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49章 你嫌弃我,我嫌弃你
  校外。

  车上。

  李寒松轻声道:“真不带老秦?”

  方平摇头,“他才六品境,带他去送死吗?”

  “那家伙一个劲地问我们哪天出发,昨天还打了电话回来,让我们出发了一定要通知他一声……”

  秦凤青不在学校,那家伙为了捞一笔,这几天去找那个邪教黑市了。

  要不然,在学校的话,方平也没那么容易甩掉他。

  方平靠在座椅上,轻轻吐气道:“别管他,他也快精血合一境了,这时候努力修炼更好一些。”

  “在他看来,苦修可不是好事。”

  李寒松笑了一声,又道:“你怎么每次外出都喜欢开车去?”

  “废话,飞行不累吗?坐飞机不麻烦吗?你开车,我休息一会,累的又不是我,干嘛不开车。”

  李寒松无言以对,说的好有道理,我都没办法反驳你。

  ……

  同一时间。

  东吴行省。

  秦凤青接到了电话,一边劈砍着逃窜的邪教武者,一边大声道:“说大点,怎么了?”

  “你在做什么?”电话那边的张语问了一句。

  “哦,打劫……不,清理邪教据点呢!”

  秦凤青说着,又劈死了一位四品武者,问道:“快说事,我还忙着呢。”

  张语无言,半晌才道:“方平他们离开学校了。”

  “走了?”

  “嗯。”

  “混蛋!”

  秦凤青骂了一句,一刀横扫,偌大的空旷废弃工厂,一刀直接直接坍塌。

  惨叫声连绵。

  “又不肯带老子去!欺负弱者是吧?”

  秦凤青骂骂咧咧的,接着咬牙切齿道:“老子还不信了,没他还不活了!老张,给我赊三颗蕴神果,一株月冥草,给我送来,我急用!”

  “……”

  “愣着干嘛!也才65亿,多大钱似的!你不是校办副主任吗?能赊到的,帮我赊一点,挂你的名。”

  “你自己……”

  “废话,我能赊账还找你?老张,你可想好了,方平那几个家伙,现在是自成小团体,早就将你我给抛到一边去了。

  你想混的好,想到七品,靠他们不靠谱,还得靠我秦凤青。

  这时候,你投资我,那你以后就发财了。

  65亿而已,一把神兵的钱都没,回头我赚钱了,双倍还你!”

  “你之前欠我的几百万……”

  “这点钱你居然还跟我秦凤青提?行了行了,小钱,这样,东吴这边我清扫了一个邪教黑市,多了没有,三五亿的还是有的。

  我没钱吗?

  我在乎这点小钱吗?

  你安排人来接收了,就当我还债了,我秦凤青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

  几百万还你几个亿,够了吧?

  别废话了,先给我赊点东西,尽快赶过来,我服用了那些,马上精血合一,三天宗师,十天八品……”

  电话对面的张语愣了一下,这么大方?

  我就提一下,你居然还我好几亿?

  秦凤青没傻吧?

  “你确定?”

  “当然!”

  “好,那我马上来!”

  “记得带东西过来。”

  “……”

  挂断了电话,秦凤青撇嘴,嘀咕道:“张语还是这么傻,几亿换几十亿,这账都算不明白。”

  张语才是真傻子,笑的跟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你借来那么多东西,我自己可借不到,等我到了精血合一,到了宗师,就跟现在似的,几百万算什么?

  以前几百万那是没钱,现在看看,随便扫荡一个黑市,那就是好几亿的收获。

  “等我到了宗师,随便干一票就是几百上千亿,还在乎现在这点钱?”

  秦凤青心里算的明白,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很久才被人接通,电话一通,秦凤青就道:“胖子,借我精神力禁断配饰,然后再借我三株月冥草,对了,再借我一点生命精华。”

  “……”

  “胖子,你现在又不急着下地窟,又不去王战之地,先借我!等你秦哥发达了,罩着你,放心!方平那个土财主,你投资再多,那小子也没感觉的。

  你投资我,不一样的!

  你给他,那是锦上添花,给我,那是雪中送炭。

  我到了七品境,没了资质的壁垒,三天八品,五天九品……”

  “光头,你这是要干大事了?”

  蒋超问了一句,有些激动道:“要不咱俩一起?”

  他早就寻思着,是不是和秦凤青一起下地窟。

  和方平他们一起,那几个家伙太能折腾了。

  可王战之地,他现在不敢去。

  外域这边,他也不知道去哪。

  如今的他,也到了六品巅峰,对七品还是有些期待的。

  秦凤青诧异道:“你要跟我一起?”

  “对啊!”

  “你确定?”

  “当然!”

  秦凤青摸着下巴,沉吟道:“第一,死了我不负责。

  第二,得交保护费。

  第三,我收获归我,你收获要分三成给我,那我就带你去。

  要不然,我不干,你这家伙太蠢了,带你一起,我担心我被你折腾死。”

  “光头,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我好歹有神兵在手,在王战之地都没死,去外域还能有事?”

  秦凤青舔了舔嘴唇,眯眼道:“胖子,我说真的,你真要跟我干,那你家伙什都带上!什么保命的玩意,都给带上。

  最好找你家变态,把神兵铠甲都给借过来。

  还有,你家绝巅老祖有什么好东西,也都给带来……”

  蒋超有些不淡定了,咽了咽口水道:“你准备去哪?”

  “去紫禁地窟!趁着高品大战,老子带你去抄家!高品大战一起,这次绝对高品齐出,咱们不是高品,城内留守的大概也都是五六品,高品几乎不会再留守城内。

  咱们中品境,不显眼。

  只要能干掉大量的中品武者,包括一些精血合一境,那这次绝对发财!

  月冥草就是紫禁地窟的特产,我问过,紫禁地窟有不少月冥草出产,各大城应该都有一些。

  弄一点,咱俩都能七品境!

  胖子,不到高品,那可没的混了。

  接下来,都是高品的时代,你小子保命的东西多,敢不敢干?”

  电话对面的蒋超都快哭了,你别逗我。

  几百高品参战,你让我跟你一起去抄底?

  那可是一不小心就丢命的,这比上次在王战之地还危险,蒋超刚要拒绝,秦凤青幽幽道:“也没指望你,借我一点保命的玩意,我弄到了好东西,分你一点!

  方平他们欺人太甚,去哪都不带老子,太看不起人了!

  你就在地窟外等着就行,回头好处少不了你的!”

  “光头,你真要去?那也太危险了,还不如去别的地窟……”

  “傻不傻!富贵险中求!紫禁地窟才是最安全的,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我去了别的地窟,那才叫危险,可去了紫禁地窟,一个中品境武者,谁在意?

  谁敢相信,我一个中品境,敢去抄家,干他们老巢?

  你敢信吗?

  不敢吧!

  既然你都不敢信,那就没人敢信!

  你要是有能耐,再给我借点别的东西,什么金身果之类的,有多少借多少。

  老子真要死在了里面,你去找方平要账,那混蛋东西说是我祖宗,行啊,我欠钱,他这当祖宗的要给我还吧?

  怎么样,说定了?”

  蒋超沉默了片刻,低声道:“你这么拼干嘛……”

  “废话不是!你有老祖宗罩着,我有什么?我烂命一条,难道一辈子待在六品境?就在魔武当个什么事都不管的导师?

  魔武13位高品了,不,很快就是16位了!

  在魔武都快混不下去了,方平这家伙,看我可怜,给老子一点好处,真要干大事,那是从不考虑老子。

  我怕死吗?

  玛德,老子不怕死!

  可不怕死有用吗?

  不怕死他都看不上眼!

  被这混蛋看扁了,我能服气吗?

  我秦凤青是谁?

  这个时代,最强天才,最强武者,最强天骄!

  现在就一个目的,比他方平强,强大了,老子一定要锤他一顿,让他天天给我捧臭脚……”

  蒋超喃喃道:“好伟大的目标!”

  “那当然!”

  秦凤青一脸自傲,很快又道:“胖子,想好了没有?”

  蒋超迟疑片刻,许久才道:“借你也行……可你……算了,你不一定有机会还我了。另外,再送一条情报给你,反正你准备找死,那也不用担心危险了。

  月冥草其实不算什么,你知道月冥草是什么吗?

  这是一种妖植身上长出来的草,那种妖植就叫月冥树,月冥树长在紫禁地窟唯一禁地的外围,那边月冥树不少。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有本事,干掉一颗月冥树,不怕死,不怕自爆的话……你就直接吞了月冥树的心核和脑核。

  我保证,你直接七品了!

  不过这个危险很大,一般自爆的可能性更大。

  不过你真到了绝境,可以试试,也许可以进入七品,那就没问题了。”

  “还有这说法?”

  “当然!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我家老祖喜欢记笔记,很多东西我都是知道的,那这样,我去紫禁地窟外等你,刚好我爷爷也会去,我跟他一起。

  光头,你真要死了,那我就做了亏本买卖了,你最好别死,回来还钱。”

  “放心!”

  秦凤青直接挂断了电话,咧嘴笑了起来。

  这一次,借了几百亿的东西了!

  “方平,你祈祷我别死,要不然,让他们都去找你要债去!”

  他是打定主意了,挂了就不用还债了。

  没挂,那就好说,有钱了再还。

  “我让你不带我一起,等我活着回来了,直接七品,不,八品!惊掉你下巴!”

  秦凤青咬牙切齿的,很快斩杀了所有人,出了坍塌的工厂就对外面那些诚惶诚恐的武者喝道:“东西你们拿一成,剩下的归我!”

  “多谢秦大师!”

  秦凤青一脸别扭,“大师”,听的跟骗子似的。

  我要当宗师!

  不当这狗屁“大师”!

  丢下这残局让人收拾,秦凤青也不耽误,先去接应张语,尽快精血合一,然后去紫禁地窟和胖子汇合,拿到了东西就进地窟。

  先进去,摸清楚了情况,再等高品大战爆发!

  这一次,不到七品,他就不出来了。

  按部就班地修炼,想精神力具现,还得等到什么时候。

  方平说再过几年,全面大战就要开启了。

  到了那时候,哪怕到了七品境,又有什么用?

  “这次我到了七品境,回到学校,保证让所有人目瞪口呆!都等着罗院长他们进入七品,我比他们更快,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天才!”

  秦凤青想的美滋滋的,也不管方平他们了,不带就不带,跟离了你们没法活似的。

  ……

  方平众人去了西山,秦凤青从张语那拿了东西,直奔紫禁地窟。

  宗师们纷纷赶赴京都,等待大战。

  其他宗师,也各自进入地窟开始坐镇,这一次,可能会有地窟会暴动。

  禁区不再坐视,那其他地窟这一次也许也会被攻击。

  偌大的华国,高品武者几乎都在负重前行,等待着胜利到来。

  中品境武者,也各自奔赴该去的地方。

  闭关?

  除非是真的到了破境的关头,否则中高品强者,有几个会老老实实的闭关的?

  新武时代的武者,都是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

  这百年来,战争,从未停歇!

  ……

  当方圆走在南区,看着那一个个高塔都空下来的时候……忽然有些想哭。

  哥哥又走了!

  宗师们都走了!

  连云曦姐都走了,在方平的水晶塔尖坐了半天,带着自己的长剑走了,她没有听方平的,闭关突破境界。

  塑脉花,魔武不多了。

  之前还是方平从军部获得了一些,用到现在,已经剩下不多,剩下的那些,也未必够她塑脉的。

  既然都疯魔了,那她也疯魔一次。

  去战斗吧!

  在战斗中升华,在战斗中崛起。

  新武时代,三大九品境女性武者,谁不是在一次次腥风血雨中崛起?

  不经历血腥,哪怕如镇星城,又有几位女性高品?

  七品也许有望,**品呢?

  她陈云曦,也不愿意靠着方平,成就一个七品,一个都没经历过多少次战斗的七品,那样的她,也许永远走不出自己的本源道。

  陈云曦走了,当方圆在南区失了魂似的走动的时候,刚出关的赵雪梅,手持合金长棍,没有多看其他人一眼,带着长棍离去了。

  赵磊和傅昌鼎,勾肩搭背,背负着兵器,笑声爽朗,阔步离去。

  面色冷漠的谢磊,一言不发,御空离去,谁也不知道他要去向何方。

  平日眼中和蔼可亲的宋老师,没看下方的女儿一眼,畅笑一声,腾空而起,迅速远去。

  方圆泪眼迷蒙,当看到面前多了一道人影,忍不住哽咽道:“老师,地窟,真的那么强大吗?”

  白若溪笑了笑,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叹道:“很强,很强!新武时代,是武道的璀璨时代,也是武者的辉煌时代,同样……也是一个沾满了鲜血的时代。

  你有一个强大的哥哥,而这个时代,越是强大,越是走的艰难。

  强者……这是一个强者悲哀而又幸福的时代。”

  白若溪遥看远方,轻声呢喃道:“他们在负重前行,他们在抵御黑暗的侵袭,他们……走在黑暗中,却是带来光明。

  你的哥哥,是英雄,魔武的英雄,华国的英雄,也许也是全人类的英雄。

  圆圆,他希望你能一生远离这些黑暗,远离新武时代。

  可他忘了,武者……走不了回头路的!

  他将你交给我,恐怕未曾想过,我……不是脆弱女子,岂能如他所愿?”

  白若溪轻声笑道:“想变强吗?”

  “嗯!”

  “那就去战斗吧!你的哥哥,一品境已经开始执行任务了,击杀了无数邪教武者!弱小如陈云曦,也敢拔剑一战,这才有了今日五品境的陈云曦!

  老师不指望你能帮你哥哥分担那些压力,只希望你不要成为他的拖累。

  他太感性了,也太脆弱了。

  他越是担心,越会陷入魔障,你和别人不同……别人死了,他不会疯魔,你死了,他会崩溃的。

  他和别人也不同,那些宗师,那些绝巅,在意家人,却没有他那么执着和疯魔。

  老师给你接了几个任务,击杀一些一品境的邪教武者,去吧,趁着你哥哥还没回来,去做任务吧!”

  方圆咬着嘴唇,重重点头。

  很快,小姑娘转身离去,朝外跑去。

  片刻后,刘破虏陡然闪现,轻声道:“你不该这么做的,方平知道了,会恨上你的。他相信你,才会将自己的妹妹交给你。”

  白若溪轻声道:“刘老,我知道的。可他越是担心,越是不舍,越容易出事。放心吧,我会跟上的,除非我先死……我若真死了,他也怪不到我了。”

  白若溪叹道:“我们这些人,无力去分担什么,最少,能让他的家人有自保之力。他的妹妹既然走上了武道路,那就继续走下去!

  他的父母,就让他们彻底做个普通人吧。”

  刘破虏也是长叹一声,很快消失在原地,他该想办法突破了。

  偌大的魔武,能有今日之强盛,大半归功于方平。

  他们这些人可以战死,方平却是死不得。

  “希望西山之行,一切顺利!”

  刘破虏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很快陷入了沉寂。

  南区,也开始寂静无声起来。

  ……

  所有人都希望方平可以顺利。

  可当方平来到西山的第一时间,就觉得有些不太顺利。

  当方平抵达莲花城的时候。

  遭受了双重打击!

  当“方平来了”的消息传开,太岳山脚下的广胜寺,忽然封闭了山门!

  距离这边还有不少距离的镇星城……蒋昊忽然打电话给他,镇星城这几天事务繁多,不待客。

  方平又来西山了!

  镇星城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让蒋昊告诉方平,不要来镇星城。

  同处西山行省的广胜寺,之所以封门……那是因为广胜寺有复生武者存在。

  方平拐带了多位复生武者去魔武,这点有些人不清楚那些人是复生武者,广胜寺还是知道的。

  于是,为了复生前辈不被拐带,广胜寺没有待客的意思。

  封闭山门,意思很明确了。

  今日不待客!

  谁来也不待客!

  广胜寺传承至今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一位八品境前辈回归,这要是被拐跑了,他们到哪说理去。

  走在太岳山脚下,看着远处封闭的广胜寺,看着一些和尚隔空偷窥……

  方平忽然大声道:“铁头,听说广胜寺的《大藏经》是宗派时代最强功法之一,可能涉及到精神力修炼法,毕竟《大藏经》传承千年,要不要去看看?”

  “千年?这个时间点……还真未必没可能!”李寒松接了一句。

  “那更要看看了,顺便和明智大师聊聊人生……”

  两人说话声音不小,很快,寺内传来一声沧桑老迈的声音:“二位施主,若真要观摩《大藏经》,本寺愿赠予拓本,确实并无精神力修炼之法……”

  方平笑道:“明智大师不和我们聊聊武道?聊佛法也行的,我对这个也有些研究……”

  说了一阵,寺内的大和尚不吭声。

  方平有些无趣,叹道:“罢了,既然不欢迎,不聊也罢。真是的,我们又不是土匪,就是慕名广胜寺而已,居然将我们拒之门外,太伤人心了!

  走了走了,铁头,去西山入口看看,这里没意思。”

  “嗯,走吧!”

  两人一脸无趣,很快离去。

  ……

  等两人离开,寺庙内,一位面貌清秀的年轻僧人,看向面前的老和尚,低声道:“师父,怎么不让魔将军和金刚将军入寺?这……”

  老和尚眉毛发白,苦笑道:“师父怕禅心不定,受他蛊惑,离开了广胜寺。惠宏几位老友,隐居镇星城多年,他去了一趟,惠宏几人连名号都不用了,去了魔武,重头开始。

  我这一走,那广胜寺千年传承……也许就灭绝了。”

  偌大的广胜寺,此刻也就他这一位八品境强者。

  魔武方平,三言两语忽悠走了惠宏几人,他哪敢和他们深入聊下去。

  虽然他自认自己不会动摇,不会受到蛊惑,不过能不聊,那还是别聊了。

  小和尚一脸惊叹,连师父也担心被蛊惑吗?

  魔将军果然有魔力!

  ……

  与此同时。

  已经远去的方平,一脸无语道:“啥情况?我这种领袖到哪,不是该夹道欢迎吗?怎么成了狗不理了?”

  李寒松耸耸肩,谁知道,反正跟我无关。

  “算了,走,去西山地窟和老王他们汇合!真是的,刚来就被嫌弃了,西山地窟那边再嫌弃我,我就揍人了!哪有赶领袖走的道理!”

  “对。”

  “铁头,还是你靠谱,不愧是我麾下大将军!”

  “方平,当年真有108大将吗?”

  “不知道。”

  “那你说……”

  “我觉得108挺好听的,就这么一说。”

  “……”

  李寒松瞥了他一眼,罢了罢了,就当没听见吧。

  他是天帝,我是征北大将军。

  对,就是这样!

  说过不再质疑他的,现在再问,也没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