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45章 洞天福地
  山谷中。

  气氛愈加躁动起来。

  有中品境武者闷声道:“我等虽非高品武者,也愿活成自己!纵不能青史留名,也不愿意蹉跎一生!方先生,我等久不入红尘,出去了……”

  方平笑道:“诸位如果有意,可以去魔武执教。当然,我不建议高品以下武者去魔武,不是看不起诸位前辈,可中品境,危险相对较大。

  当然,如果诸位真的要去,方平也欢迎诸位。

  诸位前辈可以不用参与任何战斗,这一点,我方平可以保证。

  教书育人,也是为人类做贡献!”

  方平朗声道:“武者就只能战斗才能活成自己吗?不,并非如此!

  你教书教的好,教出了一群天才武者,教出了一群能为人类做贡献的强者,那你对人类就是有功的!

  魔武学员上万,导师不到千人。

  就这千人,还有数百人坐镇地窟。

  真正有时间执教的武者,不到300人!

  这么点人,这是教导武道,不能错丝毫,人的精力有限,自己还要修炼,一人带数十学生,真的可以吗?”

  方平轻叹道:“在魔武,教的东西很多。

  有文科,有武科。

  比如对武道史的了解,魔武老师能比得上诸位前辈吗?

  非武者,低品武者淬骨、淬体,难道这点诸位前辈教不了吗?

  诸位前辈性格淡然,反而更适合教导学生。

  我们的老师,有些人厮杀习惯了,反而缺乏耐心,学生一些不懂的问题……往往问过一遍,再问,那是会被呵斥的。

  可前辈们呢?

  我虽然不太了解诸位前辈,可看到此地一片祥和,想必诸位前辈也是温煦之人。

  这样的人,不当老师太可惜了!”

  方平感慨道:“武者,战斗并非唯一,各司其职,金子总会发光的。

  当你教导出一位宗师,一位绝巅……何等的骄傲!

  这是何等的成就?

  武大,兼容并包,百花齐放。

  如果喜欢研究丹药的制作,兵器的打造,都可以在武大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去研究。

  复神丹这种丹药,前辈们应该也有所了解,人类到现在都无法制作。

  如果有人研究出这种丹药,而且加以改良,何等的丰功伟绩?”

  方平叹息道:“可惜,太缺少人手了。这样的工作,真的太适合诸位前辈了。走出镇星城,忘记过去,活成自己,说难很难,说简单,一念之间罢了!”

  ……

  随着方平的话语,有些人询问道:“那要是去了魔武,我们的家人……”

  “这个诸位前辈放心,以前如何,以后也如何。

  而且魔武有一点好处,也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

  此刻,方平看到了老王蠢蠢欲动,看到了李寒松张口欲言,心中骂了一声,想摘桃子,不可能!

  我方平忽悠到手的,还能让你们捡了便宜?

  不给他们打断自己的机会,方平迅速道:“魔武前些日子,攻破了一座王城!魔武现在地下有一座巨大的能源矿脉,这一点,是任何武大无法比拟的。

  前辈们要是不下地窟,那获得的资源有限,在其他学校,那是很难维持修炼的。

  可在魔武不同,光是矿脉的存在,就足以维持前辈们的修炼了。

  哪怕镇星城,除了武道楼,其他地方也远不如魔武的修炼环境……”

  方平说了好一阵,一旁的老王和老姚那都是几次欲要开口,硬生生的被方平给打断了。

  王金洋脸色变了又变!

  这混蛋……就不能给我们一点机会?

  你魔武多少宗师了?

  8位!

  这里有多少?

  12位!

  这要是都到了魔武,20位了啊!

  南武呢?

  可怜啊!

  偌大的南武,就他一人,寒酸啊。

  他几次想开口说几句,最终还是没法说出口,心中悲哀莫名,我还怎么带领南武崛起?

  我没他脸皮厚,没他能说,也没他会忽悠,资源也没他挣的多。

  就这,我还能带领南武超越魔武?

  他郁闷,姚成军更是郁闷的要吐血。

  我才是万源殿主人啊!

  按理说,这些人真要出山,也该去第一军校才是。

  可现在……好像没他事了?

  “校长要是知道了这事……会不会杀了我?”

  姚成军有些憋屈,校长要是知道自己曾经有希望给第一军校拉去12位高品,就因为自己不会说啥,结果被魔武抢走了,应该会打死自己的吧?

  他几次想开口,可方平却是话语不断,间歇期都没。

  就当方平说完了,他想要插话的时候,方平猛然丢出一句:“我出去就通知魔武校长,让校长亲自来星缘镇等待!

  诸位前辈如果考虑好了,安排一下,去星缘镇和校长汇合,一起去魔武!

  一切事宜,魔武会安排妥善,绝不会让前辈们默默无闻。

  我魔武师生万余人,都在魔武等着诸位前辈莅临!

  诸位前辈,希望我们携手,共创新武时代的辉煌,将这个时代,带领到最巅峰!”

  话落,方平转身就走,边走边道:“小子不再多言,如何取决,全在于前辈们一念之间,老王,老姚……走了!”

  姚成军:“……”

  王金洋:“……”

  几人满脸无奈,可现在还能说什么?

  临走之际,王金洋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诸位前辈也可以考虑一下南武。”

  “也可以考虑第一军校。”

  李寒松刚想开口,忽然感受到了杀气,讪讪不再言语,方平会打死他的。

  两人虽然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可其他人好像没太在意,这下子,让两人愈加憋屈了。

  ……

  出了山谷,姚成军闷闷道:“万源殿是我的。”

  方平笑道:“是你的,没人抢啊。”

  “那……”

  “他们可不是你的,那是人,是前辈武者,他们是自由的!老姚,你这思想要不得!”

  方平正色道:“我们都是为人类崛起奋斗的武者,难道你能说这些前辈,也是你的?”

  姚成军憋了半天,难受道:“行,我不说了。”

  “这就对了。”

  方平笑了一声,又看向李默几人道:“李老,您几位也考虑一下,其实真的是个好机会,魔武大门始终为你们打开……”

  他这边刚说着,远处,蒋昊和苏子玉御空而来。

  蒋昊还没开口,苏子玉大声道:“方校长,家祖他们已经在星缘镇准备好了宴席,时间也不早了,方校长你们随我一起去用餐吧!”

  方平半晌都没吭声。

  啥意思?

  星缘镇?

  用餐,用得着去星缘镇?

  这是要赶人啊!

  蒋昊就直接多了,干脆道:“去吃饭吧,吃完了,你们也早点回去,早点回魔都,也能早点修炼。”

  方平一脸郁闷,居然赶我走,镇星城待客礼仪真欠缺。

  旁边,李默几人一副押送的姿态,李默笑道:“方平,既然宴席准备好了,那就现在去吧。”

  “我去城内找一下秦凤青……”

  “不用了!”

  蒋昊笑呵呵道:“秦凤青已经提前一步走了!”

  说的是咬牙切齿!

  秦凤青是直接被押送走的!

  强行押送!

  那家伙这片刻功夫,击败了三人,每一战都是吐血三升,眼看着快死了……结果就是能继续战斗。

  而且还能赢!

  城内那群小年轻,一个个跟白痴似的,就这么傻乎乎地继续上钩,任由秦凤青钓鱼。

  几位家主看不过去了,直接让人强行押送那家伙出了城。

  秦凤青临走的时候,那叫一个舍不得,声音悲戚,和那些年轻人道别的时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那是真的舍不得他们!

  至于助纣为虐的蒋超,现在蒋元华正在家里关门打狗,准备打死那个胖子呢。

  “秦凤青走了……”

  方平无言以对,见众人看着自己,失笑道:“好好好,我走,我走行了吧!其实我原本还想进万源殿一趟……”

  苏子玉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七品境领悟本源,其实必要性也不大。”

  至于有没有机会,再说。

  “也罢,也罢!”

  方平感慨道:“那我们走便是,没想到,刚来一上午,就得离开了。

  还没来得及参观武道楼,参观珍藏室,参观绝巅老祖们的闭关地……真的太可惜了。”

  几人嘴角抽动,你再参观下去,镇星城都要成你们魔武的了。

  趁早滚蛋吧!

  6位强者,一路押送,沿途都不让镇星城之人靠近的,亲自押送他们出了大门,进入星缘镇。

  直到到了镇星城,众人才松了口气。

  ……

  星缘镇。

  昨夜待的那个大院。

  苏浩然已经备好了酒席,等方平他们到了,二话不说,喝了一杯酒,马上道:“家中还有琐事,老夫先回去了,几位慢慢享用,吃完了早点回魔武,莫要让吴校长他们担心。”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话罢,老头子跑的飞快,直接走人了。

  “这叫什么事!”

  方平叹气,蒋昊淡笑道:“你若是不闹出点动静,那各家也欢迎你们。可你们看看,现在都什么样子了?”

  方平无奈,扫了一眼秦凤青,没好气道:“让你别挑战人,非要折腾,连累了我们。”

  秦凤青一脸无辜,跟我有啥关系?

  我才打了三场,弄了一柄神兵,一株月冥草外加几斤能源石而已。

  这点东西,对他们而言九牛一毛。

  不该是我的原因啊!

  不过方平甩锅,他也懒得说什么了。

  几人也不再说,不吃白不吃,吃一顿再说,为了赶走他们,镇星城也是下了血本了,好东西不少,不比昨晚的宴席低端。

  桌上,苏子玉和蒋昊都没怎么说话。

  因为家主们说了,送人走就行,不许和他们多说,苏浩然甚至警告苏子玉,说话超过10句,他就打断苏子玉的腿。

  无奈,苏子玉也不想再说话了。

  ……

  一小时后。

  星缘镇外。

  古城墙上,两位七品武者一言不发,目送几人离去。

  也没说“下次再来”的话语。

  走了,就别来了。

  昨天停车的地方,方平一上车,就拨通了魔武那边的电话,让人去通知吴奎山,来这边接人。

  等他挂断了电话,王金洋开口道:“你觉得会有几人出山?”

  “中品的难说,高品的镇星城应该不会阻拦,因为他们已经参悟了本源,该收集的本源气,都收集到了。

  12位高品,多了不说,三五位没问题。”

  “这么说,魔武高品真要超过10人了?”

  方平笑道:“这些复生的前辈,说实话,魔武也不会让他们乱入地窟,我说教书,那也是认真的。

  就是个排面,主要还是为了缓解一下魔武导师的压力。

  现在这情况,驻守天门城要一部分导师,南区不少导师潜修。

  师资方面,真的太缺乏了。

  高品武者精力旺盛,真要来执教,一人带三五十学生没问题。

  而且高品武者,站得高望的远,教出一批中品学员,难度不大……”

  几人也没说什么,王金洋又道:“战王前辈给的资料,拿出来看看吧。”

  方平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很快拿出了那一摞兽皮书。

  这应该是战王在御海山杀了妖兽,剥皮制作而成的,这摞兽皮书的兽皮,居然都是七品境妖兽的兽皮。

  兽皮书虽然看起来多,实际上也就四五本的样子。

  方平抽出一本,也没什么书名,这就是战王他们的随笔记录。

  方平扫了一眼,开口道:“这是千年前那批复生武者的事。”

  方平一边看着,一边道:“千年前,当时各大宗派、家族,包括当时的皇室,高品强者齐聚,聚于江陵府。

  在魔帝莫问剑的带领下……”

  方平看到这,摸着下巴,奇怪道:“咦,就魔帝莫问剑,其他两位强者没说。”

  千年前的领袖,应该有三位。

  其他两人一点介绍都没!

  王金洋缓缓道:“莫问剑是古武时代的武者,应该是年岁最大的,资格最老的,只介绍他正常,你继续说。”

  “这些人齐聚江陵府是为了干一件大事……改天换地,破开仙界通道,不让末武时代到来!”

  方平说到这,瞬间想通了一切!

  “原来如此!我就说,原来是这样!当年王战之地一战结束,通道恐怕已经被关闭,宗派时代,都把地窟当成仙界,你们还记得西山广胜寺的记载吗?

  发现了仙界!

  在宗派时代,恐怕就是称地窟为仙界。

  通道关闭,两界能量不再互通,地球能量衰弱,末武时代到来。

  这时候,莫问剑出山,集合当世强者,想要强行打开通道,攻入地窟,继续开启通道。”

  方平一边说着,一边继续道:“我说对了,的确是为了打开通道,引能量入地球。莫问剑知道地窟的危险,也知道打开通道后,可能会面临灭顶之灾。

  可千年下来,地球能量消失,强者越来越少,再也不复古武时代的辉煌。

  如此下去,武道恐怕会进入无高品时代,哪怕他们这些高品,也正在衰弱,没有能量的支撑,强者越来越少了。

  所以他集合了当时所有的高品强者,就是为了干这件大事的。”

  方平说罢,又开始翻看其他兽皮书,很快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继续道:“果然,战王推测,莫问剑是王战之地一战的幸存者。

  也许也是唯一的幸存者!

  他从王战之地逃离之后,就回到了地球,而界域之地的人全部战死,没战死的,也都在强行封闭两界通道后死亡。

  所以,那时候,两界就不再来往。

  莫问剑一直隐忍千年,却是在千年后出山……”

  说到这,方平眼神微动道:“战王推测,莫问剑也许有古武时代的修炼功法,三座宫殿中,属于莫问剑的那一座,可能会有功法存在!

  那座宫殿中,也许保存着莫问剑的本源传承。

  至于到底有没有,他也不清楚。

  老姚,这个要看你了,等你到了可以开启那座宫殿的时候,一定要去试一试!”

  说着,方平继续翻看兽皮书,介绍道:“那一次结果如何,战王不清楚,不过判断应该是打开了通道,攻入了地窟,和地窟强者发生了大战。

  结果全军覆没,再也没人回来!

  万源殿居然不是在地窟找到的,而是在江陵府找到的,也就是当年他们集合的地方。”

  说着,方平疑惑道:“江陵府是哪,你们知道吗?”

  秦凤青鄙夷道:“方平,你真要多学习学习了!这些知识,你几乎一窍不通!以千年前来算,江陵府应该是现在北湖行省的管辖区域。

  说直接点,关二爷战死的那地方。”

  方平瞥了他一眼,心中低骂一声,你飘了,迟早让你好看。

  “北湖……”

  方平沉吟道:“北湖有地窟,而且北湖是南十域,我们之前去的南江地窟是南九域,天南是南十一域。

  他们齐聚北湖,难道是想打开北湖那个通道?

  那代表,他们当初进攻的就是南十域。”

  另一边,王金洋轻声道:“你别忘了,莫问剑的来历。紫盖山弃徒……紫盖山……紫盖山应该是三十六洞天中的紫玄洞照天。”

  李寒松接话道:“紫玄洞照天,按照现在的地理位置,应该也在北湖一代,也就是千年前的江陵府。”

  王金洋又道:“方平,再看看,界域之地到底是不是洞天福地!在那个年代,那样如同天宫般的建筑,被称为洞天福地很正常。

  还记得我们上次去天南地窟,我们看到的那些吗?

  当时咱们看到的是‘陵洞’二字,对吗?”

  方平点头,继续翻看兽皮书,开口道:“战王他们推测也是如此,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不过界域之地就是洞天福地的概率极大。”

  “那就对上了!”

  王金洋又道:“事后,我查过不少资料。天南那边,有虚陵洞天!而天南地窟和北湖地窟是相邻的,这意味着,我们发现的是虚陵洞天!

  而北湖地窟另外一边,就是往西边,那就是紫玄洞照天!

  莫问剑来自紫盖山,那他带人攻打熟悉的地方,那就有迹可循了。

  也许,他也想回到紫盖山,千年不曾出山,地窟封闭千年,他也许也想看看有没有熟人存在了……”

  方平此刻还在看书,喃喃道:“我之前其实也猜测,界域之地就是洞天福地。当初在天南看到‘陵洞’二字,我后来也有了点想法。

  之前在里面看到紫盖山,我也想到了紫玄洞照天,现在看来,没猜错。”

  方平说着,翻了一页兽皮书,又道:“北湖地窟,东西两边的界域之地都保存完善!东边就是我们上次去的界域之地,虚陵洞天。

  西边,就是莫问剑所在的紫盖山,紫玄洞照天。

  而北湖地窟是南十域,和南九域的南江地窟相邻,南江地窟西边还有一座界域之地……”

  方平说着,笑道:“我们得到的两枚令牌,一枚刻着‘刘阳’,一枚刻着‘张玄’,我原本以为是人名,现在看来是错了。

  张玄……玄德洞天,张真人治之!

  刘阳……洞阳隐观天,刘真人治之!”

  李寒松接话道:“真人,那可是归天庭管辖的!果然对上了!”

  李寒松兴奋道:“一切都对上了!界域之地是洞天福地,由天庭管辖,神话时代,天庭位居洞天福地之上,我当年应该和虚陵洞天的主人认识。

  也许,我不止是征北将军,还是一大洞天之主!

  当然,也许我的府邸不是界域之地,或者在别的地方?

  可界域之地,绝对是神话时代就存在的!”

  众人都不理他,王金洋想了想又道:“洞阳隐观天,在如今的南泽一带。玄德洞天,在三秦之地。

  南泽那边……好像没地窟开启!”

  南江、南泽、南河三省,之前一个地窟都没,之后,南江地窟开启。

  这么来看的话,洞阳隐观天未必就在其他地窟中,可能在最后一个地窟中还没开启。

  当然,也有可能现实的地理位置,未必对应这些地窟位置。

  方平,战王前辈给的资料,有介绍吗?”

  方平看了一会,摇头道:“有介绍,介绍的不多,很笼统。

  比如说,魔都地窟有一边界域之地是保存完好的,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因为绝巅不会深入去探测,其他人未必可以发现蛛丝马迹。

  天南地窟一处保存完好,就是我们发现的虚陵洞天。

  北湖地窟,两边都完好,是虚陵洞天和可能的紫玄洞照天。

  目前,华国保存完好的界域之地,总共只有8处。

  所以,我们的令牌也许有用,也许就彻底废了。

  拿到令牌,找到对应的界域之地,还要拥有对应界域之地的气息……我去,这个概率真的太小了。

  李司令当初进的,也许是一处保存完好的地窟。

  他居然都能碰上了,不知道是一次次尝试,还是一次性的,要是一次性就找到了,李司令这运气,不比老张差。

  果然,每个时代都有命运之子的存在。

  这两位,也是当年的命运之子了。”

  李振能进入界域之地中,其实概率还是很低的。

  每闯一处保存完好的界域之地,其实都是万分危险的,多闯一次,危险多一分。

  所以,他一次性就找到的概率不低,这不是命运之子是什么?

  方平几人说着,李寒松则是还在傻乐,“洞天福地既然是真的,天庭也是真的了。方平,你都不知道,这一次我来这边,还是很忐忑的。

  不过在这里,没有发现我的本源气息,老姚又被确定是古武者。

  现在又确定了这些消息,方平,以后我不会再质疑你的话了……”

  方平翻了个白眼,王金洋几人干脆不理会他。

  姚成军沉吟道:“那接下来要去三秦地窟吗?三秦那边,有保存完好的界域之地吗?”

  “有一座。”

  方平说着,沉吟道:“而且这一处界域之地,是界域三秦地窟和西山地窟之间的那一座!而西山地窟,你们猜,和那一处地窟相邻?”

  “嗯?”

  “紫禁地窟!”

  方平眯眼笑道:“有意思了!紫禁地窟是南十八域!

  西山地窟是南十七域!

  三秦地窟是南十六域。

  京都地窟是南十九域。

  也就是说,我们想去找玄德洞天,是去三秦地窟还是去西山地窟,都是一样的。

  而去了西山地窟,往西便是三秦地窟,往东便是紫禁地窟。

  紫禁地窟要大战了啊!”

  众人纷纷看向他,你啥意思?

  方平耸肩道:“看我干嘛,我就是分析一下。

  说起来,现在我们了解的讯息越来越多了!

  魔都,南七域。

  东林,南八域。

  南江,南九域。

  北湖,南十域。

  天南,南十一域。

  西海,南十二域。

  北疆,南十三域……

  京南,南二十域……”

  一旁,秦凤青懒洋洋道:“方平,这些都公开的消息,不用重复了。你自己不会没玩过你代言的《异界入侵》吧?

  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好不好!

  我建议你玩一玩,一域一区,华国目前有24区开放了,还有一区没开放,就是没出现的那一区,准备当新区开放。

  别说,这游戏挺管用的,我现在对这些知道的都比你清楚。

  你一个代言人,居然还跟我们分析这个。”

  方平一脸茫然,是吗?

  我好像忘了这游戏了!

  一旁,王金洋也道:“这游戏还是有点意思的,我也玩过几次,一直在南九域也就是南江地窟玩。方平,之前我们入地窟的那一战,也被做成副本了。

  你有空可以看看,挺有意思的。”

  方平无语,合着你们都玩了?

  玩物丧志!

  “不说这些了,如果要去探索的话,下次就去西山地窟。刚好,听说西山地窟今年开放成了秘境,给新生修炼用……”

  这话一出,姚成军忽然道:“如果我们去了,通知西山地窟,让所有新生撤离!”

  “……”

  方平目瞪口呆,这话啥意思嘛?

  我们去,那也是去界域之地,你一副西山地窟要倒大霉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开车的秦凤青补刀道:“就怕不给我们去,西山地窟要是不让我们进,三秦地窟给我们进去吗?”

  方平忽然狠狠道:“还不是你们的错!我一个大将军,去地窟难道还不行?

  你们成天招惹是非……”

  王金洋淡淡道:“被拉黑的是你和秦凤青,与我们何干?

  还有,最好别在紫禁大战的时候进入,要不然,你去了西山地窟,坐镇御海山的前辈都不放心。

  不过话说回来,那时候西山地窟那边应该也有绝巅坐镇,倒是不用担心对面的绝巅进入。

  这样一来,也免得绝巅强者两头跑了。”

  方平瞪着他,我说了,去界域之地,去界域之地,怎么会惹到绝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