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52章 历史何其相似
  西山城。

  一入地窟,方平就查看了一下财富值,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些收获。

  财富:1亿8360万点

  气血:18000卡(18000卡)

  精神:2210赫(2210赫)

  破灭之力:??(??)

  淬骨:177块(100%),29块(90%)

  储物空间:10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之前给了学校宗师一些不灭物质,又给了一大团给王部长带走,方平也消耗了一千多万财富点。

  “不能大张旗鼓地出去,得收敛了气息,4个人,得加上他们仨,屏蔽气息,一分钟消耗1000点财富值……”

  方平算了一会账,一小时4个人屏蔽气息,那就是6万财富点的消耗。

  “还行,一天一夜也才144万,待个十天也才一千来万……不过要是转换气息,那就贵了10倍了。”

  方平盘算了一会,也不管杜洪安排人撤离,看向李逸铭道:“带我们去拜访一下方大宗师!”

  李逸铭有些别扭道:“叫方大宗师……我总觉得你在说你自己……”

  “滚!那我叫李司令,难道在叫你?”

  李逸铭耸肩,得,你说的也有道理。

  ……

  片刻后,西山城中央区域。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看起来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看向方平几人,面带满意之色,微微点头。

  的确是人中龙凤!

  几位刚刚20出头的年轻人,哪怕是复生武者,能修炼到这地步,也出人预料。

  虽然方羽大宗师看起来跟仙人似的,方平几人却是没当真。

  一位今天排名16,隔天排名14的大宗师……算了,别被外表给欺骗了。

  尽管心里腹诽,几人还是面带敬色,和老宗师寒暄了几句。

  坐镇地窟的宗师,尤其是九品境,也都是英雄中的英雄。

  很多人,一坐镇就是几十年,难得有机会出地窟。

  魔都那边,范老几十年下来,出地窟的次数恐怕都没几个月时间。

  其他七八品的还好些,九品却是不能走。

  方平觉得,自己现在这么折腾,今天想着灭这个,明天想着干那个,大概就是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成了这样。

  说起来英雄,可其中凄苦大概也就这些宗师自己知道了。

  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归。

  想归想,方平也不想扎这些老宗师的心,这些老宗师们今天威胁这个,明天威胁那个,大概也就是苦中作乐了,自己还是别扎心了。

  寒暄了一阵,方平纠结片刻,还是说道:“方老,这几天就劳烦您多受累了,多多安抚一下城中之人,如果爆发出什么九品威压……真王精神力什么的……那都和西山城无关。

  您老守着西山城就行,其他地方您不用管的。”

  方羽笑容僵硬了不少。

  这话……含义太多了。

  难怪杜洪一来,就要开始撤人。

  “你们的一些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老夫还是相信你们可以做好一切的。”

  方羽还是对几人表示了信任,去界域之地,寻找功法,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这就是大功绩!

  人类不是没想过要去界域之地找,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有人半道上陨落在了王城强者手中,有人死在了禁地,也有人死在了禁忌海,还有不少人进入界域之地后,再也没回来。

  去界域之地,比镇守地窟要更危险。

  不管方平是为了自己找功法,还是为了谁,只要他找到了,最后又公布了,那他就是全人类的英雄。

  方羽没再管方平之前的话,声音沉重道:“几位一路珍重!事不可为,那就退回来!西山城这边,九品来多了,老夫没办法。

  不过一两位,几位可以带过来,我感应到了情况,会及时出手的!”

  “多谢方老。”

  方平几人道谢,也不多言,方平很快便道:“那我们就出城了。”

  “一路小心!”

  “会的。”

  “……”

  方平几人很快离去。

  方羽一路送到城门口,站在城墙上目送几人离去,轻声道:“可惜,老夫不能走,若不然,该一路护送他们去界域之地……”

  一旁,李逸铭也叹气道:“我爷爷也说,他们几个将武道必争的‘争’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在争时间,争资源,争取走出一条通天大道出来。

  复生武者很多,可没人和他们几个一样,一次次去争,去搏,说实话,我也挺佩服他们的。”

  方羽轻笑道:“能让你佩服,你也愿意佩服,不仅仅是他们的成功,也是你的成功。武者就怕看不清自己,认不清自己。

  你有一位绝巅境的爷爷,不骄不躁,能踏踏实实来西山镇守地窟,这就是你的成功。”

  李逸铭笑呵呵道:“换成和平年代,我也许也是一位纨绔公子哥,鲜衣怒马的事,我也干的了。

  可不是啊……生命都没保障的,干这些也没意思。

  方爷爷,再等等吧,等人类赢了,等地窟之患平定了,我李逸铭也要干点纨绔的事出来,不知道出去抢个老婆会不会更符合我的身份……”

  方羽淡笑道:“何必等,我孙女就在城内,不如你去抢了?”

  李逸铭瞬间羞愧而逃,罢了,我脸皮修炼的厚度不如你们,我走就是。

  看他离去,方羽脸上露出一抹欣慰,欣慰的同时,又有淡淡的伤感。

  一群年轻人啊!

  朝气蓬勃的年纪,20左右,这个年纪,在他眼中,那是真正的孩子。

  而今,这群孩子在做什么?

  在肩负滔天的重担!

  绝巅的子孙……还不是生死之间游荡,一次次去搏个生死,挣扎求存。

  方平这些天骄武者,嬉笑怒骂,好不快活。

  真的快活吗?

  地窟,界域之地……

  这一处处,哪里不是危险万分,动辄丢了性命。

  地窟,不是个好地方。

  若是有可能,方羽宁愿地窟再无人类武者,也无年轻人身影。

  城墙边,几位年轻的军士,站的笔直,方羽看了他们一眼,眼神复杂,这样的日子,何年何月才能结束?

  ……

  与此同时。

  方平几人刚出城不久,京都,紫禁城。

  王部长赶了回来,将金球交给了张涛。

  张涛随手接过,也没多看,倒是让王部长有些意外。

  “你先出去吧。”

  张涛没和王庆海多说什么,示意他先离去。

  王部长也不多说,很快离开了大殿。

  一旁,不知何时赶来的李振,见状淡淡道:“后悔了?”

  “有何好后悔的?”

  张涛平静道:“局势如此,他们既然愿意一搏,那我自然不会阻拦。”

  “方平的不灭物质太多,真是皇者境转世?”

  “不知。”

  “皇者境……哪怕古武时代,也不会有几人。地窟,好像也就妖皇是此等境界,一切都是推测。

  二王,传闻也不过是多走出了几条道罢了。

  方平如果真是,身份就不难猜测。”

  李振说着,又淡笑道:“你觉得他是谁?”

  “不想猜。”

  “如果是妖皇呢?”

  “他没背叛人类,纵然是妖皇转世,那也和妖皇无关!方平,那就是方平。”

  张涛语气愈加平静,缓缓道:“何况,妖皇可以在人类世界转世吗?”

  “未必不可,皇者境你我皆不了解。”

  李振说着,忽然道:“姚成军……是莫问剑吗?”

  “不知。”

  李振喃喃道:“莫问剑……万源殿,等待了多年,也没能等到他。他真的彻底陨落了吗?

  三座大殿……到底是三人,还是三条本源大道?

  若是三人,其他二人岂会一点记载没有?

  要知道,连那些七品武者,也有记载,其他两座大殿,却是毫无讯息。

  活了上千岁,走出三条大道,未必不可能……”

  张涛笑道:“你纠结这些有何用?”

  李振叹道:“如果莫问剑复生,如果他去了万源殿,取回自己的三条本源道,那我们胜算会大增!

  方平几人,真的可以走出新的大道吗?

  有这个时间吗?

  张涛,你说,要不要试试,全国寻找一下,也许可以找到莫问剑……

  三条大道的强者,比老祖还要更强……”

  张涛摇头道:“没那个必要,莫问剑真要这么强,当年就不会失败。千年前,二王已经寂灭,或者沉睡。

  那一次,他都没能成功,何况现在。

  与其指望莫问剑,不如靠自己!

  三条大道又如何,我只取一道,我的道,万里长,一条顶千条!”

  “你啊,还是这么猖狂,这么自信。”

  李振失笑道:“外界都以为你张涛好说话,我李振冷面人,殊不知,比起你,我那是懒得说话罢了,可没你那么狂妄。”

  张涛玩味道:“狂妄?不,这叫自信!李振,你还是受到了镇天王的影响,你也想走第二条道,何必呢?

  你李振的道,难道不比别人的道强?

  走别人的道,能走出多远?

  你连李长生都不如,他好歹还敢万道合一,只走自己的道,你倒好,越活越回去了!”

  李振也不生气,轻声道:“我也想一直走下去,可没有时间了。这时候,我走出第二条道,我就能更强三分,如果有朝一日,地窟真的平了,那我可以摒弃一道,重走自己的道。

  可时不我待,我能等下去吗?”

  张涛一脸惋惜道:“可惜了!你如果一直走下去,也许会比现在更强,何至于被我超越。”

  “嗯?”

  李振忽然不再伤感,有些失笑道:“你……说这么多,还是为了这事铺垫?”

  “你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张涛平静异常道:“我实话实说罢了,本源道若是真有万里长,你走了多远?”

  “三千里!”

  “那就对了,我走了五千里了。”

  张涛蔑笑道:“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而你的第二条道,还只是开始,如何和我比?”

  李振不想说话,也不想纠结下去,瞬间转移了话题道:“你觉得方平他们可以拿到功法吗?”

  “看运气吧。”

  张涛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测,很快又道:“天南那边,杨家如今高品全灭,要不要配合镇星城,再去一趟?”

  李振微微凝眉道:“去了恐怕也是送死,虚陵洞天根本不欢迎我们,也不欢迎镇星城之人。连杨老祖都被镇压而死,可见一斑。

  杨老祖……算了,人已离世,不提了。”

  张涛轻哼道:“我可以理解他的选择,也可以理解镇星城其他老祖的选择。可承受余荫,那就该做到承诺,几百年都过了,难道真的不能再等了?

  此等关键时刻,贸然进入界域之地……李振,你可知,当日我是何等失望!

  几百年滔天之功,一朝化为乌有!”

  张涛脸色复杂,一脸遗憾,缓缓道:“坐镇御海山数百年啊!何等的功勋,我张涛自愧不如,也不敢同列。

  可为何不坚持下去呢?

  再坚持一些年,再有几年就行了……

  人类真要大败,杨老祖如此选择,我无话可说。

  可大战未至……”

  张涛捏着手掌,有些憋闷道:“大战未至,为何要如此做?他死在了虚陵洞天,他是一死百了,余波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你不是不知!”

  李振长叹,不知该如何回话。

  张涛也是一声长叹,又道:“镇星城再有老祖做此选择,请告知一声!张涛不敢拦,也不会拦,可起码让我们知道,让我们有所准备。

  几百年的守护之功,历史不会遗忘,人类不会遗忘。

  不要临了,落得个骂名在身。”

  李振轻声道:“放心吧,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杨老祖也是一时冲动,你也知道,他在御海山足足坐了300余年,300多年……武道几乎无寸进。

  杨老祖恐怕也是备受煎熬,我等也不该去苛责什么。”

  “我没有苛责谁。”张涛摆手道:“我也没资格去苛责谁,我就是不希望这样的事,再次在我们无任何准备下发生。

  天南……那一战可是葬送了数万子弟!

  还是那句话,再有此事,希望告知一声,不至于让我等被打的晕头转向。”

  李振摇头道:“不会再有了!老祖也开口了,再有此事,他不会坐视。另外,你告知方平一声,不要再去和杨家计较什么。

  杨家那几位,也是一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杨青死在了王战之地,有几位老祖还是有些不满的……”

  张涛摆摆手道:“我知道,这事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提了。几位老祖不满,那还是先看好杨家那些人再说,不要自己去找死。

  再说……方平杀了一个杨峰,擂台之上有死伤,那也正常。

  真正有出格之处的是李长生,李长生是你的半个传人,跟我有何关系!

  镇星城几位老祖再有意见,那也要找你们李家,别什么事都往我这推,实在不行,你自己去打死了李长生,安抚那些老祖便是了。”

  李振真的无奈。

  比无耻,他真的不如张涛。

  他好歹也是名门贵胄,还真做不到市井骂街的程度。

  张涛不同,这家伙在没捡到九品妖植之前,那就是个二皮脸,和如今的秦凤青差不多。

  他不要脸起来,李振自愧不如。

  可这家伙甩锅甩的很干脆,你打死李长生好了,李长生才是在擂台外杀人的家伙,方平可不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是表明了要护着方平,可方平又没坏了规矩。

  既然如此,那就要讲规矩的。

  可李长生,能打死吗?

  李振无奈道:“算了,到此为止吧。镇星城那边,现在也不会让杨家人出镇星城,时间久了,一切都过去了。

  最后再提一句,那几个小子死在了地窟……”

  “那就死了好了。”

  张涛轻声道:“路,都是自己选的。我可以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他们其实也不需要我去护送一程。”

  “也许你才是对的。”

  李振刚说着,眉头微蹙。

  下一刻,南云月风风火火进门,一进门,看向两人,一脸嗤笑道:“两个老东西又偷偷摸摸地说什么呢?说我坏话?

  居然还拦着我的精神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张涛,别一天到晚忽悠李大傻,这次又要卖他?”

  张涛脸色漆黑,李振更是冷冷道:“南云月,你再说一句试试?”

  南云月嗤笑道:“怎么了?你不是李大傻?还不能让人说了?这些年,被张涛卖了多少次了,卖一次还得替他数一次钱。”

  李振脸色铁青,冷哼一声,你全家才是傻子!

  你要不是女人,现在我能一剑劈死你!

  张涛一脸无辜,也不管这个,看向南云月道:“确定能突破?你要是掉链子,那这次就麻烦大了。还有,你要是突破不了,这次之后,李振能劈你几千剑,到时候你别怪我不拦着。”

  南云月一脸骄傲道:“你觉得我会突破不了?”

  “能杀几个?”

  “最少五个!”

  “南云月,你也快上百岁的人了,别跟小孩子似的,现在吹牛吹大了,到时候不好收场。”张涛凝眉道:“5个……真要可以,干掉几株妖植!

  你能瞬杀它们,也许可以弄到一些生命精华。”

  南云月此刻也不再找茬,面色沉凝,片刻后,开口道:“如果真要盯上了妖植,那我未必可以击杀5个。”

  “那就看局势而定。”

  张涛说罢,又看向李振道:“李振,去找镇天王要一个‘镇’字过来……”

  李振微微皱眉。

  张涛凝重道:“局势也许不如我们想象的顺利,镇天王走出了两条道,切割一些问题不大。

  ‘镇’字诀关键时刻动用,也许可以镇压几位九品!

  让李长生持有,他才八品境,关键时刻动用,镇压一两位九品,爆发的话,可以击杀对手。

  对方恐怕也不会料到,李长生会持有‘镇’字诀。”

  见李振还不说话,张涛有些不耐烦道:“李长生是你半个传人,又不是我的,回头我就让他上最前线,给我拖住三位九品!

  死了拉倒,一个半残的家伙,能起到一些作用就不错了。”

  “你……”

  李振一脸恼火,想了想,转身出了大殿。

  他一走,南云月摇头道:“这大傻子,我说他傻,他还不承认。张涛,别没事就坑他,小心镇天王找你算账。”

  张涛嗤之以鼻道:“又不是我去要的,李振自己去要的,给他的传人护身,跟我有何关系?”

  南云月无话可说,算了,我操这心干嘛。

  李振自己傻,自己还能教他怎么不傻?

  都快百岁的人了,自己管他那闲事。

  外界都以为三部部长,李振为首,谁又知道,李振那家伙,经常不动脑子,张涛这老货才是三人的核心。

  ……

  同一时间。

  西山地窟。

  方平开口道:“咱们还是老规矩,冒充地窟中人,铁头高大壮,你当领头的,我们当你属下。”

  铁头点了点头。

  一旁,姚成军补刀道:“他头铁,被当成领头的,别人先砍他,未必能砍死。”

  方平马上道:“话不能这么说,铁头,你别听这家伙挑拨,我可没这心思。”

  “嗯,我知道的,懒得理会他。”

  李寒松瞥了姚成军一眼,无耻小人,挑拨离间,不愧是玩精神力的,就是奸诈一些。

  姚成军无语,我说句大实话而已。

  方平笑呵呵道:“咱们这次不急,等西山城这边慢慢撤离,1200里,咱们不御空,五六个小时也够了。

  等到了无尽山,咱们再小心点,看看怎么过去。”

  几人也没反驳,开始朝西方的无尽山赶去。

  一边走着,方平一边小声用地窟语交流道:“这次,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我重复几次,大家这次千万别捣乱,再惹出乱子来,下次我们入地窟,真的人人喊打了。

  这次就遭受了无数质疑,这对我们以后统领武道界不好。”

  “……”

  几人默默无言,你自己先叮嘱好你自己吧。

  方平有些闲不住,又道:“以后,等我当了武道界领袖,铁头就当军部部长,老王当教育部长,老姚当侦缉部长……”

  三人纷纷看向他,你呢?

  方平笑道:“我就无所谓了,不在乎这些。”

  众人再次无言,也没人接话。

  这才哪到哪,你都开始盘算着分配三部部长的位置了?

  等回了地面,你说这话,真的不怕死?

  PS:12点之后,月票双倍,求兄弟们后面三天双倍月票支持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