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36章 人情债难还
  一夜无话。

  翌日,9月12号。

  一大早,方平房间就来人了。

  几位装扮清秀的年轻女子,进门就要服侍方平洗漱,方平拒绝的干脆,金身一震,污浊尽去。

  “我多久没洗澡了?”

  方平走出房间的时候,不由升起这样的念头。

  上次还嘲笑刘破虏10年不洗澡……自己也有一两月了吧?

  “非人啊!”

  方平心中感慨一声,武者到了高品境,真的可以说非人了。

  洗澡什么的……多耽误时间啊。

  身体震一震,什么污秽都没了。

  这些女人服侍众人洗漱,老王几人都拒绝了,镇星城几人倒是习惯了,没拒绝。

  方平也不管他们,个人有个人的习惯,蒋昊和苏子玉居然还要洗漱……名门贵胄果然屁事多。

  咱们这些土包子,都好久不刷牙,不洗脸的。

  ……

  片刻后,众人在昨日的待客大厅中汇聚。

  蒋超这位六品巅峰境武者,双眼乌黑一片,居然到现在都没消肿,不知道秦凤青怎么打出来的。

  至于秦凤青,倒是没乌眼圈,不过方平一扫而过,这家伙一直捂着裤裆,也不知道在干嘛。

  众人懒得管他们,苏子玉开口道:“方先生,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好,劳烦了。”

  方平说着,又有些好奇道:“镇星城就在这附近吗?昨夜我精神力也曾探测过,方圆数千米,好像并未感受到任何封禁的存在。”

  方平也不介意说出来,实际上几人昨晚都探测过。

  对镇星城要说不好奇,那才是不正常。

  苏子玉眼中微微露出些许自豪之色,笑道:“就在这附近,诸位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话罢,几人一起朝外走去。

  门口,几位武者一脸恭敬,目送几人离去。

  ……

  镇星城就在星缘镇后方,星缘镇后方,是一片山林,起码看起来是山林的模样。

  寻常高品武者,哪怕御空而过,恐怕也不会太在意。

  山林再前方,便是太行山脉的一段,这边距离山脉不远。

  可等真的靠近了山林,众人发现一些异常了。

  向来镇定的王金洋,忽然止住了脚步,眼神微露异样,半晌才道:“假的!”

  姚成军更是早有发现,沉声道:“幻觉……不,精神力的一种干扰,寻常人,根本到不了这地方。”

  方平则是观察了好一会,片刻后,缓缓道:“好大的手笔!我的精神力没能探测到尽头,比魔武更大!”

  魔武多大?

  3万亩,20平方公里。

  就这样,万余人的魔武,一点不显拥挤,反而格外空旷。

  方平精神力覆盖范围不大,可探测范围不小,居然没能探测到底。

  一旁,蒋超笑呵呵道:“镇星城可不小,一开始其实不算大,后来老祖们慢慢扩充,把太行山的一些小山脉都给笼罩了进去。

  所以镇星城环境不错,不像一开始那么单调,现在也是有山有水。

  至于面积……长宽都有两万米的样子吧。”

  方平几人都是瞳孔一缩!

  听起来好像不大,可实际上长宽两万米,那就是400平方公里!

  别看一些大城市,动辄数千平方公里,可那是涵盖了郊区和辖区。

  真正属于市区的面积,哪怕魔都这样的大都市,从外环线以内区域算,也才600多平方公里。

  方平听到这,开口道:“几位,我可以御空看看吗?”

  苏子玉笑道:“可以,方先生自便。”

  方平也不多言,很快腾空而起,环绕一圈。

  片刻后,方平落地,一脸佩服道:“绝巅之威,方某总算是有所体会了。一座堪比大城的地域被精神力屏障覆盖,居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异常,镇星城的前辈,神通广大!”

  苏子玉笑了起来,蒋昊则是淡定道:“13位老祖,花了这么多年,很正常。真正厉害,还要算王战之地,一战打出那样的地界,那可不是时间的缘故。

  所以王战之地当年那一战,比13位绝巅花费多年打造的屏障更强大,意味着那一战……参战者总体实力,比13位绝巅还要强不少。”

  苏子玉则是不认同道:“那可未必,老祖们只是闲暇之时,做一些扩充罢了。战斗,那可是全力以赴,双方付出的代价不同。”

  蒋昊也没反驳,也有这种可能。

  两人说了一阵,蒋昊手中出现一枚令牌,镇星城的令牌!

  上面写着一个“镇”字。

  看到这枚令牌,方平忽然脸色一动。

  不止他,老王几人也是如此。

  几人记起来了!

  当初,杨道宏他们战死之后,他们捡到过这样的令牌。

  后来……后来好像就还了九品神兵,令牌这东西,方平觉得不太重要,他都没太在意,好像丢在储物空间的角落处了。

  此刻,蒋昊拿出令牌,气血涌入令牌中,令牌瞬间变成了血玉色。

  当令牌变色的时候,众人眼前忽然出现一道水晶门户。

  原本的山林,此刻如同水波一般,微微荡漾起来。

  蒋超见方平他们好奇,解释道:“这是镇星城的通行令,大家都喜欢干这种事,界域之地也是这样。精神力屏障只认令牌和13家的血脉气息。

  想进城,第一要有令牌,第二要有13家的血脉气息配合……”

  苏子玉脸色那叫一个黑!

  蒋家两兄弟到底是哪边人?

  什么话都往外说!

  蒋超才不管他,他看苏子玉很不爽的,想当初他对苏子素有点意思,这家伙成天在苏子素面前说自己坏话。

  也就打不过他,要不然蒋超早就敲死他了。

  他说他的,苏子玉也管不到他。

  蒋超还在继续说:“令牌都是老祖们自己打造的,外人是模仿不了的,这玩意,其实也就高品武者才有。

  我们这些人不到高品,你都出不去。

  我们想出来,想历练,那都是瞒不过高品武者的,因为得通知他们开门才行。”

  “就这一道门户吗?”方平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总共有4道门户,各方都有。其他地方就是纯粹的精神力固化屏障了,13位绝巅老祖联手布置的,谁都打不破。”

  说话间,水波般的门户愈加清晰了起来。

  前方,蒋昊喝道:“可以进了!”

  众人纷纷上前,方平通过透明的门户,已经看到了一些城内的情况,不过如同水晶,还有些不太真实。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

  镇星城。

  镇星城人不多,地方不小,布置的也很美轮美奂。

  青石铺就的地面,岁月的痕迹清晰留存。

  虽然地处北方,可镇星城却是带着一些南方古镇的婉约。

  小桥流水,古宅大院。

  一条清澈的小河,将古城分为两半,小河通往深处的大山。

  河岸边,种植着一些桂花树。

  此刻刚好是花开的季节,满城飘荡着桂花香。

  一条青石大道的尽头,此刻聚集着不少人。

  有老有少,有强者也有弱者。

  人群中,一些年轻人汇聚在一起,站在后方。

  有人看了一眼前方站的笔直的几位老者,小声道:“苏爷爷他们要接人,谁这么大面子?武王他们要来吗?”

  “不是,听说是方平他们,听说过吗?”

  “方平?”

  有人有些茫然,不到六品境,镇星城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出过城。

  此刻听到这名字,先是茫然,接着恍然大悟,惊道:“你是说,杀了杨峰的那个?”

  “就是他!”

  “苏爷爷他们怎么会……怎么会让他来镇星城?”

  “不知道,好像是有事吧。”

  “那杨家那边……”

  “那我就不知道了,刚刚你没看到吗?杨晶晶一大早就往各家跑,我看就是去让各家给杨家出头的。”

  “原来如此,我还说,晶晶一大早的,怎么哭的眼睛发红,还以为她又想杨爷爷他们了。”

  说话这人,年纪也不大,说着,面带愤慨道:“晶晶这两年,天天以泪洗面!先是杨老祖出了事,然后是杨爷爷,杨二伯他们……接着杨贺爷爷,杨峰也出了事。

  杨青大哥也好久没回来了,听说……听说大概也出事了。

  都弄成这样了,还让方平来镇星城!

  欺人太甚!

  苏爷爷他们怎么想的?

  这不是让晶晶难受吗?”

  说到这,这人眼神一动,开口道:“难道是让他进来,杀了他给杨家报仇的?”

  边上一人一脸无奈,小声道:“别乱说,听说武王栽培他,苏爷爷他们不会杀他的。”

  “可恨!”

  不少年轻人一脸的愤慨之色!

  就在这时,有人低声道:“杨晶晶来了!”

  杨家到了杨青这一代,嫡系不多,杨峰和杨木其实不算真正的嫡系,杨家嫡系血脉,到了这一代只有杨青和杨晶晶两人。

  如今,杨家高品全军覆没。

  最强者,居然成了杨木。

  不过杨木好像无心接任家主,自从青年赛结束,就一直闭关不出,再也不愿现身。

  这时候的杨家,反而是五品巅峰境的杨晶晶接任了家主。

  这也是13家,唯一一次由中品武者接任家主的特殊情况。

  青石大道另一头,几位青年男女一起迈步而来,走在前方的青年女子,一头乌黑长发披肩,大大的眼睛此刻微微红肿。

  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穿戴寻常服饰,而是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衫。

  人群前方,还在等门户开启的几位老人,侧头看了一眼,微微凝眉。

  杨晶晶身边,苏子素小声道:“晶晶,求你了,回去吧。”

  杨晶晶一脸眼睛通红,咬着牙关道:“我不是他对手,也不会找他报仇!我就想知道,我哥在哪?”

  “杨青大哥进入王战之地……”

  “可上次他也去了!他去了之后,我哥就再也没回来!”

  杨晶晶眼睛更加红润了,哽咽道:“老祖死了,爷爷死了,二伯他们都死了!二爷爷,峰堂哥……全都死了!

  现在我哥也不见了……素素,杨家散了!

  我就想问他一句,为何如此苛待我杨家?

  我哥到底是死是活?

  武王强大,可也不用拿我杨家来立威……”

  “晶晶,事情不是这样的,是……”

  “素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杨晶晶打断道:“你们都说堂哥想杀他,二爷爷想杀他……这些事过去了,我杨家也没能力报仇,我说了,我来就是问一句,我哥到底有没有死!”

  苏子素一脸的纠结,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有人低声道:“南门开了!”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朝青石大道尽头看去。

  蒋昊踏步而入,下一刻,进来的不是苏子玉,而是一位陌生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身着黑色劲装,脚蹬黑色长筒皮靴,剃着干练的短发。

  此刻,脸上带着浓郁的笑容。

  一进门,就微微躬身笑道:“苏大宗师,蒋大宗师……学生怎敢劳烦几位大宗师在此等候,受宠若惊。”

  “方平……不,该叫方校长了!几日不见,方校长阵斩八品,名列七品榜单第三,让人动容。”

  “和你们比,愈发觉得我们真的老了。”

  “还有王校长、姚校长几位,也是年轻有为,风姿卓越……”

  “……”

  双方站在门口,相互寒暄了起来。

  这下子,后方的年轻人都知道了,这就是方平。

  “他就是方平?”

  “应该是!斩杀八品……他……他多大了?”

  “好像是20岁吧。”

  “不会吧!”

  “之前不是说才六品吗?”

  “你那是老黄历了,上次就听说苏爷爷他们去参加了他的宗师宴,进入七品了。”

  “……”

  众人议论纷纷,更后方,杨晶晶迈步就要上前,苏子素急忙拉住她,一脸无奈,小声道:“晶晶,要不我帮你问问他……你……你还是先回去吧。”

  “不,我要亲自问他!”

  杨晶晶一脸执着,她要自己问。

  ……

  青石大道尽头。

  方平和苏浩然几人寒暄的同时,也朝城内扫了一眼。

  是个好地方,鸟语花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齐全。

  这就是世外桃花源,没有外人叨扰,没有市井的嘈杂。

  可这样的地方,待一段时间还行,时间长了,方平恐怕难以忍受。

  就在方平打量四周的同时,也看到了人群中一身白衣的年轻女子。

  方平还在和苏浩然几人客套着,白衣女子一跃上前,满眼泪光,喝问道:“你是方平?”

  “晶晶!”

  苏浩然微微凝眉,蒋元华不动声色,韦勇则是轻叹道:“晶晶,今天方平他们到来,是我们邀请来的……”

  “韦爷爷,晶晶知道,晶晶不会给大家找麻烦的。我就是有几件事,想问问方平!”

  方平闻言淡笑道:“杨小姐问便是,方平知道的,自然会回答。”

  “你杀了峰堂哥?”

  “不错。”

  “你的老师,杀了二爷爷?”

  方平微微凝眉,此刻,这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都是一脸的愤慨之意。

  他们和方平又不熟,杨家可是在这生活了数百年。

  此刻听到方平承认自己杀了杨峰,他的老师又杀了杨贺,众人岂能不愤怒。

  方平看了一眼这个和自己妹妹长的有些相似的年轻女子,也是小脸圆圆的那种,可这一刻,却是不觉得有丝毫可爱。

  “想引起公愤吗?”

  方平心中呢喃,脸色恢复平静,淡漠道:“杀人者取死有道!此事早有公论,杨小姐还想问什么?”

  杨晶晶大声喝道:“那我哥呢?我哥杨青,自从上次离去,再也没有回来!方平,你是不是杀了他?”

  “晶晶!”

  有人呵斥一声!

  上次方平去王战之地,很快就回来了。

  不过……杨青也是在那段时间失踪的,未必没这个可能。

  方平淡淡道:“没有!”

  说罢,方平见她还想再说,抬手道:“我方平杀了人,自然不会否认!不是我杀的,那就不是。念你年幼,杨小姐问我三个问题,我已经回答。

  现在,再问任何问题,我没必要回答你。”

  “你!”

  “嚣张!”

  “这家伙来了镇星城还这么猖狂……”

  后方众人顿时议论起来,方平看了一眼苏浩然几人,轻笑道:“苏大宗师,知道的以为我们来做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来负荆请罪的。

  我方平无罪,也不需要和任何人请罪!

  我来镇星城,是应邀而来……”

  “方平……”

  方平笑着打断道:“大宗师不必介意,我年轻气盛,有时候说话也喜欢直来直去。绝巅境强者,护佑人类,我早就说过多次,我敬佩他们,也尊重他们。

  可这不是其他人不尊重我等的底气!”

  话落,方平冷喝道:“我方平灭王城两座!斩杀地窟高品武者数十!为军部大将!我斩杀的敌人,比你们见过的还多!

  绝巅可以视我为无物,还轮不到你们来质疑我方平!

  我方平也有亲人,也有妹妹,我妹妹胆敢质疑非议一位宗师,我方平也定然不会轻饶!

  镇星城一而再再而三让我失望,青年一代……简直可笑!”

  “狂妄!”

  话落,一道拳影破空而来。

  苏浩然脸色铁青,怒喝道:“混账!”

  他刚要出手,方平腾空而起,金色拳头一拳轰出。

  虚空中,拳影撼天,周围的那些青年男女,纷纷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砰!

  一声巨响传出,远处,一位青年武者倒飞数百米,血洒半空。

  方平落地,瞥了远处一眼,轻哼一声没有再说。

  其他年轻人,此刻也纷纷噤声。

  刚刚出手的那人,七品高段,在镇星城的名气不比蒋昊小。

  可一拳之下,被方平打成重伤,此刻倒飞而出,人都不见了,可见要不受伤不轻,要不就是觉得太过丢人,不敢再露面。

  一旁,苏浩然轻叹一声道:“抱歉,是我们管教无方。孟越并非寻衅滋事之辈,刚刚……大概也是一时技痒,方校长见谅。”

  方平笑道:“可以理解,七品武者,我方平名列第三,不服气的人多了。孟越能接我三成实力的一拳,不错了,年轻一辈当中,算是强者。”

  “……”

  方平笑的淡然,说的张狂。

  一时间,连几位大宗师都哑口无言。

  方平也不管他们,这几个老家伙……未必就是表现出来的这么和善。

  都说了自己来做客的,还让人试探自己,什么意思?

  九品强者反应有这么慢?

  按理说,那个连人影都没看到孟越,一出手,苏浩然他们就能反应过来。

  这里3大九品,会拦不住一位七品武者的一拳?

  笑话!

  可几人没拦!

  既然他们这样,方平也不客气,又笑道:“同阶的切磋,我向来乐意奉陪,高段也好,巅峰也罢,都可以,诸位感兴趣的话,可以安排几场。

  不过我学习武道的第一天,我的老师就教我,武者上了擂台,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苏浩然几人瞳孔微缩。

  方平又笑道:“就算是九品切磋,我虽然不行,不过我魔武也有两位九品大宗师,也是可以来一次友谊赛的。

  至于绝巅境……诸位还是找张部长吧,魔武承受不起。”

  韦勇轻笑道:“方校长严重了。”

  苏浩然也道:“镇星城并无此意。”

  一旁,蒋元华露出笑容道:“好了,闹剧该结束了,走吧,去议事大厅聊聊。”

  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喝道:“好了,都散了!真想找死,那就安排机场切磋战,老夫可以帮你们安排,生死勿论!”

  这话一出,有人恼火,有人不甘,却是没人再吭声。

  这时候,方平不由看了一眼蒋元华几人。

  身旁,蒋昊懒洋洋道:“别看了,就是故意的,省去点麻烦。武者都这鸟样,欠揍!一个个都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你揍他们一顿,他们就老实了。

  堵不如疏,就是没提前告诉你,谅你也不会不是他们的对手。”

  方平也笑道:“这么说,就是让我来杀鸡儆猴的?”

  “错了,杀鸡儆鸡,老猴子他们都九品了,你儆的了吗?”

  一旁,韦勇和苏浩然都看了他一眼。

  蒋元华也干脆,大手一挥,一巴掌把蒋昊拍的不见了踪影,这才笑道:“没大没小的习惯了,不过蒋昊刚刚也没说错,这些小辈,久不出镇星城,与其一个劲地压制,不如让他们吃点亏。

  刚刚下手再重点也没事,你既然来了镇星城,别的不敢说,在这,有人挑衅你,不打死了,那一切责任老夫担着!

  **品境谁对你出手……放心,不用你魔武众人和武王来,镇星城还没这风气。

  以大欺小,除了杨贺这老东西,也没人会做。

  不要觉得杨贺就是镇星城,他代表不了镇星城。

  哪怕杨家老祖活着,我也是这话。”

  话落,蒋元华看向不远处的杨晶晶,平静道:“回去吧!好好休养生息,镇星城不会抛弃任何一家,但是也不会允许你们肆意妄为!

  你还年幼,好好修炼,如果有朝一日,你觉得可以找方平报仇……”

  蒋元华看向方平,开口道:“方平,看在我家老祖为你出面几次的份上,如果真有这一天,由我安排,你们二人公平一战,如何?”

  方平轻笑道:“蒋老这么说,我自然没意见。”

  蒋元华笑着点点头,再次看向杨晶晶,开口道:“你听到了!想报仇,武者不需要阴谋诡计,你只要比方平强,那你就有机会报仇!

  你没他强大,那你就踏踏实实在镇星城修炼!

  杨晶晶,你已经是杨家家主,老夫也不再把你当孩子对待!

  回去,再敢挑拨是非,别怪镇星城不念三百年同源之情!”

  人群中,杨晶晶眼睛通红,环顾一圈,没再说话,转头离去。

  她一走,蒋元华对方平道:“放心,她真要修炼有成,也不会波及方家任何人,这一点,我镇星城也不会允许!”

  一旁,李寒松闷闷道:“这么说,只能她来找方平报仇?”

  方平按了按手,笑道:“这并非给她的面子,而是战王前辈的颜面。战王前辈呵护晚辈多次,无以为报,区区一个弱女子,想报仇,那就尽管来!

  战王前辈的人情,不能不还。”

  这话一出,蒋元华轻叹一声。

  这事,不知是不是亏了。

  方平简单几句话,就把战王的人情还了一个。

  战王护佑过方平三次,南江一次,王战之地一次,魔都地窟一次。

  人情债,那是真的难还。

  方平很乐意用这种事来还人情,很好。

  不像老张那边,老张太阴险了,别看方平被他搜刮了大量好处,可人情债确确实实欠下了一大把,都没抵消的。

  现在的方平,欠下的人情对绝巅自然没有任何助益。

  可以后的事,谁能说的清。

  蒋元华让方平被动接受别人报仇,这事做的不地道,可他拿战王说话,那人情债自然也就还了一个。

  方平还是很满意的,至于蒋元华怎么想,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

  身后,蒋超看了一眼自己爷爷,老爷子没病吧!

  方平这几个家伙,明显有大前途的。

  为了杨家,搭进去老祖的人情,有必要吗?

  老祖几次出面,要说没有卖人情的意思,他蒋胖子都不信。

  第一次在南江就算了,第二次在王战之地也不说,第三次,张涛都没邀请,老祖主动去了魔都地窟,意思很明确了好不好。

  “老爷子脑袋进水了!”

  蒋超心里腹诽一句,可不敢说出来,要不然老爷子能打的他脑袋进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