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87章 各有算计
  10月4号,秦凤青突破至七品境,自号“青帝”。

  这也是今年以来,武大第五位30岁以下突破至宗师境的天骄强者。

  不过引起的风波,不算太大。

  前有方平,后有李寒松几人,事不过三,接二连三地有年轻天骄突破,已经无法引起像当初那么大的轰动了。

  更何况,这个时机不太好。

  10号,方平直播突破八品,比起七品境,八品又是一个新天地,间隔如此短暂,方平又比秦凤青小几岁,热度自然高不起来。

  ……

  接下来的几天,方平闭关不出,开始稳固境界。

  至于九品妖植,方平也交给了吴奎山几人,让他们帮自己打造神兵,神兵炼成的那一刻,方平去完成最后一步即可。

  ……

  同一时间。

  地窟。

  一座巨大无比的城市,宛如水晶宫一般,伫立在这片广袤的地域中,格外醒目。

  水晶城市的中央,一座绵延数十里的宫廷建筑,也格外的耀眼。

  宫廷中央区域,伫立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雕像,雕像遥看远方,背负双手,仿佛在皱眉。

  这里,就是天植王庭所在——天植城!

  禁区太大太大,四大王庭统领禁区,城池无数。

  可其他三大王庭的皇城所在,都没有天植城这般美轮美奂。

  这里,不但如同水晶宫,那绵延的城墙上,还蔓延着无数绿色植物枝蔓,水晶城池中点缀着绿色,更多了几分魅力。

  禁区,已经进入了冬季,天空中飘落着雪花。

  和地球不一样的雪花,夹杂着无数能量的雪花,仿佛只在皇城飘落。

  王宫门口。

  姬瑶伸手接过一片雪花,雪花化为能量融入体内,姬瑶轻声道:“好大的手笔!”

  身旁,一位金色铠甲强者,轻声道:“殿下,这并非雪花,而是天植王庭守护神木大人每年都会馈赠给皇城中人的生命能量。”

  姬瑶微微点头,抬头看天,片刻后才道:“妖族当中,妖植强者比妖兽强者手段更多,我天命王庭的守护神兽,可没有神木大人这般神通。”

  话落,姬瑶耳边响起一声稍显僵硬的笑声。

  “小丫头过誉了,妖植神通虽多,限制也多,老朽倒是更羡慕玄龙,玄龙可还好?”

  姬瑶躬身道:“玄龙大人一切都好,前些日子还去了一趟守护王庭……”

  “王庭……好久没回去了。”

  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感慨,呢喃道:“岁月流逝,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

  “大人……”

  “进去吧!”

  声音消失,姬瑶抬头看了看巨大的皇宫,皇宫正门洞开,两侧,无数金甲强者大喝道:“天命王庭姬瑶殿下觐见!”

  声音在巨大的皇宫中回荡,一声接着一声。

  姬瑶也不多说,跟着身边的金甲强者一起朝前方的大殿中走去。

  很快,一座巨大的殿堂呈现在姬瑶面前。

  姬瑶一入殿堂,大声道:“天命王庭姬瑶,拜见王主!”

  大殿中央,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身着雪白长衫,没有佩戴王冠,长发披肩,面带柔和笑容,轻声道:“多年不见,姬瑶也长大了……坐下吧。”

  姬瑶拜谢,和身旁的金甲强者走到左侧上方坐下。

  大殿两侧,一些强者列席而坐。

  等姬瑶坐下,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轻声道:“当年冥王即将突破至真王境,也只是天植王庭有所预防,如今,区区一统领,突破至尊者境,竟引得天命王庭使者入王庭……”

  中年说着,轻笑道:“可惜,本王垂死之身,若不然,真想见识一番,什么样的天骄,能引得诸位真王如此重视。”

  说话间,中年略显黯淡的眼神,爆发出淡淡的神采。

  下方,一些强者也是滋味莫名。

  当年,冥王突破,王主亲自率领顶级强者奔赴御海山,欲要击杀冥王,以绝后患。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哪曾想,冥王在围攻中突破,瞬间击溃了王主的本源道,若不是真王解救,王主早就在那一战中死亡。

  不少人心中唏嘘,王主也是一代天骄,若不是冥王趁着突破之际,击溃了他的本源道,否则今日王主可能已然晋级真王,也不用枯守皇宫,等待死亡的降临。

  若不是真王殿有令,王主有功于王庭,也许当年归来之后,连王主之位都无法保留了。

  王座上,中年很快恢复了平静,轻笑道:“听闻姬鸿兄即将进入真王境,本王恐怕没机会去道贺了,姬瑶回去之后,替本王道声贺。”

  “姬瑶定当转达!”

  姬瑶再次躬身,余光瞥了一眼中年,看他面色惨白,哪怕双方之前敌对,此刻也不由有些黯然。

  她曾听自己父亲提起过这位王主,昔年也是一代人杰。

  全盛时期,连自己父亲都有些不如。

  不但个人实力强大,执掌天植王庭期间,更是步步紧逼,打开多个复生之地通道,百年前就在步步压缩复生武者的生存空间,期间甚至主动发起真王之战,差点击溃了复生武者在御海山的防线。

  那一战之后,才有了复生之地的新武时代出现。

  这位,也是结束复生之地镇星时代的主要人物。

  可惜,十多年前受伤极重,没能阻拦冥王成王,这才功亏一篑,要不然,也许不等通道全部开启,这位当日要是成就了真王,说不定已经掌控了天植王庭的真王殿。

  十多年下来,合纵连横之下,真王殿中的真王也许已经被他说服,不再任由复生真王封锁御海山。

  可惜了!

  姬瑶心中正想着,中年男子笑道:“方平既然可能是魔帝转世,那自然该杀!昔年武王、冥王相继突破,已经出乎预料,月王前些日子突破,更是威胁大增。

  一位可能走出三条大道的真王强者,如今更是无敌于神陆。

  不过如今真王殿中,不少真王云游神陆,一些真王更是闭关不出,多年不见踪迹。

  匆忙间,王庭恐怕无法全力牵制复生真王……”

  姬瑶听他说了一会,等他说完,开口道:“天命王庭本不欲参与复生之地事宜,可方平此人不得不除!

  方平极为敌视神陆中人,又有威胁神陆的潜力……

  这一次,机会难得,王庭有五位真王大人,愿意出手,前往御海山牵制复生真王。”

  “五位……”

  中年呢喃一声,轻笑道:“命王会出手吗?”

  姬瑶急忙道:“王祖已多年不曾走出真王殿。”

  “命王不会出手……镇天王大概也不会出手,那想牵制华国其他14位真王,让他们无心他顾,最少也要20位真王出山牵制……”

  姬瑶面露疑色,需要这么多吗?

  中年淡笑道:“还要预防其他区域的复生真王出手干预。”

  姬瑶闻言微微点头,中年又道:“天命王庭既然有五位真王愿意出手,那差不多也足够了。”

  姬瑶想了想道:“王主,复生之地……那所谓的邪教,真的可以击杀方平吗?

  方平此人小女也有所了解,奸诈异常,手段颇多。

  一旦逃过此劫,放任他成长下去,也许会成为神陆巨大的威胁……”

  中年笑了笑道:“应该可以。”

  姬瑶微微皱眉,又道:“恕我直言,想杀方平,那必须要用绝对的优势,绝对的实力碾压他,让他逃无可逃……

  而且方平手段很多,他可以隐藏气息,改变气息,很容易逃脱追杀。”

  “本王也有所耳闻。”

  中年男子笑道:“姬瑶不必忧心,这次方平难逃此劫。”

  见中年说的自信,姬瑶也不好再说什么。

  双方又说了一阵,很快,姬瑶退出大殿。

  她刚走,下方有铠甲强者起身,躬身问道:“王主,刚刚王主怎么没……没提灭生殿下一事?”

  这话一出,不少人眼神略显异样。

  中年男子淡淡道:“姬瑶乃命王后裔,姬鸿之女,心高气傲,越是强迫,越是难以成事。

  枫灭生若是真有心,自己多下点功夫,本王若是提出,更容易让姬瑶敌视。”

  中年话音一落,大殿下方,有人淡淡道:“枫灭生之前被方平击溃,武道意志不稳,方平不死,枫灭生心魔难除,未来如何谁也无法说清。

  方平没死之前,提了也白提,命王大人和天命王主都不会答应。”

  “不错,方平已成枫灭生心魔,前些时日,枫九城被方平坑杀,更是加重了心魔,时机不对。”

  “……”

  众人纷纷出声,先前提出此事的神将,微微凝眉,沉声道:“这次只要击杀了方平,心魔自除,灭生殿下也会更进一步……”

  中年轻轻按了按手,笑道:“那等方平死了再说,此事不急。天命王庭此次愿意合作,已经是意外之喜,不可节外生枝,以免影响大局。”

  “属下知道了。”

  “都退下吧。”

  中年微微有些喘息,众人心中再次叹息,很快纷纷告退。

  等这些人都走了,大殿中只剩下中年和一位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眼神雪亮,此刻从下方走上王座,关切道:“父王,您还是多休息休息……”

  中年轻轻摆手,轻轻拍了拍椅子,大殿四方,一道道透明的墙幕升起。

  青年见状微微凝神,中年男子微微喘息道:“记住,这一次去南七域,你去督战……听好了,你去之后,关键时刻,想办法放任李长生、吴奎山离开,回援方平……”

  “父王!”

  青年一脸震撼,中年皱眉,低喝道:“听我说!”

  “方平不能死!不用去管所谓的魔帝复生,方平存在,那才是两大王庭合作的基础,天命王庭此次愿意出动五位真王,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

  王庭和复生之地征战多年,损失惨重,天命王庭却是以逸待劳,这不符合王庭的利益。

  有些人,为了一己私利,非要击杀方平,甚至不惜放弃外域诸强……这是对王庭最大的伤害!

  还有,枫王一心想要击杀方平,也是想为枫灭生铺路,让他去除心魔,扶植枫灭生成为王庭之主,让枫家出现第二位真王强者!

  这一次,甚至不惜动用我们在复生之地留下的后手,着实可恶!

  方平死还是不死,对你我而言,都是一样的结果。

  我若死,你孤身一人,为了铲除对手,枫家必杀你!

  趁着我还能撑一段时日,复生之地出现这样的天骄武者,也是你的机会……

  他越强,越是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你越安全,蛰伏一段时日,等到大战爆发,就不会再有人关注你了。

  所以对其他人而言,方平要死。

  对你我父子而言,方平不能死,他死了,那你我父子,也活不了多久……”

  中年男子喘息声更重了,吐气道:“记住了吗?”

  “父王,我记住了!”

  “嗯,去吧……另外趁着姬瑶还在王庭,去接触接触,比起枫灭生那个废物,你比他强的多,枫灭生何德何能,有何资格与命王后裔联姻?

  本王还没死呢,枫家已经迫不及待,着实可恶!

  当年一战……枫王便是本王后方的真王强者,结果坐视本王被冥王击溃本源,借口被人阻拦,无法救援……

  那时起,枫王便打起了王主之位的主意,之前有意让枫九城继任,可笑枫九城已经走出自己的本源之路,没了机会。

  之后想要让枫青入主王庭,结果枫青居然死在了方平手中,更加可笑!

  现在枫灭生这废物,也想入主,偏偏自己无能,无法击杀方平,提方平之名,更是癫狂……他有何资格继任王主之位?”

  中年冷笑道:“这一次,击杀方平的计划,是枫王几人主导。一旦计划失败,天命王庭恐怕也会小觑枫王三分,其他参与的真王,也会对枫王失望不已。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枫王有什么资格扶持自己的后裔成为王主?

  另外,这一次去督战,表现的无能一些,原本不想让你亲自过去,可自从我受伤归来,王庭已无可信之人……”

  青年想了想问道:“父王,就算放魔武之人归去,方平能不死吗?儿臣听说……”

  中年按了按手,轻声道:“本王自有安排,对了……这次去南七域督战,最好能喊上枫灭生一起,不独自去更好,枫灭生心比天高,想办法怂恿几句,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更容易制造混乱!”

  “儿臣明白了。”

  “去吧。”

  “儿臣告退!”

  “……”

  等青年离去,中年男子再次拍了拍王座,透明墙幕消退。

  中年却是没急着离开,又等待了片刻,片刻后,一道人影闪现。

  人影虚幻,中年也不在意,轻声道:“这一次,引发真王之战!不是威慑,而是爆发战争!想办法让天命王庭几位真王重伤甚至陨落!”

  虚幻人影没说话,虚幻的面部有些颤动。

  中年沉声道:“天命王庭以逸待劳多年,想坐收渔翁之利,哪有那么简单!死去几位真王,才会和复生之地不死不休!

  最好诱发他们和复生之地真王血拼,复生之地,战王脾气最为火爆,战王那边交给天命王庭。

  战王也有击杀真王的实力!

  看到了机会,他不会放过的。

  还有,最好能重创战王,能击杀战王更好!

  区区一个方平,并不是王庭的主要目标,方平哪怕是魔帝转世,哪怕恢复了前世实力,需要多久?

  大战爆发之际,他能成就真王吗?

  击杀一位复生真王,比杀了方平重要千万倍!

  花费如此多的精力,居然只为了击杀方平……可笑,当年若是有此决心,早就攻破了复生之地。

  这一次,也该让所有人都知道,复生之地带来的威胁了!

  大战当前,不死一些人……如何能让大家明白,复生之地比想象的更可怕。”

  虚幻人影轻声道:“难度有点大,尽量争取。你还能撑多久?”

  “大战不开启,我不会死的!”

  “大战……大战开启,找到复生之种,也许可以救你。”

  “希望吧。”

  虚幻人影沉默了片刻,再次道:“实在不行,你想办法进入复生之地,留下生命本源,看看能否再活一世……”

  中年沉声道:“本王不能走,走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哎!”

  虚幻人影叹息一声,许久又道:“支持你的真王,现在还有多少?”

  “没几位……不过也无碍,我若未死,实力恢复,成就真王,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轨迹。

  我若死去,再多人支持,也是枉然。”

  虚幻人影不再说话,片刻后,消失在了原地。

  ……

  10月9号。

  魔武。

  水晶塔上。

  方平看着下方的方圆,一声不发,眼神深邃。

  一旁,陈云曦一脸忧色,低声道:“方平,让圆圆休息吧。”

  下方,方圆摇摇欲坠,地面上全是水迹,汗液早已打湿了地面。

  方平没说话,缓缓从空中飘落,落在了方圆面前。

  方圆嘴唇干裂,眼睛发花,好像没看到方平。

  方平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叹道:“瘦了,傻丫头!”

  方圆不说话,不知是不是听见了。

  “不是有毅力就能成为强者的,新武时代,有毅力的强者多了,谁没毅力?

  你要习武,我没意见,也不拦你。

  可你偏偏想成为强者……

  强者是什么?

  是责任,是义务,是守护,是奉献,是付出!

  你能担得起这样的重任吗?

  你有这个资格去承担起这样的重任吗?

  你想为我分担,你能为我分担什么?

  在你变强的过程中,你带给我的只有压力和担忧,你并不能为我分担什么,强者,不是说说就行的。

  资源再多,条件再好,天赋再强,你不去厮杀,不去战斗,如何能成为强者?

  变强就意味着危险……”

  “我……我……不怕!”

  方圆喉咙沙哑,闷闷说了一句。

  方平笑了笑,再次捏了捏她有些瘦下去的脸颊,叹道:“你不怕,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怕啊。早知道如此,就不该让你习武,现在后悔也迟了。

  叛逆期的孩子,真可怕,说啥也听不进去。

  罢了罢了,随你吧,出去了,不要再说你是我方平的妹妹,虽然很难瞒得住别人,可女大十八变,再过些时日,也许大家也不认识你了。

  近期别出魔都,也不要下地窟,再等等吧。”

  “哥……你……你答应了?”

  “嗯。”

  “砰!”

  方圆瞬间丢掉了能源石,摇摇欲坠,却是满脸欣喜……

  她刚欣喜,方平叹道:“可惜了,九天,没能坚持到10天……”

  “方……平!”

  这一刻,方圆爆发了无比巨大的潜力,原本都快昏倒了,这时候突然身手矫捷,一下子跳到了方平身上,如同树袋熊一般挂在方平身上,一口朝方平的肩膀咬去!

  她要气死了!

  “嘎嘣……”

  “呜呜呜!”

  下一刻,方圆忽然大哭起来,好痛!

  牙齿都掉了!

  啪嗒……大门牙真的掉落了。

  方平叹道:“对自己这么狠做什么?居然连大门牙都给咬断了,你这丫头,心真黑,幸亏你哥我比你更黑心……”

  “呜呜呜……”

  方圆嚎啕大哭!

  欺负人!

  太欺负人了!

  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这还怎么活!

  一旁,陈云曦也落地了,看到方圆牙都掉了,一脸无语地看着方平,你也太狠了吧?

  对自己妹妹,居然还启动了反弹模式,她一个二品武者,你随便震一下,她脑袋都能炸了。

  方平耸肩,我还真不是故意的。

  我都忘了,我八品了!

  金身啊,自动带防御的好不好,幸亏及时收敛了,要不然真能把圆滚滚给震死。

  听着方圆嚎啕大哭,方平苦笑一声,一缕不灭物质从她脑袋上渗透,片刻后,方平笑道:“好了,哭什么,掉了一颗大白牙,送你一颗大金牙,多好看!”

  “呜呜……我不要大金牙,我要我自己的牙……”

  “傻不傻!大金牙可强大了,要不试试把其他牙也给换了……”

  “我不要!”

  “那算了。”

  “呜呜……我不管,我站了九天,你说了可以让我继续待在魔武,继续做任务的……那你得说话算数!”

  方平拍了拍她的脑袋,再次叹息道:“算数,还哭起鼻子了,有哪个强者哭鼻子的?随你吧,你要做任务就做任务好了,改个名吧,别叫方圆了,姓方的都危险,以后叫圆方好了……”

  “我不要,我就要姓方!”

  “……”

  方平和妹妹絮叨了几句,累极了的方圆,在他怀中就这么哭着哭着睡着了。

  “儿大不由娘啊!”

  方平再次感慨一声,看向陈云曦,笑道:“这丫头以后你多照看着点……”

  陈云曦脸色微变道:“你……你是不是有事……”

  方平摆了摆手,半晌,微微凝眉道:“有些事不是不说,是你知道了用处不大。明天你不用去海岛那边……”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别去就对了……算了,免得你偷偷跑去,很危险,明天那边会大战!帮我看好方圆,这丫头指不定想偷跑去观看。”

  “很危险吗?”

  方平想了想道:“也许吧,按照现在的算计,是没有危险的,可有些事……难说!”

  方平没多说什么,只是觉得明天未必会顺利。

  有些事,有些消息,来的太简单,太轻松了。

  大教宗主导邪教这么多年,真的不知道各国政府或者圣地在邪教安插了人手?

  傻子才会这么想!

  连他方平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怀疑,大教宗不知道?

  居然将所有的消息全部告知了那些救世长老,来多少人,什么实力,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所有人。

  “5位……嘿嘿……明天指不定能来7位!”

  方平心中冷笑,有些事,走着看吧。

  还有老张那王八蛋,不是个好东西,这次自己活着回来了,迟早收拾他!

  “假情报也告诉我……真以为我知道了就害怕了!笑话!”

  方平心中腹诽,手中忽然出现十多本水晶书,再次咧嘴一笑。

  “老张啊老张,你就是个白痴,二百五,蠢货……别看年纪大,也就那样了。”

  说完这话,方平收起了水晶书。

  陈云曦看的一愣一愣的,这是……骂张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