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44章 言语如刀
  从议事大厅出来,秦凤青小声道:“我去城里一趟。”

  方平看了他一眼,微微挑眉,“别太过分!”

  “我是那种人吗?”

  “是。”

  秦凤青无语,想了想道:“好歹给我自己弄两把神兵吧,我现在穷的叮当响,大不了等我到了八品再还他们,反正我到了八品他们大概还没到七品……”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他。

  你好自信!

  你哪来的自信?

  秦凤青丝毫不在意这些,认真道:“反正现在在他们手上和A级合金兵器差不多,我先借用,到了八品,也看不上了,再还给他们,你说是不是资源最大化利用?”

  说罢,又道:“还得要几颗蕴神果,有月冥草最好,这就差不多够了。”

  李寒松无语道:“你真把当你提升境界的资源库了?你输了怎么办?”

  赌约又不是只会赢,秦凤青输了,到哪拿生命精华给别人?

  秦凤青看向方平。

  方平不理他。

  秦凤青考虑片刻,开口道:“三七,你三我七,我毕竟要上场干苦活的。”方平还是不理会。

  秦凤青一脸悲愤,咬牙切齿道:“五五,行了吧!”

  方平瞥了他一眼,缓缓道:“别太过分了,差不多就行。一柄神兵,三枚蕴神果,一株月冥草,差不多够你到精血合一境了,而且到具现都不算远。

  真要输了,你得想办法还我,这次不打欠条,还不起……那我就把你卖给镇星城,这边不介意要一位六品巅峰入赘。”

  秦凤青满脸悲愤,你还真要卖我?

  可他自己没钱,没钱就没法去跟别人完成赌约,真要输了,又拿不出东西,他恐怕也出不了镇星城。

  考虑到这些,秦凤青无奈道:“好。”

  “那我们先去山谷,你快点,没看那几个老头子恨不得马上赶我们走吗?”

  “知道了。”

  “……”

  方平交代了几句,在李默几人护送下离开了议事大厅,前往山谷。

  是的,护送。

  苏浩然这些九品境没好意思跟着去,盯着他们。

  可为了防止意外,还是让两位八品,两位七品护送几人去的那边。

  至于秦凤青,也有一位七品“护送”,押送也许更合适。

  ……

  青石大道上。

  方平也不御空,沿着青石大道缓步走着,边走边笑道:“李老,您伤势彻底恢复了吗?”

  李默有心不理他,想了想还是道:“恢复了。”

  “一直忘了问了,您老是八品巅峰境?”

  这不涉及机密,李默也不隐瞒,回道:“是八品巅峰,你对八品境应该也有所了解。八品境主修金身,金身的强弱,代表境界的高低。

  而金身的强弱,一般可以用承受气血的极限来衡量。

  所以八品境,主要看金身锻造的强度。

  金身,需要用气血、精神力、不灭物质一次次来锻造,严格来说,需要锻造九次,才是金身的极限。

  九锻金身,人体也达到了一个极限,这时候,可以寻道,走上自己的武道路。”

  方平微微凝眉道:“李老,这和魔武那边的说法不一样。”

  方平也不是菜鸟了,对这些还是很了解的,开口道:“魔武那边的说法,并无九锻一说,气血极限代表金身强度倒是一致的。

  可魔武不分几次锻造,气血达到了10万卡,便是八品境的极限。”

  李默笑道:“所谓九锻,也就是一个说法,并不是说一定要锻造金身九次。我说的是一个理论上的极限,你现在应该也知道,古武者应该有几个方向,而不是一条路。

  有主修肉身的,有主修精神力的,也有同修的。

  其中,还有万道合一这样专修的!”

  说起万道合一,李默又道:“万道合一,并非是主修肉身,看似和主修肉身差不多,实际上却是一个专修过程。

  打个比方,主修肉身,相当于你学习文化课,主修一门功课,但是其他功课还是要学习的。

  可专修,那就只学习你选择的那门课程,其他的一点不学。

  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吗?”

  方平笑道:“明白,很形象,这么说,万道合一其实和主修肉身还是有差别的。”

  “对,有差别。”

  李默又解释道:“这并非我说的,其实镇星城对万道合一也不了解,这是苏家老祖说的。当初……也就说青年赛那一次,事情发生后,镇星城对万道合一也很震惊。

  于是在苏家老祖回来后,请教了一些。

  这才知道了其中的一些不同,万道合一,放弃了所有,比主修肉身的古武者还要更恐怖。”

  李默稍微解释了一会,再次道:“所以,九锻一说,其实适用于万道合一境的武者。李长生是可以完成九锻的,在八品境,锻造更强大的金身。

  可偏偏他又无法诞生不灭物质,所以这又是一个矛盾所在。

  他的肉身极限,恐怕也只能达到承受10万气血的地步,到时候就必须要踏入本源路了。

  九品境的武者,肉身强度未必就比八品境强多少,除非到了绝巅。

  寻常的九品武者,哪怕领悟了本源道,他们也会继续锻造肉身,可和八品境差距不算太大。

  真要完成了九锻金身,八品境武者,也许可以靠肉身之力,和非绝巅境一较高低。

  九锻,是一个传说。

  现代武者,一般情况下,有强有弱。

  七品极限,金身完成牵引的那一刻,气血可以达到5万卡。

  我说的是金身完成牵引,这时候其实已经踏入了八品境。

  所以,也能说八品的初始,就是气血5万卡。

  5万-6万气血,这属于八品初段,这个过程,我们在完成第二次锻金身,第一次就是直接牵引的那一次。

  6万-7万卡,这属于八品中段,这是第三次锻金身。

  7万-8万卡,八品高段,第四次锻金身。

  8-9万卡,这就是八品巅峰了,也是第五次锻造金身。

  可有些人,天赋异禀,这时候他们还可以继续锻造金身,没踏上本源路,那就可以继续进行第六次锻金身。

  这时候,气血极限就是10万卡了。

  以10万卡气血极限,六次锻金身的程度进入九品境,在九品境当中,也会是强者。

  吴奎山是这样,李长生大概率也会是这样,李长生是强行用气血锻造到了那个地步。

  所以,这也造成了八品境巅峰,有强有弱。

  也造成了初入九品,有强有弱,不单纯是九品本源道感悟的问题……”

  李默说了不少,方平恍然大悟,又道:“那七次八次锻造难道不行了吗?”

  “行,但是还是那句话,不灭物质不够,有这个时间,你也许已经进入了九品很久了。”

  李默轻叹道:“现代武者,最大的局限就是不灭物质的问题。方平,听说你想找古武功法,如果真的找到了可以修炼出不灭物质的功法,那你就是人类的大功臣!

  这样的话,高品境武者会瞬间多出很多。

  而且所有高品武者,都会进入一个高速提升期。

  尤其是八品境,现在八品境武者其实不少,可大家都被不灭物质所限制,无法快速跨过门槛。”

  “李老,镇星城老祖,真的没找到古武修炼功法吗?可据我所知,李司令他们,是进入过界域之地的?”

  “的确没找到。”

  李默沉吟片刻,看了看身边几位镇星城武者,开口道:“蒋老祖既然给了你资料,你很快也会知道的。”

  “镇星城是有人去过界域之地,可去的都是半残的那种。真正保存完好的,其实是没人进去过的……天南地窟那边……其实是保存完好的。”

  李默低声说了一句,又道:“这些半废的界域之地,功法有,但是没有那种修精神力的功法。老祖们推测,精神力修炼功法,应该不是用古籍传承,而是……”

  方平一脸期待,李默也没让他失望,沉默片刻,缓缓道:“精神力修炼功法,应该是一些界域之地的根本,所以,功法的传承,并不会流传,而是以类似于本源道传承的方式传承。”

  “小电影!”

  方平忽然明悟,喊了一声。

  这一刻,几人脚步都是一滞。

  方平却是不管他们,喃喃道:“我明白了!真的明白了!精神力功法是用类似于本源道方式传承的话,那就是独家小电影,和校长上次观看蔷薇城主的本源是一个模式。

  而界域之地……界域之地有这种传承的,我想我知道了,应该是那股强大的本源!

  原来如此!

  废掉的界域之地,也许这股本源已经消散,或者无法传承功法。

  可现在还保存完好的界域之地,那股强大的本源还存在,所以是可以传承的。

  而想得到功法,唯有去这些保存完好的界域之地才行。

  还有,我怀疑各家的功法恐怕不太一样,有人主修精神力,有人主修肉身,有人兼修,有人万道合一……

  想找到万道合一的专属功法,这也要撞运气。”

  李默有些异样地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你很聪明,老祖们其实也说过类似的话。”

  方平自谦道:“一般一般,李老过誉了。”

  方平谦虚完了,又笑呵呵道:“李老,那这么说来,老祖们其实也没有获得过这样的传承,对吗?”

  “应该是。”

  李默想了想,补充了一句道:“其实也有一种可能,老祖们获得了不完整的传承,这种功法的不完整,导致老祖们无法传承下来,或者说拓印下来。

  这样的猜测,很多人都有,也不防跟你说说。

  方平,你若是可以找到一门完整的功法,彻底普及,全人类都会感激你的。”

  方平苦笑道:“李老对我期待真大,绝巅老祖们都没拿到,我自己都不相信可以拿到。”

  李默似笑非笑道:“难说,你们几位……可是曾经进入过界域之地的!要知道,界域之地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的。

  上次去天南,我们能不能进去,并无把握。

  杨家主的想法是,让一位复生武者冲击一下试试……上次战死的人当中,有复生武者存在。

  可千年前的那批复生武者,只是一些界域之地的隔代传人,到底行不行,不好说。

  你们不一样,你们如果是王战之地的那批人……那其实是可以对上的,你们可以进入。

  哪怕现在不行,获得不了传承,可到了九品,领悟了本源,可能性很大!”

  说罢,李默又道:“这也是蒋老祖给你们资料的一个原因,不出意外的话,一些保存完好的界域之地,资料中都会有介绍。

  其实,老祖们还是希望你们可以进去的,包括武王他们。

  所以,这个阶段,没人想看到你们陨落,而是等你们到了九品,进入界域之地,去拿到功法。”

  方平心中微微一跳,看来,有些事大家都是知道,而没有说出来罢了。

  恐怕上次他们从界域之地回来,秦凤青这家伙露出了异样,张涛大概就有过猜测了。

  这批人,和之前的复生武者不是一伙的。

  这一次,老姚和万源殿起了反应,也愈加证实了这一点。

  所以,战王给了他们更多的资料。

  张涛的意思也很明确,接下来的一些大战,方平几人最好别参与,安心修炼。

  等到了九品,也许可以进入界域之地,获得传承。

  果然,武者到了这个境界,没几个是傻子。

  大家心中有猜测,没去说罢了。

  还有,千年前的那些人,果然和界域之地有关,隔代传人……也许说是地球分部更合适?

  真正的界域之地精英,恐怕都战死在了王战之地。

  当年的地球,也许就是一些界域之地的外门所在。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王战之地一战结束后,界域之地精英全军覆没,这些外门子弟,也许是断了传承。

  千年前的事,方平隐隐有了大概的方向了。

  回头和资料上的东西比对一下,大概可以得出真正的结论。

  “武道史,已经向我彻底展露了。”

  方平心中吐了口气,他之所以要追溯这些,并非只是为了历史,而是为了获得更有用的讯息,获得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

  ……

  和李默聊了一路,等再次到了山谷,方平忽然看向李默,笑道:“李老,考虑过去魔武执教一段时间吗?”

  李默愣愣地看着他,半晌无言。

  方平笑呵呵道:“在镇星城待了这么多年,一点不腻吗?王战之地,我想李老大概也呆腻了,而且不到九品,也去不了核心区域。

  世界很大,也很精彩。

  108外域,李老去过几个?

  可曾领略过外域的无限风光?

  去界域之地走一走,去王城看一看,去禁地转一转,见识不同的王城,不同的外域,看不同的守护妖植和妖兽,和不同的王城之主较量一番……

  这才是人生!

  在王战之地,和八品地窟武者交手,打来打去,我想也是那些人,你打不死我,我打不死你,恐怕都打的想吐了。

  多去一些地方,才能更好地感悟自己的武道本心,踏上属于自己的武道路。

  战王前辈他们有需求,需要你们为他们找到走上更高一步的信息和机缘。

  可不到九品,真的可以帮到老祖们吗?

  李老出来转转,也许很快可以到九品,再回王战之地,那会更有用。

  镇星城强者是很多,可李老难道没感觉到压抑和局限?

  看看外界,张部长绝巅了,南部长也快了,九品境武者越来越多了。

  吴校长进入九品,吴镇守年纪轻轻就成了镇守使,田大将军也进入了九品,其他如郭司令这些人,也纷纷踏入九品境。

  李老当年可是和老校长一战的人物,老校长若不是受伤太重,恐怕也早就踏入九品多年。

  而今,再回首,李老就不曾有些遗憾吗?”

  李默无言。

  有过遗憾吗?

  有啊!

  镇星城的强者,就没人不遗憾的吗?

  这一生,镇星城——王战之地——镇星城……

  如此反复循环!

  108外域,去过几个?

  外域无限风光,领略过多少?

  不说地窟,人类世界,华国这么大,去过多少地方?

  年轻的时候,还出去闯荡过。

  年纪大了,好像很多年没出去过了,上次出去,还是去魔武,还是因为小辈们的事。

  一旁,其他三人也是眼神闪动。

  方平笑道:“当然,王战之地还需要人手,人少了,也会给其他前辈们造成压力。可年轻一辈也在成长,蒋昊、苏子玉这群人,也渐渐强大了。

  李飞他们,也在不断进步,我看蒋超距离七品境都不是太远。

  包括一些复生武者前辈们,其实也不是说一定要留在镇星城,去王战之地闯荡一番……也许他们没拿到资格,可我觉得吧,绝巅老祖们开口,一人换一人,未必不行的。

  小小的镇星城,是天堂,也是地狱。

  高品强者,一辈子窝在在,甘心吗?

  不到高品,出去有危险,这点可以理解,年轻一辈,年纪小,培养到六品再出去走动,也很正常。

  可前辈们,都不小了……”

  方平叹息道:“10年,20年,30年……普通人的一辈子就过去了!”

  这时候,周边已经有不少复生武者聚集。

  方平再次叹息道:“一日又一日,终日待在镇星城,是安全了没错。可练武练到了这等境界,就是为了养老的?

  为了陶冶情操?

  武道必争啊!

  外界,哪个武者不知道这句话,哪个武者不懂武道必争?

  所以,新武时代,百花齐放,强者不断涌现,一批批前辈抛头颅洒热血,哪怕战死地窟,也被后人传颂。

  无数年后,有人记得开创了新武时代的两位镇守使,有人记得带领新武时代辉煌的三大部长。

  有人记得慷慨赴死的魔武老校长这些前辈,有人记得战死天南的斧王众人……

  可老死在镇星城……又有几人知?

  武者为名利而活吗?

  不!

  并非为了名利,可人活一世,修炼到高品境,外界高品,人人可称宗师……

  然而,有些高品,可以称之为宗师吗?

  高品武者,这才是一些人的称呼,而不是某某宗师。

  小子不才,弱冠之年,也能博个方宗师之美誉,我很自豪,也很骄傲。”

  方平环顾一圈,看向惠宏几人,笑道:“惠宏大师,您走出去,有人会称您一声惠宏宗师吗?”

  “子厚先生,您呢?”

  “李老这样的人物,征战王战之地,还能称一声宗师,可您几位……小子逾越了,可说句掏心窝的话,您几位有人这样喊过吗?”

  “我们活这一世,难道连一丝印记都不愿留下?”

  “武者就该活的潇洒,活的畅快,活的人尽皆知,无人不知我宗师之名!”

  “争名,而又非为争名夺利!”

  方平声音更大了,朗声道:“若干年后,哪怕我真的战死在地窟,也有人知道,当年方平宗师曾为人类而战,曾在地窟杀敌无数!

  纵死,那也甘心了,无悔了!

  若干年后,有谁记得诸位?

  复生武者……诸位,您这些人,在高层眼中,在强者眼中,没有名号的!

  只有一个代名词——复生武者!

  活的居然不如已经死去的人,虽然活着,虽然活到了高品,连个名号都没留下!

  惠宏……惠宏可是千年前的人物了!

  活的连自己的名字都没了!

  复生武者,居然要借用上一世的名号,可笑,也可悲。

  我是方平,他是王金洋,他是李寒松,他是姚成军……我们活成了自己!”

  方平大声道:“外界谁不知我等?谁会把我们当成上一世的人物?我们为自己而活,不为上一世而活,我不想我死后,连个名字都没落下,外人只知,曾经有个复生武者,他活着,他死了!”

  方平说着,惠宏几人脸色涨红。

  方平又大声道:“惠宏大师,您有自己的名字吗?还是说,您只记得,您是千年前万安寺主持惠宏和尚?”

  惠宏和尚脸色剧变,低喝道:“我叫郭圣泉!我有名姓,我叫郭圣泉!”

  “我非子厚,我叫管付!”书生子厚也是一脸挣扎。

  “……”

  人群,渐渐有些躁动起来。

  李默几人看到这一幕,一脸呆滞!

  出大事了!

  ……

  远方。

  苏浩然孑然长叹,喃喃道:“引狼入室……引狼入室了!这样的家伙,就不该让他踏入镇星城一步!”

  “他比武王还能说,还能搅动人心……我镇星城……恐怕要乱了!”

  “快赶他走!他现在还在怂恿复生武者,一旦入城怂恿我们家族子弟……”

  “对,快赶他走!我家孙儿还年幼,刚入四品……一直吵闹着要出去,这要是被怂恿了……快啊,让他赶快走!”

  “言语如刀,惠宏几人经历不多,恐怕要入瓮了!”

  “……”

  多位家主,都是长叹不止。

  镇星城这一次,真的错了,错就错在,不该邀请这几个家伙入城,大错特错!

  对复生武者,他们向来都是放任。

  任由你来去。

  这些人,很多人在镇星城生活了一辈子,算不上傻,可真的相对而言要单纯许多,比外界的武者要单纯的多。

  方平这番话,对吴奎山这些老狐狸说,几人听听也就罢了,大概不会当回事。

  可对惠宏几人说这些,那是真的要出事的。

  这一刻,当初第一个邀请方平几人的苏浩然,是真的后悔不迭,老子就不该嘴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