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81章 言多必失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魔武。

    水晶塔中。

    “不要!”

    “我错了!”

    “别打了!”

    李寒松凄厉惨叫,惨不忍睹。

    这一次,那是一点宗师风范都没了。

    他的小视频被搜了出来,方平和李老头看到这些,二话不说,把这家伙吊起来打!

    吊在塔尖上打!

    活腻歪了吧!

    方平和李老头都是怒不可遏,向来只有我们坑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李寒松这大傻子坑他们了!

    不知道武力的重要性吗?

    塔尖上,李寒松被吊了起来,那是真正的吊打。

    声音凄惨无比!

    当然,面子还是要给铁头留一点的,按照方平的话来说,今日他实力有所进步,和李寒松切磋一下。

    至于怎么切磋,那就不用大家操心了。

    李寒松战力不如方平,被方平切磋之下吊起来打,那也是正常事。

    “我欠你10柄九品神兵吗?”

    “不欠了!”

    “我欠你500斤生命精华?”李老头幽幽道。

    “不欠了!”

    李寒松欲哭无泪,狠狠瞪了一眼一旁的秦凤青,叛徒!

    这混蛋居然把自己藏视频的地方曝光了,无耻之徒!

    秦凤青一脸淡定,头顶金蛋种树,淡然自若,笑道:“铁头就是开个玩笑,二位别打的太狠了,再说了,铁头金身金骨都锻造了,其实也不太痛苦。

    打他没什么意思,不如让铁头签下500年的卖身契,日日鞭策他……”

    “秦凤青!”

    李寒松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无耻小人,叛徒,还逆主,忘了我是你主人了!”

    秦凤青狂翻白眼!

    主人你个大头鬼!

    “方平,你看看,这家伙桀骜不驯,得好好拾掇一下才行,签了卖身契,还得广而告之,让全世界都知道这家伙卖身500年……”

    说着,又摸着下巴笑眯眯道:“我也才签了100年,你签个500年……铁头,这就有的算了……”

    “滚蛋!”

    李寒松骂了一阵,没好气道:“方平,这小子趁你不在,摸进了矿脉深处疯狂吸收能量,找他算账!”

    方平瞥了一眼秦凤青,秦凤青干巴巴道:“方圆答应的。”

    方平哼了一声,一旁,方圆没被吊打,头顶上却是被压了一块巨大的能源石,此刻满脸涨红,小脸红扑扑的。

    见方平看过来,委屈道:“秦老师说他才六品,吸收能量很慢的,吸不了多少,矿脉每天溢散能量散发出去也浪费了,他吸收了也没什么的……”

    方平没好气道:“我是说这个吗?”

    秦凤青这二五仔吸收能量,他都懒得管他,自己找死,他都不想说什么。

    本就能量混杂,准备烧死他。

    早就叮嘱了,让他近期别修炼,尽量精纯能量,这家伙还在吸收能量,回头烧起来更容易爆炸。

    他自己要找死,心里也是门清,方平都懒得说什么了。

    不过吸收的能量越多,烧他的时候,他能保留的精纯能量也就越多,突破七品的概率越大,这一点他也清楚。

    秦凤青自己不怕死,非要干这事,方平懒得管他。

    可方圆这丫头,居然跑出去做任务了,问过自己的意见吗?

    方圆鼓着嘴不说话。

    方平再次哼了一声,语气不善道:“只有这一次!”

    方圆还是不吭声。

    方平恼火道:“怎么着,我说话你当耳边风了?”

    方圆瘪嘴道:“没有!可大家都在做任务,又不是我一个人!你不是说不给魔武搞特权的吗?那我为什么要搞特殊……”

    “因为你是我方平的妹妹!”

    方平说的理所当然,“因为你哥我,把你需要承担的责任都给承担了!所以你不做任务,也没什么问题!

    你得到的一切,都是你哥我给的,不是别人给的!

    至于其他人……包括张家兄妹,他们的资源现在都是魔武给的,换句话说,都是我给的!

    他们不拿资源,不去地窟,不去做任务,我也懒得管他们,有本事让他们爷爷给他们资源。

    他们的爷爷实力强大,给的起,可不愿意给,那我当然要公平对待!

    你不一样,你现在需要的一切,都是我提供的,那我不让你去,你就去不得!

    懂了吗?”

    “可那样,我不就成了气血武者!”

    “气血武者怎么了?我压根就没想过让你成为强者!”

    方平这时候也是直言不讳,哼道:“你天赋差的要死,差不多和我同时习武,我即将八品,你才二品,你拿什么跟我比?

    你一个二品武者,蝼蚁一般的武者,踩一脚就踩死了,还想怎么着?”

    方圆委屈的眼睛都红了,一旁,陈云曦欲言又止,方平摆了摆手,没让她说话,继续道:“你要是真想给我分担压力,那就乖乖在学校待着,东奔西跑的,我还得为你操心,这不是分担,是添乱!

    白若溪导师也许是好心,可好心往往办坏事!”

    “我不愿意!”

    “嗯?”

    方平眉头一挑,喝道:“你在跟我顶嘴?”

    方圆鼓着嘴,脸色涨红,声音憋闷道:“我……我想成强者,我不想当气血武者!”

    “你想成强者?”

    方平淡笑道:“你说,你有成强者的潜质吗?你哪方面比别人强?你这样的武者,千千万,数都数不过来,有几个成为强者了?

    你杀了几个小喽啰,现在就觉得比我强了?

    你别忘了,你现在修炼的资源,那都是我给你的!

    我不给你资源,你能进魔武?

    你什么都不比别人强,你凭什么不愿意成为气血武者,还非要成强者,你就不是那块料!

    方圆,你再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就让你回家,老实在家呆着!”

    方圆咬着嘴唇,再次鼓嘴道:“那我不要你给我资源了,我自己去做任务……”

    “混账!”

    方平陡然暴怒,喝道:“我让你进魔武,就是让你跟我作对的?

    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盯着我?

    你知不知道,你乱跑,有多少人想杀你?

    你一旦进入地窟,说一声你是我方平的妹妹,千万武者都要杀了你!

    你还要自己做任务,好啊,你最好能和我断绝关系……”

    方圆闷闷道:“那我就更要强大了,要不然总不能一辈子都躲在魔都吧。”

    “你是听不懂我的意思?”

    “方平!”

    方圆也生气了,委屈道:“你老是凶我!老是什么事都是你做主,我不是小孩子了……”

    “哟,这是到叛逆期了?要和我这个顽固家长做斗争了?”

    方平忽然笑道:“你不想当孩子……行,我呢,不是个顽固不化的人,人嘛,到了这岁数,都叛逆,你哥我也是这个年纪走过来的,懂你们想什么。

    一个个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以为自己可以超过父辈,超越长辈。

    你不想别人介绍你时,说你是方平的妹妹,更想让人介绍我时,说我是方圆的哥哥,对吧?

    可你也不想想,你哪点比我强,比别人强?

    秦凤青这二百五,他再废物,他也有点是你没法比的,他浑身都是胆子,他不怕死,你怕死吗?”

    一旁,秦凤青仰头看天,玛德,你教妹妹拿我说教干啥,尤其是还加了几个前缀。

    方平不管他,看了方圆一眼,笑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想单飞了,我成全你!可你想证明你自己,也简单,起码通过一点小小的考验,起码让我知道,你有成为强者的潜质,这是有必要的吧?”

    方圆咬牙道:“我不怕!”

    “你不怕?”

    方平笑道:“是啊,你怕什么,我是你哥,还能杀了你不成?你既然不愿意听我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就这样吧,顶着这块能源石,站十天吧,哥也不为难你。

    又没生命危险,还能借机吸收能量修炼,多好。

    也就几百斤而已,算不得什么,二品武者顶着几百斤的修炼能源石,换一个人,站一年都乐意。

    哥呢,对你要求也不高,站满了十天,你随意……”

    方圆脸色通红,她才站一小会,都觉得累的不行了,还要十天?

    方平淡笑道:“要是不行,那就乖乖听话,听见了没?我不发话,我看看,谁还敢带你出魔武?

    我不发话,你连魔都都出不了!

    再捣乱,我把你送到别的地方,让你出都出不来!

    屁大的孩子,还要翻天了?

    你倒是翻天给我看看?

    我就顽固不化了,我就封建家长了,你咬我?”

    方平说着,又哼道:“收拾你这种不听话的小屁孩,我有的是办法!保管让你服服帖帖的,还跟我斗,欠揍呢!”

    说着,方平一挥手,方圆御空而起,直接飞出水晶塔,在水晶塔外的路边站定。

    丢出去了方圆,一旁,陈云曦叹息道:“方平,方圆还小,你说的这么重……”

    方平也叹气道:“别说这些,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又得说我不懂,说我揣着糊涂装明白,镇星城的事,我比你们清楚。

    我方平的妹妹,被我养成了镇星城那般模样,甚至更过分,可我愿意。

    我就是想让她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什么分担压力,我需要吗?

    她出去做任务,她下地窟,那我更担心,出了事,我更后悔。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安安心心修炼武道,哪怕成为气血武者,那也无所谓。

    以前,站在自己的角度,觉得那些武二代都是废材,可现在,我宁愿自己的妹妹成为废材,废材,起码活的比别人长一点……”

    “那可未必……”

    秦凤青话都没说完,方平一拳轰出,直接将他轰飞!

    被吊起来的李寒松龇牙咧嘴地笑,打死这混蛋,让他碎嘴。

    一旁,李老头看了看下方的方圆,笑道:“小子,你家这丫头,要是真撑住了十天,那也是可造之材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十天?”

    方平撇嘴道:“她真要撑到了第十天,我算她厉害!云曦,去,让她那班小姐妹来喊她出去玩,弄点好吃好喝的,就在旁边引诱她。

    顺便搬张床过去,垫子要软,一看就想上去睡一觉。

    没事从楼上浇点水下去,二品了,淋不死!

    再弄点金元宝过来,我这也是在炼心了,她才多大?

    她真要受得了这些诱惑,真要有这样的毅力,坚持个十天,那我方平的妹妹也不是真的废物。

    到了那时候……随便她吧。”

    方平叹道:“很多时候,强行管着也没用,越是压制,越是叛逆的厉害。

    别真闹一出离家出走,自己跑去地窟闯荡了,那我就头疼了。”

    这边正说着,方平耳朵微动,伸手一招,水晶塔中的手机飞到了方平手上。

    看了一眼号码,方平吐槽道:“老张的电话,指不定是来找刘老麻烦的,毕竟让他还债,他哪来的钱还我,穷鬼一个……”

    众人纷纷无语,也就你敢说了。

    你真有胆,接通了再说。

    下一刻,方平接通了电话,满脸笑容道:“部长,您找我?紫禁地窟的事处理好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最近闲着呢!”

    “这么客气?”

    张涛笑道:“接电话之前,没少骂我吧?”

    “怎么会!”

    方平义正言辞,我是那种人吗?

    张涛也不多说,淡笑道:“你现在是真的出大名了,关键出名了,实力还不够,现在你的人头,那就是财富,大量的财富!”

    方平眉头微动,笑道:“部长,有话直说吧,难道想弄个假人头,去地窟骗奖赏?不过难度有点大,我这独特的气质,就算是死了,那也是无人能冒充的……”

    “少耍贫嘴。”

    张涛沉吟道:“是这样的……”

    老张很快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方平脸色不变,笑道:“邪教还敢冒头?”

    “为何不敢?”

    张涛淡淡道:“你真以为你无敌了?你不是我,别说你一个七品,就是八品,九品,真要有了动人心的利益,照样有人敢冒险!

    就算是杀李长生,也有人敢出手,前提是利益足够!

    哪怕绝巅,真要有天大的利益,比如能百分百让人走出第二条道,第三条道,那也有人敢出手!

    利益,会让人疯狂的。

    地窟给的利益太大,神兵、能源矿、生命精华、真王绝学……

    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些,也许能让一位九品中的强者,踏入绝巅的条件!

    真王绝学,如果有真王的道路传承,这位真王又陨落了,那未必无法晋级真王,这一点,你清楚。

    当然,绝学让人晋级绝巅,很难。

    可很难,不代表完全没希望,起码给了人希望,不至于让一些人绝望。

    一些面临关卡多年的九品强者,动心,那是很正常的。”

    “邪教有多少九品强者?多少八品?”

    “不清楚。”

    “不清楚?”方平笑道:“不清楚,那我不干!真想让我冒险,那您该说的都说给我听听,我再做决定。

    包括谁是我们的人,这一点,我也要知道。

    我不想去猜,而且就算是我们的人,我也不敢百分百相信,谁知道有没有叛变。”

    张涛笑了笑道:“自己屏蔽了四周,聊聊也无妨。”

    方平看了看四周,看向陈云曦道:“云曦,你先去忙……”

    “方平!”

    陈云曦有些担忧,方平摆手道:“没事的,我不打无准备的仗,去吧。”

    陈云曦叹息一声,很快离开了水晶塔。

    等她走了,方平笑道:“部长,说说看吧。”

    “邪教的组成较为复杂,总共18个教派,一些无高品的小派,我就不说了。18个教派都是有过高品出手记录的。

    而这些教派,在一些人的推动下,组成了一个大的组织,那就是我们口中的邪教。

    邪教的高层构成,也有很多层次。

    之前,每个教派都有自己的教宗,传法长老,护教长老,这些都是高品武者。

    中品境的,一般都是护法之类的,这些现在不用去管。

    18个教派统一之后,之后就一位教宗了,也是邪教名义上的首脑。

    一般都称之为大教宗,最接近神的人。

    邪教统一之后,成立了一个救世堂,救世堂由大教宗领导,各教派的教宗加入其中,包括一些单独的强者,也会加入其中挂名……”

    方平打断道:“单独的强者?”

    “邪教强者就非要弄什么组织吗?以个人名义加入邪教的也有不少,这些人有自己的目的,很正常的事。

    按照我们的消息情报,救世堂除了大教宗,18位各教教宗之外……”

    方平再次打断道:“大教宗不是18位教宗之一?”

    “不是,挺神秘的,具体是谁……不好说,有过猜测,不过没啥用,不要胡乱猜测,以免造成动荡。

    继续说救世堂的事,救世堂就是邪教的主要战力机构,强者都在其中挂名。

    这里的强者,指的是高品境。

    七品境还是为护教长老,八品境为传法长老,九品境为救世长老,另外就是大教宗了。

    护教长老有多少,不太确定,接近五六十人的样子,不过之前被杀了不少,现在大概还有一些分布在世界各地。

    传法长老要少的多,其中一些教派的教宗也只是八品,七品的都有,这些人也挂着传法长老的名头,大概有十五六人。

    至于救世长老,具体多少还是不清楚,传言是有九位。

    是不是真的,没人知道。

    这些家伙很神秘,也不会面对面交流,现在通讯发达,交流的手段不少,而且一般都是单线联系,具体多少,大概也就大教宗知道。

    9位救世长老,外加大教宗,那就是10位,这10位据说都是九品境。

    不过这10人中,我们还是塞进去了一位九品境武者,不但是九品境,还是九品当中的强者。

    在邪教也算有点地位,除非是绝密消息,只有大教宗自己能掌握的那种,要不然大部分我们都会收到消息。”

    “10位九品?”

    方平一脸震撼道:“这么多九品?九品不是大白菜,几乎都有记录,除非一辈子不出手,不出山的那种,可那种人也不会突破到九品境!

    这么说……这些人都有明面上的身份?”

    “差不多吧。”

    方平深吸一口气道:“华国掌握了几人的消息?”

    “三人!”

    张涛平静道:“除了我们的人之外,还有三人,我们是知道消息的。也就是说,还有5位救世长老和大教宗,我们还是没有消息的。

    至于其他各大圣地,也许掌握了消息,也许没有。

    我们知道的三人中,有一人甚至就是圣地的人,不知道是邪教的人,还是圣地故意安插进去的,不管如何,这些不用你去管,当成敌人就对了。

    知晓的三人,没有华国的人,可华国到底有没有,难说!

    我不想去猜测什么,这一次,知晓身份的几人,我们会根据时机判断,让他们没有机会对你出手。

    如果你同意的话,那对你出手的,就是我们不知道身份的九品强者!

    起码可以再引出一两人,多的话两三人也是可以的。

    10位九品,一旦被知晓六七人的身份,那邪教的威胁就微乎其微了。

    方平,你怎么说?”

    “我们的人是谁?可靠吗?”

    方平说着,又道:“孔令圆大宗师吗?我知道他一直受伤未愈,一直在疗伤……”

    张涛笑道:“我知道你可能会猜测是他,不过不是,孔令圆是真的受伤未愈。是龙王林龙,林龙不坐镇地窟,他一直留守中央政府,他才有更多的机会接触这些事。

    林龙是我们的人,而且我们对他知根知底,林龙出问题的概率不大,而且现在还没到那时候,没到绝巅无暇管这些的时候。

    就算万分之一的意外,他真的动摇了,也不敢这时候倒戈,因为倒戈了,他必死无疑!

    而且这次,林龙不会出手……”

    “他不出手,岂不是让人怀疑?”

    “那倒不会,你小看邪教强者了,既然是强者,那就有自己的坚守,林龙现在虽然是邪教中人,可他带领的教派,目的并非是击杀人类强者,给地窟武者卖命。

    他带领的教派,现在宣扬的是彻底打开一域,攻下一域当成人类的堡垒来经营。

    实际上,这个理念已经实现,当然,既然是邪教,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他这个教派,还有一些理念,经营一域的同时,驱赶大量的普通人和武者进入这一域,在这一域中死亡,击杀……为通道彻底开启提供引子。

    所以没有拿下一个完整的域界之前,他这一派不会对人类武者出手的。

    除非邪教真的拿下了一个完整的域界,交给他来经营,那时候他不出手就说不过去了。

    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他不出手是有理由的,当然,你需要的话,他可以出手,关键时刻,倒戈一击也没问题。

    到了这关头,暴露了身份也没什么……”

    “我再想想,对了,部长,您的意思是我现在还不够资格,最好突破到八品,引诱更多的九品来击杀我?”

    “对。”

    方平沉吟道:“那您能给我什么样的帮助?”

    “无法给予你太大的帮助,我能做到的就是封锁紫禁地窟,让北宫鋆腾出手,我会倾力为他封锁气息,在固定地点等待。

    再多的话,九品消失的多了,对方会起疑的。

    北宫鋆现在在处理紫禁地窟的事,他在地窟还是不在,紫禁地窟在我们的掌控下,对方无法传递消息出去。”

    “就一位九品?”

    “对。”

    “那邪教来三位的话,我不是死定了。”

    “你自己没点办法?”

    方平翻着白眼道:“我才七品,我怎么想办法?按照您的说法,到时候李老师他们肯定会被引走,他不走,对方恐怕不会出手。

    那不是白忙活了!

    既然李老师走了,那我哪还有收拾九品的手段,这里又不是界域之地……”

    说着,方平摸着下巴道:“要不我引诱对方去界域之地试试?”

    “恐怕很难行得通,而且你真要下了地窟,那就不是邪教九品的事了,你知道我的意思。”

    “也未必要击杀他们吧?缠住了他们,您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赶来?”

    “最少十分钟以上!”

    “十分钟……太长了!”

    方平吐气道:“关键是,就算真的宰了这些家伙,未必有好处啊。而且还得挑个好地方,真要九品出手,可不能在人群多的地方。

    我这无端端地去一个没人的地方,这不是让人怀疑吗?”

    方平说到这,张涛笑道:“你的意思是,你答应了?”

    “暂时不确定,我得再想想,对了,部长,有什么强力八品初段强者吗?很强大的那种,一人可以干好几个八品的那些,信得过的,给我来几十个……”

    “……”

    张涛无言,我也想找这么多强力八品,你给我找找看!

    “部长,八品二锻金身,也算八品初段,对吧?”

    “算。”

    “三锻呢?按理说,八品有九锻,三锻我觉得也是八品初段……”

    “境界划分,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随便你自己怎么想,你觉得他是初段就是初段,我还能拦着你?”

    方平无语,我问正事呢。

    我突破的话,那就是八品初段,按理说只能隐藏八品初段的气息,到底能不能隐藏八品三锻的强者气息,难说啊。

    九品强者,八品多了,蚁多咬死象的。

    “算了,不问你了,我再考虑考虑,给我一点时间吧。还有,真要被我引诱出来了,那邪教肯定有不少东西,都得归我才行。

    还有,政府得支付我一些报酬,不然我不干。

    少了也不行,我看不上。

    最后,这些九品现实身份要是很有钱的话,产业也得归我……”

    “可以。”

    “另外……杀我的消息,是龙王告诉您的吧?”

    “不错。”

    “那您就别管这事了,就说告诉我了就行,不要让龙王特意出手或者不出手,也不要说什么计划……”

    “你小子连我都信不过?”

    “那倒不是,我是信不过龙王,我和他又不熟悉,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要是顺手干掉了我,我还傻乎乎地相信他,以为他可以救我,那我到哪说理去?

    还有,邪教为了对付我一个七品武者,哪怕说是八品,也不至于出动好几位九品吧?”

    “你小看你自己了。”

    张涛玩味道:“你现在可是大红人,谁敢小觑你方平?你几次在邪教手中逃脱,还反杀了他们的人,这一次,邪教为了万无一失,为了拿到那些红利,肯定选择最保险的方案。

    在我看来,最保险的就是三大九品出手,你不是说你坑杀了两位九品吗?

    那就来三位,杀你,还是有把握的。”

    “够看得起我!”

    方平笑道:“我都不知道,我居然能让三位九品来暗杀我了……”

    “如果你不显摆,那就一位足够了。”

    “我没显摆,我说的都是事实。再说了,我都不想显摆了,可我听您的意思,那是非要让我显摆,我这算是被迫的……我很无奈!”

    张涛:“……”

    张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许久才道:“考虑好了再告诉我,放心,真要不愿意也没关系,你就算答应了,我也要考虑风险。

    你死了,可能会少一位绝巅境的战力,赌几位九品,未必划算。

    当然,要是把握大的话,那就可以试试。

    实在不行的话……你把你的矿脉给我,我再给你一道精神力分化体保命……”

    方平脸色漆黑!

    好意思吗?

    你让我干的,居然还要我花钱买命!

    张涛知道他的意思,笑道:“别说我逼你,我可没逼你,是你自己张扬,这些邪教武者自己非要杀你……”

    “那我也是为了人类的胜利,华国的胜利,您别偷换概念!”

    “哈哈哈……再看吧,我刚分出一道精神力分化体,再分,战力恐怕真的有损,我让李振试试看,那家伙应该能分出一道来……”

    方平一听这话的意思,顿时无语,你要坑李振去了?

    他还没想完,张涛叹气道:“李振这家伙,和我不同,我是无所谓这些,他比较抠门,你不出点血,他未必愿意,你不是有把不用的九品神兵吗?

    拿这个换吧,他应该会答应的。”

    “呵呵!”

    方平嗤笑,这神兵真的能到李振手上?

    我还不知道你!

    “部长,听说谢部长缺神兵,您前些年送花给谢部长,谢部长好像没收,这次送神兵,也许就能打动芳心了……”

    “方平,你知道言多必失这个词吗?”张涛笑的温柔。

    方平不寒而栗,干笑道:“开个玩笑,王部长告诉我的,要不然我哪能知道。”

    “……”

    教育部。

    王庆海忽然打了个冷颤,朝隔壁房间看了看,怎么回事?

    忽然浑身发冷!

    我一个八品五锻的武者,难道还会受凉?

    不祥之兆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