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血色复兴 > 第721章 阳神出窍
  第七百一十八章阳神出窍

  苏庆瑜小心道:“按宗主所说是神识离体,那就是阳神成了,宗主真到了练神返虚的境界?”

  练神返虚,方剑内心暗叹一声,没料到经此大难居然让自己堪破了这道门槛,如果这是门槛的话,原本以为这只是道家杜撰的传说。

  苏庆瑜感慨道:“典籍记载,阳神乃丹道修行的一个第次,乃指身外化身,阳神离体而出,乃是出神,出神时囱门自开,前后一路皆动,神袛可由天门出,奇迹啊!奇才啊!”

  苏庆华呆呆看着他哥哥:“大哥,你是说?”

  苏庆瑜叹息一声道:“宗主以武入道,窥得天道,已是半仙之体,我们出去吧!让宗主好好休息吧!”

  苏庆瑜拉着弟弟,悠悠然出了房门,留下方剑一人在屋子里。

  确如苏庆瑜所说,方剑此刻真气空虚,心神沉浸于初窥天道的喜悦之中不能自拔,苏老虽然博学多闻,不过境界差距太大,留此也无益处,退出后吩咐众人,不得打扰。

  自方剑恢复神识,控制身体后,下丹田气旋开始缓缓转动,周边天地元气慢慢灌入躯体,身体恢复已不用担心,假以时日,自然就可完全恢复。

  而阳神离体的喜悦却一直充斥着他的心神,阳神能脱离身体的桎梏,遨游天际,那是多么的惬意,多么的神往,一切的种种磨难都是过眼云烟,心里生出一股出尘的向往。

  修炼无日月,方剑这一凝神居然就到了午夜,因有老太爷交代,无人敢来打扰,方剑翻身起床,站在窗前,推开木窗,一轮明月挂在山巅,乳白色的云雾铺下山林,月华如水,好一副仙境模样,方剑不由得呆了。

  峨眉天下名山,风光秀丽,灵气充沛,正是修炼的上好之所,方剑性起,跌坐在床,默念法决,阳神再次离体而出。

  俯瞰着山林,小溪,温泉流淌冒出股股蒸汽,方剑万分欣喜,阳神沐浴于无边的灵气之中,逐渐壮大,慢慢露出个小人模样。

  看着这透明的小胳膊,小腿,方剑心中更喜,空中跌坐,居然修炼起功法来。

  一朝醒来已是凌晨,小人更加凝练,睁开双目,只见四周雾气蒙蒙,独有两处亮着灯光,方剑好奇,飘了过去。

  飘进第一间房间,灯光幽暗,李萍,苏榕二人相拥而卧,脸上还挂着泪痕。

  原本沉浸于天道喜悦之中的方剑一下被拉回了现实,这两个骄骄之女跟随着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原本风韵漂亮的李萍现在两颊消瘦,黑发之中居然有了些许的白发,高挑健美的苏榕面容憔悴,脸上泪痕依然,方剑不由得心痛,伸出小手去安抚两人的脸颊,睡梦中李萍仿佛有所感觉,低声呻吟道:“剑哥。”

  一声剑哥,把方剑刚萌发出的求道之心全部消除,不能,自己可不能为追求天道而至她们不顾,她们都是自己的亲人,自己心中的牵挂啊!

  不止她俩,还有欧阳静,还有自己的女儿,还有苏老太爷…

  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为人类文明复兴而奋斗的兄弟姐妹,都是自己的牵挂啊!

  看来是自己得意忘形了,什么修道成仙不该是自己所想,活尸还在横行,文明还未复兴,自己得带着大家继续走下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旁边不远处怎么会有低声的吟唱,方剑仔细辨别,好像是仲呷的声音,她身体亏空,怎么没有休息?

  心念一动,元神朝着另外一间房间飘去。

  房间之中仲呷双脚盘坐,紧闭双目,正低声颂经,今日协助方剑脱破识海,仲呷虽然体内元气损失不少,但是却有着更大的收获,除了气息运行之法外,对神识的理解,天道的认识仲呷更是上了一个台阶,欣喜之余,打坐诵经,一为方剑祈福,二为安定心神,她已决定,今生伺奉佛法,不作他想。

  方剑呆呆望着仲呷美丽的身影,几月不见,仲呷变了不少,少了些活泼多了些沉稳,不过依然姿色天然,国色天香,端坐于此,般般入画。

  那日仲呷在方剑病床前倾诉,用的虽是藏语,无人懂得,可是却躲在识海里的方剑却是听的清清楚楚,今日见此女子,方剑也觉心情复杂,当然心中歉意多于怜爱。

  仲呷停下了颂经,站起身来,推开窗户,月光如华照在她白玉般的脸上,仲呷喃喃自语:“剑哥,谢谢您,今后您就是我的师父,仲呷将终身向佛,将佛法发扬光大。”

  听闻此言,半空中的方剑心中恍惚,情绪有了一丝波动,仲呷突然转过身来,紧盯方剑所在的方向,一句真言出口,嗡…

  真言出口,方剑头痛欲裂,来不及多响,神识穿墙过壁,返回到身体之中。

  凝望中半空仲呷有些出神,怎么在这佛教圣地今天两次遇阴晦之物,不过这气息怎么有些奇怪,还有些熟悉呢?

  神识归位,方剑一阵后怕,刚才仲呷八字真言才刚一出口,方剑的阳神就有魂飞魄散的感觉。

  回味片刻,脑海里不停搜索,回想看过的道家典籍,略为知道了一二。

  阳神初生,犹如婴孩,柔弱纤细,不可边行,耐如婴儿学步,逐渐修炼,练至出入自在,方可练出神后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乃至分身至百千万。

  阳神初出,为一白色小人,而今方剑的阳神小人方成,本不能持久,再遇仲呷真言攻击,没有遭受重创也是他烧的高香了。

  《翠虚吟》所载,阳神有一婴儿在丹田,与我形貌亦如然,阳神出后,往往幻象魔境,须十分慎重,时刻保持正念。

  仲呷能两次感受到自己,一是她佛法高深,二是五行元气与自己同根同源,只是她把自己当成阴晦之物了。

  好在仲呷也不确定,只是试着用真言攻击,如果手段更为凌厉,方剑这位初入练神返虚的高手,轻则被拉入泥丸宫重新修炼,重则阳神遭到重创,变成白痴也未可知,那才是一场乐极生悲的大事。

  (本章完)