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26章 复生之种的猜测
  “恭喜!”

  “魔武剿灭天门城,扬我华国之威,扬我魔武之威!”

  正当方平众人还在清查战利品的时候,远方,一道震天的笑声传来。

  田牧到了!

  这边田牧刚说完,西方,又有人放声大笑道:“斩杀仇寇,老师之仇总算是报了,唯一遗憾的便是没能亲手斩杀敌寇以报师仇!”

  吴川到了!

  这两人一到,下方的魔武众人都是高声欢呼起来!

  这一战,就是魔武的战斗。

  从头到尾都是!

  田牧封锁妖葵城,吴川封锁妖凤城。

  而这两人,都来自魔武。

  而且这两人,一人为南方镇守使,南方地区最高领导。

  一人为军部大将军,马上会成为军部副司令,也许也会主导南方军部战局。

  这么算起来,整个南方地区,最高领导都是魔武的人。

  而且两人都为九品,吴奎山也是九品,李老头不是九品胜似九品。

  一校之中,出现这么多强者,也是开魔武之盛世。

  ……

  半空中。

  方平众人也赶到了。

  田牧一到,大声笑道:“长生,你小子不错,居然斩掉了天门树,厉害!”

  另一边,吴川一到,也笑道:“方平这次也做的不错,听说斩杀了一位八品,很强!”

  “陈校长也受累了,牵制了两位八品,斩杀了一人……”

  “刘校长几位也辛苦了,牵制住了八品……”

  “……”

  两人都是喜笑颜开,好一顿夸赞。

  吴奎山等了半天……脸色真的僵硬到成僵尸了。

  合着……就我没功劳?

  我好歹自爆了神兵,重创了天门树吧。

  我好歹也把天门城主击伤,让他退到了禁忌海上吧?

  为什么就没人念叨我一句呢?

  太伤心了!

  吴奎山心中凄凉,也罢,坐镇天门城就坐镇天门城,学校没法待了。

  每次都被扎的心滴血,还没法说什么。

  方平七品斩八品,李长生八品斩九品,陈耀庭这个外援都斩杀了一位八品,姚成军和李寒松几人好歹也干掉了几个七品……

  刘破虏这些七品牵制了一位八品,也算越级而战了。

  唯独他,好像的确没啥说道的。

  难道说他抢回了天门城主的大腿骨,很厉害?

  田牧笑了一阵,开口道:“张部长现在在坐镇希望城,范老和其他人运送矿脉回地球。我这边安排了一支千人队伍,来开采矿藏。

  这事要越快越好,以免部长离开后,被人觊觎。”

  张涛在这待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要离开。

  他一走,魔都地窟未必会像现在这么安静。

  众人皆是点头,很快,希望城那边来的军武者到了。

  这些人一到,开始配合魔武的武者下去开采地下低品矿脉。

  聊了几句,吴川看向吴奎山,微微点头道:“看来用不了多久,奎山有希望赶上北枪王了。”

  北枪王王宇,九品大宗师榜排名第十。

  方平一听这话,有些惊讶道:“不会吧,校长才突破九品没多久……”

  虽说吴奎山之前在本源道上有进步,也不至于一下子赶上了排名前十的大宗师吧?

  吴川笑道:“本源道上进步也许有所不如,不过配合上九品神兵,应该和王宇相当了,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

  吴奎山无奈道:“神兵自爆了。”

  “怕什么,方平不是在吗?”

  “……”

  吴奎山无言以对,我该说什么?

  方平也是仰头看天,老老吴对自己这么信任?

  话说,你这意思是让我把天门树的心核脑核借出去?

  至于铁头的那柄黑色巨剑,那是铁头的,这家伙虽然现在不用,可他这次拿到的神兵是神铠,他除了神铠,可没有别的神兵了。

  这柄巨剑,方平还真不能轻易送人。

  方平也没说这个,回头再说。

  此刻的方平,对吴奎山的进步不太感兴趣,而是一脸好奇道:“华国大宗师,排名前十的,除了两位绝巅镇守使,我唯独没见过排名第八的孔大宗师,孔大宗师可真够低调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现在的吴川排名第七,赵兴武排名第九,王宇排名第十。

  包括排名11的李德勇,排名17的龙王林龙……

  这些人,方平都见过。

  绝巅就不说了,一直坐镇御海山,陈、沈两位镇守使见不到很正常。

  可排名第八的那位大宗师,方平还真一次没见过,其他人谈起的都不多。

  方平说起这个,一旁,吴川笑了笑道:“孔令圆这些年一直在闭关,当年东林地窟一战,孔令圆受伤不轻,本源道都受到了重创,所以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养伤中度过。”

  东林一战,方平倒是听说过。

  96年,东林地窟暴动,也是那一年,东林陈家的老宗师,带着全家老少入地窟,全部战死在地窟。

  唯一的幸存者是当年还年幼的陈家声,第一届武大交流赛方平和对方打过几次交道,后来也去东林武大见过面。

  “原来如此。”

  方平应了一声,又忽然道:“吴师兄,您称号是什么?”

  他真不知道!

  三部四府的首领,在排行榜上都没称号,只有他们的职位。

  武王、冥王这些,都是后来知道的。

  吴川是蛇王,田牧是拳王,可吴川是什么,方平之前一直没想过,这时候倒是来了兴致。

  吴川听到这话,微微挑眉道:“称号什么的,那都是外人定的,对战力又无影响,在乎这些做什么?”

  方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没称号吧?

  一旁,李老头打着哈欠道:“碧光剑。老师名下的学生,用剑的都不称王,碧光剑客吴川,长生剑客李长生,木头剑客黄景……”

  “咳咳咳!”

  方平用剧烈的咳嗽掩饰自己的大笑冲动。

  逼光剑客?

  木头剑客?

  我去,难怪吴川从不提这茬,啥称号啊,不够丢人的。

  还有黄景,怎么就混了这么个名号,真的假的?

  吴川一脸不善地看了一眼李老头,淡淡道:“长生剑客也就是某人自己取的,我记得当初刚闯出点名头,好像叫……”

  “一剑雄。”

  田牧懒洋洋地接了一句,接着一脸随意道:“一剑称雄,第二剑就萎靡了。交手就一剑,其实这称号用到现在都行,还是这模样。”

  “哈哈哈……”

  方平憋不住了,感情李老头的长生剑客是他自己取的,真不要脸!

  李老头哼了一声,一剑就够了,要那么多剑干嘛。

  笑了一阵,见李老头几人脸色不善,方平干咳一声,马上转移话题道:“吴师兄,您这称号太烂了,怎么配得上您这身份?

  武道协会不是好东西,成天拿这些称号恶心人。

  等这次回了地面,吴师兄,咱们去找他们麻烦,称号当然要霸气,现在都弄的什么……”

  方平那是早就想找武道协会两位会长的麻烦了!

  这次携大胜之势,回归地球,他要重新排榜,还得要改名号,这事他惦记很久了。

  上次改的啥玩意?

  这次最后给两位会长一次机会,顺便去找刘会长收账。

  “你以为混社会呢?非要弄点好听的花名?”吴川懒得理他。

  称号的来由自然有其道理,他年轻的时候,手持碧光剑,一剑斩出,碧光灿烂,这也是他的一个特色。

  当然,那是以前了。

  不过他用剑,用剑的强者太多,包括自己的老师,剑王之称,他是不会用的。

  没继续说这个,吴川再次道:“你小子自己小心点,之前我在妖凤城那边看到你的通缉令了。妖命王庭下达的,看的我都想干掉你去换赏金了。

  八品神兵一柄,九品能源石万枚,也就是一千斤左右。

  外加九品强者的本源战法一套……

  小子,就这代价,通缉令也许传遍了所有外域,以后你遇到了妖命一脉的人,小心吧。

  不止这些,外域之人击杀你,还能获得3枚禁区通行令。

  去禁区,外域每年都是有名额限制的,3枚通行令很多人都觊觎的。”

  方平闻言低骂一声,狠狠道:“肯定那个姬瑶干的,下次别让我遇到,遇到了直接打成肉酱……”

  “打成肉酱?”

  吴川没好气道:“有人的地方,遇到了你就跑,少废话!你杀了她,那麻烦就大了。她爷爷是命王,战力不比李司令他们差,她父亲是王庭之主,听说近期在闭关,有望成就真王境。

  一门两真王,还是父子关系,统领一大王庭,你死了都没她死了影响大。

  另外,之前听从禁区回来的人说,姬瑶突破到了七品,和守护王庭凤王的后裔签订了协议,那头凤凰妖兽和你差不多,七品境也锻造了金骨……

  真遇到了,你还真未必能收拾。”

  方平一脸无所谓道:“我连八品都能斩,还会怕了她?咱们不拿家世说话,我一刀劈死她。对了,妖命王庭之主突破到绝巅,对我们有影响吗?”

  “有是肯定有的。”

  吴川面色略显凝重道:“这一任妖命王庭之主,野心不小。之前,京都地窟就有守护一脉的真王妖兽露面,到底是守护王庭的妖兽自作主张,还是妖命王庭这边驱使,谁也不清楚。

  地窟通道即将全部开启,这些人都蠢蠢欲动。

  如今,他们都在等待机会,等待通道全部开启……所以这一两年,哪怕我们稍微挑衅一些,他们也不会真的开启绝巅之战。

  因为现在开战,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的时机。

  可等通道全部开启了,那就是机会了。”

  通道全部开启意味着什么,方平也知道。

  意味着每条通道都可以通过,都可以让大量的绝巅境进入。

  如今,地窟的真王意见不一致,和通道没有全部开启有关。

  没有全部开启,个别真王进入地球,其他人未必愿意。

  方平犹豫片刻,还是问道:“妖植一脉要的是复生之种,吴师兄,复生之种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

  吴川回答的干脆,一旁,田牧见方平有些疑惑,想了想还是道:“的确不清楚,不过……有过一些猜测。”

  田牧迟疑片刻才道:“有绝巅强者猜测过,地窟要的复生之种,可能是一种生命的核心。

  可能是星球的生命核心,也有可能是万物的生命核心。

  不管是哪种,绝巅强者判断,复生之种应该并不存在,或者说,现在不存在!

  屠杀了地球人类,让地球人类生命力回归星球,到时候万物寂灭,就有可能诞生出所谓的复生之种。

  这样的猜测,并非无稽之谈。

  有强者在古籍上发现过一丝蛛丝马迹,地球诞生的人类,修炼武道,夺取本源,修炼出各种武道本源路,将地球的本源掠夺了。

  如果击杀大量的人类和强者,也许可以凝聚出新的本源道,一条通往绝巅之上的新的大道!”

  吴川则是接话道:“这也只是个别人的猜测,并非确定的事。地窟那边应该比我们知道的多,不过他们不会告诉我们的。

  而既然没有逼迫我们交出复生之种,那意味着猜测可能是真的。

  如果复生之种现在就存在在地球上,面对危机,面对这样的局势,人类很有可能会委曲求全,交出复生之种,避免灭亡之战。

  可地窟强者没有要求我们交出来,而是一味地开启通道,全面入侵地球。

  那这种说法,成立的可能性就会大增。”

  这些事,以前是没人会告诉方平的。

  可现在,他实力到了,地位到了,稍微问一句,众人也不隐瞒,全部告知。

  吴川说着,又道:“其实还有其他的一些猜测,包括……这所谓的复生之种,可能原本就是地窟的东西。

  我们的古武者,也许夺取了他们的什么东西,断了他们在绝巅之上的路。

  地窟强者想拿回这样的东西,重新走出绝巅之上的路,这也是有可能的。

  你要知道,地窟绝巅强者很多,妖植王庭有个真王殿,真王殿中真王对外宣称是49真王,也许会更多一些。

  而四大王庭,守护王庭真王少一些,其他的都差不多。

  这么多绝巅,却是无一人走出新的道路,地窟武道传承并未断过,为何不行?

  绝巅之上,真的无路可走了吗?

  传闻,妖皇历时期,妖皇就在绝巅之上!

  妖皇怎么死的?

  老死的?

  还是别的?

  又或者……妖皇带走了一些关于绝巅之上的重要东西,也许……这样的东西就在人类世界。

  对方不愿意说出来,也许是为了不让人类的绝巅获得。

  这些年,其实人类绝巅一直在搜索,可是一无所获。

  所以到底什么情况,除了一个‘复生之种’的称呼,我们的确一无所知。

  复生之种……从称呼上来看,也许是一种武道复苏的种子?”

  吴川说着摇头,这些真的不太清楚,知道的话,人类早就拿到了复生之种了。

  方平闻言微微有些遗憾,开口道:“不知道敌人想要的是什么,那就不好做一些针对性布置了,难怪到现在也只能硬撑着。”

  完全不知道地窟强者要的是什么,对方就是一副要进入地球,干掉人类的姿态,那还怎么交涉?

  不说交涉,连一些布置都不好做。

  如果复生之种是一种物件,干脆让人类的强者带着复生之种进入禁忌海算了,有本事就让这些绝巅去禁忌海抢夺。

  可惜,一切都没个定论的。

  说了这么多,方平想了想又道:“那咱们地球,到底有没有古武者还活着?我听说宗派界有一些老古董藏着没出来,是真的吗?”

  这事方平疑惑很久了,一直也没个答案。

  “没有。”

  吴川回答的干脆,很快道:“宗派界有隐藏的强者,可算不上古武者,古武者是什么意思,最少千年前的武者才能被称为古武者。

  宗派界有一些老古董,不过一般都是这一两百年来诞生的强者。

  另外,还有一些其实是复生武者,他们露面的次数少,所以你们不清楚。

  但是这些人,政府都是登记在册的。

  有时候也会征召他们参战,不过……怎么说呢,这些老古董……”

  说起这些老古董,吴川有些头疼道:“我说老古董,那是真的有些古板的那种。宗派界的一些前辈,其实也在镇守地窟,包括御海山,除了绝巅,其实还有一些强者镇守,那就是宗派界的强者。

  这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

  这些人比较顽固,只愿意固守地球,不愿意御敌于外。

  地窟打进来了,他们会参战,可没打进来,他们就不愿意参战。

  这事,也不好逼迫他们,总不能因为这个强行镇压他们吧?

  他们既然愿意固守,几位绝巅也没逼他们,不过李司令和张部长崛起的时候,还是干了件大事,把这些宗派强行迁徙,迁徙到了几处比较危险的地窟入口附近。

  既然不愿意进入地窟,这些人就在通道口守着……

  老古董们不愿意,可年轻人不行。

  看着各地武者进入地窟,这几年,那些宗派的年轻武者,也开始陆续进入。

  要不然,没资源,没战斗,宗派界越来越衰弱了。”

  方平听了一阵,略显遗憾道:“没有古武者啊,我还以为宗派界会有一些古人呢……”

  一两百年也算长了,可相对来说,这些人还真不算太古老。

  “那这些强者,多吗?”

  “不算多,高品的几十人吧。”吴川有些惋惜道:“这些人在那个时代,修炼到这个地步,真的不容易,他们大部分人都没进入过地窟。

  这些人,都是数个时代最杰出的一群人。

  可惜了,如果进入地窟征战,也许能诞生绝巅的。

  如今年老体衰,除非到了八品境,七品境的都出现了战力的下滑……

  不过说起来,这些宗派的武者,也许才是我们向往中的武者。

  习武就是为了陶冶情操,游戏红尘……”

  方平不以为然道:“危机不除,这时候还陶冶情操,游戏红尘,那就不算武者。这些老古董,也就能当当招牌了,反正我是看不上眼的。”

  每个时代都有一些人脱颖而出,引领时代。

  这些风云人物,引导着一个时代人物的走向。

  像李振、张涛这些人崛起的时候,华国武者渐渐从防守走向了反击。

  在李振他们崛起之前,防守有,反击很少。

  可等李振这些人崛起了,华国的一些政策就变了,开始主动发起战争,这就是变化,一切都和这些强者的风格有关。

  那些老古董习武就是为了游戏红尘,这也导致那个时代的武者,大部分都是这性格。

  ……

  谈话持续了一阵,方平该了解的都了解了。

  田牧和吴川两人,也没再谈这些,而是进入了地下,去看矿脉去了。

  这些见识少的九品,还没见过王城巨矿,乡巴佬进城,当然得看看。

  吴奎山陪同着一起去了,顺便无声炫耀一下,没见过世面吧?

  ……

  这场大战打了三天,战后收尾却是持续了不少时间。

  搜刮战利品,运输物质,挖矿,清扫战场……

  张涛没有在地窟这边坐镇太久,等核心矿脉运走,他就离开了地窟。

  青狼王已经多次用精神力警告他,张涛再不走,他就不客气了。

  虽然战王还在御海山坐镇,可战王也得回自己的防区了,待不了多久的。

  张涛离去,魔武这边也开始让伤员撤离,让弱者撤离。

  其他人,包括方平,都得进入地下挖矿,将外围的矿脉挖走。

  吴川和田牧没离开,而是负责坐镇这边,防止出现意外变故。

  运送中低品能源矿石的队伍,在两城之间川流不息,这样的盛景,地窟难得一见。

  狡王林也彻底成为了过去式,队伍直接在狡王林开辟了通道。

  狡的那些同族,也早早四处逃散,不知道去了哪。

  ……

  与此同时,魔武剿灭天门城的消息,也传回了华国,传回了人类世界。

  宗师圈中,一片哗然!

  哗然之后,便是震撼和欢喜。

  魔武剿灭了一座王城,大大提升了人类武者的士气。

  魔武校内,那些留守的老师和学生们,也是欢呼沸腾,陈振华这些人更是急忙去南区墓园和校史馆告祭。

  数十年的仇敌,这一次被彻底剿灭,这样的大事件,足以慰藉那些战死的英魂了。

  此时此刻,不少强者再次奔赴魔都,等待魔武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