾不上其他人了,二话不说,直奔内城而去。

  趁着老张还在盯梢,他得先收走一批能源石才行。

  方平走的飞快,这时候,再大的事也没抢东西重要。

  虽说这些东西,最终都会用在华国武者身上,可方平觉得,给自己才是最佳的选择。

  ……

  地下。

  方平一到,黄景马上道:“已经挖了不少……”

  方平看了一眼旁边堆放成小山般的能源石,也不废话,直接收进了储物空间。

  黄景看的脸色一抽,好大的储物戒!

  “快,继续挖!”

  方平此刻很急切,他快破产了,现在挖的越多越好,这次他要贪污,以前他不干这事,这次一定要干!

  挖多少算多少,他都要贪了。

  “唐老师,快上去喊校长他们来,告诉他们,想还债,来挖矿还债!”

  唐峰脸颊抽动,挖矿还债?

  好吧,自己去和校长说说看,也不知道校长会不会气吐血。

  唐峰很快就从地下矿脉离去。

  没多久,吴奎山几人来了。

  他们一到,方平马上道:“挖矿!校长,这次我倾家荡产了,不灭物质都消耗一空,这次挖的矿,我要八成……剩下的两成归你们,然后算债务偿还……”

  吴奎山哭笑不得,也不多说,开始帮着挖矿。

  九品强者来挖矿,那速度也是极快的。

  很快,核心区域,被挖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坑洞。

  宗师强者,除了刘破虏还在城内维持秩序,震慑四方,其他人这时候都在挖矿。

  时间紧急,老张一到,这事就不好再干了。

  没多久,一群五六品武者,也纷纷进入地下矿脉。

  看到矿脉的那一刻,众人还是震撼无比的。

  在场众人,除了方平之外,唯有李寒松当初和方平一起打洞的时候,见过矿脉外围的情况,李老头都没见过,他在巨柳城的时候,等逃到了地下管道中才复苏的。

  其他人哪怕吴奎山,也没见过这样的巨矿。

  ……

  就这样,在众人的帮助下,挖了大概有1个小时的样子,众人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靠近。

  吴奎山马上道:“部长到了!”

  “大家上去!”

  方平说着,将所有挖出来的能源石收起,马上朝外面跑去。

  ……

  天门城上空。

  张涛凌空而立,环顾四方,很快,面颊微微抽搐。

  地下……地下那么多人在干嘛?

  还有,核心矿脉……怎么成蜂窝煤了?

  回想当日田牧说的话,张涛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魔武的这些人,真行!

  难怪之前方平问他几时才到,原来是为了这个。

  等方平他们出来,张涛还没开口,方平大吼道:“部长!魔武大捷,今日灭王城一座,阵斩九品两位……”

  “嗯,魔武诸位功勋卓著……”

  张涛朗声说了一阵,夸赞了一番,也是颇多感慨。

  此刻,也不在意方平他们挖走了多少能源石了。

  这一战,能打成这样,也出乎他的预料。

  原本,他其实觉得魔武未必能赢的,哪怕真的赢了,那也是惨胜,而且两大九品,魔武十有**杀不了。没想到最终结果出乎预料,全灭天门城的高品。

  不止高品,张涛环顾一圈,此刻,偌大的天门城,除了魔武众人,已经成了一座空城。

  能跑的几乎都跑了,没跑的也都被杀了。

  一座完整的王城被魔武攻下,这在华国包括全人类,还是第一次。

  以往,哪怕攻破了城池,也不会有这样的战果。

  当然,也和他和槐王的赌约有关。

  若不是他和槐王立下赌约,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下一次,恐怕就没机会了。

  接连两次拿镇天王的本源气当诱饵,槐王都是损失惨重,下次再心动,大概也不会再和他对赌了。

  夸奖了一阵,张涛落下地面,看向吴奎山,微微点头。

  又看了看方平,淡笑道:“恭喜了。”

  方平一脸讪讪,干笑道:“您恭喜我干嘛……校长还在这呢。”

  张涛轻笑道:“当然要恭喜你,这一战之后,魔武人人信服,人人念你之恩,不恭喜你,那还恭喜谁?”

  方平干笑,这话说的,说的跟我要夺权似的。

  我是那种人吗?

  吴奎山这次倒是不太在意,看了方平一眼,又侧头看了看妻子。

  下一刻,吴奎山的举动有些出乎方平的预料。

  吴奎山严肃到了极致,正色道:“魔都武大校长吴奎山,替魔武师生,替魔武英魂,谢过方宗师!”

  话落,吴奎山鞠躬!

  方平急忙避开,刚想说话,吴奎山再次大声道:“吴奎山、吕凤柔夫妇,谢方宗师助我夫妇报仇雪恨!”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话罢,再次鞠躬。

  不止他,吕凤柔也要鞠躬。

  方平忙不迭地避开,见吴奎山还想说话,揪着脸发苦道:“校长,别三鞠躬了……”

  老吴干嘛啊!

  弄的这么正式,他都脸红了。

  多不好意思啊!

  这些人可是自己的师长,让他们给自己鞠躬,还喊着“方宗师”,多不好意思。

  这边还没结束,城中,师生们彼此对视一眼,很快,有人高喝道:“多谢方校长,为我魔武报仇雪恨!”

  “行礼!”

  数千人纷纷行起了武道礼,方平这下避无可避,连忙道:“大家别这样,我就是做点我该做的而已。”

  一旁,张涛见他局促,轻笑道:“感觉如何?”

  方平苦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张涛再次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身上的重担也就越重。你小子算是把自己给套上了,这可不是别人逼你的。”

  说着,笑道:“走吧,去城主府坐坐,我马上要离开此地,临走之前得把矿脉盘点清楚了,免得我一走,回头再让人来,这里就剩下外围矿脉了。”

  众人失笑,方平这次倒是面不改色,我是那种人吗?

  肯定不会挖光了核心矿脉的,多少要给你留点,老张居然还信不过他。

  想归想,方平也不多说,跟着老张一起朝城主府走去。

  此刻,这里有绝巅坐镇,倒也不用担心出问题。

  就是不知道槐王走没走?

  狡还活着吗?

  PS:晕乎,更新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