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39章 战神是女的
  大厅中,苏浩然几人提前一步走出,方平他们落后一步。

  这些人也不傻,知道他们要谈事,也没招呼,而是远离了一些。

  等他们走远了,方平布下了精神力屏障,一道又一道。

  这时候,方平才开口道:“镇星城让我们来,其实就是为了界域之地!万源殿中的强者,我猜测没错的话,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王战之地的那些强者。

  万源殿,也许不是从地球搬来的,而是从地窟搬来的。

  镇星城绝巅老祖的目的,大概还是为了进入界域之地。

  上次的事,你们也清楚,实力弱小了,未必可以进入,就算可以,也未必可以拿到好处。

  而本源道,是九品境才有的。

  九品,哪怕在古武时代,也不会是弱者,这样的强者,有界域之地的钥匙很正常。

  甚至,界域之地可能就是这些人亲自布置出来的,或者参与其中。

  他们的本源道,就是最好的钥匙,足以开启全部或者大部分地段。”

  王金洋却是皱眉道:“未必!”

  “嗯?”

  “未尝不是为了参悟我们的本源,从而突破境界。正常的九品强者,会对外人开放自己的本源道感悟吗?不会的,也不可能。

  而复生武者,为了快速晋级,只能答应镇星城。

  因为你不答应,他们不会让你去感悟的,又或者,只要你去了,他们就能收集到这些。

  所以,说是主动权在我们,实际上还是在镇星城。

  除非,我们不去参悟……”

  两人说了一会,秦凤青一脸无语道:“我说几位,你们现在急着这事干嘛?你们到底是不是九品都难说,八品境复生,到哪感悟本源道去。

  既然让我们去看看,那就去看看好了。

  还有,方平,这和你说的什么鬼天庭可不符合。

  按照这几位的意思,当年处于宗派时代,参与大计划的武者,来自各个宗派和家族,可不是什么天庭。

  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大忽悠,这下被我猜中了吧!”

  方平哼了一声,淡淡道:“你知道什么!”

  “我是不知道,不过铁头可就惨了……”

  李寒松一脸羞恼道:“你怎么知道在这些宗派之上,没有一个强力的组织呢?没人组织,当年那些人怎么就全部聚在了一起?

  还有,咱们几个在一起,我是有亲近感的,可刚刚那三位,一点都没,说明我们和他们也许不是一伙的!”

  “亲近感?”

  秦凤青嘴角抽搐,其他人也是如此,你确定?

  你说的是废话!

  长期接触,经常一起做任务,能不亲近吗?

  而且都是同代人,让你和那几位老头老太太待一起,你能亲近的起来?

  王金洋无语归无语,想了想还是道:“未必没可能,其实到了现在,我也在疑惑,我们和他们,真的是一批人吗?”

  李寒松见老王支持自己,马上松了口气道:“我就说吧!还有,千年前才是宗派时代而已,我们也许不是宗派时代的武者,而是神话时代的呢?”

  “那界域之地和他们有关系,怎么解释?”秦凤青今天那是非要驳倒李寒松不可。

  这家伙,都快成傻子了。

  关键的关键,这家伙天天喊自己“仆人”,自己得好好打击打击他,让你相信方平这大忽悠!

  李寒松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哼道:“那可不好说!也许神话时代,界域之地就存在了。可后来,我们出了事,被那些人霸占了,其实我们双方根本没有任何接触,也不认识,因为根本不是同时代的人。

  这些复生武者,也许就是我们的仆人……”

  “仆你大爷!”

  秦凤青忍不住开骂,恼火道:“少扯淡!”

  李寒松却是一脸认真道:“真的,我觉得很有可能!你想,我们当年留下了府邸,可我们战死了,临走的时候,总得留些人看家吧?

  可这些看家的,见主人没回来,死了,于是就霸占了主人的府邸,没毛病吧?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那就不好猜测了。

  他们的大计划是什么……也许是当年我们战死后,没人为他们保驾护航了,他们不得已之下,只好集合在一起,和地窟征战。

  反正可能性很多……”

  方平看了他一眼,铁头真牛!

  你该叫“铁牛”!

  我都没想这么多,你自己又把所有的事给脑补完毕了?

  这边铁头刚说完,姚成军也低沉道:“寒松的猜测……不能说全部是无稽之谈!诸位,这里可能连绝巅境的本源道都没有,实际上可能性很大!

  可方平的不灭物质有多少,你们觉得,方平和万源殿真有的有关吗?

  还有,我们几人的不灭物质,消耗也不少了。

  绝巅未必是,可九品应该是有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待会没有察觉到我们的本源气息,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根本不在这群人行列?

  我不认为,我们消耗了这么多的不灭物质,还只是七八品武者。

  另外,几位忘了自己的神兵了吗?

  那是七八品武者可以拥有的吗?

  不是同一批人的感觉,我现在也有了。

  还有一点,你们观察到了吗?”

  “什么?”

  “刚刚那三位复生武者……”姚成军迟疑片刻才道:“给我的感应,并不强大!或者说,并没有突出的地方,他们的实力,也许在八品当中都是弱者。

  虽然明悟了前世本源,代表他们前世也是九品强者。

  可这三位,给我的感觉还没有近代的八品强大。

  而我们,在同阶当中,一直都是最强大的!

  当然,等到了八品境,也许我们的一些优势也没有了,可我觉得,我到了八品,应该会比他们更强!”

  李寒松和王金洋同时点头!

  于是,下一刻,三人同时得出结论:“我们不是一批人!”

  方平心累,我该说啥?

  秦凤青也一脸茫然,你们说的好有道理,可是……秦凤青很快就哭丧着脸道:“那岂不是说,我们这次来,是一点好处捞不到?”

  来镇星城一趟,为了啥?

  为了提升实力啊!

  现在来了,一点好处都没,那来干嘛?

  不对,待会可以挑战一些人,说不定可以捞点好处。

  方平还没开口,王金洋则是微微挑眉,看向方平道:“方平,可以帮我们……并非为了那什么本源,而是希望多牵引一些不灭物质,淬炼自身。

  你也知道,我们和你不同,我们无法主动掌控不灭物质的出现。

  我们只能不断重创自己,用不灭物质来恢复,恢复伤势之后,不灭物质就自动消失了。

  所以每一次消耗不灭物质,我们大半都是拿来恢复伤势了,我们真正获得的好处,只是不灭物质疗伤后附带的一些好处。

  这样下去,消耗太大了,得不偿失。

  如果万源殿中的那些本源,可以帮我们牵引出不灭物质,那就好办了。”

  这话一出,几人眼神一亮。

  方平可以改变他们的气息的!

  方平则是凝眉道:“那个……本源是九品才有的,我是不可以去干那啥的,也干不起来。一些七品的,倒是可以。

  除非七品的也可以牵引,要不然就没办法了。

  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遇到真正的九品强者转世的复生武者,如果对方实力不超过我,那我也可以试试看。

  可现在,没有这样的对照,那就没办法了。”

  秦凤青咽了咽口水道:“你不能把九品的气息,削弱一些,变成七品吗?”

  方平摇头道:“九品就是九品,削弱了,本质也是九品。我说了,除非是复生后,重新成为了另外一个人,我又有他的气息,这才可以做到。”

  秦凤青忽然道:“那这么说,你谁都可以变了?只要实力不超过你,可你当初不是说,你只收集了铁头他们的生命本源,然后和我有血脉关系才行的吗?”

  方平淡然道:“废话,我现在也是在干收集对方生命本源的事。一个从没见过的人,我可以变吗?你们的生命本源,我弱小时就有了,可不是后来收集的。

  现在,我实力强大了,才可以继续收集,然后去改变。”

  几人都看了他一眼,哪怕李寒松,也没忍住,低声道:“方平,你……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是不是……”

  方平一脸无语,半晌才道:“我说了,我不知道,我复苏的又不多,我怎么知道具体情况。就是有点印象而已,真的假的,鬼才知道。

  说不定那一丢丢记忆,是错误的,是自己的幻想,未必不可能。

  铁头,我告诉你,你可别当真。

  我方平不是胡说八道的人,有些事,我有些印象才说,没有,那我只能说个大概,说一下自己的猜测。”

  李寒松忽然咬牙道:“反正我是相信的!你说的那些,比镇星城这边靠谱,镇星城这边说的才是不靠谱的!

  待会我再打听一下,这些人生命之门的情况,有没有神兵内藏。

  如果没有……那说明大家根本没任何关系!

  还有,界域之地的事,你们说,要不要打探一下?

  我看他们的意思,他们是进入不了的,或者到了九品境,勉强可以进入,可我那时候才刚刚六品……”

  说到这,李寒松喃喃道:“那都不是我的府邸,我一个六品武者都能带人进去,说明我的权限,比这些八九品都高。

  凭什么呢?

  因为我和界域之地的主人,是真的熟悉,认识,朋友,平等。

  而他们不是!

  他们只是后期霸占了那里,或者是仆人,我说的有道理吗?”

  方平一脸认真道:“很有道理!”

  铁头,我是把我能说的都说了,我就是想借用一下复生武者的身份遮掩系统而已,其他的我可是都否认了的。

  现在,这些都是你自己的脑补想法,以后就真的跟我没关系了。

  方平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凝眉道:“不管如何,这些复生武者和界域之地脱不开关系!老王……令牌还在身上吧?”

  “在!”

  “给我。”

  王金洋也不多说,从身上掏出一块令牌给了方平。

  方平拿到手中观察了一番,很快,低沉道:“既然这些人和界域之地有关,那待会我去尝试一下,能否让令牌引起一些反应!

  如果可以,那代表我们可以查出这些人的身份!

  这也就是说……也许可以找到对应的界域之地!”

  方平眼神闪烁道:“那就可以进入界域之地了!这一趟并不是白来!”

  姚成军迟疑道:“你确定可以引起反应?如果可以,之前可是说,政府还有一些令牌没找到对应的地方的,那来镇星城试试不就行了?”

  “废话,有些界域之地毁了,令牌可能是那些界域之地的。有些就算没毁,他们就算可以感应到令牌属于哪,可没有这一地的复生武者出现,他们怎么去界域之地?

  你也看到了镇星城开启门户的方案,需要令牌和气息两种方式配合的!

  他们跟我可不一样,他们只能自己带着令牌去。

  李司令当年能进去,也许他的母亲就是那一处界域之地的复生武者,你们觉得,我这推测对吗?”

  “有道理。”

  李寒松点头,表示赞同。

  此刻,他们手中可是有两块令牌的。

  对应的应该是两处界域之地,如果在这引起了一些感应,那意味着这些武者还没复生,或者已经彻底死亡。

  其他人是没办法了,方平收集了气息,哪怕现在无法模拟,以后也可以。

  到时候,就可以带着令牌进入界域之地了。

  说到这,李寒松又道:“那这么说,还得继续收集一些界域之地的消息才行,要不然也不好确定。”

  “嗯。”

  方平看向秦凤青,开口道:“回头你去让胖子干点活,如果我们要不到这些信息,让胖子去干。”

  秦凤青无语道:“胖子不会被打死吧?”

  方平摸着下巴,沉吟道:“打死的可能性不大,被揍一顿那是必须的,跟胖子说,被揍了,我送他一点不灭物质淬体,要不然,就他这情况,精血合一都难,七品更难。

  送他一点不灭物质,也许可以让他进入七品境……”

  “送我啊!”

  “凭什么?”

  “我……”

  秦凤青无言以对,郁闷道:“我不是你血脉亲人吗?对亲人……”

  “滚!”

  秦凤青更加郁闷了。

  你自己说的啊!

  我认了还不行。

  现在要点好处,你倒是不承认了。

  几人说着说着,王金洋开口道:“走吧,不要让那些前辈等太久了,何况……这里也不是谈话的地方。”

  这里是镇星城,九品是没办法直接穿过精神力屏障,窃听什么的。

  要不然,方平肯定能发现。

  可绝巅,那就难说了。

  说的太多,一旦现在有绝巅在城中,他们也感应不到,被人窃听了,那就不是好事了。

  ……

  众人没再耽误,很快也出大厅。

  苏浩然几人对他们耽误到现在,也不说什么。

  一边领着众人往后山走,一边道:“来都来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知道的,能说的,我们都会告知你们。”

  李寒松问道:“这边现在复生武者总共有多少人?”

  “36位。”

  “高品多吗?”

  “不算多,12人。”

  李寒松微微蹙眉,王金洋也是,想了想,王金洋开口道:“诸位复生武者前辈的年纪……”

  “最小的也有50岁了。”

  众人对视一眼,开什么玩笑,复生武者最小的50岁了,居然没到七品!

  “之前苏前辈好像提过,一部分人回归宗派了,您说这话的意思是……”

  “当今宗派,有一些就是千年前传承下来的。复生的武者,有些人明悟了前世身份,来自何方,不管这辈子如何,也算承蒙余荫。

  有些千年宗派,已经落魄,连中品境都没有,于是这些人便选择回归宗派,也是有心让宗派壮大,因果循环,算是还了上一世的人情吧。”

  方平则是看了一眼惠宏三人,女道士平静道:“我们也有宗派,不过已经灭绝。当年的一些宗派,大部分都灭绝了。

  这一世,我们很早之前就来了镇星城,所以便在此定居了。

  镇星城也将后山划归给了我们,我们借住在此,不至于四处流浪。”

  方平笑道:“那前辈进过地窟吗?”

  “去过的。”女道士开口道:“不过那也是到了精血合一境之后,去感悟了自己的本源,才去的地窟。在此之前,我们也担心陨落了,无人再去感悟本源,所以一直没去地窟。”

  方平笑了一声,恐怕是镇星城怕你们死了,无法收集本源气吧。

  不过正如李默他们说的,互惠互利。

  镇星城培养他们,一路培养到精血合一境,不容易。

  这时候,他们感悟本源,留下一些本源气,那也算付出代价,换取那些资源了。

  这些人自己也知道,镇星城应该也没隐瞒这一切,大家心里都有数,就看个人愿意还是不愿意了。

  方平现在要是还是一品境,听说有人给自己赞助资源,一路修炼到精血合一境,只要在感悟本源的时候,留下一点本源气,方平大概也干。

  开玩笑,我才一品,我怎么知道我以后了能不能到九品,到绝巅。

  抓住现在的机会才是最重要的!

  用未来可能会付出的一点代价,换取现在快速变强,愿意的人太多了。

  也就方平他们几个到了七品境了,而且对未来极为自信,要不然,根本不用考虑的。

  ……

  一路上,众人问了很多问题。

  包括一些界域之地的问题,有些问题大家回答了,有些没有。

  沿着青石大道,一路往深处走,穿过几道桥梁,很快,青石大道到了尽头。

  大道前方,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岭。

  “万源殿就在山谷中,复生武者也居住在那边。”苏浩然说了一句,笑道:“我们御空过去吧。”

  众人都是御空而起,很快朝不远处的山岭飞去。

  还没抵达,方平就听到了瀑布撞击水面的声音。

  也听到了人声。

  这里,比镇星城环境更好,更清雅,难怪这些复生武者,很多人不愿意离开。

  这里能量也极为浓郁,镇星城给这些人的待遇相当不错。

  又飞了一会,方平已经看清楚了下方的情况。

  一个巨大而又平坦的山谷中,一座辉宏的大殿伫立在中央。

  大殿四周,分布着一些居所。

  有石屋,也有竹屋。

  可以看到一些人在大殿四周走动,甚至……还有孩子。

  方平面露异色,一旁,书生男子轻笑道:“复生武者也是人,你们也是,应该也明白,我们和其他人并无太多的不同,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千年前古人。

  所以娶妻生子,也会有的。

  有些人会去外界游历,遇到了可以相守一生的人,也会带回来成家立业。

  我们也会去城内交流,遇到了镇星城合适的人,也会彼此结合……”

  方平想了想道:“那之前蒋超好像说,没见过诸位。”

  “正常。”

  书生笑道:“我们人不多,后山也是他们的禁地,我们去城内,他们也未必会在意到我们。毕竟城内还有五六千人,他们也不可能人人都认识。

  我们也不会说进了城,就大张旗鼓地说我们是复生武者,没有那个必要。

  其实也就这些年,以前其实知道我们存在的人更少。”

  一旁,李默开口道:“以前我都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后山是禁地,这是老祖们定下的规矩。

  至于现在……”

  李默看了方平几人一眼,半晌才道:“和你们有关。”

  “嗯?”

  “你们几位,在外界闹出的动静太大,人人都知道了你们,都知道了你们的特殊。其实不公开复生武者,也是怕造成无端的麻烦。

  不是每一位复生武者,都愿意和其他区别开的。

  不说,那就可以以正常人的身份生活下去。

  可说了,那就可能被非议……”

  方平了然,又道:“这有什么,复生不复生的,我自己过了这道坎,外人如何非议,我才不在乎。”

  方平说的坦然,因为我不是复生武者。

  真要是,那还真未必这么坦然。

  还有,有些事的确不能说。

  比如他,他能说自己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穿越而来吗?

  不能说!

  所以以前复生武者的存在,是秘密,这很正常。

  哪怕现在,知道方平他们身份的人,也不是太多,别看好像人人都知道,实际上也就魔武这边知道的多一点,外加一些宗师有些猜测。

  其他人,那是一无所知的。

  不过也因为他们几个的存在,让复生武者不再是大秘密,现在知道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

  说话间,众人落下了地面。

  很快,有孩子欢声笑道:“爷爷,您去哪了!我也要飞……”

  方平都没反应过来,一旁,惠宏和尚忽然抱住了孩子,笑道:“爷爷去城内了,下次带你飞。”

  方平目瞪口呆!

  你不是和尚吗?

  也不对,和尚娶妻生子也正常,可这几位,一开始如同世外高人一般,在方平看来,应该是那种不问世俗的清修者。

  可现在……画风不对啊!

  见方平几人面露异色,书生子厚笑了笑道:“别看我们,我说了,我们也是人。之所以这副打扮……并不是说我们是真的和尚和道士,或是儒家之人。”

  书生想了想,脸色略显沉重道:“几位,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们的。参悟自己的本源,虽然不夹带记忆,可有些习惯,也许是上一辈子的习惯,会让你们渐渐产生一种融合……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比如说我,我上辈子的身份是南山宗的宗主,是不是儒道中人,我不清楚。

  可自从参悟本源之后,我隐隐有点感觉,我就该要做这样的装扮,因为我是一位儒者。

  他们两位也差不多。

  当然,这些影响不算太大,也是为了让我们更顺利地感悟这些本源,产生更大的契合。

  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些,以免彻底沉浸在其中,我们当初阅历不多,意志力也不够强大,所以陷入了其中,现在这些习惯,一时半会的也难以纠正过来了。”

  方平无语至极!

  合着……你们仨位,都是冒牌的?

  他真以为这三人是儒释道三派的强者,方平说的是这辈子,现在看来,应该不是,只是受到了一些影响而已。

  不过方平还是有些警惕,这种影响还是很可怕的,也许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方平自己没事,老王这些家伙,得小心了。

  他们复生前的身份要是大魔头,再给他们感悟到了自己的前世本源,岂不是也会产生巨大的改变?

  随着众人落地,附近一些武者也纷纷朝这边赶来。

  有人隔着老远就笑道:“来新人了?”

  “很久没来新人了,我还以为就我们这些人了,现在看来,还有人复苏。”

  “实力都很强……比我们还强,这是进入宗师境了?”

  “……”

  说话间,七八位男男女女赶来,有高品也有中品。

  这些人打量着方平几人,有妇人开口道:“我有位妹妹到现在还没找到,这几位……”

  方平几人齐刷刷地看向秦凤青!

  她妹妹就是你了,跟我们无关!

  谁让你要冒充复生武者的!

  秦凤青脸色漆黑,你才妹妹,你全家都是妹妹,这中年妇人太可恶了,没看到我们一群大男人吗?

  问什么妹妹的!

  却不想,一旁苏浩然笑道:“有些前辈……咳咳,还真有这种情况出现,复生,并非一定说前世是男,这辈子就是男子……”

  几人无言以对,互相打量一眼,方平看着老王几人,许久,含糊道:“我记得战神是女的……”

  王金洋脸色铁青!

  你再敢胡说,老子现在就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