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88章 来袭
  一转眼,10月10号到了。

  一大早,方平还没启程,消息来了。

  “妖葵城主、妖凤城主、妖凤三大九品,联袂而来,正在赶来希望城这边……”

  刚从地窟赶回来的范华急切道:“范老和郭大哥他们快撑不住了,不止这三位,深处还有九品来袭!吴校长,李院长,现在怎么办?”

  李长生叹道:“真着急。”

  吴奎山平静道:“早有预料的事,三位……我看三位不够,起码要来五位,还有呢!方平,自己小心点,我们未必能赶回来了。”

  “我知道。”

  方平应了一声,李老头扫了一圈,问道:“秦凤青呢?”

  “他突破了,出去显摆一圈,大概快回来了。”

  说话间,秦凤青回来了,从空中落下,哈哈笑道:“爽!成了宗师就是不一样,爽的不要不要的!”

  李老头瞥了他一眼,微微凝眉道:“别把自己给浪死了!没指望你怎么样,别拖累人就行!”

  秦凤青无语,郁闷道:“我是那种人吗?”

  “是!”

  秦凤青心累,不想说话了。

  李老头没管他,又看向方平道:“争取赶回来,记住了,保住自己的命才是第一位的!”

  “会的!”

  李老头又道:“现在其他人不在,我再说一句现实点的,消灭邪教,不是你个人的责任,也不是你个人的义务!

  这是全球强者都该考虑的事,有些时候,是需要人去牺牲,可还轮不到你!

  你记住了,其他人死了,那就死了,一群老家伙,死了也没什么。

  年轻人,少死几个,老头子可没有偏袒谁的意思。

  现在不为年轻人出力,他们的子孙后代以后有了成就,谁会帮他们的后代遮风挡雨?

  武道昌盛,就是来源于此!”

  话落,空中有人冷冷道:“李长生,还用不着你教我们行事!”

  李老头抬头,哼道:“南云萍,你是八品五锻的强者,出点力!百岁的老家伙了,死了就死了,方平死了,你要是没死,你就是叛徒!”

  “李长生!”

  面色冷漠的南云萍,一脸铁青,冷喝道:“我还用不着你教!”

  李老头嗤笑一声,看向方平道:“这老婆子实力在八品中算是极强的,年纪也大,关键时候要拼命,让她上……”

  方平哭笑不得,这边还没说完,李老头又道:“陈老,您孙女婿呢,这次得拼命了!”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我不叮嘱几句,谁知道你们出力不出力……”

  “闭嘴吧你!”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是吴奎山。

  吴奎山朝几人拱手道:“这次麻烦诸位了!”

  “吴校长就别客套了,应该的。”

  南云萍对吴奎山倒是颇为客气,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吴奎山不再多说,深吸一口气,说道:“那我们先进去了,范老他们撑不了太久!”

  李老头也不再说,御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原地。

  这两人刚离开,空中,王金洋、姚成军两人赶到。

  下方,吕凤柔、唐峰、黄景三人也踱步走来。

  方平身旁还有李寒松和秦凤青,加上南云萍、刘破虏、陈耀庭,总共是10人。

  方平看向吕凤柔几人,沉声道:“老师,您几位就别去了!”

  吕凤柔没好气道:“老娘才是你老师,现在弄的跟李长生跟你老师似的,你个白眼狼,老娘实力差点,你就要改换门庭了?

  怎么着,看不上眼了?

  看不上眼当初你别选老娘当老师……”

  方平闷闷道:“当初还不是您强行收徒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方平耸肩,又道:“教育部的王部长也会赶来,其他人我就没喊了,七品的想缠住九品……那是真的太危险了!

  如果邪教有七八品来袭,大家对付七八品武者就行,不用非要缠住那些九品境……”

  众人凝眉,南云萍沉声道:“那九品的谁来对付?”

  方平笑道:“看情况……实在不行,我就找机会跑,大家自己小心点,他们的目标是我,我跑了,那就问题不大了。”

  说着,方平忽然笑道:“其实大家发现了吗?很有意思的一点,我们和邪教其实都知道彼此的目的,却又偏偏装着不知道彼此的目的,还生怕告诉彼此,其实我知道你们的目的……”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失笑。

  陈耀庭笑道:“不足为奇,大家要的都是一个机会罢了!

  他们不敢公开袭击魔都,真要造成了几百万人死亡……瞧着吧,现在一群装聋作哑的绝巅都不会轻易罢休!

  六大圣地中,其他五家的绝巅不在少数,偏偏又没人吭声。

  有些事,彼此心知肚明。

  可一旦造成了血案,涉及百万人的生死,再怎么装聋作哑,那也不行。”

  方平笑了起来,接着深吸一口气道:“那就动身吧!我去取点能源石,给大家当补充品……”

  众人纷纷点头,方平很快进了地下。

  片刻后,方平顶着黄金屋走了出来!

  南云萍几人略显意外,王金洋几人则是无所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时候,旁边又有5人走了过来,南云萍眉头微皱,看向五人,感觉不太熟悉。

  方平也不多说,看向这几人道:“别离开我千米,自己跟着吧!”

  五人都是点头,也不说话。

  方平则是御空而起,大声道:“魔武师生,不要去海域,这一次我突破动静巨大,海啸来袭,非高品武者无法抵挡!

  所有人留在学校,该修炼修炼,该看电视看电视,别没死在地窟,死在了我手上!”

  见不远处罗一川和张建红御空而起,方平喝道:“二位院长,坐镇学校,以免我等离开,学校被人潜入,盗走矿脉!”

  罗一川和张建红面面相觑,却也没说什么,很快落了下去。

  方平叮嘱了一阵,不远处,水晶塔上,陈云曦按着方圆,大声道:“等你回来!”

  “好!”

  “走!”

  方平应了一声,接着大喊一声,御空朝南区海边飞去。

  众人纷纷跟上,很快朝远处的海岛飞去。

  ……

  同一时间。

  京都。

  张涛轻笑道:“各域都有真王聚集,为了一个方平,手笔真不小。”

  南云月哼道:“早就说过,邪教不趁早铲除,迟早养虎为患……”

  张涛头疼道:“行了,我不想早点铲除吗?可比起其他人,大教宗到底是谁更重要,没有大教宗的情报,怎么铲除?

  既然他想和我扳扳腕子,那就来一次!

  就这种地下老鼠,还能斗的过我?”

  一旁,李振淡淡道:“别太自信了!小心对方声东击西,目标不是方平,而是各地通道,那才是真麻烦!”

  “放心,早有安排,他们的目标要是真的是通道,那才好!”

  张涛笑道:“怕就怕……这些家伙目标真的是方平,那要麻烦不少。方平那小子真要完蛋了,李长生这几个家伙还不得找我算账……”

  李振瞥了他一眼,凝眉道:“真的没安排了?”

  “别问,问了我就把你当大教宗,套我情报。”

  李振一脸无语,半晌才哼道:“老子要是大教宗,早就宰了你这家伙……”

  张涛嗤笑道:“你?说句难听的,你也就和其他人嚣张嚣张,对上我,你还嫩了点。少废话,你去北湖地窟,南云月去紫禁地窟,我去魔都地窟……”

  “你半道上探查一下,你不是喜欢偷听吗?偷偷观察试试,能不能找到那些家伙。”

  “你才喜欢偷听!”

  张涛哼了一声,接着笑道:“难!这些家伙也不傻,我们不进去,他们哪会现身!另外这次大概要出点大事了,干完了这一票,指不定有一域要被攻破,暴露身份的家伙,大概要进去投靠他们的主子了……”

  李振无所谓道:“我们这边关系不大,真要有地方被攻破,其他地方概率更大。

  不过那些老家伙还在深处坐镇,攻破了也没什么,让他们出工不出力,死点人大概就清醒了!

  这么多年了,还守着老观念,不打上门不反击……见点血也好。”

  张涛笑道:“不能这么说,毕竟还是一体的,反正我提前告知了一声,看他们自己怎么准备的了。”

  说罢,张涛御空而起,最后道:“别当游戏,这次……也许会爆发血战!难得两大王庭意见一致,妖植王庭那个家伙,也不是善茬,这家伙早就想主动进攻,这次也许想要打破御海山防线!”

  李振也御空而起,接话道:“他?他重创之后,还有人听他的吗?”

  “废话,你真以为他没影响力了?瞧着吧,妖命王庭这次第一次和他合作,迟早被坑死,不过没关系,他坑他的,我坑我的。

  他以为算无遗策,也不想想,没实力,算计有个屁用!

  老子是又有实力,又能算计,他不能亲自上场操控大局,跟我玩这套,这次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南云月此刻也御空而起,速度极快,传音道:“张涛,你别太自信了!南云萍就在那,真要死在了那边,我饶不了你!”

  “都百岁的人了,死就死了,你饶不了我也没用……”

  “你!”

  “别你你你了,快点吧,再不去,这些家伙真要攻破御海山防线了。”

  “哼!”

  南云月轻哼一声,瞬间落到紫禁城下方,她需要去的紫禁地窟很近,倒也不用赶远路。

  ……

  华国某地。

  别墅中。

  水晶球在空中漂浮,里面有人轻笑道:“南云月进了地窟了!”

  别墅中几人没说话。

  片刻后,水晶球中又有声音传来:“李振进入地窟了!”

  “张涛也快到魔都了……”

  这话没说完,黑袍六长老沉声道:“张涛去了魔都,距离极近,能缠住他吗?”

  “放心!魔都地窟这边,有两位真王会出手,张涛再强,难道还能以一敌二,斩杀两位真王?真要有这实力,那反而不用我们担心了,地窟真王殿中会有人继续前往魔都地窟,寻找机会击杀张涛。”

  “镇天王那边呢?”

  “镇天王……镇天王不会出手的!他一旦出手,所有的平衡都会被打破,如今双方都没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

  长发面具男继续把玩着自己的金色小刀,笑了笑道:“北宫鋆在哪?”

  “海岛南方10里地。”

  “我去陪北宫鋆玩玩!”

  长发面具男说着,手中金色小刀消失,玩味道:“大教宗,这次你真的不出手?”

  “看情况。”

  “如今绝巅都入了地窟,你真的是大教宗吗?”

  这话一出,场中几人陷入了沉寂。

  水晶球那边,中性声音笑道:“三长老,何必纠结于这些,这些年来,与我合作,诸位没有吃亏吧?”

  长发面具男轻笑道:“是没有,怕就怕……这次被人当了弃子。绝巅、非绝巅,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如果大教宗是非绝巅境,那我倒是没那么怕了。

  可要是绝巅境……我还真有点担心。”

  “何出此言?”

  “绝巅境……对武道还有什么追求吗?”长发面具男淡笑道:“那神教的统合,意义就不太一样了。人嘛,都是自私的,谁也不例外。”

  长发男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最后又笑道:“罢了,不说这些了。方平那边,确定只有南云萍、陈耀庭、王庆海、刘破虏这四位八品?”

  “确定!”

  长发男闻言笑道:“那就好办多了,我对付北宫鋆,老八对付这几人,老九收拾那些小虾米,老六全力击杀方平!”

  黑袍武者轻笑道:“三爷够看重方平,我以为你会让老九收拾方平。”

  长发男淡淡道:“小心点,若不是怕你不是北宫鋆对手,最终被缠住离不开,我该亲自对付方平!”

  这话一出,场中几人都是看向他,新来的九长老沉默片刻道:“我会尽快击杀那些七品武者,去帮六爷,以防方平逃离。”

  众人也没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水晶球中,大教宗开口道:“张涛入地窟了,诸位可以动身了!”

  “大长老呢?”

  “会跟去的!”

  “给个信号,免得把敌人当成了自己人。”

  这话一出,一旁,一部手机中,苍老声传来:“老夫会身穿红袍。”

  “啧啧……”

  长发面具男啧嘴,笑了一声,开口道:“明白了,其实到了那时候,大家是谁,也瞒不住彼此……和北宫鋆交手,我的身份必然会暴露,你们几位……大概也很难瞒住。

  这次杀不了方平,拿不到真王绝学,诸位,我们以后就乖乖当老鼠吧,要不然,只能下地窟投靠地窟……

  可惜了,谋划了这么多年,要不当老鼠,要不当狗,总觉得未必划算……”

  水晶球中,大教宗淡笑道:“三长老若是有自信自己突破绝巅,或者有绝巅愿意传授绝学,也可以不去。”

  长发面具男叹道:“绝学……难啊!何况这些家伙都活着呢,杨家那位要是传出了绝学,倒是可以试试,可惜了,没传出来。”

  长发男说了几句,最后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走吧,我们几位不用一起,免得气机太强,被提前发现了!

  记住了,一定要杀了方平,杀不了方平,杀再多人,都是虚妄。”

  “明白!”

  其他三人应了一声,很快,4人走出别墅,瞬间消失在别墅外。

  ……

  魔武南区,海域。

  方平头顶黄金屋,前面,秦凤青提着一大堆仪器,扛着摄像机对准了方平,笑呵呵道:“方平,你还真要直播啊?”

  “那当然!”

  方平笑道:“都传出去了,不直播,对得起大家的期待吗?再说了,这次直播,我还收了费的,10个亿呢!”

  “……”

  秦凤青无语,嘀咕道:“电视台是傻子吗?还不得亏吐血?”

  “一边去,我是你能比的?这次我直播突破八品,起码10亿人观看,他们赚到了。”

  他们闲聊着,南云萍几人则是警惕地看向四方。

  方平也不管他们,盘算着消耗。

  带上11位强者,花销不小,一分钟就是200万点的消耗。

  距离他出发已经有三分钟了,这就是600万点消耗了,最多半小时!

  半小时后,邪教的不来,他得花费6000万点财富值!

  “消耗这么大……这钱得报销!”

  方平心中叹气,6000万点,那可是6000亿,这花钱如流水,这次不给报销真的说不过去了。

  “除了这个消耗,这次又花费了几千万点制造不灭物质,都花费上亿了!”

  方平越是想下去,越是心痛。

  这都没算,之后会交给南云萍的八品神兵了,以及已经交给刘破虏的九品长剑了。

  “也不知道来的这几个家伙,有没有家产,九品强者,要是有明面上的身份,多少会有一点家产吧?最好来自其他圣地,那更好。

  没家产,圣地有钱啊,圣地的人袭击老子,老张不把他们坑吐血,以后我把你们全都捶吐血!”

  方平盘算着这些,毫不意外这些人当中有圣地九品存在。

  无他,圣地九品强者更自由一些。

  这些强者敢来华国袭杀他,很有可能是一些圣地的九品。

  当然,不排除还有一些自由九品武者。

  华国地窟多,九品强者都有任务,很难抽出身来。

  可其他地方,有些地方相当混乱,全球九品榜上的九品,有两百多位,华国之前上榜的也就33位,还有接近两百人是来自其他国家的。

  这些人,有一部分只是在地窟当冒险武者,可不是坐镇地窟的强者。

  “其他圣地可能有九品参与……镇星城呢?”

  方平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没有说出来。

  难说的很!

  镇星城的九品,人数不多,可这些人也不用负责坐镇地窟,甚至连王战之地不去也没关系,真要黑漆漆地离开了镇星城,其他人还真未必会在意。

  作为九品强者,那都是极为自由的。

  方平想着这些,这时候前方的秦凤青笑道:“好了,好像连上了,应该可以直播了。”

  方平闻言笑道:“待会给大家拍一下海岛,我突破之后,海岛大概就没了,让大家欣赏最后一眼。”

  说话间,距离海岸线50里左右的海岛快到了。

  方平一到,气息陡然爆发到了极致,南云萍几人也是气息勃发。

  方平喝道:“周围武者速速退去!待会突破,我压制不住精神力,精神力爆发之下,七品也会被镇死!”

  知道方平要在这突破,周围还来了不少武者。

  这时候方平精神威压爆发,一些刚到中品境,勉强能御空的武者,一下子就栽到了海水中。

  方平再次喝道:“速速离去!没必要为了观摩一次武者突破,丢了性命!”

  随着方平威压爆发,周围聚集的一些武者纷纷离去。

  武者都不傻,方平既然不让观看,再留下来,指不定真要出人命。

  随着这些人离去,方平没有落在海岛上,而是四处张望起来,笑道:“看来还没到,诸位观众别着急,老秦,把这玩意拿远一点,大家没必要听声音,看看声势就行。”

  秦凤青也不废话,迅速扛着机器远去。

  等秦凤青远去,方平环顾四周,笑道:“既然来了,还藏什么!老子要是到了九品,天下任我纵横,何必跟贼似的,躲躲藏藏的不敢见人!

  老子的项上人头可是够值钱的,听到地窟悬赏,我都想自己割了脑袋送过去了!”

  没人说话,此刻,南云萍众人手中神兵浮现,围绕在方平四方。

  远处,秦凤青大声道:“我就负责拍摄,别找我!我才刚入七品,距离方平那么远,干掉我不划算,一下子就暴露了,千万别干我……

  要是来了,先干方平,我修炼到七品不容易……”

  李寒松忍不住骂道:“玛德,直播呢!要点脸!”

  “别爆粗口啊!”

  秦凤青马上反驳道:“我说的不对吗?很危险的,你们在一起,我一个人在这……算了,我不拍了,方平,我去你那……”

  方平笑道:“离我远点,你实力弱小,让你别来,你非要来,现在怕死了吧?”

  “废话,我不来……那不是显得我胆小吗?”

  秦凤青说着忽然道:“忘了关声音了,我关了声音,不就没人听到我说什么了!”

  刚说完,他手中的仪器陡然炸裂!

  秦凤青闷哼一声,暴吼道:“玛德,还真要干我,白痴吗?”

  “废物!”

  虚空中,一声冷哼传来,来人根本没袭击他,只是先炸裂了仪器罢了。

  秦凤青二话不说,连忙朝远处跑去,边跑边骂道:“老子就是来凑个热闹,杀我不划算的,别来我这!”

  没人和他对话。

  就在他刚跑的一瞬间,大战瞬间爆发!

  虚空中,三道人影以最快的速度飙射而来。

  人还没到,三股强大的精神力爆发开了!

  “哼!”

  南云萍冷哼一声,天地之力交织,其他人纷纷挥舞神兵,朝虚无的精神力袭去。

  姚成军一枪扎出,倒飞数步,却也撕裂了一小段精神力。

  “才3个?”

  方平忽然笑道:“太少了!”

  这话一出,远处,两股强大的威压陡然爆发,轰隆一声爆响,海水炸裂,虚空轰鸣。

  “是你!扎立卡罗,你居然没死!”

  “哈哈哈!北宫鋆,记性不错,我都死了十年了,你居然还记得我的气息!”

  “……轰……”

  谈话声随着轰鸣声消失,10里外,两道强大的气势升腾而起,瞬间战斗在了一起。

  这边,南云萍几人没时间管这个了,南云萍低喝道:“跳梁小丑,让我看看,你们又是谁!”

  话落,南云萍、王庆海、刘破虏、陈耀庭四人,瞬间杀向左方赶来的黑袍武者。

  黑袍武者淡淡道:“你们的对手可不是我!”

  说完,黑袍武者速度飙升,南云萍几人刚想追过去,短发面具武者的声音响起:“我陪你们玩玩!”

  轰隆!

  砰!

  能量炸裂声几乎是在瞬间传来,几人下方的海岛开始崩溃。

  不远处,黑袍武者则是极速朝方平这些人杀来。

  一群七品武者罢了,真以为可以挡住他。

  何况,这些七品武者,也有人收拾。

  右侧,一位身材修长的面具武者已经闪现在众人跟前,却是没看黄景众人,而是瞬间将视线落在了外围那几位中品武者身上,轻叹道:“原来如此!”

  话音未落,站在众人外围的几位中品境武者,瞬间爆发出强大的金芒,神兵浮现,瞬间杀向九长老。

  “老六,这些杂鱼你自己看着办吧!”

  九长老笑了一声,人已经和五位八品强者交上手了,一交手,顿时笑道:“五位八品初段武者……这可不够!”

  “杀!”

  这五人却是不理他,瞬间结成阵型,金身闪烁,从四面八方围住了九长老。

  黑袍武者已经赶到,大声笑道:“一样,还是不够!”

  话落,一柄黑漆漆的长刀,直接从虚空中凝现,袭向被吕凤柔众人围在中间的方平。

  吕凤柔众人刚想厮杀,方平喝道:“去帮那几位,这家伙交给我!”

  李寒松几人尽管有些为难,可还是丝毫没打折扣,纷纷退去,朝九长老那边杀去。

  五位八品初段的武者,对上一位九品,风险还是很大的。

  他们一起围杀对方,那就轻松多了。

  “咦?”

  黑袍武者轻咦一声,略显惊讶,走了?

  这家伙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方平没管他,下一刻,直奔远方海域逃遁而去!

  黑袍武者再次有些异样……引诱我离开?

  前方……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